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受伤的真相/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南宫墨准备的房间就在距离太子寝殿不远处的一处偏殿,卫君陌抱着南宫墨不过转眼间就到了。小心翼翼地将人放在床上,卫君陌冷冷地扫了一眼有些忐忑地站在一边的丫头沉声道:“都出去,让太医先不要进来。我要为无瑕疗伤。”

被他的冷气骇到,丫头也不敢多想连忙退了出去:才刚刚新婚世子妃就吐血了,世子心情不好也是自然的吧?哪怕是为了救太子殿下。

房间里很快便只剩下两个人,卫君陌低头沉默了一会儿方才抬手轻抚了一下南宫墨苍白的容颜,低声道:“无瑕,没人了,睁开眼睛。”躺在床上的女子眼皮微微颤动了一下,然后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明亮的水眸中只有满满的笑意哪里有半分虚弱黯然?

“你怎么知道的?”南宫墨起身靠近卫君陌怀里低声笑道。为了伪装的逼真,她可是真真切切地吐了两口血啊。

卫君陌沉默了片刻,淡淡道:“我开始以为你走火入魔了。”虽然不懂医术,但是卫君陌的武功却实打实比南宫墨要好得多。自然能够看得出南宫墨内力消耗的情况。为太子施针确实是有些耗精力没错,但是还远不到无瑕支撑不住的地步。谁知道刚刚完成无瑕就吐了一口鲜血。吓得卫君陌以为她一时运功不慎走火入魔了。直到探到她的脉搏发现一切正常方才放下心来。同时也明白了南宫墨的心思,这才尽快将人从寝殿里带走的。如果让太医当场把脉的话,可就要被拆穿了。

“怎么想到装受伤?”让她靠在自己怀里,卫君陌低声问道。

南宫墨低声笑道:“这个么…自然是要让陛下知道要医治太子殿下是很困难的。免得以后谁有个小毛病都要让我出手,那多累。另外…记得帮我问陛下要一点玲珑果过来补补身子啊,太子殿下用不完那么多。最多七天,玲珑果就会失效了。”

卫君陌挑眉,想了想点头道:“知道了。休息一下。”

说完,将南宫墨重新放回了床上。南宫墨挣扎着想要起身,“不要…我又没病…”大白天躺在床上这种事情太堕落了,南宫小姐表示不习惯。卫君陌伸手一只点在了她的穴道上,南宫墨身子一软只能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了。

卫君陌伸手拉过被子轻柔地替她盖上,道:“虽然没有内伤,但是吐了血没有十天半个月也不补回来,无瑕这段时间要好好休息。你要的玲珑果我会问陛下要回来的。”

“不是…你不会打算让我躺十天半个月吧?”南宫墨清丽的容颜顿时皱成了一团,“卫君陌,你这绝对是报复。”

卫世子抬手,手指轻抚过她精致的容颜,点头道:“嗯,谁让你吓了我一跳?”

“我不是故意的。”南宫墨睁着无辜的眼睛,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诚意。这种事情当着那么多太医的面难道还可以通知么?她也是突然想到的好不好?卫世子声音温柔,眼神更温柔,可惜说出来的话却让人高兴不起来,“嗯,我知道。我才是故意的。无瑕,做戏就要做像一点,被人发现了不好。”

“我错了。”如果换一个人的话,南宫大小姐绝对不会这么客气的,她一向更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但是面对跟前的人,她很清楚真的动手的话,他绝对不是卫君陌的对手。真是作孽,姑娘横行了两辈子,居然找了一个专门克自己的煞星!

“启禀世子,陛下命太医来给世子妃探病来了。”门外,丫头有些战战兢兢地禀告道。

“进来吧。”卫君陌地声音淡淡传出。

门外,奉命而来的不仅有两名太医还有几位世子和世子妃,以及不知道为什么跟来的朱初喻。人家为了救太子而吐血昏迷,作为儿子媳妇总不能连一点表示都没有吧?所以几位郡王和郡王妃都跟着太医一起来探视了。

一进门就看到卫君陌倚坐在床边神色阴郁,床上躺着的南宫墨倒是睁开眼睛了不过脸色却比刚刚在太子寝殿的时候更加苍白。太医道了一声得罪才上前为南宫墨把脉,两个太医轮流把完了脉搏萧千夜才开口问道:“太医,世子妃怎么样了?”

