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再见宫驭宸/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客栈后院的房间里,南宫墨正对着桌上堆得厚厚的一摞折子提笔疾书。如今灵州局势越发混乱起来,朝廷大军以排山倒海之势朝着灵州城方向涌来。原本已经归附曹武的朝廷兵马甚至是被强行抓去的寻常百姓也纷纷开始反抗,有的甚至临阵倒戈。这其中自然少不了房和蔺长风等人的各处奔波的功劳。昨天,曹武的大军终于支撑不住,曹武亲自离开灵州城带领兵马抵抗朝廷大军去了。

“郡主。”一身白衣的曲怜星快步从外面进来,几天的功夫原本柔美有余的女子眉宇间已经隐隐多了几分英气。只是曲怜星的气质也如她的衣衫一般越发的接近清冷。只怕就算是原本熟悉的人擦肩而过也未必能够认出她就是原本才名远播的灵州才女曲怜星。

南宫墨抬起头来,“有什么事?”

曲怜星双手呈上一封信笺道:“房统领刚刚让人送过来的。”

南宫墨结果信笺拆开一看,唇边淡淡地勾起一抹笑意,“房还有什么话交代?”曲怜星道:“送信的人说,曹武的大军节节败退,只怕是要狗急跳墙,请这两天小心一些。”南宫墨点头,“我们这边倒是没什么事,知道我在灵州的人也不多。看来…就是这两天的事了。”

“是。”曲怜星道:“等到叛乱平定下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南宫墨摇摇头没有说话,低头看着手中的信笺,只怕是叛乱评定之后,才是真正的麻烦事情到来的时候。房送来的信笺中夹着皇帝对她之前的折子的回复,虽然同意了她赦免曾经归附过曹武的将士的建议不错看得出来这位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皇帝陛下并不高兴。最重要的是,还有一些别的消息。皇帝确实是派人送了赈灾的粮草过来,但是同样也派人几个麻烦的人物过来。

双手将信笺一合,南宫墨起身道:“走吧,咱们出城去看看。”

“是,郡主。”曲怜星跟在南宫墨身后,一边道:“刚刚收到长风公子传来的消息,距离灵州大约二十里处有一个浮望山,山上被一群悍匪所占,之前曹武一心对付朝廷的兵马并没有去关他们。而且和这些人也有些交情。世子和朝廷兵马想要逼近灵州城,必定要从浮望山过。但是山那边地势险要,只能从背面攻破。否则大军必须要绕道更远走更危险的沽阳关。长风公子说…最晚两天之内,必须设法攻破浮望山。为大军扫平道路。否则如果山上的悍匪与曹武结盟,咱们会有麻烦。长风公子已经带人往浮望山去了。”

虽然朝廷不必惧怕区区几个匪徒,但是如今灵州这种情况自然是早一天安定下来最好。

南宫墨点头道:“出城,去浮望山。在陛下派来的人到来之前,拿下浮望山。”曲怜星不知道陛下派来了什么人,但是郡主既然这么说她自然是只有遵从了。恭敬地点头道:“是。”

南宫墨看着她,淡淡一笑道:“你留在城里不用去了,外面太危险了。”

曲怜星摇头道:“我不怕,郡主放心,房统领给了我一些暗器,我能够保护自己。”

“自己小心。”

“是,多谢郡主!”

南宫墨和曲怜星到达浮望山的时候,蔺长风早带着人等在山下了。看到两人策马过来,长风公子剑眉微扬,笑道:“不错啊,曲姑娘这么快都会骑马了。”曲怜星从马背上翻身下来,笑容有些发苦,“郡主若不是等着我,早就到了。”

说起来,这只是她第二次骑马而已。更是自己第一次骑马,一路上别说是策马狂奔了,南宫墨走一段还要停下来等她。不过这二十里路独自一人走下来,虽然累得不轻但是骑马倒是当真有些模样了。

蔺长风并不是一个人,除了房,危和柳以外,另外还有十几个南宫墨也没有见过的衣着打扮各异的男子。但是从他们的姿态,眼底的神色南宫墨都能看得出来他们都是紫霄殿的杀手。蔺长风把玩着折扇道:“谁知道陛下怎么想的,居然派了越郡王带人押送粮草过来。等他们到了咱们行事就会十分不便,所以,浮望山必须尽快解决掉。”解决掉浮望山之后,紫霄殿的人就要重新隐匿起来。绝对不能让萧千夜发现他们的踪迹。

南宫墨不以为意,淡然道:“萧千夜惹的祸,让他来善后多少能够挽回一些掩面。朝中官员那里也好有个交代。”其实这次的事情真心算不上萧千夜惹出来的事情,这些黄字皇孙有几个不往地方上塞人?只是偏偏萧千夜的人出了问题,他自己没有识人之明也只得自认倒霉。

蔺长风点点头,指了指身后巍峨高耸的山峰问道:“墨姑娘有什么打算?”

