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皇家的水太深/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蔺家众人扭曲阴沉的神色,南宫墨也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回头吩咐小二道:“长风公子的话了?请蔺家主将饭钱结了吧。”

“是,世子妃!”小二高兴的朗声应道。蔺家旁支这些人仗着长风公子是天一阁的主人,总是一副自家人的模样来天一阁吃饭还从来不给钱。有时候长风公子在直接就将人给扔出去了,但是有时候长风公子不再他们这些做下人的却不好得罪蔺家的人。更何况,蔺家好歹是金陵名门,就算没有长风公子的关系也不是他们这些小小的酒楼能够惹得起的。只是一般的名门都要脸面,没有几个会跟他们一样跑出来白吃白喝罢了。

欢快地走到蔺家主跟前,小二笑眯眯地道:“家主,贵府上个月加这个月还有今天一共在小店挂账一千零二十一两。贵府是咱们天一阁的大客户,承惠一千两。”不要钱的东西吃的自然也多,就天一阁这个随便一个小菜就要二三两银子来说,一千两当真不是什么事儿。

蔺家主脸色微变扫了一眼在场的蔺家子弟,冷笑道:“他们几个区区两个月就能吃一千两?他们是天天来你这里吃饭?”倒不是蔺家拿不出来区区一千两,而是刚刚跟儿子决裂,蔺家主怎么也不愿意被人当竹杠给敲了。

小二笑容可掬,恭敬地道:“自然不是。若是每天在小店吃饭,这个...价格只怕是要再翻上四五倍。这是小店的菜单,请过目。”小二双手奉上一张制作素雅精美的册子。上面讲菜名菜价写的清清楚楚,几道招牌名菜甚至还写上了用料和功效。当然价格也是不菲,“咱们开门做生意,价格绝对是公道合理,童叟无欺。”嫌贵,您别来吃不就是了?街边上的菜包子一文钱能买两个。

小二虽然说话恭敬有礼,但是那隐含的意思却已经表露无遗。蔺家主深觉今天丢的脸已经够多了,也不愿再纠缠下去。狠狠地瞪了一旁低着头不敢说话的蔺家子弟一眼,又横了旁边的蔺夫人一眼。蔺夫人虽然有些肉疼却还是拿出了两张五百两的银票递给小二。小二顿时眉开眼笑,道:“多谢蔺家主,多谢蔺夫人,欢迎各位以后继续光临小店。”

蔺家主轻哼一声,他这辈子也不想再走进这家店了。

带着人怒气冲冲的离去,路过南宫墨身边的时候蔺家主停顿了一下,淡淡道:“星城郡主果然了得,难怪一回金陵就将楚国公府闹得人仰马翻。”南宫墨也不在意,浅笑道:“蔺家主这是在替我父亲抱不平么?没想到蔺家主跟我父亲倒是意气相投,正巧,我和世子跟长风公子也颇为投缘。你说这是不是叫着人以群分物以类聚?”

蔺家主表情扭曲了一下拂袖而去。南宫怀的名声如今都烂大街了,谁要跟他意气相投?

南宫墨回到厢房里,却见蔺长风正在和皇帝说话。长风公子虽然一贯有些潇洒不羁,但是面对皇帝的时候到也还是知道什么叫做谨言慎行。皇帝显然对蔺长风颇为满意,询问蔺长风是否愿意入朝为官。

当初蔺长风被取消科举的资格的旨意是皇帝下的,如今皇帝直接让他入朝为官自然也没有人敢反对。倒是蔺长风楞了一下,还是摇头道:“多谢陛下垂爱,长风闲散惯了,只怕做不了官员。”

皇帝倒也不介意,原本就只是看蔺长风顺眼随口问一句罢了。朝中人才济济倒也还不至于非要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子入朝效命。只是笑道:“这天一阁也算是日进斗金了,到时比当官要出息得多。”就是朝中的一品大员,一年的俸禄也不过才二百多两,天一阁的收入确实是让不少人都要眼红了。不过又靖江郡王世子这样的后台在,眼红也只能眼红着了。

饭菜上齐了,蔺长风便退了出去。他刚刚拒绝皇帝的话倒也不是假话,比起在朝中处处拘束他确实是更喜欢现在的生活。更何况有紫霄殿的存在,卫君陌已经被困在金陵不能轻易离开了,他这个挂名的殿主若是也跟着入朝为官,以后的事情就麻烦了。

