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险被劫持/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厅里沉默了好一会儿,蔺长风有些担忧地看了看坐在座位上神色冰冷的南宫墨。很是担心南宫墨会不会突然扑上去给宫驭宸一拳,卫君陌现在不在,他们可不一定是宫驭宸的对手。

好一会儿,南宫墨方才深吸了一口气道:“本郡主倒是没看出,宫阁主对皇长孙如此重视。”

宫驭宸笑道:“重视?本座怎么会重视他呢,不过是玩玩而已。谁让本座需要入局的筹码呢?不过现在想起来…倒是有点后悔了。”早知道萧千夜这么无趣,就不这么玩儿了。不过他并没有说谎,这件事他从头到尾确实是没有怎么插手费心,所以倒也不算太亏。

看着南宫墨俏脸寒霜的模样,宫驭宸偏着头打量了她半晌,方才道:“郡主这是生气了么?”南宫墨眼底带着冰冷的淡淡地杀气,并不开口。宫驭宸同样也是在江湖中混迹的人,怎么会感觉不到这份杀意。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南宫墨道:“郡主想要杀了我?为什么?就为了那些…什么都不懂的草民百姓么?刚刚郡主跟萧千夜发火也是为了他们。为什么?”

宫驭宸问得疑惑又不顾,若不是带着那狰狞的面具,几乎要让人在他脸上看到纯粹的茫然和不解了。仿佛完全不明白,南宫墨问什么要为了那些根本不认识甚至连见都没见过的庶民对他动杀气。好一会儿才点点头,自顾自的总结道:“郡主真是个善良的好姑娘。”

蔺长风抽了抽嘴角,觉得跟宫驭宸这种人动怒简直就是自讨苦吃。这种连人性都没有的家伙…最好的做法果然是直接冲上去打了再说,难怪卫君陌跟他几乎是见一次打一次了。

宫驭宸叹了口气,似乎因为南宫墨的冷脸而感到十分的委屈。站起身来道:“本座突然想起来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若是长久见不到郡主不免时分想念。郡主不如…跟本座一块儿走吧?”

他开口说出这话,蔺长风立刻就警惕起来了。却见宫驭宸话音未落,人已经化作一道暗影扑向了南宫墨。

“墨姑娘,小心!”

南宫墨并非寻常女子,武功丝毫不比蔺长风差。在宫驭宸刚刚行动的那一刻,南宫墨就已经起身朝着另一边退去。宫驭宸动作虽快却还是眼看着南宫墨的衣摆从自己身边滑过。正想要伸手去抓,蓦地想起了什么轻笑一声放了南宫墨过去。

南宫墨站在蔺长风身边,冷眼看着宫驭宸。蔺长风握紧了手中折扇,沉声道:“宫阁主,适可而止。”

宫驭宸低低的笑出声来,“适可而止?本座可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适可而止。郡主,你觉得…你这些人拦得住本座么?若是不想让他们死,还是乖乖跟本座走吧。”南宫墨平静地道:“宫阁主当真有这个信心可以抓住我?”

宫驭宸漫不经心的舔了舔唇角,笑道:“确实是有些麻烦,不过…郡主若是执意不从,死了多少人我在乎不知道郡主在不在乎?啊…长风公子,本座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你想说…卫君陌么?呵呵,偷走了别人的老婆,本座自然会低调一些。短时间内就不打算跟卫君陌碰面了。”

蔺长风冷笑一声道:“少废话,想要将人带走也要先试试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

“既然蔺公子执意如此,本座自然是奉陪了。”

南宫墨和蔺长风对视一眼,一言不发同时朝着宫驭宸扑了过去。宫驭宸长笑一声,从要上抽出长鞭毫不犹豫地朝着两人扫了过来。鞭子是长兵器,而宫驭宸的鞭子又格外的长,这种全身上下布满了尖锐的倒刺,却又柔软无比的长鞭寻常人只怕连挥都挥不动,宫驭宸显然也不是一般人。长鞭在他手中宛如毒蛇一般灵敏的朝着两人扑来,随心所欲如臂使指。

宫驭宸跟人动手绝对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即使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南宫墨表示感兴趣,但是当真动起了手来的时候也是丝毫没有估计的。似乎完全没有担心将南宫墨如花似玉的容颜给打坏了的模样。对手强劲,南宫墨和蔺长风自然也不会留情。蔺长风抛开一直把玩在手中的折扇直接抽出了长剑,南宫墨同样也放弃了平时用的暗器,直接逼近宫驭宸近身攻击。宫驭宸的长鞭攻击范围太广,使用长兵器他们根本就占不到什么便宜。唯独近身攻击,有蔺长风在一边侵扰南宫墨的攻击也多少给宫驭宸照成了不少的影响。

在宫驭宸一个不小心让蔺长风的长剑划破了衣袖的时候,宫驭宸眼眸一沉,笑道:“郡主,内力不及招式再好也是枉然。”

南宫墨一言不发,手下也没有丝毫的停顿。三人正在大厅里打的一发不可收拾,门口的大门猛然被人一脚踢开,靳濯站在门口满脸怒色地瞪着三人,“你们到底有没有将我这个主人看在眼里?!”

