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春意融融/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群中一阵沉默,许多人半晌说不出话来。

南宫墨的画并不比朱初喻的更出色,这首诗也未必称得上什么传世绝唱。但是放在现如今这金陵城中也算是难得一见的佳作了。特别是诗中那绝非一般女子能够写得出来的气势。“我花开后百花杀”、“满城尽带黄金甲”其间瑰丽的意境和气势也令人叹为观止。原本杨慧婷和朱初喻之争就并非画技,而是意境和气势的高低。星城郡主本身就已经自承不擅画画了,而能够画出这样的一幅画,写出这样一首诗来,意境上本身已经远胜过朱初喻了。即使是对朱初喻再怎么赞赏有加的人,也不好意思再出来挑刺了。

何况,在场的这些青年才俊除了极少数滥竽充数的,也都可算得上如今金陵城中最优秀的年轻人了,自然也都不是无理取闹之辈。赞赏朱初喻的才华的同时也不会否认南宫墨的才华。星城郡主不擅画画,非要她跟朱初喻比本身就是强人所难。不少人都心生惭愧。

对此,南宫墨倒是并不在怎么在意。她本来就不是一个才华出众的人,借用别人的诗词就算再怎么被人吹捧又能得意到哪儿去?

朱初喻怔怔地望着南宫墨,虽然脸上的神色力持平静但是眼底深处却依然难掩那一丝震惊。同时,也越加憎恨之前一直挑事的卫君泽了。你跟星城郡主又恩怨自己找地方解决,坏了我的事,最好别让我逮到机会!虽然心中百念丛生,但是朱初喻面上却依然是一派平和。上前一步含笑道:“郡主果真才情卓著,初喻拜服。”

见她如此大方的认输,在场的众人对她的印象又好了几分。即使是一直看朱初喻不顺眼的陵夷公主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才不过十八岁的女子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心智和忍耐力。若是不出什么意外,此女将来的前途只怕也不会差。

陵夷公主淡然一笑道:“善嘉县主画艺惊人,不过看来星城郡主同样也是才华惊艳,不知各位怎么看?”

在场的众人纷纷议论起来,闺秀们自然是异口同声的支持南宫墨。虽然两个人都很让人嫉妒,但是比起身为楚国公府嫡长女,靖江郡王世子妃的南宫墨。显然只朱初喻更加不讨喜一些。南宫墨如今确实是金陵城中最声名显赫的女子不错,但是她扬名的地方其实都跟女子没什么关系,无论是上战场还是救了太子的命。就算是比不过她也可以安慰自己说那不是自己所擅长的。但是朱初喻就不一样了,虽然之前朱初喻一直有才女之名,但是她的画技却绝非一朝一夕就能够练成的。如今选在这个时候一鸣惊人,未免给人一种从前都在故意隐藏实力的感觉。而且她的名声可算是踩着杨慧婷上去了,自然容易引起更多人的敌意。朱初喻这次能踩着杨慧婷,下一次难保就不会踩着自己。

而男子那一边的意见倒是要多一些,有的人支持朱初喻,无论画工还是意境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有人则看好南宫墨,虽然画工有所不及,但是也还算拿得出手。毕竟人家原本就不擅长,若论气势则朱初喻颇有不如。一时间,双方人马倒是争执不下。

朱初喻心中暗暗扼腕,却也无可奈何。事情到了地步,她做主人的不出来收拾闹开了只会更加难看。于是只得含笑上前道:“郡主意境高远,气势宏伟,初喻远远不及。甘拜下方。”

闻言,就连不少之前对她踩着杨慧婷上位有些不满的命妇们也在心中暗暗点头。大家女子心里怎么想的不重要,总要的是要知道进退。朱初喻的能耐众人已经看得一清二楚,退一步海阔天空她的名声也并不会逊色多少。若是非要去争那个第一的名头的话,反倒是显得小家子气不知轻重了。

南宫墨淡然一笑道:“善嘉县主言重了,若论画技南宫墨远远不及。不过是占着杨小姐和诗词的便利罢了。拾人牙慧当不得真。”

陵夷公主凤眼微挑,笑道:“你们倒是谦逊,这么说来今儿本宫这礼还送不出去了?”

