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自寻死路/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是幸福,是不是?”金陵城外的一处山崖边上,朱初喻站在山上望着山下快马奔驰而过的一双璧人淡淡叹息道。

在她不远处的悬崖边上,依然带着面具的宫驭宸负手而立,轻哼一声道:“可惜,本座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幸福!”

朱初喻扬眉,道:“那又如何?宫阁主拉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偷看别人幸福的模样?很抱歉,我对这个不感兴趣。”宫驭宸身影一闪已经到了朱初喻的身后,朱初喻自知不能与他抗衡也就不去费力挣扎了,只听宫驭宸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带着勾人心魄的邪气,“是不感兴趣,还是不敢感兴趣?你斗不过南宫墨,害怕了是不是?”朱初喻猛地转身,冷笑道:“宫阁主,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挑唆我去跟星城郡主作对与你有什么好处?我告诉过你,我并不爱靖江郡王世子。你觉得,我会为了一个男人去给自己树立一个星城郡主那样的敌人?”

“哦?”宫驭宸挑眉笑道:“那么...一开始你又是为了什么选择卫君陌呢?就算你不爱他,当初让你选择他的条件现在也依然还存在吧?

朱初喻脸色微沉,咬牙道:“宫阁主,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宫驭宸笑道:“本座只是好奇...你当初到底是为什么选择卫君陌。本座思量了许久,却还是没有发现他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啊。”特别阴险当然不算在内,如果朱初喻知道卫君陌的真实性格,只怕是逃得比飞还快。

朱初喻望着宫驭宸带着面具的脸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问道:“宫阁主是想知道我当初为什么选卫君陌还是星城郡主为什么选南宫墨?”

话音未落,朱初喻就感到一股杀气扑面而来。不由自主地闭了闭眼经,再睁开时却见宫驭宸仰天长笑,显然是朱初喻的恐惧取悦了他。朱初喻眼底闪过一丝懊恼却也无可奈何。她不想跟宫驭宸这个人打交道,但是却不得不跟他打交道。宫驭宸显然不是她想要甩开就能够甩得开的人,她也不是没有想其他的一些办法来摆脱宫驭宸,但是无论她找了什么人,每过一段时间宫驭宸依然还是会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她面前,就仿佛一个永远也摆脱不了的噩梦。

“小鱼儿,你是本座见过的,第二个聪明的姑娘。所以...不要再做那些不该做的事情了,下一次本座可不会再那么客气了。”

他果然知道了!朱初喻心中一紧,面上却依然不动声色。宫驭宸抬手轻抚着她的小脸,低声轻喃道:“本座也有些好奇,你到底能够走到哪一步。原本...小墨儿应该比你更合适才是,只可惜...她却并没有什么野心。若是她有你一般的野心,小鱼儿,你今天只怕也没办法站在这里了。”

“多谢宫阁主提醒。”朱初喻咬牙道。她不如南宫墨,不需要有人一次又一次地在她跟前提起。

“生气了?”宫驭宸看好戏一般地望着朱初喻笑道。朱初喻轻哼一声,淡淡道:“宫阁主将我叫到城外来,不会只是想要跟我说这些废话吧。”

“好吧。”宫驭宸仿佛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道:“朱家打算投靠萧千夜?我怎么不知道你对萧千夜如此有幸心?看起来不像啊,你若是对他那么有信心应该是你自己嫁给他才对。”

朱初喻撇开了脸,淡淡道:“我不想嫁给他。另外,我不需要对他有信心,他是皇长孙,他的运气很好。”

“怎么说?“

朱初喻犹豫了片刻,终究还是在宫驭宸邪气眼神下屈服,低声道:“陛下恐怕活不了多久了。”

“朱家好灵通的消息。”宫驭宸打量着朱初喻道:“看来,我还是小看了朱家啊。”

朱初喻轻哼一声,淡淡道:“朱家好歹也担着皇商和金陵首富的名头,你知道金陵城中有多少生意是朱家的,这其中又有多少与皇家息息相关?想要打探一些别人不知道的消息并不是什么难事。”

“是么。”宫驭宸抚摸着下巴思索着。

朱初喻不闪不避地望着他,“不然呢?”

“好吧,皇帝活不久了...那么,他到底还能活多久?”宫驭宸问道,“就算太子皇帝活不久了,还有太子呢。将筹码压在萧千宁身上,是不是太早了一些?”