天一阁的饭菜虽然贵的让人吐血,但是味道材料也确实是对得起那些白花花的银子。皇帝吃着也连连称赞,比平常多用了办半碗饭。并且试图跟南宫墨商量试图带一个厨子回宫去。南宫墨自然不肯了,培养一个厨子的艰难不用说,万一皇帝出了什么事儿怎么办?所以说,给皇帝送东西,送什么也不能送吃的。做出的的人也是一样的。悠悠然地抬眼告诉皇帝道:“启禀陛下,天一阁的厨子原本就是从宫里出来的。”

宫中的御厨,出了那些年老的动不了的以外,就是一些犯了错被赶出宫的或者在御膳房里不受重视完全没有前途的自己想办法出宫的。皇帝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只得默默地低头继续吃饭了。人在宫里的时候他没有发现菜好吃,现在人出来了又想要,皇帝自觉丢不起这个脸。这不是说他这做皇帝的没有识人的眼光么?不过就是一个厨子,还是算了。不过...皇帝在心中暗暗盘算着:内务府的那些人该清理清理了。

“启禀陛下,皇长孙求见。”门外,侍卫恭声禀告道。

皇帝皱眉,道:“千夜?他不是在宫里么?”厢房里众人都不敢开口,旁边坐着的卫君陌淡淡道:“回陛下,今天是皇长孙出宫的日子。”皇帝将箫千夜叫进宫去伴驾栽培,每隔几天出宫回府住两天。毕竟如今越郡王府还有两个孕妇,何况皇长孙到底不是皇太子,总是住在宫里到底也不好。

皇帝花白的眉头微凝,点头道:“让他进来吧。”

南宫墨坐在卫君陌身边,侧首看了看他冷漠的容颜。卫君陌朝她微微点头,露出一丝安抚的笑意。南宫墨心中淡淡一笑,看着旁边气压有些低沉的皇帝知道皇帝陛下这是不高兴了。他们才出宫不到一个时辰箫千夜就赶来了,哪怕真的是存着孝敬祖父的心思,皇帝只怕心中也会有些疙瘩。毕竟,皇帝不仅仅是祖父,还是一国之君。

不一会儿,箫千夜便在侍卫的引领下走了进来,“孙儿叩见皇祖父。”

皇帝点点头,道:“起来,坐下说话。”

箫千夜起身谢恩,看了一眼坐在皇帝身边的卫君陌和南宫墨倒是没有怎么惊讶,只是平静友好地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他自然知道皇祖父这些日子喜欢召南宫墨进宫说话。就是在宫中他也遇到过南宫墨很多次,只是在这里看到更加惊讶于皇祖父对这对夫妻的宠爱和信任罢了。毕竟是在皇帝身边被亲自教导了一些时候,萧千夜收敛情绪的功夫倒是比之前好得多了。

萧千夜坐下来方才笑道:“放在在对面楼上与人喝茶,刚好看到皇祖父身边的侍卫在楼下,孙儿这才过来看看,不想竟真是皇祖父在此。”萧千夜这话既表达了作为孙儿的孝心也说明了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再次,表明自己并无窥视圣踪之意。

闻言,皇帝的神色也缓和了一些。淡淡笑道:“在对面?倒是巧了。朕也是听说这天一阁的吃食十分美味,才想要出来尝尝。倒是当真十分不错。千夜可来过?”萧千夜笑道:“听说这天一阁的价格十分昂贵,孙儿还不曾来过。”

皇帝摇摇头,不赞同地道:“千夜身为皇孙,这般斤斤计较作甚?若是整天胡吃海塞自然是要不得,不过偶尔品尝一些美味佳肴也无伤大雅。”身为皇子皇孙,若说拿不出这一桌十几两几十两的饭钱那是笑话,若说嫌贵那是小家子气。知道节省是好事,但是若是做的太过了那就是没意思了。这就比如有人明明家财万贯,却偏要每天吃馒头就咸菜,那不叫节俭那叫抠门。放在皇家,那叫做戏。

“皇祖父教训的是。”萧千夜低头,恭敬地听训。

皇帝摆摆手道:“朕也不是教训你,不过身为皇子皇孙节俭是好事,但是也不必太过自苦。该享受的,若是不享受说不定将来便要后悔了。”

