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决裂,赔偿款你是给呢还是给呢/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到底想怎么样?!”看到儿子被挂在树上挣扎不能的模样,冯侧妃忍不住竭斯底里起来。

南宫墨挑眉道:“谁给你们的胆子来砸我的院子?”

冯侧妃气得脸色通红,浑身发抖,恨恨地道:“泽儿已经这样了,就算是让他砸了院子又怎么样?”南宫墨道:“这么说,你是打算赔偿的?如果你打算赔偿的话,院子让出来砸一砸给你儿子发泄一下倒也无所谓。知书。”

“是,世子妃。”知书不知从哪儿捧着一个算盘出来,手指飞快地在算盘上拨弄,以一种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不一会儿便抬起头来禀告道:“启禀世子妃,舒云院的损失保守估计是一万三千八百七十两。”

南宫墨眼皮也没有眨一下,“什么保守估计,你这丫头不会算账。索赔损失只能算多不能算少,勉强就算一万五千两吧。另外,舒云院下人的精神损失费,我和世子的心理精神损失费,名誉损失费,舒云院租借费,舒云院的维修费,我和世子这几天无处可归的寄宿费。就勉勉强强再算一万两好了。冯侧妃拿两万五给我,立刻就将人放下来。”

“你休想!”冯侧妃气得险些吐血,南宫墨张张嘴就要两万五千两,她哪儿来的那么多钱?王爷虽然对她好,但是长平公主的嫁妆和封地收入府里是丝毫碰不到的,并且每个月还要给长平公主公主和郡王妃应有的分例。另外府里还有一个老太妃在,也容不得她给自己存下多少私房钱。两万五…冯侧妃心都在滴血。

南宫墨惊讶地望着她,“原来儿子还不如银子重要啊?说得也是,卫君泽都废了,就算救下来也没什么用,我和世子又不会真的杀了他,何必浪费这两万多两银子呢。侧妃,你说是不是?”

“你不要欺人太甚!”冯侧妃当然不能说是。

南宫墨脸色一沉,冷笑道:“到底是谁欺人太甚!卫君泽被人打断了双腿无凭无据就敢来砸我和世子的院子,是不是哪天再被人打算了双手他就敢让人来杀了我们夫妻了?真以为我舒云院是寡妇门,谁都能来踹两脚?区区一个庶子就敢如此嚣张,本郡主看这靖江郡王府果然是太没有规矩了!是谁给你们的底气觉得我不会把你们怎么样?嗯…是老太妃还是郡王?”

卫君泽被吊在树上痛苦不堪,本就残废了被捆了夹板的双腿吊在空中无处借力,其中的痛楚可想而知。此时见众人只在树下说话,却谁也没有上前来救他心中更是激愤地怒骂起来,“放我下来!放我下来!你们这群废物…还不将这两个给我拿下!”

即使卫君泽叫的再大声,只要看一眼站在树下一脸冷漠的卫君陌的俊脸,所有人便都不敢动弹了。总觉得跟世子爷作对结局会很悲惨。

“这是在干什么?”一个苍老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众人回头就见一向不怎么出门的老太妃带着人站在门口一脸怒气地望着众人。

“老太妃,救命啊!”冯侧妃顿时仿佛见到了主心骨一般,扑过去跪倒在老太妃脚边痛哭流涕。老太妃自然也看到了院中的情景还有被吊在树上的卫君泽。脸色一沉,厉声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还不快放下三公子!”

有了老太妃的命令,这才有几个侍卫上前想要跃上树去救人。卫君陌眼眸一冷,淡淡道:“放肆,退下!”

老太妃一愣,没想到卫君陌竟然敢反驳自己的话。其实这些年老太妃跟卫君陌并没有相处过。明知道不是自己的孙儿却不得不留下,还非要一起相处那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也因此,老太妃对卫君陌的性格如何了解的也不多,只是偶尔见一面看到卫君陌神情冷淡没什么表情罢了。

“怎么?我老太婆说的话也不管用了?”老太妃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不悦地道。

侍卫们也是左右为难,听世子和世子妃的老太妃那里不好交代,听老太妃的,世子和世子妃的武功在金陵城里也算是如雷贯耳的。何况,如果世子和世子妃伤了他们或者杀了他们估计没什么人在乎,但是万一他们伤了世子和世子妃……

南宫墨淡淡道:“老太妃何必为难下面的人?”

老太妃这才看向南宫墨,眼底闪过一丝厌恶,“又是你?”