“山上什么情况?”南宫墨问道。

蔺长风道:“这山上的土匪头子叫靳濯,是灵州境内甚至是整个江南最大的土匪头子。江湖上以前有个传言,在外面行商的人,江南这一带走水路得拜金凭轶,走陆路就得看靳濯的脸色。他可算的是江南一带的绿林首领,大大小小的山寨几乎都听他的命令。同时江湖中人,靳濯跟曹武自然也有几分交情,若是他想要帮着曹武跟咱们为难,还是会有不小的麻烦的。之前一直没有人知道靳濯到底藏身在什么地方,这次审了单鑫才知道,原来…这人的老巢竟然一直都在距离灵州城这么近的地方。”

“这么说,他跟单鑫还有交情了?”

蔺长风摸着下巴笑道:“这人交游广阔的确实有些不像土匪。他跟单鑫确实是有交情,不仅是单鑫还有已经死了的前任灵州卫指挥使,所以,灵州的驻兵才从来没有剿过匪。”

“这人名声怎么样?”南宫墨皱眉问道。蔺长风道:“毁誉参半,好人抢坏人也抢,偶尔做好事,坏事做得也不少。不过这一次曹武起兵据说也去找过他,但是他并没有同意。灵州境内的土匪山贼,投靠曹武的也不到四成,其余人应该都是在看靳濯的脸色行事。他应该是不太想参与这些事情。所以,我的意见是…能不动手最好就别动手。另外…刚刚得到消息,曹武派人上山去见靳濯了。”

南宫墨思索了片刻,道:“那么,咱们也去吧。”

蔺长风睁大了眼睛道:“你去?墨姑娘,你还是在山下等着吧,我带人上去。”南宫墨挑眉,“有什么区别?若是能谈成自然没事,谈不成我们也还是得上山救你。”蔺长风无语,“你的意思是把人全带上山去?”南宫墨笑容可掬地问道:“你猜靳濯知不知道咱们来了?”

蔺长风耸耸肩,无话可说。

果然,一行人才刚要上山,山上就有人下来了。来人看了一眼站在最前面的蔺长风,拱手道:“这位公子,几位,咱们寨主请几位上山。”

南宫墨和蔺长风对视一眼,蔺长风拍拍手中的折扇笑道:“请前面带路。”

一行人跟着领路的人在崎岖的山路上走了将近半个时辰才走到了隐藏在半山腰的一处寨子。说是土匪寨,让人有些惊讶的是这山寨看上去倒是像个寻常的百姓村落。走过去的村子里还有袅袅炊烟升起,但是能够在这样险峻的半山腰建立一个村子,可见也不是什么寻常人物能够干得出来的事情。

“里面请。”领路的人在一座看上去比别的地方高大一些的木屋前停了下来,转身对蔺长风等人恭敬地道。蔺长风点点头,看了南宫墨一眼才领先一步走了进去。宽敞的大厅显得有些简陋,只有主位上一张椅子和下面分两行放着两排椅子。一进门,就看到坐在主位上高大男子。

“这位便是靳寨主?”蔺长风挑眉,拱手笑道。

靳濯看上去年纪并不大,仿佛还不到三十岁的模样。只是有些慵懒的斜靠在主位上的椅子上,神情懒怠地打量着他们。靳濯跟寻常人印象中的土匪模样也不太相同,虽然算不得英俊,但是一张脸却也是五官端正器宇轩昂。甚至脸上流露出来的神色都没有什么戾气。

靳濯的目光在蔺长风身边停留了片刻,就落到了站在蔺长风身边的南宫墨伸手,挑眉笑道:“这位…

靳濯坐起身来,打量着南宫墨笑道:”不敢当,有人跟我说星城郡主是世间数一数二的奇女子,原本我还不信,如今一见…果真是不同凡响。郡主请坐。“

”多谢。“

南宫墨和蔺长风在靳濯右下首的位置坐了下来,跟着两人上山的房,危还有曲怜星等人都站在身后。在对面的位置上还坐着一个明显是江湖众人模样的中年男子,正凝眉注视这南宫墨等人,只是那目光里绝对没有丝毫的善意。

