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我骗他的/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墨坐在客栈后院的房间里,一边听着房的禀告一边有些怔怔出神。昨晚卫君陌和弦歌公子就动身去了落阳山,今天一早紫霄殿的人就赶到了。如今这小镇上投宿的人并不多,弦歌公子极其有先见之明的将整个客栈都包了下来。现在整个客栈里住着的都是紫霄殿的人,虽然很容易将卫君陌暗地里的身份曝光在外,但是现在这种时候也顾不得这么多了。万一瘟疫控制不住或者萧千夜晕了头想要干什么不该干的事情,都需要人。

发现房已经停了下来,南宫墨方才抬眼看向他,思索了一下问道:“这么说,这个小镇现在都在萧千夜的控制之下?”

房点了点头道:“至少对一般人来说,这个小镇如今可算得上是完全隔绝了。”当然他们这些的人不能计算在内,区区越郡王封地的亲兵还拦不住紫霄殿这些身经百战的杀手。但是他们这么多人,想要完全隐藏肯定也是隐藏不住的,只怕萧千夜现在也知道他们在这里了。

房能够想明白的事情南宫墨自然不会不知道,摇了摇头道:“无妨,就算他不知道,咱们也得去找他。萧千夜有什么打算,查出来了么?”

房点头道:“越郡王这次带了不少大夫和药材过来,不过……”

南宫墨挑眉,平静地看着他。房叹了口气道:“不过,越郡王似乎并不打算救人,而是…要那些大夫设法防止山里的瘟疫蔓延,他手底下的人正在想办法怎么扑灭山里的那些人。”

这个时代发生瘟疫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所以一旦控制不住官府的处置办法大都是选择扑灭。但是…发生在城池里或者村庄里的瘟疫跟发生在深山里的又完全不同。落阳山横贯灵平两州,不说山里的野兽无数,就是山林到底有多少活人他们也完全不知道。想要将这些全部灭杀,不调动十几万大军根本办不到。可惜,萧千夜身为郡王,调个几千亲兵或者一两万自己私底下养的兵马还可能,十几万大军若是能让萧千夜就这么调动了,他这个郡王也当不长了。

“他们想到什么办法了?”

房沉声道:“如果万不得已,他们会放火烧山。”

南宫墨点点头,有些好奇地问道:“放火烧山,对付那山里的人或许可行,那山里还有许多鸟兽他们打算怎么对付?还有…整个落阳山的绵延数十里不绝,现在又是冬季草木干枯,时不时的起风,如果火势控制不住,该怎么办?”

房眨了眨眼睛没说话。皇长孙没考虑这些事情,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办啊。犹豫了一下,房道:“不到万不得已,皇长孙应该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毕竟,一旦放火烧山,朝廷肯定会知道的。到时候若是被成郡王和安郡王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越郡王就会有大麻烦。”

南宫墨轻哼一声,问道:“你觉得…萧千夜控制得住场面么?”

房犹豫了半晌方才慢慢吐出一个子,“悬。”

“越郡王常年不在灵州,这些事情不是他一个人能够搞出来的,派人去查落阳山的事情的人回来了么?”南宫墨问道。房还没回答,门外响起了曲怜星的声音,“回来了,郡主,曲怜星和柳求见。”

“进来。”

一身白衣的曲怜星跟着柳走了进来,这些日子跟着他们四处奔波,曲怜星明显的有些消瘦了。紫霄殿众人都是武功高强之辈,唯独曲怜星手无缚鸡之力,也难为她能够一声不吭地撑下来。就连原本不怎么看得上她的紫霄殿众人对她也开始另眼相看起来。特别是柳,平时办事什么的也不嫌累赘愿意带着她了。

柳挑了挑秀眉,示意曲怜星说。曲怜星淡淡一笑道:“禀郡主,根据弦歌公子画出的地图,咱们查了一下,发现那个矿脉的位置其实是平州境内,并不在灵州。只是落阳山太大了,少有人进入自然也没有人划分过到底哪边是灵州,哪边是平州。不过单从地图上看,确实是距离平州更近一些。只是,平州那一边的山势雄伟崎岖,寻常人连想要进山都难,更不用说大批人进入再将东西运出来了。倒是灵州境内这一边的地势平坦,山里也相对的好走许多。另外,我们亲自去查过灵州到平州的各条道路,有人看见每个月都有一大堆人马从小路运送东西去灵州。虽然东西并不多,但是箱子却非常沉重,咱们猜测应该是黄金。”

“平州啊。”南宫墨挑眉,问道:“平州是谁的封地?”

