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文人的嘴,毒蛇的牙/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那小小的孤城,江从风果然早早地在城门口守着了,看到三人出现在城门口方才重重地出了一口气。若是星城郡主再出点什么意外,那他们这些人可就真的不用活了。连忙让人打开城门,江从风亲自迎了上去,“郡主,蔺公子。”

南宫墨淡笑道:“江将军,久等了。”

江从风连道不敢,看了看三人,目光在跟在最后一脸精疲力尽的曲怜星身上停留了一下,问道:“郡主,那边的叛军……”南宫墨道:“已经解决了,将军派人去协助他们整顿一下军营吧。稍后还有一些人过来,将军安顿他们一下。”

“这就解决了?”江从风有些不敢相信。那是好几万的叛军,就这么被星城郡主带着一个人去给解决了?

南宫墨轻声道:“稍后他们过来了再谈吧,我有些事情需要即刻禀告陛下,就先失陪了。”江从风还没回过神来,有些心不在焉的领着三人回城休息去了。

南宫墨连夜写了折子,包括灵州如今的现状一起密封了交给危让人快马送回金陵。虽然两天前他们已经送过一封折子回金陵了,但是那时候许多事情都是猜测,现在差不多都弄清楚,自然还要补上之前的不足。如今灵州出入的道路都被封锁,寻常的信差也送不出去,只能让紫霄殿的人去送信,再设法转手送回金陵,其中的麻烦也是不少。

交代完了这些,南宫墨也不过才休息了一个多时辰天就亮了。江从风前来求见,说赵飞等人来了,在外面求见。南宫墨只得起身出去见人。

曲怜星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看到南宫墨要出去连忙道:“郡主,先喝一些粥垫垫胃吧。”如今城里粮食稀少,即使南宫墨是郡主的身份能吃的东西也不多。曲怜星自觉帮不上什么忙,就早早的去厨房做了早膳送过来。

南宫墨看了一眼曲怜星,换下了一身妖艳的红衣,穿着一身素雅的白衣全然没有了昨晚看到的艳丽夺目,倒是更多了几分清冷疏离之感。南宫墨挑眉道:“这么早?”她才休息了一个多时辰就起身了,曲怜星这个时候能端着粥过来,说明她起的比她更早,说不定根本没有休息。

曲怜星脸上带着一丝无法掩饰的疲倦,但是双眸却显得湛湛有神。淡淡一笑,将粥放在桌上道:“郡主快用一些吧。不吃饭怎么有精力做事。”

桌上放着的是一碗肉粥,看上去色香味俱全,即使是刚刚起床也忍不住让人生出了几分食欲,可见是真的费了心思的。南宫墨说了声谢,飞快地坐下来喝完了一碗粥才往外走,临走时还是吩咐曲怜星先去休息。曲怜星浅浅一笑,“是,郡主。多谢郡主关心。”

南宫墨来到大厅的时候江从风蔺长风等人都在了,见到她出来连忙起身见礼。南宫墨淡然道:“各位不必多礼,坐下说话。”

江从风看了一眼刚刚到来不就的几个投靠过叛军的将领,沉声道:“郡主,赵千户和这几位今天一早赶了过来,兵马也已经整顿好了。如今咱们手中能打仗的兵马大约就有五万多人,请郡主示下。”南宫墨有些无奈道:“江将军和各位有什么意见。本郡主对行军打仗…老实说并不如何精通。”

南宫墨从不讳言自己的弱点,她是杀手,是大夫,却唯独不会是将军。也从来没有学过怎么调兵遣将,这种事情自然只能交给专业的人来做,以外行指挥内行,无论在什么时候毫无疑问都是一个灾难。

见她如此,江从风也明白她并不是故作谦虚。沉吟了片刻方才道:“如今兵马咱们是有了,但是…粮草方面还是个大问题。一旦跟叛军交手,如果没有粮草我们也撑不了两天。”

“赵千户,昨晚让你们办的事情办得如何了?”南宫墨问道。

赵飞起身,恭敬地道:“请郡主和江指挥使放心,许廷已经亲自带人去了,保证能够带回粮草。”

江从风大喜,问道:“能支撑多久?”

赵飞沉吟了一下,有些为难地道:“曹武也是防着咱们抢了粮草倒戈,所以每次给的粮草都不多,五万兵马,只怕最多也只能支撑七八天。而且,这次我们劫过粮草之后曹武肯定就知道这边出了问题,只怕也就没有下一次了。”南宫墨思索了片刻,看了看蔺长风,蔺长风微微点头。南宫墨这才道:“这倒是不用担心,时间足够等到援军到来了。”

“援军?这么快?”江从风一怔,很快就回过神来道:“难道…是世子也在灵州?”

