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最毒女人心/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墨一行人在大光明寺慢悠悠地查案子,金陵城中却是一片腥风血雨。因为对宫中侍卫太监宫女甚至是嫔妃的盘查,牵连出的人数不胜数。当天早朝刚结束,不少人还没来得及出宫回家就被萧千夜的人给带走了。等到皇帝批完折子想起将萧千夜叫来问问的时候,已经是当天下午了。听到萧千夜的禀告,皇帝陛下顿时觉得眼前一黑,脸当场就绿色。

“你说…是你让卫君陌出城的?!”皇帝盯着萧千夜问道。

萧千夜有些迟疑道:“皇祖父,有什么不对么?大光明寺那边…只有何文栎一个人只怕是不够,所以孙儿才让君陌过去压阵的。”

皇帝顿时就气笑了,“大光明寺那边只有何文栎一个人不够,你觉得金陵城里你一个人就够了?”

萧千夜神色一僵,仿佛有些难过地问道:“皇祖父不相信孙儿么?”他承认将卫君陌调出城去是有些小心思,但是皇祖父这样毫不掩饰的怀疑还是让他心里有些接受不能。难道在皇祖父眼中,卫君陌真的比他能力更强?

皇帝望着萧千夜沉默了半晌,方才道:“这些日子,你到底学了些什么东西?你觉得君陌会抢了你的功劳?怕他能力比你强?萧千夜,你有没有长脑子?卫君陌能力就是再强他也是萧家的臣子!你难道还要去跟那些文臣比写文章,跟武将比打仗?你比得过来么?”

皇帝自觉有些头疼,他教这个孙儿的是御人之术,为什么他学到的却是这些勾心斗角的小道?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身为上位者他们只需要会用人,能够制得住要用的人就足够了。真要把所有的东西都学会,什么都不用做就能累死了。更不用说萧千夜这样对自己未来的臣子生出嫉妒之心的…难道身为皇帝还要嫉妒臣子的才华不成?难不成他要养一堆事事不如自己的废物?

萧千夜脸色一变,连忙道:“皇祖父,孙儿没有这个意思。”

皇帝一摆手,揉了揉眉心道:“说说看,你都抓了些什么人?”今天一天他都没有召见臣子,就是想要留时间给卫君陌和萧千夜办事,不想听那些人废话。谁知道…萧千夜居然将卫君陌给赶跑了,所有的事情还处理的如此激进。其实,皇帝留下卫君陌也不全然是想要他为萧千夜顶缸,只是两个人分担起来总是比萧千夜一个人轻松一些。卫君陌身份不凡,身后有长平公主,燕王齐王支持,若不是有他这个皇帝在比起萧千夜分毫不差。真的有什么事情也好有个转圜的余地。最重要的是,卫君陌性格沉稳,却傲骨天成坚韧不拔。绝不会做得如萧千夜这么毛躁,等到后面遇到困难也能扛得住不至于半途而废。

看着站在自己跟前儒雅尊贵容貌俊美的皇长孙,皇帝暗暗叹了口气。千夜的性格…还是不够坚硬。但是…不只是萧千夜,太子的子嗣中也挑不出一个性格如卫君陌那般坚毅的儿子啊。

萧千夜脑海里转的飞快,面上却是一片恭敬地道:“回皇祖父,有秦家、连家、杨家、蔺家…还有户部尚书,威武将军,镇远侯,景国公…”

皇帝抚额,该得罪的不该得罪的都得罪光了。哪怕这次的时候顺利解决了,将来太子登基萧千夜的位置还坐得稳么?他真的以为这些世家和开国功臣都是没有脾气的?但是现在,抓都抓了自然也不能就这么放了。更何况,削除世家实力是他原本就计划中的事情,也绝不可能改变。

沉吟了片刻,皇帝沉声道:“传旨给成郡王和安郡王,协同皇长孙处理此事!”

