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肉包子打狗/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巍峨的皇宫里

皇帝扶着身边的太监总管的手走在前面,南宫墨独自一人跟在后面跟着皇帝的步伐慢悠悠地走着。身后还跟着一大串的侍卫宫女太监。看着眼前明明人来人往却始终静悄悄的宫苑,南宫墨暗暗在心中叹了口气。

自从前些日子给了乔氏母子一个教训之后,南宫墨就再也没有听说过乔家那母子三个的消息。只是不知道是她们自己沉寂下来了,还是被南宫怀给管束起来了。无论是哪一样,对南宫墨来说都没有差别,乔氏母子的对手不是她。

只是,比起乔氏母子现在的南宫墨发现自己倒是多了另一个麻烦。皇帝似乎变得十分喜欢召她进宫。有时候只是进宫请个安,有时候会陪着皇帝说说话,甚至有时候会让她给皇帝把脉开药。南宫墨不知道她开的药皇帝到底有没有用,但是她实在不喜欢皇宫这样的地方。果然...之前还是太闹腾了么?她已经尽量不闹事了啊。不知是不是因为南宫墨经常入宫,皇帝将卫君陌也吊近了宫中负责宫中禁卫。原本这是十三卫轮流负责的,卫君陌刚刚上任这样靠近皇帝的差事还轮不到他。不过既然皇帝下令,一切自然都不成问题了。

于是,金陵皇城里开始流传起靖江郡王世子受到陛下重用的传闻。每天上门拜访的人开始多了起来,靖江郡王一家子看卫君陌的神色也更加凝重和戒备起来。

“丫头,在想什么呢?”皇帝回头看着南宫墨笑问道。

相处了这么些日子,皇帝还是对南宫墨稍微有了一些了解。虽然此时这丫头看起来神色端凝就连眼神都没有什么不对,但是皇帝却知道她的心思早已经不再眼前的路上了。知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些什么。越是相处,皇帝就越加的遗憾,这样的女子...当初怎么就没有早些发现。若是能够指给千夜...想到此处,皇帝摇了摇头,不得不承认自己看中的孙儿箫千夜未必驾驭得了这个女子。甚至就连自己的外孙卫君陌只怕也未必真的能够完全掌控这个女子,所以卫君陌和她相处的时候总是纵容多一些。

高高在上唯吾独尊惯了的皇帝并不明白,有的时候纵容也是一种束缚的方式。当这世上除了你没有人再能够如此纵容她的时候,你就是独一无二的。

南宫墨眨了下眼睛,平静地道:“回陛下,并没有想什么。”

皇帝挑眉,“当着朕的面撒谎,丫头你可知道是什么罪名?”南宫墨神色不变,笑道:“我在想中午吃什么,不敢污了陛下的耳。”这次她真的没有撒谎,在皇宫这样的地方就算是走神也不适合想重要的事情啊。何况,何况,她现在也没有重要的事情要想。

皇帝笑道:“哦?那想出来了么?”

南宫墨叹息,“在宫中,自然是陛下说吃什么就吃什么。”

皇帝想了想,笑道:“这宫里的菜朕也吃腻了,不如...咱们出去吃?”

“陛下三思!”皇帝的话音刚落,身后的宫女太监就跪了一地。现在皇帝的身体并不好,太医早就嘱咐了饮食起居要千万小心,只是一直瞒着外面的人罢了。南宫墨有些不明白,皇帝这么死撑着不告诉别人自己的病情到底有什么用?万一真的出事了,再弄个措手不及岂不是更糟。

皇帝轻哼一声,道:“什么三思四思的,朕不爱听。这金陵城中天子脚下还能出什么事不成?京畿卫是干什么吃的?丫头,你说是不是?”

南宫墨暗暗抽了抽唇角,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更何况,这些人哪儿是担心有什么危险?而是担心皇帝陛下的身体吃不消啊。”幸好皇帝也不是想要为难她,不等她回答就挥挥手道:“都起来,去把君陌叫来,一起去。”

南宫墨觉得她都能够感受到在场的侍卫和宫女太监们几乎成为实质的怨念了。谁让是她提起吃饭皇帝才想要往外跑的呢,万一出了什么事她还不倒霉死?但是皇帝下定了决心要做的事情,显然也不是随便什么人就可以改变主意的。

