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追魂令/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阮郁之跌跌撞撞地行走在金陵城外的荒野中,因为一整天没有进食让他的肚子饿得咕咕直叫,这些年虽然算不上是养尊处优,但是阮郁之确实是从没有吃过什么苦。被养的有些娇贵的胃也开始绞痛着咕咕作响。饿肚子的滋味…真是不好受啊。

浑身上下疼痛不已,但是他却没有停下来休息。他必须在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前回到昨晚落脚的破庙。虽然极度的不愿意再回到那间臭气冲天,挤满了乞丐,烂的只剩下一个顶了的破庙,但是如果不回去的话今晚他就要露宿荒野了。现在还不太冷,平时露宿荒野倒是没什么,但是看天色今晚很可能会下雨。若是淋了一晚上的雨那可就糟了。以他现在的处境,生了病甚至连请大夫看病的钱都没有。这才短短的一些日子,阮郁之就看到过不下七八个乞丐因为生病而死去,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想到自己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的原因,阮郁之眼中透露出扭曲的怨毒。颜罗衣…秦惜、秦梓煦、蔺长风还有那个姓莫的小子!还有…星城郡主南宫墨…都是这些人害了他,总有一天…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阮郁之?”一个幽冷地声音在身后响起。阮郁之一怔,这个时候这种地方怎么还会有人叫他的名字?

回过头,只见不知什么时候身后不远处的树下站着一个看不清容颜的黑衣女子。虽然因为天色黯淡而看不清对方的容貌,但是阮郁之却能从那淡淡的一声中听出危险的信号。

谨慎地往后退了一步,阮郁之问道:“姑娘是什么人?叫住在下所为何事?”

黑衣女子冷笑一声,手中的短刀在黯淡的夜色下泛出淡淡的冷光,“所为何事?自然是要你的命!”黑衣女子并不啰嗦,命字话音未落,手里的短刀便已经飞了出去,朝着阮郁之的心口直射而去。

“啊?!”阮郁之惊恐地睁大了眼睛,明明想要闪开但是身体却并不能让他如愿。仿佛被人定住了一般只能呆呆地望着短刀朝着自己射过来。

“当”地一声轻响,阮郁之睁开眼睛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然后噗通一声坐倒在地上。短刀并没有射到他的身上,而是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打飞了钉在了身后不远处的树上。那黑衣女子也不没有再理会他,而是定定地望着路边的树林,眼睛里满是警戒和敌意。

“滚出来!”

三个同样穿着黑衣的男子走了出来,黑衣女子冷声道:“什么人阻本姑娘办事?”

为首的一个黑衣人道:“阮郁之的命我们主上保了,还请姑娘高抬贵手。”

黑衣女子冷笑道:“笑话,你们说保了就保了?正好,我们主子指明了要阮郁之的命!”

三个黑衣人对视一眼,其中两个人上前道:“既然如此,得罪了。”

“废话太多了。”黑衣女子反手抽出身上的另一把短刀就直接一刀劈了过去。两个男子拦住了黑衣女子,另一个男子飞快地走向已经被吓得跌坐在地上的阮郁之身边,一把将他拉了起来。

“多…多谢公子救命之恩。”阮郁之战战兢兢地道。作为一个规规矩矩的读书人,阮郁之这辈子遇到的最危险的事情就是得罪了恶霸被关进打牢。做得最坏的事情就是收买了几个地痞去对付颜罗衣。但是对于这样一看就是江湖中人甚至是杀手的人却是从来没见过。

黑衣男子皱了皱眉,有些嫌弃地扫了阮郁之一眼道:“主上要见你,走吧。”

阮郁之犹豫,看了一眼旁边还在打斗中的三个人道:“不知贵上是…还有,那个女子……”黑衣男子冷笑一声道:“她的来历你还是不知道的好,知道了你也对付不了。”

“是…是…”阮郁之也没想过自己对付那个女子。只看那女子以一敌二还能不落下方就知道绝不是他这样的读书人能够对付得了的。

“走吧。”不再多说,男子一把提起阮郁之就运气朝着暗处飞奔而去。不一会儿便将打斗中的三人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路边的山崖上,宫驭宸负手侧耳听着山下的打斗声,低声笑道:“紫霄殿的杀手果然是名不虚传。”