萧千夜心中顿时有些五味杂陈,不知道之前将卫君陌排挤出去到底是亏了还是赚了。皇祖父说的没错,卫君陌再厉害也不可能跟他争什么,但是…萧千洛和萧千泠就未必了。“动了动嘴唇萧千夜想说什么,皇帝一挥手道:”不必再说了!“

”是,皇祖父。“

大光明寺里,南宫墨趴在屋檐下的栏杆上,伸出手悠然地接房檐低落的水珠。这些日子总是时不时的下雨,整个空气都仿佛有些潮湿了一般,更多了几分寒意,似乎在宣告人们,冬天就要来了。

一只手伸出拉回了她的手,南宫墨抬头回眸一笑,道:”又有什么新线索了么?“

卫君陌站在她身边,淡淡道:”去查那些可疑的人是人已经回来了,何大人正在分析。“两个人仗着身份高,欺压起何大人来一点儿也不感到心虚。南宫墨站起身来,叹了口气道:”我总有一种感觉,最后的结果会出乎所有人预料。“

卫君陌神色平淡,似乎丝毫也不感到吃惊,只是道:”这跟我们没有关系。“

南宫墨想了想,莞尔一笑道:”你说得没错,这跟咱们没有关系。如果皇帝陛下不老是想将你卷进去就更好了。“卫君陌道:”现在陛下大概放弃这个想法了。“

”嗯?“南宫墨扬眉。卫君陌道:”陛下已经下旨让成郡王和安郡王协同越郡王处理金陵城里的事情。不过我们大概也待不了两天,该回去了。“身在金陵皇城,想要完全置身事外是不可能的,这次能够顺手阴萧千夜一把已经很不错了。  南宫墨点头,皇帝陛下发现开小灶的教育方式对皇长孙用处不大,打算换成刺激教育么?

接过不出他们所料,线索查到已经死去的度虚和度弘身上之后就断了。虽然查明了两人入寺之前的身份都是假的,但是再往下去查不出什么来了。比如说他们的真实身份,比如说进入大光明寺之前他们是做什么都完全没有消息。至少,这不是何文栎一个应天府尹能够查得到的。眼看着查不出什么来了,何文栎之后告诉卫君陌和南宫墨可以启程回金陵了。不过大光明寺依然被围着,大光明寺的方丈空如大师要暂时去应天府住几天,几个身份高一些的大师,包括念远灾在内暂时都不能离开大光明寺。

刚刚回到金陵,还没来得及去跟长平公主请安,宫里就来人传旨招两人进宫了。于是两人又马不停蹄地往宫中赶去,在御书房见到了一脸郁色的皇帝陛下。皇帝陛下盯着卫君陌良久方才道:”朕让你查案,你倒是会跑到大光明寺去偷懒。“

卫君陌沉默不语,皇帝陛下这明摆着是要找茬,说什么都是错,说得多错得多。

皇帝轻哼一声道:”去!经书没找回来就给朕继续查!就是把这金陵城里翻过啦也要给朕将皇后的经书找回来!“

南宫墨忍不住问道:”若是…经书已经被人带着逃走了呢?“你怎么知道经书就一定还在金陵?当然如果皇帝陛下愿意让卫君陌出个差的话,她还是很乐意随行的。皇帝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怒视卫君陌道:”给朕找!“

”是,陛下。“卫君陌沉声应道。看着卫君陌和长平公主有几分相似的冷峻容颜,皇帝叹了口气道:”朕让你帮着千夜一些,你这小子倒是跑得快。朕难道是那么无情的人,当真有什么事朕不会替你们撑腰么?“如果也开始还没想明白,这几天过去也足够皇帝想明白了。虽然一开始有些愤怒,但是到底是自己的外孙,而且还是自己孙子不争气被人给忽悠了,皇帝陛下一时间也只能是好气又好笑。

卫君陌神色恭谨,”回陛下,是越郡王要微臣出城协助何大人的。“

皇帝轻哼一声,道:”那你现在听清楚了?!是朕命令你协助越郡王处理此事。“

”微臣领旨。“卫君陌道。反正前面最得罪人的事情已经被萧千夜办完了,后面有什么关系?

皇帝现在也不太想看到卫君陌,吩咐完了事情边挥挥手让两人都退下了。

回到燕王府,长平公主已经在等着他们了。这几天的事情长平公主自然不会不知道,对于儿子儿媳妇被卷入这其中,长平公主自然也是万分担忧。前些年那几次大案子无一不是杀得血流成河,死掉的功勋权贵皇亲国戚数都数不过来,亲自看到两人回来长平公主这才松了口气。

