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超越时代的脑洞/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平川郡王跟越郡王有仇么?”南宫墨望着萧纯,眼睛里满满地都是好奇。没仇没怨的绝壁不会如此坑萧千夜。

萧纯一怔,显然是没有想到南宫墨会问这样的问题,沉默了片刻方才摇头道:“自然是没有的。”

南宫墨面无表情地望着他,清丽的容颜上满满的写着“我不信”三个字。萧纯扬眉笑道:“星城郡主这么说,是想要挑拨离间么?你觉得这有用么?本王今天既然出现在了这里…自然是知道本王出现的人,都要死。只有死人才是不会胡乱说话的。”

“大言不惭。”房和柳上前一步挡在了南宫墨面前,柳冷声笑道。萧纯打量着两人以及院中的紫霄殿众杀人有些感叹地道:“这些年,金陵城里倒是出了些人才。可惜…卫君陌那小子不是皇孙而是外孙,若不然,还有别的皇子皇孙什么事儿。”

听了萧纯的评价,萧千夜脸色有些不好看。萧纯看了他一眼道:“千夜啊,你也别怪皇叔公说话不好听。相较起来,你还有你的那几个兄弟,真的比不上卫君陌那小子。嘿嘿,这些年本王虽然没有怎么主意卫君陌,但是大体的动向还是知道的。居然能够暗地里创建这么大一股势力,能有这份能耐的人可不多。”

萧千夜勉强一笑道:“千夜不敢,表弟却是能力卓越,是我等学习的楷模。”

南宫墨冷笑一声道:“王爷说我挑拨离间,王爷看起来也不遑多让啊,若再有人跟我说王爷庸碌无能,本郡主倒是想要打烂他的嘴了。王爷这番话…是不敢肯定你派去对付君陌的人一定能够完成任务吧?”萧纯饶有兴致地看着南宫墨道:“这话怎么说?”

南宫墨道:“王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说越郡王不如君陌,若是将来越郡王上位不将君陌打下去他的颜面何存?若是原本越郡王还存着一分想要跟君陌化干戈为玉帛的心思,被你这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一说,应该也是烟消云散了吧?”

萧纯不由得放声大笑,惋惜地望着南宫墨道:“南宫怀竟然能生出这么聪明的女儿,如果可以的话,本王实在是不想杀你…可惜…可惜啊…”

南宫墨淡然道:“王爷就这么肯定,一定能杀了我么?”

萧纯冷笑道:“紫霄殿的能耐本王听闻过一些,所以本王知道消息之后就做了一些准备。如果本王的三千精兵不够,再加上水阁的杀手,够不够呢?”

南宫墨垂眸不语,萧纯笑道:“看来,郡主是觉得够了?”

南宫墨叹气道:“是本郡主疏忽了,王爷竟然会来得这么快。”

萧纯笑道:“原本本王确实是不可能来的这么快。不过,前些日子本王收到水阁阁主的一封密函。收到信之后本王边快马加鞭的赶来了,正好倒是赶上了。”南宫墨也只得苦笑,没想到还是被宫驭宸给坑了一把。这个家伙倒真的是无处不在。

好一会儿,南宫墨方才抬起头来望着萧纯道:“王爷既然消息如此灵通,不知道另外还有一件事情你知不知道?”

“什么事?”萧纯挑眉道,到了这个地步他自然是不相信南宫墨还能够翻出什么大浪来。

南宫墨淡淡道:“王爷知道我是南宫怀的女儿,长平公主的儿媳妇,可知道,我还是弦歌公子的师妹。”

“略有耳闻。”萧纯淡淡道,确实只是略有耳闻,弦歌纵然名声再响也是在江湖中人的,何况只是一届名医,既无惊人的背景也没有绝世的武功,素来身体健康的萧纯自然不会关注这个。

南宫墨展颜一笑,顿时笑颜如花,“那么另外一件事王爷一定更不知道了。我师兄精通医道,而我…精通毒术。”

萧纯心中一凛,连忙就要往后退。

但是两人相隔也不过七八部远。南宫墨根本近身都不用,一个小小的东西抛入人群中砰然炸开,一道粉红色的烟雾在人群中弥漫开来。众人只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胸口不由得一闷,纷纷捂鼻咳嗽起来。

南宫墨并没有趁机逃走,而是悠然地站在一边笑吟吟地望着狼狈的众人。等到稍微缓过来一些,萧纯方才厉声问道:“你干了什么?”

南宫墨笑道:“相思瘴,这个名字不错吧?”

萧纯冷笑,“郡主觉得这种小把戏能够吓得住本王么?”