两刻钟后,皇帝心满意足地带着南宫墨和卫君陌,以及一个太监总管和几个侍卫就穿着便装出了皇宫漫步在金陵皇城的大街上。皇城里依然是热闹非凡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作为皇帝并不能经常出宫来,皇帝心中其实颇有些引以微憾。出生在乱世又出生贫寒,小时候和少年青年时期他是没有资格见识如此的繁华,青中年之后连年征战,名不聊生更是没有见过这样的情景。等到大夏开国,身为开国之君的人却又已经失去了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的自由,也只有偶尔瞒着朝臣悄悄出了走走,但是也只是在内城里面转转罢了。如今年事已高,身体也不少了,出来的机会也就更少了。

看着身边路过的人们悠闲自在的模样,皇帝满意地点了点头。只是不知道是对如今金陵繁华盛况的满意还是对自己治世成果的满意。回头看向南宫墨问道:“你说说,咱们去哪儿吃饭?”

南宫墨垂眸,含笑道:“自然是老爷说去哪儿就去哪儿。”

皇帝轻哼一声,道:“既然如此...听说如今金陵皇城有家天一阁的菜肴十分不错,不如咱们就去看看。”

“老爷请。”皇帝果然知道天一阁是她的产业,当真不愧是皇帝,坐在皇宫里也能对外面的消息了如指掌。不过如此犀利的情报网不去查他的那些儿子孙子们,还查她一个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女子,皇帝果然是太闲了么?

南宫墨并不怎么来天一阁,蔺长风对做生意很有一套,只要稍稍提点一二他就能将一切办得尽善尽美,甚至南宫墨自己亲自出手也未必能做的比他更好。所以南宫墨自然也就乐的做个甩手掌柜了。

刚进了天一阁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吵杂的喧闹声。南宫墨不由得皱了皱眉,天一阁并不是寻常的茶楼酒肆热闹非凡。平日里都是宁静安详的气息,前来的食客们也正是享受这份不同于别处的宁静雅致。

一进门穿着干净整洁的小二连忙迎了上来,看到南宫墨和卫君陌先是怔了一下才含笑上前打招呼,“见过世子,世子妃,见过这位老先生。三位里面请。”卫君陌和南宫墨来过几次,小二虽然不知道南宫墨是这天一阁的真正主人却也知道两人跟长风工资关系极好的。

皇帝点点头,打量了一番四周的陈设道:“这地方倒是不错,不过...你们家这是出什么事儿了?”

小二看看南宫墨,有些无奈地道:“确实是有些小事,扰了老先生安宁还请见谅。几位里面请,世子和世子妃喜欢的厢房咱们都留着呢。”

看着皇帝投过来的好奇眼神,南宫墨有些无奈地问道:“出什么事了?长风在么?”蔺长风跟卫君陌关系好是整个金陵的人都知道的事情倒也不必遮遮掩掩,何况这种事在皇帝面前遮掩未免显得可笑。皇帝连她是天一阁的正主的事情都知道还能不知道蔺长风?

小二叹了口气,道:“是蔺家主来了。再这么闹下去,咱们这天一阁还能不能开下去都不知道了。”小二这么说,自然也是希望南宫墨和卫君陌看在跟蔺长风的交情上帮帮忙。却不知道,就算是跟蔺长风没交情,南宫墨也不会放着不管。因为这是她自己的产业啊,若是真让蔺家家主给砸了,她的损失谁陪?

一行人在南宫墨二人常来的厢房里坐了下来。虽然隔得远些却也依然隐隐能听到一些嘈杂声传来。皇帝问道:“怎么,这蔺家家主还能砸自己儿子的生意?”小二无奈地道:“可不是么?蔺家是什么样的人家,自然看不起自家公子操持生意上的事情,染上满身铜臭。自从蔺家主知道这天一阁是长风公子开的之后,就三不五时的来闹事。前些日子还将长风公子拉回去打了一顿呢。可怜咱们公子伤还没好如今就......还有蔺家那些旁支的亲戚,三不五时就来咱们这里吃吃喝喝却总是欠账,还是什么大世家呢,就没见过这样的......”

