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别居,公主府/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天傍晚,靖江郡王府附近几乎所有的人家都看到一副奇景。长平公主带着儿子和刚进门不久的儿媳妇以及一群下人离开了靖江郡王府。并不是平常的出门访友,而是真的带着长长的一队行礼和财物离开了靖江郡王府。要知道,当初南宫墨的嫁妆排了多长的队伍才送到靖江郡王府,如今再加上长平公主的那队伍自然是更加壮观了。

这样的一幕,当年长平公主长长生下卫君陌闹得满城风雨的时候没有出现,当初靖江郡王娶侧室生庶子的时候没有出现,却终于在二十年后的现在出现了。不少人面上虽然没有说什么,心底里却已经在不停的盘算着这长平公主这一举动所代表的意义了。

这个时候皇宫已经下锁,宫中自然不知道长平公主离府的消息。再看太眼看着天色已经黑下来,长平公主都等不及就匆匆地离开,显然怒气不小。不少人一边目送长平公主的行礼源源不断地送进了燕王在金陵的府邸,一边暗示下人赶快去给靖江郡王府的下人套套交情打探打探消息了。

靖江郡王府门口,卫鸿飞脸色铁青的看着被南宫墨扶着的长平公主咬牙道:“你一定要这样闹?”

长平公主垂眸,淡然不语。

南宫墨挑眉,上前一步,正色道:“王爷只怕是说错了,并不是母亲和我们昨晚的想要闹。靖江郡王府既然容不下我们夫妻两人,我们也不是非要死贴着靖江郡王府不放。世子俸禄虽然微薄,咱们却也不会饿死。母亲膝下只有君陌一个儿子,自然是要由我们奉养的。在靖江郡王府,谁又将母亲真的当成郡王妃了?”

原来如此!不过…看看那仿佛看不到头的行礼队伍,谁饿死你们也不会饿死啊。

南宫墨的声音并不低,旁边探头探路的围观的人们恍然大悟。靖江郡王府不待见卫世子那是人尽皆知的,不过闹到这般地步惹得公主这么生气倒是罕见,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公主,这是怎么了?”不知何时醒来的老太妃被人跌跌撞撞地扶着走了出来,满脸焦急地问道。这些年他们不过是欺公主性子软从来不怎么发火。但是一旦长平公主真的要离开靖江郡王府了却由不得他们不着急了。虽然老太妃不承认,但是老太妃心中其实还是有数的。靖江郡王这个位置是怎么来的?不过是卫家和皇家达成了一定的协议罢了。以老太王对陛下有救命之恩的名义册封为郡王,实际上不过是先皇后和燕王齐王以及几位公主为长平公主求来的。但是既然卫家已经和皇家达成了协议,哪怕卫君陌真的不是卫鸿飞的亲生儿子,卫家也必须将他当成亲骨肉看待。如果没闹出事儿陛下自然睁只眼闭只眼就算了,毕竟让人将不是亲儿子的人当成自己的亲骨肉是强人所难。但是一旦闹大了…对皇家出尔反尔,不想活了么?

“公主这是怎么了?小孩子不懂事公主打了罚了也就是了。怎么还要离家了?”老太妃颤巍巍地想要上前拉住长平公主地手。卫君陌上前一步,将长平公主挡在了自己身后。南宫墨握着卫君陌的手淡笑道:“老太妃言重了,卫三公子今天敢砸了兄长嫂子的院子,谁知道明天会不会砸了公主的院子?既然靖江郡王府要维护卫三公子,咱们也没什么好说的。靖江郡王府让给你们便是,别好像我们夫妻奉养不起母亲似得。”

维护?!卫三公子都快被你打得半个身子都打烂了,你还想要怎么样?

哦…众人恍然,看向靖江郡王府众人的神色更多了几分不赞同。这不是自己找事儿么?

