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目标气死皇帝!/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陵城里一处秘密的房间里,一群神色肃然的人正坐在房间里喝茶。

但是只看他们脸上的神色和半点也不平心静气地动作也知道他们并不是悠然聚集在一起品茶的同好。房间里的气氛也同样凝重阴沉的不适合品茶这项风雅的活动。秦梓煦坐在一个中年男子身后,中年男子相貌清癯,跟秦梓煦有几分相似,但是却更多了几分岁月赐予的稳重和气势。这人自然便是秦家这一代的家主,也算是如今金陵各大世家公认的领头人。

跟秦梓煦一样坐在父亲身后的年轻也还有好几位,他们都是跟这些家族未来的家族继承人。如今各大家族的族长们坐在一起商讨事情,自然免不了带上他们这些已经弱冠的未来继承人。

沉默地喝了一会儿茶,终于有人忍不住啪地一声将茶杯放回了身边的桌上,抬头望着秦家家主道:“秦兄,如今这事儿你看到底该怎么办?”虽然各个世家平时暗地里也会有些勾心斗角,但是现如今的情况却是皇帝陛下下定了决心要绝了他们的生路,那就不怪他们联合起来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那是忽悠那些读书读傻了的书呆子和什么都不懂的百姓的。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只要还有一丝希望也绝不会想要家族在自己手里断绝了,皇家想要他们死?行,就算真的要死他们也能啃下皇家一大块肉让他们痛的钻心刺骨。

秦家家主放下茶杯,环视了众人一眼道:“这次大家聚集在一起,在下也是想要问问各位有什么打算。”

人群中,有人阴阳怪气地道:“秦家公子小姐跟长平公主的爱子及星城郡主关系不错,秦家自然不用着急。”

秦家家主抬眼看了一眼,是连家的少主,连家跟秦家关系一向不太好,此时连家的少主在这种场合说出这种话倒也没感到意外。甚至有人还有些若有所思起来。秦家家主神色未变,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这种场合他若是家训连家公子,反倒是显得自己不够肚量,仗着长辈和秦家家主的身份欺压后辈了。

秦梓煦抬头淡然一笑道:“论关系,连家不是与陛下关系更近么?怎没见陛下绕过了连家去?”

众人神色都有些古怪起来,不过打量秦家父子的目光却少了许多。世家之中不是没有人试图讨好过皇帝,当初大夏刚刚立国,连家就迫不及待将连家最金贵的嫡长女送进宫中。若是换了别的皇帝,这法子多半也能行。毕竟大夏刚刚立国,拉拢世家是一般皇帝都会做得事情。然后这位皇帝陛下却恰恰反其道而行,连妃进宫三载不见君面,五年后在宫中郁郁而终,连个封号都没有。之后连家更是遭到皇帝的大肆打压,让原本在十大世家中靠前的连家只能成为中流。

也正是这件事,让世家们认识到皇权和世家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只是中原动乱一百多年,好不容易安定下来了实在是没人愿意再挑起战乱。另一方面,前朝灭亡之后,北元蛮夷入主中原。他们这些传世家族屈居江南一百多年也没能赶走北元人,却被萧天御一个泥腿子做到了,他们其实也没脸再做什么了。要是再挑起战乱,别说天下百姓的唾弃,他们做自己都要唾弃自己了。

出身贫寒性格强硬的皇帝跟掌握着大夏极大的财富和权力的世家是注定不能相容的。不是他们有什么异心,而是皇帝容不下他们的存在,如今他们唯一能够庆幸的就是皇帝年纪已经不小了。否则,时间长了他们还真不一定能撑得住。俗话说,皇权大于天,这话并不是说笑的。

被秦梓煦这么毫不客气的呛回去,连家少主顿时也黑了脸,狠狠地瞪着秦梓煦。秦梓煦剑眉微挑,连家那位庶女跟那个阮郁之的关系他也查出来了,如今惜儿还被关在大光明寺不能出来,秦家大公子心情坏着呢。

眼看着连家少主要站起身来说什么,连家家主回头扫了他一眼止住了他的动作。心在不是内讧的时候。平时各大家族要怎么勾心斗角都是自己的事情,但是如今却是必须一致对外的时候。唇亡齿寒的道理难道他们还能不明白?若是不明白他们这些家族也早就随着无数个家族被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了。轻咳了一声回头道:“如今这个时候,咱们自己人还是别闹了。秦兄,各位,有什么计划咱们一起参详参详吧。”众人纷纷点头,他们来到这里自然不是看小辈吵架的。

