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太子重病,小试医术/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亲自将皇帝送回宫门口,南宫墨和卫君陌方才携手转身往靖江郡王府的方向而去。路上,南宫墨一边思索着问题一边跟着卫君陌的漫步向前走。卫君陌低头看了看显然是在神游天外的姑娘,低声问道:“在想什么?”

“啊?”南宫墨回过神来,想了想皱眉道:“我在想…陛下最近对咱们是不是太……”

“太亲密了。”卫君陌接口道。南宫墨点点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皇帝陛下可不是什么亲切仁爱的君主,即便是对自己最看重的儿子孙子也绝没有三天两头招到身边聊天吃饭这样的待遇。哪怕是萧千夜现在几乎天天跟着皇帝陛下,要是现在去问萧千夜的话,只怕他也会觉得皇帝陛下对卫君陌和南宫墨比对他更好。

卫君陌淡淡道:“皇长孙虽然由陛下亲自教导,但是…总还是缺一块磨刀石的。”

南宫墨凝眉,沉吟了片刻方才摇摇头默然不语。用卫君陌当磨刀石去磨萧千夜?皇帝陛下就不怕把他的宝刀给磨废了了么?

“如果是这样,太子府里的几位王子甚至是宫中的皇子不是更合适么?”卫君陌再怎么样也是姓卫的,说得难听一点其实对萧千夜的地位构不成什么致命的影响。就算陛下再宠爱信任卫君陌,总不会将大夏的江山交给他吧?

卫君陌摇头道:“陛下只是想要历练皇长孙,并不想要引起皇室内乱。若是换到二十年前……”摇了摇头,卫君陌低声道:“陛下年事已高…”南宫墨了然,无论再怎么厉害的人年纪大了之后难免就会心软优柔寡断。若是换到二十年前,太子皇长孙不得意皇帝陛下就是换了也没什么。但是如今各地藩王已经长成,皇帝已经老迈,此时若是储位再有什么动摇,只怕整个大夏都要乱起来了。如果各位皇子都是被养在金陵的那还好办,但是如今各地藩王各拥重兵,在封地他们的话只怕是比皇帝和太子的话还要好使一些。这样的情况下,太子的位置就绝不能动了。一旦太子没了,立谁当太子都会引起其余藩王的反弹,而现在的皇帝,已经没有那个精力去弹压儿子们了。

当初开国之时皇帝定下的太子镇国藩王守土的国策并没有错,天下初定,有皇子们镇抚四方方能让天下尽快安定下来。也能明了的确立太子储君的地位,避免历朝历代不可避免的储位之争。但是同样的也埋下了隐患。如果继任的太子是跟皇帝一样强势的君王自然没问题,但是如果太子或者是太子之后的继任者软弱无能,那么…谁能保证各地藩王不起异心?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

南宫墨微微叹了口气,想起宫中那位强撑着病体不肯告诉任何人的皇帝。又想起太子府中据说已经病了好多天的太子殿下。总觉得…这天下,风雨欲来。

“陛下想要做什么?”南宫墨蹙眉,在皇帝眼里,现在只怕没有什么比历练萧千夜更重要的事情了。虽然能够理解皇帝的心情,但是并不代表她就高兴让皇帝将他们置于险境。

卫君陌温声道:“不用担心,陛下不会做得太过分的。这金陵城里谁也不是傻子。”

南宫墨轻哼一声,低声道:“陛下在萧千夜身上耗费如此多的精力,我倒是有些好奇若是太子殿下撑不到…那个时候,他要怎么办?”两人都是高手,此时走在外面说话倒也不用担心被有心人听见。

卫君陌眼眸微闪,淡淡道:“陛下不会再考虑其他储君了,他赌不起,只怕也不敢赌。”

“见过世子,见过世子妃!”两人刚刚回到靖江郡王府还没来得及进门就被人拉下了。卫君陌微微眯眼,淡淡道:“太子府的人?何事?”来人恭敬地朝着两人一拜,道:“属下太子府长史。太子殿下病重,太子妃…想起世子妃前去为太子殿下诊治。”

“荒谬!”卫君陌脸色一沉,沉声道:“无瑕是靖江郡王府的世子妃不是医女!太医院名医如云,何须世子妃出手?”

