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跳梁小丑/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来楼是清水镇镇东头的一座酒楼。一个地方只要不是真的穷乡僻壤到活不下去的地步,总是有那么一两家还不错的酒楼酒店的。何况,清水镇本身靠近灵州府,又是地处江南,着实算不上什么穷乡僻壤。所以,凤来楼不只是不错,而且还是非常的不错。装潢的美轮美奂的两层小楼,挂灯披彩热闹得跟这个冷清的小镇仿佛是两个世界。

南宫墨和卫君陌跟着走一群人走进去,一路上都有在寻欢作乐的人跟领头的男子打招呼。除了外面有人守卫戒备着,大厅里的人们都在悠然的寻欢作乐。南宫墨扫了一眼,就看到许多陪酒跳舞的女子,有的肆意欢笑有的却隐忍含恨,显然并不都是自愿的。

看到他们走进来,大堂里的喧闹声顿时停了下来,大部分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南宫墨身上,当然也一部分女子的目光落到了卫君陌身上。卫君陌伸手将南宫墨拉进自己的怀里,冷冷地扫了一眼众人。被他冷酷的目光扫到,不少人都忍不住心中一寒撇开了脸。

带他们回来的男子却没有看到卫君陌的眼神,所以他还是嗤笑了一声,显然是在嘲弄卫君陌倒了这里还看不清楚自己的处境。

“王哥,这两个是什么人啊?”有人好奇地问道。虽然这两日人都穿着寻常人家的粗布衣衫,但是只看模样气质就知道绝不会是一般人家。虽然民间也不是没有长得美貌的姑娘或男子,但是同时出现两个还是夫妻模样就不太容易了。

那男子挥挥手笑道:“谁知道?说不定是哪家私奔的公子小姐呢,不过…既然到了这儿…嘿嘿,不说了,我还要带他们去见首领呢。”

众人跟着起哄,“带回这么两个绝色,王哥这次可要发了。”

南宫墨伏在卫君陌怀里,微微颤抖着。外人只当她是害怕了,笑得更加起劲儿。只有搂着她的卫君陌才知道,南宫小姐哪儿是怕了,分明是忍不住笑,还一口咬住他胳膊了呢。南宫墨觉得简直太有趣了,她还真的从没见过这么胆大和傻缺的货。卫世子虽然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是那几乎要化为实质的杀气,若是紫霄殿的人在这里,简直要当场跪了好吗?

“走走走!”那男子推了卫君陌一把要他们往里走。

卫君陌一手搂着南宫墨,淡漠地扫了一眼眼前的男子。男子手一僵连忙想要收回,但是一想到这里是自己的地盘,自己居然被一个小白脸吓到了顿感失了面子。脸色一沉恶狠狠地道:“看什么看,还不走!”

卫君陌微微垂眸,看了一眼还靠在自己怀里的南宫墨转身朝着里面走去。

凤来楼后面的院子没有前面的喧哗,从大门口往院子里还占了不少的侍卫。南宫墨和卫君陌都是行家,自然一眼就看得出来,这些侍卫虽然没有如朝廷军队经过正规的训练,但是却多少都会些功夫,都带着刀剑,绝不是一般不入流的土匪可比。

“站住!干什么的?”守在门口的侍卫挡住了去路,厉声道。

那姓王的男子连忙陪笑道:“今天镇上刚刚来了一对青年男女,因此想带来给老大和各位头领瞧瞧。还请大哥通融一下。”那侍卫一看跟在身后的卫君陌和南宫墨,立刻露出一个原来如此的笑容。满意的收下了男子塞过去的碎银子道:“等着,我去禀告。”就甩下众人往里面去了。

不一会儿功夫,刚刚进去的侍卫就回来了,道:“你们进去吧。”

“多谢,多谢。”那姓王的男子连声称谢,这才带着两人朝院子里走去。南宫墨挑了挑秀眉,看起来这个在客栈里威风八面的人在这些人里面地位只怕也是不高的。不过她也更加好奇起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了。

