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人心不死,贪腐不止/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祖父!”萧千夜连声叫冤,心中更是将那些多事的世家恨到骨子里去了。当初就不该手下留情居然只是将他们关起来了!可怜皇长孙殿下不明白,那些传世大家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扑灭的,他当初若是真的直接将人给杀了,现在等待他的就不是陷害,而是士族们不顾一切的反扑和刺杀了。对于这些家族来说,没有什么比家族的传承更重要。与这个相比,那些什么君臣礼仪,三纲五常都是狗屁。

皇帝失望地看着眼前的萧千夜,这就是大夏皇朝最正统的未来继承人,大夏皇朝的皇长孙。直到现在他都还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他是个没读过多少书的人,尚且明白百姓江山对于皇室的意义,而他这个从小便受到最好的教育的皇长孙,却为了和兄弟争权弄得江淮一带生灵涂炭。这样的皇长孙若是真的登上了地位,他坐得稳么?

想到此处,皇帝只觉得心口一痛,眼前一阵阵发黑。

“陛下!”南宫墨和卫君陌对视一眼,双双上前。卫君陌单手扶住皇帝的背心,将内里徐徐送出。南宫墨指尖银光一闪,一根银针飞快地扎入了皇帝的穴位,“陛下,平心静气。”

“你们在干什么?”萧千夜脸色也是一变,连忙想要上前。却被皇帝睁开眼睛冷冷的一眼定在了当场。南宫墨没好气地朝他翻了个白眼,御书房里只有他们三个人,无论如何皇帝也不能现在死在了这里,即使是被萧千夜气死的也不成。

过了一会儿,南宫墨方才拔出了银针,卫君陌也同时收回了左手。皇帝睁开眼睛徐徐出了口气,道:“朕没事了,多亏了你们俩。”

南宫墨收起银针,淡笑道:“陛下的身体不易动怒,还望陛下三思。”

皇帝锋利的眼眸一瞬间也多了几分黯淡,道:“朕也不想如此啊......”听到一向强硬的皇祖父如此黯淡无力的声音,萧千夜心中也不由得生出几分愧疚。自然也明白皇祖父方才如此,只怕是被自己给气得。连忙跪倒在皇帝跟前道:“皇祖父,孙儿知错了。求皇祖父息怒,千万不要为了孙儿气坏了龙体。”

看着一向宠溺的皇长孙哭得不成样子,皇帝叹了口气道:“罢了,你先回去吧。闭门思过!”

萧千夜还想再说什么,看了看皇帝的表情终究还是将想说的话吞了回去起身告退,“孙儿告退。”

南宫墨看看出门的萧千夜,再看看坐在龙椅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皇帝,耸耸肩道:“陛下,我们也先告退了。”

“你们留下,朕还有事情吩咐。”皇帝道。

南宫墨心中默默翻了个白眼,果然如此。皇帝看着两人,沉声道:“江淮那边的事情,你们去处理。”

卫君陌抬眼,沉默地望着皇帝。皇帝瞪眼,道:“怎么?朕使唤不动你了?让你查宫里的事情,你跑到大光明寺去,让你协助越郡王等人,你天天给朕磨洋工,现在连朕的吩咐也不想听了?”

“回陛下,臣是武将。”卫君陌正色道。所以,让一个武将去查案什么的本身就是皇帝陛下你自己的失误。皇帝一听顿时大怒,抓起桌上的端砚就要往卫君陌身上砸过去。南宫墨拉了卫君陌一把,笑道:“陛下,您不想要就赐给外孙媳妇儿吧,那可是极品的进贡端砚,有钱都买不到呢。”  皇帝斜了她一眼,脸上倒是没有什么怒色了,“你手里的钱还不够多?卖了整个靖江郡王府都没你的私房钱多吧?”

南宫墨笑道:“这世上还有嫌钱多的?有一句话说得好,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钱却是万万不能的。所以陛下也不必为越郡王生气,他...大约是钱真的不够花。”

旁边,卫君陌淡淡地瞥了媳妇儿一眼:你是在劝陛下,还是在给萧千夜上眼药?

