113、自作自受的无瑕/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蔺长风懒洋洋地靠在椅子里喝茶,感觉到风声袭来立刻将头往椅背上一靠,轻而易举地躲过了袭来的官帽。笑眯眯地望着中年男子道:“何兄,稍安勿躁。你说你堂堂金科榜眼,应天府尹,这么暴躁实在是斯文扫地啊。”

大夏上上届金榜榜眼,应天府尹何文栎愤怒地坐下,狠狠地灌了一口凉茶,怒气冲冲地道:“别跟老子称兄道弟,今天差点被你坑死!你为什么没告诉我那娘们是南宫怀的女人?!”

长风公子眯眼,微笑道:“我说何兄,自从你做了应天府尹之后越加暴躁起来了。整天老子娘们的真的没有问题么?而且,你怕什么,南宫怀再厉害他敢在应天府砍了你么?”何文栎呲牙,阴测测地道:“我要是真的被南宫怀砍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还有,有你这种专门插朋友刀子的朋友,本官的脾气好得了么?”他脾气坏是谁害得?何大人早就为当年一时年轻气盛闯官场悔得肠子都青了。放在十年前,何公子也是一风度翩翩的风流俊公子啊。

“污蔑,绝对的污蔑。”蔺长风一脸正气地道,“这世上再也没有比本公子更加能肝胆相照的朋友了。何兄,说好的救命之恩涌泉相报呢?”

何文栎撇了撇嘴,没好气地道:“本官当年年少无知,忘了还有一句话——大恩不言谢!”就因为今年前他外放做官的时候不慎惹上了一些事被人追杀被这个小子救了,在外地的时候还好,自从回到金陵做官,他给这小子收拾了多少烂摊子?

“说吧,那娘们到底怎么得罪你了?”何文栎一边拿袖子猛扇风,一边问道。

长风公子优雅地喝着茶,叹气道:“她倒是没有得罪我,其实本公子还挺喜欢这一家三口的。”一看就是能给他提供欢乐的人种啊。

何文栎嗤之以鼻,显然是不相信。

长风公子叹息,“可惜,他们得罪了卫清行啊。”

何文栎手里的茶杯顿了一下,沉默了半晌方才道:“刚才实在不该打他们,他们已经够倒霉了。”蔺长风暗搓搓地笑道:“可不是倒霉么,其实他们也没得罪卫君陌,但是他们得罪了卫君陌的新媳妇儿。”

“星城郡主?”

蔺长风眨眨眼睛,好奇地问道:“你觉得,星城郡主是个什么样的人?”

何文栎并没有见过南宫墨,但是他是应天府尹,管着金陵的大小民生事务,不可能没有听过南宫墨的名字。认真想了想道:“不太好得罪的人物。”自从南宫大小姐回京才短短几个月,发生的事情却着实不少。但是看看现在,南宫大小姐从一个在乡下长大名声不显的官家小姐,到现在御封郡主,靖江郡王世子妃,还有出嫁那天的十里红妆与世子并肩御敌。名声可说是一时无两,令人惊讶的是做了这么多事事情若是一般的女子就算出了风头名声只怕也是毁誉参半。但是南宫墨的名声却是好的远远多于坏的。就连长平公主燕王齐王殿下甚至是陵夷公主都对她颇多赞誉。

蔺长风拍拍他的肩膀,郑重地道:“还是你有眼光,千万别学那些没眼光的人。想想倒霉的南宫二小姐,在想想今天那倒霉的一家三口。”还有更倒霉的比如说张定方和毒仙子什么滴,说出来怕吓到小伙伴,长风公子决定还是咽回去吧。

何文栎轻哼一声道:“我不会没长眼随便去招惹人,只要你们别再给我找麻烦就行了。老子只是个应天府尹,三品官儿!金陵内城里随便来一个都能砸死我。”

原来还在为这事儿生气?长风公子安慰道:“放心,祸害遗千年,你一定会活得长长久久的。”应天府尹可真不是个好当的官儿。何文栎没什么过硬的背景还能当了两三年的应天府尹都没有被人给踩下去,可见绝对不是只会骂老子而已。

