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忍辱负重/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坐在一边听他们说话的卫君陌放下了茶杯,沉声问道:“蔺长风,大光明寺那几个和尚的身份查到了没有?”

闻言,蔺长风脸上的笑容顿时去了三四分,皱了皱眉肃然道:“没有。”

“没有?”卫君陌挑眉,显然也有些意外。要知道紫霄殿虽然是杀手组织,但是如果一个杀手组织没有出众的情报消息是绝对成不了大器的。他们要杀的人可能是世家大族的成员,也可能是权贵高官,甚至就是宗室中人也不是不可能,这些人如果没有绝对可靠的情报消息,想要杀死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算是杀了,杀手的折损率也是高的惊人的。所以,真正能名动天下的杀手独来独往的不多,一般背后必然都有着依仗。

蔺长风也有些不高兴,轻哼了一声道:“你这次是不是捅到马蜂窝了?刚开始查了没多久就被人发现了,若不是我发现的快及时让人撤走了,差点反被对方给发现了踪迹,若是紫霄殿暴露了可就有乐子瞧了。”真不知道卫君陌当初怎么就想要建一个杀手组织了。虽然确实是来钱快吧,但是这背景实在是不怎么好说出口。若是被人发现了那更是众矢之的。你说若是个正当生意该多好啊。如今好了,紫霄殿这么大一坨,就算是想要洗干净都不容易了。

卫君陌和南宫墨对视一眼,在金陵附近能够有这样强大的情报网和势力的,只有一个人。

蔺长风叹气道:“幸好这几天金陵各路牛鬼蛇神暗地里都跑出来了。我顺手栽给了杨家,这才顺利脱身。放心,尾巴扫的很干净,不会被人怀疑的。”

对于这个结果,南宫墨和卫君陌并不怎么惊讶。南宫墨道:“既然如此,就先别管这件事了。”既然果然是皇帝陛下暗中布的局,那么就不管他们的事儿了。不管那所为佛经里的秘密是不是真实存在的,皇帝陛下自己想必也是知道佛经到底在哪儿的。他们要是逼得太紧了,反倒是不美。

卫君陌凝眉想了想,道:“不,继续查。让何文栎去查,将你之前查到的线索全部交给何文栎。”

蔺长风瞪大了眼睛,“不是吧,你用不用这么狠?何文栎虽然脾气差点你也不用这么整他啊。”连他们都搞不定的人让何文栎去不是送死么?卫君陌淡然道:“正是因为他查不到什么所以才安全。陛下下旨要找佛经,你敢说不找?”

就算他们都知道佛经到底在哪儿,但是却不能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来。陛下说佛经丢了那就是丢了,哪怕佛经就放在陛下跟前的御案上呢?

蔺长风耸耸肩,叹了口气道:“皇帝陛下这次是不整死这些世家不肯罢休了。”就连蔺家这会儿只怕也是焦头烂额呢,说到这个,蔺长风不得不开始庆幸自己早已经跳脱出了那个圈子,否则这会儿焦头烂额的就不是蔺长安而是他蔺长风了。

南宫墨懒洋洋地道:“放心吧,整不死。”凭萧千夜萧千洛萧千泠三个郡王就想灭掉金陵十大世家?就算有皇帝在背后加持也不成。若是换成那些被皇帝赶封地的亲王们,说不定还可以试试。

蔺长风道:“就算整不死,伤个七八成只要下一代君王足够强势,这些世家只怕也翻不出什么巨浪了。”其实,这些年这些世家也没翻出过什么大浪,毕竟当今这位开国之君绝对是足以名扬后世的强硬君王之一。但是奈何,皇帝陛下就是看他们不顺眼,他们装的再乖巧皇帝陛下还是不相信他们会在自己死后继续乖巧下去啊。

南宫墨耸耸肩,心道:“皇帝陛下也是在拿自己的命整死他们啊。”以皇帝的身体,若是现在退位好好休养什么都不操心的话,说不准还有两年好活,现在……

“长风公子,外面有位自称是蔺家二公子求见。”掌柜进来禀告道。

蔺长风一怔,道:“蔺长安,他来干什么?”

卫君陌抬眼道:“蔺夫人娘家全部被萧千洛下狱了,还有蔺家,蔺家主家至少就要七八个人被抓。”那些旁支就更不用说了。这就是大家族的坏处,人数太多了,难免就良莠不齐。平时没事自然是说起来家族庞大壮观,一旦出了事儿,或者有人想要往死里整你,随便一抓都能抓到一大堆的把柄,你还没法子叫屈。

蔺长风更加不解了,“就算是这样,他来找我干什么?总不至于现在想起来让我回家顶缸了吧?”蔺家的人没那么蠢吧?全京城都知道他蔺长风早就被赶出家门,蔺家的事情他可是从来没有参与过。南宫墨笑道:“这个么,你别忘了这次的案子君陌也是主审人之一。”虽然卫君陌这个主审人从头到尾就是在打酱油。而京城里公认的能跟卫世子说得上交情不错的,就只有长风公子一人。

蔺长风做出个牙疼的表情道:“是什么让他以为我会帮他舅舅家求情?”虽然,卫君陌到底会不会买他这个帐,其实长风公子自己也不太肯定就是了。

南宫墨道:“不试试怎么知道?”