朱初喻道:“因为...太子也活不久了。”

“你不会告诉我,这又是你打探到的消息吧?”宫驭宸道。

朱初喻冷声道:“太子本来早就该死了,上次是玲珑果和星城郡主救了他一命。但是...你觉得一颗果子能够保住他的命多久?倒是宫阁主,你身为江湖中人却总是喜欢跟我打听这些朝堂中的事情,不要告诉我你只是为了星城郡主。”当初献上玲珑果救太子只是为了增添朱家的资本,如今目的已经达到了,太子也就该死了。

宫驭宸笑道:“好吧,我确实不是为了小墨儿。我是为了小鱼儿你啊。看到你这么拼命的往上爬,本座突然有些好奇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是个什么滋味了。”

“你......”朱初喻惊怔。

宫驭宸笑道:“没错,我打算...去辅佐你看好的皇长孙。怎么样,高不高兴?”

朱初喻冷着脸一言不发,宫驭宸这样的来历不明喜怒无常的人,无论是做敌人还是做朋友她都不会高兴的。但是她也知道,宫驭宸想要做什么也不是她能够怪得了的。

“呵呵...听起来,感觉金陵城里就要乱起来了啊。不如本座再添一把火如何?不用太感激本座。”

齐王送的别业就在紫云山下不到五里的地方,斜对着紫云山,门前是一条清澈蜿蜒的河流。此时已经是十月中,沿岸和别业外面的木芙蓉开的正好。粉红色的花朵在绿叶映衬下

迎风招展,倒是妆点的这别业周围不似深秋更像是初春。

紫云山附近本就是金陵权贵们最喜欢的购置别院的地方,因此两人还没走到自己的家的别院就碰到了认识的人也不奇怪了。

远远地骑在马背上就看见前方一座别院外头一堆人围在一起吵吵嚷嚷不知在干什么。南宫墨原本对这个也没什么凑热闹的兴趣,却被一个有些眼熟的身影吸引了注意力。

“惜儿?”被几个丫头护在中间的白衣女子,正是前些天刚刚认识的秦家四小姐秦惜儿。南宫墨连忙打马上前,走得近了才看见被秦家的下人围着的地上还躺着一个人。那人衣衫褴褛,满身污秽蓬头垢面的,一时间南宫墨倒是有些吃不准这人是谁。

“惜儿,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呢?”南宫墨扬声笑道。

听到她的声音秦惜也是一喜,连忙抬头望了过来,浅笑道:“墨儿,真巧你怎么在这里?”

南宫墨翻身下马,挑眉道:“我在这里不奇怪,倒是你...秦梓煦肯让你出门了?”秦惜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大哥也是担心我的身体,自从用了你给的药,我觉得好多了。这今天...府里有些事情爹娘和大哥才想让我出城来住些日子散散心。谁知道......”

“怎么了?遇到麻烦了?什么人这么大胆子敢找秦家四小姐的麻烦?”南宫墨将缰绳收起来放在马儿的身上,拍拍马屁股马儿便甩着尾巴自己悠闲的往一边走去了。身后跟着过来的卫君陌皱了皱眉却没有下马,只是不远不近地坐在马背上等着南宫墨。

秦惜也不在意,朝着卫君陌微微点了下头便回头对南宫墨叹了口气,扫了一眼地上趴着的人。

南宫墨这才提起一丝趣味,“这个,难不成......”

地上的男人抬起头来,恶狠狠地瞪着她叫道:“南宫墨!”

男子,自然便是有几日不见的阮郁之了。南宫墨有些惊讶,没想到才短短几日阮郁之就变成了这幅模样,当真是比乞丐还不如。其实这也不能怪阮郁之,他虽然是曾经的金榜探花,但是二十多年来却从没有自己亲手赚过一文钱。如今突然被打落谷底身无分文,他确实是比乞丐还不如。至少乞丐还会乞讨和自己找吃的充饥,而他却真是什么都不会。

南宫墨扬眉,淡淡道:“就算被贬为庶人了,总不会就连学了二十几年的礼仪都丢了吧?本郡主的大名是你可以随便叫的么?”阮郁之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恨恨道:“南宫墨,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为什么要害我?”

南宫墨惊讶,“我什么时候害你了?”她有做过什么足以让阮郁之误会的丰功伟绩么?所有的事情不都是小莫公子和蔺长风的功劳?阮郁之这怨恨来的太过莫名其妙了。

阮郁之狠狠地瞪着南宫墨,但是看了一眼不远处一身冰霜的卫君陌,却也只能畏惧地移开了眼睛。

秦惜浅笑道:“让你见笑了,你跟卫世子想必也是难得出来,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说完,秦惜便挥挥手让人将阮郁之赶走。阮郁之使劲地推开了自己跟前的人,深深地望着秦惜道:“惜儿,你也要如此狠心么?之前的事情只是一个误会,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如果是从前的阮郁之这番话说来,即使不信心中总也会产生几分波动。但是现在一个浑身肮脏的连脸都看不清楚的乞丐说出这样一番深情款款的话来,秦惜半点也找不到动容。看着阮郁之狼狈的模样,秦惜只感到厌恶和荒谬,当初她们怎么会觉得这样的人是个不错的人呢?