“你…你…”被南宫墨的伶牙俐齿气得说不出话来。老太妃指着南宫墨半晌不语。南宫墨也不理她,大庭广众之下若是真把这老太太气晕了或者气吐血了,原本有理也变成没理了。转身朝长平公主和卫君陌浅笑道:“母亲,咱们走吧。”

长平公主深深地望了南宫墨一眼,眼中满是欣慰。君儿沉默寡言不善言辞,正是需要有这样的一个聪敏慧捷,能言善辩的妻子才好。点点头,长平公主道:“好,咱们走吧。”

因为大夏朝的规定是皇子一旦成年就要立刻封王就番。所以金陵城里并没有特别为皇子们准备王府。有的只是藩王们回京时临时居住的别院。长平公主早就让人去通报过燕王府的管事了,所以当一行人来到燕王燕王府的时候管事早就已经准备好将三人迎了进去。因为只是临时暂住,倒也不用在意太多,看着长平公主休息了,南宫墨和卫君陌才携手回到为他们准备的客院。

“真是没想到,居然这么简单就搬出了靖江郡王府。”靠在窗口,南宫墨依然觉得有些惊奇。说起来,今天的事情完全是意外,无论是她还是卫君陌只怕都没有想到长平公主会这么干脆地就要搬出靖江郡王府了。而如果长平公主不肯离开的话,她和卫君陌都是不能抛下公主一个人单独离开的。

“母亲应该是早就有了打算了。”卫君陌淡淡道。

长平公主并不是一个行事冲动的人,即使是今天这样看似被激怒的情况下带着她们离开,如果不是长平公主脑子里早就考虑过离开这件事,她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南宫墨回身搂住他,轻声道:“不管怎么说,搬出来总是比在那里面自由多了。还是,你觉得舍不得么?”

虽然南宫墨不觉得靖江郡王府有人敢欺负她,但是时不时的见到那些自己不喜欢或讨厌的人也是一件很膈应的事情啊。这样就很好,你们爱怎么着怎么着,姑娘不带你们玩儿了。

卫君陌剑眉微挑,眉目间闪过一丝厌恶,皱眉道:“只怕靖江郡王府没有那么容易算了。”

卫鸿飞确实是很希望将他赶出来没错,但是长平公主的离开却不是靖江郡王府能够承受的了。作为一个功勋并不卓著却被册封为郡王的靖江郡王府,失去一位皇家公主标志着他们跟皇家的关系更进一步的疏远了。也让他们这个郡王之位变得越加的没有底气。

南宫墨摸了摸额头,皱眉道:“这倒是一个问题。若是靖江郡王不要脸面的上门恳求母亲原谅的话,陛下说不定不会同意母亲离开靖江郡王府。毕竟…如今陛下跟世家的关系一触即发,卫鸿飞虽然没什么用,但是好歹他不是世家的人,也算是忠心的保皇党了。”没什么事的时候皇帝自然会疼女儿不错,对驸马严厉同样也是皇家威严的一种显示。但是一旦牵扯到朝政局势,那可就不好说了。

卫君陌伸手揽住她,低声道:“不用担心,我和母亲心里有数。”

靠着他的胸口,南宫墨笑道:“那就好。我也不相信魏公子会对付不了区区一个靖江郡王。有空还是想想…如果咱们有了自己的宅子的话,要弄成什么样子吧?”

“无瑕喜欢什么样子的都可以。”卫君陌低头,俯身在南宫墨耳畔道:“无瑕,还记不记的取心月园之前答应我的事情?”

南宫墨翻了个白眼,“卫世子,这种时候你就居然还能记得这种事情?”她以为今天这么多事情,某人早就忘了。反正她是差点忘了。

卫君陌睁着紫色的眼眸,无辜地望着她,“跟无瑕有关的事情我怎么会忘记?”

南宫墨忍不住磨牙,“是呀,你从来不会忘记怎么算计我!”