卫世子平时不做什么就让人觉得想要退避三舍了,如今俊脸突然沉下了更是让人觉得一股冰冷的寒意裹身,被压得像是喘不过气来了一般。那长史到底还是太子府的得力之人,竟然硬撑着抬头对上卫君陌紫色的双眸,恭敬地道:“世子恕罪。实在是,太医们…束手无策,听闻世子妃也是名医高徒,所以才想……”

“束手无策?”卫君陌冷哼一声,道:“连太医都束手无策,那若是无瑕也束手无策又该如何?”

这话若是放在寻常人身上,哪怕就是心知肚明也绝不敢说出口。那长史脸色变了变,方才道:“太子妃只想请世子妃过去瞧瞧,若是无法…太子妃也绝不怪罪。”

见卫君陌脸色依然阴郁,南宫墨握住他的手轻轻摇了摇。这种事情太子妃既然提出来了想要拒绝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能拒绝得了太子妃却绝对拒绝不了皇帝。南宫墨淡淡道:“既然如此,我跟世子就往太子府走一趟。太子殿下有恙,我们做晚辈的本也该上门拜见才是。”

长史大喜,朝着南宫墨深深一揖道:“多谢世子妃。”

往日里金碧辉煌的太子府如今似乎也因为主人的卧病在床而多了几分黯淡和沉重。整个太子府里都是静悄悄一片,来往的丫头下人们也都是静悄悄的仿佛生怕惊动了什么东西一般。走进太子府最中心太子的寝殿,外面的花厅里太子妃和几位侧妃,郡王郡王妃都坐在厅中,各个脸上都是神色凝重。不过才一段时间没见,太子妃却消瘦了许多,整个人仿佛老了十岁一般。

“见过太子妃。”南宫墨和卫君陌齐身见礼。

太子妃连忙齐身,一把拉住南宫墨道:“无瑕,你总算来了,快来帮太子殿下看看。”

南宫墨微微叹了口气,再如何坚强的女人此时也只是一个担心丈夫的性命的普通女子罢了。卫君陌抬手挡住了太子妃,脸色平淡语气恭谨却听不出几分感情,淡淡问道:“太子妃,太子殿下如何了?”

太子妃红着眼睛,道:“半个时辰前,太子殿下突然昏迷了过去。太医院的太医怎么都没办法叫醒太子殿下。说谁…说是如果太子殿下今晚醒不过来,只怕就……”卫君陌皱眉,这种情况他并不希望无瑕插手。太子殿下若是醒过来了还好说,若是太子殿下醒不过来。无论是不是无瑕的错最后只怕都会不可避免的被迁怒。

南宫墨拍拍他的手安抚道:“放心,我去看看就是。”

站在太子妃身后的萧千夜朝着南宫墨拱手一揖道:“世子妃,有劳你了。”南宫墨看了他一眼,淡淡点头道:“尽力而为。”

“我跟你一起进去。”卫君陌道。

太子妃自然不会反对,倒不是她真的有多信任南宫墨的医术。而是现在已经没有别的法子了,既然那些宫里的太医不行,就试试别的法子吧?还能比现在更坏么?

太子的寝殿里弥漫着弄弄的药味,显然太子病了已经不只是一段时间了。南宫墨皱了皱眉,淡淡道:“把窗户都打开,透透气。”这些人也不怕太子没有病死反倒是被这寝殿里的味道给闷死了。

侍候的丫头犹豫了一下,看到跟在后面进来的太子妃点头这才过去将寝殿一侧的窗户打卡。寝殿里顿时明亮了许多,微风徐来也将原本浓郁的药味吹散了几分。太子躺在床上昏睡不行,脸色苍白中带着几分灰败之色,嘴唇却白的没有意思血色。整个人比起上次见面也消瘦的更加厉害,虽然太子从来没有过英姿焕发的时候,但是他们成婚的时候太子还能来喝喜酒,如今却病的仿佛只剩下一把骨头了。这样的反差看在眼里也未免让人有几分震惊。

“太子妃。”几个愁眉苦脸的太医连忙上前行礼,太子若是薨了他们只怕也是要殉葬的,怎么能不愁眉苦脸?