曲怜星道:“是平川郡王萧纯。是当今陛下的亲弟弟,皇长孙的亲叔叔。”

南宫墨皱眉,印象中完全没有这个平川郡王的存在。曲怜星笑道:“郡主或许是不知,当今原本有三个兄弟两个姐妹。两位长公主在开国之间就薨逝了,另外一位兄长一位弟弟也先后去世,这位平川郡王是当今唯一还在世的亲兄弟。据说…当年开国之时这位郡王想要亲王之位,但是陛下身边的谋士都不同意,这位郡王本身也没什么本事更没有什么功劳,陛下就没有同意。这十多年来平川郡王边便一直待在封地从来不曾回京,就连先皇后薨逝,这位殿下也没有回京奔丧。陛下因此对这位皇弟甚为不满,只是…到底是唯一还在世的兄弟,大约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原来如此。”南宫墨点点头,“平州距离灵州颇近,怜星可有听说过这位王爷是什么样的人?”

曲怜星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道:“这位王爷似乎颇为低调,除了当年没有回京奔丧弄得必须不悦下旨申饬过以外,几乎没听说他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

“真正低调的人会因为向陛下要求亲王封号未果就赌气不参加皇后的葬礼么?”南宫墨道。曲怜星有些不解,“这不是正好证明了这位毫无心机冲动鲁莽么?”南宫墨摇头,“能十几二十年耿耿于怀的人不是鲁莽而是记仇,睚眦必报。以陛下对先皇后的感情,敢缺席皇后的葬礼的人更不是冲动,而是他了解陛下,知道陛下不会因为这个处置他。不然…怜星,若是你,你敢不敢这样做?”

曲怜星认真想了想,摇头道:“不敢。当今陛下……”当今陛下可不怎么把人命当命,就算是亲弟弟真的惹怒了谁敢保证皇帝陛下就不会动手?

房摸着下巴,问道:“有没有可能是他根本没想这种事?”

南宫墨笑道:“若真是如此,他就不是冲动鲁莽而是真的傻子了。房,你觉得一个连饭都吃不饱的贫苦人家出身,毫无才干,甚至毫无心机冲动鲁莽的人能够平平安安的走过北元末年的乱世,走过中原群雄之争,再得罪了皇帝陛下之后还太太平平的当了这么多年的富贵闲人?别忘了当今身边那些开国的谋臣武将,其中不乏谨慎小心的人,也不缺真的毫无心机的耿直之臣,如今那些人在哪儿?只怕坟头上的草都有两丈高了吧?若真是如此,这平川郡王的运气都要逆天了。”

房无声地点了点头,南宫墨吩咐道:“立刻派人快马兼程去平州,将平川郡王所有的事情都查清楚。还有…皇帝陛下那里也通报一声吧,免得回头又怪咱们自作主张。”

“是,郡主。”

小镇的另一头的一座私人院落里,萧千夜脸色阴沉的坐在主位上盯着低下的一众人等,沉声道:“已经几天了?你们还是告诉本王你们没办法?”低下跪着的众人脸色同样阴沉,为首的一个五十出头模样的男子叹了口气道:“王爷息怒,不是属下们不尽心…而是,落阳山地势太过复杂,贸然出手如果有漏网之鱼的话,只怕反倒是不美。”

萧千夜冷声道:“难道就这么等着?等着落阳山里的那些…那些鬼东西出来?到时候咱们都要完蛋!”

“这…”中年男子也是一脸的凝重,“若是咱们派士兵进入捕杀,那些士兵十之*也会染病。更何况,如今已经有不少人知道了山里的事情,哪怕是重赏之下只怕也未必有人愿意去。”

萧千夜面无表情地轻叩着桌面,道:“这么说,只能放火了?”

中年男子道:“放火是最保险的法子,被大火烧过再厉害的邪风还是毒气都该没有了。但是…咱们无法确定山里的鸟兽是否会染病,染病之后又是否会传染给人。一旦放火烧山…野兽都可能会冲出山林,其中的猛兽更是可能会闯入人居住的地方攻击百姓。到时候……”

萧千夜猛地起身,道:“这也不成,那也不成,那你们说怎么办?!”

