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打了也白打/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宁儿!”乔飞嫣扑了过去抱住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乔千宁,低头痛哭起来。

南宫怀看着地上被打得半死的乔千宁,在看看搂着乔千宁痛哭的乔飞嫣,一股怒火轰得冒了出来,想都没想就一脚朝着南宫晖提了过去。南宫晖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面对这南宫怀踹过来的这一脚竟是不闪不避,就这么梗着脖子硬挨。

南宫晖不躲,但是站在旁边的南宫续和南宫墨却不会就这么看着他挨着一脚。南宫续直接挡在了南宫晖的身前,南宫墨脚下轻移,随手一挥南宫怀抬起的腿上穴道一麻,这一脚顿时就踢不出去了,反倒是自己险些栽倒在地上。被旁边的丫头扶着站稳,南宫怀望着挡在南宫晖身前的南宫续和悠然淡定的望着自己的南宫墨顿时恼羞成怒,厉声道:“真是反了!你们想干什么?”

南宫墨耸耸肩,淡然道:“父亲是想要二哥还是要大哥的命?”

南宫怀到底是武将出身,这些年也没有因为贪图享乐而变得老弱无力,这含怒一脚踢下去南宫晖不死也要去半条命。若是踢在南宫续的身上那就更糟了,南宫续的身体还不如南宫晖呢。

南宫怀气得脸色通红,指着南宫晖的手指头直颤,厉声道:“这个混账怎么没想过别人的命?他是想要打死千宁么?”

南宫墨撇着头打量南宫怀,问道:“不打死就可以么?”

“混账!”南宫怀怒道,“我不管你们是怎么想的!千宁和月舞是你们的骨肉弟妹,你们对他们不理不问就算了,还敢下这样的死手?”南宫怀其实很有些不明白,南宫晖和南宫续当初能够对南宫姝那么好,虽然在墨儿回来之后有了一些变化,但是到底没有什么敌意。为什么接受乔千宁乔月舞兄妹两个就这么难,说起来,论血缘,乔千宁和乔月舞都比南宫姝要亲近得多才是。

南宫怀却不明白,南宫晖就算了,南宫续当初接受郑氏母女就算不是十足十的真心诚意,但是南宫姝到底只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婴儿,从小看着长大南宫姝除了有些娇纵跟南宫续和南宫晖并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就算是养一只小狗,养了十几年多少也能有些感情了。但是乔千宁和乔月舞却截然不同,他们都已经十六七岁了,而且一出现就是以入侵者的身份,更不用说还有乔飞嫣那难堪的身份。就算是没有南宫墨,南宫续和南宫晖也不可能接受乔飞嫣母子三个的。

南宫晖同样也是脸红脖子粗,瞪着南宫怀的目光中却充满了失望和愤怒。南宫续兄妹三个,若论对南宫怀这个父亲感情最深的只怕就是看起来有些粗犷不知事的南宫晖了。但是此时父亲的表现却再一次让他感到失望甚至是心寒。

“谁让他想要打墨儿的,本公子就没有见过哪个来历不明的贱种这么嚣张,登堂入室还想要打嫡出长女的!这种狗东西,打死了都是活该!”南宫晖毫不犹豫地骂道。地上靠在乔飞嫣怀中的乔千宁剧烈的颤抖起来,只是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被南宫晖的话气得。

“住口!”南宫怀大怒,道:“什么贱种?千宁是你弟弟,他是贱种你又是什么?”

南宫晖英气勃勃的脸上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弟弟?父亲你敢站到楚国公府外面去说他是我弟弟么?分明就是这个女人不守妇道剩下来的孽种,还窃据华宁郡王世子之位十几年,混淆宗室血脉。不知道华宁郡王在天之灵能不能安息。”

南宫晖是被气狠了,不管他为什么揍乔千宁,父亲居然为了一个外室生的儿子什么都不问就要对他动手。南宫晖看得清楚,如果不是南宫墨阻止了父亲,那一脚踢下来绝对会去掉半条命的。如果是踢在大哥身上…想到此处,南宫晖就气红了眼,狠狠地瞪着地上的那对母子。

南宫怀被气得浑身发抖,“我打死你这个孽子!”

“父亲!”南宫续毫不犹豫地挡在南宫晖面前,神情冷淡地望着南宫怀沉声道:“父亲真的要为了这个外室子对晖儿动手?”