太医叹了口气道:“世子妃脉象混乱虚弱,似乎是受了极重的内伤。想必是施针的时候内力反噬所致,微臣惭愧对内功了解并不多,只怕也帮不了世子妃太多的忙。只能慢慢养着罢了。幸好世子妃年纪尚轻,修养个几年或许便能恢复。”

闻言,在场的众人神色都有些凝重起来了。靖江郡王世子妃可是长平公主的儿媳妇,靖江郡王府未来的宗妇,按照太医这话的意思这伤至少要好几年才能够养好,这样一来长平公主那里可就不太好交代了。长平公主就卫世子这么一个儿子,好不容易娶了一个媳妇长平公主比亲生女儿还要疼爱如今好好地一个儿媳妇给人弄成了病秧子。不管怎么说都是太子府对不住长平公主。

“这可怎么是好?可有什么法子补救?”萧千夜连忙问道。不仅是长平公主,卫君陌也是个麻烦。萧千夜不想得罪卫君陌,卫君陌自然不能将这事迁怒太子,但是却不代表卫君陌不敢给他们找麻烦。

两个太医想了想,道:“若是有什么滋补的奇药,或许还能够恢复。”

卫君陌垂眸,淡淡问道:“玲珑果可有效?”

太医神色一震,连忙道:“玲珑果自然是可以,连太子殿下如此虚弱都可以就回来,若是有玲玲果辅助,世子妃定然可以痊愈的。”只是,玲珑果哪儿那么好找?卫君陌侧首看向朱初喻,朱初喻连忙道:“世子恕罪,玲珑果…朱家确实只有一枚,一到手家父就立刻送到太子府来了。”

卫君陌凝眉,“朱家是在何处得到玲珑果的?”

朱初喻叹了口气,有些遗憾地道:“采药人在深山里发现的,当时树上也只剩下那孤零零的一个果子了。采药人原本不认识,只是觉得好看稀奇才带了回来。下一次…”就算想要也要等到十年后了。而且还不能确定十年后的那果子就一定能平安长到成熟。

房间里一时间有些沉默,太子府这枚玲珑果自然是要留着给太子养病用的,别说是南宫墨只是受伤,哪怕就是南宫墨要死了也没人敢打它的主意。朱初喻看了看众人,犹豫了一下还是低声道:“其实…太子殿下只怕用不了一整颗玲珑果。”

太医一怔,很快也想明白了,击掌道:“这位小姐说的不错。世子妃开出的药方太子殿下每三日才能服用一分的玲珑果。但是,切开的玲珑果却绝对存放不了几日。这……”但是,谁敢去问陛下要?

卫君陌起身,“照顾好世子妃。本世子去去就回。”

看着他一闪身出了房间,众人都是一愣。越郡王妃轻抚着已经显怀的肚子叹道:“世子是想要去为世子妃求药么?世子妃真是好福气。”

“确实是好福气。”朱初喻轻声叹道,望着床上苍白的女子脸上浮现淡淡的羡慕。

床上的南宫墨心中暗暗撇嘴,羡慕个鬼啊!那个混蛋动不动就仗着武功欺负人,我现在连动都动不了啊。

太子寝殿外的花厅里,刚刚因为太子的好转而松了一口气的皇帝苍老的容颜上显现出一丝疲倦。神色凝重地看向站在跟前的卫君陌道:“你想要玲珑果?你可知道那是给太子救命的?”

