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萧纯的真面目/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伤得这么重?”南宫墨脸色有些不好看,沉声问道。卫君陌的武功修为她是知道的,师兄也并非全然没有自保之力的人。卫君陌能伤得如此重,可见当时的情形之艰险。

弦歌公子叹了口气,有些歉疚地望着自己师妹,“萧纯不知道从哪儿得到咱们进山去了的消息,还没出来就被一大群人围杀。能活着出来也算是运气了。”那可真的是一大群人,弦歌公子不得不承认果然皇室才是真土豪。至少如果是江湖中的话,哪怕是他杀了谁全家呢,也没有人有本事弄出好几千人来追杀他们。而且,其中武功高强的人也不在少数。许多人都以为江湖中人的武功高强,看不上朝廷那堆只会些外功把式的武将。但是皇宫禁卫甚至是那些王府的亲卫却绝对也是不容小觑的。都说学成文武艺,卖于帝王家,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还有一个说法,小隐隐于世,大隐隐于朝,谁也不敢肯定这些钱权在握的人手里到底隐藏着多少高手。

“若不是为了救我,卫世子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弦歌公子有些不好意思,作为一个兄长对于抢走自家小师妹的男人有着天然的敌意。但是这次,如果没有卫君陌的拼死相救,说不定他逍遥半世就这么栽在这落阳山里了。比起卫世子的救命之恩,自己平时对他的各种挤兑好像就显得有些小肚鸡肠了。

南宫墨看了看坐在一边闭目养神的卫君陌,摇摇头道:“都是自己人,师兄何必说这种客套话。师兄,君陌的伤……”

这种时候弦歌公子自然不会小气,挥挥手道:“你照顾他休息吧,我去配药。”如果真的害小师妹变成寡妇,师父和师伯肯定会联手弄死他的!

有弦歌公子出手,南宫墨自然放心了。展颜一笑道:“辛苦师兄了,师兄的伤不要紧吧?”

弦歌公子挥挥手,表示自己没事。

回到房间里,褪下身上的衣物看到卫君陌身上的伤,南宫墨也不由得暗暗抽了口气。不仅仅是内伤,卫君陌身上的外伤也颇为可观。肩膀上,背心上都有重伤,幸好卫君陌及时避开了要害,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就算没有内伤,只是这样的外伤就足够一般人躺在床上爬不起来了。卫君陌却还急匆匆地赶回来吓走了萧纯等人,没有露出一丝破绽,就算是此时冷峻的脸上也没有丝毫痛苦之色,由此可见他出类拔萃的忍耐力。

“疼不疼?”南宫墨低声问道,不知怎么地心中有些发堵。嗓子里好像塞了什么东西一般,说话都有些艰难。

卫君陌抬头,望着她秀眉紧蹙的俏脸,抬手摸了摸她的脸颊,低声道:“我没事。”

“没事才怪!”南宫墨手下轻轻一按,卫世子立刻僵硬了一下,显然是疼得不起。南宫墨连忙放手,起身去找常用的药箱。卫君陌坐在床上,看着她难得一见地有些手忙脚乱的在房间里翻找着东西,冷峻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地笑意。不一会儿南宫墨边抱着药箱过来了,小心地替他清理伤口,上药包扎。

“谢谢你,君陌。”南宫墨低声道。

“谢什么?”卫君陌淡声问道。

南宫墨轻叹道:“若不是为了师兄,你肯定不会伤得这么重。”以卫君陌的武功,就算是双拳难敌四手,至少逃走是绝不会有问题的。若不是为了同行的弦歌,肯定不会伤成这样。卫君陌道:“他是你师兄不是么?不必跟我说谢。”

南宫墨莞尔一笑,道:“是。不过,以后自己也要小心,伤得这么重……”

卫世子道:“不救他他就要死了,如果还有下次,没有生命危险我就不会出手了。”所以说,卫世子是真的救了弦歌公子的命。

“……”我不是这个意思…师兄,对不住了,希望你以后没有机会再跟君陌一起冒险了吧?

