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坑爹的谋士/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宫驭宸大步走而近来,似笑非笑地扫了一眼,“长风公子,卫君陌不在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不要献丑了。”

蔺长风轻哼一声,嘲弄地道:“宫阁主真是无处不在啊。”

宫驭宸仿佛没有听见蔺长风的嘲讽一般,走到一边坐下,笑看着靳濯道:“如何?靳兄?我说过,小看星城郡主是要吃亏的。”靳濯脸色不太好看,轻哼一声没好气地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宫驭宸摊手,有些无奈地道:“我若是不来,靳兄只怕就要忘了咱们的约定了吧?”

靳濯面无表情道:“反正你们都是让我不要跟朝廷的大军为难,答应谁不是一样的?这算什么违反约定?”南宫墨挑眉,低头思索了片刻,道:“宫阁主现在是越郡王的人?”

宫驭宸冷笑了一声,显然是对南宫墨的说法有些不满,“各取所需,本座可不是什么谁的人。”

“有差别?”南宫墨不以为然,“宫阁主之所以来这里,只是想要将收服浮望山的功劳拉倒越郡王名下?其实这个也不是什么难事,宫阁主实在不必如此大题小做。”宫驭宸挑眉,笑吟吟地望着南宫墨。南宫墨道:“本郡主对功劳什么的不感兴趣,何况,这次来灵州不就是替越郡王收拾烂摊子的么?对外宣称是越郡王的功劳也什么,想必陛下也是乐于见到这样的情形的,本郡主该得的赏赐也丝毫不会少。

“郡主的意思是?”宫驭宸挑眉。南宫墨耸耸肩笑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到底是我说服靳寨主的,还是越郡王说服靳寨主的,我不在乎。”

宫驭宸望着南宫墨叹息道:“如郡主这般...一心为民,不求名利的奇女子,当真是世间罕见。本座...现在都有些后悔了呢。”南宫墨只是淡淡地看着他,也不去问他到底后悔什么。见她不上当,宫驭宸也自觉无趣,只得耸耸肩作罢。

坐在主位上的靳濯面带怒色地瞪着眼前的两个人,冷哼一声道:“两位有没有问过我这个做主人的意见?”

南宫墨回头看了他一眼道:“靳寨主,横竖你都是要答应的,这会儿又做出这副愤怒的模样做什么?答应宫阁主总比答应我要有面子一些。儿女情长便会使英雄气短,我们能够理解的。”

靳濯气得脸色铁青,蔺长风有些好奇地低声道:“墨姑娘,你真知道靳寨主的心上人是谁啊?”

南宫墨低声笑道:“在金陵城里跟我有过节,有要帮着越郡王,还跟宫阁主有联系的人,很难猜么?不过这个心上人...只怕还要再议呢。”如果真是那个人,能够看上靳濯倒是一件奇事了。

“......”靳濯和宫驭宸双双看向坐在一边“窃窃私语”的两个人。

星城郡主,我们的耳朵都没问题。你需要那么大声的私语么?

靳濯果然遵守承诺没有阻拦朝廷大军挺近,很快大军就已经越过了浮望山,打到了灵州城附近。曹武那些乌合之众又岂会是朝廷精兵的对手,很快就被逼得只能死守灵州城了。今年大夏经历了两场叛乱,都是在短短的两个月之内结束了的。如果说第一次张定方起兵还有点看头的话,这一次就纯粹是一个疯子上演的一场笑话了。南宫墨留在了山上并没有立刻下山去与卫君陌汇合。战事已经没什么好担心了,接下了的事情才是重中之重。

第二天,萧千夜就带着人感到了浮望山。萧千夜不仅带来了不少人,而且还带着朝廷拨付的几百万担粮食和一百万两赈灾的银两。据说...这些都是在金陵城里的富商和权贵们手中得来的。萧千夜这个时候离京不仅仅是想要挽回皇长孙在朝中已经岌岌可危的名声,还是为了避开和世家们几乎已经白热化的矛盾。虽然世家们分裂为几分别依附了几位皇孙,依然借着他们的手在金陵城里翻云覆雨。一开始皇帝可能没看出来,但是渐渐地还是回过味儿来了。