看着可怜楚楚地望着自己的乔飞嫣母子,南宫怀心中怒痛,怒道:“住口!我说了千宁是你弟弟。”南宫续眼中划过一丝冷意,淡淡点头道:“我知道了。晖儿做错了事,是儿子这个做兄长的没交好,不劳父亲处置了。来人,送二公子去应天府衙门。”

“……”众人皆是一愣,不过是打个架而已虽然是南宫晖单方面的殴打,但是也严重不到要送去应天府去的地步。

南宫墨修眉微挑,浅笑道:“大哥,往应天府送人恐怕还要个原由,应天府尹可不是闲着处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的。”南宫续漠然道:“二公子打死了父亲外室生的儿子。”

大公子,乔千宁还没死呢。

“马上就死了。”似乎明白了众人在想什么,南宫续淡淡道。同时抬脚朝着乔千宁踢了过去。

见他如此,南宫晖顿时兴奋起来了,朗声道:“大哥,我自己来!”说着又要往乔千宁和乔飞嫣的方向扑了过去。

“大胆!”南宫怀哪儿还能不知道南宫续要干什么,连忙占到了乔飞嫣身边怒瞪着南宫续道:“你是不是疯了?”

“南宫大哥!”乔飞嫣也被吓得不轻,抓住南宫怀的衣角呜呜咽咽地痛哭起来。乔千宁满身是伤的靠在乔飞嫣身边,这副模样若是外人看到了实打实的是南宫续和南宫晖欺负蹂躏乔氏母子了。

南宫续定定地望着南宫怀,淡然道:“父亲为了一个外室子就不顾嫡子的性命安危了。可惜,就算今天乔千宁死了,到了应天府,府尹也不会将晖儿怎么样。父亲,要不咱们去应天府将今天的是非对错说个清楚?”

南宫怀咬牙,冷冷地盯着南宫续道:“很好,你果然是翅膀长硬了。”大夏礼教还称不上森严,但是该有的一些大致还是有的。不说南宫晖是嫡子只是打了一个外室子,就算是杀了他按今天的情形只怕府尹也是要站在南宫晖那边的。更何况,如今乔飞嫣住在楚国公府上,却没有应有的名分,一旦承认乔千宁是南宫怀的儿子,那么乔千宁就不是外室子而是婢生子了。无名无份,只能是通房侍妾。那乔千宁就等于是南宫晖的半个奴仆了。最重要的是…哪怕南宫晖真的打死了乔千宁,他们也只能将这件事捂着,根本不可能闹上应天府尹。因为混淆宗室血脉的大罪谁也扛不起。到时候不知事乔千宁,乔飞嫣和南宫怀一样要倒霉。

南宫续淡淡地勾起了一丝唇角,低头俯视着乔千宁道:“现在明白了么?来历不明的孽种就要有做孽种的自觉,连光明正大地走出楚国公府都办不到,还想在嫡子嫡女面前耀武扬威?乔氏忘了帮你把脑袋生出来么?”南宫续轻易不骂人,但是一旦骂出口的话绝对是句句戳人心窝子。不只是乔千宁就连乔飞嫣也被打击的摇摇欲坠。

“大公子,宁儿是你弟弟啊,你怎么能用这样恶毒的话辱骂他。”乔飞嫣哀泣道。

南宫续冷笑一声,漠然道:“我只有一个弟弟,等他什么时候能姓南宫了,再来对我说这话吧。”

南宫怀觉得自己快要被这三个忤逆的儿子女儿气死了,伸手扶起乔飞嫣,冷声道:“你们是不将我当父亲了是么?”

南宫续脸上却是波澜不兴,淡淡道:“父亲是要将儿子赶出家门,好让乔氏母子登堂入室么?”南宫怀一哽,就算他真的这么希望,但是只要他还没疯就根本不可能这么做。南宫家就算没有南宫续和南宫晖也轮不到乔千宁来继承,反倒是会便宜了南宫家旁支的人。如今南宫晖已经分家出去了,楚国公这个爵位想要传承下去,他就只有南宫续可选了。你说传给旁支?南宫怀来没有那么大方。

南宫墨深觉的这场戏也看得差不多了,看到乔千宁和乔飞嫣凄惨的模样心里就莫名地觉得帖慰。淡淡地开口道:“父亲,您叫我回来不会就是想让你外面的儿子打我一顿吧?想要打我一顿倒是不要紧,只是不知道…打完了之后的后果他能不能承受得起。女儿就算再不得您看重,也还是先皇册封的郡主,大长公主的儿媳妇。您说,是么?”