“这……”中年男子道:“最好的法子,自然是能够治好这种病,但是…”会传染的瘟疫哪里那么容易治愈?而且他们现在连到底是什么瘟疫都没有搞清楚。说来也真是萧千夜命不好,一场水灾之后,被大水淹没的地方没有发生大规模的瘟疫,反倒是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发生了这样的怪病。近年绝对不是萧千夜的幸运年,萧千夜实在是很想今年快一点过去。

“一群废物!”萧千夜怒道。

“殿下息怒。”坐在一边的朱初喻淡淡笑道。萧千夜扫了她一眼,问道:“善嘉县主有什么办法?”朱初喻笑道:“其实,也并非没有办法。”

“哦?请县主赐教。”萧千夜道。

朱初喻道:“想要解决里面的人并不是什么难事,更用不着放火烧山。初喻所知,山里的人所有饮水都只靠着山中的一处溶洞内的暗湖?不管是什么人,总是要喝水吃饭的吧?粮食上面不好做手脚,但是…水都是在一处取得,只需要派几个人进去就可以了。另外,初喻偶然得到过一个方子,据说可以预防各种疫病传染,只是没有用过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闻言,跪在地上的几个大夫眼睛都是一亮,连忙问道:“善嘉县主所言属实?”

朱初喻笑道:“这种时候如何还敢信口开河?朱家与殿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难道我还会害殿下?”

萧千夜也被朱初喻所说的内容吸引住了,“本王自然相信高义伯府的忠心,县主,那方子……”朱初喻轻声道:“方子并不在我身边,不过我看过应该能够记得起来,回头便默出来给殿下。”

“县主。”一个老大夫犹豫了一下,问道:“县主的方子…是否有治疗疫病之效?如果有的话,这场怪病说不定可以……”朱初喻有些遗憾地摇摇头道:“这个方子只能防止人感染,但是如果是已经感染的人,却并没有法子治疗。”

萧千夜和朱初喻对视一眼,不管这怪病能不能治,山里的那些人都必须要死。

萧千夜一挥手道:“罢了,你们回去继续想办法,山里的人,本王自会派人去处置。”

“是,殿下。”众人齐声告退。走在最后的一个中年大夫忍不住侧首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朱初喻,心中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这位善嘉县主性格温婉大方,说话也是轻言细语让人如沐春风。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仿佛温雅纯善的女子,一出口却要了山里几千人的命。

房间里只剩下朱初喻和萧千夜两人,朱初喻方才问道:“星城郡主和卫世子已经到了,王爷打算怎么办?”

萧千夜脸上的神色一僵,咬牙道:“现在咱们做得再多又有什么用?卫君陌和南宫墨既然已经到了,皇祖父迟早会知道这件事的!除非……”

朱初喻摇摇头道:“我劝殿下不要怎么想,你别忘了…紫霄殿…刚刚收到探子的消息,从昨晚到现在,暗中嵌入落霞镇的人有多少虽然不知道,但是南宫墨等人落脚的客栈里至少有上百人。上百个一流杀手,就算是对付不了咱们这么多兵马,趁乱护着星城郡主和卫世子逃出去却是简单的。到时候,可就真的是结了死仇了。”

“那要怎么办?”萧千夜道。

朱初喻笑道:“你说紫霄殿明明是卫世子做主,为什么蔺长风才是殿主?”

“卫君陌身为靖江郡王世子怎么能…”萧千夜顿了一下,面上多了一丝了然之色,“卫君陌根本不敢让人知道他是紫霄殿的幕后主子。皇祖父最讨厌的就是这些暗杀组织,若是让皇祖父知道了,就算是长平姑姑也护不住他。”

朱初喻笑道:“正是如此,但是卫君陌这次却将紫霄殿的势力大半掉了过来,若是有人想查绝不会查不到。他隐藏了这么多年,为何再此时露出如此大的破绽,不过是担心南宫墨的安全罢了。很显然,在卫世子心中星城郡主的安慰比任何事情都重要。因此,咱们不动星城郡主,以紫霄殿的筹码跟卫世子谈条件,他很有可能会同意不泄露这件事的。”

