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收复叛军,戴罪立功/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子吞了口口水,强自镇定地看着南宫墨道:“这位姑娘,在下…跟姑娘没有仇吧?姑娘想要什么,只要在下力所能及的,都可以满足你。”

南宫墨勾唇一笑,道:“我要曹武的脑袋,你能帮我么?”

男子脸上的笑容一僵,干笑道:“姑娘说笑了。”

“说笑?”南宫墨脸上的笑容一敛,冷眼看着眼前的男人挑眉道:“你觉得我像是在说笑么?”男子警惕地盯着南宫墨,心中很清楚只要一不小心自己很可能就会没命。他才刚开始享福,还不想这么快就没命了。小心翼翼地道:“我看姑娘也不像朝廷的人,咱们也是日子过不下去才,都是为了这些百姓才……”

在南宫墨嘲弄的眼神中,男子瞎扯不下去只得讪讪地住了口。若是换一个场景,他这话说不定还能有几分可信的。只可惜,眼前触目所及的一切却再也没有半分的说服力。男子盯着南宫墨道:“姑娘到底想要做什么?”南宫墨道:“借你人头一用。”

男子强笑道:“就算你杀了我…这大营中这么多人你杀得完么?只要我叫一声……”

“那里为什么不叫呢?”南宫墨好整以暇地笑道,“因为你不敢,你知道只要你叫出声,在大营中的人到来之前,你就会先没命是么?”男子脸色一变,“这么说,不关怎么样姑娘都不肯放过我了?”南宫墨道:“我不是个喜欢啰嗦的人,但是今天破例跟你说这么多,就是想要告诉你,下辈子做人安分点。哪怕你做不了好人,也别祸害别人。”

男子冷笑道:“原来真的是朝廷的走狗,凭什么只有那些当官能够享受金钱权势美人?我们这些人就要受苦受累还要低人一等?”

南宫墨挑眉道:“你若是有本事冲进金陵城里把皇帝给砍了,我敬你一声英雄。可惜…你们的壮志就是继续践踏那些比你们更弱的无辜之人么?”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既然要成就霸业,自然是要有所牺牲的。”男子傲然道,“当初大夏开国死了多少人?我们这点人算什么?”

南宫墨点头笑道:“说得好,现在轮到你为武德将军的霸业牺牲了。放心,若是将来他真的成就了大业,不会忘记追封你的。”话音未落,手中的长剑一翻朝着男子的脖子挥了过去。男子惊恐地睁大了眼睛,飞快地朝后面退去,同时一把抓住身边的女子挡在自己的前面。

南宫墨冷笑,手中长剑没有丝毫的停顿直直的朝着对方刺了过去。她要杀的人还没有杀不掉的。

那红衣女子同样吓得脸色惨白,一咬牙反手紧紧地抓住男子闭目待死。男子原本想要将红衣女子挡在跟前自己趁机逃走,却不料被红衣女子双手死死的缠住竟是动弹不得。只能惶恐地望着剑尖毫不留情的朝自己而来。南宫墨若是力气大的话,完全可以刺穿了那红衣女子再刺进男子的身体。

闭着眼睛脸色苍白的女子已经感觉到剑锋的寒意在逼近自己的脖子,却乍然感到脖子旁边一道冷风掠过,原本预计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反倒是肩膀上被什么湿润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在鼻息间。女子睁开眼睛,却见那比自己还年轻几岁的黑衣女子正挑眉含笑看着自己。回过头,却见那中年男子的脖子上有一个血洞。鲜血顺着长剑地落在了她的肩膀上,将整个肩膀都浸湿了。女子愣了愣神,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咬着手指呜咽着痛哭起来。

南宫墨抽回了长剑,鲜血顿时喷涌而出。她厌恶的朝后面退了两步,看着那中年男子突然倒地。

“呜呜……”

南宫墨难得有些愧疚,这红衣女子到最后宁愿跟这男人同归于尽,倒是自己把人家给吓坏了。

正想要说些什么,蔺长风掀起帐子从外面进来,没好气地道:“我说墨姑娘,你在磨蹭什么啊?”杀个人需要这么久么?害他以为出了什么事呢。

南宫墨心虚地指了指地上痛哭的女子,示意蔺长风搞定。长风公子摸摸鼻子摊摊手表示自己也不擅长这个。

就在两人都要抓狂的时候,那红衣女子自己抬起了头来,抹干净眼泪对南宫墨道:“你们快走吧。”南宫墨扬眉道:“我们走了,你怎么办?”红衣女子惨笑一声道:“我已经这样了,还需要怎么办?横竖…也没有什么牵挂的人,多谢姑娘替我手刃了仇人。”说着红衣女子猛地从衣袖中抽出一把匕首就要往自己胸口刺去。蔺长风一挥手,手中飞出的折扇将红衣女子手里的匕首撞落到地上又转回了他手中。南宫墨凝眉道:“多少人想活活不下去,你能活下去却要求死么?”

