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坑你没商量!/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励勤院书房里,林氏小心翼翼地端着茶进来,将茶杯放到桌上,小心翼翼地道:“夫君,偏院那边又闹起来了。”南宫绪抬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你想说什么?”林氏心中一惊,连忙陪笑道:“没有…我没有想说什么。”这些日子以来,林氏觉得自己越来越害怕这个夫君了。南宫绪并没有对他做什么,但是原本的南宫绪只是有些不苟言笑沉默严肃而已,而现在的南宫绪却似乎随时都会将人给吞噬了一般。

之前即使南宫绪狠狠地训斥她甚至是伸手打她,林氏依然敢在背地里做一些有的没有的事情。那是因为她知道南宫续并不会真的杀了她。但是如今,南宫绪什么都没做,林氏却已经自觉地乖乖待在自己的房间里什么都不敢做了。甚至就连跟乔飞嫣和乔月舞这母女两个不对盘,林氏都要先跟南宫虚绪禀告之后才敢做些什么。这大约属于一种人类对危险的本能反应。林氏直觉的感觉到,如果她不乖乖的待着一旦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南宫绪真的会杀了她。

南宫绪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才问道:“侧院里出什么事了?”

林氏松了口气道:“是乔月舞突然就闹起来了,将乔飞嫣的头给打破了。”林氏的话语中带着明显的幸灾乐祸,不过完全是对乔飞嫣的。对于乔月舞,虽然林氏也很讨厌那个骄纵的丫头,甚至也希望她倒霉,但是作为女人,面对一个遭到如此惨剧的女子,只要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多半也生不出多少的幸灾乐祸了。不过再想想南宫姝被那个丫头害得失去了一个孩子,也就没有了多少同情她的情绪了。

倒是南宫姝让林氏吓了一跳,从前在家里倒是没有看出过南宫姝竟然有这样的狠劲儿。这种事情,林氏自问自己是做不出来。林氏在心中暗暗庆幸自己之前没有真的得罪很了南宫姝。说起来,楚国公府这一家子除了南宫晖是个好相处的,别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林氏忍不住在心中暗叹自己命苦。

“打破头?”南宫绪扬眉,道:“父亲怎么说?”

林氏道:“侧院里闹得正离开呢,公爷似乎想要教训乔月舞,乔飞嫣拦着不让。”

南宫绪冷哼一声道:“他还真是除了乔飞嫣谁都不管不顾了。”别的不说,南宫怀有什么资格教训乔月舞?非情非故的,就算乔月舞把乔飞嫣打了那也是乔飞嫣和乔千宁的事情。乔飞嫣不肯教训乔月舞自有乔千宁这儿做兄长的来管教。关南宫怀什么事儿?今天也幸好是没什么身份的乔月舞,若是明天碰到哪个公主郡主把乔飞嫣打了,南宫怀是不是还要去跟人家拼命。

站起身来,南宫续道:“走,咱们去瞧瞧。”

林氏暗暗觑了南宫续一眼,夫君不是一向看到那母子三个就烦么?怎么还想要看热闹了?南宫绪冷笑道:“我倒要看看,父亲到底能为乔飞嫣做到什么程度!”林氏打了个激灵,不敢再多说什么捏着帕子跟了上去。

乔飞嫣住的侧院里,果然是一片喧闹。所有人都围在乔月舞房间门口没有动弹。乔月舞的伤还没好就爬起来了,怒气匆匆地站在门口怨恨地瞪着所有人,那张脸再加上那凶恶的表情,几个胆小的丫头都忍不住撇开了脸不敢再看。乔飞嫣被南宫怀搂在怀中,额头上被什么东西划破了一条口子,一缕献血顺着脸庞滑落到跟前的衣襟上。此时满脸无奈疼惜和痛苦的模样倒是更多了几分楚楚可人。说是乔飞嫣被南宫怀搂着,倒不如说是乔飞嫣将南宫怀挡着。如果不是乔飞嫣挡在前面,只怕南宫怀当场就冲过去把乔月舞给捏死了。

乔千宁望着眼前的一幕脸色铁青却一言不发。

南宫怀脸色阴沉地瞪着乔月舞,乔月舞的神经仿佛变得粗大无比,在南宫怀几乎是满带杀气的注视着居然丝毫也不闪避,反倒是扬起下巴居高临下地望着南宫怀道:“你不是喜欢我娘吗?那为什么不去将南宫姝给杀了?”