“让他走吧。”秦惜淡淡道。

可惜,阮郁之却并不愿意就这么走了,看到自己示弱并不能让秦惜心软,阮郁之眼中的阴郁之色更盛。站起身来盯着秦惜厉声道:“惜儿,你当真如此狠心么?”

秦惜回过头望着他,问道:“要如何才算不狠心?你希望我如何做?”

阮郁之眼中闪过一丝喜色,道:“从前的事情都是我的错,但是...自从遇到你之后我对你都是一片真心啊。惜儿,你原谅我好么?我们从新开始吧。”秦惜道:“我原谅你如何?不原谅你又如何?是否我原谅你了,还要请我父兄帮你官复原职,还要出钱给你买宅子,还要帮你恢复名誉?阮郁之,你当你是天下无双的绝色美男,还是才华惊艳的盖世才子?”

“小姐,跟他说这么多做什么?大公子吩咐了,若是他再敢上门纠缠就直接打断腿。”扶着秦惜的丫头高声道。

秦惜摇摇头,懒得再去看阮郁之,朝着南宫墨浅浅一笑转身往旁边的别院里走去。

身后,阮郁之突然怒吼一声朝着秦惜扑了过去。在场的本就都是一些丫头仆妇,侍卫下人都离得远一些,阮郁之这突然爆发几个妇人竟然都没能拉住他。眼看着阮郁之就朝着站在门前的台阶边上的秦惜扑了过去,众人都忍不住惊呼,“小姐?!”

一个身影飞快地闪入挡在了秦惜的身前,阮郁之还没有碰到秦惜的衣角就被人毫不留情地一脚踹了出去。

南宫墨站在台阶下,神色冷漠地看着阮郁之,笑道:“阮公子,你已经落魄到要靠纠缠女子过日子了么?啊,不,你是从头到位都是靠着女子过日子的废物嘛。”

阮郁之被踢飞到地上,吃吃爬不起来,只是狠狠地抓着地上的枯草,恨恨地瞪着南宫墨。可惜他自以为凶恶的目光在南宫墨看来确实不痛不痒。耸耸肩回头对秦惜笑道:“快进去吧,进出还是让人陪着的好,免得又被人纠缠。”

秦惜也吓了一跳,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带着人进去了。

秦家的中人连声向南宫墨道过谢也跟着走进了别院将大门重重的关上了。

一时间,大门外就只剩下阮郁之南宫墨和刚刚下马朝着他们走来的卫君陌了。

南宫墨愉悦地走到卫君陌跟前笑道:“久等了,咱们也走吧。”

卫君陌微微蹙眉,低头看着趴在地上的阮郁之紫色地眼眸中透露出一丝冷冽的杀意。阮郁之显然也感受到了卫君陌的不善,警惕地往后缩了缩,道:“你想干什么?”

卫君陌沉默了片刻,终于摇摇头对南宫墨道:“走吧。”

南宫墨点点头,她没有痛打落水狗的兴趣,阮郁之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是他自己造的孽。就算要报复他也是秦惜和紫嫣的事情,与她再无关系。

南宫墨转身去牵自己的马儿,身后,卫君陌冷冷地扫了阮郁之一眼,在南宫墨和阮郁之都看不见的角度打出了一个隐晦的收拾。隐藏在暗处的人立刻便明白了自家公子的意思——找机会,杀了!

一个沦落为乞丐的人死去实在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连怀疑都不会有人怀疑。阮郁之是自己断送了自己的生路,像阮郁之这样的人卫君陌是连看都懒得多看他一眼的,自然也不会去费心思要杀他。但千不该万不该就是阮郁之不该在卫君陌面前对着南宫墨眼中流露出杀意。卫君陌算得上是杀手头子,什么样的人是虚张声势,什么样的人是真的怨恨入骨甚至将来可能会照成麻烦,卫君陌远比一般人看得清楚,所以面对这种人斩草除根以绝后患就是不二的选择。

这一点上南宫墨不如卫君陌,即使是个杀手,南宫墨到底还是生长在一个跟这个世界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千万不要小看从小到大的环境和世俗观念对人的潜移默化。至少南宫墨就绝不会对无辜的人动手而卫君陌虽然一般情况下也不会这么做,但是他绝对没有这个忌讳。

齐王果然是大手笔,整个别院面积比金陵城里的燕王府都要大不少。就是在这一片林立的别院中也算的面积庞大的了。只从外面看,也知道这别院装饰的十分不错。卫君陌虽然不得父亲喜爱,但是两个舅舅却显然都是十分疼爱外甥的。说的不好听一点,若不是齐王和燕王都长期在封地,这两个舅舅随便拎出来一个都比卫鸿飞这个爹要有用得多。

还没进门,就已经有人迎了出来,“见过世子,见过世子妃。”

南宫墨挑眉道:“你是齐王舅舅的人?”