南宫墨笑道:“怎会?墨儿原本就不擅此道。若强要说我画得好,岂不是让我以后都不好意思出门了?何况,在座的这么多闺秀俊杰,姨母又怎知没有更好的?”陵夷公主点头笑道:“说得有理,也罢。你就别跟这么多姑娘公子抢这个彩头了。免得回头君陌那小子不高兴。”

南宫墨也不羞怯,莞尔一笑,“姨母教训的事。”

众人重新回到水阁之中,仿佛一派宁静和煦。但是其中的气氛却已经暗暗地有些变化了,杨慧婷被杨家的人带回去了,其他的闺秀们都有些漫不经心。南宫墨看着不远处坐在一位夫人身边浅笑吟吟的朱初喻,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不管最后陵夷公主的彩头花落谁家,今天最大的赢家都必然是朱初喻。从此,金陵第一才女的名声也算是垫的扎实了。只是踩着这么多名门闺秀的肩膀走上去的朱初喻,难道就没有考虑过以后要如何跟这些名门贵女们相处?还是说从头到尾朱初喻根本就没有将这些贵女看在眼里?

似乎察觉到南宫墨打量的目光,朱初喻回头朝她点了点头嫣然一笑。

南宫墨微微点头,侧过头去跟谢佩环说话,不再朝着那边打量。

“卫世子怎么来了?”谢佩环望了一眼水阁外面,有些好奇地拉了拉南宫墨的衣袖。南宫墨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果然看到水阁外面一袭青衫的卫君陌在高义伯府的管事的引领下走了进来。

“他怎么来了?”南宫墨也有些纳闷,卫君陌跟那些无所事事的公子哥儿可不一样。如今被皇帝调回来掌管皇城和皇宫禁卫,虽然不需要经常出城却显得更加忙碌了。虽然金陵皇城里有好几个衙门都管着皇城安危,职能重叠,但是那不代表卫君陌就可以偷懒。若是出了什么意外,大家都要一起倒霉的。

低声跟陵夷公主交代了一声,南宫墨便站起身来在众人的注视下出了水阁朝着卫君陌过来的方向走了过去。看到南宫墨出来,卫君陌便也站住不再往里走了。

只见水阁外面,青衣男子俊美无俦,白衣女子清丽脱俗,两人站在一起时,女子面带微笑低声浅语,男子虽然神色淡漠,望着女子的目光却是柔和而专注的。让看到这一幕的众人也忍不住从心底生出几分羡慕。

陵夷公主含笑道:“果真是一对璧人,让本宫也十分羡慕呢。”

在座的闺秀们心中也是五味杂陈。对于卫君陌这个靖江郡王世子,她们心中多半都是不屑的。并非是因为他这个人,而是因为他的出身不明。但是心中想的是一回事,此时看到阳光下携手而去的一对璧人又是另一回事。比起冷峻英挺,气势逼人的卫世子,再回头看看那些号称是金陵才俊的男子总觉得少了一点什么。

人群中,朱初喻眼底也有几分怅然。但是很快便抛到了脑后脸上重新扬起温婉的笑容。她或许对卫君陌有几分好感,但是…既然不可得那也不必苛求。她朱初喻求得从来不是什么如意郎君。比起执着于卫君陌而引来南宫墨的敌意,她宁愿退一步放弃卫君陌这个人,这世上谁也不是不可替代的。这金陵城中,多得是能够让她达到目的的人。

“你怎么来了?”花园里,因为大家都聚集到水阁那边去了,整个花园中倒是显得格外的宁静。南宫墨搂着卫君陌的一直胳膊与他并肩而走,一边好奇地问道。卫君陌低头看她,淡淡道:“无瑕不是讨厌朱初喻么?怎么也来了?”