朱初喻站在一遍有些不耐烦地道:“紫霄殿跟靖江郡王世子有什么关系?”她只是个普通人,虽然隐约能听见山下的动静,但是却听不出什么名堂来。对于这些习武之人到底谁厉害也不感兴趣。朱初喻从来都不看好江湖中人,之前宫驭宸找来的那个什么秀水仙子,吹得有多厉害,结果还不是连个南宫墨都放不倒。如今不知道落魄到哪儿去了,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宫驭宸唇边勾起一抹诡异地笑容,道:“给你一个建议,别惹卫君陌。”

“他是那个什么紫霄殿的主人?”朱初喻心中一动问道。

“小鱼儿,你该不是想要找紫霄殿的人来杀本座吧?劝你还是死了这份心思得好,除非卫君陌亲自出手,否则紫霄殿的那些人是伤不了本座一丝半毫的。”

朱初喻仿佛没听见宫驭宸的话,只是道:“真是没想到……”堂堂公主之子,郡王世子居然会是……

宫驭宸轻哼一声道:“我劝你别想了,卫君陌怎么会给你留下这么大的破绽?紫霄殿的殿主不是卫君陌。”虽然蔺长风只是个挂名的殿主,但是有时候名头就是这么重要的事情啊。紫霄殿主和紫霄殿主的朋友,差别很大。前者,他能逮到机会整死卫君陌,后则,只能看着卫君陌坏了他事还整天悠闲地晃来晃去。更何况,不只是他握着卫君陌的把柄,卫君陌手里同样有水阁的把柄,两败俱伤可划不来。

朱初喻道:“身为郡王世子,还是京卫指挥使,却跟杀手组织扯上关系……”

宫驭宸淡淡道:“你最好别这么做,若是出了什么事…本座不会忘记拖上你的。还有,就你朱家的那种防御底下那个女人一个人就能够悄无声息的进去取了你的命。她在紫霄殿排名十七,跟她差不太多甚至比她厉害的杀手紫霄殿有二十八个。”

朱初喻抿了抿唇,没有再说话。卫世子和星城郡主现在还不是他们的敌人,她也只是随便想想罢了。

“阁主,人带来了。”

黑衣男子拎着阮郁之走上山来,随手将他扔到地上恭敬地道。阮郁之看了一眼两人,看到朱初喻的时候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却并没有多问什么,而是恭敬地朝两人一揖道:“在下多谢两位救命之恩。”

宫驭宸轻哼一声,道:“要救你的是小鱼儿,跟本座可没关系。”

阮郁之也不在意他语气中的嘲弄和轻蔑,看向朱初喻道:“不知…朱小姐为何要救在下?”朱初喻淡然笑道:“我救你…自然是看中你的才华,希望你能替我效命。阮公子,意下如何?”

阮郁之自嘲地笑道:“再下如今不过是一个乞丐罢了,哪里还有本事替朱小姐效命?”

朱初喻道:“你虽然不能再做官了,但是总可以做些别的事情。难道,你希望自己一辈子就这么下去?”

阮郁之咬牙,他当然不想就这么下去。这几年潇洒自在的日子过惯了,如今这种处处低人一等的日子就像是在地狱里一般。只要有半点机会他都绝不会放弃!

“朱小姐想要让我做什么?”

朱初喻淡笑道:“阮公子能够凭一己之力考上探花,才学自然是好的。正好我朱家明年有不少人将要参加春闱。”

阮郁之皱眉道:“你想要我去教朱家人念书?”

朱初喻浅浅一笑,“自然不只是这些,阮公子只要教导他们一些经验,如果能帮着押押题自然是更好了。如果他们中有人考中的,公子就是他们的恩师。另外,朱家的事情我还算说得上一些话,阮公子可愿意进朱家做个幕僚?”

朱初喻犹豫了一下,道:“现在可能要委屈阮公子隐姓埋名一些日子。但是等到将来咱们事成了,自有阮公子重新得回一切的时候。

阮郁之有些心动,虽然他不知道朱初喻想要干什么,但是看看站在一边的宫驭宸,再看看站在不远处的黑衣男子也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朱家大小姐只怕也不是平日里人们看到的那个温柔婉约才华横溢的朱家大小姐。但是这有什么关系?藏得越深代表朱家的势力越大,也代表朱家所图更大。在如今这个几乎失去一切被所有人背叛了的现在,他还有什么好失去的么?

