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追封/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贵妃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所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即使是一心想要林贵妃死的萧千夜和萧纯也没有想到林贵妃会死的这么干脆。这个在宫中默默无闻的生活着,看似并不起眼的贵妃的性格竟是比这世上的大多数女子还要刚烈得多。

大殿里顿时一片寂静。长平公主望着躺在地上已经没有了生息的林贵妃,眼底闪过一丝怒气,冷笑一声道:“陛下,皇叔,现在你们满意了?!”

虽然对林贵妃也并没有多么深厚的感情,但是至少林贵妃也还是自从先皇后过世之后长平公主在宫中唯一能说得上话的人。如今父皇刚刚过世,贵妃就被人逼死了,长平公主心中没有愤怒也是不可能的。

萧纯干笑了两声,淡淡道:“长平你这是什么意思?本王可没有逼着林贵妃去死。”

萧千夜愤怒地瞪了萧纯一眼,萧纯这话的意思是说是他一个人逼着自己皇祖父的贵妃去死了?长平公主哪里会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只是淡淡地看了两人一眼,道:“摄政王和陛下想要做什么,也不是本宫能够管得了的。本宫只是想要知道,贵妃娘娘到底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要陛下如此不留情面?”

萧千夜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当然不能说林贵妃说他害死了自己的父王和皇祖父。只得干巴巴地道:“这些都是朝上的事情,姑母身为女眷还是不要多问的好。”

长平公主定定地望着他许久,方才点了点头道:“好,陛下教训的是,本宫受教了。那么…如今灵州瘟疫四起,请问陛下,本宫的君儿什么时候能够回来?陛下不会想要说这也是朝中的事情吧?瘟疫确实是朝中之事没错,但是君儿却是本宫的儿子。本宫以大长公主的身份,请陛下开恩让他早些回来,免得本宫担心。还请陛下恩准。”

萧千夜当然不想要卫君陌回来,他恨不得卫君陌直接死在灵州。虽然知道这个可能性不大,但是至少灵州的事情可以绊住卫君陌一些时候。很快各地藩王的世子就要到金陵了。萧千夜可不希望卫君陌这个时候再回来给他添乱。笑了笑,萧千夜温声道:“姑母,表弟去灵州的事情是皇祖父亲自吩咐的。自是因为对表弟的信任,如今皇祖父不在了,但是他吩咐的事情想必表弟还是不会推辞的。这也算是对皇祖父的一片孝心,你说是不是?”

长平公主望着萧千夜半晌,方才淡淡道:“陛下还知道孝心二字便好。”萧千夜眼神一缩,笑容有些僵硬地道:“这是自然。”

长平公主后退了一步,望着地上的林贵妃问道:“贵妃娘娘的后事,不知道陛下和摄政王打算怎么处置?”

萧千夜跟林贵妃没有什么血海深仇,现在人已经死了别的事情自然好说了。听到长平公主的问话,连忙道:“林贵妃对皇祖父情深意重,自愿为皇祖父殉葬,追封为皇贵妃。”

“就这样吧。”长平公主有些厌烦地道,她也明白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没有什么可争执的了。再怎么争执死了的人也活不过来了,何况如今这宫中这金陵皇城里到底还是萧千夜和萧纯的地盘。

很快便有人前来将林贵妃抬下去收殓了,一个宫中还算受宠的一品贵妃,如果是在先皇还在的时候薨逝了,自然免不了要大半丧事,但是如今,却也只是被人抬下去收殓,最后得了一个追封的贵妃名位罢了。更多的,如果林贵妃不是死在这个时候,在后宫中多年之后说不定什么时候死的外人也不知道了。

萧纯依然坐在主位上,丝毫没有皇帝当前谦逊一些的意思。而萧千夜似乎也完全没有自己的身份地位收到了挑战的愤怒和不悦,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萧纯的逾越一般。看得底下的南宫墨心中暗暗摇头,萧千夜这番作态,要么是真的太会掩饰自己了,百忍成钢,要么就是本性太过懦弱了,在如今只是比对方稍弱的情况下连这种理所应当的事情也不敢反驳。