太子妃点点头,转向南宫墨道:“无瑕,麻烦你了。”

南宫墨点点头上前去为太子把脉,几个太医原本想要说什么,最后却还是摇摇头没有在说话了。说得大不敬一点,他们现在就是死马当成活马医。靖江郡王世子妃好歹也学过医术,万一运气好呢?哪怕是运气不好,有个世子妃分担,有长平公主和燕王南宫怀的面子说不定他们也能逃过一劫。

坐在床边,南宫墨将手指搭上太子枯瘦的手腕,虽然心中早已经有数但是真的探到脉搏的时候却还是忍不住心中一沉。

只是稍稍把脉就可以知道,太子天生体质变比寻常人弱一些。若是好好将养如寻常人一般平安到老却也不难。可惜太子小时候以及少年时期过得都颇为艰苦,并没有养好。大夏立国一跃成为皇太子之后又太过娇养且女色方面也有些无度,身体看着还像那么回事,但是却如无根之木,无基之殿,稍有风吹草动就会轰然倒塌。寻常人若是只像太子这样病了几天,哪怕真的是突然而来的大病也万不至于如此虚弱,但是太子……

看着南宫墨脸色微沉,太子妃脸色也不由得白了白。颤声道:“无瑕,太子殿下……”

南宫墨正要说话,看到从外面走进来的人却是一怔。原来不止何时皇帝陛下竟然也到了太子府。见到皇帝,众人连忙想要行礼,皇帝一挥手道:“免了。太子如何?”南宫墨凝眉思索了片刻,方才道:“启禀陛下,太子殿下已近油尽灯枯。除非有仙丹妙药,否则…请恕南宫墨无能为力。”

皇帝脸色一变,沉声道:“太医院里的药材,需要什么尽管说便是。”

南宫墨无声的摇了摇头,既然说是灵丹妙药,自然不是那些所谓的百年人参千年灵芝就能够顶用的。换个说话,太子已经是寿命到了,世间真正能用来跟阎王抢命的灵药可遇而不可求。就算是南宫墨的师门这么多年传承下来也没几个人见过这种东西。南宫墨手中倒是有可以暂时延缓太子寿命的药,但是师兄炼出来的药绝不是寻常人能够承受的。太子身体已经虚到极点了,若是用了师兄的药三两天是死不了没错,但是回头太子会死的更难看。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

皇帝侧首看向其余太医,众太医脚下一软齐刷刷地跪了下去。皇帝身子不由得一歪,身边的侍卫连忙扶住他。只听皇帝哀叹道:“难道朕…这把年纪了还要白发人送黑发人?”扫了一眼地上跪着的众太医,皇帝眼中闪过一丝狠厉,厉声道:“朕命令你们必须救活太子!否则…朕祝你们九诛!”

“陛下饶命!”众太医顿时吓得簌簌发抖齐声哀嚎求饶。南宫墨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皇帝说这话就不怕把这些太医给吓死了么?也幸好他是皇帝才有底气这样威胁大夫,难道他不知道…大夫是不能随便得罪的么?

“启禀陛下,高义伯带着高义伯府大小姐求见太子妃。”门外,太子府的管家匆匆来禀告道。皇帝脸色阴郁,怒意勃发,“这个时候还来求见太子妃?!让他们给朕滚回去!”