南宫墨叹气,“我自然没打算用这种小把戏吓到王爷,王爷就当我临死前的一点小小的报复吧。反正…这药是绝对毒不死人的。只是一些无伤大雅的小毛病罢了。”萧纯眯眼,紧盯着南宫墨道:“什么意思?”

南宫墨掩唇笑道:“没什么,王爷觉得您身边那位侍卫怎么样?”

萧纯扫了一眼护卫在自己身边的侍卫,有些不明所以。南宫墨笑道:“这相思瘴呢没什么别的用处,就是…中毒之后面颊发红,有微微如微醺之意。半天之后…会对距离你最近同样吸入了相思瘴的人生出爱慕旨意,当然,这是错觉。但是我抓过七八个江湖一流高手试过,绝对没有人能够抵挡这种错觉。当然,王爷你也不要打算将人给杀了,因为…这种感觉会越来越强烈,强烈到最深处,你会殉情的。哪怕被人强制制止了,你也会茶饭不思,魂销骨立渐渐地油尽灯枯而死,那模样就跟那些害了相思病的姑娘一模一样。所以,我叫它相思瘴。”

还没听完南宫墨的话,院子里的众人脸色就变得格外古怪起来了。纷纷向距离自己最近的人猛退了好几步,仿佛生怕沾上什么脏东西一般。

萧纯的脸色也仿佛是吃了苍蝇一样的难看。平州距离南疆不远,虽然没听说过什么相思瘴,但是南疆异族的什么情蛊,同心蛊之类的东西他还是略有耳闻的。

南宫墨笑道:“王爷你放心,在你临死的那一刻…你会突然醒悟过来,不过那时候你只怕已经……”

别说是敌人了,房等人也忍不住以一种诡异的眼神望着南宫墨。好一会儿,房终于忍不住问道:“郡主,那如果…不杀呢?”

南宫墨笑道:“那就更好啦,对王爷的身体不会有任何影响。以王爷的身份地位,想要…来段什么断袖龙阳应该也没有人会阻止吧。那就恭喜王爷有情人终成眷属,王爷跟心上人双宿双飞之时别忘了到本郡主坟头敬一杯谢媒酒啊。”

“闭嘴!”萧纯厉声道,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转过身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唔,好臭!南宫墨机智地退到了房檐下。其实她已经离得不近了,萧纯就是再厉害也吐不到她身上,倒霉的是萧千夜。被萧纯吐了半身,萧千夜微里也跟着翻腾起来扭身冲到角落里狂吐起来。

南宫大小姐撇撇嘴,真是太经不起刺激了。

房苦着脸望着南宫墨:郡主,不是他们经不起刺激,是你太凶残了。如果中毒的是我,我也想要吐了啊。

萧纯总算是缓过来了,咬牙切齿地道:“南宫墨!你以为本王会信?”

不信你还吐?南宫墨不理他,笑眯眯地看着他旁边的侍卫问道:“这位大哥,你看看平川郡王现在是不是面如桃花?”

那侍卫不由自主地目光转向萧纯,萧纯刚刚吐得搜肠刮肺,按理应该脸色惨白。但是不知为何那张保养得还算十分不错的脸此时竟然真的面颊发红,刚刚那粉红色烟雾的恶臭退去,此时鼻息间竟然真的闻到一股淡淡地桃花香气。一时间竟然忘了面如桃花这个此根本不适合形容男人,而且还是个老男人,怔怔地点了点头。

萧纯又想吐了,南宫墨并不给他继续吐的机会,问道:“王爷,您看看善嘉县主是不是也面如桃花?”

朱初喻脸上虽然有一个扭曲的疤痕,但是她另半边脸却依然十分美丽,此时那长白皙如玉的容颜上同样也染上淡淡的嫣红,朱初喻一向冷静的目光此时一片水蕴之气,湿漉漉的勾人心魄,仿佛真的微醺了一般。

萧纯心中更是忍不住那种全身仿佛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的感觉。只要一想到自己此时是不是也跟朱初喻一般模样,他就忍不住想要杀光了所有人再死了自己。

“南宫墨!”

“王爷。”

“解药交出来!”萧纯怒道。

南宫墨笑道:“王爷你当我是傻子么?交出来我要死,不交出来我也要死,那我为什么不能替自己报个小仇呢?”

萧纯咬牙,他心中其实并不完全相信南宫墨的话,但是却又不敢完全不信。如果南宫墨说的是假的还好说,但是如果她说的是真的……

“本王不杀你!”

南宫墨笑道:“王爷你猜我信不信?”

萧纯冷笑道:“本王又怎么确定你真的下了毒?”