红衣女子咬着唇角,强忍着哭泣的声音。她虽然出身不好,却也是清清白白的做人。如今全家被杀,只留下她一个人还被仇人给糟蹋了,她活着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够为家人报仇,如今仇人死在她的跟前,她也没有什么牵挂了。

南宫墨叹了口气,道:“有勇气求死,却没有勇气求生么?”

“墨姑娘,有人来了!”门口,蔺长风沉声道。虽然他们打晕了门口的侍卫,但是这么久的功夫总会有人发现不对劲。南宫墨点头,道:“知道了,我们先出去再说。”

很快,就有人包抄了过来,将整个大帐围住了。南宫墨和蔺长风掀起帘子出去,外面已经是一片灯火通明。

“你们是什么人?”有人厉声问道。

南宫墨一眼扫过去,这些叛军的果然是龙蛇混杂,什么人都有。有穿着朝廷驻军服饰的,也有穿着藩王亲兵服饰的,还有的干脆就是穿着寻常百姓的衣裳,显然是直接被抓进军中来的。南宫墨冷眼扫了说话的人一眼,沉声道:“领头的站出来。”

众人面面相觑,谁见过这么嚣张的刺客啊?被发现了不逃跑居然还要见领头的人。

“他们是刺客,杀了他们!”一个男子高声道。

只见一道黑影闪过,男子话音刚落下的同时整个人也跟着轰然到底,脖子上只有一缕嫣红的血痕。蔺长风站在南宫墨跟前,漫不经心的挥动着手中的折扇,笑容可掬地道:“这位姑娘的话,你们没听见么?”若不是穿着一身夜行衣,这般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模样都要让人以为这是哪个江南才子了。半点也看不出来就在刚才他手中的折扇生生的割断了一个人的脖子。

南宫墨继续道:“灵州卫驻军,越郡王亲兵有领头的站出来。”

大营里一阵骚动,好一会儿才有几个人陆陆续续地站了出来。

“灵州右卫千户赵飞。”

“灵州右卫副百户陈三。”

“灵州左卫副千户许廷。”

“越郡王封地副统领王竟。”

南宫墨微微点头,道:“很好,一个千户,一个副千户,带着几万正规兵马投靠叛军?各位是对你们的脑袋很不满意,还是跟你们的家人有什么血海深仇?”

“你是什么人?”为首的是那位千户赵飞。

南宫墨抬手,手中出现一块金色蟠龙令牌。在火光下如朕亲临四个字清晰可见,“赵飞,陈三,许廷,王竟,这块牌子还命令得动你们么?”

有片刻的沉默,四人终于全部跪下,“陛下圣安万岁!”

看到四人跪下,其余的大军七七八八的也跟着跪了下来,还有一些被抓来的百姓原本不明所以,看到这些人跪下便也跟着跪了下来。不过片刻,偌大的军营中就只剩下不到一层的人还站着了。

“你们…你们反了么?”剩下的人中,一个像是领头的人带着惶恐的声音怒斥道:“别忘了,你们已经投靠将军了,你们以为朝廷会放过你们么?!”

“拿下!”南宫墨沉声道。

正规大军和乌合之众还是有些差别的。南宫墨的话那些寻常百姓并没有什么反应,甚至不知道是对谁说的。但是跪在地上的赵飞一挥手,灵州卫的士兵立刻起身,将那些还要负隅顽抗的人统统围了起来。说话的男子犹自不甘,叫道:“将军不会放过你们的!”

