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不抽她手痒/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怀也震惊地望着南宫墨手中明黄的旨意,显然是没有想到皇帝居然会下这样一道密旨。

南宫墨挑眉,“父亲也觉得是假的么?”

南宫怀眼眸一沉,他当然知道这不是假的。声音有些干涩地道:“墨儿,你当真如此讨厌他们母子三人?他们并没有得罪过你。”南宫墨淡淡道:“父亲你想多了,这是陛下交给长平公主的旨意,由我转交而已。你女儿可没有随时可以进宫告状的权利。”

“萧...嗯,不对,千宁,月舞两位,以后任何地方不得再以萧为姓,也不得透露你们从前姓萧。否则,后果自负。”南宫墨悠悠说完,侧首对南宫怀笑道:“父亲,我们事情办完了,就先回去向公主复命去了。虽然如今整个金陵都知道了父亲和那位乔夫人的故事,但是还请两位低调一些。否则,陛下那里也不好交代。陛下日理万机,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听御史弹劾艳闻。说不准那一天比下心情不好,嗯哼...父亲,你说是吧?”

南宫怀脸色一阵青一阵紫,半晌说不出话来。

卫君陌朝南宫晖和南宫绪点点头,拉着南宫墨往外走去。临走时还不忘道:“记得将那二十大板打完了。

“别呀,你打完了他们回头父亲一定会打二哥的。”南宫墨笑眯眯地道,声音里半点也听不出来为二哥担心的模样。只听卫世子懒洋洋地道:“没关系,回头再帮二公子打回来。反正...

南宫晖是楚国公的儿子,那两个又不是我的儿子。”不管是打南宫晖还是打那两个,他都不心疼,只要南宫怀也不心疼就行。

身后南宫晖摸摸鼻子:妹妹和妹夫这算是在为他说话吧?

南宫墨和卫君陌来得快去的也快,只留下南宫怀父子三人和被打得哎哎叫的萧...现在已经不能叫萧千宁了,没有姓氏.千宁月舞兄妹二人。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凝重起来。南宫绪看着在场的众人,脸上的神色并没有变得轻松起来。一把抓过南宫晖,看向南宫怀淡然道:“儿子知道父亲对晖儿很是不满,等他成婚之后就将他分出去单独住,也不用碍了父亲的眼。儿子会尽快办妥晖儿的婚事的,请父亲放心。”

“......”老子什么时候说过要让他分出去住?

南宫绪却不管南宫怀又什么反应,踢了南宫晖一角冷声道:“还不走,真想挨板子不成?”

南宫晖幸灾乐祸地瞥了一眼被打得嗷嗷叫的兄妹俩,不服气地道:“打就打,谁怕谁啊?打几板子就叫的惊天动地,跟个娘们似的。”南宫绪眼睛一眯,毫不留情的有一脚踢了过去,“跟个下作的东西较劲你还上瘾了是不是?街上的野狗咬你一口你是不是还要扑上去咬回来?”

“呸!”南宫晖连忙闪过,不满地道:“爷才没那么没用,真有野狗一脚就踢飞了好么?”

“哦?你刚才怎么没一脚踢飞?倒是满地滚的跟野狗差不多了......”兄弟两个嘟嘟囔囔地离去,留下身后的众人脸色扭曲。只留下神色各异的南宫怀和没有姓氏.兄妹二人。

到底...是谁说大公子不会骂人的?滚出来,保证不打死你!

在南宫家受了委屈,兄妹二人直奔乔飞嫣的住处而去。月舞在乔飞嫣怀里结结实实地痛哭了一场。乔飞嫣同样也被这样突如其来的消息给震惊了。她现在对那天在街上招惹南宫墨的事情早已经后悔莫及。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发生过的事情也不可能重新来过。心中虽然暗恨南宫墨心狠手辣,但是在南宫怀面前却是半点也不敢表露出来。

南宫怀跟在兄妹俩身后也赶了过来,看到依偎在乔飞嫣怀里痛哭的月舞,南宫怀也有些尴尬。毕竟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南宫墨。这两个孩子今天又在楚国公府被卫君陌打了一顿。原本自己还答应了嫣儿要好好照顾他们的。

“南宫大哥,墨儿...真的这么恨我们么?”搂着女儿,乔飞嫣有些绝望地问道。

南宫怀叹了口气道:“那丫头从小脾气就怪,就是我的话也是从来都不听的。让你们受委屈了。”乔飞嫣含泪道:“墨儿...她怎么恨我都没关系,但是她怎么能如此狠心绝了千宁的前程?还有舞儿,舞儿以后还怎么找婆家?呜呜......都是我,都是我拖累了他们兄妹俩,我还活着做什么?”