”早知道就别让你们去紫云山下的别院了,咱们在远一些的地方还有几处别院呢。“长平公主懊恼地道。南宫墨浅浅一笑,安慰长平公主道:”母亲,这世上的事有多少是能够预料的?何况,陛下若是一心想要君陌牵扯进来,别说是在远一点的地方,就算是在幽州,陛下让回咱们能不回么?现在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长平公主叹了口气,有些头疼地道:”千夜这孩子也太冲动了。“这两天,不只是皇帝跟前不得清闲,甚至就连长平公主陵夷公主这两位公主府上也是访客如云。不少人家家中的子弟或者旁支的人都被越郡王给锁拿了,这些人走不通皇帝陛下跟前的路子自然是想要从公主这里试试看,想要请长平公主替他们求求情。长平公主素来不管朝堂是,这次的事情事关重大,自然更不会插手。早早地便命人闭门谢客了。

南宫墨和卫君陌对视一眼,他们可不想长平公主想的那么简单。萧千夜确实是有些冲动没错,但是他的冲动也绝对不是年少气盛所致。如今皇帝陛下又添加了安郡王和成郡王进去,只怕是还有的好戏看了。或许,这也正是皇帝陛下想要的接过,既然已经无可挽回,那么自然是越乱越好。

这些日子,金陵城中果然是风云变幻看得人眼花缭乱。原本越郡王突然朝着各个世家权贵下人就已经让人人心惶惶的,之后又加入了成郡王和安郡王,一时间金陵城里一派风雨欲来之势。不知从何处传出一个消息,皇家之所以如此大的动作,是因为大明光寺失窃的经书中隐藏着一个足以颠覆大夏江山的秘密。于是,各路人马暗地里又纷纷开始盘算自己的人手和消息路子,想要看看到底是谁惹出这么大的乱子,又到底是谁真正得到了经书。

同时,三位奉了皇命的郡王也开始调查起金陵城里的权贵们。既然已经起了头,自然不是只调查跟经书有没有关系那么简单了,皇宫里那刚刚人头落地的几百条人名还在那里摆着呢。敢将消息打探到皇帝的眼皮子底下去了,你们是想要干什么?

三位郡王不管是想要借机干私活,还是想要在皇帝跟前挣表现,干起活来至少都是十分卖力的。又有了对方的牵制,谁也占不了什么便宜,于是只好放下别的心思乖乖的办案了。有了萧千泠和萧千洛的威胁,萧千夜脑子果然清楚了许多,办起事情来也好看了不少。不过总的来说,京城的权贵们,特别是各大世家的年轻子弟都是损失惨重。世家们自然也不会任由三人打不还手,只是还在暗中酝酿着,等待一个合适的爆发时候罢了。

另一方面,楚国公府传来消息,乔月舞是真的被南宫姝给整惨了。原本萧千夜将乔月舞带回去就是给南宫姝出气的。谁知道乔飞嫣一自杀,南宫怀立刻反悔了,不知道许了萧千夜多少好处,萧千夜竟然同意了将乔月舞送回去。在萧千夜看来,南宫姝也狠狠地折磨过乔月舞,也算是出了一口气了。却没有想到失去孩子对南宫姝的打击到底有多大,南宫姝又到底有多恨乔月舞。乔月舞最后确实是被活着送回楚国公府了没错。但是乔飞嫣一看到被送回去的乔月舞,当场就昏死过去了。

被送回楚国公府的乔月舞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不说,原本娇俏脸脸蛋上被人狠狠地划了好几道又深又长的口子。哪怕是最厉害的御医对着那狰狞的伤痕也只能摇头叹息说无能为力。乔月舞是注定要毁容的。这还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在南宫姝收到要将乔月舞送回来的消息之后当场就将乔月舞赐给了越郡王府一个倒夜香的粗使杂役。等到楚国公府派人来接人的时候乔月舞早已经被毁了清白。南宫姝仿佛还嫌不够,直接做主将那个杂役和乔月舞一起送回了楚国公府。

那倒霉的杂役被愤怒的乔千宁当场一脚踢死了,乔千宁还想要冲到越郡王府来找南宫姝拼命,最后被南宫怀叫楚国公府的下人死命拦住了。

乔飞嫣大概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乔月舞确实是被她给救回来了,但是乔月舞也彻底的毁了。如果没有南宫怀要将乔月舞要回去的这一件事刺激,或许南宫姝也不至于如此偏激,乔月舞受些皮肉之苦在所难免,但是比起现在却总是好了不少。如此一来,乔飞嫣和乔千宁母子俩算是恨透了南宫姝了。然并卵,因为南宫姝也同样恨透了南宫怀和乔飞嫣母子三人。

