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皇帝驾崩/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永安宫寝宫里,林贵妃有些不安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身边侍候的宫女早早得被她打发下去了,只留下一盏烛火的寝宫富丽堂皇之余多了几分令人不安的幽森。偏殿的窗户发出一声轻轻的响动,林贵妃心中一惊立刻快步朝偏殿而去。刚踏入殿中就看到一身黑衣的南宫墨站在窗口不知在想些什么。

“郡主?”林贵妃低声叫道,星城郡主的模样让她有几分不安,“见到陛下了吗?”

南宫墨转过身来,望着林贵妃微微点头。林贵妃看她的神情不由也有些慌了,“怎么?出什么事了么?”

南宫墨沉默了片刻方才道:“陛下那里只怕......”

“到底是怎么回事?”林贵妃焦急地快步上前,抓住南宫墨的手问道。南宫墨摇摇头,道:“娘娘,知道的太多对你没有好处。你...这几天不要随便出门,等着...看是皇长孙登基还是别的什么人吧。您是陛下的贵妃,无论是谁登基,想必也不敢亏待了娘娘。”

林贵妃身子一软,连忙扶住了旁边的柱子,脸色苍白如纸,“到底...到底出什么事了?”

南宫墨摇摇头,道:“对了娘娘,陛下这段时间可有给你什么东西?”林贵妃靠着椅子无力地坐了下来,听到南宫墨的话疑惑地摇了摇头道:“我已经许久没有见过陛下了,陛下怎么会...对了,今天早上陛下命人赏赐了各宫东西,说是,太子丧气宫中嫔妃不得使用明艳喜庆之物,所以各宫嫔妃都赏赐了一些颜色肃静的布匹银饰玉器等物。原本我有些奇怪,只当是太子新丧,陛下伤心过度......”

“我可以看看么?”

“自然可以。”林贵妃道:“郡主跟我来吧。”

林贵妃也没有召宫女来帮忙,亲自带着南宫墨去看皇帝的赏赐。所幸这些东西就放在寝殿里,倒也不用惊动宫中的宫女内侍。皇帝赏赐的东西,林贵妃一时用不着,但是到底是御赐之物哪怕只是一些不值钱的银饰和布匹也要好好收着。林贵妃打开一个红木箱子,里面果然整整齐齐的摆着几匹上号的素色云锦和一些银饰玉器。南宫墨皱着眉头望着眼前的这些东西,沉思了许久方才从袖带中取出一把黄金打造的钥匙。目光一一在箱子里的东西上扫过。

“这是?”林贵妃有些惊讶地看着她手中的钥匙。南宫墨挑眉道:“娘娘认识此物?”

林贵妃点点头,道:“早些年我在陛下身边见过。陛下说...这个钥匙是打开他最重要的东西的。因此平时都随身带着,但是到底是用来开什么的,本宫却并不知晓。”南宫墨并不意外,皇帝那个性格林贵妃能够知道这么多已经算是真的得皇帝信任了。难怪长平公主会带她来见林贵妃而皇帝最后也让她来找林贵妃了。

“这是陛下给郡主的?”

南宫墨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林贵妃思索了片刻,道:“郡主问我陛下给过我什么,想必是陛下令你来找本宫的。郡主容我好好想想......”林贵妃走到南宫墨身边蹲下,也跟着一起翻看起箱子里的东西。其实东西并不太多,大多数都是银饰也并不贵重。但是太子驾崩皇帝赏赐六宫,这本身就不对劲。谁宫里也不会缺那几样素色的服饰,何况太子虽是储君,但是后宫嫔妃都是太子庶母,只要衣着稍微注意些也就够了,绝没有说庶母给嫡子守孝的道理,即便是太子也不能。所以南宫墨确定,皇帝送给赏赐给林贵妃的东西里肯定隐藏着什么。

两人拿起箱子里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查看。

“这个!”林贵妃手中握着一个银锁道。南宫墨结果银锁一看,银锁的一侧果然有一个锁孔。南宫墨将金钥匙插入刚刚好,喀嚓一声轻响,银锁立刻被打开,里面果然塞着一张明黄的绢帛。

林贵妃一把握住南宫墨的手,沉声道:“郡主,本宫不知陛下为何要将这东西放在这里,但是...这也算是陛下对本宫的信任。本宫也...不枉此生了。这东西,郡主立刻带出宫去吧,本宫也不想知道里面有什么内容,也绝不会有人从本宫这里知道郡主从这里带走了这个东西。”

南宫墨望着林贵妃,轻声道:“贵妃娘娘......”