“嫣儿,你别冲动!”看着乔飞嫣痛哭的模样,南宫怀心中也是十分不舍,连忙安慰道:“没关系,一定会有办法的。”

乔飞嫣摇头,“还能有什么办法?千宁被比下剥夺了姓氏,以后就...就算换了一个姓氏,也不能再入朝为官了。嫣儿更是...呜呜...不,我要去找墨儿,我要问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她若是有恨可以朝我来啊。”

“嫣儿!”南宫怀一把搂住想要往外冲的乔飞嫣,柔声道:“嫣儿...旨意是陛下下的,没用的。你别再闹了,再闹下去陛下会容不下你的。”

乔飞嫣一怔,神色脆弱地问道:“为什么?我只是喜欢南宫大哥而已...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你没错。”南宫怀搂着她,柔声道:“不是你的错嫣儿......”

“不是你的错,是世人庸俗不能理解我们之间的真爱。”一个笑吟吟的清脆声音从外面传来,“呵呵,就算全世界都不理解我们,我也会为你放弃全世界的。嫣儿,是不是?”

“谁?!”南宫怀脸色一变,飞快地朝门口而去。众人出了大门,就看到院子一角的屋檐上,一对璧人正悠然地坐着。女子靠在男子怀里,双腿垂在屋檐下慢悠悠的晃动着一派悠然自在的模样。只是,她一只白皙如玉的纤纤素手正捏着身边的男子英挺得下巴,俨然一副纨绔公子调戏良家妇女的模样。若是有外人在场一定会严重抗议:角色弄反了啊。

卫君陌有些无奈地拉下她在自己脸上作乱的小手,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然后才示意她往下看,底下院子里,南宫怀早就气的脸色铁青了。

“南宫墨!”南宫怀低声怒吼道,“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南宫墨笑眯眯地靠在卫君陌怀里,乖巧地道:“回父亲的话,刚巧路过女儿以为这里面哪个名角儿在排什么话本子呢。没想到...是父亲您啊。”南宫小姐的清越的声音一叠三转,半点儿也让人感觉不到她的没想到。

“下来!”南宫怀没好气地道。

南宫墨挑了挑修眉,身后的卫君陌搂着她轻飘飘地落到了地上。

靠在卫君陌身边,南宫墨悠然地打量着这“一家四口”。南宫怀一脸尴尬和怒火中烧却不得发泄的模样。那兄妹俩就是单纯的愤恨了,至于乔飞嫣...不得不说乔飞嫣的忍功十分不错。若是换了个人都能直接扑过来把南宫墨给撕了,但是乔飞嫣居然还能做出泪眼朦胧,幽怨心碎的模样。南宫墨忍不住朝卫君陌身边挤了挤,她不怕这种绿茶婊,但是,如果不能直接捏死的话,这种人也挺膈应人的。

卫公子低头看了看她,剑眉微挑将她拉到了自己身后。看得旁边还没开口说话的乔飞嫣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种唯恐我欺负她的模样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是她在欺负我们母子三个么?这一刻,乔飞嫣深深地怀疑,卫世子的眼睛是不是因为颜色问题导致视力也出现了问题。

南宫怀脸色难看地盯着眼前的女儿女婿,粗声道:“说吧,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南宫墨挑眉,幽幽道:“父亲,见到嫁出去的女儿就算不欣喜如狂,也不要这般不耐烦的模样让人伤心啊。还是说,因为我们不小心旁观了父亲和乔夫人的你侬我侬,让父亲觉得不好意思了?可是你们缠缠绵绵的时候也没有避着别人啊。这不是还有两个么?还是说父亲只是觉得对我和清行不好意思?没关系呀,我们都是开明又大度的女儿女婿,你们别说是在屋里了,就算是想去大街上搂搂抱抱我们都不会有意见的。世子爷,你说是不是?”