萧千夜点头称是,心中一时间却有些犹疑不定。实在是皇祖父此时对他的训诫有违平日里听先生们的教导。一时间有些猜不透皇祖父这是什么意思。其实皇帝若是知道孙儿此时在想什么,必定要大笑着告诉他,真的是他想的太复杂了。身为祖父,他只是想跟孙儿说不要太委屈了自己而已。可惜,身份不一样,明明只是一句简单的话却总是要被人猜出一二三种意思。

皇帝今天显然没有让萧千夜陪同的意思,说了几句话就让他自己忙自己的去了。虽然萧千夜有些不愿,但是皇帝既然已经发话了他也不能不走了。

看着萧千夜出去,房间里原本和煦地气氛渐渐地有些低沉了下来。周围时候的太监都低着头不敢说话也不敢看,只剩下南宫墨和卫君陌二人神色如常。卫君陌淡定地为南宫墨夹了一些她喜欢吃的菜。南宫墨抬头朝他一笑,低头安然自得的继续吃饭。经常跟着皇帝一起吃饭,在外人看来是无上的恩典,但是只有当事人才知道这其中的苦楚。基本上,跟皇帝一起吃饭就没有几个人敢吃饱的。虽然南宫墨不在这个不敢吃的行列里,但是每次吃饭的时候周围站着一圈儿人,每道菜都要试赌,试吃,每道菜不能吃超过三筷子,南宫墨就觉得皇帝格外悲哀。当皇帝还要吃别人吃剩的菜......

几次之后,南宫墨也渐渐淡定了。虽然跟皇帝一起吃饭的时候不能使劲吃自己爱吃的东西。但是幸好御膳的菜品是很多的,就算是每样菜吃一筷子也足够吃饱了。那些吃不饱的倒霉鬼是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敢吃除了自己跟前的几道菜以外的菜。但是即使如此,南宫墨还是不喜欢跟皇帝一起吃饭。

“皇长孙刚刚是跟谁在一起?”皇帝突然开口问道。

南宫墨吃饭的手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吃。片刻后,门口的侍卫方才低声答道:“启禀陛下,是高义伯府的大小姐。”

皇帝道:“听说这段时间,千夜和朱家的姑娘走得很近?”

房间里一片沉默,无人敢搭话。皇帝不悦,沉声道:“君陌。”

卫君陌淡定地道:“回陛下,微臣不知。”

“不知?!”皇帝怒道:“连这点小事都不知,朕要你这个京卫指挥使干什么?”

卫君陌似乎并没有被皇帝的怒气吓住,淡淡道:“微臣是京卫指挥使,不是锦衣卫指挥使,自然不知道皇长孙和谁走得近。陛下要微臣现在派人去跟着皇长孙么?”皇帝瞪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其实皇帝何尝不知道是自己无理取闹了,但是一想到萧千夜可能瞒着自己做些什么不该做的事情皇帝心里就不知道是失望还是愤怒。倒不是说皇子皇孙们不能有自己的心思,身在皇家若是没有一点心计那才是个白痴。但是皇帝自问自己这个父皇,皇祖父做的已经非常不错了。金陵城中没有已成年的皇子,也没有人跟太子争位,他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特别是这个皇孙,若是现在就要为自己争,未免也太早了一些。他父王都还没有上位呢。

南宫墨放下筷子,接过身边的太监送上来的帕子擦了擦手,含笑对皇帝道:“陛下想要知道皇长孙在做什么,招来问问不就知道了。何必为难君陌?”

皇帝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道:“你倒是会维护他。”

南宫墨笑道:“夫妻一体,我不维护他维护谁?陛下这脾气来得未免莫名其妙。”皇帝挑眉,斜了她一眼问道:“若是你信任的人瞒着你做别的事情,你难道不生气?”南宫墨翻了个白眼道:“人又不是木偶,总不能说陛下让他做什么他就只能做什么吧?若是如此,万一陛下没空指挥他做什么,那他就什么都不用做了么?更何况,若真是信任的人,我为何不能相信他不会做不利于我的事情?”

皇帝沉默了良久,方才叹了口气没有再说话。

另一边的茶楼里,萧千夜回到厢房的时候朱初喻依然还坐在厢房里喝茶。看到她萧千夜忍不住皱了皱眉道:“你怎么还没走?”朱初喻秀眉微挑,淡笑道:“殿下怎么又回来了?”

萧千夜轻哼一声,在她对面坐了下来道:“皇祖父定然知道你我交往过密的事情,心中只怕是......”

朱初喻并不在意,淡淡道:“陛下日理万机,岂会真的在意这些小事?何况...我与殿下并没有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不是么?”萧千夜挑眉道:“你就不怕皇祖父让你进越郡王府?”