虽然之前他们都没敢想这个问题,但是这其实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星城郡主就算再有能力,陛下也不可能派一个女子孤身前来灵州。那么会与星城郡主同行的,最好也是唯一的人选,可不就是靖江郡王世子卫君陌么?卫世子是长平公主爱子,皇帝陛下的亲外孙,如果有陛下的信物的话,确实是可能不经过陛下的圣旨和虎符直接调兵。

南宫墨并没有回答,而是看向明显有些忐忑不安的赵飞几个人,道:“你们的事情我已经让人快马禀告陛下,向陛下呈明厉害关系了。”

“多谢郡主。”赵飞等人道,虽然陛下不一定会饶了他们,但是郡主肯替他们求情已经是意外之喜了。南宫墨道:“只要能以最快的速度平定了这次叛乱,陛下想必会法外开恩,至少不会牵连你们的家人。”南宫墨没说的是,这件事本就是萧千夜惹出来的祸事,皇家自己本身就不占理。皇帝若是还想要顾忌萧千夜的名声的话,这些人也都要从轻发落了。

“世子妃。”门外,危快步走了进来恭敬地道。

南宫墨挑眉,“危,什么事?”

“单鑫到了。”危道。他们离开灵州城之后紫霄殿的人才出手去将军府就单鑫,这才不到两天功夫人就到了,紫霄殿的杀手能力果然不凡。

“带他进来。”南宫墨垂眸道。听到单鑫的名字,在场的几个将领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不管是曾经投靠过叛军的赵飞几个还是一直坚守的江从风,对单鑫都是恨得咬牙切齿。要不是这人贪得无厌导致河道决堤,又跟灵州卫指挥使以及上下官员联手想要隐瞒下这个消息,怎么会导致民变?如今灵州生灵涂炭,至少一半的罪过都要算到单鑫身上。

不一会儿,危就拎着一个人走了进来,毫不客气的随手将人丢在了大厅的地上。

单鑫这些日子也不好过,他拒不投降曹武自然不会让他好过。被关在大牢里受了不少折磨,若不是曹武担心他无用的书生体质严刑拷打被弄死了,说不定他还会更惨。

紫霄殿的人这一路上对他也没什么好脸色,所以单鑫虽然被救出来了,却还是担惊受怕了一路。此时抬起头来看到江从风先是愣了愣,然后才大喜过望,“江副指挥使?是你…是你让人救了本官?”江从风看了看南宫墨,轻咳一声,淡然道:“单大人,这位是星城郡主。”

单鑫这才看到坐在主位上的南宫墨,忍不住皱了皱眉。一时没有说话。

南宫墨秀眉微挑,悠然地等着单鑫开口。

好一会儿,单鑫方才朗声道:“江指挥使,星城郡主怎么会在这里?”竟然直接转身去跟江从风说话了。旁边蔺长风摸摸鼻子,对南宫墨使了一个眼色:这家伙要倒大霉了。

江从风也有点头疼,文人的那点毛病他也清楚。清高自诩,看不起武将更看不起女人。虽然他们武将很多时候也同样看不起女人,但是大多数不是因为女子这个性别,而是女子普遍的柔弱绝对不适合战场。但是当有一个女子能够打败他们站在战场上的时候,其实他们的接受能力远比那些文人要快得多的。这个单鑫,自以为是也就算了,居然还如此看不清楚形势,他以为他现在还是灵州说一不二的一方大员么?

“单大人。”南宫墨撑着下巴靠着跟前的桌案,悠悠道。

单鑫转身看着南宫墨,看似恭谨实则高傲地微微一拜,道:“下官见过星城郡主,郡主身为金陵贵女,还是好好在后堂休息的好,前面这些事情是男人的事情。有道是女子……”

南宫墨毫不客气地打断他,淡然道:“本郡主倒是想在金陵城里赏花踏青吟诗作赋,无奈陛下却要本郡主和世子千里迢迢来灵州收拾烂摊子。不知道,如今灵州的情形,单大人有什么可以跟本郡主解释的?”单鑫脸色一变,色厉内荏地道:“灵州叛乱是卫军弹压不力,与本官有何干系?更何况,本官凭什么跟郡主解释?”

“碰!”旁边的江从风狠狠地一拍扶手,站起身来死死地瞪着单鑫,赵飞几个脸色也有些不善。

江从风身为灵州卫副指挥使论品级其实并不比单鑫小多少,何况文官武将并不互相统属,因此对单鑫就更没有什么敬意了。但是无奈他有一个跟单鑫狼狈为奸的上司,平时行事就处处受制,处处被打压。如今叛乱一起那位灵州卫指挥使被人给打死了,倒是让这个烂摊子落到了江从风身上。现在听到单鑫毫不犹豫地将责任推到他们身上,江从风怎么能忍?