卫君陌神色淡定,“世子妃说得是。”

南宫墨笑容可掬,朝南宫怀摊手耸耸肩道:“你瞧。”

南宫怀脸色一阵青一阵紫,半晌说不出话来。乔飞嫣这会儿总算反应过来了,却又被南宫墨一席话说得俏脸通红。

“墨儿。”乔飞嫣上前两步,含泪道。

“打住。”南宫墨淡淡道,偏着头好奇地打量了乔飞嫣许久,方才道:“你用的什么脂粉?”

“什...什么?”乔飞嫣一愣,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有些不知所以。南宫墨道:“早就想要问你了,你用的是什么脂粉一天到晚哭哭啼啼的居然妆都没花。嗯,不对,应该是你是有什么特殊技能一直保持这儿眼泪要落不落的状态的,收徒么?如果你眼泪一直不掉下来,是收回去留着下次用还是被空气蒸发掉?会不会对眼睛不好?”

“......”

乔飞嫣脸上哀戚的表情也僵硬了,不过眼泪到时真的收回去了,只是眼眶还是有些红彤彤的,看上去好不可怜。

看到南宫墨,没有姓氏.月舞姑娘就想要扑上来。不过刚刚挨了二十大板虽然手下留情了但是痛起来还是很要命的,所以扑过来这个动作难度太大,只让月舞姑娘痛的一阵呲牙咧嘴,“南宫墨!我们到底跟你有什么仇你要这样害我们!你这个恶毒的......”

刷地一道银光闪过,寒光熠熠的剑尖稳稳地停在了她的红楼上。抬起头,只见卫君陌正居高临下握着剑俯视着她。月舞心中一颤不敢再说话。

南宫怀气急,厉声道:“南宫墨,你给我适可而止!什么时候做晚辈的可以来管长辈的事了?”

南宫墨也不生气,笑眯眯道:“父亲言重了,我可不敢管父亲的事情。只不过......”

“啪!”一个耳光重重地甩在乔飞嫣脸上。乔飞嫣手无缚鸡之力,竟然被这个耳光直接甩到在了地上。南宫墨拍拍手回头看着南宫怀微笑道:“我只是单纯的看她不顺眼而已。父亲,看不顺眼需要理由么?”

“你敢打我娘!”旁边的千宁终于忍不住朝着南宫墨扑了过来。只是不知道这是为了乔飞嫣挨的那一个耳光还是为了自己这一天所受的屈辱。南宫墨菱唇微微勾起,朝卫君陌做了个别动的手势,含笑看着朝自己扑来的千宁。却在千宁距离自己只有两步远的时候飞起一脚将人踢了出去。这一脚南宫墨却是丝毫也没有容情,千宁一个比南宫墨还高出一大截的大男人竟然就这么飞了出去,撞上了身后不远处的柱子。

“宁儿!”乔飞嫣惨叫一声,看着千宁撞上柱子之后滚落到地上。

南宫墨负手漫步走过去,抬脚轻轻踢开想要冲过去的乔飞嫣走到千宁跟前,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我打你娘怎么了?”南宫墨娇艳如花,清艳动人。及时是如此明明像是在欺负人的场面,说起话来却依然是一派心安理得理所当然的模样。

千宁咬牙,一缕血水从嘴角滑落,恨恨的盯着南宫墨。南宫墨笑道:“你是不是在想以后一定要我生不如死?别傻了,你这辈子都没有这个机会。知道为什么么...因为你们又蠢又不知廉耻。陛下嫌弃你们的连萧姓都不许你们保留,就是为了怕你们给皇家抹黑。没有了华宁郡王之位,你是不是很想要楚国公之位。可惜啊...现在就算我大哥二哥都没了,你也当不成楚国公了。别这样看着我,可不是我害你的,是你母亲自己害了你。你要怪,就怪你有一个不知廉耻的母亲吧。”

院子里静悄悄的,南宫怀脸色铁青,但是对上神色冷漠却定定地盯着他的卫君陌,却也丝毫无法动弹。

“不...不是这样的...”乔飞嫣挣扎着爬起来,呜咽着道:“墨儿,你为什么这么恨我?我们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啊,是谁...是谁跟你说了什么,你被别人骗了...”

