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萧千夜的处境/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即将登基为帝的萧千夜并没有外人以为的那么意气风发。

皇宫里的一处宫苑中,萧千夜面色苍白,比起之前在灵州的时候变得更加的消瘦憔悴,若是走出去还当真是一副因为父亲和祖父的去世而伤痛欲绝的模样。萧千夜面上没有一丝即将登基为帝的欢喜和期待,目光有些呆滞地透过敞开的窗户看向外面的宫阙连城眼底去带着一丝痛苦和恐惧。侍立在旁边的并不是宫女和内侍而是几个神色冷峻面无表情你的侍卫。但是在这已经将近年节的深冬,金陵的天气已经称得上寒冷,身为嗣皇帝的萧千夜就这么窗户打开的吹着冷风却没有人理会。

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大殿的们被人打开萧纯带着人从外面进来。

萧千夜回过头看到萧纯,脸上的神色立刻变得凶恶起来。起身就要朝着萧纯扑了过去。萧千夜武功虽然不错,但是却还不是萧纯身边这些禁卫的对手。更不用说这些日子他吃不好睡不好,折腾的身体也有些虚弱了。两个禁卫上前,一左一右在还他距离萧纯还有几寸远的地方将他扣了下来。

萧纯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萧千夜,似笑非笑地道:“千夜,你这是在干什么?”

“萧纯!你丧心病狂!你这个疯子…你这个逆贼,我要杀了你!”萧千夜怒骂道。萧纯浑不在意,悠然地掏了掏耳朵笑道:“乖侄孙,别这么说。咱们俩可是同党,我若是逆贼,你是什么?要知道…现在所有的好处可都是被你一个人给得了。本王,最多只能算是一个拥戴之功罢了,陛下,您说是不是?”

“你!”萧千夜目眦欲裂,恶狠狠地等着眼前的人。一直以来他怎么会以为这个人是一个和善可亲,真心相助他的皇叔公?这分明是个恶魔。他害死了父王,害死了皇祖父……

看着他愤恨的模样,萧纯冷笑一声不屑地道:“现在做出这副模样给谁看?当初本王动手的时候你也没阻止啊。想要替你父王和皇祖父报仇?行啊,只要你站出去说一声是本王杀了太子和皇帝就行了。本王不拦你,去吧。”

萧千夜原本英俊的面容狰狞的扭曲着,却终究还是没有真的冲出去。只是用怨毒的眼神望着眼前的萧纯。

萧纯显然早就料到了萧千夜的反应,嗤笑了一声,看着他道:“你有什么不满意的?所有的事情本王都替你做了,你什么都不用做,不用夺嫡不用去费心讨好根本就不喜欢你的太子,甚至连那些世家也不用在费心思对付了就可以直接登上帝位,你难道不是应该谢谢本王么?”

萧千夜咬牙道:“你就不怕遭报应么?”他确实是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够登上帝位,就算是在萧千夜最荒唐的梦里他也没有想过事情会如此简单。但是他却感觉不到半点的快乐和得意,因为他同样清楚,他这个皇帝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是他却没有勇气跟萧纯撕破脸。真的闹翻了之后他失去的不仅仅是个皇位而已,这天下,这满朝文武会有人相信父王和皇祖父的死跟他无关么?他那两个皇兄,还有那些被他得罪了的世家绝对会趁机整死他。

打量着萧千夜,萧纯满意地道:“看来陛下是想明白了,那么就好好准备吧。再过几天就是你的登基大典了,可千万别误了什么事。”

萧千夜神色漠然,“登基大殿?做你的傀儡么?”

萧纯耸耸肩笑道:“你也可以不做啊,本王相信,安郡王和成郡王对这个位置想必也是很感兴趣的。”伸手拍了拍萧千夜的肩膀,萧纯大笑一声转身出门去了。只留下萧千夜一人望着空荡荡的门口脸上的神色变幻不定。

“陛下。”朱初喻出现在门口,眼眸半垂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萧千夜回头看了她一眼,眼底闪过一丝怒意,冷笑道:“朱大小姐果然不愧金陵才女之名,见风使舵的本事更是了得。”自从他在落霞镇被萧纯囚禁之后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朱初喻。最初他还幻想过朱初喻就算救不了自己总能够暗中帮忙传点消息回京,回到金陵他才知道原来被困的只有自己一个人,朱大小姐即使在萧纯身边也依然能够混的风生水起。

朱初喻仿佛完全没有听见萧千夜的嘲讽一般,只是淡淡笑道:“恭喜陛下即将登基为帝。”

“滚!”萧千夜仿佛被戳中了什么痛处一般,随手抄起桌上的茶壶就朝着朱初喻砸了过去。朱初喻微微撤了一下身子,茶壶送她身边飞了过去,砸碎在门外的地上了。

朱初喻抬头看着喘息不定的萧千夜,淡笑道:“越郡王何必如此动怒,这世道…强者为尊,初喻只是区区一介弱女子,自然是谁厉害就追随谁。更何况,你我之间原本就是为了利益结盟,越郡王总不能奢求初喻为了你赌上自己的命吧?”

萧千夜冷哼一声,没好气地道:“你来就是为了跟本王说这些废话?”