南宫墨道:“你说的是里面的那个人么?长风,请那位出来看看。”

蔺长风耸耸肩,正要进去将死人搬出来,却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道:“不必了!”众人回头,之间那红衣女子抱着一个东西出来,扔到了叛军的跟前。定睛去看,那竟然是一颗血糊糊的人头。南宫墨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秀眉。

“姑娘是什么人?为何会有陛下的令牌?”经过了刚刚的冲击,总算是有人回过神来了。从头到尾他们竟然都还不知道这女子的身份就跟着她跟叛军决裂了。南宫墨把玩着手中的令牌道:“南宫墨,御封星城郡主。”

“见过郡主!”

“起来吧。”南宫墨挥挥手示意他们起身。四人却并没有立刻起身,对视了一眼,还是由赵飞开口道:“郡主,末将等人迫于无奈投靠叛军其罪挡诛,不敢求陛下宽恕。只求能够不罪及家人和底下的将士。求郡主能够禀明陛下,末将愿以死谢罪。”

南宫墨问道:“你们有没有跟着叛军抢劫杀戮过灵州百姓?”

“没有!”赵飞坚定地道,“武德将军并不完全信任我们。所以才派我们来此围剿幸存的灵州卫。如今灵州贫瘠,所有的粮食都掌握在曹武手中,我们根本无力反抗,所以才…。”不管怎么说,投降叛军总是一件令人难以启齿的事情。

南宫墨淡然道:“此事我会派人去查,只要你所言属实,我保证陛下不会追究你们这次的事情。当然,各位想必也知道何为戴罪立功?”

众人大喜,简直有些不敢相信。不,他们确实是不太相信。当今陛下是什么性格天下皆知,他们粮草殆尽,当初投靠叛军确实是不得已的。若不是为了自己的家人,而曹武又确实不是成大事的料,他们也绝不会这么容易就服从南宫墨的命令的。

“郡主…此事,郡主能做主么?”

南宫墨晃动这手指,金牌跟着她的手指一圈一圈的转动着,“这是自然。不相信的可以现在走,不过…若是让我抓到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可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自然没有人走的,大夏的兵役编制十分严格,只要朝廷想查,没有查不到的人。无论是投敌还是逃兵,都是死罪。无论南宫墨说的是真是假,至少她手里有金牌令箭,有郡主的身份,他们也只能选择相信了。

“一切听凭郡主发落!”赵飞道。

南宫墨点头道:“很好,现在立刻整顿兵马。所有兵马分成四队,你们四人各带一队兵马,一半依然驻守在这里,剩下的去十里外的县城与灵州卫江副指挥使汇合。”

“郡主,咱们没有粮草。”赵飞提醒道。曹武为了钳制他们这些归降的朝廷兵马,对于粮草卡的非常紧,即使是他们现在的军营也没有多少粮食。

南宫墨挥挥手道:“不用担心,很快就会有粮食了。至于这两天…明天曹武会派人送粮食到各处驻军吧?赵飞,带人把粮草给我劫回来,让我看看你戴罪立功的表现。”

“是,郡主!”赵飞拱手朗声道。

“郡主,这些人怎么处置?”旁边,许廷问道。

他说的自然就是那些曹武的亲信和最初跟着造反的叛军。这些人跟归降的兵马和被抓来的百姓不一样,这是实打实的叛乱。他们自己心里也清楚,谁都救不了他们,自然也就不会那么容易的归顺。南宫墨思索了片刻,道:“先关起来。等到朝廷援军来了再做打算。领头的,查明有凌虐百姓的,全部杀了。”

“是,郡主。”

遣散了众人,蔺长风才暗暗松了口气。别看他们两人一拍从容自在的模样,其实蔺长风无时不刻不警惕着。一旦控制不住场面,至少他们两个能够全身而退。事情倒是比预计的要顺利得多,蔺长风低声道:“幸好没事。”南宫墨淡淡道:“除了那些野心勃勃的人,寻常人没事不会想要造反的。特别是这些驻军,就算自己不要命了,总要为家人考虑吧?”现在可不是当初天下大乱的时候,想要查户籍都不知道从何查起。就算你一年换三个主子也未必会被人发现。现在只要朝廷下令要查,连你祖宗十八代都能够查的清清楚楚的。

蔺长风皱眉道:“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保他们,是不是太冒险了。别忘了陛下的脾气……”

南宫墨冷笑道:“他孙儿惹出来的麻烦,有人肯来善后就不错了。放心,回去我就写折子禀告陛下。”

