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落阳山之迷/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瘟疫!

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震,无论在什么时代,瘟疫都是一件足以让任何人心惊胆战的事情。特别是在这个时代,没有高明的代付,甚至连一场风寒都可能要了人的命,更不用说是瘟疫了。

“如果是这样,就说得通萧千夜为什么要杀了那些人了。”蔺长风神色肃然地道。不是为了杀人灭口,而是为了…阻止瘟疫蔓延。当然,灭口也算是其中的一个原因。毕竟一旦瘟疫蔓延到外面来,短时间内朝廷可能没时间管,但是等到这件事过后,落阳山的事情就难免会暴露出来了。

南宫墨起身,道:“我去落阳山跟师兄汇合。君陌,长风,你们……”

“我跟你一起去。”卫君陌拉住南宫墨沉声道,“你一个人去萧千夜未必会听你的。长风,灵州的事情交给你。”蔺长风也知道事情的轻重,面上再无一丝的戏谑之色,重重地点了点头道:“放心便是。你们也千万小心。”

对上卫君陌坚定的神色,南宫墨也知道劝不住他,只得无声地叹了口气。

当下也不敢再有什么耽搁,两人立刻就带着人快马兼程的赶往落阳山。落阳山在灵州边界,距离灵州城有两百多里,南宫墨一行人快马加鞭也是第二天傍晚才赶到了距离落阳山最近的一个小镇落霞镇。天色已晚,何况如今落阳山里的情况未明根本不适合贸然进入,边决定现在落霞镇歇息一晚,等到明天天亮了再坐打算。

刚刚进了小镇,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了。街上来来往往的百姓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异常,但是跟着南宫墨二人同来的都是紫霄殿的高手,自然能够察觉到不对劲之处。街角,还有许多隐秘的地方都能够感觉到有人在偷窥。这种被人暗中盯着的目光杀手是最为敏锐的,他们从一踏入这个小镇这种偷窥的目光就没有断过。

卫君陌侧首扫了一眼跟在身后的房,房面不改色微微点了点头。不动声色地消失在了人群中,南宫墨靠在卫君陌身边低声道:“是江湖中人么?”卫君陌垂眸淡淡道:“不太像,愿意掺和朝堂之事的江湖势力不多。”虽然许多权贵人家都少不了供奉几位江湖高手备用,但是真正能被他们请到的大多是一些江湖散人,那些有组织实力强大的江湖门派是不会轻易掺和到这些事情里来的。

南宫墨挑眉,“这个时候在灵州还有这份实力的,只有萧千夜了。难道萧千夜也在这里?”

卫君陌微微点头,这里距离落阳山最近,以萧千夜的身份就算亲自过来处置此事也绝对不会以身涉嫌,会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奇事。既然知道是什么人,事情就好办多了。南宫墨挑眉一笑道:“赶了一天的路咱们也累了,先找个地方歇息吧。”

落霞镇上只有两间客栈,南宫墨自然选了比较好的哪一件。刚刚走到门口,南宫墨脚下便顿了一下,不由地莞尔一笑。

卫君陌低头看着她,以眼神询问她什么事?

南宫墨含笑不语,只是拉着卫君陌快步走进了客栈里。

一进门,就看到客栈大堂里坐着一个翩然若仙的白衣公子正在自斟自饮。如今这个时候,来投宿的人原本也极少,偌大的客栈大堂里倒是只有他一个人。看到南宫墨等人走进来,弦歌公子挑眉一笑道:“你们来得倒是快。”

南宫墨无奈地苦笑道:“师兄的信里写了那种事情,谁敢耽搁。”

弦歌公子挥退了看到客人想要上前的掌柜,朝两人招招手道:“过来坐下说,掌柜的,先送些饭菜过来。”难得见到师兄如此体贴,南宫墨浅浅一笑拉着卫君陌过去坐了下来。弦歌公子闲闲地打量着两人,最后目光落在南宫墨的脸上笑道:“看起来你过得还不错,没人欺负你?”

南宫墨失笑,无奈地道:“师兄,谁能欺负我?”

弦歌公子点点头,赞同地道:“不错,除非你自己愿意,否则谁也欺负不了你。卫世子,你说是不是?”

卫君陌端起弦歌公子放在他跟前的酒浅酌了一口,淡然道:“师兄费心了。”

“……”弦歌公子笑如春风的俊脸顿时有些僵硬了。师兄什么的…谁是你师兄啊?