好一会儿,终于有人低声道:“陛下突然对咱们动手,只怕是…龙体有些不渝吧?”皇帝若是能够再活个十来年,说不得他们这些世家也只能自己识趣的悄悄退出朝堂了。但是现在,皇帝分明还没有做好跟世家决裂的准备却突然对他们动手,显然是迫不得已的。能够让皇帝陛下出此险招只有一个原因,皇帝的时间不多了,而继任的太子殿下显然没有皇帝那样的魄力和世家对着干。皇帝担心自己过世之后,世家会迅速壮大,与皇权相抗衡甚至是架空皇权。这样的例子,历史上并非没有发生过。

虽然他们现在并没有这个野心,但是如果真的天时地利人和都有的话,在座的谁也不敢说自己就真没这个心思。现在只是条件不能达到罢了。更何况,信任在这种东西无论是对他们还是对帝王来说都是一个奢侈品。哪怕他们将心肝逃出来跟皇帝发誓他们没有异心呢,皇帝会信么?

大厅里安静了片刻,方才有人道:“那又如何?就算皇帝身体不好了,一时半会儿看起来也…咱们总不能就这么干等着吧。你们谁敢肯定皇帝不会明天早上突然一道旨意,将咱们给抄家了?”皇帝要是不讲理起来,他们还真是扛不住。虽然这种情况不多见,但是当初梁国公案,牵连一公十二侯,短短两三天之间,十几座金陵一流的权贵之家就这么被抄家灭族,菜市口刑场上的血洗了一个月都没洗干净啊。虽然他们这些世家不比那些初生的暴发户那么容易被灭族,但是就算只是砍了身在金陵这几支的他们也要元气大伤啊。一不小心,说不定就从此没落了。

“皇帝陛下看咱们不顺眼,太子殿下身体不好,各位觉得,皇孙们如何?”一直没说话的杨家家主问道。

众人纷纷侧首看向他,杨家家主抚着胡须道:“以在下所见,几位皇孙,无论是越郡王成郡王还是安郡王,跟陛下的性格都是大相径庭。若是陛下,自然是铁了心要灭了咱们,但是如果从几位皇孙身上下手,未尝不是一条出路。”

秦梓煦眼眸一闪,问道:“杨伯父的意思是…咱们暂时向越郡王低头?”

杨家家主摇头道:“不,不是越郡王,是三位郡王。我们所有人都倒向越郡王,莫说是陛下,只怕是越郡王自己都能看得出来原因。更可能因此激怒了陛下。但是…”

秦梓煦眼睛一亮道:“但是,如果我们分开了分别支持三位郡王的话,三位郡王很可能会为了各自的利益保护我们。看在陛下的眼中,也会是我们并十大世家一盘散沙互相攻伐的模样,这个法子虽然不能彻底解决目前的问题,但是却能够解了燃眉之急,暂缓陛下对咱们下杀手之心。”

杨家家主赞赏地看了秦梓煦一眼,微微点头。秦家大公子果真不愧是年轻一代最杰出的继承人。

众人思索了良久,纷纷都点了点头。事到如今,暂时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他们这些世家说是势力不凡,但是要对抗皇家其实也不是那么容易。毕竟,军队,赋税,官吏这些大部分还是都握在皇家的手中的。他们唯一的方便之处就是需要思考和顾虑的比皇家少罢了。

说到此处,有人问道:“既然如此,越郡王那里谁去?”

众人默然,虽然如今他们面对的是皇家,但是对越郡王却格外的腻味。若不是越郡王轻举妄动,情势也不会到如今这个地步。当今陛下性格是强势,而不是莽撞。更何况,越郡王那里还有一个朱家呢。在座的这些人也说不清楚对于朱家和越郡王到底哪一个更让人们讨厌一些。当初朱家跻身十大世家就让人觉得不喜,他们都是书香望族,钟鸣鼎食之家,谁要跟一个商贾之家排在一起?如今朱家居然还提前倒戈帮着皇家对付他们,就更让人恶心了。

今天在座的只有八大家族,其中朱家和谢家都没有来人。谢家没来是因为谢家早就不管朝政,谢家的子弟鲜少在朝为官,即便是有也多是言官,编修一类的,碍不着皇帝的眼。哪怕皇帝是为了给天下读书人一个面子,只要谢家自己不找死皇帝也不会找谢家麻烦的。这次谢家虽然也有子弟被抓了,但是谢家却并不着急,因为谢家家主知道这不会伤到谢家的根本。至于朱家,原本就跟他们不是一路人,自然是不会来了。

“各位叔伯,咱们又不是真的要投靠越郡王,何必如此?”秦梓煦忍不住笑道。

一个清瘦的中年男子轻哼一声道:“既然如此,你秦家去?”