”朱小姐能告诉我…是谁想要杀我么?“

朱初喻也不隐瞒,道:”卫君陌。你现在不能找他报仇。“

果然。

阮郁之并不意外,下午见到那个冷漠的男人的时候他就有一种仿佛会被杀死一般的窒息和恐惧感。对于朱初喻的要求他也不在意,握了握拳头道:”我现在也没有本事报复不是么?“

朱初喻点点头道:”不错,但是以后…谁说就一定没有机会呢?“

阮郁之点点头,朝着朱初喻一笑道:”好,我答应!以后就叨扰大小姐了。“

朱初喻也不意外,只是看着阮郁之自以为风度翩翩的笑容皱了下眉,冷声道:”我想要一个名副其实的幕僚,而不是别的任何东西。希望阮公子明白。“

阮郁之半垂的眼眸掩盖住了一丝屈辱,收起了笑容恭敬地道:”是,大小姐。“

看着黑衣人带着阮郁之离去,宫驭宸挑眉道:”小鱼儿,你的品味可真特别。阮郁之那种人,在你们女子的眼中应该是人人得而诛之的混蛋吧?本公子怎么觉得,跟本座比起来你看上去更喜欢他呢?“

朱初喻冷笑道:”会被男人骗都是因为她们自己蠢。若是不相信那些所谓的甜言蜜语,谁能够骗的了她们?你觉得…阮郁之有本事骗我么?“

宫驭宸不以为意地耸耸肩,道:”但是那种人放在身边总是有些膈应吧?“水阁阁主自认为水阁也不是什么良善之地,但是对于阮郁之这种人,就是水阁里绝大部分人也是厌恶和轻视的。

朱初喻淡然道:”好歹是个探花。阮郁之这人人品不堪,不过才华和能力确实是不差,否则又怎么骗的过秦家的人?如今他四面楚歌,我们出手相助还怕他以后不效忠于我们?更何况,就算他有异心,现在还有谁肯要他?“

”呵呵…本座拭目以待。“宫驭宸笑道。

别院书房里,卫君陌抬头看着眼前的脸色有些苍白的柳,微微皱眉,”这么说…失败了?“

柳羞愧地低下了头,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阮郁之都会失败,确实是连她自己都始料未及的。

”原因。“卫君陌道。

柳沉声道:”水阁的人突然插手了,来了三个水阁的人…属下有辱使命,请公子降罪。“

”水阁么?“沉默了一会儿,卫君陌这才低声道,”你下去吧。“

柳犹豫了一下,问道:”公子,属下一定会尽快完成任务的。“

卫君陌淡然道:”你不用管了。既然宫驭宸插手了,你想要杀了阮郁之也没那么容易。何况…现在只怕阮郁之已经被人藏起来了。为了一个阮郁之,不值得。传我命令,对阮郁之发出追魂令。“

柳神深色一震,沉声道:”是。“

追魂令是紫霄殿内部的一种特有的命令,只要是被发了追魂令的人,紫霄殿所有杀手无限期的永久追杀此人,直到死亡为止。但是这种命令并不强制,也无期限永久有效。如果是另一种绝杀令的话,那就表示紫霄殿所有人不惜一切代价必须杀死此人了。不过,从紫霄殿成立到现在,绝杀令还从未动用过。追魂令已经是极限了。

别看追魂令似乎命令松散,可有可无。紫霄殿大大小小的杀手遍布各地,除非你运气好一个都碰不上,否则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来一个人给你一刀一剑什么的。另外,如二十八星宿这些金牌杀手对追魂令的奖励兴趣不会很大,但是下面的那些还等着晋升等级的新人可未必。看来,公子是看阮郁之很不顺眼了。

柳心中盘算着,还是要尽快早机会杀掉阮郁之。这毕竟是她的失败,必须由她亲自洗刷掉。

挥手让柳退下,卫君陌望着眼前的摇曳的烛火深色淡漠,紫色的眼眸在烛光下显得更加的深邃和沉郁,”宫驭宸…你想干什么?

两天淅沥淅沥的秋雨过后,整个天地都仿佛被洗刷了一遍一般。一场秋雨一场寒,清晨虽然天色已经放晴但是比起昨天却又更多了几分寒意。

美丽幽静的河边,一树树红色,浅红,淡紫,深红的芙蓉花静谧的绽放着。不远处,不时传来女子欢快清脆的笑声。

南宫墨蹲在树下看着坐在树下闭目养神的卫君陌,随手从地上拔了一根小草使劲儿挠他的俊脸和脖子。卫君陌睁开眼睛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南宫墨撇撇嘴将野草扔了,也学着他的模样在树下坐了下来。

“卫君陌,你不觉得咱们现在的生活很没意义么?”南宫墨问道,什么的不用干,就是玩玩玩。虽然也是很舒服啦,看看,才不到两天的时间卫世子都变得懒洋洋的了。

“不觉得。”卫君陌伸手将她拉进怀里,道:“无聊了?”