南宫墨眨了眨眼睛轻声笑道:“是怕我被人欺负么?可惜你来晚了,我都被人欺负过了。”

“没晚。”卫君陌淡淡道:“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无瑕好才华。”

南宫墨嘿嘿干笑,“一般般。你早就来了呀,怎么不出来?”

卫君陌摇头不语,南宫墨低着头沉思了半晌方才抬起头来问道:“你把卫君泽怎么了?”好像刚刚她画完了画就没有见到卫君泽了。原本以为他是没让她丢脸自己灰溜溜地走了,但是既然卫君陌提前到了…南宫墨不得不为卫君泽小小的担忧一下。

卫君陌一怔,挑眉道:“无瑕觉得我会将他怎么样么?”

南宫墨摇头,坚定地道:“不,我一点儿也不想知道他怎么样了。”卫君泽怎么样了关她什么事?她只要知道他过得不好,心里就舒服了。

“对了。”南宫墨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问道:“那个…阮郁之,你熟悉么?”身边的男子气息一冷,淡淡问道:“阮郁之?翰林院侍读学士,怎么了?”南宫墨笑眯眯道:“他家在哪儿,每天什么时候出门什么时候回家,在金陵城中跟那些人关系好,跟那些人有仇?”

“无瑕问这个干什么?”问的这么清楚,不像是感兴趣,倒像是有仇了。卫君陌神色缓和了一些,问道:“他得罪你了?”

南宫墨微笑道:“他怎么会有机会得罪我?”

那就是得罪了。

“只是看他不顺眼而已。”南宫墨淡然道,手中随手折下来的花枝已经被捏得不成样子。白皙的素手染上了红色的汁液和淡淡的馨香。卫君陌取出一方白色的手帕替她擦干净,一边道:“他是秦家的未来女婿,陛下看重的臣子。”

“看重?”能让皇帝陛下看重,看来确实是有几分本事了,“看来这个阮郁之倒不是个绣花枕头了。”

卫君陌道:“绣花枕头怎能攀上秦家四小姐?无瑕不要对他动手。”

“你想帮我?”南宫墨挑眉,自然明白卫君陌的意思。他并不是阻止她对付阮郁之。

卫君陌剑眉微扬,“帮你?无瑕是我妻子,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所以不存在帮不帮的问题。只不过解决阮郁之他动手比无瑕更合适而已。毕竟,金陵城里还是他更加熟悉一些。

南宫墨认真想了想,道:“金陵太无聊了,既然陛下想玩儿咱们把水搅得再浑一些吧?先不用动阮郁之了。只是…你说,阮郁之到底是向着秦家还是向着陛下呢。”皇帝想要对世家动手,但是身为十大世家实质上排位第一的秦家的女婿,阮郁之却是皇帝看重的年轻臣子,这可真是…很有趣。

“你说了算。”卫君陌道。正说话间,卫君陌脸色微变,朝南宫墨看了一眼。南宫墨顿时了然,咽下了到了口中的话,转身靠近卫君陌怀中。卫君陌搂住她足下轻轻一点,不惊起一丝响动地消失在了原地。

一处小楼的窗口,南宫墨好奇地站在窗户后面往外面张望。楼下不远处的假山山洞口处,一对男女正在低声的争执着什么。那女子背对着窗口只能看见一个衣裳和背影,但是那男子的脸却能够看得清清楚楚,正是他们刚刚讨论的阮郁之。