看着南宫墨也下场搅局,南宫怀却是气闷无比又无可奈何。南宫墨说的没错,若是真让乔千宁将南宫墨给伤了,那后果绝对不是现在这样挨一顿咒就能够平息的。所以算起来,南宫晖还算是救了乔千宁呢。当然,南宫怀很怀疑,乔千宁到底是不是南宫墨的对手。

深吸了一口气,南宫怀盯着南宫墨道:“你想怎么样?”南宫怀明白,虽然南宫墨没怎么开口,但是真正能够影响这件事的最终结果的人只能是这个女儿。南宫墨浅笑道:“二哥也是因为关心我一时情急罢了,乔千宁意图袭击我的事情看在父亲的面上就算了,今天这件事也到此为止。父亲,你觉得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就是面对着乔飞嫣委屈幽怨的眼神和乔千宁忿忿不平的深情,在南宫墨盈盈的浅笑中南宫怀也只能咬牙忍了。

南宫墨侧首看向南宫续问道:“大哥,你还有什么想要说的么?”

南宫续淡然道:“没有。”

南宫墨微微蹙眉,聪明人都知道可以趁着这个时候提一些要求,但是南宫续却显然没有这个打算。南宫续自然不是蠢材,那么他想要干什么呢?看着南宫续冷峻的容颜,不知怎么的南宫墨从中读到了一丝狠绝和不祥。

南宫怀挥挥手让人将乔千宁带下去请大夫了,乔飞嫣抹着眼泪也要跟着过去。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身后传来南宫墨冷淡地声音,“乔夫人,不是自己的东西最好还是不要妄想,别忘了我刚才说得话。”

乔飞嫣莫名的就明白了南宫墨指得是哪一句话。就是那句——“南宫家未来的继夫人可以是寡妇,但是绝不可能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寡妇”。咬了咬牙,乔飞嫣回过头来望着南宫墨,眼神幽深,“我记住了,星城郡主。”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南宫墨唇边勾起一抹饶有兴致地笑意。一个可以让南宫怀惦记十几年,让华宁郡王独宠十多年,甚至还能萧纯搭上关系的女人,靠的真的只是她那美丽的容貌和可怜楚楚的模样么?

一直站在门口一言不发的乔月舞阴郁地看了众人一眼,却什么都没有说转身走了出去。

南宫怀挥手让大厅里的丫头们通通退下,南宫墨挑了挑修眉,也示意知书等人出去,偌大的大厅里顿时就剩下父子兄妹四人,显得有些冷清起来。

南宫墨神色平淡地看着神情变幻不定的南宫怀,好一会儿才淡淡道:“父亲突然派人找我回来,有什么话要说?”

南宫怀看了一眼南宫续和南宫晖,沉声道:“去书房说。”

南宫墨耸耸肩,垂眸道:“我大概知道父亲想要说什么,方才乔氏已经跟我说过了。”

南宫怀一怔,有些怀疑地看着南宫墨。显然是不太明白乔飞嫣能跟她说什么。在南宫怀眼中,乔飞嫣只是一个柔弱无依,需要人照顾疼宠的弱女子。南宫墨挑眉笑道:“难道父亲不是想要跟我说摄政王的事情么?”

南宫怀皱眉道:“萧纯的事情,跟嫣儿又有什么关系?”

南宫墨讶然道:“原来没有关系么?可是我听说乔氏跟摄政王可是旧识啊。方才乔氏明明还暗示我现在有摄政王撑腰,让我不要太过分呢。”南宫怀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不过却没有多说什么,对于这个女儿的话,南宫怀也最多也只是半信半疑,决不可能全盘相信。淡淡道:“去书房,为父有事跟你商量。”

南宫墨站起身来,“父亲随意。”

南宫怀显然没有叫上南宫晖和南宫续的意思,南宫晖也不在意,朝着南宫墨挥挥手道:“墨儿,我在大厅能你,咱们一起回去。”

南宫墨朝他淡淡一笑,对于这个想法简单的二哥又多了几分好感。南宫怀却是冷哼了一声,带着南宫墨出了大厅,从头到尾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留给两个儿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