“……”交友不慎,是要倒霉一辈子的。

南宫怀自然不能将乔飞嫣母子三个带回楚国公府。其实乔飞嫣母子三个进金陵已经快要有一个月了。只是那时候所有人都在忙着南宫墨和卫君陌的婚礼,何况这三人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没有了郡王爵位之后他们也就是寻常百姓而已自然也没有人关注了。

南宫怀将他们安置在了西大街隔着楚国公府有两条街的一座院子里。原本是打算在婚礼准备妥当之前最好是别让任何人知道他们的身份的,谁知道被萧月舞那么当街一吼如今全金陵都知道这事儿了。如果真的是骗子还罢了,等到将来南宫怀将乔飞嫣迎进门,人们自然会记起今天在街上的事情,到时候…麻烦大了。

对于他们母子三个的冲动南宫怀不是没有怒气,但是看着乔飞嫣坐在旁边默默垂泪的模样便什么怒气都发不出来了,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道:“罢了,此时我会解决的。这些日子你们轻易不要再出门了,免得再出了什么事。”

“那…墨儿那里怎么办?”乔飞嫣有些担心地问道:“我看,墨儿好像很讨厌我们。”若说南宫墨真的不认识他们才闹出这么一场事故,乔飞嫣是不相信的。南宫怀也说了,他已经告诉过南宫墨兄妹三个想要娶她做继室的事情了,南宫墨却矢口否认,坚决不承认自己有一个姨母。

一提起南宫墨,南宫怀也是一脸怒气。这个女儿简直是生来跟他作对的,从来没有让他心里舒坦过一天,“这个逆女!她就是故意跟我作对!”可惜,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如今哪怕南宫怀气疯了也不可能冲到靖江郡王府去骂她一顿。

乔飞嫣幽幽道:“我知道,墨儿肯定是因为表姐的事情对我有怨恨。当初…当初的事情都是我不好,若不是因为我,南宫大哥和表姐也不会关系冷淡……”南宫怀叹了口气安慰她道:“说什么傻话,当初的事情哪里能怪你?是孟氏心胸狭窄,孟家欺人太盛!何况,这十几年你在梁州也受苦了。”他纳个妾怎么了?当时军中的将领有几个不纳妾的?只有他,纳个妾被孟家人搞得惊天动地好像他南宫怀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似得!

坐在旁边的萧月舞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翻了个白眼。什么受苦了?她父王不知道对娘亲多好呢。比这个楚国公好不知道多少倍。若不是父王被削了爵位又过世了,她才不想来金陵这破地方呢。

乔飞嫣叹了口气道:“事情都过去了,表姐也不在了。还说这些做什么。若不是…若不是带着两个孩子在梁州实在是没办法…我也不敢回来打扰南宫大哥和表姐。却没想到…没想到表姐竟然已经过世了……”

南宫怀柔声道:“嫣儿,都过去了。你放心,千宁和月舞我都会当成自己的孩子一般疼爱的。”

“多谢南宫大哥。我会好好跟墨儿和绪儿晖儿他们相处的。还记得…绪儿小时候我还抱过他呢。”乔飞嫣破涕笑道。想起南宫绪,南宫怀眉头不自觉地微皱了一下,一时间有些出神。

南宫墨和卫君陌回到靖江郡王府的时候,应天府衙门的消息也已经传过去了。看着手中刚刚收到的消息,南宫墨展颜笑颜如花。卫君陌挑眉,“什么事笑得这么高兴?”南宫墨掩唇笑道:“好消息呢,楚国公冲冠一怒为红颜,直冲应天府衙门将那一家三口带出来了。”

“……”小姐、世子妃,用这种语气说自己的爹真的好么?