提起蔺家,小二就有发不完的牢骚,显然是对蔺家没什么好感。

不一会儿,茶水点心就先上来了。听着外面的喧闹声仿佛没有个完结的时候,皇帝指了指南宫墨道:“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南宫墨浅笑道:“还能是怎么回事?蔺家到底是金陵数得上的世家,自然容不得家中的子弟操持贱业玷污他们的名声。”从商其实算不得什么贱业,虽然商人地位比起士农工确实是低了不少。但是在蔺家人看来只怕跟贱业也没什么差别了。

皇帝皱眉道:“朕记得...蔺家那小子,是当年被取消了科举资格?既然不能做官,做个生意养家糊口也没什么不好啊。哪个世家手里没有一点产业?”虽然身为皇帝但是他却没有什么商人低贱的想法,全是那些读书人穷讲究非要分个三六九等。在皇帝眼里,除了他自己和皇子皇孙,剩下的人全是臣子谁也高贵不到哪儿去。不过是贬低商人的地位对统治国家有利罢了。

南宫墨起身笑道:“显然蔺家主不是这么认为的。”而且世家手里掌控着产业和亲自管理产业却又是完全不同的。那些世家子弟就算是再不成器也不会亲自去打理手中的铺子土地的,了不起就是时不时看看账册罢了。天一阁二楼芙蓉厅里,此时正是一片剑拔弩张的气氛。天一阁面积颇大,足足占了这条街上位置最好的五六个铺面上下两层楼加后院,中间还有一座四层楼的小阁。五六个院子打通了在后院建了一个景致幽美的花园,令许多文人雅士流连忘返。另外,出了诸多陈设风格各异的厢房以外,还准备了六个可以宴客的花厅。这是蔺长风根据南宫墨的提示特意设计的。客源自然就是每三年一次的科举那些上榜的进士,金陵城中喜好宴客的附庸风雅的文人雅士纨绔子弟等等。虽然大多数时候都空着,但是开业这两个多月以来,只要一个花厅有客人包下来,收入就抵得上平时整个天一阁七八天的收入了。

此时天一阁里却没有外面的宁静幽雅和美酒佳肴。蔺长风直直的站在厅中直视着座上的中年男子,俊美的脸上往日慵懒的笑意早已经荡然无存,只剩下冷漠和桀骜。偌大的大厅里,最上方坐着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虽然已经年过不惑却依然带着几分儒雅和俊朗,正是蔺家这一代的家主,蔺长风的父亲。底下还坐着几个神色各异的年轻人,蔺家主身边坐着一个三十四五的中男女子,正是蔺家家主的继室夫人。

“为父再为你一次!你到底回不回去?!”蔺家主指着蔺长风沉声怒道。

蔺长风嘲弄地一笑,“回去干什么?再被你打得躺在床上爬不起来?”

“碰!”

蔺家主一巴掌狠狠拍在桌子上,厉声道:“我就是打死你也比让你自甘堕落的好!”

“自甘堕落?”蔺长风冷笑,“说得好,怎么样才叫不自甘堕落?跟这些人一样天天逛青楼和花酒,吃饭不给钱?到处打秋风?等到你的宝贝儿子继承家主之位之后,仰人鼻息,靠人家施舍一口饭吃?我蔺长风没那么贱!”

在场的几个年轻人脸上的神色都有些不好看。一个十*岁的少年上前一步道:“大哥,你这是说什么话,咱们都是兄弟,怎么会......”蔺长风嗤笑一声打断了他要说的话,淡淡道:“本公子用不着你们可怜做戏。父亲,你不是已经将我赶出家门了么?如今又来做什么?”

蔺家主怒道:“就算赶出家门了,我也不许你辱没了蔺家的名声!”

“父亲的意思是我以后不能姓蔺了是么?”蔺长风淡定地耸耸肩道:“无所谓,以后我不姓蔺就行了。”

“逆子!逆子!”蔺家主气得浑身发抖,坐在旁边的蔺夫人连忙为他顺气安抚着,一遍道:“大公子,你少说两句吧。老爷都已经......”蔺长风不屑,“闭上你的嘴,少在本公子面前摆后母的谱儿。看到你和你儿子惺惺作态的模样就恶心。”

“放肆!”蔺家主大怒。

蔺长风仿佛没看见蔺家主的怒气,挑眉看向旁边的几个年轻人,道:“你们挑唆老头子来找事儿不就是想要钱么?堂堂蔺家的公子连吃顿饭的钱都给不起么?没关系,本公子有的是钱,就当是赏你们了!来人!”蔺长风击掌,不一会儿四个小二端着盘子走了进来,盘子上放着的都是银晃晃的银锭子。每一个都是十两一个的,一时间几个年轻男子都不由得看直了眼。这四个人端着的盘子里每个都装了整整二十个银锭,算下来就是整整八百两。