“是不是等君陌回来再说?”蔺长风不赞同的道。

南宫墨道:“此事是我一个人的主意,与君陌无关。你记住了。”

蔺长风愣了愣,很快就明白了南宫墨的意思。南宫墨呈上去的折子,就算陛下不同意最多也只会觉得她女儿家心软,优柔寡断罢了。但是如果是卫君陌呈上去的折子,陛下同意了还好,若是陛下不同意卫君陌会有大麻烦的。耸耸肩,蔺长风道:“真是庆幸我不用在朝为官。”伴君如伴虎,跟皇帝打交道简直就是捧着脑袋玩儿。

“回去吧。”南宫墨道:“军中那些人,让危他们暗中盯着。”

“呃?”蔺长风道:“你不信任他们?”

南宫墨道:“我跟他们很熟?”

“若是他们有什么异动……”

“杀了。”南宫墨淡淡道,转身朝着大营外走去。蔺长风怔了一下方才回过神来,摸摸鼻子快步跟了上去。

“等一等。”远远地身后传来一个女声,两人回头就看到之前那个红衣女子跌跌撞撞地朝着他们跑过来。蔺长风扬眉道:“姑娘,还有什么事么?”

那女子冲到南宫墨跟前往地上一跪道:“求郡主收下我,小女愿做牛做马供郡主驱遣。”

南宫墨蹙眉道:“我不需要婢女,现在已经没事了。我给你一起钱,你现在前面的小城安顿下来,等灵州平静了再去过日子的日子吧。”

女子摇头,坚定地道:“我已经无牵无挂,这条命也是郡主就回来了。求郡主不要嫌弃,我什么都可以做。”

南宫墨打量着她,不赞同地摇了摇头道:“你做不了什么,你若是实在没有地方去,我让长风给你安排给落脚地。”蔺长风也笑道:“墨姑娘说的没错,姑娘,墨姑娘身边真的不缺人。你还是好好地去过自己的日子吧。”别的不说,这姑娘看着就不像是做奴婢的料子,也不像是什么大家闺秀小家碧玉,卫君陌会让这样的人留在墨姑娘什么才怪。更何况,这姑娘除了长得漂亮还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能力,要丫头也宁愿找知根知底的。

红衣女子垂眸半晌不语,好一会儿才道:“奴婢虽然会的不多,但是我回学。什么都可以,就算是…郡主要我杀人,我也会学的!求郡主手下我吧。”

看着眼前的女子美丽的容颜上仿佛无法消除的决绝,南宫墨微微皱眉。她不是不明白这女子的想法,所有有关系的亲人,仇人都死了,只有自己一个人还活着。如果不是一个非常坚强独立的人,那么就急需要一个可以依靠和寄托的对象。幸好南宫墨是女的,若是个男子说不定就会爱上她了。这个时代的女子,在这样的情况下宁愿为奴为婢也是常理。

“我若是需要丫头的话,挥手间就能有成百上千。”南宫墨道。

红衣女子抬头,坚定的道:“我一定会成为对郡主有用的人,求郡主给我一个机会。”

“你叫什么名字?”南宫墨问道。

女子一愣,回过神来美丽的脸上露出一丝惊喜连忙道:“我姓曲,曲怜星。”

“咦?”蔺长风有些惊讶地出声。南宫墨侧首看他,蔺长风摸摸鼻子道:“我记得…灵州有位才女就叫曲怜星。”曲怜星苦笑道:“公子谬赞了,小女愧不敢当。”

曲怜星也算是出身书香门第,虽然家道中落流落青楼做了个卖艺不卖身的清官人。以一手秀丽的书法名闻灵州。曲怜星的运气不错,遇上的老鸨心肠不坏,十六岁又被灵州一个郭姓儒商赎了身,从此从良。虽然只能以侧室的身份入门,但是夫君正室早年难产而死,只留下了一儿一女。曲怜星长得好,才华也出众,夫君对他自有几分情谊也没打算再娶继室。这样的日子,对于一个青楼女子来说可算是最好的结局了。可惜叛军一来,就要求他们献出钱粮资助叛军。曲怜星的夫家虽然是商人却也是读书人,怎么肯依附叛军?恰好,曹武的小舅子觊觎曲怜星的美貌,随便找了个借口将郭家满门杀得干干净净,强行将人掳到了军中。曲怜星几次自杀不成,反倒是起了报仇的念头。今晚若是南宫墨不来的话,她也是打算先灌醉了那人然后杀了他的。只是如此一来,她的姓名自然也是保不住的。如此说,南宫墨确实是救了她一命。