又看着乔飞嫣冷笑道:“看到了吧?这个男人根本就不爱你,不过是看着你有几分姿色玩玩你而已。如果他真的喜欢你,为什么不肯替我报仇?”

乔飞嫣身子微微一颤,道:“舞儿,你别为难你南宫叔叔了,南宫姝是他亲生女儿啊。娘知道你受了委屈,都怪娘…都怪…”

“当然要怪你!”乔月舞毫不犹豫地道:“若不是你找了个这么没用的男子,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所以,这一切都是你们的错!”

“放肆!”南宫怀勃然大怒,“乔月舞,我看在你受了伤的份上宽容你几分,你休要不知好歹!嫣儿她是你娘。”

乔月舞嘲弄地笑道:“是啊,她是我娘。我还记得我爹还尸骨未寒呢。”

“来人,将这个丫头给我抓起来……”

“南宫大哥!”乔飞嫣连忙叫道:“舞儿还伤着呢。”

“不用你提醒!”乔月舞尖叫道,“不用你一次次告诉我我毁容了,我被人毁了!如果不是因为你,为怎么会这样?!”

乔飞嫣上前两步,想要安抚她,“舞儿,你被激动。别怕…没什么,没关系的,还有娘在……”可惜乔月舞丝毫也不领情,笑道:“是啊,对你来说自然是没什么,谁知道你有过多少个野男人呢?”

“你……”乔月舞顿时被气得脸色发白,眼泪连连。

“你简直疯了!”南宫怀冷声吩咐道:“将这个丫头关起来,伤好之后立刻送到城外庵堂离里去。这种残花败柳连最基本的孝道都不懂的丫头留着有什么用?”南宫怀是喜欢乔飞嫣,但是他可不是圣母。喜欢乔飞嫣不代表他就要喜欢乔飞嫣的两个孩子,对乔千宁和乔月舞好只是看在乔飞嫣的面子上罢了。正如就算乔千宁再怎么听话,南宫绪再怎么气人南宫怀也从未考虑过将南宫家交给乔千宁。

“不行。”乔飞嫣拉住南宫怀道。南宫怀这次却不打算顺从乔飞嫣的意思,沉声道:“嫣儿,我疼她是因为她是你的女儿,你喜欢她。但是如果她变成这个样子,你就是再喜欢她她也不能留在这里!我楚国公府不能留一个整天胡说八道不知所谓的疯子。将人关起来!明天一早就送出城去!她既然已经被人毁了清白,就找个庄子上的人配了吧。”乔飞嫣焦急地摇头,眼看着乔月舞要被两个妇人按住拖下去了,乔飞嫣忍不住脱口叫道:“不行,南宫大哥。舞儿…舞儿她是你的亲生女儿啊!”

院子里顿时一静,所有人都一脸震惊地望着乔飞嫣。乔飞嫣泪流满脸,望着南宫怀道:“乔大哥,你忘了么?十八年前…十八年前…”

南宫怀脸上的神色有些恍惚,不知想起了什么。好一会儿才怔怔地望着眼前一张鬼脸的乔月舞,再看看站在一边明显已经呆住了的乔千宁。乔月舞和乔千宁是龙凤胎,乔月舞如果如果是南宫怀的亲生女儿,那么乔千宁……

院门外,月色下南宫绪脸色铁青。虽然在夜色中看不清楚南宫绪的脸色,但是林氏却清楚的感觉到了南宫绪身上传来的阴寒的冷气。打了个寒战,林氏正想要说点什么,却见南宫绪转身拂袖而去。林氏跺了跺脚,恨恨地扫了一眼院子里。居然突然变成了父亲的私生子和私生女,真是不知羞耻!难不成乔飞嫣和乔千宁还想跟夫君抢楚国公府的继承权不成?

一夜之间多了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是什么感觉?

