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病比西子胜三分/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皇宫里出来,依然只有南宫墨和长平公主两人。卫君陌有公务在身,并不能整天无所事事地到处打转。南宫墨正要扶着长平公主上马车,身后传来卫鸿飞的声音,“长平……”

长平公主回头,神色淡漠地望着卫鸿飞道:“靖江郡王,称呼本宫公主。”

卫鸿飞额头上的青筋忍不住挑了挑,紧紧地攥起放在身边的双手咬牙道:“公主,你当真要如此绝情?”

长平公主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挑眉笑道:“绝情?本宫做了什么让人你认为本宫绝情?这些年…你做的事情难道不绝情?”

卫鸿飞咬牙,低声吼道:“我给了你机会解释,你为什么从来都不说?你倒是说啊,只要你说了我就相信。”长平公主不以为然,“真的我说什么你都会相信?”卫鸿飞沉默,长平公主淡淡道:“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说的。你若是有半点相信我…当初又怎么会什么都不听就将事情闹得沸沸扬扬,险些害了君儿的性命!说到底,你不过是觉得我不守妇道,还会仗着公主的身份欺压你。所以你就先下手为强,将事情闹得人尽皆知。是不是?这件事…毁了我的名声,让你卫家得到了郡王的头衔,你卫鸿飞更是有别于所有的驸马,拥有纳妾的权利。这二十年来过得风光得意,只怕是直到现在你也觉得当初的决定对极了吧?”

长平公主每每想到当年的事情心中就忍不住恨意翻腾。同时也暗暗庆幸当初并没有对卫鸿飞说些什么,如果当初她真的相信了卫鸿飞…只怕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卫鸿飞的脸涨得通红,道:“那你告诉我!告诉我卫君陌是我的儿子!只要你亲口说出来,我就信,你为什么从来不说?”

沉默了一会儿,才听到长平公主淡淡道:“从你告诉我,君儿的名字叫君陌开始…真相是什么就已经不重要了。我,也没有什么要说的。”转过身,长平公主扶着丫头的手上了马车。

“你等等!”卫鸿飞上前想要拦住她。他知道如果这次不说,以后想要再见到长平公主就难上加难了。擅闯公主府,即使是驸马也是吃罪不起的。

南宫墨闪身挡在了卫鸿飞跟前,唇边带着一抹嘲讽的笑意,“郡王,母亲不想见你,请你自重。”

“你滚开!”卫鸿飞怒道。

南宫墨眼底冷意闪现,“王爷是想要冲撞公主的仪驾么?无妨,只要你能打得过我,我便放你过去。王爷要不要试一试?”

卫鸿飞瞪着南宫墨几乎瞪红了眼睛却始终没有动手。南宫墨的身手他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却听当初围观婚礼的不少人提起过。卫鸿飞自知武艺平平,在卫君陌手下甚至连一招都走不过。更何况,在宫门口动武,除非他不想活了。

“母亲先回府吧,无瑕还有些事情就不陪您回去了。”南宫墨含笑朝卫鸿飞挑了挑眉,头也不回地朝车里的长平公主道。长平公主轻声道:“有事你就去忙吧,在外面自己小心一些。”

“知道了,母亲。”

长平公主的马车缓缓地启动向前驶去,只留下对峙的南宫墨和卫鸿飞,以及一干不敢上前的靖江郡王府下人。

皇宫门口虽然算不得人来人往的地方,但是偶尔也有出出进进的朝廷官员和权贵,卫鸿飞自觉丢不起这个脸,终究还是灰溜溜的转身走了。

看着卫鸿飞灰溜溜的离开,南宫墨耸耸肩转身慢悠悠地往金陵城中繁华的大街而去。

天一阁

蔺长风和南宫墨坐在窗口闲聊,对于昨天靖江郡王府发生的事情长风公子自然早就打探的清清楚楚。当着南宫墨的面赞不绝口,“真是没想到长平公主居然会如此果决。真是不错啊,以后你们可就自由了。”

南宫墨笑道:“就算是在靖江郡王府我也没觉得不自由,只不过…能不看到一些膈应人的东西,确实是、太好了。”

长风公子趴在桌子上,八卦兮兮地望着南宫墨道:“怎么样?卫君泽的腿到底是不是君陌打断的?靖江郡王府那些人是个什么表情?”

