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迷一样的智商/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光明寺的僧人不少,但是因为是专注于佛法并不涉足江湖的,所以大光明寺习武的僧人并不多。练了什么飞花掌的更不多。当然要排除有人深藏不露的情况。但是皇帝亲自下旨要查的事情也不用怕兴师动众,所有的僧人全部拉倒大殿前的广场上一个一个的检查。有没有练过武,身高多少,身上有没有伤,所有有可疑的全部先扣下来再说。

念远大师有些无奈地任由侍卫检查完毕,看了看不远处指挥着众人认真检查的萧千夜和何文栎,看向旁边的卫君陌和南宫墨问道:“你们真觉得这样能够找到凶手?”

卫君陌淡定地问道:“你还有别的什么办法?”

念远沉默了半晌,叹气道:“没有。”

“无瑕在想什么?”卫君陌低头看着靠在一遍若有所思的南宫墨问道。南宫墨凝眉道:“你说…凶手为什么要杀那个武僧和空明大师?”

念远道:“杀度弘应该是为了灭口,至于空明师侄…大约是意外吧。但是既然如此,凶手自然是空明认识的人。”

南宫墨问道:“念远大师对寺里的弟子熟悉么?”

念远摇了摇头,道:“小僧自幼跟随家师修行,家师圆寂之后便居住在大光明寺后山。寺中弟子熟悉的也只有一位师叔和几位师兄弟和师侄了。”念远在大光明寺的辈分太高,连如今的方丈空如大师都跟他差了两辈,再往下的小辈们自然是没有什么交集的了。

“会不会对方已经逃出去了?”南宫墨回头问卫君陌。卫君陌摇头道:“不会,大光明寺内还有整个紫云山附近都布下了重兵把守。晚上还有可能,大白天要逃出去并不容易。”宫中带出来的侍卫也并不是酒囊饭袋,青天白日的想要从他们眼皮子底下跑出去,这世上还没有几个人能做到。

南宫墨点点头,看了一眼不远处还在忙碌着的众人道:“我去看看惜儿。”

卫君陌点头跟着南宫墨一起去客院。不只是寺中的僧侣,客院里的香客也是他们怀疑的对象。

念远目送两人离去,望着眼前还在接受检查的僧众和一片凝重肃杀再也没有往日佛门清静地安宁的广场叹了口气。

“阿弥陀佛。”

南宫墨到客院的时候秦惜正坐在窗口发呆,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虽然没有惊慌失措但是秦惜的精神也显得有些不太好。看到南宫墨进来才露出一丝浅浅的微笑道:“墨儿,你怎么来了?”

南宫墨笑道:“跟君陌过来办事,顺道来看看你。你没事吧?”

秦惜摇了摇头笑道:“有你给我的药,这些日子我觉得舒服多了呢。”南宫墨道:“还是要好好保养,我看你脸色不太好。”秦惜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昨晚半夜突然有人来搜查院子,没睡好罢了。”

端着茶水进来的小丫头满脸不高兴地道:“可不是么,大光明寺这些和尚实在是太失礼了。大晚上,咱们小姐……”

“住口。”秦惜沉声道,“听说寺里丢了极为重要的东西,他们着急也是在所难免的。”

小丫头嘟哝道:“就算再着急也不能这样啊,难道咱们秦家还会偷他们什么东西不成?真是狗眼看人……”

“许是真的很重要吧。”秦惜挥挥手让小丫头退下,抬头对南宫墨苦笑道:“这丫头不懂事…今早大哥没来接我我也猜到了…寺里是真的出了大事了吧?”南宫墨微微点头道:“陛下供奉在大光明寺的佛经被人盗走了。”

“佛经?是先皇后抄写的那卷佛经么?”秦惜问道。

“你也知道?”南宫墨挑眉。

秦惜笑道:“昨天中午我还见过呢?”