林贵妃美丽的容颜上露出一丝苦涩地笑意,道:“本宫侍奉陛下的时候年纪尚轻,难免有些不知天高地厚。陛下怜我年纪小总是宽容几分,我却总是觉得陛下心中只有先皇后,心中耿耿于怀。如今,总算知道除了先皇后,陛下心中至少还是信任本宫的,至少本宫还是跟别的嫔妃是不一样的,也就够了。”

其实说她有多爱皇帝陛下也是没有的,她曾经也是一个骄傲而美丽的女子。先皇后相貌平平,人老珠黄,她却是青春少艾,美丽动人。年少气盛的时候总是觉得自己是不一样的,自己是特别的。但是结果却总是让她失望的,在皇帝陛下心中后宫佳丽三千的枕畔软语也比不上人老珠黄的皇后一句话。她怨恨过,伤心过,最后死心了,只想守着自己的儿子就这么过一辈子,却不想唯一的儿子早早的夭折。无论如何...除了儿子,陪伴了将近二十年的皇帝陛下依然是她才不过三十多年的人生中最重要的人了。

如果她真的一点都不在乎这个人,她这一生中到底还有过什么?

“快走吧,别让你母亲担心了。你放心,后面的事情本宫会处理我的。”林贵妃浅浅笑道。

望着烛光下嫣然浅笑的美丽女子,南宫墨突然觉得这个之前一直印象不太好的女子是如此的美丽。

“娘娘,保重。”

“郡主保重。”

看着南宫墨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林贵妃唇边勾起一抹淡淡地笑意,“星城郡主,真是个让人羡慕的女子啊。”跟她这样从小养在深闺,十几岁进宫之后再未踏出过皇宫半步的弱女子全然不同。难怪,连陛下也是如此的信任他。陛下...您希望臣妾做的事情,臣妾一定会做到的。

南宫墨刚刚出了宫门,皇宫里边传来了一阵城中的钟鸣声。没有去数到底是多少下钟声,如今这皇城之中会再响起丧钟声的原因也只剩下那么一个了。

燕王府里,长平公主依然还没有入睡。只是挥退了下人独自一人坐在房间里喝着浓茶。不知怎么的,眼皮的跳动让她心中感到万分不安:无瑕千万别出什么事啊。长平公主有些后悔起将儿媳妇一个人留在宫中了,大内禁卫森严,若是出了什么事可如何是好?

“嗡!嗡......”

长平公主手中的茶杯轰然落地,瓷器碎裂绽出清脆的响声。长平公主怔怔地望着空空的右手出神,两行清泪从眼角划落下来。

“父皇!”

“公主!”门外的侍女们显然也听到了这个声音,立刻冲了进来跪了一地,“公主,请公主节哀!”

长平公主定了定神,颤声道:“更衣,本宫要入宫。”

“公主三思。”一个嬷嬷连忙道:“公主三思啊,此时真是宵禁之时,陛下驾崩...必定全城戒严,此时...咱们只怕是出不去的。还是等天亮了再...”

长平公主闭了闭眼,沉声道:“住口!太子大哥刚刚薨逝,各位皇兄和还有皇长孙又不在金陵,本宫身为公主,此时不出面更待何时?!”

“是,公主。”

嬷嬷说的果然没错,一行人才刚刚出了燕王府大门就被人给拦了下来。整条大街上放眼望去占满了手握兵器的禁卫,为首的领队朝长平公主拱手道:“公主,内城戒严,请公主暂回府中。”

长平公主面色如霜,“放肆!父皇驾崩本宫连进宫都不行么?”

那人道:“正是因为陛下驾崩,朝野内外急需安定,才请公主稍安勿躁。请公主放心,皇长孙刚刚奉旨回京。请公主先行回府歇息,明日一早也好进宫祭拜陛下。”

“皇长孙?他回来得倒是快。”长平公主淡声道。太子薨逝父皇才下令让萧千夜回京的。就算萧千夜真的马不停蹄地日夜奔走也要明后天才能到。但是现在...长平公主眸中掠过一丝寒芒:千夜,你可千万不要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啊!

重新回到燕王府中,长平公主挥退了下人。南宫墨从内室里走了出来,“母亲。”

看到南宫墨,长平公主的泪水顿时又落了下来,“无瑕,父皇...父皇到底是怎么了?你,你可见过父皇了?”

南宫墨沉默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长平公主连忙问道:“父皇是怎么去的?当时...当时你可在场?”南宫墨摇头道:“不,我离开的时候陛下还活着。”长平公主脸色一白,道:“难道真的是...千夜?”