南宫墨挑眉笑道:“这里是舒云院,不是我还能是谁?”

上次在南宫墨手里吃了亏,老太妃是非常不喜欢南宫墨的。新婚第二天就下了令让南宫墨不必去请安,当然南宫墨本身也从没打算去过。她郡主的头衔总要有点什么优待吧?于是,这还是从大婚头一天请安之后第一次见到老太妃。

老太妃轻哼一声道:“泽儿是靖江郡王府的三公子,就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这个做嫂子的不劝着,还挑唆世子这么对待兄弟?”南宫墨笑颜如花,却没有丝毫地暖意,“哦?这么说,庶子砸了哥哥嫂子的院子没什么了?这么说的话…我若是砸了老太妃的院子,老太妃应该也不会怪罪吧?毕竟,一个庶子都能做的事情,没道理我这个嫡长孙媳妇不能做啊。”

“南宫墨,你放肆!”老太太气得直抚胸口。

南宫墨同样还以颜色,冷笑道:“到底是谁放肆?太妃,你是靖江郡王府的老太妃没错,但是我南宫墨也是陛下亲封的郡主。我的院子就这么随随便便被个庶子砸了,本郡主的面子往哪儿搁?这一次,本郡主只要他赔偿道歉不计较他犯上之罪,也是看在这郡王府是妾室掌权本就没有规矩的难处上。若有下次,本郡主先杖毙了他再去向陛下请罪,看陛下站在谁那边!”

“大胆!”靖江郡王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但是冯侧妃等人还没来得及高兴,另一个声音冷淡的女声也跟着响了起来,“本宫看你们也确实是很大胆!”

原来,靖江郡王跟长平公主竟然是都回来了。只怕是听说了舒云院的动静才一起赶了过来。长平公主秀丽的容颜冷漠如冰,站在门口淡漠地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老太妃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沉声道:“公主,今天这事……”

长平公主根本不理会老太妃,漫步走到冯侧妃面前问道:“谁将舒云院砸成这样的?”

冯侧妃看了看旁边的靖江郡王,道:“启禀公主,泽儿…泽儿只是…”

“啪!”一个耳光狠狠地甩在了冯侧妃的脸上,冯侧妃被打得头骗了过去,一丝血迹从唇角溢出。回过神来,方才捂着脸一脸震惊地望着长平公主。靖江郡王上前一步将冯侧妃搂入怀中,沉声道:“你干什么?!”

长平公主冷然一笑,道:“当年你伤了君儿的时候本宫就告诉过你,若有再犯本宫绝不会饶了你的。既然你不会教儿子,本宫替你教!君儿,把卫君泽放下来!”

卫君陌沉默地看了母亲一眼,抬手一挥一道指风扫过绑着卫君泽的带子应声而断。卫君泽啊地一声便不受控制地往下坠落,旁边的侍卫连忙一跃而起将他接住了。不过即使如此卫君泽依然还是痛得满头大汗,面色如土。

对于卫君泽如此模样,长平公主却没有一丝的怜悯。冷声道:“将他拉下去重打五十大板!”

闻言,众人面色顿变。卫君泽双腿已经废了,而且才刚刚受了两天根本没好,再五十大板打下去,直接就能要了他的命。

靖江郡王大怒,咬牙道:“长平!你这是干什么?”

长平公主默然道:“既然你们不懂规矩,本宫就教教你们什么叫做规矩。给本宫拉下去,打!”靖江郡王府的侍卫下人不敢动,长平公主的人就么有这个顾虑了。这些人大都是长平公主从宫里带来的老人,要不就是燕王和齐王送的人,平时除了长平公主也只听卫君陌一个人的吩咐。如今大约又多了南宫墨这个世子妃,但是靖江郡王府这些人算什么?

两个侍卫上前,直接将刚刚被放回椅子上的卫君泽拽了下来。牵动伤口,卫君泽又是一阵鬼哭狼嚎。

“父王!父王…祖母,救命啊!”卫君泽也知道这个冯侧妃是救不了他的。只得大声呼叫靖江郡王和老太妃,一边痛哭流涕,“父王…救命啊…呜呜,公主要杀我…”

“够了!”靖江郡王放开冯侧妃,怒视着长平公主道:“长平,你别闹了!”

长平公主冷眼看着眼前的男人,淡淡道:“闹?本宫再闹什么?卫鸿飞,这些年本宫忍得还不够多么?小小一个庶子也敢欺到君儿的头上来,你是不是忘了…本宫才是皇家公主,而你…不过是我们萧家的臣子而已!”