南宫墨微笑道:“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天然的讨厌那些自感下贱想要跟人抢男人的女人,特别是跟自己的姐妹抢男人的女人。真是没有比这种人更恶心的东西了。”

“我没有...”乔飞嫣连连摇头道:“我没有对不起表姐,我...我跟南宫大哥......”

“我知道。”南宫墨抬脚踢了千宁一下,笑道:“你们是真爱嘛。但是,你们的真爱关我什么事?跟我看你们不顺眼又有什么关系?”

“表姐是善良温和的名门闺秀,怎么会教出你这样的......”

南宫墨敛眉轻笑,“怎么会教出我这样的女儿?因为你们的真爱让我娘早早地就郁郁而终了啊。没人教我就变成现在这样了,乔夫人,你说这是不是报应呢?你要记得,我现在对你们做任何事情都是因为你们的真爱逼死了我娘的报应。所以,这些都是你们该受的哦。”

乔飞嫣咬牙,身子靠着南宫怀摇摇欲坠,“你强词夺理!”

南宫墨扬起优美的下颚,笑道:“我有本事强词夺理,你咬我啊。”

乔飞嫣终于明白了,无论是讲道理还是胡搅蛮缠她都不是南宫墨的对手。于是她只能靠在南宫怀的怀里呜呜咽咽的痛哭起来。千宁和月舞两个,一个被南宫墨踩在脚下,一个被卫君陌的剑尖指着,一时间院子里竟然只有南宫怀一人还有行动力了。

南宫怀闭了闭眼,忍住心中的怒气问道:“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南宫墨也不跟他绕弯子,沉声道:“第一,这个女人绝对不能做楚国公府的继夫人,父亲若是坚持娶她进门,就别怪我告上御前也要为母亲和南宫家的名声讨个说话。第二这两个...请父亲和乔夫人尽快决定他们的姓氏,我绝不能接受他们跟我同姓。第三,如果让我在金陵的任何公共场合遇到这母子三个打着楚国公府的关系出现,可别怪我这个做女儿的不给父亲你面子。”

“你得寸进尺!”南宫怀怒道。

南宫墨淡淡道:“父亲不同意也无所谓,反正我也很闲。下一次会闹到什么地步就不是我说了能算的了。既然喜欢做妾,就一辈子都做妾吧。不,在抄写完陛下惩罚的女诫之前,你只能是妾身不明。既然乔夫人不知道做外室要低调,我这个做嫡长女的就代已故的母亲教教你。等到乔千宁娶不到媳妇,乔月舞只能给人做妾的时候,想必乔夫人就会记得下辈子安安分分做人。只可惜了令郎和令爱...本是皇族啊。”说话间,南宫墨抬脚放开了千宁,还满怀遗憾和惋惜地望了他一眼,仿佛是真的遗憾一个皇族子弟落到这个地步一般。

乔飞嫣也呆住了,自从遇到南宫墨所有的事情都朝着不受控制的方向而去。但是乔飞嫣绝没有想到南宫墨甚至连自己的儿女的路都给断掉了。儿子娶不到媳妇,女儿只能给人做妾...还有自己...原来想要成为楚国公府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看着南宫怀愤怒的模样,南宫墨淡定地笑道:“当然,父亲若是实在对乔夫人难分难舍的话,可以向陛下辞去楚国公的爵位,看在爵位的份上,陛下应该不会为难乔夫人才是,父亲,你说是不是?”

说完这些,南宫墨仿佛对这家人再也没有了兴趣,挥挥手对卫君陌道:“咱们走吧。”

卫君陌点点头,收起了软剑牵着南宫墨的手往外走去,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在场的其他人。

院子里一片宁静,乔飞嫣呆呆的靠在南宫怀里望着地上的一双儿女。良久终于发出一声悲泣伏在南宫怀怀里痛哭起来。地上,没有姓氏.千宁和月舞兄妹俩脸上的神色也是变幻不定,纠结难辨。

出了院子,南宫墨放开卫君陌的手愉悦地在前面踱步而行。果然不是好人啊,欺负人什么的...偶尔为之还是很能让心情舒畅的。

卫君陌走在后面,冷峻地容颜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和纵容。

“无瑕是故意的么?”卫君陌漫声问道。

南宫墨回头,笑容和煦地望着他,满眼无辜,“故意的?什么故意的?”