秦梓煦摸摸鼻子,道:“这个…刚刚连兄不是说了么,我和小妹跟星城郡主的交情不错,这个…大家都知道,星城郡主跟越郡王府可能有些不对盘。”众人了然,越郡王勾搭楚国公府二小姐导致星城郡主被迫代嫁给靖江郡王世子的事情他们都知道。虽然如今看着星城郡主和卫世子夫妻感情十分不错,两人看起来也是珠联璧合的一对璧人,但是这不代表星城郡主对越郡王就没有意见。何况他们都有可靠消息,南宫怀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之前百般推脱,连女儿都嫁了还要坚持跟越郡王划清界限,现在却突然同意支持越郡王了。而星城郡主跟楚国公的关系…说是父女不如说是上辈子的仇人。

于是,最后只得抓阄决定,四家去向萧千夜示好,两家去拉拢萧千洛,两家去拉拢萧千泠。看上去似乎萧千夜这边占了上方,但是,去向萧千夜示好的世家都是排名靠后的四家,而另外排名考前的四家却是分别倒向了萧千泠和萧千洛的。另外,萧千泠和萧千洛都是庶室所生,两人虽然平时看不出来关系有多少,但是如果两人联手的话,胜负还未可知。

于是,世家们出于自保的需要,毫不犹豫地将皇权和士族的斗争推向了皇孙之间的权力之争。至于目标——争取早日气死皇帝陛下!不过,在这之前,越郡王给他们找的麻烦,还是不能不报的。毕竟,四家向萧千夜示好需要理由,而另外四家想萧千泠和萧千洛示好也需要投名状。

萧千夜这些日子过得忙碌又充实,为了折腾金陵城里的这些世家三位郡王可说是卯足了劲儿的折腾。就像是在比赛谁更厉害一般,今天萧千夜抓了赵家的人,明天萧千泠就抓了苏家的人。上午萧千洛找到了李家强抢民女的证据,下午萧千夜就找到了蔺家结党营私的证据。搞得各大世家甚至是新兴权贵们苦不堪言,也难怪一向内斗不断的十大世家都忍不住想要联手抗敌了。

但是很快,萧千夜就被突如其来的噩耗给弄傻了。御史在朝堂上弹劾越郡王收受贿赂,买官卖官,并且因此导致了今夏河道决堤,百姓死伤无数的惨案。最重要的是,这件事还不是御史们闻风奏事,以讹传讹。而是真的证据确凿确有其事。洪水决堤那事儿虽然已经过去了两三个月,那个时候又碰巧在打仗,关注的人并不多,但是现在闲下来了两三个月下来自然也找到了不少证据。在早朝上一一呈上,萧千夜原本还意气奋发的俊脸顿时变得苍白无力。

河道自古就是难题,年年修堤年年决堤。但是,因为皇长孙的缘故导致决堤跟普通的决堤差别还是很大的。

皇帝坐在御座上,看着跟前一件件的证据,在看看底下劲弩未定的萧千夜和幸灾乐祸的萧千洛,萧千泠,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和无奈。

很显然,这孩子被人阴了。而阴他的人,皇帝看了一眼底下低眉顺眼的臣子们,神色阴郁。

南宫墨坐在御书房里有些百无聊赖地等着皇帝下朝回来。皇帝时不时招她进宫把个脉,开个药。至于皇帝到底有没有用过她开的药她也不知道,反正她是从来没有见皇帝用药的。不过南宫墨也不在意,她认真的开药,病人不吃她总不能硬往人嘴里塞。卫君陌每天都要进宫当差,所以南宫墨也不觉得经常进宫有什么不好,正好可以等着卫君陌一起回家。偶尔还可疑去太医院逛逛,跟那些太医们交流一下“治疗富贵病的心得一二三”等等。

而且,皇帝这个老头子虽然不太好相处,但是只要摸对了脉,不犯了他的忌讳,有时候还是很风趣的。

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南宫墨放下手中的书卷站起身来就看到皇帝一身皇帝怒气的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脸色同样难看的萧千夜和脸色没什么变化的卫君陌。原本打算闪开的南宫墨看到卫君陌之后就停了下来,等着三人进来。

连个眼风都没有给南宫墨,皇帝一脚踢开门口的太监走进御书房坐了下来。萧千夜跟在身后,有些战战兢兢地模样。南宫墨只得看向卫君陌:萧千夜又出什么事了?