“外伤处理完了吧?”门外,传来弦歌公子的声音。南宫墨回头笑道:“师兄,快进来吧。”

进来的不只是弦歌公子还有跟在弦歌公子身后的曲怜星,两人都端着东西。不过弦歌公子手里端着的是热气腾腾地弥漫着浓郁的药味的汤药,而曲怜星手中端着的是盖得严严实实的吃食。曲怜星笑道:“奴婢准备了一些吃食,世子和弦歌公子刚刚出来肯定也饿了。”

卫君陌确实是有些饿了,但是现在就算曲怜星做的是山珍海味他都没有胃口了。弦歌公子手里出来的药,那味道之奇葩早已经超越了人类所能接受的程度,对此卫世子早已经领教过了。卫世子觉得,他宁愿自己身上的伤自然愈合,也完全不想请弦歌公子替他开药。

弦歌公子仿佛没看到卫世子难看的脸色,笑眯眯地将药递到南宫墨手中道:“让他喝吧,明天内伤就能好个三成。”

南宫墨也是学医的人,自然一闻味道就能够确定里面都有些什么药材。师兄果然是下了血本了。转身将药碗递给身后坐在床上的卫君陌,完全无视了卫世子拒绝的眼神:身为一个男子汉,怕吃药是不对的。

在爱妻殷切地眼神下,卫世子只得神色僵硬地接过药碗,十分干脆地一仰头将所有的药一饮而尽。

“唉?!小心烫……”南宫墨连忙提醒道。弦歌公子当然知道卫世子此举是为什么,低咳了一声笑道:“墨儿放心便是了,好歹也是我端着走了这么久,能有多烫?”现在这天气,什么都冷得快。

作为弦歌公子的小师妹,南宫墨从来不知道自家师兄的药到底有多难喝。一是因为她自己医术也不差,真的生了病自己抓点药就行了。二是她也很少受伤,自然享受不到师兄亲自熬制的汤药。最后,就算弦歌公子偶尔为自家师妹熬制汤药,大多数也还是控制在正常的口味里的。

卫世子冷峻的容颜不着痕迹的扭曲了片刻又回复了原本的平静,随手将药碗放到床边的矮几上,扫了一眼站在一边的曲怜星。曲怜星突然福至心灵的领会了卫世子的意思,连忙倒了一杯茶水送上了。放得有些凉的浓茶水总算是将口中那诡异的味道冲淡了一些,卫世子的脸色这才好了一点,默默地看了弦歌公子一眼。知道的知道他熬得是疗伤的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给的是涮锅水,那诡异的味道绝对不是正常人能够形容的出来的。

事实上,卫世子现在完全感觉不到伤口的疼痛了,因为他现在一想起刚刚喝进去的药味就想作呕。想到此出,卫君陌忍不住端起茶杯又狠狠地灌了一口茶。南宫墨皱了皱眉,伸手从他手中取过了茶杯,道:“刚刚吃了药,不适合喝茶。而且还是冷茶。怜星,让人煮一些能够补血的粥送过来吧。”

“是,郡主。”

曲怜星准备的饭菜很不错,但是不适合伤得不清的卫君陌吃,于是弦歌公子就坐下来自己吃了。南宫墨坐在床边,看着弦歌公子用饭,一边回头问靠着床休息卫君陌,“落阳山里的情况如何?”

吃饭的弦歌公子抬起头来,放下了筷子沉声道:“不太好。”

南宫墨秀眉微蹙,能让弦歌公子说出不太好这三个字,那就是真的不好了。弦歌公子道:“那山中的金矿有问题,矿洞里本身就还有一种毒气,在里面待久了就会身体虚弱,最后慢慢的死去。所以,那落阳山中的矿工的死亡率本身就是一般的矿场的矿工的数十倍。”一般的矿场除了意外事故和累死病死的,其实事故并不多。但是在落阳山中的矿工,只要在里面超过了半年,几乎无一例外的全部患病。所以落阳山里才经常需要填补人数。但是这种病并不会传染,所以即使有人觉得不对劲,也不会在意的。反正他们不愁找不到工人,至于进去的人,进去容易想要出来就难了。

南宫墨凝眉道:“那现在是怎么回事?”

弦歌公子道:“几个月前,刚刚发生水灾的时候天气尚且炎热,有个小地方爆发过不算严重的疫病。因为并不是很严重,所以很快就被处理掉了。但是…那时候落阳山的矿场里趁着外面水灾很多人流离失所,又添了几百个人。其中…就有染病未愈的。那几个人进入落阳山之后没过几天就死了,落阳山里死人是经常的事情,根本没有人在意,尸体就随便扔在了乱葬岗里。也就是…我那位老友碰到的那一次。再往后,原本只是时不时有人病重死去的落阳山,就开始突然间大批大批的人病倒了。我们进去的时候,还剩下的不到一半。”

“师兄可知道是什么毒和什么病?”