宫驭宸轻哼一声,率先退开跃到了一边。漫不经心地道:“靳兄,这是本座的私事,你也要插手?”

靳濯显然也不想给他面子,冷声道:“要解决私事就滚下山去。不然别怪本寨主不客气了!”

宫驭宸眼眸一眯,盯着靳濯的眼神多了几分危险,“靳兄,你是要帮着他们么?”靳濯冷笑一声,道:“谁在我的底盘上闹事,我都不会客气的。宫驭宸,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

“是么?”宫驭宸冷笑。

靳濯毫不退让地盯着宫驭宸,半晌,宫驭宸突然放下鞭子笑道:“靳兄,以咱们的交情,这点面子本座还是会给你的。不打就不打么,不过郡主,你当真不肯跟本座走?”南宫墨翻了个白眼,宫驭宸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又不能大驾,本座就只好用别的法子了。”

就在众人警惕地盯着宫驭宸的时候,宫驭宸突然反手一鞭子挥出卷向了站在角落里的曲怜星。

“小心!”南宫墨沉声道。

宫驭宸的长鞭并没有打到曲怜星的身上,而是直接卷起曲怜星拉到了他的跟前。南宫墨和蔺长风双双上前拦截,却都被他轻描淡写的避开了。南宫墨和蔺长风心中皆是一凛,宫驭宸的武功比他们预计的还要高。以宫驭宸平日里漫不经心的姿态,他的武功到底有多高只怕只有真正跟他交过手的卫君陌才知道。

宫驭宸一把抓起曲怜星直接掠过靳濯的身边冲出了大厅。远远地只传来宫驭宸嚣张的声音,“郡主,半个时辰之内若是看不到你,这个小美人我可就杀了。”

“你怎么不拦住他!”蔺长风瞪着门口的靳濯气得直跳脚。虽然靳濯也未必是宫驭宸的对手,但是出手拦一下总是不成问题的吧?

靳濯抱胸而立,懒洋洋地看着蔺长风道:“本寨主凭什么要帮你拦他?”

南宫墨拦住了还想要说什么的蔺长风道:“长风,别说了,我先去找宫驭宸。”

蔺长风翻了个白眼道:“开什么玩笑?为了去联想将你交给宫驭宸?等君陌回来了若是见不到你,你说他会不会先杀了曲怜星再宰了我?”南宫墨淡笑道:“太夸张了,君陌平时只是爱开玩笑而已。”虽然老是威胁蔺长风说要宰了他,但是卫君陌什么时候真的对蔺长风动过手?

蔺长风轻哼,“别的事情未必,但是这件事可就不好说了。还是等君陌回来了再说吧。我不信宫驭宸真的就能杀了曲怜星。”

南宫墨叹息,“你觉得宫驭宸像是不杀妇孺的人么?”宫驭宸这样的人,很难说人命在他眼里到底是算是什么,只怕是连蚂蚁都不如吧?只看他好不再议的随手挑起两场叛乱又撒手不管就可以知道了。南宫墨丝毫不怀疑他会随手杀了曲怜星。

蔺长风当然知道,只是在他看来曲怜星远没有南宫墨重要罢了。虽然曲怜星是无辜的,但是毕竟才是刚认识的人,没什么交情。人都是有远近亲疏的。

“我先去,你放心他总不会杀了我。”南宫墨道。

蔺长风愁眉苦脸地望着南宫墨,他当然知道宫驭宸不会杀了她,但是……

南宫墨淡淡一笑,“放心,我会自己小心的。”

看着南宫墨毫不犹豫地转身出门,蔺长风没好气地瞥了靳濯一眼道:“现在靳寨主满意了吧?”靳濯挑眉道:“被抓的那姑娘有那么重要么?星城郡主还亲自跑去救她?”在靳濯看来,这完全是没有必要的事情。那姑娘不就是星城郡主身边的一个丫头么?不过宫驭宸从来不做无谓的事情,既然他抓了那姑娘说明他肯定星城郡主一定会去救他的。

蔺长风摇摇头,快步追了出去。要真是让南宫墨一个人去,卫君陌回来才是不好交代呢。

靳濯饶有兴致地看着一前一后跑出去的两个人,耸耸肩也跟了上去。

宫驭宸武功高,轻功自然也不错。南宫墨武功不如宫驭宸,但是她的轻功却比自己的武功要高一些。半个时辰后,南宫墨终于在浮望山下数里外的一个地方追上了宫驭宸。宫驭宸的心情显然是不太好,南宫墨赶到的时候曲怜星倒在地上脸色发白,手里紧紧地抓着一把匕首。宫驭宸正低头看自己的手。那双修长有力的手背上有一道正在流血的伤痕,显然是刚刚被划破的。

宫驭宸正神色不善地盯着曲怜星,却在察觉到南宫墨的到来是瞬间转变为笑意。只是抬起自己流血的手背朝着南宫墨笑道:“郡主,真是没想到你在外面随便捡个小玩意儿都是带了爪子的。你说,我该怎么处理她呢?”