卫君陌神色平淡,道:“回陛下,太子殿下只需要半枚即可,并不会妨碍太子的病情。”

皇帝皱眉不语,侍候在旁边的一众太医心中感念南宫墨救了他们的命,同时对南宫墨内伤的事情也颇为愧疚,连忙上前道:“启禀陛下,世子所言不差。太子殿下的身体最多只能承受半枚玲珑果的药效。再多了只怕是有害无益。何况,太子殿下的身体只能徐徐图之,但是玲珑果即便是以玉盒存放,药效最多也只能维持七天。”

早就闻讯赶来的长平公主也跟着起身,道:“儿臣求父皇开恩,救救无瑕那丫头。”

对于南宫墨出手救太子的事情,长平公主真是被吓出了一声冷汗。不是她对兄长没有骨肉之情,实在是太子的生死事关重大,无论是无瑕还是君儿她都不希望他们沾染。不过长平公主也知道这种事情也怪不得两个小的。在这金陵城中,只要是父皇的命令谁敢不从?

看着长平公主祈求的眼神,皇帝叹了口气道:“罢了,那丫头救了太子,难道咱们皇家还是恩将仇报的人不成?太医将剩下的玲珑果都给卫世子吧。”

卫君陌道:“多谢陛下,只需三分即刻。另外…无瑕说玲珑果对陛下的身体也有溢出,不过不宜多用陛下最好分几天服用,一次不可超过一钱果肉。”皇帝点了点头,道:“她倒是有心,去吧。”

“多谢陛下。”卫君陌起身,跟着太医去取玲珑果去了。

大厅里只剩下长平公主和太子妃陪着皇帝坐着,好一会儿皇帝方才看向长平公主道:“君陌对南宫丫头倒是一片痴心。”

长平公主垂眸笑道:“无瑕跟君儿脾气投缘,他们处的好儿臣也放心了。”

皇帝点点头道:“这次太子能够转危为安,多亏了无瑕。你说说,朕该赏她些什么?”长平公主笑道:“大皇兄能够转危为安是父皇和大哥洪福齐天,她不过是赶巧了,岂敢要父皇赏赐。倒是…那献上了灵药的人父皇才该重赏呢。若不是有玲珑果这样的灵药,无瑕又有什么本事能救得了皇兄?”

皇帝想了想,眉头微微展开道:“朱家要赏,无瑕也要赏。”不过原本心中对南宫墨医术的看中确实是消减了几分。若不是有玲玲果南宫墨只怕也是束手无策吧?南宫墨医术也未必比宫中的太医更好,不过是胜在生在江湖多知道一些偏门的东西以及会武功罢了。堂堂皇室,倒也不至于为了却跟自己女儿家里抢大夫。何况只是医治太子一次南宫丫头就伤的那么重,可见这医术实用价值也不太高。

当天晚上卫君陌依然还是带着南宫墨返回了靖江郡王府。太子府毕竟不是个久留之地,一回到舒云院南宫墨就忍不住朝着某人扑了过去。不过刚扑了一半就被人一把抓住扣在了怀里动弹不得。被点了一个多时辰穴道,血脉都不畅通了好么?

南宫墨愤恨不平,手不能动毫不犹豫地张嘴就咬。卫君陌轻哼一声,有些无奈地道:“无瑕,你很爱咬人?”南宫墨脸上微红,她除了卫君陌其实没咬过别人。主要是别人都是被人玩儿,除了卫君陌没有人能气得她想咬人。

“你被封住穴道一个多时辰试试!”而且还不是那种硬邦邦动弹不得感觉,而是那种浑身上下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仿佛骨头都被人抽掉了的感觉。南宫墨发誓自己前世今生哪怕还是幼儿时期也没有过这么无力的感觉。卫君陌道:“嗯,知道受伤的感觉不舒服,无瑕以后就不会受伤了。”

“受伤了也没有那么难过!”南宫墨咬牙。

卫君陌道:“那无瑕以后就不要让自己受伤,不然……”

南宫墨警惕地盯着他,轻哼,“你以为我还会给你机会整我?”