”靳兄,你这是什么意思?“等到南宫墨落座,那男子终于有些沉不住气了,站起身来不满地道。

靳濯挑眉笑道:”什么什么意思?曹兄是靳某的客人,星城郡主同样也是靳某的客人。说起来,今天握着浮望山可当真称得上是蓬荜生辉了。“南宫墨垂眸,淡淡笑道:”靳寨主,这浮望山恐怕不是你的吧?“靳濯饶有兴致地挑眉道:”哦?那郡主不如说说看,这浮望山是谁的?“

南宫墨道:”自然是朝廷的。“

”靳濯哈哈大笑,好一会儿方才停下来看着南宫墨道:“只可惜…现在这浮望山我说了算。哪怕是朝廷的军队想要打浮望山过,也得我同意了才行啊。”南宫墨平静地看着他道:“倒是看不出来,原来靳寨主是个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靳濯似乎对南宫墨的话很有兴趣,笑道:“郡主这话怎么说?”

南宫墨问道:“靳寨主打算学曹武起兵谋反么?”

靳濯耸耸肩道:“我是江湖中人,对什么权掌天下不感兴趣。”

“既然如此,靳寨主此时跟朝廷作对,有什么好处?”南宫墨道:“现在灵州是乱,但是靳寨主觉得能乱多久?哪怕朝廷的大军不打浮望山过又能如何?大不了就是多拖延一些时日而已。但是一旦朝廷腾出手来了…靳寨主觉得每个地方官都是单鑫么?”

靳濯似乎不以为意,“星城郡主,这么多年雄心勃勃的想要来剿我的人不是没有,不过现在我还是好好的。倒是那些人……”

南宫墨冷笑一声,道:“若是我的话,就不会费那么大的今儿来围剿。如果朝廷派树万大军将浮望山围起来,靳寨主觉得会如何?不错,浮望山确实是险峻,朝廷大军想要进山围剿确实是不易,但是同样的,进出浮望山也只有一条路,只要堵住了这条路,靳寨主打算带你的人进山当野人么?就算你存的有粮食,一个月不行,三个月,三个月不行半年,半年不行一年,两年,靳寨主觉得我这主意怎么样?”

“最毒妇人心。”靳濯叹息了片刻,才朝南宫墨笑道:“星城郡主,你这法子确实是不错。不过,朝廷会为了我这小小的浮望山动用数万兵马,一耗就是一两年么?朝廷恐怕丢不起这个脸吧?”南宫墨淡定地道:“如果这次朝廷的兵马无法从浮望山通过,那就更丢脸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若是自己的大军从自己的疆土上通过都不行,靳寨主觉得对于陛下来说,哪个更丢脸?”想让皇帝丢脸,就要做好流血千里的准备。

靳濯思索了好一会儿,才看向那姓曹的中年男子,笑道:“星城郡主所说的本寨主实在是有些无法反驳,曹兄,你怎么看?”

那姓曹的男子脸上闪过一丝焦急,高声道:“靳兄,只要你能帮忙当初朝廷大军别让他们从浮望山过,事成之后武德将军愿意将整个浮望山送给靳兄。”

靳濯似笑非笑地看着南宫墨道:“星辰郡主,曹兄的条件好像也不错,您看您时不时也加点。”

南宫墨唇边勾起一抹清冷的笑意,“只怕要让靳寨主失望了,本郡主不是生意人。”

靳濯笑道:“郡主不是,但是长风公子是啊。或者说是…蔺殿主?”

蔺长风靠着椅子笑道:“靳寨主的消息果然灵通。不过,既然靳寨主知道蔺某的身份,你确定…你还要继续讲条件么?”

靳濯猛然起身大笑道:“紫霄殿确实是很厉害,不过…若是紫霄公子在此,或者倾尽你紫霄殿所有人或许能够灭掉我这浮望山。但是…就凭蔺殿主和星辰郡主以及这几个人,只怕还差了一些吧?两位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么?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南宫墨手中的茶杯不轻不重地往桌上一方,淡笑道:“若真是龙岂会压不过蛇?不如蛇的龙那就不是龙。”

大厅里的气氛顿时凝重起来,无论是靳濯身边的人还是站在南宫墨和蔺长风身后的众人都不约而同的将手握住了身边的兵器,警惕的望着对方。唯一高兴起来的便是那曹武派来的男子了,“对!对,靳寨主,杀了他们!只要杀了他们,你又什么要求武德将军都会满足你的。”

靳濯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目光只是定定地落在南宫墨身上,笑道:“星城郡主,你是御封的郡主,国公的千金又是郡王世子妃,可比咱们这些在江湖上混的人金贵的多。我若是死了,就是烂命一条,你若是出了什么事情……”

南宫墨微笑道:“靳寨主言重了,谁的命不是命?我南宫墨的命也不会比别人多两条。更不会重要到,让靳寨主宁愿赔上自己的命也要我的命的地步。所以,我实在是有些好奇,靳寨主如此跟我为难,到底是为了什么?”靳濯满不在乎地坐了回去,懒懒道:“自然是为了富贵权力,郡主没听见曹兄方才的承诺么?可惜郡主不肯跟我做生意,我相信郡主能给我的一定比姓曹的多。”

南宫墨笑道:“注定了永远无法兑现的承诺,我不相信靳寨主如此幼稚。既然寨主不肯说,那我只好自己猜了…”南宫墨从容自在地打量着靳濯,好一会儿才笑道:“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不知道,今天若是靳寨主跟我一起死在这儿,会不会有人挂念落泪呢?”

