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欠虐!/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启禀世子妃,楚国公派人来请世子妃回去一趟。”南宫墨正在房间里翻阅着从灵州送来的各种折子卷宗,门外鸣琴匆匆前来禀告道。

“楚国公?”南宫墨挑眉,有些好奇。她回来这么几天了南宫怀也没有人派人来问一声,怎么现在突然叫她回去了。鸣琴显然也不明白,摇摇头道:“楚国公派来的人只是说了请世子妃回去,别的什么都没说。”南宫墨放下手中的笔,想了想道:“知道了,我会回去看看的。”

“小姐…真的要回去?”鸣琴有些担心地道,当初因为乔飞嫣的事情小姐可算是跟楚国公彻底闹翻了,就这么回去好么?南宫墨好笑地摇摇头道:“难不成他们还能对我做怎么样不成?大概是想要找我探探口风吧。真是奇怪,这种事情怎么都来找我?”

鸣琴掩唇笑道:“自然是因为世子和世子妃感情好了,所以外面的人都知道世子妃同意了的事情,世子爷八成也是同意的。如今世子不在,自然万事都是世子妃做主了。”南宫墨一怔,有些不确定地看向鸣琴道:“当真如此?”原来在金陵的这些人眼中,她跟卫君陌的感情如此好么?

鸣琴笑道:“这是自然,世子和世子妃连出远门办差都是形影不离还不算好?这金陵城中也不是没有感情好的夫妻,但是却也没有哪家的公子肯让夫人这么轻易的出远门的呀。更何况,如今世子身边别说是侧室侍妾什么的,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金陵城中不知道有多少贵妇羡慕不已呢。”

想起远在灵州的某人,南宫墨也不由得莞尔一笑道:“好了,去准备准备吧,去楚国公府。说起来,我也有许久没有见过父亲了呢。”

“……”世子妃你的语气可是一点儿也不像是想念楚国公的意思。

南宫怀派来的人颇为尽忠职守,仿佛怕南宫墨不肯跟他们回去一般,竟是非要等着南宫墨一起回去。难道南宫墨出现在大门口还愣了一愣,很快又暗暗松了口气。不管公爷想要找大小姐干什么,只要大小姐肯跟他们回去让他们完成了任务就是一件大好事。

一两个月不见,楚国公府还是没什么变化。只是南宫晖带着新婚妻子搬出去之后,整个楚国公府名正言顺的主子就只剩下南宫怀和南宫绪了。至于乔飞嫣母子三个,就算知道了乔千宁和乔月舞是南宫怀的亲骨肉,南宫怀也没有胆子替他们改姓,将名字记入族谱。如此一来,三人还是只能没名没分的住在楚国公府。不过到底还是有些不同的,原本南宫怀对乔飞嫣的一双儿女并没有什么好感,纯粹只是爱屋及乌对他们好一些罢了。现在知道是自己的亲骨肉了,自然是千好万好。更因为不能光明正大的认下两人,还有乔月舞因为南宫姝所遭受的事情都让南宫怀万分愧疚。因此对两人更是加倍的好。有什么好东西都是直接往两人院子里送,仿佛浑然忘了他还有两个嫡出的儿子一个嫡女和一个宠了十几年的庶女一般。

进了楚国公府,南宫墨第一个见到的不是南宫怀也不是南宫绪,更不是应该耀武扬威的乔飞嫣母子三个,而是一向没什么存在感的林氏。

“大妹妹。”林氏有些殷切又有些忐忑地望着南宫墨道。

南宫墨打量了一下林氏,发现这位大嫂并没有什么改变。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有的事情没有人教导就算是自己想要改变效果也是有限的。南宫绪堂堂楚国公府嫡长子娶了这么一个妻子,真是被郑氏给坑苦了,微微点头,南宫墨道:“大嫂,许久不见可还好?”