太过的忍耐,本身就是一种懦弱的表现。

“郡主,突然进宫所为何事?总不会真的是碰巧来看林贵妃的吧?”萧纯看着南宫墨笑问道。

南宫墨抬眼看了看萧纯,浅笑道:“摄政王多虑了,南宫墨只是陪着母亲进宫来祭奠先帝,并没有什么事。”萧纯轻哼一声,似笑非笑地望着南宫墨,显然并不相信她所说的话。

“听说昨天郡主回楚国公府了?”萧纯问道。

提起这个,南宫墨的心情也好了几分,浅笑嫣然,“正是呢,父亲还教导我说要效忠新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萧纯脸上的笑容顿时淡了许多,显然在拉拢南宫怀的事情他也是碰壁了的。到底南宫怀有个女儿是新皇的庶妃,效忠新皇又占着大义的名分,南宫怀只要脑子没问题都不会去选择年纪已经不小,但是膝下却并没有什么出色的子嗣的萧纯。

对此,萧千夜自然是得意非凡的。当初有些后悔跟南宫姝的事情闹得这么大,如今看来虽然南宫姝像是被南宫怀放弃了,但是到底比起跟南宫怀毫无关系的萧纯来说,他跟南宫怀的关系还是要近的多。虽然朝中不少大臣甚至是宫中的禁卫都在萧纯手中,但是军中他有鄂国公府和楚国公府支持,萧纯想要完全控制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萧纯脸色沉了沉,看着南宫墨笑吟吟的容颜道:“星城郡主不仅聪慧过人,就连嘴皮子也比别人利索许多。”

“不敢,再怎么样也比不上摄政王。”南宫墨淡定地道。

长平公主如今对萧千夜和萧纯可说是丝毫好感也没有了,自然不能看着萧纯这么挤兑自己的儿媳妇。也顾不得萧纯是长辈了,轻哼一声淡淡道:“既然这里没有什么事了,我们就先告辞了。”

萧千夜心中有事,也没有功夫跟两人多说什么,挥挥手示意两人退下了。萧纯虽然还有些意犹未尽,却也不能太不给萧千夜面子,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两人离去了。

等到长平公主和南宫墨的身影消失在殿门口,萧千夜突然朝着萧纯的方向扑了过去。虽然被萧纯身边的侍卫挡了下来,却也还是吓了一跳,没好气地道:“你发什么疯!”

萧千夜眼眸通红地瞪着萧纯,厉声道:“你做得那些事南宫墨怎么会知道的?你不是你厉害么?怎么连一个女子都瞒不住?!”萧纯也觉得有些下不了台,轻哼一声道:“事情总有意外,我怎么会知道当时南宫墨会在宫中?”

“既然已经发现了,为什么不杀了她?”萧千夜怒道。

萧纯仿佛看白痴一般地看了他一眼,如果能杀难道他还会特意留下南宫墨这个活口在外面招摇么?那天晚上的情形,如果把南宫墨逼急了指不定就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他可没有兴趣拿自己的命跟南宫墨的命赌谁的命大。更何况,他现在手中有着南宫墨不得不顾忌的把柄,他犯不着跟小女子拼命。

萧千夜显然是对萧纯的想法并不满意,但是却也不可奈何。萧纯现在不是他能够掌控得了的人,但是…南宫墨却绝对不能再留了!

“没想到…林贵妃竟然就这么…”马车上,长平公主有些感慨地叹道。

南宫墨微微点头,林贵妃的死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接触的不多,但是南宫墨能感觉到那是一个有些骄傲的女子,她怎么能够忍受自己的下半生就在冷宫之中一天天的虚度?能够让皇帝将那么重要的东西留在她手中,林贵妃自然不会是寻常的后宫嫔妃,必然是个极为聪慧的女子。

想起那天晚上皇帝让她照看林贵妃的话,南宫墨暗暗叹了口气。其实身在宫外不过是个郡主的她又怎么可能照看得到宫中的太妃呢?皇帝的话,是指引她去找林贵妃,但是同时却也是绝了林贵妃的生路。林贵妃显然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虽然她不知道皇帝放在她那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是却明白,真正想要保守这个秘密就只有死了。这世上,只有死人才是不会说话的。