虽然能够读到阮郁之的唇语,但是那女子的却看不到。南宫墨凝神运功,认真的听着两人的对话不由得挑了挑眉。

洞口处,阮郁之警惕地望了一眼四周,这才有些不耐烦地扫了一眼眼前的女子,道:“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现在找我干什么?若是被人发现了,你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那少女穿着一身白底缠枝萱草缂丝的上衣,浅绿色织金团花长裙,挽着一条青色薄纱披帛,在一众精心装扮的闺秀中显得颇为低调。但是南宫墨的记忆十分不错,不过是一个时辰前的事情,只要是打过照面的人她都不会忘记。只要略一回想便记起了这看不清模样的女子的身份——那是连家的庶长女,似乎是叫连乐如。之前一直看到她默不作声的跟在蒋家和杨家的姑娘身后,就连才艺展示都没有参加,倒是没想到竟然会和阮郁之出现在这里。

听到阮郁之有些不耐烦的声音,连乐如也有些不高兴,轻哼一声道:“怎么?怕被秦大公子发现了?郁大人当初跟我献殷勤的时候怎么没这么不耐烦呢?”阮郁之脸色一沉,英俊的容颜上略过一丝阴郁,怒道:“我们已经结束了,你这样纠缠又有什么意思?”

“阮郁之!你没良心!”连乐如被他这么毫不留情的话语气得眼睛都红了,咬牙道:“我等了你两年,你攀上了秦四小姐就想甩了我,门都没有!”

“你小声点!”阮郁之紧张地看了看四周,连忙低声道。连乐如自然也知道若是被人发现,自己的名声就全完了。只是她被阮郁之气得有些失去了理智,这会儿回过神来也吓了一跳,脸色难看的点了点头。

阮郁之望着眼前的女子轻声叹了口气,柔声道:“小如,不是我想负你。你对我恩重如山,我怎么会不记得…只是,你知道的惜儿身体不好,若是因为…你我出了什么事,秦家绝不会放过咱们的。”

连乐如沉默,她当然知道秦家和连家的差距。别的不说,秦惜是秦家最受宠爱的幺女,而她不过是连家一个不受宠的庶女罢了。连家绝不会为了她得罪秦家的,一时间也有些慌神了,“那…那怎么办?郁之…别离开我,我…如果你不要我了我就去死!”

阮郁之一把将她搂入怀中,柔声道:“傻姑娘,我怎么舍得不要你。别担心…”

“可是,这些日子你都不见我。”连乐如道。她也是真的慌了,这些日子阮郁之都不肯见她,总是推说忙。眼看着阮郁之和秦惜婚期将近,连乐如觉得自己必须做些什么。否则她也不会那么大的胆子在高义伯府私下找阮郁之说话。

阮郁之叹气道:“我当真是事情忙,你也知道明年我可能会调入吏部。另外…婚期就定在年底,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也要准备……”

“那我该怎么办?”连乐如茫然地道。

阮郁之抬手轻抚她嫣红的樱唇,柔声道:“小如,你再等我一些时日好么?等到我入了吏部,我便跟惜儿提迎你入门,我阮郁之必不负你。”不得不说,阮郁之的长相十分的不错。温文儒雅,不如卫君陌那般仿佛没有丝毫可挑剔的完美俊逸,但是同样的也正是因为这样并不过火的俊雅更多了几分亲切感。卫君陌的容貌太过俊美,太过完美,再加上那对异于常人的眼睛,所以总会给人一种疏离和妖异感。因此,即使阮郁之的长相气势都不如卫君陌,但是他的桃花缘却远比卫君陌要好得多。

再加上读书人仿佛与生俱来的文雅和凛然正气,当他温和专注的跟女子说话的时候,总是会让人产生他说的是真的的错觉。

连乐如的声音果然软了下来,低声道:“郁之,你不要负我。我只有你了……”

“不会的,相信我……”

南宫墨关上了窗户,将那对男女卿卿我我的情景关在了窗外。清丽的容颜上染上了一丝阴郁和怒气,卫君陌平静地看着她,道:“无瑕是因为这个讨厌阮郁之么?这样的人…并不在少数。”虽然读书人表面上冠冕堂皇,但是私底下的不堪他见的多了。比阮郁之更不堪的也不是没有,像阮郁之这种自以为风流,想要脚踩几只船的,金陵城里真的不少见。

南宫墨轻哼一声道:“别人如何跟我无关。只是我答应过一个人…要杀了他。不过现在…我想到更好玩儿的法子了。派人去丹阳帮我接个人过来。”

“接人?”卫君陌很快就想明白了,“阮郁之也是丹阳人,他在丹阳另外还有妻室?或者是未婚妻?”