“河道决堤,灵州百里良田化为洪泽。连灵州卫放置粮草的粮草也受了水灾,单大人不近不开仓放粮,还与粮商勾结抬高粮价,甚至连灵州卫的粮草也给的拖拖拉拉…若不是没有粮草,数万灵州卫怎么会那么轻易被一群乌合之众击溃,请郡主明察。”江从风起身跪倒在地上,朗声禀告道。

“污蔑!”单鑫高声道:“江从风,你这是污蔑本官!明明是你们战事不利导致灵州被叛军所占,竟然还敢污蔑忠臣。本官要禀呈陛下,治你们失土祸国之罪!”

南宫墨靠着椅背,看着单鑫一脸义愤填膺的模样,秀眉微挑。抬起手来轻轻击掌赞道:“单大人好口才,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毒蛇的牙,文人的嘴,女人的心,都是比侩子手的刀还要厉害的东西,今天本郡主倒是亲眼见识过了。单大人,从灵州这一路过来,你晚上就没有做过噩梦么?”

单鑫脸色一变,侧过头想要回避南宫墨的视线。但是很快又理直气壮起来冷笑道:“郡主是以什么身份在这里问话?闺中女子出入前堂,高居上位,难不成郡主还想要牝鸡司晨不成?”

“放肆!”旁边蔺长风和危齐声道。危手中长剑无声地架上了单鑫的脖子。单鑫梗着脖子怒视着南宫墨道:“郡主想要杀人灭口不成?本官不怕死!”

南宫墨冷笑,抬手示意危退下,悠悠地打量着单鑫道:“你当然不怕死,你若是怕死怎么会将灵州弄到如今这个地步?本郡主管不了你,那么…你说这个能不能管你?”南宫墨抬手,金色的金牌令箭悬在指尖轻轻摇曳着。

单鑫脸色一白,有些不甘地跪倒在地,“微臣叩见陛下。”

南宫墨收起令牌,沉声道:“奉陛下旨意,单鑫贪赃枉法,结党营私以致江淮河道决堤民不聊生。即刻夺去一切官职,收押候审。”

“不,这不可能…本官是冤枉的!皇长孙…本官要见皇长孙!”

南宫墨淡然道:“皇长孙?现在若是皇长孙见到你只会想要剥了你的皮,他自身都难保了,还能够保你么?带下去,长风,好好问问单大人,灵州的事情应该没有比他知道的更清楚了。一点一滴都要给我问出来。”

蔺长风起身笑道:“是,郡主。如果单大人…不肯说呢?”

南宫墨淡淡瞥了他一眼,问道:“需要本郡主帮你请几个刑讯高手来?”

蔺长风笑道:“不必,属下明白了。”大夏朝可没有不许刑讯逼供的规矩,就算是屈打成招的也不在少数更何况是单鑫这种完全罪有应得的。

果真如众人所料,粮草被劫之后曹武立刻就知道了这边军队倒戈的事情。当即大怒,派了手下心腹带着几万兵马杀气腾腾地朝着这小小的县城杀了过来。不过现在有数万兵马,带着将功赎罪的决心的将领们要对付这些兵马并不困难。曹武的人再多,说到底也只是一群乌合之众,这些人中除了少数归降的朝廷底层将领以外,大多都是门外汉。当年大夏开国之初如南宫怀等一干名将也都是从最初的草莽庄稼汉杀过来的。但是那是经过无数次战场和十多年时间的淬炼。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一步一步成为一代名将,这其中经历过多少生死和成败,绝不是外人可以明白的。而曹武的这些人,从起兵到现在也不过才两个月,他们没有那个机会去历练成真正的将领。

南宫墨并不擅长打仗,所以这个时候她已经带着蔺长风和曲怜星离开了小城,后面的事情都交给江从风和赵飞两人负责了。

再一次回到灵州城中,城里的气氛已经越加凝重了。街道上几乎全是杀气腾腾的士兵,无论是寻常百姓还是商人,都没有一个敢再在大街上走动。客栈里的人似乎也少了不少。这一次南宫墨是以女子的身份进入客栈的,蔺长风和危都各自去做事了,这一次南宫墨带着的是曲怜星和房。即使是同一家客栈倒也没有让人将她跟前几天那位姓莫的小公子联系在一起。