林氏捏着帕子苦着脸道:“如今家里这个样子,哪儿能好得了。”

南宫墨扬眉,林氏道:“妹妹也知道父亲跟乔氏的那些事情,夫君也不管他们。如今父亲对那母子三个倒是越发的宠爱了,就连管家的权力…也交给了乔氏。”说道这个,林氏就忍不住咬牙切齿。她嫁入南宫家这么多年,名正言顺的南宫家少夫人,但是这管家的权力却始终到不了她手里。以前交给郑氏管着也就罢了,如今这个乔飞嫣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不守妇道的贱人罢了,居然还好意思管着偌大楚国公府!没事还摆出一副楚国公府当家主母的做派,没得让人恶心。她敢出门去么?也不怕被人的口水给淹死!

南宫墨挑眉,“大哥什么都没有说么?”

林氏叹了口气道:“也不知道夫君是怎么想的,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一句话也没有。我看父亲的意思分明是想要将楚国公府留给乔氏那母子几个,我也是替夫君着急是,所以才想要来找妹妹说说,请妹妹劝劝夫君。”

“大嫂放心,乔氏母子妾身不明,无论如何父亲也无法将楚国公之位传给乔千宁的。更何况,哪怕就算父亲真的将乔千宁记入族谱了呢,也还是嫡庶有别,更何况他一个外室子。”不过,南宫怀的私房留给谁就不一定了。

“妹妹说得对!”林氏拍手笑道,望着南宫墨的眼神仿佛两人不是关系不好的姑嫂,而是最亲密的嫡亲姐妹一般的亲热。

南宫墨淡淡一笑,低头饮了口茶悠然问道:“父亲叫我回来,怎么回来了却又不见父亲?”

林氏摇摇头道:“父亲好像是进宫去了,只是不知道是摄政王还是…新皇陛下召见。”南宫怀只怕是也没想到南宫墨回来的这么干脆,所以宫里有事就直接进宫去了,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毕竟按照往日南宫墨的行事,就算她答应了回来也绝对不会马上就动身的。

“这么说…摄政王和陛下都分别召见过父亲?”

林氏有些茫然,对于这些事情她其实并不十分明白,不过总算发生过的事情还是知道的,点了点头道:“这几天,陛下和摄政王都分别召见了父亲几次。”南宫墨也明白从林氏这里问不出更多的东西了,换了个话题问起南宫绪来,“大哥这些日子可好?”

林氏撇了撇嘴道:“谁知道呢,他做什么怎么会跟我说?每日里早出晚归的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南宫墨垂眸,淡淡道:“大嫂平时多关心大哥一些,他有什么事自然会跟你说的。”

提起这个林氏显然怨念不小,轻哼一声道:“我哪里还不关心他?从过门之后什么时候不是嘘寒问暖小心翼翼的侍候着,但是他什么时候给过我好脸。妹妹,大嫂…实在是……”说着说着,林氏就忍不住抹起了眼泪。南宫墨对夫妻之间这些事情实在是不怎么在行,只得低下头喝茶。林氏自己碎碎念了一会儿,见南宫墨不接话也觉得无趣,只得撇撇嘴也住了口。只是看向南宫墨的目光更加哀怨起来,显然是认为南宫墨偏袒自己的大哥了。

南宫墨有些好笑,别说她跟林氏之前的关系可算得上糟糕了,就算是平常姑嫂之间,偏向自己大哥的也是多数吧。当然,她倒是不至于偏向南宫绪,人家夫妻之间的事情她只会置身事外。

“听说墨儿回来了?”门外传来一个婉柔入骨的声音,南宫墨挑眉,乔飞嫣这人从某方面来说也算得上是得天独厚了,明明已经年近四十,但是只说这声音,就算是女人听了也觉得耳朵有些酥酥的感觉,更不用说男人了。也难怪南宫怀二十多年也对她念念不忘了。

乔飞嫣依然穿着一身白衣,如今正是国丧期间倒是正好。一身白衣的乔飞嫣看上去如弱柳扶风,行动间自有一股羸弱可人的风情流露。但是只看乔飞嫣的眼睛便能够看出,她并不弱外表表现的那么柔弱无依,盈盈水眸中多了一丝往日里没有的傲然和得意。虽然她隐藏的很好,但是眉宇间所流露出来的气质却跟前几次见面截然不同,显然林氏说的没错,如今这楚国公府确实是在乔飞嫣的手中,所以她才会觉得有底气跟她叫板。或者,这底气中还要加上如今的摄政王萧纯?