南宫墨扬眉,秦惜道:“昨天中午大哥陪我到寺里上香。空如大师听说我身体不好,便取出那卷供奉在佛前的佛经为我讲经。我虽没能亲自接触,不过看到那封面上有皇家专用的凤纹金花笺,下方还题着先皇后的名讳,一时好奇便问了两句。果然是皇后娘娘的遗物丢了么,难怪……”

“昨晚有什么怪异之处么?”南宫墨问道。

秦惜摇了摇头道:“客院离大雄宝殿不近,便是有什么声响我们这儿也是听不见的。现在山上的香客也不多,昨晚院子也没有听见隔壁有什么动静。”

南宫墨点头,倒也没有什么失望。偷东西的人在客院的机会原本就不大,毕竟能够住在这里的大部分都是有些身份来历的达官显贵。若是外人,很容易被人怀疑。若是排出了住在寺中的香客,那么就只有寺中的僧众或者外来闯入的盗贼了。就目前的情形来看,有八成的可能是寺中的人自己监守自盗。

安慰了秦惜几句,南宫墨才起身告辞了。走出院子,卫君陌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看卫君陌的表情也知道,跟她一样并无所获。南宫墨为我叹了口气道:“回去看看有什么消息吧。”

回到大殿前,萧千夜和何文栎果然还是没有找到胳膊上有伤的人。但是经过排查发现,寺里少了一个叫做度虚的和尚。于是所有的侍卫还有何文栎带来的衙役都开始全寺上下,紫云山里外到处搜寻失踪的人。于此同时,萧千夜和卫君陌收到皇帝的旨意,令二人立刻回宫见驾,于是两人只得留下何文栎一个人继续查案,返回金陵城里去了。南宫墨也主动留下来帮忙,卫君陌思索了片刻还是同意了南宫墨的要求,得到何文栎感激的一撇。他现在还有点两股战战的感觉,有彪悍的世子妃在实在是太有安全感了。

皇宫里

“臣卫君陌叩见陛下。”

“孙儿千夜叩见皇祖父。”

卫君陌和萧千夜齐声跪拜道。皇帝一挥手道:“起来,盗贼抓住了没有?”

萧千夜上前一步将下午发生在大光明寺的事情说了一遍,皇帝顿时变了脸色,怒道:“这么说…你们什么都没有查到!还让凶手杀了人灭了口又从你们跟前溜走了?!”萧千夜连忙低下了头,“孙儿无能。”

卫君陌垂眸不语。

皇帝轻哼了一声,看着神色如常的卫君陌眼底闪过一丝激赏,问道:“君陌,你怎么说?”卫君陌道:“凶手还在寺中,不过…可能已经死了。”

“死了?”皇帝扬眉道:“这么说,幕后还另有凶手?既然如此,你还敢将南宫丫头丢在寺里?你就不怕她遇到危险?”

“这只是臣的猜测。凶手就算在寺里,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招惹无瑕的。”卫君陌淡然道,能打得过无瑕的人并不多,而武功比无瑕高的人多半得手之后就能够设法离开了。对方弄出这么多的麻烦来,显然就是实力不够。

皇帝冷哼道:“朕不管你们是猜测还是真的,总之,必须抓到与这件事有关的人,完好无损的找回皇后的经文。”

卫君陌凝眉,看了看皇帝没说话。皇帝没好气地道:“有话直说。”

卫君陌道:“先皇后的经书并没有能够引起高手偷盗之处,更何况是如此大费周章的做法。”

“放肆!”皇帝不悦,“你是说皇后的东西毫无价值。”

卫君陌淡淡道:“微臣不敢。”但是那语气和表情,更像是在说:我就是这个意思。“

皇帝沉默良久,方才叹了口气道:”好吧…告诉你们也无妨。那本经书不仅仅是先皇后亲自抄写的,里面还藏着皇家和大夏王朝一个十分要紧的秘密。朕原本打算将它带入皇陵,待朕百年之后便谁也不知道了,谁知道……“

”皇祖父,有什么人知道这个秘密么?“萧千夜问道,神色有些复杂地看了卫君陌一眼。一面有些佩服他敢如此跟皇祖父说话,一面又有些嫉妒。皇帝道:”让人知道了还算什么秘密?但是……也不能排除有什么居心叵测的人提前探知了这个秘密。毕竟…君陌说得也没错,如果只是一本经书的话,没有多少人会对此感兴趣的。就算感兴趣,也不至于冒着杀头的罪名去偷。这么说…先是宫里出了问题了,经书朕在大光明寺供奉了这么久,可是从来没出过问题。“卫君陌默默地看着自言自语的皇帝陛下:他觉得,这么重要的东西会供奉在大光明寺本身就是一个问题。