南宫墨冷笑道:“比这更让人恶心。我若是让他死得舒服了,算我对不起他。”

伸手将她拉入怀中,抬手轻抚着她的背脊安抚着怀中愤怒的女子。卫君陌极少看到南宫墨生气,但是此时他却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

“为了别的男人生气,无瑕,我会不高兴。”

南宫墨一怔,抬头看着眼前依然面色冷肃地男人,有些无奈。抬手捏了捏他的俊脸,笑道:“你是在安慰我么?一点儿也不会安慰人。”不过,有个人会在自己生气的时候安慰自己的感觉真的很不错。即使那个人本身其实根本不会安慰人。

“我说的是事实。”卫君陌抬手握住她的手,正色道。

南宫墨失笑,“好吧,是事实。那又怎样?”

“我在生气,要补偿。”卫君陌低声道,低头吻住了那片他觊觎已久的芳唇。南宫墨一怔,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被他趁机榨取了更多,“无瑕,我跟他们不一样。相信我…”

“嗯…”南宫墨无措地点头,面对某人不动声色却渐渐逼近的压迫感,她从最开始的警惕到了如今渐渐地放松甚至是懒得挣扎了。想必…某人很快就能够达成目的了。搂着他的肩膀靠在男子厚实的怀中,南宫墨在心中暗暗叹息:其实她早就相信他了吧?到底在不安什么呢?她南宫墨何时变得这般的胆怯懦弱徘徊不前了?

“我相信你。”南宫墨低声呢喃道。

“卫君陌。”

“嗯?”卫君陌低头,望着怀中因为这个吻而变得更加娇艳动人的女子。南宫墨在他耳边低声道:“卫君陌,咱们…圆房吧。”

紫色的眼眸一凝,过了片刻方才回过神来望向怀中的女子。深邃的紫眸顿时变得更加的深沉,仿佛里面燃烧着什么看不见的火焰,又仿佛随时都会从紫眸中爆发出什么一般,“无瑕…你不后悔?”

“自然。”南宫墨轻声道。

卫君陌扫了一眼身处的小阁,眼底闪过一丝恼怒和遗憾,不满地盯着眼前的巧笑倩兮的女子。

南宫墨笑眯眯地道:“可惜…现在是在别人家里啊。所以…世子爷,咱们回头再说?”在某人变色之前,南宫墨再一次脱离了他的怀抱,从另一边的窗口一跃而下,朝着宾客们聚集的地方而去。回头看到站在窗口的神色莫测的青衣男子,还好心情地朝他挥了挥手送上了一个飞吻。

哎呀,这些日子总是各种纠结,被某人压住一头。现在心情总算是畅快了。

站在窗口的某人望着飞奔而去的白衣女子,紫色的眼眸暗潮汹涌:无瑕,这是你自己说的,你还想逃掉么?

欢乐过头的某人显然忘记了先贤们的谆谆告诫:自作孽,不可活。

南宫墨回到水阁的时候宴会已经开始了。看到她回来陵夷公主含笑朝她招了招手,让她在自己身边坐下。

“跟君陌去哪儿了?这么晚才回来?君陌人呢?”陵夷公主问道。南宫墨扫了一眼不远处,连乐如跟几个庶女坐在一桌,低声谈笑着显然心情十分不错,大约是对阮郁之的安抚和承诺感到满意了。有时候女人就是这样的愚蠢,明明被骗了一百次了,只要男人说一点好话,她依然会相信第一百零一次。