南宫墨微笑:我双管齐下。

皇帝皱眉,“郡王封地加上一年八千两的俸禄,还不够花?朕一年还用不了八千两呢?”皇帝陛下是穷苦人家出身,即使是当了皇帝也不好奢华享受,先皇后在世的时候也是提倡节俭,因此内宫的话费还真的不太多。

南宫墨道:“这个么?陛下你需要送礼么?举办宴会要自己掏钱么?要给取侧妃的聘礼么?人情往来有什么花费么?”

皇帝当然没有这些花费,但是这些也都不能够成为萧千夜受贿的理由。轻哼一声道:“这么说,别的郡王亲王要怎么活?”南宫墨耸耸肩道:“这个,大概是皇长孙比较不会理财吧。”

皇帝思索了片刻,点头道:“这倒是,千夜要是有你这样会赚钱的媳妇儿,大概就不用愁钱了。看来你是真的很不待见皇长孙?”说了半天,还是在说萧千夜的坏话。连自己的王府都打理不好,弄得要去受贿又怎么能够治理好国家?就如那些酸儒所说的,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我是呀。”南宫墨笑眯眯道:“陛下不是早就知道吗?所以,陛下你让我跟君陌去查这件事真的好么?”你就不怕我们故意使坏再坑萧千夜一把?

皇帝冷笑,“你们俩给朕听清楚了,你们是去安抚百姓,顺便处理那些不长眼的狗东西的。这件事...跟皇长孙,没、关、系!”

所以说,还是要保萧千夜。不管最后的结果怎么样,都必须跟皇长孙毫无关系。南宫墨觉得,皇帝陛下对这个孙儿真是森森地爱啊。

眨了眨眼睛,南宫墨问道:“要是那些人不听话怎么办?”虽然他们有着郡主世子的身份,但是说到底卫君陌才是个从三品,有的地方大员特别是有靠山的地方大员可未必会买账。

“杀!”皇帝眼睛眨也不眨一下,道:“朕赐你们尚方宝剑,金牌令箭,卫君陌擢升为提刑按察使,特升为从二品。可以了吧?”

“谢陛下圣恩。”夫妻俩齐齐拜谢道。

“滚!”皇帝怒气冲冲地道。

再留下去就真的要挨揍了,两人双双告退。

出了御书房,南宫墨笑眯眯地道:“恭喜啊世子爷,你这官儿升的够快的。”卫世子从无官无职的闲散世子到朝廷从二品的按察使,只用了区区不到半年的时间,这已经平步青云而是坐火箭了。而且,还能从领兵出战的将军,到京卫指挥使,再到按察使,文武官员之间自由无切缝转换,不知道要恨死金陵城里多少努力向上的青年才俊啊。

不过,官职升上去了,兵权却没了。卫世子手里握着京卫司不过才两三个月,皇帝果然是在耍人吧?

卫世子对此倒是不在意,他从来就没觉得皇帝会长期让他掌握兵权,特别是在皇帝自知自己快要不行的时候。要知道,皇帝防着的可不只是士族还有藩王。

不管世家和三个郡王们如何在金陵城里继续纠缠,南宫墨和卫君陌却是一身轻松的准备离京出差去了。身份所限,他们虽然不是皇子皇孙,但是想要正大光明的远离京城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今金陵城里乱成一锅粥,这个时候能出去实在是好了。至于卫君陌之前那算不上拒绝的拒绝,居然是习惯性的想要坑人的节奏。

长平公主对于儿子媳妇儿这个时候要离开京城也是举双手赞同。现在这个时候,留在金陵城里才是倒霉,虽然出门去办差也可能会有危险,但是儿子和儿媳妇的能力长平公主是放心的,大不了多带一点护卫就是了。总比留在金陵城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人坑了要强得多。