南宫墨看看两人,低头强忍住心中的笑意。弦歌公子轻哼了一声,淡淡道:“墨儿,自从离开丹阳,你可算是出息了。如今提起星城郡主的大名,咱们大夏只怕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南宫墨连忙赔笑道:“哪里,弦歌公子才是独步江湖,精彩绝艳。”

“谄媚。”弦歌斜睨了她一眼道:“原本我还觉得你这么多事之分辛苦,如今看你这模样只怕也是自己乐得受累,我就不啰嗦了。你们不想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么?”其实弦歌也知道比起将妻子娶回家中千娇万宠着,不让受到半点的风雨。卫君陌这样肯放任南宫墨出门行走,甚至是参与自己的正事的人才是难得。毕竟,自家这个小师妹可不是什么寻常的闺中娇女,若是真的对她千呵万护,十指不让沾阳春水,只在闺中金尊玉贵的养着,她自己能忍到什么时候还不好说。

南宫墨点点头,问道:“师兄为何会在这里?”

弦歌道:“你大婚前我曾经路过灵州去访一个旧友,他就住在落霞镇外不远的山上。”

“那…这位先生?”

“死了。”弦歌沉声道,看得出来提起这件事弦歌公子的心情不太美好,“他虽然年事以高,但是身为习武之人身体还是不错的。素来极少生病,但是我去的时候他却已经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不止是他,他身边照顾他的两个侍从也死了。我去的时候只剩下他一个人,浑身长满了一种青绿色斑痕。我从未见过这种病,根本没来得及问出什么他就死了。当时我赶着去金陵,无奈之下只能将他的尸体活化之后安葬了。你大婚之后,我想起此事觉得有些蹊跷,就回来看看。在他的遗物中找到了他留给我的一封信,信中说他半个月前进落阳山采药,一时迷路走进了落阳山深处。那地方非常隐秘,而且山中有重兵把守,他一直以为那是朝廷的什么矿场不想跟朝堂上的人打交道,所以一向不会靠近那里。”

弦歌公子看了看两人,继续道:“进去之后他也是避开了守卫想要尽快找到路出去,却不想撞进了一片乱葬岗。在乱葬岗中他不慎被地上的一块木片划破了左脚脚裸。当时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之后两天他身上就开始长那些斑痕。他自己也是会一些医术的,等到发现自己治不了打算下山去找大夫的时候就发现他的两个侍从都病倒了,症状更他一模一样。他知道他们可能是患了一种传染病之后就绝了下山的想法,何况…这附近,其实也没有比他医术更好的人。两个侍从都不会武功,四天后就死了,他用自己配置的药物拖了几天,期间也发现,他们所换的这种病,就是因为他从落阳山里带出来的伤所致。他也用自己的血喂了一只常年养在身边的药鼠,那只药鼠当天夜里就死了。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只得留下一封信,然后打算自己死之前连同两个侍从的棺木一起烧了……”

听完弦歌公子的话,南宫墨也是百感交集,但是他知道弦歌的话还没有说完。果然,只听弦歌道:“我看完信之后,照着他信中所说的路线摸进了落阳山……”

“师兄!”南宫墨沉声道。弦歌公子扬眉一笑道:“墨儿,你该知道,这世上如果有什么人是最后感染上什么瘟疫或者毒物的,那就是我了。你担心什么?”

南宫墨默然,弦歌说的没错,这一点就算是南宫墨也无法与他想必。弦歌是从小跟在师傅和师叔身边长大的,虽然不务正业从本该是绝顶高手跨界成个个神医,但是也正因为如此南宫墨那不靠谱的师傅小时候格外喜爱弦歌。据说弦歌是两个老人家从雪地里抱回去的,眼看着养不活了多亏了师傅用各种汤药想当洗澡水一样的泡。也就早就了弦歌公子这几乎衬得上市万邪不侵的体质。虽然师傅和师叔对南宫墨也很疼爱,甚至是更疼爱,但是到底南宫墨入门的时候已经十一岁了,错过了最好的时间。这五年和二十多年的差别还是相当明显的。

见南宫墨不说话了,弦歌公子才道:“我进去的时候就发现,那里面的情况比吴伯的信上写的更糟糕。里面的瘟疫…呃,说着说是毒也跟他的不怎么一样了。吴伯从受伤到死去一共是半个月,他的两个侍从从发病到死去是四天。那里面的人似乎要好一些…没有武功的人,染病之后都能脱个十天半个月。最重要的是,他们身上没有那种斑痕,死去的人都是被自己抓破了皮肤浑身溃烂而死。”

“时间长一些那不是好事么?”南宫墨道,时间拖得长一些,能够活下来的希望就大一些。

弦歌叹了口气道:“若是如此自然是好了。但是,这也就意味着没人能看得出来他们到底有没有染病。你知道,在那种地方做苦力的人,就算是偶尔发痒也并不会怎么在意。这种病发作的状态是渐进的,最初的时候非常容易被人忽略。不注意看根本看不出来什么。根据我当时的观察,我一路上遇到的十个人中至少有四五个其实都已经感染了。现在距离我去落阳山已经又过了四天了。还有,那种病在落阳山里面的时候似乎有什么抑制效果。我将其中一个刚刚染病的人带了出来,刚出来一天他就死了。”

听完弦歌的话,两人的神色都有些凝重起来。问道:“师兄,你能确定这种病没有流传出来么?”

