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截脉掌,终于把自己坑进去了/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些空旷的山林里,两个男子相对而立,空气中都仿佛弥漫着一种一触即发的紧绷气氛。

卫君陌一袭青衣,手握长剑卓然而立,俊美无俦的冷峻容颜上仿佛结了一层寒霜一般。紫色的眼眸里带着冷冽凌厉的杀气。宫驭宸一身黑衣,在阳光下那张狰狞的面具少了几分阴森诡异,面具下的双眸也一改之前的漫不经心,紧紧地盯着对面的男子的一举一动。

蔺长风带着人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情形。同时也在看到卫君陌的时候暗暗松了口气。虽然蔺长风带人赶到了,但是他们也并不完全占上风,因为不远处跟随而来的就是全部一身黑衣面罩黑纱的水阁中人。所以,如今这场胜负的关键还是卫君陌和宫驭宸两人。

蔺长风飞快地掠过去,将地上昏睡不醒的南宫墨带离了宫驭宸的范围。看了一下确实只是晕过去了才对着对面的卫君陌点了点头。虽然蔺长风从自己面前将人带走,但是宫驭宸却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比起蔺长风,卫君陌才是他最大的强敌。在被这样的敌人视线锁定的时候宫驭宸若是还想要去做别的事情,那才是真正的自寻死路。

宫驭宸朝着卫君陌冷笑一声,身形一闪整个人仿佛化作一道虚影朝着卫君陌冲了过去,却在半空中手中长鞭一抖,长鞭夹带着破空之声朝着卫君陌劈头盖脸地打了过去。卫君陌脸上的神色却是丝毫不动,只是握剑的右手抬起,划落。轻描淡写的一招,宫驭宸却是脸色一边飞快地抽回了扫向卫君陌的长鞭,从另一个方向横扫了过去。

两人打斗让旁观的众人眼花缭乱,除了蔺长风等一干高手,普通的人只能也只能听到声音和看到两个身影到处乱窜了。蔺长风并不怎么担心卫君陌,所以也不去观战,而是低头查看南宫墨的情况。卫君陌就算不能百分百的赢过宫驭宸,也绝对不会输就是了。

“墨姑娘?”

南宫墨睁开眼睛,看到蹲在自己跟前的蔺长风不由一笑道:“长风,多谢你了。”原本南宫墨已经做好了被宫驭宸带走的准备,倒是没有想到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回事蔺长风。

蔺长风耸耸肩笑道:“这次可不是我的功劳,喏,卫世子来了。”

南宫墨这才侧首看到正在打斗的两个人,有些好奇道:“君陌怎么来了?”

蔺长风耸耸肩,南宫墨都不知道他怎么会知道?

南宫墨站起身来,正要说什么却往身后望了一眼,不远处萧千夜靳濯等人正带人匆匆赶了过来。萧千夜看到南宫墨笑道:“郡主没事吧?”听说宫驭宸挟持了南宫墨萧千夜也吓了一跳,宫驭宸名义上可是他的人,若是真让他将南宫墨给带走了,回头要面对卫君陌和长平公主质问的人就变成他了。如今他在朝中得罪的人已经够多了,萧千夜也实在不想再给自己多添几个敌人了。对于宫驭宸,萧千夜也只剩下咬牙切齿了,没帮上他多少忙就算了,居然还给他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江湖中人果然就是不靠谱。

南宫墨微微点头,道:“一切安好,有劳越郡王挂心了。”

“那是...君陌?”萧千夜看向打斗中的两个人,微微变了颜色。一直都是知道卫君陌武功很高的,但是即使是萧千夜也绝没有想到卫君陌的武功有这么高。别说是动手了,寻常人连看清楚他的招式都困难。萧千夜自认武功也不算差,但是看上去也只觉得头晕眼花。

蔺长风笑道:“可不是么?若不是君陌及时赶到,今天可真的要出大麻烦了。”

“卫世子果然武功超群不同反响呢。这世上能够水阁阁主平分秋色的人,即使是江湖中只怕也不多见呢。”