“当着楚国公的面欺负乔飞嫣,还有...挑拨离间。”

南宫墨呵呵一笑,闪身掠到卫君陌身边,“我就是故意的,你又如何?”她确实是故意趁着南宫怀也在才上门找事儿的。不然的话,想要欺负乔飞嫣什么时候上门不可以?她保证整的乔飞嫣死去活来她还不敢开口跟南宫怀告状。

“为什么?无瑕想要跟楚国公决裂么?”卫君陌问道。

南宫墨笑道:“决裂?说得太严重了。父亲难道还能为了一个外室对我这个已经嫁出去的嫡长女怎么样?今天给他们一个教训也是为了让他们知道以后行事最好适可而止。若是不摆明了态度,你信不信过几天父亲就能被乔飞嫣说动上门来找我帮忙。这一次过后...她们会知道遇到什么人应该绕着走。”

“无暇是讨厌麻烦么?”

南宫墨点点头,文雅地抬手打了个呵欠道:“还有,真的看她们不顺眼。看到乔飞嫣那张脸,不甩两下觉得对不起我的手啊。”

“无瑕喜欢就好。”卫君陌道。

“见过大小姐。”两人边说边走,却被路边一个容貌模样丝毫不起眼的灰衣男子拦住了去路。南宫墨侧首打量了他片刻道:“你是大哥身边的人?”她记忆很不错,在南宫绪身边见到过这个人,但是印象却一直很淡。若是这个人不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话,她几乎都不会记得有这个人。

“正是。”灰衣男子恭敬地道。南宫墨挑眉,有些好奇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男子道:“属下在这里等大小姐,大公子有一句话要属下带给大小姐。”

南宫墨挑眉不语,男子道:“大公子说,乔氏母子的事情请交给大公子处置。”

南宫墨了然,点点头不怎么在意的道:“无所谓,既然大哥这么说,以后我不插手就是了。”她也不是非得对乔飞嫣母子三个怎么样,这种人拿出全部的经历对付她是抬举了她。偶尔路过的时候踩两脚就是了,若是她们识相不来招惹她,她也可以当他们不存在。

“如此,多谢大小姐,属下告退。”灰衣男子恭敬地一拜,转身告辞。

看着灰衣男子消失在街角,南宫墨淡淡一笑。无论南宫绪想要做什么都跟她关系不大,如果南宫绪不想让她插手,那么她不插手也是可以的。

抬头看到卫君陌若有所思地望着前方,南宫墨笑道:“在想什么?”卫君陌凝眉,想了想道:“我在想南宫绪想要干什么。”南宫墨道:“原来你也觉得他不太正常。”卫君陌微微点头,南宫墨道:“不管他想要做什么都是他自己的事情。若是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可以顺手帮一般,如果不需要也无所谓。”

听她如此说,卫君陌也丢开这件事不再细想。原本就是因为无瑕才特别关注南宫绪等人的,既然无瑕都不在意,他自然就更加不在意了。南宫墨心情愉悦的挽着他的肩膀,笑道:“我很想知道,等到乔千宁和乔月舞在金陵处处碰壁之后他们还会不会像现在这么敬爱乔飞嫣啊。”

卫君陌抬手拍拍她的头道:“我会让人盯着的。”

南宫墨不悦,一掌拍开他的手,“我不是小孩子!”

“我知道,你是我的妻子。”卫君陌道,总是对他防备心这么重的媳妇儿,想想真是略心塞。

------题外话------

嘛~乔氏母子虐到这儿算是告一段落了,后面是大哥的事情。大哥,默默的加油吧。无暇和君陌要开始做主线了。当然偶尔也可以刷下支线副本什么滴。么么哒

ps:姑娘们,有评价票和月票哒要记得我呀,含泪求票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