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太子妃的悲哀/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千夜脸色一白,就连身子也忍不住颤了颤,看到太子妃冰冷的眼眸忍不住瑟缩了一些,总算是挤出了一丝有些僵硬的笑容,道:“母妃,你怎么…这么问?父王…父王不是因病薨逝的么?”

“啪!”

一个耳光狠狠地甩在了萧千夜的脸上,萧千夜被打得脸偏到了一遍,怔怔地望着太子妃半晌回不过神来。

太子妃望着眼前的儿子,眼中满是悲痛和难以置信的目光,“千夜,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那是你的父王啊,你怎么下得了手?!”

萧千夜震惊地望着太子妃,急促地道:“母妃,你在说什么?你是听谁说了什么了?”

太子妃纤细的身子摇摇欲坠,含泪道:“你以为母妃是傻子,什么都不知道么?你父王还有你皇祖父莫名其妙的就突然没了,你觉得这种事情真的能够瞒得住所有人?你以为那些朝臣心中都没有半点怀疑么?他们只是不说而已!还有皇叔,他怎么突然就成了摄政王?你们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萧千夜连忙扶住太子妃,哀求道:“母妃…求你相信儿臣,父王、父王和皇祖父的事情,真的跟孩儿无关。”

太子妃微微一颤,低声道:“这么说,他们真的不是……”一个太子一个帝王,竟然在金陵皇城中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害死了,这是多么的骇人听闻?而她的儿子,竟然还成为了这些可怕的事情最后的收益者。难道千夜不知道,若是这些事情的真相泄露出去,无论他是不是有关,到时候他都脱不了一个合谋的罪名了。

“千夜,你糊涂啊。”太子妃摇摇头,望着儿子的目光是万分的失望。都怪她从小太过疼爱保护这个儿子了吧。虽然千夜被她教养的琴棋书画诗词文采样样不差,但是皇家人该学的心计手腕却只学了一个皮毛。有许多事情都是要亲身去经历才会有收货的,而千夜从小到达缺得却正是这份经历。

只是太子妃没有想到,萧千夜竟然会将自己置于这样进退两难的境地。

“母妃,求你帮帮孩儿。”萧千夜拉着太子妃祈求道,“母妃你相信孩儿,父王和皇祖父的死跟孩儿真的无关,孩儿,孩儿就算再怎么想要皇位,也断然不敢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啊。”

太子妃含泪摸摸儿子的脸,痛苦地闭了闭眼睛,自己的儿子自己了解,若说萧千夜会为了皇位做出杀害祖父和父亲的事情,太子妃自己也是不信的。之所以那样问也不过是因为自己所想到的事情让她感到心惊肉战,所以才开口诈了他罢了。

“到了如今这个地步…还能怎么办?”太子妃低语道。

萧千夜握住太子妃的手,急切地道:“母妃,孩儿一定会为父王和皇祖父报仇的。只求你…给孩儿一点时间。还有宫中……。”

太子妃微微叹了口气道:“罢了,后宫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母妃知道该怎么处置。只是朝堂中的事情,千夜…母妃不懂这些,也不知道该如何帮你,所以,你自己千万要好之为之。”萧千夜暗暗松了口气,重重地点头道:“儿子知道,多谢母亲教诲。”

只是说了这短短的一会儿话,太子妃却仿佛被耗干了所有的精力一般,眉宇间的疲惫显而易见。抬手揉了揉眉心,太子妃淡淡道:“罢了,母妃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你也好好休息吧,这些日子你也辛苦了。”

“儿子送母妃回去。”萧千夜连忙道。

太子妃摆摆手拒绝了萧千夜的护送,转身出了书房的大门。走到大殿外,抬头仰望着有些灰蒙蒙的天空,一滴泪珠从太子妃的眼角划落了下来。

萧千夜的话中有许多不实之处,太子妃并非不知。只是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无论在太子和先皇去世这件事中萧千夜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身为母亲的她也只能选择护着自己的儿子了。父子兄弟相残,这就是皇家的亲情。

看着太子妃离去,萧千夜脸上的神色渐渐地沉了下来。

“来人!”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的内侍走了进来,恭敬地道:“陛下。”

萧千夜沉声道:“让人去查查,母妃见过谁?”

“是,陛下。”

不到两刻钟,推出去的内侍就去而复返,低声道:“禀陛下,这两天…太后娘娘见过的除了各位娘娘,就只有…永安宫的林太贵妃了。”

“林贵妃?”萧千夜凝眉道。身为深受先皇疼爱的皇孙,萧千夜自然也是见过林贵妃的。只是记得这位贵妃自从十九皇子夭折之后就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平时待人也是淡淡的,怎么会去见母妃?