”滚!滚出去!“楚国公府的一个院子里传出尖锐的叫声。

门口,乔飞嫣一脸心疼地望着女儿,但是显然乔月舞根本感受不到她的心意。只是用仇恨的目光瞪着所有的人,特别是乔飞嫣。

”滚出去!都是你…都是你害得我!“乔月舞抓起床头的枕头,朝着乔飞嫣丢了过去。乔飞嫣惊呼一声闪了过去,一脸不敢置信地望着乔月舞,哭泣道:”舞儿,你这是怎么了?娘苦命的女儿啊…呜呜……“若是往常看到母亲如此伤心,乔月舞早就上前去安慰撒娇逗母亲开心了。但是此时她却只是坐在床上,冷笑着看着乔飞嫣哭泣的模样,那种夹带着怨恨,嘲弄和厌恶的眼神,让乔飞嫣有些哭不下去了。

”舞儿,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南宫姝…那个恶毒的丫头对你做了什……“

”住口!“乔月舞尖叫道,仿佛听到南宫姝这个名字都让她忍不住恐惧。她确实是应该恐惧,乔月舞说白了也不过是个被娇宠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从小到达基本上都是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而,根本不知道这世间到底可以可怕到什么地步。而南宫姝显然是给她上了极为生动的一课。丧子之痛让南宫姝疯狂,这些日子她几乎可以说是费劲了心思的想办法折磨乔月舞。而最后南宫怀的偏帮更是让南宫姝彻底的失去了理智,她失去了一个孩子啊,她的亲生父亲却只是因为一个女人的几句哭泣就轻轻的放过,甚至连问她一句身体怎么样了都没有?于是,南宫姝彻底的疯狂,不顾后果的想要彻底的毁了乔月舞。这世上,有很多事情其实是比死亡更痛苦的。既然她的父亲要乔月舞活着,那就活着吧,她要她一辈子痛苦的活在地狱里。

越郡王府里送走了乔月舞回到自己院子里,望着空荡荡的院子南宫姝疯狂地大笑。

乔千宁皱了皱眉,有些不悦地道:”舞儿,你在干什么?娘亲是关心你。“

”宁儿。“乔飞嫣含泪摇摇头道:”别说了,我知道,舞儿只是太痛苦了。呜呜…都是娘没用。“

”够了!“乔月舞厌恶地道,”你这些勾引人的手段对着男人使还不够,还要对着自己的儿子使么?“乔飞嫣脸色一白,整个人摇摇欲坠,”舞儿,你…你怎么这样说我?“乔月舞脸上的几道狰狞的伤痕依然还浸着血,原本这些伤口是被大夫用纱布缠起来的。但是乔月舞醒来之后就全部自己拆掉了。整个脸上的伤痕都仿佛扭曲起来了一般,若是在夜里只怕要被这张脸吓晕几个人人。乔飞嫣有些勉强的看了看,终于还是忍不住侧过头去。

乔月舞骂道:”都是因为你!若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弄没了南宫姝的孩子?若不是因为你勾引南宫怀,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们怎么会三番四次的被南宫墨羞辱?都是你!都是你不知羞耻,你连给父王守孝都等不住就迫不及待的跑回金陵来勾引男人,赖不住寂寞的贱人,你害了我。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的!“越是看着乔飞嫣那张柔弱美貌的容颜,乔月舞就越是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忍不住口无遮拦的辱骂。浑然忘了,当初决定要来金陵的时候她也是举双手赞同的。

”舞儿?!“乔飞嫣忍不住叫道。

乔月舞一震,有些无措地移开了眼,”滚!你们都滚出去!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们了!“

乔千宁脸色铁青,上前一步想要说话却被乔飞嫣死死地拉住了。乔飞嫣勉强笑道:”既然如此,舞儿你先好好休息。娘和你哥哥先别打扰你了。“

乔月舞冷哼一声直接躺倒在床上,只是冷冷地问道:”你什么时候帮我杀了南宫姝?“

”杀了南宫姝?“乔飞嫣一惊,这……乔月舞冷笑道:”果然,你从来没有想过要替我报仇。只要你自己锦衣玉食,你该管这个已经被毁了的拖油瓶干嘛?滚出去。“乔飞嫣怔怔的望着床上的女儿许久,终于还是叹了口气带着乔千宁转身出去了。

出了门,乔飞嫣就忍不住扑倒在乔千宁怀中大哭起来。她再怎么像朵白莲花也还是个活生生的人,刚刚从小疼到大的女儿用那样难听的话骂她她怎么可能不难过?