“无瑕想要反悔?没关系…我不会生气的。”卫世子轻言细语地道。

南宫墨恨恨地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本姑娘答应了就绝不会反悔。”

“无瑕已经不是姑娘了。”卫君陌淡淡地道。

“不用你提醒!”南宫墨阴恻恻地道,“世子爷,妾身替你更衣?”

“有劳无瑕了。”卫君陌淡笑道。

虽然许多人侧夜难眠,但是刚刚新婚不久的小夫妻俩却依然还是春意缠绵,一夜好梦。

一大早长平公主就带着南宫墨进宫求见皇帝陛下了。皇帝下了早朝才在御书房里召见两人。

“见过父皇。”

“见过陛下。”

皇帝随手将手中的折子扔到一边,抬眼看了眼两人问道:“怎么这么早就进宫来了?听说朕刚上早朝你们就来了?”长平公主往地上一跪,道:“儿臣请求与靖江郡王和离。”

皇帝皱了皱眉,盯着长平公主道:“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又开始闹腾了?这次又是为什么?”

长平公主将昨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其中并没有什么加油添醋的地方。这种事情自然是瞒不过皇帝的,所有多少或者少说什么都没有任何意义。皇帝脸色微沉,没好气地扫了一眼长平公主道:“没出息的东西!不过是几个庶子和妾室都收拾不了?还有卫鸿飞,你是公主他是臣子,要做什么轮得到他多说什么?当年若不是你对他千依百顺,怎么会将事情闹得满城风雨?看看你七妹,再看看你!”

南宫墨挑眉,对皇帝的话感到有些兴味。显然,皇帝陛下并不觉得卫君陌可能是长平公主与靖江郡王以外的男人生的孩子有什么错。他生气的是长平公主居然压不住靖江郡王而导致这件事请闹得满城风雨有损皇家的名声。身为君临天下的帝王的思想其实很好理解的。皇家的公主,就算找个男人怎么了?若不是民情风俗不允许,哪怕养几个面首呢又如何?但是做臣子的却绝对不该以任何形式对皇家不敬。这就是典型的宁可我负天下人,不许天下人负我。长平公主若是将卫鸿飞和卫家老小压制的死死的,别说她生一个不像卫鸿飞的孩子,哪怕她生三五个卫鸿飞一样要当祖宗一样的供着。只是当年长平公主的行事显然让皇帝不太高兴。只是最后有先皇后和燕王齐王求情,不得不赏赐靖江郡王妥协将这件事了结了。

这会儿听到长平公主这么说,顿时又升起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但是,皇帝和长平公主的想法却是有着差别的。皇帝的认知里,只要长平公主和靖江郡王还是夫妻,无论长平公主怎么打压折磨靖江郡王府的人都是可以的。最好将靖江郡王府上下收拾的服服帖帖的,这样既不失了皇家威仪,也不损害皇室名声。而长平公主的想法却是我既然不想牵就你了,那当然是离得越远越好以后大家两不相干最好。再加上最近的局势,皇帝倒是没有立刻答应下来长平公主的请求。

长平公主垂眸,恭敬地道:“儿臣不愿让君儿和无瑕再跟着儿臣受委屈了,请父皇同意。”

皇帝没好气地道:“委屈?你自己若是有本事谁敢委屈他们?说到底还是你连卫鸿飞和几个刁妇都压不住。”

长平公主有些无奈地苦笑。她当初刚刚嫁过去的时候是想要跟卫鸿飞好好过日子不是为了端着自己的公主头衔去压人的。谁知道后来…再往后,她心灰意冷,只想好好抚养君陌长大成人,哪里有心思去帮卫鸿飞打理靖江郡王府?去管那些妾室庶子?

皇帝斜了站在旁边的南宫墨一眼,问道:“南宫丫头,你怎么看?”

