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被迫入坑/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突然出现在小院中的男子,刺客们也是一怔。他们回来刺杀南宫墨自然也是提前最好了计划和准备的。如今卫世子不在,紫霄殿的人又大多数都还没有赶回金陵,燕王府原本侍卫就并不多还要保护长平公主,正是最好的动手的时机。就连蔺长风等人他们都特意安排了人去拦住,以免被坏了好事。谁知道就是这么的小心翼翼竟然还会有人跑出来搅局。

靳濯抱胸靠着屋檐下的柱子,懒洋洋地望着院中的黑衣刺客,不屑地冷笑道:“萧千夜真是越来越低级了,连这种刺杀的把戏都能玩得出来。”

“放肆!?”话音未落,那刺客首领就知道不好,连忙住了口,隐藏在黑巾下面的脸色有些难看,只能恶狠狠地等着靳濯问道:“阁下是什么人?若是与南宫墨无关,阁下最好还是不要多管闲事。”

靳濯懒懒道:“你方才没听见么?是卫君陌叫我老保护他媳妇儿的啊,你说我是什么人?”

站在一边地南宫墨淡淡笑道:“果然是宫中的禁卫么?若是江湖中人,怎么会不认识靳寨主?”江湖中人当然也不可能每个人都认识靳濯,但是敢在金陵皇城里行刺的绝对不会是普通的江湖中人,就算没有见过也该听说过靳濯的名字。

既然被揭破了身份,再硬撑下去反倒是显得自己更加愚蠢了。冷哼了一声,领头的刺客冷声道:“既然如此,就不要怪咱们心狠手辣了。一起杀了!”

“大言不惭!”靳濯脸色一边,冷笑道。反手抽出身边的长剑毫不留情的朝着黑衣人扑了过去。见他动手,南宫墨当然也不会客气,手中银光乍现,身影如鬼魅一般在黑衣人间穿梭。凡是被她靠近的人纷纷到底不起。刺客显然也看出了南宫墨在贴身近战方面的伸手和狠辣,纷纷与她拉开了距离。可惜一旦他们拉开距离,等待他们的就是南宫墨的银针。这一次南宫墨没有留情,大范围的毒烟容易误伤,但是抹了毒的银针暗器用起来却是格外的方便。

“星城郡主好功夫。”打斗之中,靳濯还不忘分出精力来注意旁边的南宫墨。在灵州的时候就知道南宫墨的身手颇为了得,但是到了此时靳濯才发现南宫墨的武功已经不仅仅是不错而已了,就算是江湖中的绝大多数高手只怕也不是她的对手。如果不是南宫墨的年纪尚轻,靳濯都要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她的对手。不过再想想另一个年纪比自己小武功却比自己高出一大截的卫君陌,靳寨主突然就觉得平衡了。天才果然都是扎堆儿的。

南宫墨回眸一笑,手中的断刃毫不犹豫地划破了一个刺客的喉咙,淡淡笑道:“靳寨主过奖了,我还差得远呢。”

靳濯耸耸肩,这样的武功还叫差得远,这世上的男人还要不要活了。

看到两人一边打架,还一边聊起天来了。一众刺客忍不住怒火中烧起来,手下的招式也越发的凌厉起来。

小院里这么大的动静外边自然不会听不见,这边打起来没一会儿工夫东苑长平公主的院子灯火就亮了起来。不一会儿,外面便传来了喧闹声。黑衣刺客见事不可为,只得轻啸一声带着人飞快地朝着府外而去。南宫墨和靳濯也没有再追,只是平静地望着他们消失在黑暗的夜色中。

“无瑕……”长平公主披着厚厚的披风,在丫头的扶持下匆匆而来,跟在长平公主身边的还有燕王府中的侍卫。为了保护长平公主的安全,南宫墨将燕王府大半的侍卫都调到了东苑,并且吩咐他们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必须以长平公主的安危为重。

难道地上躺了一地的死尸,长平公主脸色又是一白,“无瑕,你没受伤吧?”

南宫墨连忙迎上前去,扶住长平公主道:“母亲,你怎么来了?”

长平公主又急又惊,“这边闹得这么厉害,我怎么能不来?可有受伤?府中的侍卫到哪儿去了”

南宫墨扶着长平公主往里走,一边示意侍卫将院子里的尸体处理了,一边笑道:“没有事,不过是几个不长眼的小毛贼罢了。母亲,外面冷,还是进屋里去吧。”三人进了大厅坐下,长平公主看了靳濯一眼道:“你休要糊弄本宫,这种情形能是小毛贼?哪个小毛贼敢跑到燕王府来撒野?还有,你这院子里怎么没有侍卫?”南宫墨浅笑道:“普通侍卫哪儿是那些人的对手,大约是被人迷晕了吧。”

她院中倒也不是没有侍卫,只是不多而已。柳也被她派出去跟这蔺长风办事了,毕竟暗中的许多事情她如今还是不方便亲自去办的。不过,南宫墨也没有想到萧千夜竟然会做出派刺客刺杀她的蠢事请。看来,他真的很害怕萧纯杀害先帝和太子的事情暴露出去。如今倒好,杀人凶手不着急,萧千夜这个原本其实没什么关系的人反倒是急的不行,难道他就没想过,这样的作为无异于做贼心虚么?若是将来事情暴露,再传出他派人刺杀过身为知情者的她的事情,谁还会相信他是清白的?