南宫墨耸耸肩表示不知道,“不过,靖江郡王的表情有点意思,看上去…好像很舍不得似得。”说起来,卫鸿飞的态度确实是满奇怪的,既然认定了长平公主对不起他,当初直接和离甚至干脆一点休妻算了。毕竟长平公主不肯解释,当时看起来是皇家理亏,哪怕他真的休了长平公主皇家应该也不会不对他怎么样。而且还能够成为古往今来唯一一个休妻的驸马,那名声…绝对是震惊天下的。

蔺长风不屑道:“没有长平公主和君陌,你以为靖江郡王的位子是哪儿来的?他当初若是休了公主或者跟公主和离,就算皇家不对付他们,卫家现在最多也不过是金陵城里的三流家族。也就是先皇后还记着卫家老爷子是为了陛下而死的给他们几分面子,如今先皇后过世了,谁还将他们当成一回事?”南宫墨点点头,有些遗憾地道:“暂时,陛下是不会再对付靖江郡王府了。”

蔺长风不由得坐正了,问道:“这么说,陛下是真的铁了心要跟世家开战了?”

南宫墨微微点头,轻声叹息道:“今天这事本身也算是一个试探,陛下坚持不肯让公主和卫鸿飞和离,只怕还是要保靖江郡王府的意思。不只是靖江郡王府,那些开国之后亲生的家族还有那些寒门学子陛下大约都会开始提拔了。”要对付金陵城里这些盘根错觉的世家,即便是皇帝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说不定皇帝当初是搞错了顺序了,早些年皇帝就不该将精力都花在对付功臣的身上。比起那些刚刚兴起的开国功臣,这些同气连枝的世家才是更加的不好对付。不过南宫墨也能理解皇帝的所作所为,毕竟那些功臣大多数都是握着兵权的,这是这些十大世家不能比的。如果这些手握重兵的将军再跟世家勾结再一起,只怕这皇位都会动摇了。

蔺长风忍不住皱眉,捏了捏眉心道:“所以说争权夺利的人就是麻烦。”

南宫墨托着下巴好奇地看着他,“陛下要对世家开刀,蔺家肯定也跑不了。你打算怎么办?”

蔺长风轻哼,“我这个蔺家大公子有名无实,蔺家倒了对我没什么坏处,蔺家兴旺了对我也没有什么好处。随便!倒是你们…按理说,你和卫君陌应该站在陛下这一边啊。”

南宫墨道:“实际上,我们也是站在陛下这边的啊。”只不过,偶尔会有些意见无法统一就是了。比如说阮郁之这样的人渣,再比如说对靖江郡王府的态度,但是这些…都是小事儿么。只要他们办得神不知鬼不觉,让陛下抓不到把柄,一切都好说。

“那你还想要跟秦家走得近?”蔺长风提醒道。

南宫墨道:“那只是因为阮郁之啊,我们跟秦家又没有什么厉害关系,陛下也没有下旨非要我们跟秦家为敌啊。扫除人渣,人人有责。有什么关系?”

长风公子耸耸肩,无奈地道:“好吧,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吧。”

南宫墨望着蔺长风眨了下眼睛,笑道:“好吧,我知道长风公子是担心我和君陌。放心吧,君陌的事情他自己心里有数,至于我…我准备找个事情做,最近很忙,没工夫参与那些事情。”

“咦?你有什么要做的?”长风公子好奇,南宫大小姐的观点和点子总是很新颖,所以每次她说有事情要做长风公子就觉得看到了一堆一堆的金元宝。虽然南宫墨只是动动嘴皮子,跑断腿的人从来都是长风公子。但是这年头不缺跑腿的人,就缺会出主意的人啊。

南宫墨无奈道:“这次真的不赚钱。我不是开了个医馆么?打算去坐堂。”

“开…开什么玩笑?”长风公子震惊,堂堂星城郡主去医馆坐堂,到时候人们是去看病还是去看她啊?

南宫墨不以为然,“不让别人知道不就是了么?本姑娘的易容术,刚好还算拿得出手。”

既然南宫墨都这么说,蔺长风自然也不能多说什么。而且,眼看着金陵时局将乱,南宫墨避开这些也是一件好事。不过……

“在这之前,先把阮郁之那个人渣解决掉吧。”南宫墨悠悠道。

“郡主,蔺公子,楚国公府大公子来了。”门外,小二禀告道。

南宫墨和蔺长风都是一怔,没想到南宫绪会找到这里来。说起来,这些日子南宫墨差点都把南宫家给忘了。乔飞霜那母子三个不出来嘚瑟了,南宫墨也就懒得再关注他们了,如今倒是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恍惚记得…记得,上次谢三说南宫晖要成婚了。