然而,想要依靠世家的力量的几位皇孙可就没有之前那么拼命了。都是自己手里的势力,拼完了上哪儿再找补回去?于是原本三个皇孙面对世家的情形一转成了世家绑架这三个皇孙操控皇孙之间争斗。萧千夜在灵州事情上的一着不慎,这些日子快被萧千洛和萧千泠联手打击的几乎抬不起头来了。皇帝这才下定了决心将萧千夜扔到灵州来,避开金陵城中的争斗,也给了皇帝陛下腾出手来条件皇孙收拾世家的空间。

“郡主。”萧千夜依然是一身白衣翩翩公子的模样,虽然连日赶路看上去有些憔悴,却依然还是保持着皇室子孙的雍容气度。倒是跟在萧千夜身边的人让南宫墨有些惊讶,穿着一身珊瑚红的衣衫,头上带着一顶同色帷帽。只露出一张秀美容颜的女子正是朱家大小姐朱初喻。

“见过郡主。”

南宫墨不动声色,朝着两人淡然一笑道:“越郡王,善嘉县主,远道而来倒是辛苦了。”

萧千夜含笑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朱初喻,对南宫墨笑道:“郡主是在好奇朱小姐怎么会在此啊?这次金陵权贵们捐献的财物粮食中,几乎有打扮都是朱家所献的。皇祖父对高义伯府很是赞赏。朱小姐是跟着小王一起押运粮草来的。”

“原来如此。”南宫墨笑道:“善嘉县主对灵州百姓之恩犹如再造。”

朱初喻连忙退了一步,浅笑道:“郡主言重了,郡主为了平息叛乱亲入险境收复叛军,才是灵州百姓的救命恩人呢。陛下和朝中众臣对郡主和世子的壮举都很是感叹。”南宫墨秀眉微挑,看着朱初喻笑道:“嘉善县主真会说话,说的本郡主也忍不住心花怒放。”

“你们几位倒是在这种地方也能聊上?何不进来一起喝杯茶呢?”宫驭宸出现在门口,懒懒地看着站在门外说话的几个人。

“宫阁主。”朱初喻垂眸淡淡道,仿佛跟宫驭宸并不相熟一般。萧千夜也有些尴尬,看了看南宫墨又看了看站在门口的宫驭宸笑道:“宫阁主,你先来了。”身为皇孙,萧千夜多少还是有些皇族的傲气和尊严的。如宫驭宸这般藏头藏尾的江湖中人不是他该交往的对象。萧千夜也是从小读圣贤诗书长大的,跟宫驭宸这样的人相交会给人一种他也不够光明磊落,见不得人的感觉。所以他并不想要让人知道他跟宫驭宸的关系。但是宫驭宸显然并没有打算给他这个面子。

“越郡王放心,本座已经跟星城郡主商量好了。他不抢你的功劳。”宫驭宸好心的安慰道。

萧千夜的脸色更加僵硬起来,一点儿也没有感觉被安慰到了。

“你们到底进不进来?不进来就滚下山去!”门里传来靳濯有些火爆的声音。自从被南宫墨挤兑过后,靳大债主的心情就一直不太好。

“放肆!皇长孙面前也敢如此无礼!”门外,萧千夜身后的护卫大怒,朝着门里厉声道。

萧千夜抬手拦住他们道,“来者是客,不得无礼。”

南宫墨似笑非笑地扫了众人一眼,道:“靳寨主说得对,咱们还是进去说话吧。越郡王,请。”

“郡主请。”萧千夜点头笑道。

宽敞的大厅里,一下子进了一个郡主一个郡王一个县主,但是靳濯却显然没有丝毫礼让的一丝。依然大摇大摆的坐在主位上,居高临下的望着众人。最后目光落在了南宫墨身上,冷笑道:“本寨主只是答应不为难山下路过的朝廷兵马,郡主倒是好得很,真将我这浮望山当成是你们的驻地了?”

南宫墨抬眼,笑眯眯地道:“靳寨主这是心情不太好还是上火啊?”

靳濯一噎,半晌说不出话来。

萧千夜并没有看靳濯,而是看向南宫墨身边,目光在蔺长风等人身上流连了片刻,落在了站在南宫墨身后的曲怜星身上,笑道:“原来长风公子也在,不知这位姑娘是......”