卫君陌神色淡定:被人给阴了。

南宫墨撇撇嘴,时不时被人阴一把,时不时被人阴一把,她都要怀疑是不是萧千夜才是真正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了。

皇帝狠狠地拍了一下跟前的御案,吓得御书房里的三个人…其实只有一个人一跳。

“你给朕说说看!你要这些钱到底干什么?朕给你的俸禄不够花?”皇帝盯着萧千夜沉声道。郡王的俸禄虽然比不得亲王,但是一年也是有八千两银子的,更何况,萧千夜身为郡王还有封地,即使没有就封,但是每年封地的收入该给他的还是一份不少的都给他了。皇帝实在是想不明白,他到底为什么还要去拿那些根本就不该拿的钱。

身为草根出身的皇帝,他最恨的便是贪官污吏。大夏朝做官的,你要不别贪,要不就一辈子别被人抓到,因为贪官一旦被抓到了那下场…丢掉一条小命是轻的。抄家灭族,将人皮剥下来做成皮草人的事情皇帝陛下都做过。但是现在,受贿的是他的孙儿,未来的…皇太子甚至是皇帝?!

“皇祖父,孙儿冤枉!”萧千夜连忙跪下喊冤。这种事情不管是真是假,先喊冤一定是对的。

“冤枉?!”皇帝陛下怒极反笑,随手将手中的卷宗扔到萧千夜跟前的地上,冷笑道:“你给朕好好看看,哪一个是冤枉你的?你真是有本事,距离金陵这么近的地方你给朕搞得怨声载道,居然还能够瞒住朕!朕看你是翅膀长硬了!”

“皇祖父息怒!”萧千夜吓得腿一软,跪倒在了地上。地上散乱的卷宗上一页页都写明了他如何安插自己的亲信,又是如何将一些职位卖给一些没本事考试有想要做官的人的。而出事的地方,任职的人正好是他的一个心腹手下。当初决堤的时候正是张定方起兵叛乱的时候,所有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叛军身上,于是那人就想要将这件事掩饰过去根本没有上报朝廷。地方上的官员不管是收了对方的贿赂还是畏惧于他皇长孙的身份,总之是将这件事给压了下来了。所以直到现在别说是金陵城里的人,就是他这个做主子的人都不知道。

南宫墨站在一边,低头朝地上看去。虽然隔得不近但是她的视力不差而且毛笔写的字也不小,倒是能够看清楚个七八成。还没看完,南宫墨就忍不住向萧千夜掬了一把同情的泪水。萧千夜这回果然是要被坑惨了,如果皇帝不想保他的话,他真的要倒大霉了。

不过…现在这个时候,皇帝不保他的几率也几乎约等于零就是了。只是不知道这是谁的手笔,萧千泠萧千洛兄弟,还是那些被萧千夜整惨了的世家?两三个月前的事情能够调查的如此清楚,如果是萧千泠和萧千洛只怕等不到现在了。这就是世家的厉害之处么?难怪…皇帝陛下那么想要灭了他们啊。

------题外话------

萌萌哒~每天早上我是酱紫的——活力满满!中午是酱紫哒——好像有点累哦!晚上是酱紫哒——好像一颗蔫蔫的小草…

无聊的小剧场:

皇帝和士族是酱紫哒。

世家:瓦们木有异心!

皇帝:朕不信。

世家:瓦们真滴木有异心!

皇帝:朕真的不信!

世家:瓦们绝对木有异心,心挖出来给你看?

皇帝:全部挖出来先,朕!还是不信!

不信不信就是不信!

世家:要肿么样你才信?

皇帝:你们坐在我的位置上还信不信?

……

好像,也是不能信…

下午,找了个小店坐着码字~好舒舒服~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