南宫墨眨了眨眼睛,聪明的没让自己点头。其实也不算是无聊,只不过…南宫大小姐突然惊觉自己来到别院之后除了最开始跟管事说过几句话之后,这两天几乎就见过卫君陌一个人了。金陵附近…的人原来这么少么?

好吧,南宫墨本质上其实不是一个闲得下来的人,归隐山林悠闲度日这种事情在她看来是六十岁以后才需要考虑的东西。所以,即使是远在丹阳的乡下她也能让自己重操旧业。但是自从来到金陵之后,她就再也没能够兼顾自己的职业了。之前忙忙碌碌的还好,现在突然闲下来了…一句话,南宫小姐技痒了。

卫君陌倒也不是不明白南宫墨的意思,但是对于爱妻宁愿夜黑风高去杀人也不想陪着自己休息感到淡淡地不爽而已。

“不无聊就好。”重新闭上眼睛继续闭目养神。

南宫墨眯眼,狠狠地瞪着眼前的男人俊美无俦的脸。

不得不承认,卫世子的脸蛋实在是赏心悦目,即使是见多识广的她也还是每每看得入神。这张脸若是女子,略显得有些不够精致,但是若是换成一般男人又显得太过了一些。而卫世子冷漠的气质却恰到好处的掩盖了他太过俊美的容貌给人的雌雄莫辩的感觉。卫世子即使是闭着眼睛的,整个人看上去也是锋芒毕露,坚硬,英挺,冷酷,仿佛让看一眼都会被冷冽的剑锋所伤一般。

“呵呵,君陌…你不太笑该不会是因为…长得太好看了吧?”这幅容貌,若是再配上一个温文尔雅的个性……

“肯定是,别不好意思,来笑一个…”不让我去,我就烦死你!

卫君陌猛然睁开眼睛,盯着她笑语嫣然的俏脸和眼红的朱唇片刻。然后低下头狠狠地…堵上去。

“你很吵。”直到某人气喘吁吁,卫世子才放开她淡淡道。

南宫墨大怒,俏脸绯红一跃而起,“卫君陌,来战!”

“你打不过我。”卫世子淡定地道。

“打不过也要打!”南宫墨毫不犹豫地扑了上去,卫君陌无奈只得侧身闪过,从地上站了起来。

卫世子到底能不能打得过世子妃,这是一个好问题。

如果是在战场上真刀真枪的生死相搏自然是没问题。但是…他们不是仇人,而是夫妻。卫世子就算是再不通人情也不至于拿自己老婆当仇人练。但是偏偏,南宫大小姐的武功还十分不错,卫世子若是放水放得太过一不小心难看的就是他。

被舅舅教导过,做丈夫的绝对不能比妻子弱,否则不但保护不了妻子还会被妻子耻笑的卫世子于是在这个放水和不能太放水之间也打出了一身汗。

打伤了无瑕,肯定不行。被无瑕打败,绝对不行!

南宫墨当然也知道卫君陌在让自己,但是她不在意。其实她就是闲的骨头都僵硬了,想要找个人打一架而已。卫世子当然是最好的陪练对手。何况,卫君陌的实力她知道,她打不过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

两人就在河边你来我往的打了起来。从地上打到树上,从树上打到河面上,又从河面上再打到地上。秦梓煦和秦惜带着人走过来的时候远远地就看见两个人影满天飞看得人眼花缭乱了。

“卫世子,世子妃,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秦梓煦有些好奇地问道。秦梓煦是个读书人,从来没学过武功,更没有见过南宫墨和卫君陌这个级别的高手过招。秦家虽然也供奉了一些高手和护卫,有没有这么厉害先不说,那些人也不是没事就跑出来秀自己武功的。

两个人影一顿,然后双双翩然落在了秦惜和秦梓煦跟前几步远的地方。

秦惜披着一件薄披风,一双眼眸闪闪亮地望着南宫墨,“墨儿你好厉害……”居然可以飞起来,那可是那些传奇话本中才有的轻功啊。

南宫墨挑眉道:“别想了,你那身子骨可练不了武功。”别说练了,就算是让人带着秦惜飞都有些悬。

秦惜自然也知道自己的身体,低眉一笑也不再讨论这个问题,“墨儿,你跟卫世子是在…比武么?”