“看了一场好戏,差点忘了时间。君陌回去了吧,他又不是来参加宴会的。”对于卫君陌亲自来参加朱初喻的生日宴会,南宫小姐表示心中还是有点淡淡的不爽的。幸好卫世子也没有这个意思,根本就没有出席宴会。

陵夷公主笑道:“五姐还担心你们俩处不好,本宫看来是她多余担心了。”这叫处不好?连媳妇儿出门参加个宴会都要忙不迭的跟过来。金陵城里就没有哪个男人这么黏妻子的。

南宫墨俏脸微红,连忙扯开话题,问起早先的才艺比试。

陵夷公主也没有打趣她,有一句每一句的说起来。最后的彩头还是被朱初喻夺得了,倒不是说就没有比朱初喻更出色的,在陵夷公主看来秦家大公子的词,还是谢家七公子的字其实都不比朱初喻的画差。不过到底是人家的生日,只要相差不太多还是要给个面子的。秦家大公子和谢七公子显然也没有跟个姑娘争头名的意思。在南宫墨离去之后都相继自行认输了事。如此一来,朱初喻金陵第一才女的名头可算是在金陵皇城内传响了。

“你这丫头,若不是你非要往外推,这头名是谁还不一定呢。”陵夷公主点点她的眉心没好气地道。虽然大多数人更赞赏朱初喻,但是陵夷公主是站在南宫墨这边的,而另外几位如念远,甚至是自愿认输的秦谢两位公子,陵夷公主看得出这三位其实更赞赏南宫墨一些。

南宫墨掩唇笑道:“在人家寿辰上抢风头,别人还以为我想扬名想疯了呢。难得善嘉县主辛苦筹办这一场寿宴,姨母你就当是看个乐子罢了。”陵夷公主这才作罢,对于朱初喻陵夷公主始终喜欢不起来的。无论她多么优秀陵夷公主都不会忘记当初在太子府的那些事情。哪怕朱初喻真的是幡然悔悟了,第一印象已经在陵夷公主的脑子里了。皇家的人,有时候是相当的固执的。

宴会结束之后,朱初喻又亲自将一众女眷送出来。从头到尾唇边都带着温婉含蓄的笑容,连一个弧度都没有变过。对此南宫墨也不得不在心中暗暗感叹,能够这样面不改色的保持笑容一整天,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说,朱小姐能够成为高义伯府最说得上话的晚辈也不是没有原因的。相比起来,倒是高义伯夫人的存在感已经无限接近于零了。

跟陵夷公主和谢侯夫人等告了别,南宫墨扶着鸣琴的手上了马车。回过头来越过还没有放下的车帘便看到秦家大公子和阮郁之并肩走了出来。

“见过郡主。”看到她秦梓煦和阮郁之都是一怔,连忙上前见礼。

南宫墨微微点头笑道:“秦公子不必多礼。听谢三说四小姐才情出众,可惜无缘得见。若是四小姐什么时候方便,欢迎她来靖江郡王府玩儿。”

秦梓煦显然没想到南宫墨会跟他说这个,虽然有些突兀但是星城郡主示好自然不能不接。连忙拱手道:“郡主之邀,是小妹的荣幸。”

南宫墨点点头,道:“如此,我先告辞了。”

“郡主慢走。”秦梓煦道,同时心中升起一丝疑惑,侧首看了看身边的阮郁之。阮郁之虽然脸上依然温文尔雅,但是神色却又几分僵硬。两人都看得出来,显然南宫墨是故意冷落阮郁之的。但是两人之前既没见过面,也没有结仇,星城郡主这样的冷落却显得有些怪异了。

秦梓煦正想安慰阮郁之两句,却听见已经慢慢移动的马车里传出来南宫墨的声音淡淡道:“这位阮大人是丹阳人士?正巧本郡主也在丹阳生活过一些日子呢。不知阮大人可还记得故土风物人情?”