朱初喻笑道:“初喻以为,我与殿下是君子之交。”

萧千夜仔细打量了朱初喻半晌,摇摇头道:“本王对你这样的女人没有兴趣。”

“我知道。”朱初喻含笑道:“殿下其实是不喜欢...太聪明的女人吧?这起因,应该是在靖江郡王世子妃身上。也幸好日此,否则,初喻只怕也无法与越郡王合作。”萧千夜打量着她,饶有兴致地问道:“本王却很有兴趣知道,朱小姐为何会选择跟本王合作?”

朱初喻笑道:“这不是一目了然么?王爷是陛下最看重的皇孙,又是太子殿下的嫡长子,更何况,三妹还在王爷府中。我这做姐姐的自然希望殿下能垂爱小妹一些。”萧千夜沉默了一会儿,方才挑眉道:“朱初喻,你看不上本王是吧?”萧千夜也不是真的傻子,对于朱初喻的态度多少还是有些明了的。

朱初喻垂眸,恭敬地道:“王爷想多了,初喻岂敢?初喻蒲柳之身,自知配不上殿下罢了。殿下想必也知道,之前初喻倾慕靖江郡王世子,可惜世子却对我不屑一顾。就连世子都看不上初喻,更何况是殿下?”

果然,闻言萧千夜皱了皱眉,眼中对朱初喻的兴趣顿时消减了许多。卫君陌看不上的人他自然也不屑要。朱初喻也不在意自己被人轻视,轻声叹息道:“初喻虽然自知是奢望,配不上靖江郡王世子。但是经此一事心中倒是对情爱只是看淡了许多。朱家虽然不是高门显贵,却也薄有些家产,就算初喻终身不嫁,也并非养不起。我又何必再去卷入那些妻妾争斗之中呢。”

“你倒是痴情。”萧千夜道。

朱初喻摇头,“殿下见笑了。”

萧千夜正色道:“闲话休提,既然朱家有诚意投效本王,本王自然也不会亏待了朱家。只要你妹妹有了身孕,本王封她为侧妃便是。”朱初喻点头笑道:“如此便多谢殿下恩典了。殿下如此,初喻也当投桃报李。这些日子殿下时常在宫中伴驾,只怕是没能注意到宫外和太子府的事情吧。”

萧千夜眼神一凝,沉声道:“太子府?太子府怎么了?”

朱初喻叹息,“殿下果然不知。这些日子太子殿下身体不适,殿下也不知道么?”萧千夜道:“这个本王自然知道。”朱初喻道:“太子殿下身体不适,几位王子都在跟前侍疾,不知殿下在哪里?”

“本王在宫中伴驾。”萧千夜皱眉,道:‘你明知故问。“

朱初喻道:“殿下当明白一件事情,因为您的父亲是太子所以你才是陛下面前最得宠的皇长孙。陛下如今之所以将殿下带在身边随时教导也是因为太子殿下身体虚弱,否则如今被教导的就不是殿下而是太子了。本朝以孝治天下,太子殿下生病皇长孙却不在跟前侍疾这是什么道理?”

“可是...”萧千夜皱眉。

朱初喻道:“确实是陛下召皇长孙侍疾的,但是,陛下可有说过不许皇长孙请假去太子府侍疾?如今太子病重,诸位王子都在跟前却独独不见皇长孙,你说太子殿下会怎么想?我劝殿下还是不要跟陛下赌到底在陛下眼中太子重要还是你重要的好。”

“本王从没这么想过!”萧千夜猛然起身厉声道。

朱初喻垂眸,仿佛低眉顺眼无比的柔顺,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又格外的犀利无情,“那么,殿下为何望了在太子殿下跟前尽孝?”

萧千夜闭了闭眼,终于冷静了下来,道:“你说的对,这些日子是本王有些忘形了。”难怪皇祖父这几日看他的神色有些不对,萧千夜心中一凉暗暗懊悔。朱初喻沉声安抚道:“殿下也不必太过担忧,殿下毕竟还是陛下最看重的皇孙。至于那几位王子,只要殿下和太子妃谨慎一些,并不足为虑。”

“初喻若是男儿身,必定是一个绝佳的谋士。”萧千夜叹道。

朱初喻浅笑道:“朱初喻是女儿身,也可为殿下出谋划策,只要殿下记得答应我的条件。”

“这是自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