卫君陌低声轻笑,“无瑕,这话你能打过我了再说。”

“……”跟这个混蛋说话就是让人觉得牙痒痒。

眼看着眼前的姑娘真的要生了,卫君陌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无瑕不是想要玲珑果么?我带回来了。”果然,南宫墨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开来,卫君陌取过放在一边的一盒,里面装着两块晶莹剔透的果肉。看起来…像是透明的果冻。不过,比果冻更加好看也更加诱人,还散发着令人垂涎的香味。

南宫墨憋屈了一晚上的心情顿时飞扬起来,不枉她辛苦做戏还憋了两口血出来啊。虽然只有小小的两块但是能从皇帝的手里抠出两块来已经不容易了。她敢打赌皇帝给出这两块的时候心里肯定在滴血。只可惜这玩意儿不能存放,不然用来敲诈师兄和师叔,不知道能换多少宝贝啊。

取来一个银勺,南宫墨挖出一块果肉送到卫君陌唇边,“吃。”

卫君陌扬眉,南宫墨轻哼傲然道:“看什么看?本姑娘看起来像是要补的样子么?”玲珑果是用来干什么的?用来养生滋补的圣品。医治由神医帮着料理身体,各种世间千金难求的丹药从没断过的南宫小姐会需要补身子么?所以,玲珑果对于她来说除了是一种难得一见的水果以外,真的没什么大用。

“你是为了我?”卫君陌一怔,轻声问道。

南宫墨轻哼,道:“记得要感恩,再仗着武功欺压我,小心毒死你。”

卫君陌一低头含住了银勺,将玲珑果吃了下去。玲珑果果真不愧珍品之名,入口即化一股淡淡的暖意顿时扩散到四肢百脉。之前弦歌公子开的药让他原本的暗伤已经好了五六分,虽然玲玲果对伤势没什么太大的效果,但是对于因为长久的暗伤而有些凝滞的经脉却产生了滋养的奇效,整个人也觉得格外的舒服。

卫君陌心中一动,抬手拿过南宫墨手中的银勺。南宫墨以为他要自己吃便放手了。却不想卫君陌一勺子塞进了她的嘴里。南宫墨一愣,玲珑果入口即化,即使她想要吐出来也来不及了。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一股热流滴下。南宫墨恨恨的将手中的玉盒塞进卫君陌的手中,掩鼻狂奔而去,“卫君陌!我一定要杀了你!你给本姑娘等着!”

南宫姑娘的身体不知道多好,这些日子被长平公主拉着吃各种补品也就算了就当是解馋了,现在被卫君陌塞了玲珑果这样的滋补圣品就算南宫墨是习武之人也受不了啊。那感觉,大概就跟一个普通人突然被灌了一大碗千年野山参差不多。

卫世子看着狂奔而去的娘子,再看看滴在自己衣袖上的一滴血迹。难得的露出了一丝苦恼的模样。他以为无瑕是想要让他服用玲玲果养伤自己舍不得吃,毕竟无瑕看起来好像很垂涎的样子。谁知道…竟然是真的不能吃啊?当然,卫世子绝不会承认他心里是有点介意娘子认为他身体虚这件事的。

有些无奈地吞掉剩下的玲珑果运功调息完毕之后卫世子方才叹了口气起身去找自己娘子。还是…应该先去找一些清火的吃食或者药给无瑕才行吧?

世子妃因为救太子殿下身受重伤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郡王府,世子妃回府之后又呕血了的消息也跟着传了出去,甚至传到了外面。太子府上下心中更是内疚不已,各种好东西源源不断地往舒云院送。太子病好了皇帝更是龙心大悦,当即下令大赦天下为太子积福。另外救治太子有功的人也个个有赏。其中赏赐最厚的就属救了太子的靖江郡王府世子妃和献药有功的高义伯府。

南宫墨也就罢了,本身就已经是世子妃郡主之尊,皇帝也不可能再册封她什么了。只是将南宫墨的食邑又增加了两百户,如此一来,南宫墨这个郡主的实际待遇已经几乎跟出嫁的公主相等了。虽然不少人眼红,但是如今在京城的唯二的两位公主一个是南宫墨的婆婆一个跟她的关系也不差,更何况人家救了太子是人家的本事,自然也没人敢多说什么。就连那群整天唠叨着于理不合的言官们也无话可说了。救了太子,别说只是加封邑了,就算直接封公主也是应当的。

皇帝对朱家的封赐同样的丰厚,高义伯的爵位虽然没有再加封,但是朱家的几个儿子却都授予了官职。提议献药的朱家大小姐朱初喻被封为了县主,赐号善嘉。过了几日,又传出来消息太子殿下的淑女永昌郡主将要下嫁朱家的嫡长子。一时间,京城的人们都感觉到了朱家似乎要崛起了。因为朱家的赫赫名声,南宫墨这个救了太子的人倒是显得沉寂了许多,许多人也渐渐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了去。