“南宫怀将乔飞霜接回去了。”蔺长风淡淡提醒道。

“嗯?”南宫墨皱眉道。

蔺长风笑道:“这次南宫怀倒是不好意思以孟夫人的名义了。直接悄无声息地将人带了回去,没名没分的安排在府里一个不起眼的院子里。乔飞霜三母子如今的日子只怕也不好过。”

乔飞霜的日子何止是不好过,简直是憋屈极了。

被恭恭敬敬地迎进门,和被遮遮掩掩的带进门可不是一会儿。乔飞霜这样没名没分连个理由都没有就被带进府里的人,说实话,连那些被带进门的外室都不如。人家至少还有个身份说明,他们住在楚国公府算怎么回事?连府里的下人都看不上他们。如今郑氏不在了,乔飞霜又没能够被顺利娶进门,楚国公府的打理中馈的权利竟然就这么落到了林氏的手里。林氏能看得惯想要入门跟她抢管家的权力的乔飞霜?南宫怀再疼爱乔飞霜对于后院的很多私隐的事情还是不懂得。最多只能时不时的多给些钱首饰给她,但是乔飞霜被罚抄那些可能她永远都抄不完的东西,朝廷定期有人上门收取,连出门的时间都没有要那些首饰银子有什么用?乔飞霜连个可以信任的使唤的人都找不到。

林氏如今倒是风光得意了,不过也只是在楚国公府的内宅而已。以林氏的脑子,南宫墨认为在南宫旭和南宫怀跟前,她能够讨到什么便宜。

“请他进进来吧。”南宫墨道。

小二应声去了,不一会儿南宫绪推门进来。看到蔺长风也在,南宫绪似乎丝毫没有惊讶的感觉。只是看向南宫墨点点头道:“你果然在这儿。”

“大哥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南宫墨好奇道。

南宫绪淡淡道:“长风公子卖身给星城郡主的消息如今金陵还有几个人不知道?”

蔺长风摸摸鼻子没说话。这个消息肯定不是他爹传出去的,他爹还丢不起这个脸。估计是他那个不省心的后娘还是异母弟弟搞的鬼吧?不过对此长风公子也不怎么在意就是了。被人说几句又不会掉块肉。好处他长风公子收够了,有事情还能把南宫墨和卫君陌这对损人夫妻推到前面挡着,多么美满的人生。

南宫墨嫣然一笑,道:“大哥坐下说话,来这里找我是有什么事情么?”

南宫绪剑眉微皱,很快又松开了问道:“你们从靖江郡王府搬出来不要紧么?若是没找好地方,可以先回寄畅园住着。反正那也是你的园子。”南宫墨摇摇头道:“母亲已经跟陛下请旨,不日陛下就会赐下公主府了。如今暂时住在燕王府里也没什么不方便的。我和君陌住在寄畅园倒是没什么,但是总不能让母亲也住在那里。”

南宫绪微微点头,道:“你心里有数就好,看来卫世子和公主都对你很好。过几日便是晖儿成婚的日子,商姑娘你也见过了罢?你记得回去看看。”

“这么快?”南宫墨惊讶,前今日才刚见过商念儿,甚至如今金陵城里只怕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南宫晖的婚事。不过仔细想想,楚国公府虽然也算是金陵有权有势的人家,但是南宫晖到底不是嫡长子。南宫绪既然想要快,又不想办得太热闹的话,没什么消息也是正常的。只是不知道归化将军怎么就这么容易答应了下来的。

“下个月归化将军就要出镇边关了,也想要将商姑娘的婚事早点办完。”似乎看出了南宫墨的疑惑,南宫绪淡淡道。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到时候我会回去的。”

南宫绪点点头,房间里便开始有些沉默了起来。似乎都不知道还有什么话能说,虽然对南宫绪这个大哥已经没有最初那样的排斥,但是南宫墨真的有些不知道跟他有什么话说。即使是亲生的大哥,但是相处起来却远不如跟蔺长风这样的人自在。

好一会儿,南宫墨想了想才问道:“父亲…还有乔氏那三个没事吧?”