曲怜星头也不抬,只是冷声道:“郡主身边上不得台面的丫头,贱名不敢有辱王爷清耳。”

萧千夜倒也不是真的很想知道曲怜星叫什么,只是随便找个接口跟南宫墨套套话,顺便看能不能打听出南宫墨身边的人的来路罢了。他就算稍微有些寡人之疾,倒还不至于看到一个美女就想要动心思的地步。当下也不在意,对南宫墨笑道:“郡主身边的人,倒是各个不凡,让小王十分佩服。”

南宫墨道:“越郡王身边朱小姐和宫阁主都是一时俊杰,本郡主才是佩服不已呢。”

“小墨儿。”宫驭宸有些不满地警告道,“本座可不是谁身边的人。”

萧千夜也跟着笑道:“郡主只怕是误会了。”

南宫墨抬手阻止了他的解释,只是道:“本郡主对这些小道消息不感兴趣。不知道郡王和县主送来的粮草在哪里?还请郡王立刻传令下去,兵分几路将粮食送到灵州各地。”萧千夜皱眉,道:“郡主,这样是不是不太合适?”

南宫墨扬眉,看着他并不说话。

萧千夜道:“皇祖父下令赈灾是对灵州百姓的恩赐,咱们这么草率的就将粮食发下去,百姓们如何能感受到皇祖父的圣恩?”

大厅里一片沉默,好一会儿只听南宫墨重重的将手中的茶杯放到桌上,问道:“郡王,离京之前陛下可有什么吩咐?”萧千夜沉吟了片刻,道:“皇祖父说一切听从君陌和郡主的安排。”对此,萧千夜心中其实有些不舒服的。只是灵州的事情是他自己出了纰漏,再不高兴也只能忍了。

南宫墨从袖袋中摸出金牌令箭晃了晃,道:“那么,现在可以请郡王让人即刻将粮草发放下去了么?我说的是,现在,立刻,马上。”

萧千夜皱眉,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朱初喻连忙道:“郡主息怒,皇长孙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现在战事尚未平息,灵州各地只怕还隐藏着不少流寇和逃窜的叛军。咱们也没有多少人手可以分批发放粮食到各地。所以...皇长孙的意思是,是不是等世子攻下了灵州城之后,再将粮食发放给各地的官员。由他们去处理,毕竟对于灵州他们比咱们熟悉得多。”

南宫墨垂眸,问道:“越郡王知道,灵州平均每天饿死多少人么?如果灵州城半个月都攻不下,是不是要眼睁睁的看着灵州百姓再挨半个月的饿?”

朱初喻干笑道:“郡主说笑了,世子用兵如神区区一个灵州城,岂会半个月都攻不下?”

望着眼前的众人,南宫墨莞尔一笑道:“不如这样,所有的粮草发放下去的时候都让人告诉领粮的百姓这是皇长孙赏赐的。让他们每个人都念三遍感谢皇长孙大恩如何?”

“南宫墨!”萧千夜终于忍不住了,猛地站起身来,咬牙道:“你什么意思?你是在说本王沽名钓誉?”

南宫墨冷淡地道:“我看王爷你是被那群文人给惯坏了。名声在你眼里比灵州百姓的生死还重要?你别忘了,他们落得今天这个地步,越郡王你到底要担几成责任。”

“你...你放肆!”萧千夜大怒,“南宫墨,别以为你是郡主就敢在本王面前耀武扬威。本王才是皇长孙,你算什么东西?!”

坐在南宫墨身边的蔺长风眼神一冷,南宫墨身后的几个人看向萧千夜的神色就更加不善了。

长风公子把玩着手中的折扇,笑道:“咱们自然比不得越郡王身份尊贵,就算是成郡王和安郡王跟越郡王比起来也要差一大截呢。”只可惜,灰溜溜的被赶出金陵城的却是最尊贵的越郡王啊。

其实话刚刚骂出口萧千夜就后悔了。南宫墨的身份可不是他想骂就能骂的,更何况如今灵州的事情都是卫君陌做主,若是卫君陌因此给自己使绊子的话,原本处境就不妙的自己还真是疲于应付。但是话都说出口了,让他给南宫墨道歉萧千夜也拉不下这个脸来。

朱初喻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只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面上却是一片和善的笑意,“王爷,郡主,息怒。大家都是为陛下办事,何必闹得如此不愉快?如今灵州的景象大家看在眼里难免心烦意乱,还请郡主见谅。”

南宫墨有些好笑地挑眉,侧首看了一眼另一边坐着的宫驭宸:这就是你选择的辅佐对象?