卫君陌抬手将人拉入自己怀中,就这她的手看信笺。旁边侍立的众人见世子和世子妃如此亲密,脸上一红连忙低着头吐了出去。南宫墨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也懒得挣扎,懒洋洋道:“你说…楚国公这样的人,怎么会喜欢上乔飞嫣这样的人?”这一次跟郑氏可不一样,南宫墨敢肯定郑氏就算在衙门被打成渣南宫怀也不会为了她急冲冲地去闯衙门公堂的。

卫君陌认真地思索了片刻,道:“大约是…眼光的问题。不过,有许多男子就是喜欢那样柔弱无依楚楚可怜的女子吧。”虽然女子大多数看乔飞嫣那样的女人不顺眼,但是大多数男子确实是喜欢那样楚楚可人仿佛将男人当成全世界唯一的依靠的女子。因为在这样的女子眼中,无论什么样的男人都会觉得自己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英雄,很能满足男人先生的虚荣心。

南宫墨挑眉,笑眯眯地问道:“那么,世子爷呢。”

卫世子十分顺口地答道:“我只喜欢无瑕这样的人。”

“哦?”调皮的小手在卫君陌胸口画着圈圈,南宫墨的声音也多了几分柔媚,“世子爷…真的不觉得,还是温婉,妩媚,柔弱一点的女子比较好么?”卫君陌深邃的紫眸定定地望着眼前的女子,挑眉道:“无瑕也可以婉约,妩媚柔弱一点么?”

南宫墨嫣然一笑仿佛百媚俱生,“世子喜欢,当然…可以了。”一只纤纤素手爬上某人的脖子,柔声道:“世子爷觉得妾身好看么?”

卫世子紧紧地盯着她娇艳的红唇,不动声色地道:“好像…还不错。”

“只是不错?”世子妃吐气如兰,低声道。

卫世子一只手扶住她的腰,低声道:“其实,无瑕还可以更不错一点。”

“嗯?这样么?”娇艳的朱唇慢慢地靠近他,紫眸一沉,卫世子有瞬间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定定地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朱唇。

“呵呵…世子,是这样么?”美丽的容颜上笑容瞬间变得更加灿烂起来,南宫墨起身飞快地离开的退开了。

“无瑕。”望着眼前笑得开怀的女子,卫君陌沉声道。南宫墨偏着头笑眯眯地道:“我这是帮世子爷训练对女色的抵抗能力呢,我这可是为了世子好哟。”卫君陌俊美的容颜微沉,优美的薄唇却勾出一丝极淡的笑意,“无瑕,过来。”

南宫墨警惕地盯着他,人却反而退的更远了,干笑道:“哈哈,开个玩笑么……”

“你不过来,我过去?”卫君陌挑眉道,“无瑕,你现在还打不过我。”

南宫大小姐气结,她居然被威胁了!但是…她到底为什么要作死跟这个家伙开这种出格的玩笑啊。

“我现在认错,你会原谅我么?”南宫墨谨慎地问道。该低头时就低头,坚持气节宁死不屈的人坟头上的数都有合抱那么粗了。

卫君陌不答,直接行动。宽敞的房间里只见青色的声音衣衫,南宫墨心中一惊连忙转身往外逃去。手还没碰到房门就被一只手臂搂住了腰,下一刻便被抱着倒进了书房的软榻上。

“呜呜,卫君陌我错了,你原谅我吧。”南宫墨连忙叫道。卫君陌伸手,从她指尖抽出几根银针扔到一边,挑眉道:“无瑕,没人跟你说过,不能随便挑逗男人么?”

说过…但是,本姑娘很少有心情去挑逗男人,也很少有男人打得过我。

“下次不敢了。”看我真诚的大眼睛。

“下次还可以继续。”卫公子觉得娘子勾引他的时候真是媚眼如丝,风情万千。

“……”完全不知道还能跟*熏心的男人说什么啊。

卫世子显然也不想跟媳妇儿再说什么,直接低头吻住他觊觎已久的芳唇。

虽然都是没什么经验的雏儿,但是论技巧卫世子显然比世子妃强了百倍不止。枉费了南宫大小姐坐拥前世那么多的各种文字影音资源,但是这种事理论和实际显然是两回事儿,而南宫大小姐在这方面的天赋显然跟武功和医术不成正比。

就在南宫墨被吻得晕乎乎的,一边想着接吻的感觉似乎很不错,一边暗恨下次一定要扳回一城的时候,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两人皆是一怔,卫世子冷峻的脸上闪过一丝怒气和不悦。南宫墨挑了挑眉,突然了然地坐起身来,嘿嘿一笑道:“有人来了哟世子爷,白日宣淫是不对得。”卫君陌挑眉,“晚上就可以么?”