乔千宁和乔月舞跟在乔飞嫣身后,乔千宁依然冷着脸神色阴沉,而乔月舞,经过之前南宫姝的折磨,原本眉宇间的骄纵鲁莽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阴鸷和难以掩饰的戾气。一进门她的目光就落在了南宫墨的身上,那目光中充满了毫不掩饰的恶意和怨恨。不过对此南宫墨并不十分在意,因为她发现乔月舞并不只是单单如此对自己,即使是落在乔飞嫣身上的目光也没有好到哪儿去。显然,这个骄任性的丫头从里到外已经彻底的被南宫姝给毁了。

“墨儿,进来可好?”乔飞嫣在一边坐了下来,含笑问道。

“乔夫人,请你称呼我们世子妃为世子妃或者郡主。实在记不住的话,称呼一声大小姐也是可以的。”南宫墨身后,知书淡淡道。明明每次见面都难堪得很,也不知道乔飞嫣哪儿来的勇气依然对郡主摆出一副亲切可人的模样。

乔飞嫣脸上的笑容一滞,看向南宫墨的目光有些复杂起来。好半晌才幽幽叹了口气道:“我知道,墨儿你还是怨恨我和你父亲的。但是,这些日子你气也出了,难道还是不能原谅我们么?我和你父亲是真心相爱的,咱们到底是一家人啊。”

南宫墨定定地盯着乔飞嫣许久,唇边方才绽出一抹清冷的笑容,“乔夫人,看来你的记性不太好?”

乔飞嫣显然也想起了之前的事情,不过现在她显然比之前有底气了许多,强笑道:“墨儿…咱们都是一家人,难道就真的不能……”

南宫墨冷笑道:“谁给你的勇气让你觉得你能够跟我是一家人的?若是因为你这小小的忍让就能尽弃前嫌,又要用什么来告慰我母亲的在天之灵?”

乔飞嫣俏脸微白,轻咬着朱唇道:“墨儿,你真的这么恨我和你父亲么?哪怕是会让长平公主和卫世子为难?”

南宫墨秀眉微挑,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眼前的女人冷笑道:“看来这些日子乔夫人也长进了,你这是…威胁我么?”

乔飞嫣望着她,淡笑道:“墨儿这话说的严重了,我只是…希望我们大家都好而已。”

南宫墨嗤笑一声,毫不客气地道:“可惜,想要威胁我你还没有那个资格。或者,你该先去问问摄政王…到底该不该来威胁我?”乔飞嫣脸上的笑容一僵,“墨儿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什么摄政王?”南宫墨呵呵一笑,低声道:“若不是有萧纯给你撑腰,你现在敢站在我面前说这些话么?你还没有说服我爹吧?看来是魅力不够了…那就别再我面前晃悠,就算是萧纯本郡主也不怕,何况是你。既然是做人家外室的,就乖乖做你外室该做的事情,别没事就想些不该想的东西。”

面对如此盛气凌人的南宫墨,乔飞嫣终于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说不出话来。乔千宁伸手扶着母亲,狠狠地瞪了南宫墨一眼道:“娘,你跟她说这么多干什么?”乔飞嫣靠着儿子,面上带着委屈和隐忍之意,叹息道:“到底是一家人,如果能不让你父亲为难……”

南宫墨忍不住揉了揉被激起鸡皮疙瘩的胳膊,再一次肯定这个乔飞嫣绝对脑子有问题。换一个说法是:欠虐!