靖江郡王脸色难堪,怨恨地瞪了卫君陌一眼,望着长平公主道:“若不是因为他我们夫妻何至于此?长平,我说过…只要…”

长平公主不屑地道:“卫鸿飞,你搞清楚,是本宫不要你了!”

旁边的老太妃也听得脸色铁青,咬牙道:“既然公主这么说,卫君陌还占着这靖江郡王府的世子之位做什么?”这话一处,旁边的冯侧妃眼睛不由得一亮。如今靖江郡王府出了卫君陌以外只有卫君博,卫君泽和卫君奕三个儿子。卫君奕素来是个不起眼的,如果卫君陌不再是世子,那么……

长平公主抬眼,淡淡道:“老太妃好像忘了,卫鸿飞这个靖江郡王的位置是怎么来的?南宫怀、元春、蓝铸、秦愈,哪个不比他厉害十倍。人家都只是封了国公,卫鸿飞凭什么封郡王?”

“你胡说!”老太妃气急,连长平公主的身份都顾不得了,“我儿自然是凭他自己的本是和先夫的功劳!”

长平公主不屑地嗤笑了一声,连回答她都懒得回答了。有救驾之功,为救父皇而死的人多了去了,若是每一个后人都封为郡王大夏朝光是养这些王爷就够累死所有的百姓了。说到底,当初卫鸿飞能够跃过南宫怀等一众名将成为几乎是唯一的一个异姓郡王,还是多亏了燕王齐王以及先皇后在陛下跟前说情。先皇后或许是真的绝对有愧于卫家,但是燕王和齐王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将来这个爵位能传给卫君陌?刚刚开国的时候如果不弄个郡王位,再往后异姓想要封王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既然卫君陌已经注定了不受父亲待见,将来卫鸿飞必然也不会给他什么助力,那么一个郡王的爵位是必须的保障。

靖江郡王脸上的神色一时间精彩纷呈变幻不定,总算还忍耐着道:“公主!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长平公主走到卫君陌和南宫墨身边,抬手摸摸南宫墨俏丽的脸颊朝她淡淡一笑。方才回头看向靖江郡王,冷淡地道:“卫君泽本宫今天收拾定了,卫鸿飞,你想拦本宫?”

卫鸿飞脸色铁青,半天没有开口。

这些年长平公主从来没有跟他闹过,所以整个靖江郡王府的人都觉得长平公主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公主毕竟是公主,她要打一个庶子别说是有理由的,哪怕是师出无名又能怎么样?靖江郡王府这些年一直拿捏着的把柄就是卫君陌的身份,但是如果长平公主自己都不在乎了,谁也拿她没办法。

“王爷,不要啊。”冯侧妃跪在地上搂着卫鸿飞的腿哭泣着,“王爷,泽儿会被打死的!王爷…求你救救泽儿,他是你的亲生儿子啊。”闻言,卫鸿飞脸上一会儿青一会儿紫变幻莫测。冯侧妃的话听在卫鸿飞耳朵里就是:难道你要为了一个不知道哪儿来的野种不顾自己的亲生儿子?

“如果本王不让你动他呢?”卫鸿飞挡在了冯侧妃和卫君泽面前,沉声道。

长平公主不以为然,漠然一笑道:“无瑕,去拿纸笔来,本宫要给父皇写折子。本宫也好问问父皇,这事儿到底是谁对谁错。”

冯侧妃脸色顿时惨白,若是真的让陛下知道了,只怕泽儿就真的没命了。

南宫墨抿唇一笑,乖巧地道:“是,母亲。”

“站住!”卫鸿飞上前一步,伸手去拉长平公主。却被斜刺里生出来一只手隔开了。卫君陌神色冷漠地站在长平公主身边冷冷地盯着他。

“滚开!”看到卫君陌,卫鸿飞再也忍不住了,挥掌朝着卫君陌身上招呼了过去。他确实是忍不住了,这些年来不知道有多少次他想要弄死这个身份不明的野种。早些年是被长平公主处处提防着根本不让他的人接近卫君陌。等到卫君陌年长一些了又没有人能够动得了他了。此时被卫君陌拦住了去路,卫鸿飞终于忍不住直接朝卫君陌打了过去。

卫君陌怎么会让他伤到自己,轻巧的侧身就让了过去,同时还不忘轻描淡写地还了一掌。只是这看似不经意的一掌就让卫鸿飞痛得浑身一僵,有些震惊地望着眼前沉默冷峻地青年男子。原来卫君陌的武功已经如此厉害…