”呜呜…舞儿恨我…“乔飞嫣哭泣着,”都是我这个做娘的不好,我保护不了她,害得她变成如今这幅模样,呜呜,以后舞儿该怎么办啊。“

乔千宁咬牙,沉声道:”娘,这不关你的事,这一切都是南宫姝搞的鬼,那个心狠手辣的女人!你放心,儿子一定会替妹妹报仇的。“乔月舞摇摇头,道:”她是越郡王的庶妃,咱们怎么惹得起?舞儿已经变成那样了,宁儿…你千万不能有事。娘只有你了……“

”娘放心吧,我会照顾你和妹妹的。“乔千宁轻声道,心中却也更多了几分迷茫。他已经不是高高在上的华宁郡王世子了,被变为庶人在这偌大的金陵城中,凭着他一个人的力量又能做什么呢?

乔月舞独自一人躺在房间里床上,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淌过了狰狞的伤痕。咸湿的泪水让原本就没好的伤口隐隐作痛,她却连动弹一些的心情都没有。乔月舞知道,她这辈子已经彻底的完了。她恨,恨南宫姝的心狠手辣,恨被乔千宁一脚踢死的那个恶心的男人,但是她更狠乔飞嫣。如果不是她…自己怎么会惹上南宫姝。她明明放任萧千夜把自己带走了,却又假惺惺地让南宫怀来救她。如果不是乔飞嫣…她怎么会变成这幅鬼样子?!

”啊啊啊……“

许久,房间里放出一阵撕心裂肺地哭豪声,吓得躲在门口探听的丫头捂着心口退了好几步,才拎起裙子急匆匆地出去叫人了。

听了从楚国公府传过来的消息,南宫墨也忍不住为南宫姝的狠辣惊叹不已,”以前真是小看她了。“南宫姝这一招的确是够狠,她没有杀乔月舞,但是只怕是比杀了乔月舞更加的让她痛苦。旁边知书送上了一杯水,道:”可不是么?听说乔月舞这几天变得疯疯癫癫的,百般辱骂乔飞嫣,仿佛跟她有仇一般。不过乔飞嫣倒是都忍下来了,依然每天细心的照顾乔月舞。这么看来,乔飞嫣虽然有些不检点,不过倒还算是个好母亲。“

南宫墨不以为然地挑了挑眉道:”她忍下来又有什么?只会让父亲更加心疼她而已。乔飞嫣若真的那么疼爱乔月舞,当初就不会几句话就让萧千夜带走了她。乔月舞去了越郡王府会不受苦,谁信?“

知书凝眉道:”这么说,这个乔飞嫣是装的?可真是心机深沉。“

南宫墨道:”倒也不算是装的,乔飞嫣自然是疼爱女儿的,但是…比起女儿她只怕还是更爱自己多一些。

知书点点头道:“乔月舞下场虽然惨,但是二小姐毕竟是丢了一个孩子。不过二小姐这么对乔月舞,名声可就糟了。”南宫姝对乔月舞做的事并没有瞒住任何人,如今金陵城里已经有不少人知道了。人们一边怜悯乔月舞的遭遇,一边惊叹南宫姝的心狠手辣。不管怎么说,做出这样的事情,南宫姝在金陵城里仅剩下的一点名声也是碎得连渣都不剩了。

南宫墨想了想,道:“她只怕根本就么有考虑这些了。”

“二小姐会想不开么?”知书问道,她总觉得自从二小姐失去了孩子之后就有些疯癫了。如今虽然是帮孩子报了仇,但是把自己的名声糟蹋成那样,南宫姝明显是不想过日子了。

南宫墨摇摇头,道:“不知道。”她没有过孩子,自然不明白失去孩子的母亲到底会有多么的痛苦。她跟南宫姝的关系也不好,往常实在是看不太上南宫姝这样外面精明实则草包的女子。但是这次南宫姝这一手倒是让南宫墨叹为观止。

果然,女人若是狠心起来,还是很吓人的。

------题外话------

咳咳~觉得自己写得有点过了,不过…失去了孩子的母亲到底可以有多疯狂…何况,南宫姝还不只是失去了孩子,她还刚刚失去了母亲,被父亲抛弃了~就连丈夫都为了利益抛弃了她和孩子…

ps

:这几天出门,这一章是在酒店更新哒。所以最近几天更新时间可能会有些不稳定,大家见谅哟。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