南宫绪脸上露出一丝极冷的笑意,道:“自然没事。父亲如今得偿所愿,还能有什么事?至于乔氏母子三个,就更没有什么事了。说起来,这事还多亏了你了。”南宫墨抿唇一笑,“没事就好,大哥客气了。我只是看她们不太顺眼而已。”

又坐了一会儿,南宫绪才起身告辞了。

看着他出去,蔺长风悠悠叹了口气道:“南宫绪这个大哥做得也不容易啊。”南宫墨斜了他一眼,蔺长风耸耸肩道:“虽然南宫绪对你是有些疏忽没错。但是我还是不得不说,如果我是南宫晖的话,有这么一个大哥真是幸福死了。”

生活在楚国公府,有郑氏那样一个不省心的继母南宫晖还能保持这样天真爽朗的性格,南宫绪这个做大哥的绝对是功不可没。只看南宫绪对郑氏下的狠手,就可以知道这些年郑氏对他们只怕也没少做不该做的事情。你问蔺长风怎么知道郑氏是南宫绪弄死的?排除了所有的可能,剩下的那个就算再不可能也会变成可能。如果不是南宫怀自己杀了郑氏,那么会动手又有能力还有机会杀郑氏的就只剩下南宫绪了不是么?

南宫墨淡淡道:“若不是南宫绪一直护着他,南宫晖也未必会是现在这样好么?”

蔺长风嘿嘿一笑道:“那倒是,墨姑娘不就是最好的证据么?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其实还是希望有个人能够一直护着自己吧?”

南宫墨沉默,很多能力卓绝的人都是经过了无数的痛苦和磨砺才能长成的。虽然大多数人都会说一句值得,但是真正在经受那些苦难的时候谁没有想过想要有个人能够挡在自己身前无条件的保护自己?只是他们都没有遇到那个人,才会自己独自挣扎着往上爬罢了。

蔺长风暗搓搓地笑道:“跟你说个小道消息。南宫怀要倒霉了。”

“嗯?”南宫墨好奇地挑眉。蔺长风道:“你知道南宫绪为什么那么轻易同意让乔飞霜进门么?如今南宫怀被乔飞霜迷得团团转,南宫绪在趁机吞了楚国公府的权利呢。乔飞霜说不定看出来了,可惜有陛下的旨意在,她也无可奈何。何况她没名没分的进了楚国公府,楚国公府的下人根本不理她。”

南宫墨沉吟了片刻,摇摇头道:“不,南宫绪斗不过南宫怀。”这不是能力问题,而是在楚国公府,南宫绪面对南宫怀天生就处于弱势。楚国公府就是因为南宫怀才建立和存在的,南宫怀愿意的话南宫绪自然可以掌握所有的权利,但是如果南宫怀不愿意,只需要一句话,南宫绪就会什么都没有。

蔺长风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南宫家可不是蔺家这样派系林立的庞大世家,完全就是南宫怀的一言堂。

“那南宫绪到底想要干什么?他现在做的这些岂不是白费功夫?”

南宫墨皱眉道:“除非…他已经掌握了对南宫怀能够一击致命的弱点。但是,如果真的有这个效果的话,对楚国公府只怕也没有什么好处。只能两败俱才对,南宫绪根本就得不到什么好处。”

蔺长风道:“楚国公只有南宫绪和南宫晖两个儿子,南宫晖眼看是撑不起楚国公府的,那么就只剩下南宫绪一个人了。所以,南宫怀应该也不会太在意放权才是。说不定是咱们想多了。”

南宫墨无语地瞥了他一眼。你刚刚都觉得南宫怀要倒霉了,怎么看南宫绪的行为也不会事带着善意或者和平的。而且,南宫怀那个人南宫墨虽然不能完全了解却也还算了解几分。如果让他发现南宫绪私底下的小动作,南宫怀是绝不会因为南宫绪是他唯一能够撑得起楚国公府的儿子就手下留情的。

长风公子挥挥手,伸了个懒腰道:“哎呀,这其实也不关咱们的事儿。咱们看着就是了,谁管那对父子想要干什么呢?本公子其实更好奇的是…南宫怀那样的一个人,乔飞霜到底是有多大的魅力才能让他神魂颠倒。”难道当真是美人乡是英雄冢?但是若论美人的话,当年的孟夫人未出嫁前据说可是名扬江南的大美人和大才女。家室清贵,貌若天仙,才华横溢,南宫怀娶了这样的女子当时不知道羡慕死多少英雄豪杰。但是也没见南宫怀神魂颠倒啊。谁知道后来居然为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乔飞霜差点跟孟家翻脸?

南宫墨玩味地笑道,“其实这个一点儿也不难理解。”

“嗯?南宫怀眼睛有问题?”

南宫墨摇摇头道:“这么说吧。如果我在你跟前放一卷失传的古籍和一箱子黄金。你打算选哪一个?”