想到此处,萧千夜眼中掠过一丝杀气。难不成真的是林贵妃跟母妃说了什么?难不成她知道了什么不成?但是…就算她知道皇祖父的死跟萧纯有关,她又是怎么知道他的?

思索了半晌,萧千夜站起身来道:“去永安宫。”

旁边的内侍一怔,连忙拦住萧千夜道:“陛下三思。”

萧千夜挑眉,内侍连忙劝道:“陛下,太贵妃是先皇的嫔妃,按规矩…陛下是不能见的。”年轻的皇帝不能见先帝年纪在五十岁以下的嫔妃,这是历朝历代的规矩。毕竟,宫中嫔妃鲜少有容貌不好的,若是相处的久了,年轻的皇帝一时把持不住,难免闹出什么丑闻给皇室抹黑。

萧千夜也并非不知道这个规矩,只是一时没记起来罢了。被内侍这么已提醒,便又慢慢地坐了下来。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王妃元氏现在有孕在身不宜操劳,别的妾妃又不堪大用,一时半刻倒是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启禀陛下,摄政王…摄政王去永安宫了。”

门外,一个内侍匆匆进来禀告道。虽然如今宫中的侍卫大多掌握在萧纯的手中,但是到底萧千夜才是新皇,又有先皇和太子留下的人以及萧千夜自己暗中的人脉,萧纯也不可能一直派侍卫跟着萧千夜,如今萧千夜在宫中却也有不小的势力。

闻言,萧千夜猛然站起身来,怒道:“萧纯,他想要干什么?”如果说萧千夜见先皇的妃子不和规矩的话,那萧纯就更加不合规矩了。如今萧纯不声不响地连通报新皇和太后一声都没有就直接闯进先皇嫔妃的宫中,传了出去萧千夜这个新皇的面子也不好看。

侍候在身边的内侍犹豫了一下,道:“咱们都能够查到贵太妃找太后的事情,只怕…摄政王那里也瞒不住了。”以萧纯在宫中的势力,说不定都已经知道了林贵妃到底跟太子妃说了些什么。

萧千夜冷哼一声,沉声道:“去看看!”

也顾不得规矩不规矩了,萧千夜迫切地想要知道林贵妃到底知道些什么,至少不能让人落到了萧纯的手中。

萧千夜一行人感到永安宫的时候,里面正是一片喧闹。萧千夜还没踏入大门,就听见里面传出林贵妃冷漠含怒地声音,“陛下已经不在了,本宫就是一死又有何妨?!”

萧千夜心中一惊,连忙快步走了进去。大殿里,萧纯坐在首位上神色冷酷地盯着林贵妃,林贵妃跌坐在地上,俏脸惨白,双眸含恨地瞪着萧纯,林贵妃旁边,宫女内侍们跪了一地。

“皇叔公,这是怎么了?”萧千夜踏入殿中,扫了一眼众人淡然问道。

萧纯挑眉,“陛下怎么来了?”

萧千夜盯着萧纯,淡淡道:“皇叔公都来了,千夜岂敢不来。”萧纯望着萧千夜,似笑非笑地道:“老臣怎么觉得陛下这是话中有话呢。”

萧千夜冷哼,有些不客气地道:“皇叔公,内宫重地闲人免入,皇叔公这样随随便便进出后宫,若是传了出去只怕是对你的名声不好。”

萧纯哈哈大笑道:“陛下多虑了,老臣一大把年纪什么都看开了,还担心什么名声不名声的。”

萧千夜暗暗咬牙:你不担心名声,我还要担心后宫嫔妃太妃们的名声呢。萧千夜很清楚,萧纯就是故意的,这样随随便便的进出后宫不仅仅是不将他放在眼里,还是昭示群臣他摄政王是如何的位高权重。

萧纯显然也不想真的跟萧千夜在外人面前争执起来,挥挥手改变了话题笑道:“陛下就不好奇,本王为什么来找林贵妃么?”

萧千夜沉默了一下,终于还是坐了下来,淡淡道:“朕也想知道,皇叔公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见贵太妃。”

萧纯笑道:“这位贵妃娘娘对先帝可是情深意重的很啊,先帝刚刚过世,贵妃娘娘就四处散播谣言,说是本王和陛下害死了先帝和太子。呵呵…先帝尸骨未寒,贵妃娘娘看来是想要去陪先帝了。”

林贵妃冷笑,道:“你以为本宫会怕你么?”

