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金榜题名and东床快婿?/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逛青楼这种事情,自古以来就是风流才子们的爱好。所以才有那么多流传后世的各种关于青楼的诗篇。而青楼的花魁们,可以说是这个世上最美丽,最有才华同时也是最自由的那一群女子,她们看上的自然也只能是跟她们同样才华卓著的才子,而不是苦哈哈大字不识一个的粗人。卖油郎独占花魁那样的故事才是例外中的例外。能够跟花魁们来往甚至成为入幕之宾的只有那些才子,诗人,官员甚至是王孙公子。

如今大夏还没有官员不得逛青楼的明文规定,所以作为金陵才子的主体部分的年轻官员们最好的聚会场所自然就是这些莺歌燕舞,红袖添香的风月场所了。至于那些标榜着道德高尚的言官们,也从来没有就这个问题弹劾过什么人,因为…他们自己也同样上青楼。

去青楼不是道德败坏,不是贪杯好色,而是风雅。言官们自认为,去青楼的重点是听曲赏舞,吟诗作赋,而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儿。

所以,这是风雅。

世道如此,即使是秦家也没有对阮郁之的行为有什么意见。或许…秦家四小姐是相信阮郁之上青楼是真的什么都没做只是喝酒听曲的。

卫君陌可算是这些人中的一个例外,他从不参见这些所谓的聚会。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没人请他参加。但是自从做了京卫指挥史之后,这样的邀约倒是渐渐地多了起来。由此可见,再多的鄙夷和轻视,依然抵不过权势带来的利益。以前没人理他只能说明是他手中的权势还不够而已。

南宫墨把玩着手中刚刚送到的帖子,笑容可掬地望着眼前的俊美男子。卫世子一脸坦然,微微扬眉,“怎么?”

扬了扬手中的帖子,问道:“这个,你有什么打算?”

这是一张太子府三公子成郡王萧千洛寿宴的帖子,不过这寿宴举办的地点却有些新奇,在城中的心月园。心月园也是个颇为奇特的地方,因为心月园并不是谁家的私人花园,而是一个风尘之地。也是被金陵的才子们传颂为金陵第一风雅之地。明月园的头牌花魁就叫楼心月。据说,这个青楼原本并不叫心月园。只是因为有了楼心月这个头牌,一跃成为了金陵第一的青楼,才改名叫心月园的。而太子府的成郡王据说便是这位心月姑娘的入幕之宾。如果这位心月姑娘不是青楼女子的话,如今这金陵城里第一美女第一才女是谁还有未可知。

往年无论成郡王在哪儿摆宴席都是没有请过卫君陌的,今年却专程将请柬送了过来,用意为何不言而喻。

卫君陌浑不在意道:“不用理他。”

南宫墨眨巴着眼睛望着他,“但是…我想去啊。”

“这是给我的。”这是给男人的,心月园不欢迎良家妇女。卫世子含蓄的表示。

“但是…我想看看金陵第一名妓长什么样。”南宫墨殷切地望着他。卫君陌挑眉,淡然不语。南宫墨撇撇嘴,上前搂住他的脖子靠在肩上,“金陵第一名妓唉,你也没见过吧?”

“我不感兴趣。”卫君陌道。

“我感兴趣。”南宫墨兴致勃勃地道:“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听名字就是个不一样的绝色美女啊。”

卫世子低头,平静地望着她。

“君陌……”南宫墨轻声唤道,声音娇媚的差点让自己起鸡皮疙瘩。卫世子似乎也招架不住,唇角几不可见的抽了抽。南宫墨轻哼一声,恢复了一贯的模样,“怎么样你才肯带我去?”

卫君陌想了想,低声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

南宫墨咬牙切齿,轻哼,“卫君陌,你是个混蛋。”

“不去?”

“去!”狠狠地磨牙,总有一天让你落在我的手里要你哭着求我!