“古籍值钱还是黄金值钱?”长风公子问。

南宫墨抽了抽嘴角,叹了口气,“如果让一个大儒和一个商人同时选,他们会选哪个?”

蔺长风笑道:“当然是大儒选古籍,商人选黄金。啊,我明白了…所以你的意思是南宫怀就是那个商人,根本看不懂古籍么?”

南宫墨挑眉,“我什么都没说。”

“你明明已经说了。”长风公子道,“明白鸟,如果南宫怀出生清贵,才华横溢而且心性正直,他肯定是会更欣赏孟夫人一些。但是南宫怀本身是农家出身,大字都不认识几个,虽然后来自己也读了一些书,但是跟孟家这样千百年底蕴的大世家还是没法比的。如果是说兵法什么的或许南宫怀还能聊聊。但是如果说琴棋书画,诗词曲赋,南宫怀只怕回事一头雾水。男人么…总是不喜欢妻子比自己强的。如果是个心胸宽广的男人或许还不在意,但是南宫怀偏偏不是。这个时候,再看到乔飞霜这样小鸟依人仿佛什么都不懂,只会依靠着男人的女子的时候南宫怀就会特别的喜欢。再加上他们当初被孟家阻挠,更是给了南宫怀一种他的爱情被孟家和孟氏强行破坏的感觉。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因此,对乔飞霜也就更加的念念不忘了。”

“简而言之,就是乌龟只能和王八看对眼。孟夫人是一朵鲜花错插在牛粪上了。”长风公子最后做出了总结。小心地瞄了一眼南宫墨,见她不以为意的模样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南宫墨挑眉一笑,“长风公子真是眼神如炬。”

蔺长风无奈地耸耸肩,“没办法,谁让我家里老头子也是这样呢?”

“我记得…蔺家继夫人也是出身名门。”蔺家那样的人家可不是南宫怀那么不讲究的,蔺夫人即使是继室同样也是书香门第的嫡女出身。长风公子轻哼,“谁说名门就不会生出牛粪?”

“好吧,随便你。”南宫墨抬手表示认输。

南宫墨站起身来,道:“现在跟我去个地方吧?”

“什么地方?”蔺长风不解。

“秦家。”

“你去秦家干什么?”蔺长风道。

“去看看秦家四小姐啊。”南宫墨坦然道:“我们搬家了,秦家肯定不好意思上门。如果能够将秦四小姐拉过来,阮郁之就要惨了。”蔺长风不抱什么希望,“秦四小姐据说对阮郁之一往情深,陷入感情之中的女人都是不可理喻的。你觉得她会帮着你对付阮郁之?”

“我觉得,秦四小姐能让秦家上下那么疼爱她,肯定不只是因为她身体不好而已。”南宫墨笑眯眯地道:“而且,有的时候女人其实比男人更加坚强。另外,那种明知道男人是人渣,偏偏还觉得错的是被他渣的人的极品这世上其实并不多。”

“好吧,既然墨姑娘要去,我自然奉陪。”万一你出了什么事,卫君陌还不活剐了我?

两人到秦家的时候秦家的老爷和夫人都不在家,出来招待两人的正是秦家大公子秦梓煦。听到南宫墨和蔺长风来访的消息,秦大公子连收拾一番仪表都来不及,就急匆匆地跑出来了。

“见过星城郡主。”

蔺长风好笑地打量着秦梓煦袖摆上沾染的染料笑道:“秦大公子,你这是在干什么啊?”

世家公子不愧是世家公子,虽然衣着稍有不整,但是秦梓煦依然一派从容有礼,笑道:“不小心沾染了一些,让郡主见笑了。”

南宫墨摇头,“无妨。”

秦梓煦看着南宫墨道:“郡主此来,不知是否……”

蔺长风含笑拍拍他的肩膀道:“墨姑娘想要见见四小姐。”

秦梓煦大喜,连忙道:“多谢郡主,郡主这边请。”

蔺长风拉着秦梓煦道:“姑娘家的事情就让姑娘家自己去说,秦大公子你还是陪着本公子喝杯酒如何?”秦梓煦有些为难地看向南宫墨,南宫墨笑道:“秦公子放心,我心里有数。”秦梓煦是担心她跟秦惜说了什么让秦惜承受不住。南宫墨心中淡淡一笑,秦梓煦果然非常重视秦惜这个妹妹。