“喂,你怎么还不去当值?”舒云院里,南宫墨懒洋洋地靠在软榻上看窗外的菊花,一边伸手戳旁边的男人。卫君陌抬手抓住她的小手,道:“我娘子病了,留下家里照顾娘子。”自从服用了玲珑果之后,卫世子的俊脸似乎更加好看了。原本冷肃苍白的容颜如今依然冷肃苍白,但是却有一种如玉一般的润泽的感觉。

南宫墨嗤之以鼻,要不是这个混蛋多事,她的身体会更好。流鼻血什么滴……

“听说朱家最近在金陵城里可是声势斐然啊。”南宫墨道。卫君陌挑眉,“那又如何?”南宫墨磨牙,“你别忘了,你还有个老冤家呢。”上次太子府的事情就有宫驭宸那个家伙掺了一脚,谁知道他还会不会利用朱家做什么。

卫君陌淡淡道:“你放心,宫驭宸的目标不是我们。”

“……”完全没看出来,宫驭宸除了找卫君陌麻烦,从来没干过别的正事。她有时候都要忍不住以为是不是宫驭宸对某人因爱深恨了。

紫眸中露出来一丝无奈,卫君陌道:“三年前我不小心坏了他的事,所以他才一直坚持不懈的找我麻烦。不过…他若是还想做事,总不可能一直把经历放在找麻烦上。这段日子不就没看到人么?”就连原本预计的大婚的时候宫驭宸都没有出现。

“宫驭宸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南宫墨有些好奇地道。接触的不多,南宫墨实在是猜不透宫驭宸到底想要干什么。

卫君陌凝眉,摇了摇头道:“不太清楚,不过…左右不过是那些东西。最大也不过是谋朝篡位?”虽然成功的可能性实在是不高。卫公子一只脚在朝堂一只脚踏江湖,自然明白许多事情。就谋朝篡位这件事来说,江湖中人成功的几率实在是低到尘埃里了。宫驭宸若是真有这个打算的话,混江湖还不如直接入朝堂可能性比较高一些。

南宫墨皱眉,“你见过宫驭宸的真面目么?”

“没有人见过。”卫君陌摇头,连紫霄殿都查不到就证明了一件事,宫驭宸是真的从来没有在人前露出过真面目。想到此处,卫君陌挑眉看向南宫墨。南宫墨修眉清扬,笑道:“世子爷有什么想法?”

卫君陌道:“宫驭宸的脸…很重要。也就是说…看到他的脸说不定就能知道他的来历和目的。”

不过…这关他什么事?卫世子心中并不怎么在意这个。只要宫驭宸不再来招惹他,他也不想拿紫霄殿去跟水阁硬拼。毕竟,他建立紫霄殿可不是为了跟宫驭宸打来打去的,若是紫霄殿的身份暴露了,对他来说更是麻烦不小。哪怕宫驭宸真想谋朝篡位,最着急的人肯定也不是他。

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南宫墨也不在意。其实她跟卫君陌的想法也很相近,只要宫驭宸不招惹她们,她也不想去招惹宫驭宸。毕竟她们不是单纯的江湖中人,若是让皇帝知道卫君陌手中还有紫霄殿这样的一个势力,她们的处境只会比宫驭宸更危险。

“但是…突然觉得有点无聊啊。”南宫墨哀叹,又不能马上去幽州,整天呆在金陵真的是很无聊。

卫君陌望着她,“无瑕觉得无聊的话…咱们可以来做点别的事情。”

“嗯?”南宫墨疑惑,卫君陌看起来就比她更无聊,还能有什么事情?

被人用力拉入怀中,紫色的眼眸映入她的眼底,只听低声的声音在她耳边低语,“无聊的话,咱们来生个孩子玩吧?”

“……”孩子是用来玩儿的么?

------题外话------

所以说…受伤什么滴都是浮云啊。扎个针就受伤,太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