南宫墨笑道,“简单,我这里还有可以加速的药剂,王爷要试试么?”手心里多了一个小瓷瓶,南宫墨笑道:“这里面是我调制的桃花香,只要…一打开,我保证王爷立刻可以体会一下什么叫做…情人眼里出西施。”

“住手!”看到南宫墨伸手要去拔瓷瓶的塞子,萧纯立刻叫道。

南宫墨挑了挑秀眉,示意萧纯考虑要怎么办。

萧纯恨恨地盯着南宫墨道:“没想到,本王竟然小看了你这个丫头。”

南宫墨笑道:“随便靠近一个会毒术的人,本就是王爷大意了。”

可惜,现在的情况还是很难办。无论如何萧纯都是不会放在她们走的,一旦放走了她们萧纯就无可避免的会暴露了。就算是南宫墨发誓不会告诉别人,萧纯也绝对不会相信的。萧纯冷哼一声道:“星城郡主不如说说看如今这情势该如何解决?”

南宫墨轻声叹息道:“我自然是希望能活着离开这里。不过…我也知道王爷是绝不会答应的。”

萧纯望着他道:“算你聪明。”

南宫墨耸耸肩道:“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不如问问越郡王,你打算怎么办?”

萧千夜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紫,现在双方都已经无法再退步了。萧纯扫了一眼沉着脸不说话的萧千夜,冷笑了一声道:“越郡王看来是没什么话要说,那么还是郡主跟本王说吧。”南宫墨耸耸肩,从容的望着萧纯。萧纯道:“你这丫头太过刁钻,留着也是个祸害。本王觉得,还是想了结了你再说!至于你说的那个什么毒…哼!不是还有一天时间么?”

南宫墨深深地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道:“看来,外人这些年都小看了王爷了。我实在是有些好奇…王爷到底想要干什么。”

萧纯笑道:“干什么?本王只是想要赚点钱花,谁让你们如此多事偏要自寻死路?动手!先给我杀了星城郡主!”

“皇叔公…”萧千夜开口想要说些什么。

“你闭嘴!”萧纯不耐烦地打断他道。

南宫墨眼眸微山,嘻嘻一笑道:“王爷,你既然打定了主意要杀我,刚才就实在不该跟我说那么多话。现在…只怕是来不及了?”

萧纯脸色微变,盯着南宫墨道:“你耍本王!那什么毒是假的?就算如此,本王也有的是时间收拾你!”

“我只怕王爷没有这个时间了。”一个清朗的笑声从外面传来,在场的人不约而同地回头望去,果然不远处的房顶上站着一个白衣男子。原本那房顶上的萧纯带来的人已经不知去向。南宫墨暗暗松了口气,展颜笑道:“师兄,你们可他们算是回来了。再不回来…我要撑不住了。”

弦歌公子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道:“师兄还不知道…你这么会编故事啊。那个什么相思瘴,回头给为兄瞧瞧如何?”

南宫墨干笑,相思瘴什么的自然是不会有的了。别说根本没有那种诡异的效果的药,就算有南宫墨又怎么会恰好带着那种药出门?不过她说的越详细,萧纯就越不敢不信。以这个世道的女子而言,就算是骗人也很难会编出这么脑洞大开的药效来。所以,这次南宫大小姐是以超越时代的脑洞打败了这个时代的土包子们。

“弦歌公子?”萧纯皱眉,“救你一个么?卫君陌不在?”萧纯心情非常的不好,他没想到自己派去对付卫君陌和弦歌公子的人居然没能拦住这两个人。而且还正巧在这个时候让他们赶回来了。真是一群废物!

“平川郡王是在找我?”卫君陌冰冷的声音在萧纯身后响起。萧纯只觉得背脊上一瞬间寒毛耸立,猛然回头道:“杀了他!”

一道暗影如闪电一般的冲向萧纯,萧纯身边的侍卫根本连举剑都来不及就被人一脚踢出了好几步远。卫君陌一只手捏住萧纯的脖子,将他拎到了南宫墨的跟前。如此突变,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萧千夜呆了呆,望着突然从出现的卫君陌心中五味杂陈。

“君陌,你别冲动。他是皇叔公。”眼看着萧纯快要被卫君陌掐死了,萧千夜连忙道。

卫君陌脸色冷漠得没有一丝的温情,冷冷地看着在自己手中挣扎快要晕过去的萧纯慢慢的放松了手。萧纯困难地吸着气,一边瞪着卫君陌笑道:“本王…本王不信,你敢杀…敢杀本王。”

紫色的眼眸中掠过一丝杀气,一直白皙如玉的手轻轻搭上了他的手臂,那张冷酷的容颜方才多了两分暖意。

南宫墨伸手拍拍卫君陌的手臂,朝着萧纯浅笑道:“王爷,我们当然用不着杀你,只要将你交给陛下处置,说不准必须还会重重的嘉奖君陌呢,你说是不是?”