南宫墨素来觉得女扮男装是个很坑爹的事情,虽然她自觉举止肢体语言都能够模仿的九成九,无奈脸蛋太不给力。十六岁的姑娘家即使是扮得像男人也绝对是个孩子模样。但是去心月园那样的地方,仿佛也只能扮成男人了。哪怕是他想要扮成卫君陌的丫头都不成。当然妾这种东西是可以带的,但是…卫世子没有啊。

心月园在外城南边靠近内城的地方,和别的地方一样,这里整整一条街都是青楼。只是心月园在其中又格外的不一样,一个心月园就占了整条街两成的地方。原本的心月园并没有这么大,都是这位心月姑娘被捧红了之后心月园才兴盛起来,一跃成为金陵青楼中的头名。楼中自然也还有别的姑娘,但是整整五六年过去了,心月姑娘依然还是艳名远播丝毫不逊色当年。

南宫墨不是跟着卫君陌一起去的,而是跟着蔺长风和卫君陌两个人一块儿去的。金陵城里的人都知道蔺家大公子跟卫世子的关系极好,一起来参加宴会自然没有什么好怀疑的。南宫墨如果单独跟着卫君陌很容易被人怀疑,因为卫君陌的交际实在是十分有限。但是如果多了一个蔺长风却又截然不同的。蔺家大公子小小年纪就到处跑,交游可算得广阔。

跟在卫君陌身后下了马车,南宫墨把玩着手中的折扇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心月园。所以说,心月园之所以力压所有的青楼也是有原因的。看看眼前这古色古香,风景秀美的园子,再看看旁边那些艳帜高张的楼子,这其中的高下之别大概就如同前世的高级会所跟夜总会的差别了。

两人下了车,早就有人在门口等着了。看到靖江郡王府的马车连忙迎了上来带着恭敬的笑容道:“是卫世子到了么?里面请,郡王已经在里面等着了。”看到跟在卫君陌身后下来的南宫墨,虽然眼中有一闪而过的惊讶,面上却没有什么变化,恭敬地将三人迎了进去。

心月园的面积颇大,景致也全然不像是一个青楼该有的模样。即使现在已经是深秋,园中却依然繁花似锦。其中各种冬季应景的花卉,也有各种堆纱的假花,却都做得栩栩如生,点缀的恰到好处。可见园子的主人是费了不少的心思的。园中亭台楼榭,山景凉亭溪流池塘一应俱全,还有满园的美丽女子和丝竹歌舞,难怪被那些才俊们称之为金陵第一风雅地了。

南宫墨一路赞叹,即便是让她来想办法经营一家青楼,她也不觉得自己还能够做得更好了。

“墨…咳,莫公子,如何,这里不错吧?”

南宫墨含笑道:“看来,长风公子也是这儿的常客?”

蔺长风耸耸肩,道:“可惜,明月姑娘看不上我啊。”

一路过去,路过的人们也同样忍不住屡屡回头好奇地打量南宫墨。在女子中南宫墨的身高算是还不错,但是放在男子中间却显得有些矮了。再加上那一张无论怎么掩饰依然显得稚气未脱的容颜,看上去活脱脱就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金陵城中十三四岁逛青楼的人不是没有,但是看着这么个俊俏乖巧稚气未脱的少年出现在这种地方总是让人觉得有些古怪。“君陌来了么?”两人刚刚走到门口,里面就传来了萧千洛爽朗的声音。对于萧千洛,也不过就是几面之缘连话都没有说过,南宫墨也并不了解这人。不过也看得出来这位绝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在完全跟卫君陌不熟的情况下,却也能表现得如此热络仿佛他们真的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兄弟一般,也算是人才了。三人进门,萧千夜不由得一愣。有些好奇地看着南宫墨道:“君陌,这位小公子是?”

卫君陌神色平淡,依然一如往常的冷漠寡言。蔺长风上前一步,笑容可掬地道:“这位是蔺某的朋友,莫公子。久仰心月姑娘大名想要来见识见识,成郡王,打扰了。”萧千洛含笑道:“怎么会,蔺公子带来的人自然也是小王的贵客。”

蔺长风虽然不被蔺家家主所喜爱,但是只要他一天没有被正式宣告逐出家门,就一天还是蔺家大公子。更何况,看在卫君陌的关系上他也会对他客气几分的。再看看站在蔺长风身边的俊秀少年,一双清亮的眼眸滴溜溜地转,好奇地打量着四周,俨然一副从小被娇生惯养不谙世事的模样。

萧千洛爽快地笑道:“原来小莫公子是想要见见心月么?心月…年纪可比小公子打了将近十岁了。”南宫墨扮成的少年看上去不过十三岁,而心月却已经二十多岁了,年纪相差确实不小。

南宫墨眨眨眼,脸上净是天真无邪,“那又什么关系?我早就听蔺大哥说心月姑娘是金陵最漂亮的姑娘,如今好不容易有机会来金陵自然要好好瞧瞧。”