“来人!”为了自己好,南宫墨觉得还是不要太容忍这种蛇精病一样的习惯比较好。手中的茶杯狠狠地摔在地上,沉声道。侍候在门口的几个丫头仆人闻声立刻走了进来,看到大厅里的情形却是一愣,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南宫墨淡淡道:“请乔夫人下去休息,没事不要到大厅来。”

“这…”众人有些犹豫地互相看看,虽然南宫墨是楚国公府的大小姐,但是现在已经嫁出去了。最重要的是,如今的楚国公府的大小事务是在乔飞嫣手里的,就连大公子和大少夫人都做不了主,更何况是已经出嫁的大小姐。

南宫墨盯着众人冷笑道:“怎么?本郡主太久不回来了,如今连说的话都没有人听了?”

“奴婢不敢。”众人连忙跪下道,但是却依然没有上前动手的意思。显然这些日子乔飞嫣对整个楚国公府的掌控力还不弱,乔飞嫣到底是当过郡王妃的人,还能将华宁郡王管得严严实实的,手段心机自然都绝不会弱到哪儿去。

乔飞嫣看着神色冰冷的南宫墨微笑道:“墨儿,不要为难下人了。好了,你们都下去吧。”挥挥手,乔飞嫣为这些下人解了围。跪在地上的丫头们纷纷对乔飞嫣投以感激的目光。当初在寄畅园侍候的人大都是跟着南宫墨陪嫁去了靖江郡王府,或者是守在寄畅园里闭门不出,楚国公府里这些丫头们并没有怎么跟南宫墨接触过,对于南宫墨的了解最多也就停留在大小姐很厉害,连二小姐和已故的郑氏都在她手中吃过好几次亏的印象上。

“跪下!”地上的人还没爬起来,就听到南宫墨冰冷的声音从上面传来,众人只觉得心中一颤,再也爬不起来了。

“星城郡主!”乔飞嫣终于也有些绷不住了,她这一两个月好不容易在楚国公府树立了自己的威信,若是让南宫墨这么一闹她这一两个月的功夫就全部白费了。

南宫墨端坐在椅子里,居高临下地望着跪了一地的丫头下人们,淡淡道:“本郡主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这个郡主说的话还不如一个身份不明的外人管用了。”南宫墨自问并没有为难下人的习惯,但是前提是这些人别给她添堵。这些人全部被乔飞嫣拢络过去固然是因为南宫怀的支持和南宫绪的纵容,但是那不代表她就该容忍他们当着乔飞嫣的面让自己没脸。

南宫墨的目光慢慢从丫头们身上移开,落到了脸色有些不好看的乔飞嫣身上,淡淡道:“父亲是男子,不懂内院的事情,但是乔夫人总该懂的。虽然如今楚国公府没有当家主母,但是还有少夫人在,楚国公府的家事就不劳乔夫人操心了。”

乔飞嫣咬了咬唇角,压下心中的难堪,道:“郡主说笑了,楚国公府内院的事情都是南宫大哥托付给我的。”

“哦?”南宫墨嘲弄地望着她道:“我父亲是个粗人,但是乔夫人却是书香门第出身的。难不成也不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夫人为夫守节住在楚国公府本身就不妥,如今竟然还替楚国公府管起家来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夫人这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想要再嫁呢。”

乔飞嫣确实是想要再嫁,可惜她不能说。

南宫墨也不管乔飞嫣是什么神色,继续慢悠悠地接口道:“就算乔夫人想要再嫁,最好还是找别人家。我可以保证楚国公府未来的继夫人可以是个寡妇,但是绝对不能是一个不知羞耻的寡妇。”

“南宫墨!”乔飞嫣如果还能再忍下去,她就该成仙了。南宫墨话音未落,大厅里就想起乔飞嫣气急败坏的尖锐叫声。同时还是乔千宁愤怒地声音。乔千宁气得脸色通红,毫不犹豫地朝着南宫墨一拳挥了过去。无论是什么人,都绝对无法容忍有人如此羞辱自己的母亲。

南宫墨眼底掠过一丝冷笑,微微侧首轻而易举地避开了乔千宁挥过来的拳头。

“放肆!”南宫墨身后,知书鸣琴两人齐声怒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对郡主动手!”一直坐在旁边不敢插话的林氏也跟着站起来叫道:“乔公子,你太过分了,怎么能对郡主动手!你不要命了么?”倒不是林氏对南宫墨多么的有姑嫂情,只是经过这许多日子的事情,林氏有些明白了自己的夫君对南宫墨这个妹妹还是很在乎的。自己帮着南宫墨说话,不管结果如何南宫绪总是会护着自己的。