南宫墨还是照实说了,“我当时并没有见到越郡王,但是...我见到平川郡王了。宫中的禁卫已经全部被他控制了,这些年,平川郡王笼络了不少朝堂内外的人。”

“皇叔?!”长平公主愕然道。

南宫墨叹了口气,道:“陛下已经写下了立越郡王为皇太孙的诏书。虽然尚未举行大殿,但是...从理发来说,如今陛下和皇太子都不在了,很快,越郡王大概就要登基了。母亲,你离开金陵吧。后面大概会很危险。”

金陵

“就算越郡王登基,她又能对本宫如何?”长平公主摇头道,“何况,你们若是不走,母亲怎么能走?”但是卫君陌有朝廷的官职在身,擅自离开也是大罪。就算是到了幽州也只能隐姓埋名的过日子。

“平川郡王...知道了君陌的身世。”

“什么?”长平公主脸色一白。

“七月七,杀破狼。”

长平公主一把拉住南宫墨道:“墨儿,别管金陵城里的事情了。你立刻去灵州,告诉君陌别回来了。去幽州找三哥。”南宫墨伸手拍拍长平公主的手背,安慰道:“母亲不用担心,我心里有数。平川郡王暂时不敢动君陌。”

长平公主有些不信,若不是君陌碰巧生在了这样的日子,何须受这么多年的委屈?萧纯之前置之不理,那是因为这天下不是他的。现如今...哪怕他登不上皇位至少也会是个实权在握的亲王。至于自己那个侄儿,长平公主更没觉得他会放过君儿。

南宫墨道:“母亲放心,我不会拿君陌的姓名开玩笑。若是我们就这样走了,君陌后半辈子就真的要隐姓埋名不能见人了。只是...我不放心母亲你。”这金陵城中最让南宫墨担心的无疑就是长平公主了。

长平公主摇摇头,道:“傻孩子,他们既然暂时不敢对付君儿,就更不会对本宫出手了。父皇不在了,如果真的是千夜登基...

南宫墨默然,长平公主说得未尝不是道理,但是她却实在是有些担心长平公主的安危。

长平公主浅笑道:“现在我若是走了,只会打草惊蛇让他们更加提防你们的。放心,皇叔我虽然不了解,但是千夜我还是了解几分的。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好,母亲千万小心。”

一夜之间,仿佛天都突然塌掉了一般。太子薨逝不过才区区数日,连谥号都还来不及上皇帝就又跟着驾崩了。这突如其来的情况,震荡的不只是普通的朝臣们,还有那些原本已经抱成团准备跟皇家斗智斗勇的世家们。皇帝一死,等于许多事情都会发生不一样的变化。棋盘一抹,棋局重开,后面的事情,一切皆有可能。

只是还没有等他们商议出结果,天刚亮宫中就传出了陛下的遗诏。册封皇长孙越郡王萧千夜为皇太孙。这是皇帝陛下的最后一道诏书,也就是说在太子薨逝的现在,皇太孙是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

让世家们震惊的是,这个结果武将如楚国公,鄂国公这些开国老将纷纷表示支持皇太孙他们不意外。但是,朝着文臣也是赞同的多,反对的少。至于那些皇子们...藩王远在封地,想要反对也没有那个机会和时间。

就在世家们想要出手的时候,几道放在盒子中皇帝生前御笔亲书的圣旨送到了各家家主的面前。看了圣旨中的内容之后,所有的世间仿佛有志一同的闭上了嘴。

两天后,皇太孙召平川郡王入京,以皇叔公的身份受封摄政王,总理朝堂事务。同日,星城郡主也回到了进城,光明正大的进了长平公主暂居的燕王府的大门。

国丧期间,民间禁宴月婚娶。整个金陵城中陷入一片黑白色的凝重肃杀气氛中,燕王府里也更多了几分萧瑟和阴寒。往日的锦绣换上了白布,往日的富丽堂皇的装饰也被黑纱所掩盖。整个王府就跟如今的天气一般森冷阴寒。

南宫墨坐在藏书楼的阁楼上,居高临下望向王府外面皇城的方向。那里,或许是这些日子如今这死气沉沉的金陵城里最热闹的地方了。

“大臣们已经商议过了,决定七日后萧千夜登基。难道咱们就这么看着?”身后,蔺长风有些不甘地道。

南宫墨拉了拉身上的披风,叹气道:“不看着,又能如何?陛下的遗诏是真的,他登基继位名正言顺,谁也阻止不了。”