萧纯打量着林贵妃道:“娘娘敢这么做,自然是不怕的了。皇兄真是好福气,从前有皇嫂贤惠大度,就算是临老了也有林贵妃如此佳人情深意重。”

面对萧纯略带调侃的话语,林贵妃咬着牙冷着脸并不说话。

萧纯却是脸色一变,冷笑道:“本王知道贵妃娘娘不怕死,但是你怕不怕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呢?”林贵妃紧咬着唇角等着萧纯,萧纯悠然道:“贵妃娘娘在太子妃跟前说了什么其实本王不在意,但是本王很在意的事情是…你还会不会将这些话对别的什么人说。毕竟…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儿子,无论太子妃听到了什么她都是不会外传的。”

林贵妃道:“果然是你们害死了陛下和太子。”

萧千夜脸色一边,怒道:“贵妃请慎言!”

林贵妃不屑地冷笑,撇过脸看着萧千夜冷冷道:“亏得陛下在世的时候对你宠爱有加,真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也配做大夏的皇帝之位?”

“祖父和父王的事与我无关!”萧千夜有些暴躁地道。但是看着林贵妃脸上的冷笑就知道她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话。从林贵妃的态度萧千夜也明白了一旦消息泄露出去,他会面对什么样的局面了。绝对不会有人相信他的,所以现在他跟萧纯确实是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了。即使互相憎恶,却还是不得不相互合作依存。

萧纯起身走到林贵妃身边,抬手捏住林贵妃的下巴问道:“告诉本王,是谁告诉你这些的?”

林贵妃冷笑不语,萧纯挑眉道:“其实你不说,本王也知道。如今这金陵城中,除了星城郡主也没有人别人了,不是么?”

林贵妃不屑,道:“你以为本宫是傻子还是以为全京城所有人都是傻子?一个远离金陵皇城二十多年的郡王突然被新皇封为摄政王。若不是你们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就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呵,看来…你是真的不想活了?”萧纯眼底绽出一丝冷意,林贵妃淡笑不语。

“等等!”萧千夜突然开口,瞪着萧纯道:“你是说,南宫墨也知道这件事情?”

萧纯笑道:“难不成你还以为这是多保密的事情的?星城郡主比咱们先到金陵,你觉得她知不知道?另外,皇兄驾崩那天晚上,星城郡主就在宫中呢。”

“什么?”萧千夜心中一震,脸上的神色变幻不定。回京之后他因为各种事情弄得焦头烂额,根本就没有功夫就管南宫墨一个女流之辈。但是如果南宫墨也知道这件事情的话……

萧纯望着萧千夜挑眉道:“千夜,皇叔公给你一个建议,最好…先别去惹南宫墨那个女人,你不是他的对手。”

萧千夜皱眉,显然是有些不以为然。从前他是在南宫墨手中吃过几次亏,但是那是因为他只是一个皇长孙而已,许多事情处处受制。现在他即将登基,从身份上来说先天就占着绝对的优势。何况南宫墨的父亲南宫怀现在也向自己效忠,卫君陌又不在金陵,等于说南宫墨的靠山都没有了。

见他如此,萧纯也只是暗中摇了摇头。论势力南宫墨现在确实是不如萧千夜没错,但是别忘了南宫墨的顾忌也比萧千夜少得多。如今金陵城中唯一还能称得上南宫墨的软肋的也只有一个长平公主而已。但是长平公主可是萧千夜的亲姑母,燕王和齐王的亲妹妹,动了长平公主等于是给自己找麻烦。所以,一旦把南宫墨逼急了,最后倒霉的是谁还真不好说。萧纯之所以还能如此泰然也是因为他手中握着卫君陌的身世之谜罢了,为了这个,南宫墨轻易不会跟她撕破脸,而萧纯现在也不想将太多的精力放在南宫墨身上。现在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掌握住朝政,尽快的坐稳大夏的皇位。

不过,萧千夜若是想要自己去碰碰壁,萧纯也是乐意袖手旁观的。当然如果萧千夜运气好真的能够除掉南宫墨就更好了。

其实,从回到金陵开始萧千夜就时时陷入了一种恐慌之中。总是觉得不知道什么时候父王和皇祖父的死因就会公告于天下。到时候,自己不但做不成这个皇位,反倒是会声名狼藉无处容身。甚至很多时候晚上做噩梦都会梦到自己被天下人唾弃的情形。因此,对于将自己拖入这样的情境的萧纯,萧千夜是无比的痛恨的。同样的,对于知道这个秘密的人,萧千夜同样也是恨不能杀之而后快。

“林贵妃,叔公打算怎么处置?”萧千夜问道。

萧纯笑道:“陛下打算怎么处置?”

萧千夜盯着林贵妃,眼底是毫不掩饰的杀气,“散播谣言,祸乱后宫。有负皇祖父生前的宠爱,既然如此,就为皇祖父殉葬吧。”

萧纯击掌笑道:“好主意,陛下果然是陛下,看来本王没有看错人。”

萧千夜撇了撇嘴,只当没听见萧纯的嘲讽。对身边地人沉声道:“林贵妃赐死,永安宫所有人…都为贵妃殉葬吧。”

此言一出,跪在大殿中的宫女内侍们顿时一片哀嚎。萧千夜眼神冰冷,“带下去!”