”千夜,君陌。“皇帝沉声道。

”在。“

”在。“

”立刻给朕查,将宫里的所有人统统查一遍!敢有吃里扒外者,杀无赦!“皇帝的话语中充满了铁血的杀气,令人心中一震。天子一怒,血流漂杵。皇帝陛下从来不是不敢杀人的人。萧千夜心中一动,朗声道:”孙儿遵旨。“

”臣遵旨。“

大光明寺一间空置的禅房里,何文栎正在飞快地翻阅着跟前几乎能将他大半个人都给埋住了的卷宗和册子。南宫墨悠闲地坐在一边观看他忙碌的模样,虽然何大人看上去不太靠谱,不过坐下来浏览卷宗的时候总算是有了一些读书人的模样。好一会儿,何文栎终于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她悠闲自在的模样,忍不住青筋暴跳。抹了一把脸道:”世子妃,你无聊不?“

”还好?“南宫墨迟疑了一下道。

何文栎哀叹,”您宁愿坐在那里发呆也不肯过来帮我看看这些东西么?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而不跟着卫世子回去?“南宫墨耸耸肩道:”出来一趟多难的,这么早回去干什么?何况…你不是害怕么?本郡主留下来保护你啊。“

”谁?!谁说我害怕了?!“何文栎忍不住吞了口口水,高声叫道。

南宫墨抬眼,抬手揉了揉耳朵,”声音大不代表就理直气壮,小心把凶手招来。“

何文栎脸上的神色一僵,张了张嘴几次都没有说出话来。只得默默地坐下,摸摸鼻子道:”其实…我平时不是这么胆小的人。“

”恩,我明白。你平时也不是经常跟凶手擦肩而过么。“

完全没感觉被安慰到。

”郡主,你说,凶手真的还在寺中么?“何文栎有些担忧地道,如果凶手真的拿着经书跑掉了,他们的麻烦就大了。

南宫墨问道:”你是说偷经书的人还是杀空明大师的人?“

何文栎道:”有什么差别么?“

南宫墨道:”偷经书的人未必就是杀空明的人,杀空明的也未必就是偷经书的人啊。而且,经书是昨天晚上失窃的,虽然一发现经书失窃大光明寺就全寺戒严了,但是…谁又知道在经书失窃和被发现之前到底隔了多长时间?另外…经书到底是何时失窃的谁又真正知道呢?“

何文栎嘶地抽了口冷气,道:”郡主是怀疑早在之前经书就失窃了?昨晚的事情只是故布疑阵?“

南宫墨摇头道:”不,至少昨天下午之前经书确实是还在大殿里的。“

”那…把昨天下午所有进过大雄宝殿的人全部抓起来审。大雄宝殿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进的吧?“何文栎沉声道。南宫墨耸耸肩,不以为然,道:”你可以试试看。“

何文栎想了想,摇头道:”还是先找到这儿…度什么虚的吧?找到他…总能问出一些线索来。呃…度虚总不会是也跑了吧?“

”何大人,你在怀疑大内禁卫的实力么?“

”……“

”启禀郡主,何大人,在寺庙后面发现一句尸体。“门外,有人匆匆进来禀告道。

南宫墨和何文栎对视一眼,齐齐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外面天色已经暗下来了,两人赶到发现尸体的地方的时候侍卫已经将这里围起来了。大光明寺在场的只有空如方丈和两个小沙弥。地上躺在的尸体是一个二十来岁模样的年轻僧人,一眼就能看到他的胳膊上有一大片被血渍浸染的痕迹。只是此时血迹已经干涸,在火光下呈现出褐色。

”这是度虚?“何文栎问道。

空如方丈念了声佛号,低声道:”正是度虚。“

”怎么发现的?“这个地方是寺中弟子做饭的厨房后面堆积柴火的地方。之前他们也检查过,并没有发现尸体。

空如身边的两个小沙弥吓得脸色发白,战战兢兢地道:”回施主的话,是…是咱们拽柴火的时候,突然…从上面掉下来的。“拆房的柴火堆得高高的几乎已经触到了房顶,这里面若是藏一个人的话,确实是不容易被找到。但是同样的这也不是想藏就能够藏的进去的,显然是有人事先准备好的。只是被两个来取柴火的小沙弥从下面往外拽的时候,不小心拽空了一块给掉下来了。