“多谢郡主。”秦梓煦朝着南宫墨深深地一揖道。

南宫墨跟着管事去了秦惜的惜玉轩的时候秦惜正在抚琴。站在门口,听着秦惜的琴声南宫墨微微叹了口气。秦惜只怕是已经猜到了一些事情吧,否则这样一个被人捧在掌心里疼爱着的女子琴声中怎么会有这样的忧愁纠结和悲伤。这绝不是仅仅是因为自己身体不好而产生的悲伤和忧虑。

管事低声道:“前两天小姐又昏倒了一次,太医说…若是再有什么意外,小姐只怕是活不过半年了。”

“是星城郡主么?”琴声骤停,秦惜转过身来看到门口的人愣了一愣,开口问道。

南宫墨挑眉,笑道:“你怎知道我是南宫墨?”

秦惜抿唇浅浅一笑道:“我虽然不怎么出门,不过,金陵城里如郡主这般风采的女子必定不多见的。”

南宫墨笑道:“多谢秦小姐称赞了。”

秦惜挥挥手让管事下去,对南宫墨笑道:“郡主请坐。”

南宫墨在靠近秦惜的地方坐了下来,仔细观察着眼前的女子。曹公赞林黛玉“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南宫墨从未觉得这句话能够用在任何女子的身上,长期生病的人无论如何都是不会有多好看的。但是看到秦惜的时候方才觉得原来这并不是文人的夸张或者虚构,这世上真有如此的美丽的女子。秦惜很消瘦很苍白,整个人都带着一种病态的静美。但是她却并不同于那些仿佛柔弱无依的病美人。因为她的眼睛并不是那种楚楚可怜的,而是带着一种沉静,坚定,聪慧和坦然的。一个从生下来就被大夫判决长不大的女子,能够长到如今的年龄一定不只是家人的呵护和万贯家财的精心将养,还有她自己坚定地想要活下去的毅力。

“我这个样子,让郡主见笑了。”秦惜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羡慕地看着南宫墨道。

身为一个从小就药不离身的病秧子,南宫墨的模样无疑是秦惜最羡慕地。美丽,大气,健康,优雅,只是站在那里嫣然一笑就仿佛光芒万丈。

哪怕…没有美丽也不要紧呢。

南宫墨也不在意,道:“能让我把把脉么?”

秦惜伸出手道:“有劳郡主了,大哥都是因为我才叨扰了郡主,还望郡主不要见怪。”

“令兄兄妹之情,我也很是感佩。”

搭上秦惜的脉搏,南宫墨也忍不住皱了皱眉。这跟燕王和皇帝的脉都完全不同。那两位一个是伤,一个是老。至少他们都曾经健康过。但是秦惜的脉搏却是弱的令人心惊,难怪太医会说她活不过半年了还真不是危言耸听。如果寻常人的生命力是六七,特别健康的人是九或者十。那么秦惜就只有二三。这就是先天不足,天生从胎里带来的病弱,若是不严重后天养养或许没什么大碍。但是秦惜这样的,南宫墨只能说秦惜能活到现在足可见秦家真的很疼她。

当初太子的情况,用三分之一的玲珑果就能救回来。但是秦惜这个情况,南宫墨三十颗玲珑果也未必能让秦惜从此健康无忧。

见她皱眉,秦惜也不在意,笑道:“郡主不必费神,我都习惯了。只是大哥和母亲她们一直不肯死心罢了,让他们如此操心我……”

南宫墨道:“可见秦公子和秦夫人疼爱四小姐。我的医术也排不上号,所以四小姐也不必在意。秦公子心性坚定,说不定会山回路转呢?”秦惜笑道:“多谢郡主,我虽然身体不争气,但是只要活着一日我就会努力活着的。”

看着秦惜与苍白病弱的容颜毫不相衬的明媚笑容,南宫墨也是淡淡一笑,取出两个小小的药瓶递过去道:“这是紫玉回心丹,只有一粒。若是危急之时或许可以救你一命。不过这个治不了你的病,而且也只能用一次。另外,这个是清风养神丸,每天服用一粒,本身就是调理身体用的,对先天体弱效果很好,应该会有些效果。至于药方子,我要先回去琢磨琢磨再开。”其实是要回去找弦歌公子商量商量再说,南宫大小姐真的不擅长治这种娇贵无比的病。

“多谢郡主。”秦惜也不矫情,接过药瓶轻声谢道。

------题外话------

(づ ̄3 ̄)づ感觉倒霉的日子应该过去鸟。O(∩_∩)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