“这…”萧千夜皱眉,还是不太放心。让一个不是自己人的人知道自己这么大的一个把柄,让他怎么能安心?朱初喻自然知道他的想法,淡淡道:“杀人灭口自然是完全之策,可惜,咱们现在没有这个实力啊。殿下三思。”

萧千夜也知道朱初喻说的没错,只得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朱初喻的意见。

“启禀王爷,星城郡主求见。”门外,侍卫匆匆来禀告道。

两人对视一眼,眼底都有些意外。显然是没想到他们没有去找南宫墨,南宫墨会自己找上门来。朱初喻皱了下眉,道:“殿下,郡主只怕不会同意你处置山里的人,此时还需……”萧千夜轻哼一声道:“此事轮不到她说话…”想起南宫墨的性子,萧千夜又道:“先不要跟她提起这事。”

“是。”

南宫墨跟着领路的侍卫走进大厅,朱初喻连忙起身相迎,“见过郡主。”

南宫墨秀眉轻挑,淡笑道:“善嘉县主也在。”

萧千夜道:“郡主怎么会来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君陌没有跟你一起来么?”萧千夜当然知道卫君陌来了,只是卫君陌没有陪着南宫墨一起来,倒是让他更加担忧起来,同时也更加不敢轻易动南宫墨了。南宫墨淡淡一笑道:“越郡王不也在这里么?”

萧千夜脸上的笑容淡了一些,看着南宫墨道:“看来,郡主已经知道此处发生了什么事了?”

南宫墨也不隐瞒,微微点头道:“略有耳闻。不知道越郡王打算如何处置?”萧千夜叹了口气道:“谁知道这种地方竟然能突发瘟疫,本王…此时着实是素手无策,还想着郡主是否能帮本王出个主意呢?”南宫墨笑道:“瘟疫之事非同小可,自然应该先禀告陛下,请朝廷加派御医过来才是。”

萧千夜叹气道:“本王何尝不知?只是,皇祖父令你我前来灵州赈灾,如今灵州先是叛军后有瘟疫,咱们如何向皇祖父交代啊。”

南宫墨望着他正色道:“难不成,越郡王也想要隐瞒病情不成?郡王难道忘了,当初若不是单鑫一时糊涂隐瞒水灾,灵州的事情又何至于此?还望郡王三思,没药重蹈单鑫的覆辙才是。”

看着跟前一脸“我是为你好”的女子,萧千夜心中没好气地轻哼。他难道不知道隐瞒病情不好?问题是这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水灾引发的疫病,山里的东西更是不能让外人发现了啊。望着南宫墨,萧千夜诚恳地道:“郡主,本王定会想法子尽快解决此时的。还请郡主延缓几日再呈报陛下,皇祖父年事以高,咱们做晚辈的实在不该再让这些事情让他老人家费心。若是出了什么事…本王一力承当便是。”萧千夜说的大义凛然,可惜南宫墨一个字也不信,给你几天时间等你把山里的人都杀光了回头再来让我们背黑锅么?

“王爷,疫病只会越拖越严重,你可考虑清楚了。”南宫墨有些为难地道:“如此大事,若是不禀告陛下,只怕是…有些不妥。”

萧千夜道:“只要解决了,自然就不是大事了。到时候虚惊一场何必让皇祖父劳神?”

南宫墨垂眸道:“越郡王如此自信,想必已经有了打算了?”

萧千夜一怔,连忙笑道:“哪里,本王不过是相信手下的医者罢了,请郡主拭目以待便是。若是两三天内还解决不了问题,郡主再禀告陛下,小王绝不阻拦。”南宫墨定定地望着萧千夜良久,终于微微点头道:“一言为定。”

萧千夜心中松了口气,笑道:“多谢郡主体谅。”

南宫墨摇摇头道:“其实,本郡主前来还有另外一件事想要询郡王。”

萧千夜笑道:“郡主请说。”

“不知,郡王跟平川郡主可相熟?”南宫墨问道。萧千夜神色微变,定定地望着南宫墨道:“平川郡王?皇叔公么?郡主怎么问起他来了?”南宫墨道:“这落阳山不是有一般在平州么?平州是平川郡主的封地,万一有患病的病人跑到了平州,本郡主是想要不要先通知平川郡王和平州知州一声?”