这几天危跟着南宫墨和蔺长风出去,房却一直留在城中隐匿在暗处打探消息。客栈的客房里,房恭敬地向南宫墨禀告这两天的事情,“灵州附近的兵马已经开始逼近灵州,曹武似乎开始着急了。这两天各处抓壮劳力充军的现象越发的严重。不过曹武的粮草也开始捉襟见肘,正派人到处打听莫公子的下落呢。他也派人去别的地方购买粮食,但是…灵州附近的各地驻军都全面封锁了粮草进出灵州的道路,所以,他就算有钱也是买不到粮食的。”兵马不能随意调动,但是在自己的驻地上封锁出路还是没问题的。

南宫墨凝眉道:“他买不到粮食,灵州的百姓就更没有粮食了。”

房叹了口气道:“就算不封锁,放任粮草进入灵州也到了寻常百姓手中。灵州城里的富商全部被曹武给抓起来,想必曹武也知道那些富商手里有粮。”

南宫墨点点头,有些不耐烦地道:“不管怎么样,尽快结束这场动乱,我要准备的粮草准备好了么?”

房点头:“咱们手中能够调配的粮食大约只有二十万担,杯水车薪。不过都已经到达灵州边境了,只要战事一结束立刻就能够送粮进来。另外,现在情势有变,曹武封锁不力已经有百姓往金陵方向去了。”

“很好,不要拦他们。”南宫墨满意地点头。房犹豫了一下,道:“但是,陛下那边……”虽然他是江湖中人,但是这段时间跟着公子和夫人却还是多少懂一些朝堂上的事情。陛下想要保皇长孙,就不会想要将这些事情公之于众。若是难民跑到金陵去了,想必陛下也不会高兴。

南宫墨冷笑道:“你以为现在这事儿还瞒得住么?掩耳盗铃不是好习惯,陛下不会想不明白的。”

“是。”房点头,道:“另外,世子那边也来了消息,世子说,最多十天就能够到灵州城,请郡主在这里等他。”卫君陌所说的到灵州城,自然是带着兵马一起到。南宫墨点头,微微松了口气道:“那么现在…咱们应该准备的是平乱之后的事情的。毕竟…咱们原本就是来调查单鑫和赈灾的,不是来平乱的。”

“属下明白。”房道。

南宫墨道:“记得吧咱们花费的粮草单子整理出来,回头好问陛下收钱。”

房不由一笑,道:“是,属下明白。”整理单子自然不仅仅是记录数据那么简单,还务必需要将每一笔粮草的来路都洗的清清白白才好问朝廷要账,这方面若是出了半点差错只怕就要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曲怜星站在一边沉默地听着南宫墨交代房事情,心中虽然对南宫墨和房的身份有些好奇,面上却没有露出半点好奇的神色。等到事情说完了,房才扫了曲怜星一眼,仿佛不经意地问道:“郡主,这位姑娘是?”南宫墨笑道:“这是曲怜星。房,我记得你也是管训练人手的?”

之前说要蔺长风收徒弟其实纯属说笑,长风公子好歹也是紫霄殿挂名的殿主,曲怜星若真的变成他的徒弟,在紫霄殿的身份可就不一般了。有时候,身份太高却没有相应的能力匹配,那不是照顾曲怜星,那是在害她。紫霄殿的那些杀手多数都是桀骜不驯的人物,他们能够臣服于卫君陌是因为卫君陌的实力远高于他们。但若是曲怜星,只怕是不用几天就会被人撕得连渣都不剩。

房挑眉,上下打量了曲怜星一番道:“能得到郡主的同意和推荐,想必是自有过人之处的。不过,郡主…这位曲姑娘真的要…”紫霄殿不是没有女杀手,但是大都是江湖女子。像曲怜星这样一看就不是一路人偏要往里面撞的倒是少见。

不待南宫墨说话,曲怜星已经上前一步,干脆地往地上一跪,“曲怜星求房统领收容。”

看着她美丽的容颜上闪过的坚毅,房耸耸肩道:“既然郡主开口了,我这边自然没有什么问题。不过…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若是出了什么事…”同样出身紫霄殿的危曲怜星也是见过两面的,比起危的冷漠寡言房可算得上是和蔼可亲了。但是曲怜星到底也不是真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中女子,第一眼就分辨出来了这位笑容可掬的不想江湖中人的房,只怕比看似冷酷的危更加的冷酷无情。

“曲怜星虽死不悔。多谢统领。”曲怜星坚定地道。回头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南宫墨,南宫墨微笑道:“既然如此,这次事情结束你就跟房走吧。不出师就不要来见我了。”

“是,郡主!”曲怜星应道,明媚的双眸闪动这璀璨的光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