院子里比起方才在外面大堂里看到的更加荒淫不堪入目。几个年龄外貌各异的男女坐在一起喝酒。真正坐着的其实也不过三男一女,剩余的几个男女或蹲或跪或靠在这几个人身边倒酒奉承。坐在主位上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容貌倒是寻常,不过那满脸的戾气和*熏心的眼睛却让人看了觉得十分可厌。他一只脚踩在椅子上,一只手端着举杯。跟前两个美貌少女正跪在地上替他捶腿。另外一个衣着暴露的女子依靠在他身边,他的一只手正毫不怜惜的掐着女子胸前的秀峰。女子柔顺的靠在他身上,但是脸上的神色却带着羞辱和隐忍。

另外两个男子也不遑多让,甚至其中一个独眼男子直接抓着一个女子就压在地上行苟且之事。其他人仿佛也全然的不在意,哈哈大笑着取乐。最让南宫墨惊奇的就是那个红衣女子了,这样的情景一个女子居然能面不改色的坐着看,甚至是跟三个男人一样自在的享乐。就算是自诩见多识广的南宫墨,也觉得自己有些接受不能。那女子身边坐着两个长相斯文的青年男子,两人的神色都有些僵硬,但是却丝毫不敢反抗恭恭敬敬地替女子倒酒。甚至在女子笑着捏他们的脸蛋的时候还挤出了一个有些僵硬的笑容。

看到三人进来,坐在守卫上的中年男子的目光立刻落在了南宫墨身上,一把推开靠在自己身上的女子坐起身来,其他人见他如此,也都纷纷停了下来望向门口的三人。

“这两个是什么人?”

姓王的男子讨好地上前两步笑道:“回首领的话,这对小夫妻是来清水镇做客的,小的就请他们过来坐坐。”

那红衣女子眼睛直勾勾地落在卫君陌的脸上,又看了看站在他身边的南宫墨道:“大哥,这个小哥给我吧?”

中年男子盯着卫君陌打量了半晌,凝眉道:“我看你有点眼熟。”

“我没见过你。”卫君陌神色依然淡漠地道。

中年男子道:“什么身份?来清水镇干什么的?”

“商人,路过。”卫君陌道。

“商人?”中年男子挑眉道:“胆子这么大的商人倒是不多见。行,我不为难你,将这个小娘子留下,我放你走。”

“大哥!”红衣女子不满地道,眼睛依然一瞬也不离的盯在卫君陌身上。这么俊俏的男子,别说是这小小的清水镇了,就是整个天下也不多见。南宫墨挡在卫君陌跟前,有些不悦地看这那红衣女子,道:“我不喜欢你的眼睛。”

红衣女子显然觉得十分有趣,有些张狂的大笑出声道:“你不喜欢?那又如何?”

南宫墨认真地道:“你若是再看他,我保证你这辈子也看不了任何一个男人了。”

“哈哈!”红衣女子一把推开身边的男子站起身来,盯着南宫墨却是对主位上那中年男子笑道:“大哥,看来你这个新美人儿还是一朵带刺的花儿啊。”话音未落,之间眼前人影一闪。红衣女子的笑声顿时消失了。她被人捏住了脖子自然是笑不出来了。

红衣女子睁大了眼睛震惊地望着眼前的青衣男子和他那双紫色的眼眸。方才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的脸上了,因为卫君陌一直半垂着眼眸根本没人注意到他的眼睛。但是此时靠的如此进,红衣女子又比卫君陌矮的多,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得清清楚楚。但是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那双冰冷的紫眸落在她身上浑身就仿佛被冰冻了一般。更不用说那捏着她脖子的手,让她感到呼吸有些困难。