管家吓得一抖,连忙道:“陛下,高义伯说…说是来献药的。”

“献药?”皇帝挑眉,管家连连称是。

皇帝想了想,看了南宫墨一眼道:“南宫丫头,你跟朕去瞧瞧,高义伯府献了什么药能不能用得上。”

南宫墨并没有抱什么希望,但是皇帝这么说了她自然也不能反对,只得点点头拉着卫君陌跟在皇帝身后离开了皇太子的寝房。

外面大厅里,高义伯战战兢兢的站在大厅里,看着在座的几位郡王郡王妃有些忐忑不安。倒是他旁边的朱初喻神色平静气度从容自若,令人不由得为之侧目。高义伯忍不住摸了摸头上的虚汗,虽然被封了高义伯的爵位,但是商人的身份让他很少见到这些皇子皇孙。若是平时他身为朱家家主也不至于如此紧张,但是今天却关系着太子殿下的生死,寻常人家都恨不能离得远远的,他们却自己往前面凑,怎么能不紧张?

这一刻高义伯有些后悔起听从女儿的话来献药了。原本没他们朱家什么事儿,这太子殿下要是好了还好说,万一没好……

“陛下驾到!”一声有些尖锐的声音打破了大厅里有些凝重的气氛,众人连忙齐身跪迎。

“平身吧。”皇帝坐下来,盯着跪在厅中的高义伯父女俩,问道:“听说你们有灵药要先给太子殿下?”

高义伯抖了抖一时间竟然没敢接话,朱初喻连忙开口道:“启禀陛下,朱家手下的药铺前些日子偶然得到了一样灵药。家父听闻太子殿下重病,立刻让人快马送来金陵希望能够用得上。”

皇帝扫了一眼朱初喻,道:“什么药,拿上来看看。”

朱初喻连忙命人将带来的灵药送上。皇帝身边的侍卫上前接过盒子呈到皇帝跟前。皇帝抬眼道:“星城郡主,你也过来看看。”

“是,陛下。”南宫墨上前,只见盒子慢慢打开,里面却还放着一个白玉盒子。再打开玉盒一股淡淡的馨香从玉盒中慢慢溢出,玉盒里放着一个如晶似玉拳头大小仿佛半透明的果子。果子似乎被一层薄薄的外皮包裹着,轻轻一戳里面就能够流出琼浆玉液一般。

皇帝显然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果子,不由得有些惊奇,“这是……”

南宫墨想了想,道:“敢问高义伯,这是否便是传说中的玲珑果?”

高义伯同样也有些惊讶,抬头看向南宫墨道:“郡主果然博学广文,这…这正是玲珑果。”

“玲珑果?有何奇效?”皇帝问道。

南宫墨道:“启禀陛下,玲珑果生于深山幽静百丈悬崖之上,其树非十年不生叶,百年不开花,唯有超过千年树龄才会结果。每十年结一次果,每次最多不过十枚。但是,这玲珑果极其脆弱,风霜雨雪皆有可能将起打落,又因生在百丈悬崖之上根本无法保护,所以能够见到成熟的玲珑果…确实是百年难得一见。此物虽然对治病解毒疗伤都没什么奇效,但是用于养身效果却是世间绝品。太子殿下洪福齐天。”

“哦?果真如此?”皇帝大喜,看向高义伯和朱初喻。

朱初喻脆声道:“世子妃说得不错,却是太子殿下洪福齐天。朱家今年有幸得此仙果,原本也是想要献于陛下聊表臣下新意,如今却是正巧太子殿下何用,家父和臣女亦是万分荣幸。”

“好!好!”皇帝站起身来朗声笑道,“太好了!果然是天佑我大夏!尔等献药有功,只要太子大安朕定然重重有赏。”

高义伯大喜,“多谢陛下!太子殿下万福安康。”

得到灵药,皇帝连忙让人将太医招出来商议对此,但是一众太医实在是被太子的病吓怕了,谁也不敢贸然开口说怎么用药。毕竟,太子的身体到底有多差他们心知肚明,玲珑果他们在书里看到过,但是谁也没有真正见到过,谁敢保证真的能够治好太子殿下?更何况,就算玲珑果真有这个奇效,他们要怎么下药?