蔺长风回头,笑眯眯地望着朱初喻道:“没想到善嘉县主也认识水阁阁主啊,看起来还是交情不浅,到是让本公子惊讶了。”朱初喻笑容有些勉强,道:“蔺公子见笑了,不过是偶尔听人提起罢了。”

听到两人的对话,萧千夜也侧首看向蔺长风道:“本王听说...君陌在江湖上有个什么...紫霄公子的称号?可真是巧了,听说,江湖上最大的杀手组织也叫紫霄殿?”蔺长风眼神一缩,面上却是笑容不改,笑道:“越郡王怕是误会了。君陌确实是有个紫霄公子的称号。不过这可算不得什么绰号。而是,因为君陌惯用的那把剑就叫紫霄罢了。王爷既然将君陌查的那么清楚,总不会不知道吧?君陌那把剑虽然不是什么传世名剑,却也是前朝名匠所铸呢。”

“这么说,紫霄殿跟君陌没什么关系了?”萧千夜挑眉,显然是不相信蔺长风的话。这种理由,用来糊弄小孩子还差不多,可惜越郡王却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

蔺长风摸了摸鼻子,笑道:“倒也不能这么说。”

萧千夜定定地望着蔺长风道:“那该怎么说?”

蔺长风道:“越郡王对紫霄殿如此有兴趣,难道就没有打探过,紫霄殿主姓什么?”

旁边听着他们打机锋的靳濯突然开口道:“这个本寨主倒是知道,听闻,紫霄殿主是姓蔺的?”

蔺长风笑眯眯的颔首道:“靳兄,见笑了。”

“不敢。”靳东道:“紫霄殿叱咤江湖,在下这小小的山寨可比不了。”

“靳兄谬赞了。”紫霄殿和水阁虽然都是江湖中令人忌惮不已的势力,但是说叱咤江湖确实是言重了。水阁一直都很神秘不说,紫霄殿毕竟是个明码标价的杀手组织,蔺长风为人也还算有些原则,所以虽然是杀手组织但是名声也不算坏。彼此似乎都没有称霸江湖的雄心,在江湖中的名声自然也算不得十分的响亮。知道的大都是各门各派各方势力有头有脸的人物,寻常的江湖中人只怕连听都未必听过。

萧千夜皱眉,脸上的神色有些不好看。瞥了一眼打斗中的两个人道:“长风公子身为蔺家大公子,却组建杀手组织,不知是想要干什么?”无论什么时候,杀手组织都绝对不是受上位者喜爱的东西。萧千夜并非不知道卫君陌才是紫霄殿真正的主子,但是他没证据。而且他也不想真的跟卫君陌撕破了脸。有蔺长风挡在卫君陌前面,就算他把这件事捅出去只怕也伤不了卫君陌一根汗毛。更何况,若是真的惹翻了蔺长风,谁敢说他不会不管不顾的派紫霄殿的杀手来刺杀他?

蔺长风也十分光棍,笑道:“在下无所事事,混迹江湖图个温饱而已。王爷这也要管?据在下所知,水阁跟紫霄殿也是异曲同工啊。”你都找水阁阁主当谋士了,还好意思管我开杀手组织?更何况,紫霄殿只杀人,水阁可是什么都做的。萧千夜不沾也就罢了,一旦沾上了宫驭宸,谁也不比谁干净。所以,蔺长风是一点也不怕萧千夜将事情闹出去。哪怕真的闹出去,大不了他长风公子去当通缉犯就是了,萧千夜将要面对的却是紫霄殿,卫君陌甚至是蔺家的攻击和报复。萧千夜想要借此跟他或者卫君陌谈条件,还差得远呢。

南宫墨回头看了两人一眼,问道:“越郡王什么时候对江湖中事感兴趣了?”

萧千夜笑道,“哪里,这不是看到水阁阁主跟君陌交手,一时兴起才顺口跟长风公子聊聊么?倒是本王没想到,长风公子居然还有如此身份。”说话间,萧千夜心中却对卫君陌更加忌惮起来。蔺长风是谁的人不言而喻,一个在金陵城中无所事事的纨绔公子,居然是江湖第一杀手组织的首领。那么,身为幕后主使者的卫君陌到底想要干什么?