“你们也不是头一次出远门了,母亲就不罗嗦什么。自己一切小心。”长平公主将两人送出燕王府外,低声叮嘱道。儿子儿媳妇太能干了也是一个问题,长平公主发现晚辈要出门了,自己做长辈的竟然不能够提点他们什么,因为他们懂得肯定比自己多。

南宫墨点点头,接过长平公主亲自准备的装着点心的包袱,道:“母亲不用担心,我和君陌会小心的。母亲若是闲了就找五姨母出门散散心,别的事情不用多想。”

长平公主点头笑道:“放心吧,母亲知道。君儿,好好照顾无瑕。”

卫君陌微微点头,沉声道:“母亲,保重。”

“去吧。”长平公主微笑道。

两人拜别了长平公主,各自牵着自己的马儿朝着城门口走去。金陵城中不能跑马,虽然是大清早街道上也没什么人,却也没有必要为了这点小事惹人非议。

刚走到城门口,就遇到了显然早就等在城门口的长风公子。蔺长风依着一匹栗色的骏马笑容可掬地望着他们。南宫墨挑眉笑道:“蔺长风,你怎么会在这里?”蔺长风斜眼道:“怎么?本公子不能离开金陵。”南宫墨翻了个白眼道:“天下这么大,路这么多,长风公子要离京尽管走就是了,等在这里做什么?”

蔺长风笑眯眯地道:“这个么...问你家卫世子啊。可不是本公子想跟的哟。”

南宫墨回头,看着卫君陌。卫君陌淡定地道:“我们需要一个帮忙干活的。我记得,我是让你先去灵州府。”长风公子不爽地轻哼,撇撇嘴道:“本公子等在这里是要告诉你们一个坏消息,最好快点赶过去,不让...闹出什么民乱来,可不好跟皇帝交代。”

“这么严重?”南宫墨皱眉。

蔺长风道:“八月河道决堤,现在马上就要入冬了,整整三个月没有赈灾没有粮食没有衣服你说严重不严重?”

南宫墨脸色微沉,“萧千夜真是该死!”

“墨姑娘,这话你跟皇帝陛下跟前说说看?”蔺长风笑道。南宫墨淡淡地扫了他一眼道:“我还没傻。”突然感觉手好痒...蔺长风直觉的察觉到危险,飞快地翻身上马,一拍马背绝尘而去,远远地传来长风公子的声音,“本公子先去灵州等两位大驾了。”南宫墨叹了口气,什么心情都没有了,看向卫君陌道:“咱们也快走吧。”

灵州府是八月河道决堤最厉害的地方,而萧千夜安插的那位心腹就是灵州府的知府。原本是打算出来熬点政绩和资历,回京之后有皇长孙保驾护航必然会身居要职,谁知道这位半点不给皇长孙面子,一上任就敛财无度。灵州府附近由萧千夜安排的官员还真不少,但是偏偏人家花银子买官的官员都没出什么大错,反倒是这位正儿八经科举考出来被萧千夜亲自送出去的人出了大乱子,也不知道是他运气不好还是萧千夜运气不好。

还没到灵州就已经能够感觉到那种灾后的萧条和动荡不安了。沿途各个州县都有不少难民,不过越靠近金陵的地方越少。离金陵最近的几个州县甚至完全没有,这时代消息不畅通,也难怪金陵根本没有收到消息。显然,是有人拦截了流民移动的方向。

更让人忧心的是,这还是在决堤的上游地方,很难想象灵州的百姓到底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蔺长风说可能会引发民乱还真的未必是危言耸听。

刚刚踏入灵州,房和危就出现了。不过他们现在的身份是蔺长风派来协助他们的管事,长风公子接手了南宫墨的生意之后大肆发展,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南宫大小姐的嫁妆遍布遍布江南,所以派来两个管事帮忙自然没什么问题。

“见过郡主,见过世子。”

卫君陌微微点头,问道:“查的如何了?”