何文栎带来的仵作正在验尸,抬起头来对两人道:”何大人,郡主,是中毒死的。“

”知道是什么毒么?“何文栎问道。

仵作道:”砒霜。“

”砒霜?“

仵作点点头,”就是普通药店里卖得砒霜。“

”去查。金陵还是附近的地方都要查。砒霜这种东西不管是哪个药店卖出去都必定会有记录的。“何文栎挥手道。

”是。“

南宫墨蹲在尸体边上,仔细地观察着。见她如此,何文栎也干脆有样学样地蹲了下来,问道:”有什么发现么?“

南宫墨低声道:”死了大约两个半时辰了,药店里卖的砒霜大多是用来入药或者毒耗子什么的,毒性很一般,除非大剂量的服用,否则吃用到毒性发作到毒发身亡,至少应该需要两个时辰。他已经死了至少一个半时辰了。但是你是在两个时辰前遇到他的,也就是说他在离开之后很快就死了。因此…他之所以没杀你,或许不是因为他怕有人赶来,而是他当时已经毒发,根本没有能力杀你。“

”自杀的还是被人毒死的?“何文栎有些失望。瞄了南宫墨一眼,悄声问道:”郡主,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南宫墨挑眉,阴恻恻地道:”第一,我学过医术。第二,好奇心太强的人活不久。“

何文栎缩了缩脖子,圆润的滚到一边儿去了。

南宫墨拍拍手站起身来,准备转身离开。何文栎连忙追了上去,道:”郡主,你去哪儿啊?“南宫墨诧异地道:”去休息啊。人不是找到了么?“虽然已经死了。

”但是,现在该怎么办?“

南宫墨眨了眨眼睛,”这不是你的事儿么?你才是应天府尹,我怎么会知道?“

眼睁睁地看着星城郡主离去的何大人忍不住抬手在自己脑门上狠狠地拍了一下,”我这个脑子啊。“

一边往客院方向走去的星城郡主望着天边高悬的明月,一遍低声轻喃道:”说起来,这么大的事情他居然没有来掺一脚,难怪我觉得少了点什么呢。难道是被卫君陌给气得内伤了?

清晨,南宫墨睁开眼睛边看到卫君陌坐在床边眼神温和地望着自己。不由得启唇浅笑,她果真是已经很习惯和信任这个人了,就连他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的都没有察觉到。

“怎么这么早?”看了一眼窗外,窗外的天色才刚刚发白,按说这个时候城门还没有开。卫君陌抬手晃了晃手里的一块金牌道:“陛下御赐的,随时可以进出城门。”南宫墨挑眉道:“看来陛下对这次的事情真的是非常看重。”

卫君陌点点头,将皇帝的话跟南宫墨说了一遍。听完,南宫墨有些震惊地睁大了眼睛,连原本打算起床都忘了直接坐在床上道:“藏有皇家秘闻的东西放在大光明寺里?皇帝陛下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

虽然不明白脑回路是什么,不过卫君陌也能理解南宫墨的意思。不赞同地看了她一眼,“不可胡乱评说陛下。”南宫墨翻了个白眼,当然只是当着你的面才这么说的嘛。别装得好像你很孝顺忠心皇帝必须似得。

“所以,昨晚你们没回来大光明寺,就是在宫里折腾了?”南宫墨问道。

卫君陌认真的更正道:“是越郡王在折腾,我是在办案。”

南宫墨挑眉,卫君陌道:“昨天下午到晚上,宫里一共有七八百人被打入大牢。其中…包括一位贵嫔,三位低级嫔妃。今天,这其中至少有大半的人都会人头落地。”

南宫墨了然,这些人八成都是各方势力安插在宫中的探子,这些人被杀了就等于是斩断了各方在宫中的耳目,若是在顺藤摸瓜…这可是个得罪人的差事。所以…“皇帝陛下的意思应该是要你陪萧千夜一起顶缸的吧?你就这么跑了真的好么?”虽然皇帝陛下不安好心,但是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何况只是帮皇长孙顶个缸?在高高在上的皇家看来,只怕还是觉得:朕用你是看得起你,是信任你,你应该感恩戴德才对。可惜,卫世子显然是那种“君要臣死,臣偏偏不死”的人类,皇帝的如意算盘打不响了。

卫世子表示,虽然本公子不爱说话,但是坑个萧千夜分分钟的事儿。

卫世子不以为然,“是越郡王让我出城的,他觉得自己一个人就可以解决。”