乔千宁哪里能忍得下来,他原本就不是隐忍的性子,如今知道了自己也是楚国公府的骨肉自觉身份并不比南宫墨差什么,也就更加不将南宫墨兄妹三个放在眼里了。

“打得就是她!”乔千宁咬牙道:“这个女人三番四次辱骂我母亲,不教训他我枉为人子!”

南宫墨悠然地往旁边退了一步,勾唇笑道:“我什么时候骂过你母亲?”

乔千宁冷冷的瞪着南宫墨,脸上的表情仿佛再说:敢做不敢认么?

南宫墨笑眯眯道:“我说得分明是实话,哪儿是辱骂了?”

“贱人,你找死!”乔迁宁怒吼一声,朝着南宫墨扑了过去。

“郡主?!”

“宁儿!”

“妹妹?!”

乔千宁发了狠的要揍南宫墨,可惜两人实力相差太远,南宫墨不需要动手,只是脚下悠然地移动脚步,乔千宁扑过来撞过去半天连她的一片衣角都没有摸到。再加上想要阻拦乔千宁的知书等人和想要拉住乔千宁的乔飞嫣,整个大厅里一片混乱,只除了站在门口一脸冷漠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乔月舞。

“混蛋!你敢打我妹妹!”就在大厅里一片喧嚣的时候,门外蓦地传来一声怒吼。一个人影风一般地冲了进来,一脚踢开乔飞嫣就将乔千宁压在了地上,然后毫不客气地挥拳痛打起来。

“千宁?!”乔飞嫣惊呼一声,连忙上前去想要拉开骑在乔千宁身上挥拳的南宫晖。但是她哪儿是人高马大的南宫晖地对手,南宫晖头都没回,随手就将乔飞嫣推出去好几步远,被几个丫头扶住了。

乔千宁原本的伸手是比南宫晖要好一些的,但是南宫晖之前到底上过战场,成婚之后又被老丈人操练了一些日子,这突然爆发起来竟然将乔千宁压着打的爬不起来。

“叫你打墨儿!叫你打墨儿!”南宫晖还嫌不够,朝着乔千宁脸上又狠狠地挥了几拳。

“宁儿!快去请公爷回来!”乔飞嫣也知道南宫晖绝不会给自己面子,其实比起南宫墨南宫晖这样的人有时候更难对付。当他下定决心要做一件事的时候,无论说什么都是说不通的。比如现在,南宫晖认定了乔千宁要打南宫墨怎么能忍,自然就扑过去先将乔千宁打个半死再说。

“这是在干什么?!还不住手!”南宫怀气急败坏地声音从门外传来,南宫晖却仿佛没听见一般,狠狠地又一拳下去揍得乔千宁哀嚎不已。

见状,南宫怀气得脸色铁青,快步进来想要拆开两人。

“晖儿,够了。”跟在南宫怀身边的南宫绪先一步踏入大厅里,走过去握住了南宫晖的拳头,沉声道:“晖儿,够了。”看到大哥,南宫晖这才恨恨地住了手,站起身来还忍不住踢了乔千宁一脚道:“大哥,这个混蛋打墨儿。打女人算什么东西,孬种!再让本公子看到你对墨儿动手,我打死你!”

乔千宁抱着肚子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半晌说不出话来。

“……”南宫绪侧首看了一眼连发丝都没有乱一根的南宫墨,暗暗抽了抽嘴角,伸手拍了拍弟弟的肩膀。打女人确实不是东西,但是如果要打墨儿的话…恐怕是需要勇气的。

------题外话------

么么哒,今天早上下了火车。好久没有回四川了,赶角美美哒~这段时间接二连三的断更,羞愧~嗯嗯,很快就会在这边弄好小窝安顿下来哒。么么爱你们的凤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