一贯喜欢面带笑容的房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呈上一份厚厚的卷宗沉声道:“灵州知府名叫单鑫,两年前接任灵州知府之职。之后就疯狂敛财,区区两年时间,他贪墨的银两就超过三十万两,另外,在灵州境内还有七八处别院和商铺若干,都是灵州治下的官员和富商送的。那些富商也就罢了,底下的官员自然也是盘剥百姓得来的钱财,所以...灵州虽然地处江南富庶之地,却是江南有名的贫穷州府。”

南宫墨随手翻了翻,冷笑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这话倒是真的不假。跟这些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官比起来,那些京官们的日子可真是有些憋屈了。”

何止是憋屈,弘光朝的京官简直就不是人做得。贪污,不行。休假,没有。随时随地还有掉脑袋的危险,这些年皇帝陛下到底杀过多少官员,只怕他自己都记不清楚。所以,金陵的京官们,最大的福利大概就是...活着。

相比起来,地方官就舒服多了。虽然皇帝陛下严厉打击贪官,甚至杀一儆百的给官员们示范了“料理贪官酷刑一百式”。但是,人心不死,贪官不止。天高皇帝远,就算是有监察御史,按察使等等总是有办法糊弄过去的。糊弄不过去的就用糖衣炸弹攻克,攻克不了的就直接杀掉。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总是有办法解决掉那些人的。至于个别不幸被御史按察使们给砍了的贪官,那是他们运气不好。

卫君陌扫了一眼手中的卷宗,随手扔给房,同时扔过去一道令牌冷声道:“去告诉灵州知府,立刻开仓赈灾。若是本世子到达灵州府的时候看到的还是一片混乱,他就不用活了。”

房冷了一下,道:“世子,这会不会打草惊蛇?”

卫君陌冷冷地看着他,房缩了缩脖子,道:“属下明白了,属下会让人盯着他的。”灵州知府若是老实的话,说不定还能多活几天,若是还想要干点什么不该干的事情,只怕要倒大霉了。

房和卫来得快去得也快,送走了两人南宫墨二人也下了官道改走别的路了。能够将消息封锁的这么严,绝对不是区区一个灵州知府能够做得到的。到底是萧千夜扮猪吃老虎,私底下想干点什么,还是底下的人胆子大了阳奉阴违,又或者是背后还有什么人暗中操纵目前还未可知。但是南宫墨和卫君陌都知道,这一趟灵州之行牵扯的内情绝对复杂。

有些头疼的叹了口气,南宫墨望着卫君陌道:“不管是怎么回事,我都想宰了那个叫单鑫的!”为了一己私欲,将整个灵州弄成这幅局面,这人就该死!卫君陌抬手摸摸她的发丝,轻声道:“随你处置。”南宫墨不由一笑,道:“真的随我处置?”

卫君陌挑眉,仿佛在问有什么问题?

南宫墨笑眯眯道:“无论我想要杀谁都可以么?”

卫世子沉默不语,但是看着她的目光里透露出一丝犹豫。南宫姑娘顿时不乐意了,“你这是什么意思?”虽然她没有真的想要随便杀谁都可疑,但是作为丈夫的人,哄哄她不成么?”卫君陌道:“母亲和舅舅不可以,其他随便。”

南宫墨愣了愣,回过神来猛然扑进他怀里。卫世子连忙伸手搂住她,免得她摔下来。

“卫君陌,你真好。我要是想杀谁你会帮忙么?”想了想,南宫墨补上了一句,“除了母亲和舅舅。”

“好,你想杀谁?”卫君陌点头问道,“南宫怀么?回去我就让人去办。”杀南宫怀,甚至都不需要卫世子自己动手。

“......”我只是问问而已。

所以,你们谈情说爱一定要谈的这么血腥么?

------题外话------

??网友太不靠谱了,谁说这家旅舍无线??,从头到尾就没连上过去。我可怜的流量,最重要的是,手机复制黏贴一次贴不了辣么多。只能分段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