见众人如此,皇帝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最后还是一个老太医站出来道:“启禀陛下…臣等孤陋寡闻,实在是…有些拿不动主意这玲珑果该如何用。万一太子殿下…不知世子妃有何高见?听闻世子妃传承古时名医慈悲普度针法,或许……”

南宫墨脸色不变却在心中暗骂了一声老狐狸!坐在南宫墨身边的卫君陌冷冽的眼神也慢慢地从几个太医身上扫过。几个太医纷纷低头心中暗暗叫苦,他们也不想得罪靖江郡王世子和长平公主。但是他们真的对这个玲珑果没有什么把握啊。

花厅里沉默了一会儿,南宫墨淡淡开口道:“陛下若是信得过无瑕,无瑕愿意一试。”

皇帝抬头,定定地望着眼前的女子,良久方才道:“如此,朕就将太子托付给无瑕了。需要什么,尽管让他们准备。无瑕打算什么时候开始?”南宫墨看看左右,叹了口气道:“太子殿下情况不太好,尽快吧。”

一时间整个太子府都忙碌起来了。太子府的下人们忙着按照南宫墨的吩咐去准备太子寝殿里的事物和南宫墨需要的东西。南宫墨坐在偏厅闭目养神也没有人敢去打扰她,深怕惊扰了她导致医治太子的时候出了什么问题。只有卫君陌一人依然陪在她身边沉默不语。

“无瑕,可有把握?”轻抚着她娇艳的容颜,卫君陌低声问道。如果没有把握的话,他就要做一些别的准备了。南宫墨抬手握住他的手,浅笑道:“怕不怕?我要是把太子给……”

卫君陌摇摇头,“别怕,我有。”

南宫墨点点头,“我知道,我不怕。所以,你也不用担心。”

这一次南宫墨并没有让许多人陪着自己一起进去,只有几个医术高明的太医和卫君陌陪同。就连太子妃和皇帝都被留在了外面。病床上,太子依然人事不省,一个老太医忍不住问道:“世子妃,你有什么打算?”几个太医面对南宫墨其实都有些愧疚,所以对于南宫墨拉着他们一起进来倒也没有什么怨言。实在是他们这些老头子胆子小不敢赌命,才将事情推给了一个小姑娘。其实,有九成九的可能世子妃跟他们一样也都没有接触过玲珑果吧?

南宫墨看了看摆放在一遍的太医院特制的银针摇了摇头,从袖中取出平时惯用的银针一一摆开。虽然南宫姑娘平时也用银针扎人,当暗器甚至杀人什么的,但是其实她也不是真的那么不讲究。真的用来治病的银针是另外一套师门传下来的。平时用来扎人的才是她自己找人打造的。

南宫墨道:“太子身体已经油尽灯枯,即便有玲珑果这样的养身圣品他现在只怕自己也无法吸收。所以我打算以慈悲普度针法凝聚太子殿下存于的生气,等到太子醒来之时劳烦各位太医将玲珑果取十分之一喂太子服下。”

老太医皱眉,有些犹豫道:“世子妃三思,若是玲珑果不能生效,太子殿下只怕……”所谓凝聚太子生气也就是激发出太子原本就不多的生机。如果玲珑果根本没有效果或者见效慢些,只怕原本太子明天才死也要变成立刻暴毙了。

南宫墨有些无奈地苦笑,“现在咱们还有三思的余地么?”

太医们想起皇帝那句诛九族,心中又是一抖,只得殷切地望着南宫墨希望她能多几分把握。

南宫墨施针并不同于寻常大夫要慢慢地找准备穴道施针。真是连太子的衣服都不用除,手中同时抽出几根银针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了下去。众太医强忍住惊呼的冲动,惊讶地发现如此莽撞随意的下针,竟然丝毫也没有偏移,五根银针全部都刺在了穴道上。