“君儿…”

南宫墨拉着长平公主闪到一边安全的地方观战,一边浅笑道:“母亲放心便是,君陌他不会有事的。”长平公主不会武功的,但是看看南宫墨没有丝毫担忧的模样也跟着放下了心来。

卫鸿飞哪儿是卫君陌的对手,不过三五招就败下阵来。在场的无论会不会武功都能看得出来这两位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再看看两人之间的年纪差,不由得想起公主刚刚的话来。武功这么差的郡王真的是凭自己的本是得到郡王之位的么?想想都不太可能啊,难不成公主说的是真的?

老太妃被人扶着,手指指着卫君陌直抖,“真是…真是反了!来人,老身要进宫!老身要进宫去问问陛下,这世上还有晚辈这么对长辈的。”

卫君陌冷漠的紫眸闪过一丝杀意,根本不理会嚎叫的老太妃走到长平公主面前。也不说话,只是深邃的紫眸定定地望着母亲。长平公主望着儿子幽幽叹了口气,抬手摸摸儿子的脸颊,道:“君儿,你真的决定了么?”

卫君陌道:“孩儿不想母亲和无瑕受什么委屈。如果还有下一次,我会直接…杀了他们。”

回过头,紫眸淡淡地扫向在场的人。众人心中皆是一寒,老太妃原本嚎叫的声音顿时也噎住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色厉内荏地道:“你敢……”

“我敢。”卫君陌淡然道。一道寒光乍起,众人只觉得眼前银光一闪,一道凌厉的剑气划过。刚刚吊着卫君泽的那颗大树轰然倒地险些砸到几个靠的近的人。

一时间院子里一片宁静,空气凝重寂静得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老太妃尖叫一声,立时晕了过去。

南宫墨站在长平公主身边偏着头看了看,耸耸肩。这次倒是真的晕过去了。

长平公主沉声道:“把卫君泽给本宫拉出去,狠狠地打!其他人…去收拾东西,跟本宫离开这里。”

所有人都是一愣,卫鸿飞不敢置信地望着长平公主连卫君泽的事情都忘了。这么多年,长平公主从来没有提出要离开过。身为公主原本是有公主府的,但是他们成婚的时候感情极好所以长平公主根本就没要公主府。之后因为卫君陌的出生他们感情破裂,但是长平公主依然只是在自己的院子里过日子,从没提过会离开。此时突然听到长平公主的话,卫鸿飞有些消化不了。

“母亲,咱们去哪儿?”南宫墨问道。

她对于到底住哪儿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想法。无论住在哪儿都绝不会有多少人敢不长眼来招惹她就是了。

长平公主淡笑道:“先去你燕王舅舅在金陵的府邸,明天母亲再进宫请父皇赐下公主府。”当年她的嫁妆里就少了一座公主府呢,虽然那是她自己不要的。南宫墨嘻嘻一笑,“其实也不必那么麻烦,无瑕在金陵也有几座宅子。”

长平公主微笑道:“傻孩子,那怎么能一样?”她们这样身份的人谁会买不起宅子,但是如果不是陛下亲自赐下来的,再好的宅子都会显得名不正言不顺。

南宫墨拍拍手,“都听见了母亲的吩咐了,还不快去收拾行李?”

“是,世子妃!”舒云院的下人们齐声应道。舒云院的树让世子砍掉了,院子也被砸坏了,反正也不能住人了。主子说往哪儿搬她们就往哪儿搬呗?在几个管事和大丫头的带领下,舒云院的下人们忙碌起来无暇再去顾忌院子里的闹剧。其他的人却都呆住了…公主…真的要走了?

“长平,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卫鸿飞恼怒地道,“你要打泽儿,我也不管了。还不够么?你还要怎么样?”

长平公主淡淡道:“别说的那么委屈,本宫打卫君泽是打他对世子和郡主不敬。是他该受的。至于你…本宫不需要了。本宫有儿子有儿媳妇,懒得跟你们纠缠了。”卫鸿飞有些气急败坏,“你的名声也不要了么?”

“本宫还有什么名声?”长平公主浑不在意,“这靖江郡王府你们谁爱要谁拿去,但是卫鸿飞你给本宫记住了,靖江郡王之位…除了君儿你休想传给任何人,就算君儿不稀罕,你就祈祷你自己能多活几年又不会被削了爵位。否则本宫会请奏陛下革了你的爵位的!”