靖江郡王世子妃表示:呵呵。

楚国公府二公子表示:天上有头牛飞过去了。爷那时候虽然才刚满周岁不记事儿,但是满金陵的人们眼睛没瞎。何况,这两只刚出生的时候他家小妹在娘亲肚子里才三个月呢。何况,咱们家从来没丢过孩子。外室子女,算弟弟妹妹么?呵呵。

南宫怀当然还没有脑残到当下就宣告天下自己多了一儿一女。要知道,乔月舞和乔千宁之前的身份可是华宁郡王世子和千金。虽然后来华宁郡王被贬了,但是那也做过皇亲国戚的。若是就这么宣扬出去,乔飞嫣当初的行为是什么?说轻点是不守妇道,说重了就是欺君之罪,混淆皇室血统。

那天晚上,在院子里听到乔飞嫣的话的人,也都被南宫怀给处理的处理,送走的送走了,能够留下来的只有南宫怀的心腹。但是很显然,有些事情无论如何都是瞒不住有心关注着他们的人的。该知道的,从南宫墨到南宫晖一个不落的都知道了。但是两人却都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一般,没有给出半点反应。

之前,南宫怀是看乔月舞横竖都不顺眼,但是一旦身份转变对人的看法自然就会改变。原本乔月舞在他眼中的刁蛮任性不孝无理取闹就统统都变成了受到伤害太重,心里无法承受的发泄之举,只会更加觉得乔月舞的遭遇悲惨更加惹人心疼了。相对的,也就对南宫姝更加的不满了。

不过南宫怀稍微还有一些理智,虽然对南宫姝不满但是却并没有多做什么。即使是乔月舞三番四次的要求他替她报仇,南宫怀也只是敷衍过去了。同时也就更加的头疼起来,乔月舞是他的女儿,但是南宫姝同样也是他的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但是明明是同父的亲姐妹,如今却弄成了不死不休的仇人,以后还真不知道要怎么相处。另一方面,朝堂上的事情也让南宫怀十分头疼。虽然如今他跟萧千夜已经暗中达成了共识,萧千夜是不会对付他的。但是萧千洛和萧千泠可没有这个顾虑。

比起那些世家大族,南宫怀可算得上是安分守己。但是再安分守己该有的情报消息他也还是要有的,这次皇家的大清洗他的人自然也免不了被洗掉了几个。成郡王这两天就隐隐有那这件事做文章的意图。还有就是他跟乔飞嫣的关系,也是非常个让人诟病,这些日子南宫怀在朝堂上的日子并不好过。

“父亲。”

南宫墨没想到走在大街上也能够碰到南宫怀,距离他们父女俩上一次见面已经有将近半个月了,当然那一次的见面实在是称不上愉快。即使是此时,南宫怀的脸色也不太好看。跟在南宫怀身后的是带着面纱的乔月舞和一副俊挺尔雅的模样的乔千宁。南宫墨微微挑眉有些惊讶,这才今天,乔月舞居然已经可以跑出来玩儿了么?这不仅是身体素质,素质也是一等一的。

南宫墨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柜台,淡淡道:“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碰到父亲,父亲可是有什么事?”

南宫怀轻咳了一声还没说话,乔月舞已经扬起下巴道:“过两天是我娘的生日,南宫叔叔带我们来买礼物。”虽然已经认下了乔月舞和乔千宁,但是在外面两人依然只能称南宫怀为叔叔。南宫墨有趣的扬了扬秀眉,上下打量了乔月舞一眼才道:“原来如此,来者是客,请进便是。”

南宫怀脚下一顿,“这是你的铺子?”南宫墨惊讶,“原来父亲不知道么,这四海阁确实是我名下的生意,上个月才刚刚开张。倒是多谢父亲赏光了。”四海阁的生意不少做啊,能多一个土豪坑两把自然是好事。而南宫怀绝对称得上是一个隐形的土豪。

四海阁是蔺长风在南宫墨的建议下刚刚开的新店。店里卖的都是一些西洋东洋西域各国的舶来品,这些东西大都是从那些西洋或西域商人手中收来的,品种繁多杂乱。蔺长风特意从中挑选出一些看上去不错的放在店中销售。当然,也有一些大夏国各地罕见的东西。如此一来,这四海阁的东西很贵,而且大部分一般人根本就不认识,四海阁也没有什么名声,于是生意自然也就好不到哪儿去了。原本蔺长风还打算试试水,如果生意好的话他还可以考虑组织商队自己出来或者去西域,但是一个月下来,惨淡地生意让原本一颗跳动的心变得哇凉哇凉的。

南宫怀轻哼一声,南宫墨都这么说了他总不好意思说不买。

于是在南宫墨的陪同下,三人走进了店里。看到南宫墨去而复返,掌柜连忙想要出来迎接,南宫墨摆摆手直接走进了柜台里面,笑道:“父亲喜欢什么?既然是送给乔夫人的生日礼物,你看这个怎么样?”