“她是我的,明白么?”卫君陌淡淡道。

南宫墨望着房顶翻了个白眼,很快又高兴起来了笑眯眯地站在一边看着那红衣女子痛苦的挣扎。

“你到底是什么人?”旁边的人终于回过神来了。

“放开四妹!”那独眼男子厉声叫道,二话不说朝着卫君陌扑了过来。南宫墨轻哼一声,抬脚就将人踢了回去。这四个人除了那个中年男子武功还能看,剩下的三个连二流高手都称不上,最多也只能算个三流罢了。

“两位到底是什么来历?有话好说。”中年男子站起身来,谨慎地望着眼前的两人。

卫君陌回过头来看着他皱了下没,道:“我想起来你们是谁了。”

“咦?”南宫墨惊讶,难不成这几个人在还是什么名人不成?

“江南四义,路河东,柯林,陶劲松,柳红姑。”卫君陌默然道,目光淡漠地扫过四人身上,“你们不是投靠了七星连环阁么?金凭轶死了,你们怎么还不死?”

闻言,在场的四人脸色都很不好看。什么叫金凭轶死了他们怎么还不死?说起来这四个人叫什么江南四义听起来仿佛很威风的样子,只是江湖中人取绰号总是喜欢无限夸大,事实上,这四个人在江湖上还真算不上什么人物,不过是几个跳梁小丑罢了。

这四个人是结义的兄妹,早些年是水匪,杀人掠货无恶不做。后来被江湖中人和朝廷通缉,被逼得无处可去才投靠的七星连环阁。七星连环阁是水上霸主,自然没人会为了这么四个人跟金凭轶对着干。只是几个月前,金凭轶突然死了,脑袋下落不明,尸体被人送回了七星连环阁就挂在七星连环阁的大门之上。虽然找不到脑袋,但是所有人还是都确定了那具尸体就是金凭轶的。一时间七星连环阁群龙无首,众人争权,各路势力也借机分一杯羮。而他们四个身份还不够高,也分不到什么好处,反倒是容易被人当成炮灰了。索性就趁乱脱离了七星连环阁跑了出来。

“阁下听说过我们兄妹?”中年男子问道。

南宫墨也有些好奇,拍拍卫君陌的手臂示意他放开柳红姑。卫君陌随手一扔,柳红姑被扔了出去,额头撞到了旁边的椅子半天爬不起来。对上南宫墨好奇的眼睛,卫君陌道:“三年前蔺长风打算免费杀了他们,可惜他们跑的太快了。”不收钱杀人,当然就更要考虑成本问题了。如果只是随便杀一杀还无所谓,这几个人躲到七星连环阁去了若是要杀他们势必和七星连环阁起冲突。如果没有人悬赏的话,蔺长风自然不会做这个亏本买卖。当然若是这四个人自己不长眼撞到他手上,蔺长风也不会客气的。但是这几个人运气显然不错,这几年竟然都老老实实的待在七星连环阁鲜少在做什么。

“两位到底是什么人?还请告知姓名。今天是下面的人不长眼得罪了两位,还望见谅。”中年男子沉声道,至于那原本还等着领赏的姓王的男子此时早已经吓得软瘫在地上了。居然将两个杀星领进门了,就算他不被这两个人杀死,过后几位首领只怕也饶不了他。

卫君陌冷声道:“我们是什么人你不必知道,只需要告诉我,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就可疑了。”

“可恶!臭小子你别太嚣张!”旁边那个年纪最轻的男子终于忍不住了怒吼道。

卫君陌冷着脸一挥手,一个劈空掌狠狠地摔在男子的脸上。男子整个人都被打的飞了起来,朝后面撞上了身后的柱子。滚落到地上的时候一只手捂着脸,吐出一口血里面还有两颗被打落的牙齿。见状,在场的人除了南宫墨都变了脸色。那些侍候在一边的男男女女更是惊恐地尖叫起来。

卫君陌道:“我问话,不要插嘴。”然后才抬头看向那中年男子问道:“你,说还是不说。”