南宫墨拉着卫君陌的手笑道:“随便切磋一些。秦公子事务繁忙,怎么有空出城来?”秦梓煦虽然还没有入朝为官,但是身为秦家未来的家主秦家的事务也是需要他大理的。所以,秦梓煦并不比金陵城里任何一个当官的人悠闲。

秦梓煦笑道:“卫世子深受陛下看重,不也有空出来玩儿么?在下只是来看看惜儿。前天的事情,多谢世子妃出手相助。”

原来是听说她帮了秦惜的事情特意过来道谢的。南宫墨挥挥手笑道:“碰巧路过看到了罢了。秦大公子不比多礼。”

秦梓煦看看两人道:“我打算带惜儿去大光明寺看看,两位?”

南宫墨瞄了一眼卫世子,笑道:“我们就不去了。”

秦梓煦露出一个理解地笑容道:“既然如此,咱们就先告辞了。”

秦惜也朝南宫墨浅浅一笑道:“墨儿,回头我再来找你玩儿。”话是这么说,其实如果没有大哥陪着她是不太敢来找墨儿玩儿的。卫世子看起来好看,但是一双紫色的眼眸冷冰冰地盯着你仿佛要迸出冰渣来了。实在是有些吓人,如果哥哥一起来的话,还可以帮她分担一点卫世子的压力,她自己的话…还是算了吧。

看着兄妹俩离去的背影,南宫墨回头对卫世子笑道:“这下满意了吧?”

卫世子挑眉,表示听不懂。

南宫墨搂着他一只胳膊,可怜巴巴地道:“今晚带我一起去。”

卫君陌看着她,南宫墨轻哼,“你今晚打算出门吧?别想骗我…别忘了,咱们也算是同行。”能够让卫君陌亲自出手的肯定不是小事儿。

“我不会给你添乱的。”南宫墨保证。

卫君陌微微点头,对于无瑕的能力和性格他还是很清楚的。虽然偶尔坏心眼的喜欢为难他,但是真正有什么事情是绝对不会成为添乱的那一个人的。只是……

南宫墨望着他道:“我知道你是担心我的安全,但是…我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我也不会一直躲在你的羽翼之下。”卫君陌的心思她并非不明白,他总是若有若无的引导着她远离危险。但是如今这个世道,这样的局势,哪里有什么绝对安全的地方?

卫君陌沉默了半晌,终于还是微微点了下头。南宫墨大喜,跳起来在他左脸上印下了一吻。

卫世子面无表情地摸了摸脸颊,淡淡道:“要听话。”

“嗯嗯。”她还没见过卫世子出手呢,当然会听话。好好看看杀手组织的头子杀人跟她们这些零散的自由杀手有什么不一样。其实…前世她们也算是杀手组织吧?南宫墨有些不确定地想着。

南宫墨没见过卫世子出手,但是卫君陌却早已经见过南宫墨出手了。当初在丹阳那个被捷足先登了的倒霉鬼,还有那一枚寒光熠熠的银针都给卫君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你今晚要去杀谁?”南宫墨问道。

“穆皋。”

“那是谁?”南宫墨一脸茫然,不是她孤陋寡闻,而是金陵附近好像真的没有这么一个有名气的人。而他们如今的身份显然是不能够长期离开金陵的。这个穆皋肯定就在他们今晚就能够搞定的地方。

卫君陌转过身漫步往别院的方向走去,“水阁左护法。”

“……”所以说,你就是打定主意要跟宫驭宸杠上了么?还是说他又在哪儿惹到你了。这种人,一看就知道是那种没有银子可领而且会招来大麻烦的那一类。

看看安步当车慢悠悠地往回走的卫世子,南宫墨翻了个白眼快步追了上去。

------题外话------

啦啦啦~昨天的阅兵亲爱哒们看了木有~兵哥哥们帅帅哒。我大中华威武咩哈哈~(此人舔屏中毒…)

ps:昨天是胜利日,发币币开心一下。不多,每人93个,求不嫌弃。么么哒,奖励已发放,若是有不小心漏掉的,请留言哟。另,上次领养的剩下名单如下:

师父被yty41101321亲领养。

师叔被大大大大表亲领养。

南宫绪被花自晓亲领养。

南宫晖被лунныйсвет亲领养。

皇上被那些年花落亲领养。

乔飞嫣被祾兮(づ ̄3 ̄)づ╭?~领养。

朱初喻被13898208559亲领养。

柳被ailanlan1214亲领养。

颜罗衣被吃糖的松鼠亲领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