“所以,他还在查?”南宫墨睁大了眼睛。卫世子点头,“他觉得顺着查下去应该还能够查到更多的东西。”当然,这个查是有一定的方向性的。比如说鄂国公府,楚国公府,朱家,太子妃娘家等等这些就可以轻轻放过。再比如其他几个如成郡王妃的娘家就可以狠狠地查。当然还有秦家谢家等等……

南宫墨一脸佩服地点头道:“确实是会大有收获,不知道是地雷还是炸弹。”真希望皇帝陛下还没有被气吐血。越郡王果然不愧是想要成为皇者的男人,一出手就不同凡响。连皇帝陛下想要对付世家都要谨慎三思,他居然敢一个人就跑去捅马蜂窝,还把原本可以替他拉仇恨的卫君陌给赶走了。越郡王殿下到底是从哪儿继承的迷一样的智商啊?明明皇帝陛下太子太子妃看着都挺正常的啊。“想什么?”看她拥着被子发呆的模样,卫君陌挑眉道。南宫墨摇摇头,道:“没什么。我们去看看何大人吧,他昨晚估计忙了一晚上。”卫君陌站起身来朝着外面走去,一边道:“用过早膳再去。”

两人用过早膳去找何文栎的时候,何文栎果然还在昨天那个房间里。只是比起昨天神采奕奕的何大人,现在却是眼眶发黑,脸色发白,满眼血丝目光呆滞。直勾勾地望着携手进来的夫妇俩,明显就是思维迟钝,脑子即将停摆的征兆。

“何大人,用过早膳了么?”南宫墨晃了晃手中拎着的几个热腾腾的素包子小心翼翼地问道,声音大了吓到何大人怎么办?

“啊?哦……”何文栎愣愣地接过包子就往嘴里塞,另一只手伸手将桌上的一份卷宗扔到两人跟前,以一种毫无感情起伏的声音道:“那个度虚,度弘还有明空都查过了。明空没什么可疑的,度虚和度弘是同一个地方出来的,三年前同时入的大光明寺。家里都没有亲人了,不过…原本的身份可能是假的,还需要时间查证。砒霜是度虚自己买的,紫云山下不远一个小镇子上的一家药店卖的,说是寺里有耗子。轮流守护佛经的所有武僧的卷宗都在这里,又可疑的一共有五个,这个也需要时间查。还有昨天所有到过大光明寺的香客,其中有…一百三十二人是附近的百姓,二十一人是外地的学子,四十八人是金陵的权贵和他们的仆役。现在客院里住着三家共八十三人,这些是他们的身份和供词。其中,有自相矛盾之处的一个七人,判断一个是自己没注意所以记模糊了,三个是私下有见不得人的事,但是跟本案没关系,还有三个…派人去查了。呃…还有…还有,好像就这些了。”

南宫墨惊叹不已,主动倒了一杯冷开水塞进他手里,免得双目呆滞的何大人把自己给噎死。一个晚上就能够整理出这么多的卷宗,还有这么复杂的人物关系,并且从中理出不合理和虚假之处加以判断。何大人果断是个强人啊,分明不是昨天表现的那么平庸,难怪年纪轻轻能够当上应天府尹。

不过看看这呆呆木木地样子,南宫墨总算想起这人是蔺长风好朋友,多少还是要给点面子留一口气的。点点头,星城郡主轻声道:“我们知道了,辛苦何大人了。你可以休息了。”

“休息?”何文栎艰难地眨了一下眼睛,然后在南宫墨两人的注视下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嘴里还叼着半个包子。

房间里一片沉静,好一会儿南宫墨才耸耸肩看着卫世子道:“睡着了。”

卫世子点点头,拿起桌上的卷宗站起身来,道:“读书人身体就是太弱了。”即使是卫世子也不得不承认何文栎确实是个很有前途的人,如果他是江湖中人的话卫世子都忍不住想要将他收进紫霄殿。可惜…读书人就是废材,不过熬了一个晚上的夜就变成这样了。杀手有的时候执行任务几天几夜不合眼,都跟他似得还怎么做事?

南宫大小姐很想告诉卫世子,脑力劳动跟体力劳动是不一样的。只要身体好,经过高强度锻炼,一般人一两天不睡觉不是什么事儿。但是如果你一整天不睡觉脑子还都保持着高速运转那可就未必了。何大人的成绩告诉了他们这一天一夜他到底有多辛苦。当然…何大人的体能确实是有点废材。身体好点的话至少还能坚持一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