中年男子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他作恶多段,能够在江湖上混迹这么多年还没有被杀了也还是有几分眼力的。就这男子刚刚露的这一手就知道他们几个加起来只怕也不是这人的对手。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看着柔弱却一脚就能将二弟踢飞的女子。这两个…到底是什么人?中年男子心中忍不住捏了一把汗。

南宫墨走到卫君陌身边,笑容可掬地道:“怎么了?难道是有什么事情不方便说么?那么也不为难,换个问题吧。这镇上的人都到哪儿去了。啊,女子不用问,应该都在这凤来楼里吧?”听到南宫墨的话,缩在一边角落里的几个女子都忍不住抽泣起来。

南宫墨道:“那么,男子呢?总不至于都投靠你们了吧?”这世上的普通百姓大多还是淳朴的,像这样男子全部投靠这些人还助纣为虐伤害自己的亲人邻里,一般人还是做不到的。

“不说?”南宫墨挑眉,漫步走向躲在一边角落里的几个女子问道:“你们知道么?”

几个女子靠在一起,惊恐地望着南宫墨欲言又止。南宫墨柔声笑道:“不用怕,有什么话尽管告诉我,都过去了。”

一个女子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痛哭出声,一边道:“那些人,那些人都被……呜呜…”

“都被怎么?”

女子道:“都被带去……”突然,女子声音一变,“去地下问阎王吧!”一把寒光熠熠的匕首朝着南宫墨飞快地刺了过来。同时,那号称江南四义的三男一女也朝着卫君陌扑了过去,大厅里一片惊叫声。看着超自己刺来的匕首,南宫墨秀眉微挑,出手如风一指点在了女子的手腕上,同时一只手扣住女子的手臂只听喀嚓一声女子顿时惨叫起来。

南宫墨悠然取过她手里的匕首,随手往地上一掷,匕首贴着女子的脸插在了地面上。南宫墨蹲下身打量着,那女子正是刚刚跟那独眼男子大庭广众下苟且的那个女子。女子捧着被折断的手臂躺在地上恨恨地望着南宫墨不甘地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南宫墨微笑道:“在我面前完刺杀,你恐怕还需要再修炼几年。姑娘,你把那几位姑娘都吓坏了知道么?”

南宫墨不知道她的身份,但是那几个被抢来的女子知道啊。只怕这个女人还不是个善茬,那几个姑娘都害怕她害怕的不行。虽然靠在一起,仿佛是害怕眼前的情景一般,但是每当这个女子靠近或者做什么的时候那些女子都会忍不住想要逃开却又不敢的身体僵硬,眼中的恐惧之色更甚。当然,即使没有这些这个女人想要刺杀她成功机会也不大。因为南宫墨不会完全信任根本不知底细的陌生人,哪怕她们都只是最普通的寻常百姓她也是带着三分防备的。而这个女子出手的速度实在是称不上快。

两人几句话的功夫,另一边的打斗也已经结束了。卫君陌一以敌四却丝毫也不感到吃力,等到南宫墨回头看过去的时候就看到几个人都趴在地上呻吟,而卫世子正一脚才在那为首的男子路河东的身上。居高临下地望着地上的人,卫君陌道:“最后给你一个机会,说,还是不说?”

路河东强忍着被踩得仿佛五脏六腑都要移位的痛楚,道:“我们说了,你们会放过我们么?”

“不会,我会让你死得快一点。”卫君陌干脆地道。

路河东冷笑道:“反正都是要死,有什么差别?我为什么要说?”

卫君陌不在啰嗦,手中的软剑一划,只听路河东惨叫一声一直胳膊被砍了下来,猩红的鲜血溅了躺在不远处的柳红姑一身。

“说,还是不说?”

路河东还没答话,旁边的柳红姑先忍不住了,叫道:“说!我说!我说……”

------题外话------

啦啦~今天离开上海~再见上海!快要回家了,好累…下次锻炼好身体再出来晃悠,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