闻言,秦梓煦有些疑惑,阮郁之脸色却瞬间阴沉了起来。

回到舒云院,南宫墨挥退了下人慢吞吞地往房间里走去。有点后悔刚刚把车帘放下来了没看到阮郁之的表情呢。不过没关系,很快…她就能看到阮郁之更加精彩的表情了。比起这个让人恶心的男人,南宫墨突然觉得之前许多她看不顺眼的人都莫名的有些顺眼起来了。果然…凡事都要有个比较么。

“嗯?还没回来?”看着紧闭的房门南宫墨有些疑惑。

就算卫君陌没回来,那几个丫头跑哪儿去了,连个灯都不点?

推开门走进去,也懒得叫人来点灯南宫墨自己走到烛台边上点起了烛火。嗯,不对?!

猛然回头,只见一道暗影掠过。

“卫君陌,你干什么?!”除了卫君陌,没有人能够离得这么近还让她察觉不到存在。不过…这些日子她也确实是怠惰了。居然这么晚才察觉屋里有人,如果是敌人她早死了八百回了。

被人懒腰搂住,转眼间两人已经双双倒在了床上。刚刚亮起的烛火让人有些微的不适,南宫墨眯了下眼睛,抬眼望着他无奈地道:“你干什么?吓我一跳。”

“你说呢?”卫君陌低声道。

南宫墨脸上微红,显然是想起来自己下午干了什么好事。他不会事等了一个下午吧?南宫墨莫名地觉得有点窘迫。清丽的容颜染上了一片红云显得格外娇艳。

“那什么…等等、等等行么?”

“等不了。”金丝腰带被人拉开,俊美无俦的容颜离她越来越近,直到双唇叠合在了一起。

“君陌…别…”南宫墨只觉得一股热气从心底蔓延到四肢百骸,竟然有些无措起来了。

微凉的唇变得火热,缠绵的亲吻着眼前的女子,“无瑕,别怕…相信我。”

相信你我会死。那种随时会被人吞噬一般的恐惧感让她紧紧地闭上了眼睛,根本听不进卫君陌的话。但是那缠绵的吻却如影随形的跟随着她让她避无可避。南宫墨咬牙,忍无可忍,就不必再忍了!

一个翻身,两人的位置顿时掉了各个。南宫墨居高临下望着跟前的俊美男子,笑容可掬地拍拍他的俊脸道:“还是本郡主来宠爱你吧。好个俊俏的公子,给本郡主笑一个?”

紫眸掠过一丝淡笑,假装没看见某人的紧张。

“无瑕,你真的敢么?”总算还是有进步,这一次倒是没有直接一拳打过来。

“我敢不敢,你试试看就知道了。”南宫墨粲然一笑,低头吻住了那优美的薄唇。男子眼底笑意更盛,抬手搂住她纤细的腰肢,“无瑕……”

缠绵的拥吻中,谁也没有在意什么时候再一次易位,只有在南宫墨想起来的时候再奋力的抢回,然后再一次的陷入令人脑子都迷糊成一团的水深火热之中。暗金色的纱帘不知何时落下,件件衣衫飞落到地上沉沉叠叠纠缠在一起,犹如注定将会纠缠一生的两个人。

窗外,星河绕月,万籁俱寂。

窗内,银烛高烧,春意融融。

------题外话------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黄巢《不第后赋菊》

借用了古人的诗词,主要是伦家写不出来。要是我随便写手打油诗然后非要在文里说才高八斗实在是心虚。所以我一般不设定女主才华,特别是诗词方面有什么才华。不是每个小说作者都是雪芹先生啊。

喜欢这首诗,但是不喜欢这作者。准确的说大多数所谓农民起义领袖我都不喜欢,完全不明白现在的历史为什么那么赞扬他们。他们又不是为了老百姓翻身做主人,只是为了自己翻身做主人而已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对吧?

ps:圆房鸟,觉得不够的脑补啊,现在…河蟹…记得给红包哟。

pss:前天吃坏了肚子,又感冒了。拖到昨天就悲剧了。已经好了,谢谢大家关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