“……”

卫世子起身,看了看身边娇艳欲滴的女子,深邃的眼眸变幻了几下才重新归于平静。抬手轻轻拉拢了她肩膀上有些散开的衣领,让南宫墨顿时一脸黑线。

“启禀世子,世子妃,燕王殿下和齐王殿下来了。”门外,管事恭敬地禀告道。

“知道了。”

燕王和齐王来了,两人自然要前去拜见。其实回门过后就该去两位舅舅府上拜见的,只是这两天不是卫君陌没空就是齐王燕王不在,今天南宫家又有事就一直没去成。倒是让两位王爷自己找上门来了。

燕王和齐王并没有直接来舒云院,而是在长平公主的院子里。两位王爷同时驾临靖江郡王府,及时跟靖江郡王府关系冷淡,靖江郡王府上下却也还是要亲自迎接招待的。南宫墨和卫君陌过去的时候众人都已经到了,看到两人携手进来,齐王挑了挑眉笑道:“君陌这是怎么了?这才刚成亲怎么就臭着一张脸?谁惹你不高兴了?”

也不知道齐王是怎么从那张面瘫脸上分辨出他不高兴的?

卫君陌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上前道:“燕王舅舅,齐王舅舅,母亲,祖母,父亲。”

见卫君陌行礼,南宫墨也跟着上前问安。燕王打量了南宫墨一番,点头道:“看你们俩相处的和睦,本王和老六也就放心了。”长平公主嫣然笑道:“三哥放心,无瑕这丫头脾气好着呢。若是换了一个姑娘,早受不了君儿这个臭脾气了。”

“无瑕脾气好?”齐王挑眉,他可不是这么听说的。脾气好的姑娘敢在新婚当天就闹得满城流言蜚语?若不是身份不便,他都想跑来靖江郡王府看看当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反正他是不相信靖江郡王府那老太太能欺负这个丫头。没看到那老太婆这会儿一看见无瑕就脸色发黑直揉胸口么?

对于南宫墨这种明目张胆不敬长辈的行径,齐王半点也没有觉得不好。他早就看靖江郡王府这一家子不顺眼了,欺负他萧放的妹妹真是封个郡王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南宫墨抿唇微笑,眨眨眼睛道:“舅舅这话…是说无瑕脾气不好么?舅舅可冤枉无瑕了。”

齐王朗声大笑起来,道:“哈哈,本王也觉得你这丫头脾气不错,本王喜欢。来,来,坐下说话。”

两人在长平公主身边坐了下来,卫君陌道:“舅舅要离京了么?”

燕王叹了口气,道:“你也知道,藩王不可在金陵久留。”

南宫墨有些遗憾少了两个强力靠山,靖江郡王府一家子却是松了口气。每次这两位王爷回京他们就觉得压力巨大。不过很快南宫墨也看来了,其实在这金陵城里,需要动用两位王爷相助的地方实在是不多。亲王虽然厉害但是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也不是随便就能动的,更多的还是威慑罢了。何况,以她和卫君陌的能耐,若是已经到了需要两位王爷撑腰的地步了,他们惹上的麻烦只怕也不是两位王爷的势力就能解决的了。

燕王扫了一眼坐在一边的靖江郡王,对卫君陌道:“之前跟你商量的事情,小五已经跟我说过了。还是那句话,无论若是不想在金陵呆了就到幽州来。你是父皇的亲外孙,区区一个郡王之位算什么?”

闻言,靖江郡王一家子脸色顿变,站在老太妃身后的冯侧妃更是神色僵硬,紧紧地拽着手中的帕子。

卫君陌微微点头道:“我知道。只是陛下刚刚授予了职务,若是这时候不干了陛下脸上不好看。”皇帝不想给你的你别想要,皇帝想要给你的你也最好别推辞,否则就是不给皇帝面子。扫了皇帝面子可事件很严重的事情。

“而且,我知道舅舅在幽州是上战场实打实的打硬仗的。我还需要磨练。”