南宫墨从货架上取出一个有鸡蛋大小却混圆天成的透明的小球,小球放在制作精美铺着精致的锦布上面,看上去矜贵又特别。乔月舞一看立刻伸手拉过来,“这是什么东西?好奇怪。上面还有画儿。”透明的小球表面上刻画着一副精致的苍松图。因为颜色关系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但是拿在手里透过珠子却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这位小姐小心一些,别打碎了。”旁边的掌柜低声道。

乔月舞眼睛一沉,挑衅地瞪着南宫墨道:“你们什么意思,怕我们付不起么?”

南宫墨难得的好心情的没有动怒,淡笑道:“自然不是,乔姑娘喜欢就好。既然乔姑娘喜欢,想必乔夫人也是会喜欢的。父亲你觉得如何?”

南宫怀也觉得这东西十分新奇,微微点头。送金银珠宝嫣儿也看不上,也不爱那些,送她一些新奇的东西说不定她会高兴呢。乔月舞道:“南宫叔叔,我也喜欢,我也想要。”

看着乔月舞露在面纱外的眼睛露出的渴望,南宫怀心中多了几分愧疚,侧首问道:“还有么?”

南宫墨微微勾唇,笑道:“确实是还有一颗,原本是打算送给母亲把玩的……”说着露出一丝为难的模样,乔月舞道:“你们开店做生意,客人要的东西还不卖不成?那你开什么店?”南宫墨道:“乔姑娘说的有理,如此母亲那边只好在另外找一些玩意儿了。掌柜的,给乔姑娘和楚国公包起来。”

“是,郡主。”

掌柜手脚利落地将东西装进盒子里送到乔月舞手中。乔月舞左右看看,两个除了画一模一样的透明珠子,道:“多少钱。”

南宫墨温和地露出一个最合宜的甜美笑容,“诚惠十万两,谢谢。”

“什么?!”乔月舞顿时尖叫起来,连南宫怀和乔千宁脸色也有些不好看。虽然他们不认识的,但是就这么一个不能吃也不能用,明显除了拿来欣赏一下什么都不能干的东西居然要五万两一个?五万两银子造一个金子做得大球都能直接把南宫墨给碾死了。

南宫墨无辜地眨眨眼睛,“有什么问题么?”

“怎么会这么贵?”乔月舞叫道。南宫墨道:“这可是从几位遥远的极西之地,漂洋过海而来的。路上就要走两三年才能到,即使是在当地这也是一种极为少见的珍宝,就拿常见的珍珠来说,普通的珍珠自然不贵,但是如果有一颗这么大的而且还如此浑圆完美的珍珠,你说贵不贵?再加上这雕工…这可是请当代名匠亲自雕刻的。一般人能在这上面雕出画儿来么?饶是如此,原本三颗珠子也被雕坏了一颗。物以稀为贵,这别的地方我不敢保证,这大夏国我敢保证只有这唯二的两颗玲珑珠。”以上,纯属不说八道,如有差错,概不负责。南宫墨在心中默默道。

“这……”乔月舞一时间有些踌躇起来,贵是真的贵,但是只要一想到别人都没有,她就忍不住想要据为己有。

“南宫叔叔……”

南宫怀脸色有些沉,南宫怀不是一个喜好奢侈的人,让他十万两买个珠子?南宫怀自觉自己不是做冤大头的料。

看着他想要拒绝,南宫墨眼眸一闪,暗地里一道及其微弱的指缝轻轻掠过,正好打在了乔月舞还没完全康复的伤口上。乔月舞只觉得手一抽,手中的盒子怦然落地。

装着珠子的盒子被摔地打来,那颗纯澈透明的珠子被摔得崩了一一块,再也不复之前的美丽。

掌柜的顿时心疼地叫了起来,“这位姑娘,你…你就算不买也别砸了啊。这可是几万两银子啊。这下好了,现在可怎么办才好?”