“公主,世子妃,到了。”马车在燕王府外面停了下来,外面的车夫恭敬地禀告。

长平公主轻叹了口气道:“过两天千钰他们也该到了金陵了。这两天还要让人将燕王府收拾一下,咱们…也择个日子搬去公主府吧。”先皇赐下来的公主府早就修整好了,只是前些日子南宫墨和卫君陌都不在,长平公主也就懒得搬家了。但是现在燕王府世子肯定是要回来奔丧的,再不搬就不合适了。

南宫墨点点头道:“都听母亲的安排。”

扶着长平公主下了车,却见门口不远处站着几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南宫墨秀眉微挑,示意长平公主看过去。长平公主抬头一看,却见靖江郡王带着人正站在门口等着他们。长平公主秀眉微蹙,“他们怎么来了?”

南宫墨低眉一笑道:“或许是为了接母亲回去吧?”

长平公主侧首看她,问道:“你想要回去么?”

南宫墨拍拍长平公主的手背,低声道:“母亲,我跟君陌是一个想法,什么靖江郡王之位君陌并不稀罕。母亲想要什么,我们都会为母亲找来的,君陌会好好孝顺母亲的。”

长平公主眼神微闪,低声道:“我知道…我知道君儿有他的骄傲,也知道他是个好孩子。一直以来…都是我自己不甘心而已啊。原本以为…就算不要靖江郡王之位,将来也能在皇兄那里为君儿要来一个郡王之位,断不会让他在金陵皇城里受委屈的,可惜现在……”

长平公主虽然不爱出门应酬,但是跟太子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太子生性温和宽厚,年轻时候对她们这些妹妹也多有照拂。只是如今萧千夜上位…这父女,兄妹跟姑侄到底是不一样的。

南宫墨浅笑道:“母亲,君陌不会要母亲为他求来的爵位的。”

长平公主莞尔一笑,抬手戳了戳她的额头道:“罢了,现在想这些也是无益。”

两人说话间,卫鸿飞已经带着人走了过来,“公主。”

卫鸿飞身后跟着的是卫君博和卫君奕,至于卫君泽当初自从断了腿之后就很少在金陵城中听到他的消息了,只怕如今还在家中养伤呢。

“孩儿见过母亲。”卫君博和卫君奕齐声道。虽然公主已经带着儿子媳妇出府别居,但是到底还是没有跟卫鸿飞和离,名义上也依然还是靖江郡王妃,是靖江郡王所有子嗣的嫡母。

长平公主挑眉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卫君奕往旁边缩了缩没有说话,在靖江郡王府他一向就是最不起眼的,倒是也没有人在意。卫君博上前一步,带着恭敬地笑容道:“母亲,父王特地来接母亲回府的。”

长平公主一怔,很快又冷笑起来,看着卫鸿飞道:“卫鸿飞,你到底再搞什么鬼?”之前卫鸿飞也不是没有来过,只是有燕王府的侍卫拦着,他根本连王府的大门都进不了更别说见长平公主了。长平公主又很少出门,来了几次都吃了闭门羹之后也就渐渐地不来了。

卫鸿飞道:“公主,这么久你的气也该消了吧?我来接你回府。”

长平公主冷然一笑,淡淡道:“本宫不想给你没脸,你也别自己自讨没趣。你以为…离开靖江郡王府,本宫还会带着君儿和无瑕再回去么?至于你那世子之位,这么多年小心翼翼的防着君儿也是辛苦你了,你自己收回去吧。我的君儿用不着。”说着,长平公主淡淡地扫了卫君博一眼,卫君博脸上的笑容不由得一僵,脸上也有些发红。

长平公主的意思很明白,卫君陌从来不靠着靖江郡王府丝毫的关系,如今也已经是二品重臣了。反倒是他这个从小被卫鸿飞精心培养的儿子,如今依然还在朝中混日子。

“无瑕,咱们回去。”也不再理会站在旁边的靖江郡王府众人,长平公主拉起南宫墨朝府中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