靳濯原本慵懒的模样顿时一僵,看向南宫墨的双眸射出了凌厉的光芒。半晌,方才慢慢地放松笑道:“郡主在说什么,在下不明白呢?在下是个粗人,听不懂什么诗词。”

南宫墨扬了一下下巴,笑道:“靳寨主腰上的同心结很不错,能编出这东西的人,想必是个心灵手巧的美丽女子。说起来…本郡主对这些就是一窍不通呢,真是惭愧。若是有机会,倒是该好好请教一番。”靳濯沉默了片刻,一把扯下腰间的那个缀着一块玉珏的红色同心结,笑道:“这个么?街上买的,看着还不错。二两银子一个。”

坐在南宫墨旁边的蔺长风低头闷笑了一声,看到靳濯望向自己的目光方才轻咳了一下道:“那靳寨主可是买到好东西了。这同心结,不说那玉珏可算是和田玉中的上品,就说那编同心结的线,江宁府进上的贡品丝线,专供宫中使用。啊,皇帝陛下的常服上用的就是这种线。又编入了纯金和纯银丝线,还有这花样,如今的匠心独具可算是费了不少心思的。若是放在外面买,别说是二两银子,二百两银子也是人人抢着买的好东西啊。”

靳濯脸色有些僵硬,一只手却紧紧握着手中的同心结不放。蔺长风似乎还嫌不够,又幽幽的添了一句,“这样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东西,靳寨主却看得如此廉价,不知道会不会伤了人家姑娘的放心?”

看着靳濯有些难看的脸色,南宫墨笑道:“进上的东西,有门路拿得到的可不多。还有这玉珏…虽然要查出这是从那块玉上下来的有些困难,不过,朝廷里养了那么多的闲人,给他们找点事情做也没什么不好。另外…跟我有仇的女人,好像也不太多。”

蔺长风刷的一声打开手中的折扇挥动着,一边笑道:“岂止是不多,算来算去也就是那么几个而已。有能力又能接触到靳寨主的简直就更少了。”

靳濯轻哼一声,打断了两人的一唱一和,道:“郡主和长风公子好眼力。”

南宫墨道:“靳寨主谬赞了。靳寨主既对金钱权力没兴趣,跟曹武显然也不是一路的,心中还有个两心相许的佳人,却执意要拿自己的命来跟我为难。这让我不得不认为,真正想要跟我为难的就是靳寨主心中的佳人啊。有道是,美人乡,英雄冢,自来如此。”

靳濯沉默了良久,方才叹了口气道:“有人告诉我千万不要小看星城郡主,我没有相信。如今看来,确实是我的失误。也罢,我确实也没有想过要为难郡主,毕竟…紫霄公子的剑,在下可没有信心能够挡得住。”

“靳寨主,你这是什么意思?”被三人抛到一边的姓曹的男子忍不住道。

南宫墨蹙眉,“既然这位曹先生丝毫不懂得礼仪,就请他先出去吧。”总是被人打算说话,很破坏谈判的气氛的。

“是,郡主。”身后,柳和房齐声应道,双双上前,一左一右拎起那人就往外走去。那男子也算是有些身手的,可惜在两个杀手的挟持下却是动弹不得,只得挣扎着任人拎了出去。

南宫墨笑看着靳濯道:“这么说…咱们算是谈妥了?靳寨主不会出尔反尔吧?”

靳濯正要开口,门外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靳兄,言而无信可不是你的习惯。”

一个不知何时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狰狞的面具下,一双阴鸷的眼眸带着一丝冷冽的笑意望着大堂里的众人。

看到突然出现的宫驭宸,南宫墨却丝毫也不觉得惊讶。这么长时间,没看到宫驭宸出来搅和她才觉得不正常了。即使是这个时候,宫驭宸突然出现了,南宫墨也只有一种“啊,果然来了”的感觉。

“小墨儿,又见面了。”

南宫墨微微点头,微笑道:“宫阁主,别来无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