弦歌公子从袖袋中逃出一块黑黝黝的石头放在桌上,道:“这是金矿里的一种伴生的矿石,具体是什么东西我要再看看才能确定。不过可以确定,那些矿工生病应该跟这玩意有关。不过,这个好像又有抑制疫病的作用。所以,落阳山里患病的人,一旦出来就会死得更快。不过…我们还是有一个不太好的消息要告诉你。”

南宫墨垂眸沉吟了片刻,心中便有了底,“有人逃出来了。”

弦歌公子点点头,“那些矿工被管得严,逃不走没错。但是…那些守卫也不是忠心到不要命的。而且,他们距离矿场远一些,收到的影响也要小得多。据说,情况不妙之后就已经有人逃走了。不过他们逃走的方向是平州,而不是灵州。灵州这边地势平坦,萧千夜和萧纯为了不泄漏消息,布下了重兵。但是平州那边,山路崎岖险绝,想要走出去并不容易,所以并没有布置多少兵马。”

南宫墨叹了口气,问道:“现在该怎么办?”如果那些人没逃出去还好说,如果逃出去…很难想象会有什么后果。

卫君陌抬手拍了拍他的手背,淡淡道:“呈报陛下,这些事情…已经不是我们能够决断的了。”

南宫墨点点头,道:“你能写折子么?今晚就让人快马送回金陵。”有些事情她是无法代替卫君陌做的,比如说正式上书给皇帝的折子,除了卫君陌自己谁都写不了。平时她写给皇帝的密信只能算是个人私下的行为,但是如今的事情,显然已经不是私事了。

卫君陌道:“让危亲自将信送去给蔺长风,然后护送蔺长风亲自送信回京。”

“好,我知道了。”

弦歌公子道:“这几天不要烦我,我要好好研究一下这个东西。另外…是不是请师伯过来?”南宫墨犹豫了一下,道:“暂时…用不着吧?师兄早已经深得师傅真传……”虽然师傅医术高明,但是到底年纪已经不小了,身体肯定比不上他们年轻人,万一出了什么事…不管怎么样,人都是有私心的。无论如何南宫墨都不喜欢师傅出什么意外。

弦歌公子想了想道:“也好,不过还是给师伯去一封信提醒他小心一些。丹阳离平州和灵州可都不远。”

南宫墨点头称是。

小院里,萧千夜坐在一边发呆,萧纯脸色阴郁地在大厅里走来走去,看到坐在一边怔怔出神的萧千夜不由皱起了眉头道:“千夜,你又什么打算?”萧千夜惊醒过来,眼底多了一丝惊惶不安,“皇叔公,咱们…不如咱们现在给皇祖父上请罪折子吧?”

“请罪?”萧纯扬眉,不屑地冷笑一声问道:“本王何罪?”

“这…”萧千夜道:“可是,这里的事情显然是瞒不住了,与其让卫君陌将事情捅出去,还不如我自己先向皇祖父请罪,皇祖父…应该会从轻发落的。”

“从轻发落?”萧纯眼神里充满了嘲弄的意味,“千夜,你是认真的这么以为么?就算我那位皇兄肯从轻发落,你觉得…你那两个兄弟会放过你么?朝廷的那些权贵会放过你么?”

“那…那该怎么办?”萧千夜道。

萧纯冷笑道:“既然事已至此,一不做二不休……”

“可是,卫君陌手里有灵州卫军,就算是我跟皇叔公联手,咱们也未必比得过卫君陌啊。”萧千夜心中一颤,担忧地道,“而且,如果真的杀了卫君陌和南宫墨,长平姑姑和南宫怀那里又怎么会不追究。”

萧纯轻哼一声道:“既然无论如何都是麻烦,自然要先让他们闭嘴。若是让他们回到金陵对皇兄胡说八道一番,你觉得皇兄会怎么处理?你现在跟卫君陌已经撕破了脸,就算你不想对付他,他也绝不会支持你的。只怕为了你将来上位后报复,他还会全力阻止你上位。无论你怎么想,跟他都已经是死敌了。”

萧千夜当然不会不知道这个到底,但是卫君陌并不是他们想杀就能够杀得了的人。萧纯淡然道:“他能调动的也只有灵州三卫而已。有本王和你的亲兵,再加上平州卫和水阁的势力,你觉得谁胜谁负?”

“平州卫?”萧千夜心中一惊,道:“皇叔公你能够调动平州卫?”