南宫墨皱了皱眉,走过去将曲怜星扶了起来。

“郡主。”曲怜星咬牙忍着疼痛站起身来,她被宫驭宸毫不怜惜地甩到在地上,伤的也不轻。

南宫墨看着宫驭宸道:“宫阁主,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宫驭宸抚着下巴悠然地道:“我不是说了么?本座想要郡主跟我一起走啊。”南宫墨道:“就算我跟你走了,又能如何?”

“这个么?”宫驭宸显然也没有想到这个问题,思索了片刻方才道:“大概…卫君陌会气疯了吧?另外,本座觉得郡主很有趣啊。有郡主在身边,本座一定也会非常高兴的。”南宫墨漠然道:“有趣?本郡主却不怎么觉得有趣。”

宫驭宸道:“郡主也可以不来啊,但是现在郡主既然来了,不就表示愿意跟本座一起走了么?你放心,本座…一定会比卫君陌对你更好的。”宫驭宸的声音甚至带了几分温柔缠绵的味道,但是南宫墨心中却没有半点动摇。这么久的相识也足够她了解宫驭宸是个什么样的人。像宫驭宸这样从来都不会将他自己以外的的人的那个人看的人,南宫墨自然也不会相信他对自己真的有什么好感。

将曲怜星挡在自己身后,南宫墨低声道:“你先走。”

“郡主!”曲怜星咬牙,她知道这一次是自己连累了郡主。之前甚至根本没有想过郡主真的会来救她,但是…她却真的来了。

“郡主…你不用理会我,你快走吧。”

“说什么傻话,我既然来了怎么可能在一个人回去。”南宫墨倒是不认为曲怜星连累了自己。宫驭宸既然打定了主要要用这一招威胁她,就算没有曲怜星他也可以抓别人。只要他南宫墨没办法眼睁睁看着无辜的人因为自己而死,那么宫驭宸无论如何都会成功的。

“快走,别再这里碍我的事儿。”南宫墨不再理会曲怜星,手中长剑遥遥直指对面的宫驭宸。

宫驭宸皱眉,“郡主,本座不想跟你动手。”

南宫墨淡笑道:“想要带我走可以,打过了我再说。”

宫驭宸笑道:“听说…郡主的毒跟武功一样高明,本座实在是不想跟郡主动手。不过…为了能够抱得美人归,也只得得罪了!”

宫驭宸既然知道南宫墨擅长毒药,自然不会毫无防备。深厚磅礴的内力外放,仿佛一道看不见的防护层牢牢地将他自己裹在了里面,南宫墨的毒并不容易伤到他。而且和宫驭宸这样的高手对敌,用毒其实不是什么好选择,一个不善被内力反弹,中毒的就不是宫驭宸而是她自己了。

被两人撇在一边的曲怜星看了看打斗中的两个人,咬了咬牙转身飞快的朝着浮望山的方向奔去。

南宫墨到底还是不是宫驭宸的对手,两人交手数百招之后南宫墨终于渐渐地落了下方。宫驭宸眼中也没有了往昔的漫不经心和傲慢,看着跟前的女子眼中更多了几分专注和光亮。一鞭挥开了南宫墨刺过来的剑锋,宫驭宸后退一步道:“郡主的身手,就是在男子之中也属一流。”

南宫墨一言不发,不管是一流还是二流,打不过宫驭宸就什么用都没有。

“郡主这是在拖延时间么?蔺长风带人来了也没用。紫霄殿有人,难道我水阁没有人么?所以…郡主还是乖乖跟我走吧。”手中的长鞭一抖,柔软的鞭子立刻仿佛被注入了惊人的力量,凶狠无比的扑向南宫墨。南宫墨避无可避,只得咬牙迎了上去。长鞭的鞭梢卷住了她的右手,南宫墨毫不犹豫地丢下手中的抱剑同时伸出左手接住,反手一剑斩向长鞭。

南宫墨的剑是好剑但是宫驭宸的长鞭也不是凡物。一剑斩下去火星四溅但是长鞭却依然安然无恙的缠在南宫墨的手腕上。宫驭宸勾唇一笑,手腕一抖将南宫墨拉向自己,同时左手一掌拍向了南宫墨心口。