对于蔺家本家的公子比如说蔺长风的弟弟来说八百两可能算不了什么。但是对于他们这些旁支甚至是远房的子弟来说却可算是一笔巨款。再有钱的人家也有几门穷亲戚,豪门世家里的争斗更是外人无法想象的。像他们这些旁支本身就不富裕,偏偏还顶着蔺家的名声不愿在外人面前丢了面子,花费起来就更加是不菲了。因此日子也时不时过得捉襟见肘的。这些人喜欢奉承蔺家继室生的二公子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让蔺家本家公子手里什么时候能漏一些东西给他们。更何况,哪怕就是蔺家小公子,如今还没有掌家也还没有分得产业,八百两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拿得出来的。

蔺长风拿起一个银锭在手里掂了掂,然后随手朝着一个人砸了过去。

“哎哟!”十两银子砸到人身上,即使蔺长风并没有用内力也绝对不轻。被砸到的人哎哟了一声顾不得颜面紧紧地抓住了银锭。蔺长风剑眉一挑,含笑吩咐道:“给本公子砸,砸死了我负责!他们不是想要银子么?本公子手指缝里随便漏一点出来也比他们奉承蔺长安多得多!”

“是,公子!”天一阁这些日子被蔺家人烦的不轻,即使是小二们也不胜其烦。此时能够出出气自然是高兴得很,于是都兴致勃勃的抓起银锭毫不犹豫砸了过去。一时间,芙蓉厅里有人唉唉叫的东躲西闪,有的人怒骂连连,却还是有一两个确实是缺钱的狠了的人忍不住想要去银锭,自然是被打的头破血流毫不狼狈。

“放肆!放肆!”蔺家主气的脸色铁青浑身发抖,蔺长风在他面前如此做分明就是万千不将他这个父亲看在眼里。更让他难堪的是那些不争气的子弟,看着儿子嘲弄的眼神蔺家主只觉得脸被人打得火辣辣的疼。

“蔺长风!”蔺家主猛地起身,厉声道:“你以为你赚了几个钱就不得了了么?我蔺家不缺这几个钱!老夫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是,你这天一阁又能维持多久!”蔺长风扬眉,狭长的凤眸中溢出一丝杀气,“父亲的意思是想要利用蔺家的势力打压我了?”

“是又如何?”蔺家主冷笑,轻蔑地望着蔺长风道:“我这个做父亲的今天就教教你为人处世的到底,俗话说,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这么简单的到底你都不知道了?只要我蔺家开口,你以为金陵城里谁敢庇佑你?靖江郡王世子么?哼等他做了靖江郡王再说吧!”

“咦,蔺家主好大的口气啊。”一个含笑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听了蔺家主这话,我都要以为这金陵皇城里是蔺家主一家说了算呢。”

闻言,蔺家主脸色微变沉声道:“什么人?何不出来说话,躲躲藏藏见不得人么?”

“哪里,这不是被蔺家主的威风给吓了一跳么?”南宫墨从门口走了进来,含笑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才走向蔺长风道:“有人闹事长风怎么不让人跟我说一声?可不能因为是你的家人而包庇啊。我跟之间的交情归交情,但是生意却要归生意啊。”

蔺长风挑眉一笑道:“墨姑娘怎么来了?”

南宫墨指了指外面道:“不只是我我和清行来了。”

蔺长风一愣,不只是南宫墨和卫君陌两人?还有什么人是不能只说要如此暗示的?再想想南宫墨最近的日子和卫君陌如今在哪儿干活,蔺长风脸色微变,问道:“需要我过去...嗯,打个招呼么?”

南宫墨摇摇头笑道:“这个待会儿再说,还是先说说这人吧。”南宫墨低头扫了一眼滚落了一地的银锭诧异地道:“长风,你这是...最近钱花不完了这么玩儿?”蔺长风懒洋洋地一笑道:“怎么样?我新想出来的玩意儿,要不要一起玩儿。”

南宫墨摇摇头道:“太浪费了,不如换成肉包子玩儿如何?不容易伤人不说,你这百十块够干什么?换成肉包子不能把人撑死也能给他埋了。”

“那不成!”蔺长风断然拒绝,“银锭子砸完了还能收回来,肉包子若是砸出去了...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一个小二低声道:“肉包子打狗——一去无回。”

“对!一去无回!”长风公子打了个响指,望着南宫墨连连摇头痛心疾首,“墨姑娘,赚钱不容易要节省。”