萧纯脸上的笑意渐渐淡去,冷声道:“今晚算本王棋差一招,你们说要怎么办吧。”

南宫墨道:“王爷这么多人,若是就这么放了王爷,我们只要留在这小镇一日只怕就要寝食难安。王爷觉得该如何示好呢?”

卫君陌随手甩开萧纯,萧纯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就被旁边的柳和房一人一边两把剑架在了脖子上。卫君陌低头看着南宫墨,轻声道:“不用跟他谈条件,赵飞带着兵马已经到了。”

“咦?”南宫墨挑眉,“是你让人带兵过来的。”

卫君陌微微点头,既然知道这落阳山的事情不是萧千夜一人所为,既然对萧纯有所怀疑,卫君陌进山之前就已经命人传信给驻地距离这里最近的赵飞带兵过来支援。两人说话间,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声音,然后看到一个红色的烟火划破天空,绽放出绚丽的花朵。那是军中常用的信号弹。

闻言,萧千夜和萧纯双双变了颜色。如果之前他们还能占一点上风的话,现在朝廷的卫军来了他们就没有什么胜算了。即便是他们一个是皇长孙一个是皇帝的亲弟弟,但是朝廷的卫军却只会听从手握金牌令箭和尚方宝剑的卫君陌的命令。

萧纯沉声道:“没想到本王竟然会输给两个小辈。也罢,此事到此为止,你们放了本王,本王下令退兵。”

弦歌公子从房顶上飘落到院子里,望着萧纯笑道:“王爷的条件是不是不太公平?现在好像是咱们更胜一筹吧?”

“师兄,你受伤了?”靠近了才看清楚,弦歌公子的白衣上沾染着不少血迹。弦歌公子摆摆手道:“小伤,这都要拜平川郡王所赐啊。”萧纯冷声一声道:“本王的命确实是在你们手里没错,但是…你们敢现在杀了本王么?只要本王一死,这外面的兵马立刻会将你们万箭穿心。就算是朝廷的卫军赶到了,也来不及了吧?另外,本王好歹还是个郡王,卫君陌,杀了本王的代价你付得起么?”

萧千夜也上前一步沉声道:“君陌,皇叔公说得不错,大家各退一步如何?”萧千夜很清楚,自己现在除了选择跟萧纯站在一起别无他法。如果萧纯真的出了什么事,他就更加势单力薄了。至少,他们的利益是一致的。

卫君陌垂眸思索了骗了,抬脚将萧纯给踢了出去。萧纯连翻了几个跟斗才被侍卫扶住,当场吐出一口献血,咬牙道:“小子,你狠!”

卫君陌漠然望着他道:“你若是真的觉得我不敢杀你,不妨再来试试。其实我也想知道,我这个外孙和你这个皇弟,陛下到底更相信谁。”

萧纯不顾满口的血腥气,笑道:“既然如此,你何不动手?”

卫君陌道:“现在没空。你们滚吧。”

“你!”被卫君陌如此冷漠轻蔑地对待,萧纯差点再一次气血不顺呕出一口血来。卫君陌不再去看萧纯,而是抬头看向萧千夜,道:“你,好自为之。”

萧千夜脸色一白,咬着牙没有说话。

萧纯带着人很快退了出去,同时赵飞也带着兵马住进了小镇。这小小的从不起眼的落霞镇一夜之间竟然进驻了上万人马。双方人们一东一西占据了整个小镇,形成一种诡异的对抗之势。回到大厅里,南宫墨方才松了口气问道:“君陌,师兄,你们没事吧?”

弦歌公子也叹了口气,俊美的容颜上显露出一丝疲色,全然不如方才在外面的神采飞扬,“我没事,倒是卫世子…。”

“噗!”弦歌公子话音未落,站在旁边的卫君陌突然喷出一口血,朝着身后倒了下去。

“君陌!”

“公子!”

众人大惊,连忙扶住卫君陌到一边坐下。南宫墨有些慌乱的执起他的手腕把脉,一边问道:“伤到那儿了?”

卫君陌脸色苍白,有些无力的摇了摇头轻声道:“没事…伤得不重,只是有些累了…”弦歌公子趁着脸上前,道:“什么伤得不重?讳疾忌医,你不要命了?他受了内伤!”弦歌公子脸色很不好看,如不是因为他卫君陌也不会受伤。若是卫君陌真的出了什么事,弦歌公子觉得还不如自己死了免得无颜面对小师妹。

南宫墨脸色也是一白,这才明白卫君陌为什么这么快打发了萧纯和萧千夜,若是再拖下去,只怕就撑不住了。

------题外话------

么么~昨天真的不是我想要卡那么变态的啊,最后一句不知道为毛没复制上去。捂脸~

今天国庆节,我大天朝生日快乐。亲们节日快乐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