南宫墨只觉得心口一痛,眼前一黑顿时昏死了过去。

看着南宫墨在自己面前慢慢倒下,宫驭宸这才收回了长鞭居高临下地望着地上的女子叹了口气,“郡主这性子,未免也太烈了一些,可真是不好对付啊。”朝前走了两步,正要俯身去抱起地上的女子宫驭宸却愣了一下看着自己手掌上不知何时蔓延开来的一片青灰色苦笑。

“果然厉害。不过,郡主你越是这么厉害,本座就越是不想放开你啊。这可怎么是好?”宫驭宸笑道。手掌上的毒并不算十分厉害,毕竟这种被放在了鞭子上然后才粘在手上的毒。匆忙之间南宫墨也没有准备那么厉害的毒,更何况这世间真正无色无味的毒也不多,真的放了致命的毒,宫驭宸也未必发现不了。真正的高手对危险都会有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直觉。

一边处理了手上的毒,宫驭宸一边道:“若是这会儿蔺长风就带人赶到了可能还有点麻烦。不过郡主,现在看来老天都是在帮我啊。”

处理好了手上的毒,宫驭宸再一次俯身准备抱起南宫墨。手指尚未接触到南宫墨的衣服却再一次停住了,宫驭宸并没有回头,甚至连动都没有动一下,目光定定地望着地上昏睡的女子好半晌方才叹气道:“卫君陌,你又来坏我好事。”

身后空无一人,并没有人答话,宫驭宸耸了耸肩也不在意。那种被人盯着仿佛冰冷的剑锋将要刺破皮肤的感觉他绝不会弄错。宫驭宸这一次伸手朝着南宫墨的脸上拂去。

“宫驭宸。”

“果然忍不住了么?”宫驭宸笑道,“卫世子既然来了,何不出来?”

他身后不远处,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青色的身影。

卫君陌手中握着软剑,剑锋并没有指向宫驭宸,但是他冰冷的紫眸看上去却比剑锋更加锋利,“宫驭宸,你自己走还是我送你走?”宫驭宸笑道:“走?带着郡主一起走么?”

“你试试看。”

宫驭宸飞快地翻身面对着卫君陌,一只手却放在了南宫墨的头顶上笑道:“卫君陌,现在…好像是本座占了上风吧?郡主可是在我的手里。你打算怎么办?”卫君陌抬起手中的软剑,淡然道:“你动一下看看,就知道我想怎么办了。”

宫驭宸眼眸一缩,“我不相信你有本事从我手里救人呢。”卫君陌的武功有多高没有人比宫驭宸更清楚,但是宫驭宸更清楚他们也就是半径八两的程度。卫君陌想要从他手里救人根本就不可能。

卫君陌漠然道:“我虽然不知道你想要做什么,但是…我却可以让你什么都做不成。你明白么?”

宫驭宸眼底的笑意终于凝固了一些,挑眉道:“本座,怎么听不太懂卫世子的话呢。你觉得本座想要做什么?”

卫君陌道:“紫霄殿我可以不要,水阁你也可以不要么?”

“我不信。”宫驭宸冷笑道。紫霄殿可算是卫君陌目前手中的唯一的势力,也正是因此无论有什么事两人都没有真的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卫君陌要保住紫霄殿,他也要保住水阁。因为这都是他们彼此的筹码和棋子。卫君陌俊美的容颜上露出一丝极冷的笑意,“我可以什么都不做,依然是皇帝外孙未来的郡王,你呢?一辈子见不得人的水阁阁主?宫驭宸,这几年什么都做不成,很难受吧?信不信,我让你一辈子也什么都做不成?”

“你威胁我!”宫驭宸眼底杀气毕露,自从遇到卫君陌之后因为两人争锋被他坏了多少好事,这也是宫驭宸如此仇视卫君陌的愿意。虽然极其不想承认,但是宫阁主不得不想如果世上有后悔药的话,当初刚遇到卫君陌他就该买来吃一吃。卫君陌说的没错,就算他什么都不做,他依然是养尊处优的公主爱子,皇帝外孙,亲王外甥,未来的郡王。卫君陌除了身世不得意,他其实天生就拥有了许多别人一辈子也得不到的东西。更重要的是,他甚至没有野心。但是宫驭宸却不一样,他想要做很多的事情,所以很多时候不得不投鼠忌器。否则以他对卫君陌的仇恨,早就揭开他紫霄殿幕后首领的身份了。

卫君陌微微点头,“我是。你可以试试看。”

宫驭宸似乎被气得不轻,好一会儿方才放开了南宫墨猛地站起身来冷笑道:“卫君陌,咱们好几年没有真正动过手了。你要是赢过了本座,星城郡主你带回去,本座保证以后再不打她的主意!”

卫君陌手中长剑一凛,淡然道:“动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