南宫墨修眉微挑,下针的速度丝毫不减。原本还面色苍白浑身冰冷的太子脸上渐渐升起一抹红色,细密的汗珠开始在额头上凝聚起来。不时也能看到他皱眉或者眼皮颤动的迹象。

南宫墨坐在床边,双手并指点上太子的两处要学。徐徐将内力输入催动太子体内的生气。

“用药。”

闻言,太医连忙捧着装着玲珑果的玉盒,以玉刀小心的切割下一块玲珑果仿佛太子口中。那玲珑果看似被一层薄晶包裹的灵液一般,但是切开之后里面却并不是液体而是晶莹的果肉。只是果肉一放入口中,入口即化。旁边的太医连忙将玉盒的盖子扣上。

南宫墨继续催动内力帮助太子催化玲玲果的药效。这法子若是换一个不懂内力的大夫来还真不行,太子已经虚弱的根本就无力自己吸收玲珑果的药效了。看到太子慢慢睁开眼睛,众人都是大喜,“太子殿下…”

太子虚弱的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试了几次只得颓然地重新闭上了眼睛。

南宫墨素手一挥,放在身边桌上的十几根银针齐齐地落到了她的手中。只见她手下如风,转眼间十几根银针都落到了太子的身上。太子整个人仿佛被扎成了刺猬一般,不过眼见着南宫墨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在场的太医们却谁也不敢多说什么。

终于,太子的脸色越来越红润之际南宫墨突然呕出一口鲜血,身子晃了晃险些栽倒。

“无瑕!”卫君陌上前一步一把搂住她。南宫墨靠在卫君陌怀里,却还是坚持抬手将太子身上的银针都收了回来方才松了口气。同样太医们也松了口气,连忙问道:“世子妃,太子这是……”

南宫墨摇摇头道:“暂时没有大碍了。玲珑果三天之后再给太子服用十分之一。以后…就劳烦各位太医了。”

众太医连忙道不敢,一人上前给太子把脉,果然发现太子的脉象比起之前可谓是天然之别,再也没有了之前油尽灯枯之相。南宫墨靠着卫君陌站起身来,道:“既然此处

无事,咱们回去吧。我有些累了。”

卫君陌点点头,一手扶着她的腰道:“好,咱们先回去。”

打开太子寝殿的们,一群人依然在外面等着。此时外面早已经是华灯高照,夜色深沉。在里面的人没有感觉,但是在外面等着的人却是度日如年。从南宫墨进去到开门,竟然已经过了将近三个时辰。见房门打开,一群人顿时涌了上来,太子妃一把抓住南宫墨问道:“太子怎么样了?太子怎么样了?”

南宫墨摇摇头,淡笑道:“太子妃…不用担心,太子殿下,已经大安了。”

太子妃一愣,然后狂喜起来。疲惫的眼中也不由得冒出了泪花,“太好了!太好了…无瑕,谢谢你,谢谢你救了太子殿下…”

卫君陌凝眉,淡淡道:“太子妃,无瑕有些累了,我先送她回去休息,其他事情问太医吧。”众人这才看见南宫墨脸有些苍白难掩疲倦的脸色。太子妃连忙点头道:“说的是…快,别回去了,我已经让人准备了地方,你直接带无瑕过去先歇息过来了再回去。”

南宫墨点点头,“多谢…太子妃…”话音未落,一缕血丝从她口中溢出,南宫墨眼睛一闭直接向着卫君陌的怀里倒了过去。

“无瑕?!”

“星城郡主?!”

花厅里顿时乱成一片,闻讯而来的皇帝正好也看到这一幕,剑眉一皱沉声道:“慌什么?快带她下去休息!叫太医!”

“是,陛下。”卫君陌冷着脸抱起南宫墨转身往外走去。留下花厅里众人神色复杂难辨。星城郡主为了救太子殿下吐血昏迷,关键是太子殿下还真的被她给救回来了。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以后星城郡主只怕是真的要得宠了。至少,只要陛下在,太子殿下在,无人再敢动星城郡主了。

------题外话------

表说我虐墨墨,我莫有虐墨墨。(*^__^*)嘻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