蔺长风挑了挑剑眉没说话,其实他真的很想告诉萧千夜,脑补太多不是个好事儿。当初他跟卫君陌组建紫霄殿,确实是没什么重要的谋划。身为世家子弟和公主爱子他们就算有什么谋划也肯定是在朝堂上而不是江湖中人。不过是两人在金陵城中施展不开又都没什么抱负野心,所以才弄个江湖组织玩玩罢了。当然...杀手组织来钱快大概...可能也是一个原因吧?长风公子摸着下巴有些不太确定的想着。

“你们还有这心情聊这些?”靳濯没好气地扫了众人一眼道:“那两个到底谁输谁赢?”

“当然是君陌赢。”蔺长风和南宫墨齐声道,不过蔺长风是有几分赌气的意味而南宫墨却是笃定了。靳濯扬了扬眉梢,“拭目以待。”

这边一群人聊得正欢,另一边的两个人却不轻松。旗鼓相当的对手也就意味着想要取胜必须付出更多的代价。转眼间两人已经过了上千招了。一个剑气纵横,一个长鞭舞得出神入化。这个时候无论是谁离他们进了只怕都是被四溢的罡风卷进去绞碎的下场。两人所过之处,四周的草木也跟着纷纷坠落,齐刷刷的仿佛人人用巨大的剪子剪过一般。

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地方,宫驭宸面具下的脸上隐隐地冒出了虚汗。手中的长鞭也有了一瞬间的停顿。这样小小的停顿围观的人并没有看出来什么,即使是南宫墨靳濯等人也没有察觉。但是却瞒不过身在局中的卫君陌。卫君陌眼眸一凌,手中长剑毫不犹豫地朝着宫驭宸的右手刺了过去。宫驭宸自然不可能那么轻易让他刺到,一扭身飘然闪开了,但是身后卫君陌的剑影如跗骨之蛆,毫不停歇的缠了上去。

“确实是卫世子更胜一筹。”靳濯叹息道,不过言语中倒是没有对宫驭宸的轻视。宫驭宸的实力就算是比卫君陌略有不如,但是却依然比他们要强得多。身为弱者是没有资格去鄙视强者的。

“卫君陌,没想到你武功居然又进步了?”宫驭宸远远地退开几步盯着卫君陌冷声道。

卫君陌挑眉,一言不发地以剑指着他。

三年前两人都是最年轻气盛的时候,一场比武下来打得两败俱伤。宫驭宸几乎可以肯定,未来这几年之内他们的武功都不会再有丝毫的进步。上一次见面的时候也证实了他的想法,但是没想到这才不过区区两三个月,卫君陌的武功就已经有了如此巨大的进步。宫驭宸几乎可以肯定,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卫君陌的对手了。

目光淡淡地扫过站在不远处的南宫墨,宫驭宸冷笑道:“娶了弦歌公子的师妹,果然好处还是不少的。”

很快宫驭宸就想通了,能够这么快治好卫君陌的旧伤,除了弦歌公子还能有什么人?

“废话太多。宫驭宸,你怕死么?”卫君陌冷声问道。他的伤确实是好了没错,而且大婚的时候那位突然出现的师叔送的武功秘籍也让卫君陌获益匪浅。不过这些自然是没必要跟宫驭宸说了。

宫驭宸冷笑一声,“谁死还未可知呢。”抬手一挥,一群身着黑衣的面带黑巾的男子从暗处冲出来,将众人团团围住。卫君陌面色不变,只是淡淡地跳了一下眉梢,“宫驭宸,你打算跟我比谁的人多么?”

抬起手微微动了两下,只听嗖嗖两声轻响,两道凌厉的羽箭破空而至。宫驭宸手中长鞭一挥,圈住两只羽箭朝着一边掷了过去,噌噌两声羽箭闹闹地钉在了旁边的树干上。即使被宫驭宸半路上卸了一半的力道,羽箭钉入树干依然入木三分。可见射箭的人臂力之强劲。

不远处的山头上出现了一群身披战甲,手持弓箭的人马。各个神色肃然杀气腾腾,一看便知是朝廷精兵。一眼望过去,竟然足足有上千人马。

宫驭宸慢慢地吐了一口气,盯着卫君陌道:“本座这次不是输给了你。”

卫君陌扬眉不语,但是他的意思宫驭宸却看得明白:输了的人总是不愿意承认自己输了。

宫驭宸狠狠地吸了口气平息心中的怒火,定定地望着卫君陌笑道:“现在,卫世子打算怎么办呢?”卫君陌沉默了片刻,“你刚刚伤了无瑕。”

“所以?”