原本曲怜星已经心如死灰,根本不想活下去了。但是看到今晚南宫墨的一番作为之后,心中却突然多了几分生气。她也想要如她一般,独立坚强的活着。哪怕只是站在不远不近的距离看着她仿佛锋芒万丈的身影,也觉得人生不虚此行。原来…女子并不是一定要依附与男子的,原来,还可以这样生活。

“这段时间你先跟着我们吧。等灵州的事情结束之后再让长风安排你的去处。”南宫墨道。

“是,多谢郡主。”曲怜星大喜,连忙拜谢道。

南宫墨摆摆手示意她起来,道:“趁着这段时间,你也想想你将来想要做什么去哪儿吧。”曲怜星起身道:“我已经想好了,我想要学武功,求郡主成全。”

南宫墨不解,“你学武功做什么?”曲怜星虽然才二十岁,却已经错过了学武功的最佳时期。何况一个书香门第出身的姑娘突然要弃文学武?

曲怜星道:“真有什么事情,满腹诗书也救不了我。我想要学武功,保护自己,保护我想要保护的人!”

南宫墨若有所思,沉吟了片刻才点点头道:“也好,蔺长风,交给你了。”能够自保总是好的,特别是像经过曲怜星这样的遭遇的女子,总是会缺少安全感。

“我?!”长风公子大惊,怒瞪着漫步而去的女子窈窕的背影。

“长风公子,有劳了。”曲怜星朝蔺长风盈盈一拜。长风公子嗖地退出好好几步远,扬眉道:“要学武不能吃苦可不行?自己跟在后面走吧。你自己走到是十里外的县城我就找人教你。”说完,也不管曲怜星是什么表情,追着南宫墨的身影飘然而去。

“是。”曲怜星也没有意见,恭敬地点点头,果然跟着两人后面一步一步地往大营外面走去。

“你不喜欢曲怜星么?”夜色中,南宫墨一边漫步一边好奇地问身边的蔺长风。虽然两人走得并不快,但是对于手无缚鸡之力的曲怜星来说依然很辛苦。前面两个人慢悠悠地散步,连气息都没有丝毫的混乱。跟在后面的曲怜星却早已经汗如雨下,脚下仿佛绑了什么东西一般的沉重。但是她却并没有放弃,依然一步一步地跟在两人身后往前走着仿佛永远也走不完的道路。

蔺长风轻嗤一声道:“这才哪到哪儿啊?不过就是走走路而已。咱们紫霄殿训练人可比这严厉多了。”

“她不是紫霄殿的人,你悠着点儿。”南宫墨劝道。

蔺长风摊手,“要不你来?一个姑娘家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还学什么武功啊。别将来好好的一个才女,学成跟柳一个德行,全身上下除了脸还有哪儿像女人?”察觉到南宫墨扫过来的视线,长风公子连忙飘向一边,笑道:“我说的可不包括墨姑娘你啊。墨姑娘就算神功盖世也依然芳华绝代。”

南宫墨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摇摇头道:“长风公子,就算你不恭维我,我也不会对你动手的。”

长风公子心中默默地翻了个白眼,你是不会跟我动手,但是你会阴我,会跟卫君陌告状。

南宫墨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有些蹒跚的身影,道:“倒是个挺有毅力的,长风公子,偶尔收个徒弟也不是什么坏事。”

蔺长风轻哼一声,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人,眼底多了几分赞赏。一个娇滴滴的弱女子,能够一声不吭的跟着他们走了十几里路,果真是十分不错了。

------题外话------

推荐好友佳若飞雪新文《重生之毒女贵妻》有兴趣的亲去看看,么么哒。

http:///info/751425。html

ps:说下本文因为部分借鉴明朝背景和史实。关于军队方面也跟之前两个文不太一样。明朝实施的是卫所制度。分为,小旗、总旗,百户,千户,指挥使等等…(鉴于520小说文一向走精英路线,千户以下其实跟本文没关系),所以,君陌的职位是指挥使,而不是什么什么将军。还有本章出现的千户,百户等等。另外还有一些是自己设定或者更改的。毕竟不是正统的历史文。我会尽量再文里面交代清楚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