“小公子的称赞心月可不敢当。蒲柳之姿,让小公子见笑了。”一个轻柔的声音从萧千洛身后传来。只见白色蔓草纹绣双栖蝶上衣,浅蓝色罗裙的美丽女子步履轻盈翩然而来。那女子衣着素雅,乌黑的秀发也只是挽起一个简单的偏髻,看似随意的簪着几支发簪。耳边明月珠轻轻摇曳,衬得她的人更加的柔美温婉。这可真不像是一个青楼女子,身上没有丝毫的风尘之气。若是放到金陵城中那一群大家闺秀中间,只怕无论是谁都会认为她才是真正的名门闺秀。

南宫墨打量着来人,笑道:“这位姑娘就是心月姑娘么?果然是个难得一见的绝代佳人。”

楼心月莞尔一笑,盈盈一拜道:“心月见过卫世子,长风公子,莫公子。”

看到南宫墨毫不掩饰的惊艳眼神,萧千洛显然也十分得意。哈哈笑道:“小莫公子果然是个有趣的人,来,君陌…里面请。”

萧千洛虽然只是太子庶子,但是却同样跟嫡子一样受封了郡王,论其身份并不比萧千夜低多少,因此他的寿宴来的宾客自然不少。以南宫墨如今这来历不明的身份原本是没有资格进入最里面招待贵宾的大厅的。但是她是跟着卫君陌和蔺长风一起来的,自然就要例外了。

进了花厅,里面果然已经丝竹歌舞一派热闹欢愉的气氛。心月园为了萧千洛的寿辰今日特别闭门谢客,能够进来的就只有萧千洛宴请的宾客了。

南宫墨自然是跟卫君陌和蔺长风坐在一起,都是靠近最前面的主位的位置。可见萧千洛对卫君陌这个表弟还是颇为重视的,只是是为了什么就不好说了。

楼心月坐在萧千洛身边,笑语嫣然举止有度,仿佛是女主人一般。在场的宾客们显然都愿意给这位金陵第一名妓面子,同样也羡慕着萧千洛的艳福。

“越郡王到!”

众人抬头,萧千夜带着人从外面走了进来。这次跟在萧千夜身边的不是身怀六甲的越郡王妃,也不是南宫姝,而是刚刚被晋为侧妃的朱家三小姐朱侧妃。至于晋封的理由,据说是朱侧妃怀孕了。比起因为皇帝的旨意而不能晋封的南宫姝,朱侧妃因有孕而被晋封实在是再自然不过了。不过如此一来,越郡王府就有了三位孕妇,萧千夜今年算起来也是收获颇丰了。

萧千洛连忙带人迎了上去,“二哥。”

萧千夜看着萧千夜挑了挑眉,道:“三弟的寿宴,怎么不通知二哥一声?二哥不请自来,三弟不会在意吧?”

萧千洛笑道:“怎么会?只是小弟选得这个地方…所以不好意思打扰大哥和二哥了。”这个理由倒是不错,为了在皇帝面前挣表现,萧千夜和太子的长子萧千泠在金陵是从来都不涉足风月场所的。倒是排行第三的萧千洛没什么顾忌,不然也不能成为金陵第一名的入幕之宾。

萧千夜淡淡笑道:“那二哥就打扰了。”

“二哥请坐。”

萧千夜看了一眼大厅中的众人,再看看萧千洛身边的楼心月,挑眉道:“这位便是心月姑娘?”

“心月见过越郡王。”楼心月上前盈盈一拜,落落大方的道。

萧千夜若有所思,淡笑道:“三弟好眼光。”

两人正寒暄着,门外又传来下人高声的禀告,“秦家大公子和阮大人到。”萧千洛连忙跟萧千夜告罪出门去迎客,神色萧千夜的眼底闪过一丝晦暗,带着朱侧妃走过去坐了下来。

“君陌?”看到卫君陌,萧千夜有些惊讶地道。不怪萧千夜惊讶,只怕举办宴会的主人萧千洛自己都有些吃惊。虽然说亲自送了帖子,但是萧千洛还真没有什么把握卫君陌到底会不会到。看着坐在旁边的卫君陌,萧千夜皱了皱眉心情有些烦躁起来。

这次萧千洛的寿宴金陵城里来的人还真是不少。不管是冲着楼心月来的,还是想要跟萧千洛攀关系的。这都表明了萧千洛在金陵城里的人缘着实不差。自从萧千洛和萧千泠被册封为郡王之后,三兄弟私底下的明争暗斗就越发激烈起来。萧千夜最大的靠山便是皇帝的支持和嫡长子的身份。但是在太子跟前萧千夜心知肚明萧千洛和萧千泠都比他受宠。皇祖父还在自然没事,但是一旦皇祖父不在了…三年五年没事,十年八年还能没事么?嫡长子继位虽然是宗法规矩,但是古往今来…继不了位的嫡长子也不在少数。