“让我打一掌,不死你就可以走了。”

宫驭宸突然仰天狂笑起来,“卫君陌,你真的敢杀我么?”

卫君陌淡淡地看着他,他们这样的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会准备好后路的。不到万不得已卫君陌当然不会去逼的宫驭宸跟自己鱼死网破。哪怕是现在这么多人围住了宫驭宸,但是宫驭宸如果执意想要逃走的话,只怕也未必拦得住他。而他如果要置宫驭宸与死地,自己也需要付出响应的代价,不划算的事情卫世子一向不做。

“知道你这次输在哪里么?卫君陌问道。

宫驭宸冷眼看着他,卫君陌道:“你根本就不该出现在这里。”卫君陌并不是突然赶来这里的,从收到宫驭宸在浮望山的消息之后他就知道宫驭宸绝对不会消停,所以当即就开始布置了。否则即使是卫君陌也不可能这么巧这么快将这些兵马调到这里来。说得再明白一些,宫驭宸想以一个江湖组织的势力跟朝廷大军硬拼,本身就是一个错。江湖中人能以一当十,却未必能以一当百,一以当千。

“你太高看自己了。”卫君陌道。

好半晌,宫驭宸方才沉声道:“你说的没错。本座答应你,你动手吧。”

卫君陌收回了佩剑,毫不犹豫地一掌拍向宫驭宸。看似轻描淡的一掌,宫驭宸甚至连往后退一步都没有。但是靠的近一些的人清楚的看到一缕血丝从宫驭宸的面具下面的唇角飞快的划落。宫驭宸身边的气息也顿时变的混乱了许多。

“阁主!”两个黑衣男子忍不住想要冲上前去。却被两只射落到脚边的两支羽箭挡住了去路。宫驭宸一抬手阻止了他们,盯着卫君陌冷笑道:“很好,卫世子出手果然是...非同凡响。不过...卫君陌,这几年是本座想错了,下一次见面,本座不会再这样跟你玩儿了。”

“给你一刻钟时间。”卫君陌道,显然并不将宫驭宸的威胁放在眼里。

“走!”宫驭宸回头看了南宫墨一眼,沉声道。

“阁主!”水阁众人仇视的瞪着眼前的青衣男子,虽然卫君陌那一掌打得轻描淡写,但是作为跟紫霄殿敌对数年的人,他们怎么会不知道紫霄公子的行事作风?

“闭嘴!撤!”宫驭宸厉声道。两个男人这才上前扶起宫驭宸,飞快的离开了山林。后面断后的紫霄殿众人也一边警惕地盯着众人一边飞快的朝外面退去,不一会儿就走得干干净净。

“无瑕,伤得如何?”卫君陌走到南宫墨跟前,轻声问道。

南宫墨摇摇头道:“无妨。并没有受什么内伤。”宫驭宸那一掌绝对是手下留情了的,她只是当时昏迷过去了,醒来之后并没有什么受伤的感觉。

蔺长风叹气道:“真是可惜了,多好的机会将水阁的人一网打尽。”

卫君陌瞥了他一眼,蔺长风立马举手投降道:“知道知道,宫驭宸肯定不会这么简单不留下后手。不过...你到底知不知道他到底留下了什么后手?”作为跟宫驭宸打过数次交道的人,蔺长风表示这位水阁阁主心思太过诡异,他想不明白。

卫君陌道:“他若是死了,灵州城里所有人都得跟着陪葬。”

“什么?”众人皆是一惊,特别是萧千夜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那你就不怕他反悔?”蔺长风道,宫驭宸可不是什么言而有信的君子。在卫君陌手中吃了这么大的亏,把怒火发泄到灵州城的人身上是完全有可能的事情。卫君陌淡淡道:“他现在没那个功夫了。灵州城里的百姓出了什么事,他也要死。”