那管事摇摇头笑道:“小的是这别业的管事,齐王殿下将别业送给了狮子和世子妃,小的自然是世子和世子妃手下的人。”

南宫墨淡然一笑,她喜欢聪明人。

“公主提前派人来通知过了,整个别院都仔细打扫过一遍。世子,世子妃请。”管事笑道,“小的还没恭贺世子和世子妃新婚大吉。”

南宫墨微笑道:“你倒是会说话,承你吉言。这个月别院中的人月钱都多给一倍吧。”

“多谢世子妃。”管事喜道。他们这些在别院的奴仆不比在主子跟前当差的,虽然事情少但是同样的赏赐也少,晋升的机会更少。只是说一句话整个别院的人都能得到一份赏赐,管事自然也是高兴的。

引着两人进了别院,果然院中早有人等着迎接了。因为想要过二人世界,南宫墨连身边的平时惯用的丫头也没有带来。管事自然也明白新婚人事的心意,同样也没有安排贴身侍候的丫头。而是带着众人见过礼之后就亲自引着两人往两人居住的主院而去了。

漫步在幽静的院落里,南宫墨一遍好奇地问道:“这附近都是写什么人家的院子?”

这附近都是权贵之家的别院,因为平常主人家大都不在院中的下人也都没有什么事。日子过得悠闲地自然少不了八卦。这管事对紫云山附近的情况倒也十分熟悉。笑道:“回世子妃,咱们这左手边是宁王妃娘家祁山侯家的别院,右手边到时凌夷公主的别院。属下记得长平殿下也有一个别院就在不远的地方。另外离得近的还有秦家和鄂国公府还有成郡王的别院。每年除了凌夷公主来的多些,这个时候一般没有什么人会来。这几天倒是秦家的小姐来了…”

如今已经快到年底了,还有两个月就过年金陵城里可谓是事务繁忙,自然也就没有多少人还有闲情逸致出城散心了。何况,紫云山风景最秀美的是每年的三月到六月,如今这个时候除了沿岸的芙蓉花可堪一看以外,其实真的没有太多的景致。

南宫墨笑道:“你打听的倒是清楚。”

管事陪笑道:“不时听下面的人闲聊,属下就听了那么一耳朵。”

南宫墨微微点头,笑道:“记性好,也是个优点。”说话间,两人三人已经站在了别院的主楼跟前。是一座两层的恢弘楼阁,并不是雕梁画栋富丽堂皇那种。却更给人一种别致干净的感觉。

“这别院建好已经有好些年了,可惜齐王殿下鲜少回京一直没有人住过。如今世子和世子妃来了,真是让小的们万分欢喜。”

南宫墨含笑摆摆手道:“很好,我跟世子都很喜欢,你先下去吧。”

“是,世子妃。”管事也不啰嗦,恭敬地道:“世子和世子妃有什么吩咐,尽管让人属下便是。”

看着管事退了出去,卫君陌才轻哼一声,拉着南宫墨走了进去,“你跟他啰嗦什么?”见他冷着一张俊脸,南宫墨嘻嘻一笑,“怎么是啰嗦了?他们常年待在别院里难得有人来,话多些也是在所难免的。而且听一听也没什么坏处嘛。”

转到卫君陌身后,轻轻跳起趴到他的背上,“骑马好累啊,走不动了。”

卫君陌一言不发,默默地背着她往里面走去。

“嘻嘻。”南宫墨双手环住他的脖子,趴在他肩膀上问道:“卫君陌,你会不会一直这么背着我走?”

“你又想要听甜言蜜语么?”卫君陌淡淡道。相处久了卫世子也发现某人的一些小坏习惯。总是喜欢撩拨他说一些甜言蜜语。倒不是南宫大小姐真的相信喜欢那些海誓山盟甜甜蜜蜜的话,更多的倒是她想要看某人僵硬着脸说情话的模样。

“是啦,你会不会?”偶尔承认自己是那些喜欢甜言蜜语的蠢姑娘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试试看不就知道了么?”卫世子道。

------题外话------

电脑出问题只能手机上传了。今天是抗战纪念日,16:55开始留言的亲╭(╯3╰)╮可以拿币币哦,PS:零粉丝无效,重复每个账号限领一次。么么哒,兵哥哥帅帅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