“原来如此。”萧千夜摸了摸额头,道:“郡主提醒的是,这事交给本王来办就是。本王立刻派人日夜兼程去通知皇叔公。”南宫墨点头,浅笑道:“那就有劳殿下了。”

“是本王该做的事情。”萧千夜道。

南宫墨起身道:“也没有别的事情了,既然如此本郡主先行告辞。”

萧千夜也巴不得赶快送走南宫墨,笑道:“郡主请,本王送郡主出去。”

“王爷还有事,留步。”南宫墨道。

两人目送南宫墨出去,朱初喻神色有些凝重起来。瞥见她的神色,萧千夜问道:“善嘉县主想到了什么?”朱初喻沉声道:“星城郡主只怕知道了什么。她不会无缘无故的提起平川郡王。”

“怎么会?”萧千夜也是一愣,“这边的事素来机密,从来没有被人发现过。”朱初喻道:“王爷真的觉得星城郡主是为了让你通知平川郡王才提起此事的么?她分明是在试探咱们。”

萧千夜皱眉,朱初喻叹了口气道:“王爷,若是你跟平川郡王毫无关系,出了这样的事你真的会派人通知他么?”

“自然不会。”萧千夜道:“通知了他,不就等于所有人都知道了。本王又如何断定他不会立刻上奏皇祖父。”

朱初喻点头道:“所以,殿下想要隐瞒陛下,却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去通知平川郡王。除了你能确定平川郡王不会泄露这个秘密还能有什么原因?瘟疫这么大的事情,平川郡王又凭什么替只是侄孙,根本没见过几次面的你隐瞒?”

“这个南宫墨!”萧千夜咬牙切齿,“这个南宫墨实在是太狡猾了,你怎么不早说?”

朱初喻无奈,“星城郡主就在跟前,我如何能阻止?更何况…除了答应,王爷你还能如何回复?你若是找理由推脱,星城郡主就会说她派人去通知。一旦郡主亲自派人去通知了平川郡王,平川郡王却不上奏陛下的话,你说陛下会怎么想?所以殿下你只能答应下来。只是,您答应的太快了。”朱初喻没说的事,其实她也是在萧千夜答应了之后才突然想到这一点的。

萧千夜皱眉道:“现在怎么办?这个南宫墨…果然是个大敌!”

朱初喻摇摇头,“现在咱们什么都做不了,卫世子不知去向,紫霄殿的实力到底有多深厚,谁也不知道。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跟他们撕破了脸。幸好,现在双方手里都有对方的把柄,星城郡主和卫世子跟咱们没仇,总不会想不开跟咱们拼的两败俱伤吧?刚刚,应该是她察觉了什么想要试探一下罢了。”

出了小院,漫步在有些空荡荡地街道上。房有些好奇地道:“郡主,你方才?”

南宫墨道:“试试他而已,看来萧千夜跟平川郡王私底下确实是有合作。这位越郡王,也算是个奇人。”

房笑道:“谁让灵州跟平州接壤?又谁让在落阳山这种地方发现金矿?不管是越郡王的人先发现,还是平川郡王的人先发现,另一方总是想要分一杯羹的。会合作也不奇怪,就算是我,找到一个金矿脉要不要禀告朝廷也会十分犹豫啊。”何止是犹豫,简直想要铤而走险好么?将消息禀告朝廷能得到几个赏钱?但是如果自己拥有了金矿脉,就等于这辈子都躺在一座金山上了啊。萧千夜身为皇孙,要养妃妾,养幕僚,拉拢朝臣,结交士林,哪一样不用钱?会动心也无可厚非。

南宫墨低头想了想,如果自己有一种金山…好吧,这种感觉确实是无法拒绝的。

“郡主,你刚刚答应越郡王不禀告陛下,但是……”他记得郡主去见越郡王之前就已经让人回京报信了吧?

“哦,我骗他的。”南宫墨淡然道,“何况,并不是我亲自上的折子,也不算是我告的状啊。”

但是,越郡王就算脑子被什么啃掉一半,最先怀疑的也是你吧?

------题外话------

今天还是下午的,不太习惯么么哒~之后我会尽量摞到上午更新~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