“......”你们这些聪明人真是太会玩儿了,完全想不明白。长风公子只觉得脑子里一片茫然。

“刚刚那一掌?”靳濯问道,他看得最清楚,卫君陌那一掌看上去不起眼,但是宫驭宸的反应却有些大。原本萦绕周身几乎无懈可击的真气似乎一瞬间被击破了一般,靳濯可以肯定,如果自己那个时候出手只需一招就能够要了宫驭宸的命。宫大阁主游戏江湖多年,这次终于把自己给坑进去了么?但是靳濯想不通宫驭宸为什么要答应这样的条件,他自己就算硬闯出去也未必会伤到那么重。

卫君陌道:“截脉掌。”

嘶——

正揪着自己头发绞尽脑汁的长风公子险些扯下自己一把头发,痛的龇牙咧嘴,“宫驭宸是不是被打击的脑子出问题了?”截脉掌啊,以卫君陌的功力这一掌下去,运气好宫驭宸武功最少要毁掉一半,十年八年内别想恢复。运气差点,宫驭宸这辈子别想再动武了。

就算宫驭宸脑子一直都没有正常过,也不用拿自己的武功这么玩儿吧?以后再遇上岂不是变成卫君陌单方面虐人了?

“截脉掌有什么特别的么?”一直没开口的朱初喻突然问道。

蔺长风不以为意,解释道:“这个么...对一般人没什么用处。但是对内功高手,比分筋错骨还糟糕。所以,我才想不通,宫驭宸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干啊。”

南宫墨思索着道:“或许是,他以后用不着武功了?”

“就算是他想不开,可以自己吃化功散啊。”

南宫墨笑道:“不过是碰巧罢了。既然他觉得武功没那么重要,挨上一掌就能够换回所有水阁的势力保全,为什么不做?”想起刚刚宫驭宸所说的下一次见面,蔺长风也若有所思起来。打量了卫君陌两眼,叹气道:“总觉得惹上宫驭宸这个人,也不知道是你们两个谁更倒霉。”

原本两个毫不相干的人,一时意气争锋相对。目前看起来,似乎是宫驭宸更倒霉一点。但是蔺长风可不打算同情他,毕竟都是他自己找的。

卫君陌道:“想不明白就不用想,横竖你也想不出来什么有用的东西。无瑕,咱们先出去。”

南宫墨看着蔺长风扭曲的俊脸,莞尔一笑点头道:“也好。你军中只怕还有事,不宜耽搁太久。”

卫君陌道:“这两千兵马留给你,免得再出什么事。”

“喂!”靳濯怒瞪着跟前自顾自说话的两个人,“随随便便放两千兵马在我浮望山,你们考虑没考虑本寨主的感受?”

卫君陌漠然道:“在哪里布置兵力是我的事情,我为什么要考虑一个土匪的感受?”

“你!”

靳濯的话还没出口,就被身后蔺长风和危一左一右跟拉住了。眼看着卫君陌牵着南宫墨的手离去,蔺长风才拍拍他的肩膀道:“靳兄,现在你知道宫驭宸为什么跟卫世子仇深似海了吧?别惹他,他就是看着像个人而已。”暗地里卫世子杀人放火,无所不为。出尔反尔算得了什么?何况那还不是卫世子亲自许下的承诺。

靳濯怒瞪着蔺长风,“我以为你跟卫君陌是朋友?”

“是啊,所以我才提醒你么。”蔺长风道,不是朋友谁看得清楚卫世子的本质啊?说不定还真以为他是京城里那个沉默寡言,不好女色,品行端正的靖江君王世子呢。循规蹈矩的人会做杀手组织的头领么?别开玩笑了。

所以,宫驭宸跟卫君陌之所以看对方不顺眼,就像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坏蛋突然发现这世上居然还有一个跟自己一样的道貌岸然的混蛋。这两个要不是同流合污那八成就要你死我活了。

------题外话------

么么哒~大家都不稀饭宫阁主么?哈哈,放心,宫阁主表示不陪你们玩儿了。要换个玩法…大概很久不见了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