蔺长风翻了个白眼道:“让他回去,就说本公子没空。”

掌柜有些为难地道:“可是…蔺二公子跪在门口了。”

“靠!”长风公子怒骂一句,连忙站起身来往外走去,“四海阁的生意已经很不好做了,给他闹下去咱们还要不要做生意了?”长风公子全然忘了刚刚他们才用两颗玻璃珠子卖出了十万两的天价的消息。这收入都能抵得上别的店好几年了。

掌柜自然没有说笑,蔺长安是真的跪在了四海阁的门口。唯一让人庆幸的是四海阁走的是高端路线,所以开店的地方并不是那种人来人往特别热闹的地方。还有就是蔺长安是跪在门口的而不是跪在门外的大街上的。其实蔺长风觉得跪在大街上也挺好的,至少他们可以假装不知道。

见到蔺长风走出来,蔺长安立刻抬起头来,叫道:“大哥。”

蔺长风啧了一声,淡淡道:“蔺二公子别叫的这么亲切,好像咱们关系很好似得。你喜欢下跪本公子管不着,但是你是不是换个地儿跪唉?挡着咱们做生意了。”蔺长安说到底不过是个还未及弱冠的少年,若是平时他是绝不会如此屈尊降贵的来跪蔺长风的,但是现在舅舅全家被下狱,蔺家也是人心惶惶。他们蔺家在三位郡王面前根本使不上劲儿,唯一能够有办法的也只有跟卫君陌莫逆之交的蔺长风了。所以他才忍辱负重的前来跪求,却不想刚一见面什么都还没说就被蔺长风冷嘲热讽羞辱了一顿。

蔺长安是从小被捧着长大的,哪里受过这种委屈?可惜,他自以为的忍辱负重,在别人眼中一文不值。

不过总算他还是被蔺家家主以未来家族继承人的身份培养的,和普通的纨绔子弟多少还是有些差别的,所以这个时候他并没有爆发。

蔺长风剑眉微扬,嘲弄地嗤笑一声道:“你来干什么直接说吧,一言不发就往地上跪,不知道的还以为本公子是你祖宗呢。”

蔺长安忍着心中的怒意道:“求大哥看在都是一家人的份上救救蔺家。”

蔺长风注视着蔺长安良久,方才道:“一家人?我现在才知道我蔺长风跟你们原来是一家人啊。不过,你来求我…老头子知道么?”蔺长安动了动嘴角没说话,蔺长风了然老头子定然是不知道的,是蔺长安自己擅自行动的了。蔺长风轻哼一声道:“我就说么…老头子怎么会让你来求我?蔺家还不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你也还不是蔺家家主,用不着这么着急的来为蔺家操心。”

蔺长安神色一僵,他会拉下脸面来求蔺长风,也并不是全为蔺家,就如蔺长风所说的,蔺家还不到山穷水尽的时候。但是蔺家还能撑得住,他的外祖父家却有些撑不住了。父亲一切以蔺家的利益为重,是绝不会在这个时候再花费力气去就外家的。外家对于身为十大家族之一的蔺家来说或许关系不大,毕竟他们真正的盟友只有同时世家大家的人家和一些顶尖的权贵。但是对于蔺长安来说却是至关重要的。不说对外祖对舅舅的亲情,在他没有继承蔺家之前,外祖家还是他重要的支持。蔺长风虽然早早的就离开了蔺家,但是蔺家内部对于未来继承人的争论却一直没有停止过。支持嫡长子继承家业的老顽固从来都是存在的,这也是为了什么蔺长安要拼命拉拢那些旁支子弟的原因,不也是为了在将来继承家族的时候多一些支持的人么?

蔺长风淡淡地看着蔺长安道:“回去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蔺长安想要说什么,蔺长风一挥手冷笑道:“你不用说,我也不想听。也别跟我提什么一家人,你们母子从未当我是一家人,而我,也从未觉得你跟我是兄弟。以后不管是你要死了还是我要死了,都是自己的事情。就算是老头子也死了也不劳你来通知。”说完,蔺长风转往店里走去。

“大哥,你当真如此恨我?”蔺长安有些不甘地道。蔺长风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回头看了他一眼道:“说得好像你和你娘不恨我似得。虽然你能如此忍辱负重,倒是让本公子高看你一眼。但是本公子也不是活菩萨,你真的以为你在我面前跪一跪说两句好话就有用?”

蔺长安道:“那你要怎么样才肯帮忙?”