南宫墨冷笑一声,看向南宫怀,南宫怀皱眉。乔月舞有些恼怒地道:“我伤口突然疼了一下才没有拿稳的,不就是一颗破珠子么?有什么了不起?”南宫墨幽幽道:“这颗破珠子,值五万两。父亲,你看这事儿,怎么解决?”

南宫怀冷声道:“你想怎么样?”

南宫墨道:“要不你赔我五万两,要不,你花十万两把剩下的一颗买下来。要不然,咱们上衙门。”

“你想钱想疯了么?”南宫怀毫不犹豫的讽刺,南宫墨叹了口气点点头道:“是呀,谁让我成婚我父亲就给了我那么一点儿嫁妆呢?”南宫怀顿时脸色铁青,南宫墨大婚十里红妆没错,但是那其中大半都是孟家留下来的。南宫怀给的嫁妆其实也算是丰盛,但是对比起孟家和自己私藏的财产,南宫怀难免有些心虚,听到南宫墨这样的话总觉得她知道了点什么。

乔月舞上前一步,傲然望着南宫墨道:“买就买,有什么了不起!南宫叔叔,我就要这珠子!”

姑娘,说好的给你娘的生日礼物呢?难道是那颗破烂的珠子么?

许是对乔月舞的愧疚,许是对这个刚刚认回来的女儿的纵容,也许只是单纯的不愿意在南宫墨面前丢脸,最后南宫怀竟然当真掏钱把这两颗珠子买了下来。南宫墨收起银票,笑眯眯地目送两人出门,“父亲,还想买什么尽管再来啊。”

南宫怀足下顿了一下,然后头也不会的走了。南宫墨敢肯定,南宫怀这辈子绝不会再踏入这家店了。

看了看手中厚厚的银票,南宫墨眉开眼笑,一边吩咐道:“把消息传出去,楚国公花了十万两在这里买了两件宝物。”

掌柜的犹豫了一下,问道:“这…会不会太贵了?”有了楚国公做宣传,就算是好奇也可以吸引来一批有钱的客人,到时候…

南宫墨淡然道:“金陵城里最不缺的就是有钱人。”

在掌柜充满敬意的目光中,南宫墨走进了里面的厢房,卫君陌和蔺长风正坐着喝茶。看到她进来,长风公子击掌称赞道:“之前墨姑娘说我会做生意,现在本公子才知道在莫姑娘面前实在是献丑了。”南宫墨挑眉道:“长风公子说笑了。”

蔺长风一脸正色道:“怎么会是说笑,我就是再奸商,也绝对不敢将五两银子都没有花到的东西五万两银子卖给别人啊。恐怕你装珠子的盒子都比那珠子本身值钱吧。”

南宫墨笑眯眯道:“物以稀为贵。”

五两银子,那玩意儿在南宫墨看来连五分银子都不值,别人不认识南宫墨会不认识么?那不过是两颗玻璃珠子罢了。其实中原自古便会烧制琉璃之法,只不过这琉璃制品原本就不常见,这西洋传来的玻璃珠子跟古法烧制的琉璃也是有些差别的,更没有那样纯澈透明的做成一颗圆滚滚的玻璃球的。南宫墨有些遗憾,自然竟然没有记得一些比如说制作现代玻璃的方法啊什么,配方啊什么的。不然的话…其实这玩意儿也是可以很赚钱的。上可忽悠土豪,下可销售给平民,简直是权贵和百姓皆可赚钱的好东西啊。

南宫墨也不算说话骗人,这几颗珠子本就是收货的时候掺杂在里面的一共只有两颗,如今被乔月舞砸了一颗,也确实是独一无二的了。

蔺长风笑道:“有南宫怀做引子,只要消息传出去了,不怕这些金陵城里的有钱人不来。”

南宫墨笑道:“我也说过,这绝对是个赚钱的生意,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货源问题了。”

蔺长风连连点头道:“我知道,你放心便是,有赚钱的事情,我绝对不会放过的。”

至于花了十万两买了一颗玻璃球的南宫怀,谁管他?

------题外话------

啦啦。终于回到酒店啦。早知道这么晚回来早上直接把文传了。回来也没能补上多少,么么哒~出门外在多有不便请亲们见谅。么么哒

今天南京第二天,去了中山陵,南京博物院,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云锦博物馆等等~因为时间原因总统府没去成…好吧,不是时间原因,是身体原因~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