卫君陌微微点头,没有说话。萧千夜也不在意,卫君陌的性格他早就已经知晓了,自然不会以为他是故意冷落自己。至于坐在旁边的南宫墨,萧千夜也只是一眼扫过没有给予太多的关注。

不一会儿,秦梓煦和阮郁之并肩走了进来。萧千洛却没有一起进来,想必是依然在外面迎客了。阮郁之在金陵才子中的名声不错,当然这特指的是跟他一般的寒门出身的才子们。至于那些同样出自名门世家的才俊们,更多的还是看在秦家的面子上。

“卫世子,长风公子。”秦梓煦跟人寒暄了几句之后主动走过来跟卫君陌和蔺长风打招呼。虽然跟蔺长风看起来完全是两条路上的人,但是秦梓煦私底下跟蔺长风的关系还算不错。在秦梓煦眼里,蔺长风再怎么样也比蔺家那位继夫人的儿子要名正言顺得多。何况年长几岁的秦梓煦跟蔺长安也没什么话可说,跟蔺长风至少小时候还一起打过架吧?

蔺长风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挑眉笑道:“哟,秦大公子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秦梓煦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金陵城也不大,许久不见也是有些难度。长风公子是看不上咱们么?”蔺长风自从离开蔺家之后就对他们这些打小认识的世家公子疏远了很多。何况蔺长风从小就跟卫君陌关系好,相较之下跟别人的交情自然也没那么深厚了。即使是秦梓煦,他对蔺长风最大的印象也只是小时候一起打过架而已。

“哪敢啊?”蔺长风指了指身边的位置道:“委屈秦公子陪咱们坐吧?对了,这是我朋友,你叫他小莫就是了。”

秦梓煦看了看南宫墨,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点头道:“莫公子。”

“秦公子。”南宫墨扬起一个干净明澈的笑容,秦梓煦的神色更加温和了几分笑道:“莫公子不是金陵人?”

南宫墨点头笑道:“嗯,我是滁州人。”

“既然是长风公子的朋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让人来秦府说一声便是。”秦梓煦道。南宫墨点头笑道:“是,多谢秦公子。”

“梓煦。”身后,阮郁之脸色有些不好的开口道。也不知这三个人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卫君陌生性如此也就罢了,蔺长风和这个姓莫的少年也当成没看见他一般,只顾着跟秦梓煦寒暄。这两年阮郁之顺风顺水的习惯了,看在秦家的面子上金陵城里大多数人也都给他几分面子。而不看秦家面子的人他又暂时还不太容易接触到,阮郁之可说从未受过这样的冷落。这让阮郁之想起了前些日子在高义伯府外面星城郡主的态度。被人无视冷落的感觉让阮郁之非常的不舒服。

秦梓煦俊雅的脸上闪过一丝歉意,笑道:“这是郁之,长风和卫世子都认识吧。”

长风公子淡淡地啊了一声,一副不感兴趣地模样。秦梓煦无奈,只得对南宫墨笑道:“说起来也巧了,郁之也是滁州人呢。”

南宫墨眼睛一亮,“咦?阮大人也是滁州人么?正巧啊,我家在丹阳,阮大人呢?”

阮郁之脸色有些僵硬,但是面对这么一个睁大了眼睛满脸无辜地望着自己的少年,实在是无法冷眼以对,只得道:“在下也是丹阳人。”

南宫墨笑道:“秦公子说的没错,果然是巧了。”

蔺长风看看阮郁之又看看南宫墨,笑眯眯道:“丹阳可是人杰地灵的好地方,看看人家阮公子,年纪轻轻就要成为秦家的东床快婿了。小莫啊,以后要好好读书别到处跑知不知道?”附近的人除了卫君陌都以一种极为诡异的眼神看着蔺长风。长风公子这是在夸阮大人还是在损人啊?什么叫年纪轻轻成了秦家的东床快婿?人家秦四小姐也才十八岁好不好?难道秦家未来的继续还能是七老八十才行?夸人不是应该说年纪轻轻就已经金榜题名之类的么?

在众人诡异的神色中,卫君陌放下酒杯抬手拍了拍南宫墨的头顶道:“蔺长风说得没错。”

“……”卫世子你是指好好读书,还是东床快婿?