各地驻兵卫所都是由朝廷直接委派的,除了边境上的幽州铁卫,隰州泰宁卫和滇州朔云卫等是由皇子亲王执掌的,郡王是没有权力调动封地的卫军的。一滴滴冷汗突然从萧千夜的背心浸出,他有些警惕地望着萧纯道:“皇叔公,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一个郡王,居然能够毫不在意的说可以调动朝廷的卫军,萧千夜再傻也知道自己这个皇叔公不简单了。

萧纯偏着头打量着他,笑道:“现在知道害怕了?当初皇长孙派人来跟我商量想要瓜分金矿的时候怎么没见你紧张啊。”

“皇叔公!”萧千夜咬牙道。

萧千夜深吸了一口气,望着萧纯道:“皇叔公,现在事情还没到不能收拾的地步,咱们…咱们向皇祖父认错吧。”

萧纯毫无意义地哈哈笑了两声,回头看着萧千夜道:“你这种人…居然是皇长孙,真是…若不是你命好投生到了皇太子妃的肚子里,只怕早就被人给吃了吧?萧千夜,这点事情你就怕了,还想要皇位?”萧千夜脸色铁青,咬牙道:“难道皇叔公还能有什么办法扭转乾坤不成?紫霄殿的人行踪莫测,就算杀了南宫墨和卫君陌,难道就没有人将事情捅出去?更何况,他们两个若是死在这里,同样也在灵州的我怎么可能拖得了关系?”

萧纯挑了挑眉,笑叹道:“是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想要隐瞒下来确实是不容易啊。所以,你若是想要抱歉自己,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萧千夜连忙问道。

萧纯低声道:“破釜沉舟。”

“什么意思?”萧千夜有些不解。萧纯笑道:“你说,你明明是个郡王,皇长孙,为什么会怕卫君陌和南宫墨两个?”

萧千夜一怔,只听萧纯继续道:“那是因为…你上面还有个皇帝陛下和太子。并非你身份不如他们也不是你势力不如他们,而是,一旦他们将你的秘密泄露给皇帝和太子,或者他们让皇帝站在他们那一边的时候,你就会很倒霉。但是如果…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是你,你还需要怕他们么?”

萧千夜只觉得一股寒意直透上心头,整个人仿佛掉进了冰窟一把。一把抓住萧纯厉声问道:“你想要干什么?!”萧纯悠然地拉开他的手,笑眯眯道:“不用怕,你不想要那个位置么?皇叔公这是在帮你,只要你坐上那个位置,所有的事情就都解决了。”

“不…不可能。”萧千夜咬牙道:“皇祖父身体康健,怎么会…何况,何况还有父王。父王并不喜我…一旦皇祖父有什么事…”如果皇帝驾崩太子登基,即使他成为了新一任的皇太子,处境也未必会比做皇长孙好到哪儿去。

萧纯拍拍他的肩头笑道:“放心,既然本王说要帮你,自然会帮到底。怎么会让你走到那一步?”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萧千夜有些烦躁地叫道。

“你说呢?”萧纯笑问道。

萧千夜心中一颤,有些不敢看萧纯的眼睛,“不…不能这样…我要立刻回京,我去向皇祖父请罪,我去求皇祖父宽恕!”说着萧千夜转过转过身便要往外面冲去。背后,萧纯突然抬手狠狠地一掌劈在萧千夜的脖子上,萧千夜眼前一黑,顿时昏死了过去。

萧纯低头看着倒在地上的萧千夜,轻哼了一声叹息道:“皇兄啊,你英明一世…却养出了一个如此无用的孙子。哼!”

“看得够救了吧?还不出来!”萧纯回头,看向身后不远处的柱子。过了片刻,朱初喻从后面走了出来,脸色有些苍白地看了一眼地上的萧千夜,“见过王爷。”

萧纯挑眉笑道:“善嘉县主?听说你也是个聪明的女子,不过,若真的聪明你就该知道什么能听什么不能听才对啊。”

朱初喻往后退了一步,连忙跪倒在地上道:“王爷,初喻是水阁阁主的人,我绝不会泄露今晚听到的事情。”

“宫驭宸的人?”萧纯扬眉,“你觉得本王会给宫驭宸面子?本王只是花了点钱,请了他水阁的几个杀手而已。本王跟他…可没什么交情。”朱初喻垂眸,低声道:“初喻还有个秘密想要禀告王爷,只求王爷饶我一命。”

萧纯饶有兴致地看着她,“说说看。”

朱初喻扫了一眼躺在地上人事不知的萧千夜,眼底闪过一丝决断,抬起头来低声道:“是…关于太子的。”

“很好,若是真的有价值的话,本王倒是不介意饶你一命。”萧纯笑道。

“多谢王爷。”朱初喻暗暗松了口气,恭敬地拜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