弦歌迟疑了一下,道:“不能。那山里的人也不是傻子,未必不会发现那里面有问题。而且,我回来的时候在山里发现很多被撕咬而死的野兽,很可能……”

南宫墨头疼地揉了揉眉心,“那位吴前辈…这种病是百分百传染,还是…只是意外?”

弦歌道:“这个应该是有比较密切的接触才会传染。如果真的是百分百传染,这么长时间…那落阳山里不可能还有人或者。当然,不排除有人还在源源不断的往里面送人。我还要进山去看看,这外面的事情交给你们。最好是…派兵封锁这方圆百里的地方。不然我觉得会有大麻烦。另外…你们那位皇长孙,让他别忙着想要杀人,这是一座山大山,不是一个城池。山里多得是野兽,可不是只有人才会传染瘟疫的,真逼急了那些野兽跑出去…”

南宫墨点点头,“我们知道了,师兄,我跟你一起去。”

“不行。”卫君陌沉声道。南宫墨侧首看他,卫君陌抬手摸摸她的脸颊道:“我跟弦歌公子一起去,你留下来。”

南宫墨翻了个白眼,“别闹,你又不会医术,去了有什么用?而且你也说了,皇长孙真得要来硬的我可拦不住他。”郡王郡主听着像是一个级别的,但是真的论起来怎么可能是一个级别?何况灵州是萧千夜的封地,萧千夜若真是铁了心要拍破釜沉,南宫墨还真未必能够拦得下他。

卫君陌丝毫不为所动,“不准去,不行的话就让人去打晕萧千夜,回到金陵我自会向陛下解释。”

“可是…”南宫墨皱眉道:“我虽然比不上师兄,但是至少比你强一些。万一……”

“我有内力护体,只要不受外伤,也没有那么容易染病。”卫君陌道。

弦歌公子看看争执不下的两人,摸摸鼻子轻咳了一声道:“好了,墨儿,就让卫世子跟我一起去。”

“为什么?!”南宫墨不悦,明明她去更合适,卫君陌丝毫不会医术,去了也帮不上师兄什么忙。弦歌公子悠然道:“他武功不比高。”

南宫墨眼巴巴地望着师兄,“师兄,你嫌弃我么?”

“我是啊。”弦歌公子丝毫也不客气,“把命交在你手里还是交在卫世子手里,怎么想都是选他比较安全吧?”

卫君陌安慰地道:“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弦歌公子轻睨两人,“原来是担心夫君的安危啊,果然是女生外向,我这个师兄就没有人担心了。”

“师兄既然想要人担心,就早些找个师嫂回来吧。”南宫墨毫不羞怯,笑眯眯地道。

要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不担心是假的。南宫墨自然也知道卫君陌不肯让自己去的原因,只是卫君陌担心她她同样也担心卫君陌。房间里,看着坐在一边的卫君陌,你那工模叹了口气道:“师兄那里的药物准备的肯定周全,这次出门我带的东西也不齐,就不操心这个了。只是,千万要小心别再那种地方受外伤。”

知道她心中的不安,卫君陌伸手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坐下,温声道:“不用担心,我会小心的。你在落霞镇也千万要小心,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逼急了萧千夜什么都能做得出来。”

南宫墨浅笑道:“放心吧,你看我什么时候在萧千夜手上吃过亏?”

卫君陌道:“我已经让房将紫霄殿的人都调过来了。最晚明天中午就能够感到,万一事情无法控制,你立刻就带人离开这里。我跟弦歌公子自会脱身,不用担心我们。”南宫墨淡然微笑,握着他的手沉声道:“我在这里等你和师兄回来。放心,我自己的安全我会小心,你知道,我不是喜欢以身犯险的人。”

想起南宫墨素日行事,卫君陌微微点头。将她揽入怀中,柔声道:“别怕,我很快回来。”

“真想狠狠地揍萧千夜一顿。”不管这件事时不时萧千夜主使的,都跟他脱不了关系。南宫墨真的很想揍得他满脸开花。

“等到回去了,我帮你揍。”卫君陌轻声道。

------题外话------

抱歉亲们,最近报了个班最近下午都有课,明天起我尽量吧更新时间改成早上,同意请举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