“凭什么?!”冯侧妃忍不住质问道。长平公主这话够狠,无论靖江郡王愿不愿意将爵位传给卫君陌,都没有别人什么事儿了。如果传给卫君陌爵位自然跟他们母子三个没什么关系了。如果不传,爵位到卫鸿飞这里断绝,更没有什么关系了。

长平公主微笑道:“因为本宫是公主,是帝女。靖江郡王府的一切都是本宫赐予的,本宫不愿意给你们了。”

“你不能走!”卫鸿飞叫道。

南宫墨和卫君陌同时上前拦在了长平公主和卫鸿飞之间。长平公主看着他眼神平静无波,“本宫能走。这些年本宫没有走只是没那必要而已。既然君儿不稀罕靖江郡王的爵位,卫鸿飞,你算什么东西?你以为…本宫还是当年的萧幼宁么?”

看着长平公主转身远去,卫鸿飞伸手想要去抓。无奈却被南宫墨和卫君陌拦住,连长平公主的衣角也碰不到。只得怒斥道:“给本王滚开!”

南宫墨看着气得跳脚地卫鸿飞笑容晏晏,“靖江郡王这是干什么?既然看我们不顺眼咱们走了不是正合你的意么了?这么着急…该不会真的是母亲不在了靖江郡王府就撑不下去了吧?既然如此,当初你们怎么不恭恭敬敬地对待母亲和世子呢?对待衣食父母这个态度…要是本郡主早走了,母亲就是太善良了。”说着还状似遗憾地连连摇头,“本郡主最讨厌一边吃奶一边骂娘的人了。既然没本事就好好地吃软饭不就是了,还要什么骨气?”

“你…你……”

“哎呀,王爷您不是也打算跟太妃一样晕过去吧?”南宫墨惊叹,“这么弱不禁风真的好么?世子……”

卫君陌淡淡道:“无瑕,就算不是世子我也能养得起你和母亲,不会吃软饭的。”

“……”默默地翻了个白眼,本郡主不是要说这个好么?想起那一箱子的各色宝石银票和地契,南宫大小姐再胡搅蛮缠也不好意思说某人吃软饭啊。如果吃软饭需要付出那么多钱,谁还要吃啊。卫世子那么多私房钱,每天把银子当饭吃都没问题。

看着王爷脸色涨的通红,摇摇欲坠的模样。周围的下人极力忍着不敢露出笑意来。同时又暗暗担心王爷不会真的被世子妃气晕了吧?所以说…王爷的身体还是太差了。

南宫墨却没这么轻易的放过这些人,直接绕开了靖江郡王转向冯侧妃道:“侧妃,那两万五的赔偿你打算什么时候给?”

“什么?”冯侧妃有些恍惚,还没能从长平公主的打击中缓过神来。

南宫墨皱眉,“难道你打算赖账?”你儿子正在外面挨打,你打算告诉我你要赖账真的好么?

“如果这样的话…那也行,一百两折合一板子,全送给卫君泽好了。本郡主再给你去了零头算两百好了,去告诉外面,再加两百板子。”

“嘶!”两百五十板能把三公子打烂了。

“不要!”冯侧妃终于回过神来了。

“所以。”南宫墨微笑道:“你是给呢还是给呢还是给呢?”

“我给!”冯侧妃咬牙,脸色如土。

等到南宫墨从恋恋不舍悲痛欲绝的冯侧妃手中接过银票的时候,知书也来禀告行礼打点好了。幸好南宫墨和卫君陌成婚不久,而且原本两人就心中有数这郡王府待不了多久。所以许多嫁妆直接清点之后堆在了库房里根本没动。至于卫君陌,卫世子最值钱的东西就是给南宫墨的那一箱子私房钱了,其余的再将贵重一些的陈设古董家具收一收,剩下一堆被砸的差不多的废铜烂铁换了两万五千两银子要买多少没有?

心满意足地将银票收紧袖袋里,拉着卫君陌挥挥手道:“走吧,去瞧瞧母亲那边收拾好了没有。”

“是,世子妃。”

------题外话------

大树:作为本章最无辜的树,你们考虑过树的感受么?平等呢,人权呢?

墨墨:谁让你长得不是地方呢?就你最显眼,不削你削谁?

陌陌:你从哪儿听说一棵树有人权这种大多数人都没有的东西的?

大树:…好像是听世子妃说的?这悲惨的人…树生啊。

so,这个一个不小心长错地儿引发的血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