南宫墨抿唇道:“回陛下,无论如何…我们和母亲是不能回靖江郡王府了。毕竟…大半个金陵城的权贵都看着我们从靖江郡王府出来,如今若是再回去,岂不是……”皇帝的脸色顿时也有些不好看了。他之前只想到皇家若是出了和离的女儿名声不好听,却忘了若是让长平就这么回去那皇家的面子更不好看。

“那你说怎么办?”皇帝问道。

南宫墨淡淡笑道:“陛下既然不远母亲跟靖江郡王和离,那么请陛下赐下公主府,让我们做儿女的陪母亲别居公主府总是可以的吧?”

皇帝皱眉道:“这有什么差别?”

“每一位公主出嫁时都是有公主府的,如今七姨母不是也居住在公主府中么?母亲自然也是可以的。母亲与靖江郡王关系不睦由来已久,夫妻之情更是荡然无存。靖江郡王府在府中自有美妾庶子,母亲在公主府中有我们做儿子儿媳的奉养,各不相干岂非皆大欢喜?既不和离,公主别居公主府也是符合规矩的,不管是朝臣还是百姓都不能说什么,陛下又有和为难之处?”

皇帝看向长平公主问道:“长平,你怎么说?”

长平公主道:“无瑕说得是,无论如何女儿已经不愿意再回到靖江郡王府了,请父皇成全。”

良久,皇帝方才叹了口气挥手道:“罢了,既然如此朕就赐你公主府一座。就在…就在燕王府旁边吧。”

“儿臣谢过父皇。”长平公主大喜,连忙拜谢。虽然父皇不同意她跟卫鸿飞和离,但是这其实没有任何影响的。公主府别说是她跟卫鸿飞这样名存实亡的,即便是正经的驸马公主不宣召驸马也是不可以随便进入的。只要她不想,这辈子都可以不用再见卫鸿飞和靖江郡王府的那些人。

“启禀陛下,靖江郡王求见。”门外,传话的太监恭敬地道。皇帝脸色一沉,冷哼一声道:“他还敢来!”虽然不同意和离,但是不代表皇帝就真的看这个女婿顺眼,“让他进来。”

片刻后,卫鸿飞走进来便看到长平公主和南宫墨坐在一边,脸色微变,“微臣见过陛下,见过公主。”

大殿之上响起一声冷哼,“见过公主?大胆卫鸿飞,你眼里可还有公主,还有朕这个皇帝!”

卫鸿飞连忙跪倒在地上,道:“陛下恕罪,臣管束无方,以致府中庶子以下犯上,妾室对公主无礼。臣特来请罪。”

皇帝冷笑,道:“既然你亲自来请罪了,朕就不罚你。你府中那个庶子革除一切功名永世不得录用。后代三代不得入朝为官。还有你那个侧妃,对公主无礼,贬为侍妾,重责三十!”

“陛下…”卫鸿飞心中不忍,一抬头却见皇帝苍老却依然锐利的眼神似笑非笑地盯着他道:“怎么?对真的惩罚不满?”

“微臣不敢,臣谢主隆恩。”卫鸿飞连忙道。

皇帝这才点点头道:“长平与你成婚多年一直居住在靖江郡王府中也不成样子,这特此公主府一座。着世子卫君陌和世子妃南宫墨陪伴公主居住。”

卫鸿飞心中一沉,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神色淡然的长平公主心中一时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唯一能够庆幸的是陛下并没有人让他和长平公主和离。只是,别居到公主府,卫鸿飞知道以长平公主的性格这是已经下定了决心要与他一刀两断了,以后只怕想要再见长平公主也不是那么容易。

心中即使千万的不甘不愿,面对殿上虎视眈眈的皇帝卫鸿飞也只得恭敬地拜道:“叩谢陛下恩典。”

------题外话------

今天好像是中元节,就不说快乐了。中元节前后都不太顺的样子。悲桑。昨天爪机坏了,然后发现电脑病毒了,努力杀毒更新程序,结果电脑死机了。悲桑ing~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