蔺长风道:“你砍下自己的一只手我就帮你。我也不要你的右手,砍左手就行。”

看着蔺长安顿时铁青的脸色,蔺长风冷笑一声拂袖而去。里面传来他吩咐掌柜的声音,“赶走,赶不走就去蔺家请人来领人,他挡了咱们做生意的道。”

明知没有希望,蔺长安自然不会等人来赶他。只是自己忍辱来求蔺长风,不但没有受到丝毫的成果,反倒像是主动送上门来给人羞辱一般,让蔺长安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

站起身,刚刚回头就看到蔺家家主一脸铁青地站在路口看着他。再想起方才蔺长风临走时那个古怪的笑容,顿时明了蔺长风早就知道父亲来了,刚刚那番话也是故意说给父亲听得。知道自己挡着父亲的面丢了这么大的脸,蔺长安脸色一阵红一阵紫。

“父亲。”走到蔺家主面前,蔺长安低声叫道。

蔺家主铁青着脸色,抬手挥了一个耳光甩在了蔺长安的脸上。沉声道:“丢人现眼,谁让你来的!”

蔺长安捂着脸,道:“没有谁…是儿子想着大哥跟卫世关系好,或许能够帮得上一些忙。”

蔺家主轻哼一声道:“帮忙?我看你是来自取其辱的。蔺家还没落魄到需要他帮忙的地步,还不回去!”

蔺长安不敢多言,连声称是,跟在蔺家主身后蔫头耷脑的往蔺家的方向走去。

回到内室,就对上了南宫墨一脸看好戏的表情,蔺长风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他们三个到底谁比谁更倒霉还真不好说,南宫墨有什么好嘲笑他的?说真的,他虽然看那一家子都不顺眼,但是说白了这也就是个有了后娘就有后爹的故事罢了,这种事从古至今什么地方都不少见。反倒是这两只的遭遇比较猎奇一点。南宫墨虽然跟他也差不多,但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姑娘被自己的父兄抛在乡下理都不理,就连照顾的下人都没有一个,他老头子虽然禽兽却还做不出这种事情来。

卫君陌就更倒霉了,一生下来就不被待见。只听他的名字就知道靖江郡王到底是怎么想得了。君陌,君陌,就是巴不得一辈子都跟你是陌生人嘛。全金陵人都认定了卫君陌不是卫鸿飞的儿子,这样想想卫鸿飞的态度也算是可以理解,但是偏偏谁也没见过长平公主跟什么男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关系,特别还是一个色目人。堂堂公主,身边出现一个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瞒得住人?那么问题又来了,卫君陌的亲爹到底是谁?

蔺长风深刻的怀疑,南宫墨和卫君陌能走到一起,除了两个人都是那种切开里面都是黑的以外,绝对是因为两个人都一样倒霉,同病相怜所致。

重重的坐下来,蔺长风有些不耐烦地敲着椅子扶手道:“君陌,给句话吧,这事儿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算完?”他真是过够了这种日子里,再也不能跟那些纨绔子弟出门玩乐,更享受不到坑他们钱的乐趣,因为他们多半都进了诏狱,还有少半也因为可能即将进入诏狱而被长辈的管教起来了。

卫君陌抬眼,冷冷地瞥了他一眼道:“什么时候结束,我说了算?”

蔺长风苦着脸,“您老不是能掐会算么?”

卫君陌道:“世家败,或者陛下驾崩,有一个达到了就可以结束了。”皇帝挑起这场混乱可不是为了这么快结束他的。不将这些底蕴深厚盘盘根错节的世家收拾服帖了,强硬了一辈子的皇帝陛下怎么能甘心?

蔺长风叹了口气道:“真希望快点结束,不管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这日子都要过不下去了。”

南宫墨打量着他挑眉道:“长风公子是在遗憾蔺家主没有找你求情么?”

蔺长风轻哼一声,“墨姑娘你想多了,你有空想我的事情,还不如想想…嗯哼,听说您多了一个哥哥和姐姐?”

南宫墨笑容不改,蔺长风却觉得头顶上凉风习习,只见南宫墨轻轻弹指笑道:“我一个已经出嫁的姑娘家哪儿好管娘家的事情啊?别说是多了一个哥哥姐姐,就算多了十个八个也跟我无关,我爹又不会把遗产分给我一份。”

“你真不管?”蔺长风兴致勃勃地问道。南宫墨虽然不爱管楚国公府的事情,但是她爱看热闹啊,这一次怎么可能会不管?

南宫墨淡淡道:“论不到我来管。自然有人会管这事儿的。”

“南宫绪?”蔺长风了然道,“确实,这次的事情南宫绪就算不想管也不成了,乔千宁的存在可是直接威胁到他的利益。不过…乔千宁之前毕竟是华宁郡王世子,这种身份对外还真不好说。想要抢楚国公的位置只怕还不太容易吧?”

南宫墨道:“你以为我父亲只有楚国公府一个爵位那么简单么?”

蔺长风想了想很快就明白过来了,道:“还有开国之前楚国公得到的金银珠宝,除了他自己恐怕没人知道到底有多少。他若是想要留给乔千宁一些,只怕南宫绪还真的没办法。”

南宫墨淡然冷笑,以南宫怀对乔飞嫣的迷恋,那哪儿是留一些,只怕在过些日子就要被忽悠的将所有的东西都留给乔千宁了。大哥,我越来越好奇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了。

------题外话------

嘤嘤~出门好累~我要回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