“明明陛下和太子就是他们害死的!”蔺长风皱眉道。南宫墨回头看着他,淡淡一笑问道:“谁信?你不是也派人去查探过了么?陛下的死因。”

蔺长风沉默,他们确实是派人去查探过皇帝的死因。皇帝不是被毒死的也不是被杀死的,而是...被病情突发而死。皇帝隐藏了自己的病情太久了,等到太医们拿出皇帝的脉案时所有人都无法再怀疑陛下的死因。原来...陛下一直就是在硬撑着,这次太子的死给他的打击太大也完全说得通。而他们,除了南宫墨以其实也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皇帝的死跟萧千夜和萧纯有关。甚至就算是南宫墨出来指正,相信南宫墨的人只怕也远比相信萧千夜的人少。更何况,从南宫墨选择离开的那一刻起,她就不可能再用这件事去攻击萧纯,卫君陌的安危在她眼中远比皇帝的命更重要。

良久,蔺长风只得叹了口气道:“这一次,是咱们输了。”

南宫墨淡淡道:“平川郡王筹谋二十多年,一招出手若不是一击必中他又怎么敢?输的也不冤。”

蔺长风想想也是,点头道:“要我说,最可怕的还是萧纯这种人。平时看上去不起眼,但是谁能知道他竟然会暗中谋划这么多的事情。”只要一想想,萧纯远在平州竟然可以不动声色的收买了皇帝的心腹禁卫,这份手段就让人不寒而栗,“蔺家那边已经跟萧千夜妥协了,我估计其他几家也差不多。这恐怕不是萧千夜的主意。”萧千夜现在真的还能做得了主么?蔺长风都能想象出一副坐在皇位上的牵线木偶的模样。

南宫墨淡然道:“萧千夜刚刚登基,最要紧的是稳定和藩王那一关,现在不是和世家硬拼的时候。不过,那些世家肯在这个时候退步,应该是萧千夜手中有什么关系到他们生死存亡的东西。”

“什么东西?”蔺长风好奇地道。萧千夜要是有这东西,还用被世家整的焦头烂额?

南宫墨淡淡笑道:“陛下能提前写下立皇长孙为太孙的消息,你说会不会留下抄了各大世家的旨意。”

“你是说?”蔺长风震惊。

“陛下没有耐心了,打算直接出手端掉他们。可惜...萧千夜和萧纯只怕不能领会陛下的深意。”把这道抄家的旨意还给了世家,虽然能够换得一时的平静。但是无论是萧千夜还是萧纯,只怕都没有那个魄力再下第二道旨意了。那些世家既然知道皇家对他们起了杀心,又怎么会不防范?萧千夜和萧纯就算是稳坐了大夏江山,将来也难免受世家所掣肘。

蔺长风皱眉道:“这么说...萧千夜和萧纯这个选择,很蠢了?”

南宫墨摇摇头道:“也未必,不过是看个人怎么选择罢了。你不会以为藩王们就会这么轻易的让一个小辈座上皇位吧?萧千夜和萧纯若是现在不安抚好世家,到时候这些世家跟藩王联手,他们更是前后受敌。”

蔺长风翻了个白眼,“这么说,岂不是怎么选都不对?”

南宫墨浅笑道:“这又不是选择题,这是性格问题。若是换了先皇...根本就不会存在这些问题。直接先下旨抄了世家,再来应对这些藩王就是了。萧千夜有陛下的遗诏在手,难道害怕藩王造反不成?萧千夜性格优柔寡断,萧纯倒是够狠辣,但是...一个能够隐忍二十多年的人除了说明他谨慎隐忍,还说明什么?”

“说明什么?”

“胆小。”南宫墨淡淡道,“萧纯没有先帝的雄才大略,也没有陛下的铁血手腕,所以他只能隐忍着暗中筹谋,以阴私的手段夺得权位。夺得权位可以全靠阴谋,但是想要掌握权势靠靠阴谋却办不到。萧纯有乱权的本事,不知道有没有执掌权柄的能耐了。”

蔺长风点点头,看向南宫墨的目光有些古怪,“墨姑娘,你可真不像是...将门出身的姑娘。”

南宫墨莞尔一笑道:“长风公子觉得什么样才像是将门出身。何况...我也并不觉得楚国公府对我有什么影响。”蔺长风拍了一下额头,笑道:“说的也是,只怕孟夫人对你的教导都比楚国公要多得多。一旦萧千夜登基...楚国公府那边那几个会不会找你麻烦?”

“找我麻烦?”南宫墨笑道:“他们还是先担心一下被人会不会找他们麻烦吧。本郡主的麻烦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找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