齐王嗤笑了一声道:“小子你也太谦虚了,战场都上过两三回了在京卫营那种地方能磨练个什么?”金陵十三卫确实是精锐中的精锐没错,但是他们不打仗啊。再厉害的精锐不打仗都会变成废材。真要历练,整个大夏绝对没有比幽州铁卫和隰州泰宁卫更适合的地方了。

卫君陌瞥了舅舅一眼,没说话。

燕王摆摆手示意齐王不要插嘴,点头道:“你心里有数就好。不管你怎么决定,咱们总是支持你的。”

“没错!”齐王笑眯眯地看着靖江郡王一家子道:“不管你想做什么,咱们老萧家都会支持你的。”

这位更狠了,直接拉上整个萧氏皇族。南宫墨觉得靖江郡王的脸都绿色,这分明就是威胁啊威胁。敢越过我外甥把王位传给别人,老子分分钟弄死你们全家。

眼见气氛僵硬的不行了,燕王淡定地换了个话题问道:“听说楚国公府上出事儿了?”

南宫墨淡笑道:“有劳舅舅挂心,没什么大事。是楚国公府上的婉夫人没了,父亲…大约一时有些悲痛罢了。”

“悲痛?”齐王挑眉,“本王可是听说南宫怀刚刚从衙门抱着一个俏寡妇回去。”

“……”王爷您说话真豪爽。

“大约是悲痛过度,就想要找个新人也好有个寄托。”南宫墨淡定地答道。

“本王还听说,那俏寡妇之前在街上缠着你和君陌,是被你俩送进大牢的。你这样…楚国公那里不好交代吧?”齐王兴致勃勃地问道,完全没有看出来哪儿有担忧的迹象。南宫墨忍不住一头黑线,王爷你听说的真多。

“这个啊,我怎么会知道我爹看上她了?何况…她不是还没进门么。”南宫墨笑眯眯地道,“另外,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就算我爹不高兴,也不能怎么样啊。”她又不指望南宫怀替她撑腰,更不指望能从南宫怀那里得到什么,何必在乎南宫怀高不高兴?

齐王叹气,“女儿和后娘处不好这是常有的事儿。没事儿,你不是有咱们吗,舅舅给你撑腰。”

“多谢舅舅。”南宫墨浅笑道,觉得齐王这人很有意思。

楚国公要娶一个俏寡妇的消息以风一般地速度吹遍了大半个金陵城,楚国公为了个俏寡妇闯应天府衙门的消息同样也传遍了整个金陵。南宫怀独宠侍妾郑氏十几年如一日,如今却传出这么一段瑰丽的艳闻,足以让朝野上下的人们兴奋不已。茶楼酒肆里更是传言宣扬的人尽皆知,而且更加的香艳动人缠绵悱恻。有些脑洞大的书生恨不能立马挥笔书万言,写个楚国公与俏寡妇二三事。御史们也很兴奋,作为言官御史存在的意义其实只有两个字——弹劾。作为一个御史,若是一年不弹劾倒一两个大员,那是一个失败的御史。而本朝的御史更是有一个毛病——闻风奏事。不管是真是假,只要听说了先弹劾了再说。反正律法规定了,不杀言官,就算错了也没关系,那也是关心社稷。

这规矩好好也不好,好的是许多御史敢于弹劾官员甚至是皇子王爷。坏的是,跟你有仇,弹劾你!跟你不是一派的,弹劾你!看你不顺眼,弹劾你!别的不说,就是南宫墨都被弹劾过。不过她到底不是朝廷官员,而且之后没多久就被皇帝册封为郡主,也就没引起什么反应。另外一大部分的弹劾折子其实被南宫怀给扛了。毕竟,在这些言官眼中,跟女子较劲还是没什么意义的,但是,弹劾南宫怀一个教女无方什么的还是可以的。至于当初南宫姝的事情,南宫怀在朝堂上更是险些被骂成狗。

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当天天还没黑御史的折子就已经雪花一般地飞进了皇宫御书房里。兴奋的御史们连明天的早朝都等不了了。于是,急匆匆被皇帝招进宫的南宫怀再一次被皇帝骂成狗。灰头土脸的南宫怀回到家好不容易松了口气,皇帝当场没有处罚他显然是不打算罚了。但是,南宫怀不知道,因为这件事引起的倒霉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