宫驭宸玩味地望着南宫墨并不说话。有时候蠢材也有蠢材的好处,若是太聪明了,很多时候可就不好糊弄了。

萧千夜深吸了一口气,朝南宫墨点点头道:“郡主,小王一时心直口快,还请见谅。”

南宫墨自然不能跟他计较,只是把玩着手中的令牌道:“不敢,善嘉县主说得对,本郡主也是为陛下办事。还请王爷不要为难本郡主,别的事情我和世子自会上折子向陛下说明。不会让王爷为难的。”

萧千夜虽然遗憾失去了这么一个积累名声的机会,但是南宫墨手里有金牌令箭,别说他是皇长孙,就算他是皇太子也得掂量掂量。只得应道:“就听郡主吩咐,小王一会儿就让人吩咐下去。”

南宫墨淡然道:“那就有劳郡王了。”

与萧千夜的会面可说是不欢而散,萧千夜阴沉着脸带着朱初喻走了。倒是原本应该跟萧千夜是一党的宫驭宸依然没有跟着上去的意思。作为一个刚刚投靠的谋士,宫阁主的所作所为显然极其的不合格的。宫驭宸靠着椅子,懒洋洋地道:“我说,小墨儿,你这么不给萧千夜面子,就真不怕他登基之后为难卫君陌么?”

南宫墨扬眉道:“宫阁主就这么肯定他能够登上皇位?”

宫驭宸笑道:“是又如何?”

南宫墨道:“若真是如此,宫阁主现在在这里做什么?”若是真的对萧千夜这么有信心,宫驭宸现在应该在萧千夜面前为他出谋划策,而不是在这里跟她闲磕牙。宫驭宸笑道:“本座是江湖中人。”南宫墨淡笑道:“巧了,南宫墨勉强也可算江湖中人。更何况,将来的事情谁知道会怎么样?现在就开始担心那么就以后的事情,人生未免太过无趣。”

如果只是因为萧千夜有可能登上皇位就对他毕恭毕敬,南宫墨自认还没有那么好的忍功。更何况,有这个机会的人多了,难不成她还要对每一个黄字皇孙都卑躬屈膝?越是高位者,就越不会为了自己的私人恩怨而轻举妄动。如果她有能力,哪怕萧千夜恨得牙痒痒也不敢动他一个手指头。相反,如果她没有能力,哪怕她就是真的在萧千夜面前卑躬屈膝,只怕萧千夜还会觉得看她不顺眼上来踢两脚。拍马屁,阿谀奉承,南宫大小姐从来就不擅长这个。

“宫阁主若是没事,不如还是跟我说说,皇长孙过来到底想要做些什么。本郡主心中也好有个数,免得到时候双方发生什么误会,陛下跟前,咱们面上都不好看。”南宫墨看着宫驭宸淡然道。宫驭宸面具下的双眸露出一丝嘲弄的意味,笑道:“这个么?自然就是为了来弥补之前皇长孙在灵州的事情上的差错。只要这次灵州叛乱还有赈灾安排得当,皇长孙之前用人不当的名声多少也能够磨平。当然,皇帝的意思,还是以卫君陌为主。”

宫阁主觉得自己都有些同情那皇宫里的老皇帝了。这么安排说到底还是对自己的皇孙的能力不信任。皇帝陛下精明狠厉了大半辈子,到头来却栽在了继承人的问题上。若是皇太子身体好还没什么,皇太子的身份在那里摆着,别的亲王就是再不甘心也只能收敛了心思老老实实带着。但是萧千夜这个皇孙可就不好说。若是萧千夜能够有卫君陌的能力和心机的话皇帝还能放心,只可惜...这世上不是只有子不类父才让人伤感。这孙儿跟祖父太不像了,也很让人苦恼啊。

若是十年前,皇帝直接废了太子也没什么。可惜现在...皇帝没时间了。太子无大错,一旦废了太子,大夏立刻要面对的便是诸王夺嫡。而这些王,还都是手握重兵的藩王,真的打起来可比前朝那些关在京城里玩宫斗的皇子们激烈多了。

所以,皇帝只能选择保太子,保皇孙。不是他想,而是他别无选择。

南宫墨点点头道:“知道了,只要皇长孙不添乱,灵州的功劳全部给他。这话,宫阁主可以回去带给皇长孙。”

“......”宫驭宸无语的望着眼前的女子。他自觉自己平时就够能折腾人了,但是南宫墨这话若真的带回去萧千夜不气死也要吐血。小墨儿真是太不会说话了,不过...他喜欢。