“长平公主到!”大殿外,传来一个有些尖锐的声音。萧千夜皱眉,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见穿着一身白衣的长平公主带着南宫墨从外面走了进来。

踏入大殿中,长平公主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淡淡地挑眉道:“这是在干什么呢?”萧千夜脸色微沉,“皇姑母,进宫来为何不让人禀告?后宫是任人胡乱进出的地方么?”

长平公主走到萧千夜跟前,平静地看着他道:“原来,陛下还知道后宫不是任人随便进出的地方?既然如此,皇叔和陛下在这里干什么?这里,应该是父皇的贵妃寝宫吧?另外…”长平公主摊开手,手中放在一块金灿灿的蟠龙金牌。继续道:“本宫身为公主,进宫祭拜完父皇之后来看看贵妃娘娘,不需要亲自向陛下请示吧?”

长平公主手中的,正是当初先帝赐给南宫墨和卫君陌的金牌令箭。先皇驾崩,但是事情还没有办完,金牌令箭自然也就一直都在南宫墨手中没有归还。

萧千夜被长平公主堵得一噎,脸色有些不渝。

南宫墨走过去扶起林贵妃,笑道:“贵妃娘娘怎么坐在地上?总不至于先帝尸骨未寒,就有人对先帝的嫔妃不敬了吧?”

萧千夜冷眼看着南宫墨道:“星城郡主,林贵妃散播谣言祸乱后宫,其罪当诛!郡主不要多管闲事。”

南宫墨从容一笑,语气依然平和淡定,“哦?不知贵妃娘娘散播了什么谣言?不如请陛下明示,也好让朝堂内外心服口服才是。否则,这先帝尚未出殡陛下就要赐死高位嫔妃,只怕难堵悠悠之口。”

萧纯上前了一步,笑道:“郡主此言差矣,为妃子殉葬是自古以来便有的规矩,哪里有什么悠悠之口?”

南宫墨似笑非笑地扫了两人一眼道:“但是,我方才分明听陛下说林贵妃其罪当诛。难道不是有人借为先帝殉葬之名行迫害宫妃之实?只是不知道,先帝若是在天有灵,是否能够安歇。”

听了南宫墨的话,萧千夜眼角不由得抽了抽,紧握的手背上也是青筋毕露。先帝和太子的死,虽然并不是他所为但是萧千夜心中却还是很是心虚的。如今被南宫墨一提,更想起往日皇祖父对自己的关照和宠爱,心中更觉得愧疚难当。

长平公主沉声道:“陛下,林贵妃为父皇打理后宫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还请陛下三思。”

萧千夜咬牙道:“这是宫中之事,还请姑母不要逾越了分寸。”

长平公主脸色也是一沉,沉声道:“陛下到底究竟为何要置贵妃于死地?不如说出来听听。若是不然,本宫也只能请皇室宗亲和朝中文武大臣们评评理了。”

“公主。”萧千夜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林贵妃突然开口浅笑道:“多谢公主和郡主替我说话,不过却是不必。一朝天子一朝臣,又何必为难那些朝中的大臣们?陛下想要我的命,尽管拿去就是了。何况…我也想知道陛下要如何回答天下人的质疑。呵呵…新皇尚未登基就逼杀祖父的嫔妃…先皇总说陛下优柔寡断,本宫倒是觉得陛下比先皇更加心狠几分呢。”

“贵妃娘娘?!”南宫墨叫道,一只手连忙扣住林贵妃的手腕,可惜却为时已晚。一缕血丝从林贵妃的唇边划落,林贵妃整个人也跟着往地上倒去,南宫墨连忙伸手接住她。

“贵妃娘娘?”

林贵妃望着南宫墨浅笑道:“郡主不比难过…从陛下驾崩的那天起,我就已经准备好几日了。本宫…无儿无女,陛下去了,以后的日子也只能在冷宫虚度,还不如…就此去了。”

“娘娘何必如此?”南宫墨扶住林贵妃,低声道。她当然知道林贵妃自尽绝对不只是她所说的这些而已。

林贵妃浅笑,殷红的血液不停地从唇边划落,“原本以为…要孤零零的老死宫中了,如今,有你为我难过我也觉得高兴的。虽然你我不过数面之缘,但是…我却真的很是羡慕你呢。以后…自己小心啊……”

林贵妃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淡去,声音也越来越小,慢慢地闭上眼睛眼睛。

“陛下…皇儿……母妃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