朱初喻摇头道:“自然不是,我是替水阁阁主代一句话给王爷。”

“宫驭宸?那个临阵脱逃出尔反尔的小人,还有什么话说?”萧千夜咬牙切齿,朱初喻掩唇笑道:“临阵脱逃,王爷这话言重了。宫阁主说…王爷想要帝位,如今皇位已然在握,当初对他的承诺该实现了。”萧千夜差一点被气笑了,“皇位在握?宫驭宸一边说要帮本王,一边却暗中倒向萧纯,现在本王这个处境叫做皇位在握?”

朱初喻轻叹道:“王爷糊涂了,皇位和皇权是两回事。宫阁主只是承诺帮你得到皇位,现在你得到了不是么?至于你想要掌握的皇权,想要跟…摄政王争权,那是另外一回事,当时王爷也可以另外再出价。”萧千夜冷笑道:“你觉得本王还会再信任宫驭宸?让他再萧纯那里再把本王卖一次?”

朱初喻秀眉微蹙,仿佛有些苦恼地道:“臣女只是个传话的人,陛下这话让我为难了。不过宫阁主也让臣女给陛下带一句话,如果陛下打算毁约的话,宫阁主也只好将你们的交易还有说有的事情都公告天下了。”

“你威胁我?”

朱初喻摇头道:“不,是宫阁主在威胁陛下啊。”伸手摸了摸脸上的伤痕,朱初喻叹息道:“宫驭宸的性格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想必陛下也是心知肚明的。”萧千夜脸色铁青,半晌才道:“现在本王的处境,就算是不打算毁约又能怎么办?”

朱初喻轻声道:“虽然陛下现在处境确实是不太好,但是毕竟你才是名正言顺的皇长孙,大夏未来的皇帝。除非想要玉石俱焚,否则摄政王不敢真的对您怎么样的。宫阁主说,陛下若是想要跟摄政王抗衡,先皇为陛下留下的人或许能有大用。还有陛下的老师……”

“我知道了。”萧千夜沉吟了许久,方才开口道:“宫阁主想要的,等本王登基之后自会给他。但是…若是在发生上次的事情…别怪我不客气!”

朱初喻淡淡一笑,并没有回话。微微一福便转身告退了。

谢府

南宫墨坐在谢老夫人院中的大厅里喝茶。旁边,谢家众女眷包括谢老夫人在内都是神情激动。跟前的桌上放着南宫墨从宫中带出来的几件饰品,谢侯夫人更是握着首饰的手都有些颤抖,连声道:“郡主,此话可是当真?”

南宫墨放下茶杯,浅笑道:“这是自然,这些是林贵妃所赐,宫中皆有造册,还有贵妃娘娘亲笔信函为证。”

“太好了。”谢侯夫人忍不住落下了泪水,眼看着女儿就将近十八岁了,金陵城中到了这个年纪还没有定亲的姑娘可真的是不多了。虽然现在也有些晚了,但是总比一直都没有好。国丧一年以后他们可以立刻为佩环选一个好人家,至少…可以在二十岁之前嫁出去吧。原本以为女儿这辈子都没有指望了,却没有想到星城郡主竟然给他们带来了这么好的消息。

“郡主,老身带三丫头谢过郡主了。”谢老夫人望着南宫墨道。

南宫墨摇摇头,淡笑道:“老夫人言重了,不过是跟母亲入宫拜见贵妃娘娘时顺口提起的,贵妃娘娘并没有要为难佩环的意思,只是……贵妃娘娘也说,这些年委屈佩环了,还请谢家见谅。”

谢夫人抹了抹眼泪,笑道:“现在一切都好了,都好了…。母亲说得是,郡主的大恩大德,咱们……”

“夫人这话就见外了,可见是不将无瑕当成是佩环的朋友了。”南宫墨浅笑道。

谢夫人欢喜的捧着林贵妃赐下的首饰下去收好了,谢家自然不在意这区区几件饰品的价值,但是这却是林贵妃对谢佩环的婚事的一个表态,对谢家来说却是比什么金银珠宝还要重要的。

谢老夫人也挥退了众人,大厅里只剩下她和南宫墨两人了,方才问道:“郡主此来,并非单为了佩环之事吧?”

南宫墨低眉浅笑道:“瞒不过老夫人,确实是有要是求见谢侯。”

谢老夫人蹙眉,问道:“是为了宫里的事情?”

南宫墨摇头道:“不,是为了灵州,瘟疫。”谢老夫人也是一惊,道:“灵州发生了瘟疫?这金陵城中竟无人提起。”

南宫墨苦笑道:“如今新皇登基在即,怎么会让此事泄露出去?”

之前想要压住消息瞒住皇帝,现在萧千夜自己要登基了这消息就更不能泄露出去了。否则一传出来新皇刚要登基就发生瘟疫,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封地,萧千夜这个新皇的名声可就算是彻底的毁了。谢老夫人脸色也有些凝重起来,点点头道:“你莫急,老身这便让人召小儿回来。”

------题外话------

今天退了租房,明天的车,终于要准备回家了。小小的激动一下。明后天都是在车上,不造能不能更新,先说一下哈,可能会有些不稳定,请亲爱哒们见谅。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