“这样真的没问题么?卫君陌的功劳,就被你这么白白的送给别人?”宫驭宸好奇地问道。南宫墨也不隐瞒,淡然道:“过犹不及,本郡主不信宫阁主不明白。”卫君陌短短半年时间内连上两次战场,从一个没有实职的世家公子,到如今皇帝亲授的从二品按察使,如果再加上这次的平乱之功,皇帝势必还要再加封上。但是再晋升品级是不太可能的,那就只能封赐爵位了。那更麻烦,卫君陌才二十二岁,大夏立国之后第一个以功封爵的宗室子弟。这简直是要将卫君陌架在火上烤,而且有了爵位之后,卫君陌想要去幽州只怕也会有些难度。宫驭宸当然明白,他只是没话找话说,顺便有点嫉妒卫君陌罢了。他若是有南宫墨这么一个帮手,可比朱初喻,萧千夜这群猪队友轻松多了。想到此处,宫驭宸顿时觉得辅佐萧千夜实在是一件很没意义的事情。就算他将萧千夜扶上皇位,以萧千夜的脾气性格似乎对他也没什么帮助。萧千夜的骨子里根本看不上他这样的江湖中人,一旦登基,真正在他身边能有影响力的还是那些酸儒。更何况,如果萧千夜登基了,自己想要取得权力岂不是不能再隐藏在面具之后了?这会让他很没安全感啊。

南宫墨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坐在一边发呆的宫驭宸,绝不会想到宫阁主现在正在思考怎么抛弃刚刚认下的主公。其实找宫阁主做谋士绝对是一件坑爹的事情。诚然,宫阁主能力出众,暗地里势力又惊人,只要他想随时可以搞得外面天翻地覆。但是此人似乎天生就是来坑主公的,那些被他辅佐或者合作的人与其说是他的主公和盟友,不如说是他选的玩具,只要觉得不合心意立刻就丢到一边。甚至丢出去之前还不忘把玩具给撕碎了免得别人捡去继续玩儿。于是,张定方被他坑了,金凭轶被他坑了,萧千夜似乎也即将被他坑了。只有宫阁主自己依然笑如春风,心安理得的准备去寻找下一个玩具。

下次...一定要找一个不那么蠢的!宫阁主在心中默默地告诫自己。

“宫阁主?”南宫墨皱眉,她实在有些不明白宫驭宸在她面前的这份随心是哪儿来的。居然光明正大的发起呆来了,他就真的不担心她会突然给他一针?还是对自己的武功太放心了?

宫驭宸抬起头来,朝着南宫墨笑道:“郡主,本座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洗耳恭听。”

“别要卫君陌了,跟我走吧。”宫驭宸道。南宫墨敏锐的发现宫驭宸这次没叫她小墨儿还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称呼,而是叫她郡主。每当宫驭宸称呼他郡主的时候,若不是在讽刺挤兑,那即使在认真的说话了。就是这话的内容......

抬了一下眼皮,南宫墨道:“宫阁主还没睡醒么?”

宫驭宸叹气,“本座只是突然想起来一个计划,大约要许久见不到郡主了,不由觉得十分想念。郡主若是愿意跟本座一起走,岂不是妙哉。”

南宫墨面无表情,完全没感觉到哪里妙了。

“宫阁主不是越郡王的谋士么?”南宫墨问道。

宫驭宸挥挥手,“本座只是答应他,帮他登上皇位而已。可没有说时时刻刻都要帮他出谋划策,想要登上皇位...法子多得是。不是么?”

南宫墨垂眸,思索了良久才终于开口问道:“我只有一个问题。”

“郡主请问。”

“这次灵州叛乱,跟你有没有关系?”南宫墨问道。

宫驭宸似乎有些诧异,好半晌方才笑道:“郡主怎么会...这么认为?”

南宫墨淡然道:“曹武行事风格时而精明,时而糊涂。就凭这几天曹武的表现,也不像是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还能将灵州控制的这么好的模样。若不是有人在背后指点他又是什么?”

宫驭宸愣了一会儿,终于朗声大笑起来。笑了一会儿方才对上南宫墨越发冰冷的容颜,道:“郡主谬赞了,本座只是...找个人提点了他几句而已。能闹出这么大的阵势可是他自己的事儿。”

“为何?”南宫墨冷冷问道。这不是宫驭宸第一次挑起战事了。

宫驭宸笑道:“若不是如此...眼高于顶的皇长孙又怎么会求助与本座这区区一介江湖众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