南宫墨不着痕迹地朝他翻了个白眼。

阮郁之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偏偏蔺长风仿佛根本没有发现自己嘲讽了人家一般。于是别人也只好装成没有领会长风公子的意思,免得显得自己的心思太过龌蹉。长风公子肯定不是故意的!

南宫墨眼睛一转,换了个兴奋的语气道:“阮大人是很厉害没错,不过我家里也不想要我追求功名什么的。还是看看美人儿逍遥自在,今天我就是特意求蔺大哥带我来看心月姑娘的啊。心月姑娘果真不愧是金陵第一名妓,比起咱们丹阳的紫嫣姑娘丝毫不差啊。”

蔺长风摸摸鼻子,拿眼睛使劲儿瞄旁边的卫君陌。你老婆把纨绔子弟演得如此惟妙惟肖,你有什么感想?

卫世子没有感想,依然淡定地望着眼前眼睛明亮的少年。

说起美女,总是有很多人竖起耳朵听得。有人忍不住问道:“紫嫣姑娘?是丹阳的名妓么?比起心月姑娘如何?”

南宫墨挥挥手道:“春华秋月,各有其美吧。不过,我听说紫嫣姑娘前些日子也来了金陵呢。据说以后要在春风阁登台哟。”

春风阁?众人默默在心中记下,能让这么俊俏的小公子如此盛赞,去看看总是没错的。

南宫墨回过头,不顾阮郁之阴郁僵硬地脸色,好奇地问道:“阮大人也是丹阳才子,可认识紫嫣姑娘?”

阮郁之不知在想些什么,回过神来见众人都望着他。心中一凛,连忙敛去了脸上难看的脸色,漠然道:“不认识。”

南宫墨耸耸肩,仿佛有些失望一般,“真可惜,听说…紫嫣姑娘是进京来寻她的未婚夫的呢。我还以为阮大人也是丹阳人,说不定可以帮她一把。”

闻言,阮郁之心中一震,面色铁青。

“三位,是有什么话要对秦某说么?”明月园中一处幽静之处,秦梓煦从外面走进来看了一眼坐在里面闲聊的三人问道。

秦梓煦是秦家长公子,秦家未来的家主自然绝对不会是个傻子。如果蔺长风和南宫墨如此明显的暗示都看不明白,那秦家早就该倒了。所以,在这三人离席之后趁着阮郁之被朝中的同僚缠着说话秦梓煦也跟着退席了。

卫君陌扫了眼前的两个人一眼,一言不发的表示,这是你们的事与我无关。蔺长风朝秦梓煦招招手笑道:“不如坐下来喝一杯?”

秦梓煦也不拒绝,在蔺长风身边坐了下来看着蔺长风递过来的茶杯,沉吟了片刻问道:“莫公子说的那位紫嫣姑娘的未婚夫…不会是指阮郁之吧?”只听他阮郁之称呼的改变就知道他心中已经有所猜测。

“秦公子果然聪明过人。”蔺长风没什么诚意地称赞道。

秦梓煦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了,“好一个阮郁之!”

蔺长风道:“这也不能全怪他啊?小小一个阮郁之居然能够将整个秦家都骗过去…本公子得到的可靠消息,阮大人还没成亲就已经准备要纳妾了呢。”

“紫嫣?”秦梓煦冷声道。

蔺长风摇头,“不,同为十大世家的千金哟。阮大人真是魅力非凡。小莫公子,是不是?”

南宫墨瞥了他一眼,看向秦梓煦道:“秦公子相信我们的话?”

秦梓煦道:“为什么不信?总不至于你们跟阮郁之有仇,故意陷害他吧?”其实最主要还是阮郁之自己出卖了自己。如果没什么关系的话阮郁之的脸色不会那么难看,即使只是一瞬间却依然逃不过秦家大公子的眼睛。

蔺长风收起手中的折扇道:“相信就好办。前些天本公子救了一个被人追杀的女子。然后…你明白?”

秦梓煦当然明白,只是脸色更加阴郁起来了。好半晌…秦梓煦冷声道:“既然如此,阮郁之不能留了。”

“只怕,秦公子暂时不能动阮郁之。”卫君陌突然开口道。秦梓煦皱眉,看向卫君陌示意他给自己一个理由。卫君陌淡然道:“你真的以为阮郁之是你们秦家的人?”

秦梓煦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眼眸微微眯起,掩去了眼底的冷光,“好,好一个阮郁之。”难道他以为凭他区区一个人就能够撬动秦家的根基?是谁给了他这么大的勇气?既然如此那就让他看看到底什么叫名门世家的实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