南宫姑娘无话可说。

“你到底是什么人?!”蔺家主脸色如墨,恼怒地道。蔺夫人连忙拉住他道:“这位是靖江郡王世子妃。”蔺家主没有见过南宫墨的真面目,但是蔺夫人却在宴会上远远地见过两次。

南宫墨淡淡一笑道:“不敢当,我们世子爷还没当上郡王呢,可不敢当蔺夫人的礼。你看我们世子爷,这不都不好意思进来了么?”蔺夫人一时间有些尴尬,显然刚刚蔺家主的那句话南宫墨在门口听得清清楚楚也记在心头了。

蔺家主也知道自己失言,但是这样的情形也绝拉不下脸来跟南宫墨道歉。只得当成是没听到,沉声道:“老夫在跟犬子说话,这不关世子妃的事吧?”南宫墨淡淡道:“蔺家主要教训儿子自然是不关我们的事情。但是各位三天两头来天一阁闹事,吃饭不给钱就很关本妃的事情了。请问...蔺家是对本妃和世子有什么意见么?不然,怎么会跑到天一阁来闹事?”

“天一阁是世子妃的产业?”蔺家主怀疑地问道。

“本妃和长风公子合作的,蔺家主有什么意见?”南宫墨问道。她确实没有说谎,之前跟蔺长风达成了协议,她手下的产业只要是交给蔺长风经营的,都会有他的一份。蔺家主轻哼一声,道:“既然如此,老夫在此告诉世子妃一声,以后蔺长风不再与世子妃合作,世子妃另请高明吧。”

南宫墨挑眉,看向蔺长风。蔺长风淡淡道:“本公子言而有信。”

蔺家主冷笑,“怎么?我这个做爹的做不得你的主?”

南宫墨嫣然一笑道:“蔺家主既然想要做长风公子的主,那么,咱们来算一算违约金如何?”

“违约金?”蔺家主皱眉,南宫墨道:“本妃拿出大笔银钱跟长风公子合作,难道不预防出什么意外?如果长风公子因为不正当理由恶意退出,必须赔偿本妃所有产业十倍的损失。这笔钱,蔺家主你出?”

“荒唐!”蔺家主大怒,“世上岂会有如此说法?”

南宫墨笑道:“只要签订约定的本妃和长风公子心甘情愿,自然就是有的。蔺家主既然如此疼爱儿子,不如咱们就好好算算这笔账吧?本妃也不啰嗦,本妃交到长风公子手中的产业最低估价也值四十万两左右。麻烦蔺家主准备好四百万两来赎人。”

“你!”

蔺长风笑眯眯道:“父亲,墨姑娘说的没错。实话告诉你我将自己卖身给卫世子和世子妃了。所以才会有那么多本钱跟世子妃合作做生意啊。父亲,儿子等着你来救我出火海哟。”

“你...你...”

四百万两!就算是蔺家砸锅卖铁只怕也凑不起来。别说是蔺家,就是南宫墨加上卫君陌的紫霄殿甚至是长平公主的产业,一时间只怕也凑不住这么多钱。这世上,唯一能够随手拿出这么多钱的人只有一个——皇帝。如果蔺家真的肯拿这么多钱来赎蔺长风的话,南宫墨觉得自己肯定会毫不犹豫把他给卖了。

“老爷...老爷息怒...”蔺夫人连忙揉着蔺家主的胸口为他顺气,生怕他一时气急真的答应下来了。其实是她多虑了,别说是一个蔺长风,就算再加上一个蔺长安他也没那么多银子去赎。何况,蔺家主也未必真的相信南宫墨和蔺长风的话。但是事情说到这里,蔺家主不答应就是不疼儿子了,长风公子哀叹,“原来在父亲眼中,我这个儿子也不怎么值钱。既然如此,父亲就不必管我了,我为卫世子和墨姑娘做牛做马努力赚钱自己赎身就是了。”

说完,长风公子挥挥手自己摇摇摆摆地走了,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

须臾,门外传来长风公子的声音,“记得把银锭收回来。还有,把蔺家人在阁里的饭钱结轻了。”

------题外话------

(づ ̄3 ̄)づ长风公子也是个苦命娃·~不过,这个不是重点。蔺家也不是重点,等到长风公子崛起就够他们虐的了。啦啦啦·~今天盆友家小娃周岁,去凑个热闹。小萌娃什么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