长平公主沉默了半晌,方才问道:“是…千夜?”

虽然她不算太聪明,但是如今金陵城里会想要杀南宫墨的人也不多。萧纯阴险狡诈,没有十成的把握轻易不会做这种事情,那就只剩下一个萧千夜了。

南宫墨轻声道:“母亲不用操心这些事情。您放心便是,今日不成他们不会再来了。”

长平公主叹了口气低声道:“委屈你了。这位…是?”长平公主打量着靳濯有些好奇地问道。南宫墨会让这人在这里,自然应该是自己人。长平公主却不知道,南宫墨之所以让靳濯在这里,一是因为他刚刚确实是帮了自己,二是因为他本身就知道刺客的真实身份。至于自己人,还差得远呢。

南宫墨道:“这位是…浮望山的靳寨主,是君陌请过来帮忙的。”

长平公主一怔,看着靳濯微微点了点头。南宫墨也知道长平公主对江湖中人并不了解,也不多做解释。靳濯挑了挑剑眉,拱手道:“见过公主。”长平公主淡笑道:“靳…寨主不必多礼,今晚多谢你了。”靳濯浑不在意,“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长平公主也知道他们有事要说,便站起身来道:“既然没事了,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这位靳寨主,我让总管安排客房吧?”南宫墨起身道:“我送母亲。”长平公主摇摇头,道:“你也累了,歇着吧,我自己回去便是。”

南宫墨依然送了长平公主出门,再回头便对上靳濯若有所思的眼神。南宫墨淡然笑道:“靳寨主有什么话说?”靳濯笑道:“长平公主倒是难得的亲和,一点儿也不像是皇家公主。郡主有个好婆婆。”南宫墨想到靳濯的身份想必是极为不收朱家人待见,不由得一笑。朱家这些年靠着靳濯得了不少好处,南宫墨自然不信朱家人会不知道靳濯跟朱初喻的关系。只不过是看不上靳濯的身份故作不知罢了。

靳濯不悦,“郡主这是什么意思?”南宫墨连忙摆摆手道:“没有,靳寨主和善嘉县主定能有情人终成眷属,还要多谢靳寨主今晚援手。”

靳濯轻哼一声,只是想起朱初喻深色到底有些黯然。他答应卫君陌来保护南宫墨固然是为了朱初喻,但是经过了这些日子,靳濯却有些怀疑自己跟朱初喻到底是不是真的合适,在朱初喻说出了那些绝情的话之后,他真的还要不死心的继续跟她纠缠么?而朱初喻…又真的值得自己这样复出么?

再抬头看看坐在不远处悠然喝茶的南宫墨,从容淡定的全然不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刺杀。靳濯突然心中有些不是滋味起来了,同时也有些理解宫驭宸为什么老是想要跟卫君陌作对,就凭卫君陌娶了这么一个妻子,就足够让天下绝大多数男人嫉妒不已了。而且,这个妻子还不是他自己求来的,而是皇帝赐婚的,运气不要太好。

只看靳濯脸上的神色变幻,南宫墨也大概能猜到他在想些什么。感情的事情,谁也说不准。靳濯自然不是什么好人,不过相交几次,南宫墨还是颇为欣赏他的光明磊落的。这样的男子无论是什么样的女子爱上了都定然会十分幸福的,只可惜靳濯挨上的却是一个最不需要爱情的女人。

“靳寨主这次来,可见过善嘉县主了?”南宫墨问道。

靳濯脸色有些黑,瞪着南宫墨道:“你想说什么?”南宫墨抿唇淡笑,道:“靳寨主误会了,我只是想说…如果善嘉县主知道靳寨主在这里的话,或许会误会。对两位的感情只怕是…有些不好。”靳濯翻了个白眼,道:“你不是知道我们闹翻了么?感情…我们之间当真有过感情么?”靳濯有些黯然地喃喃自语。

南宫墨轻声叹息,“但是,靳寨主似乎余情未了。我与寨主虽然相交甚浅,不该交浅言深,却还是要说一句,以免将来追悔莫及。”她可不想莫名其妙的成为别人感情的绊脚石,不管是朋友的还是敌人的。

靳濯沉默了良久,方才淡淡道:“我这次进京就是为她做最后一件事。以后…大家各自珍重吧。”以保护南宫墨为条件,换卫君陌将来放过朱初喻一次。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靳濯就是感觉到总有一天朱初喻会栽在这两个人手里。

南宫墨了然地看着靳濯也没有再多说什么。靳濯话是这么说,只怕心中未尝没有想要看看是否还有挽回的余地。只是南宫墨心中更清楚,朱初喻只会越来越让他失望,他们原本就不是一路人。

靳濯显然是不乐意跟人谈论自己的感情事情,不耐烦地啧了一声,道:“你真的不打算离开金陵?连将要登基的皇帝都想要杀你,你在这金陵城中还能混得下去?”南宫墨扬眉浅笑道:“越是身份不凡,想要做什么事情才越要思虑再三。相信我,今天之后萧千夜再想要杀我一定会认真考虑的。”当了皇帝也不可能想杀谁就杀谁,相反的,一个还没坐稳皇位的皇帝更是需要处处小心。真想要杀伐随心,也是需要性格和勇气的,萧千夜显然并不具备这样的铁血性格。

靳濯道:“就算他不怕人暗杀,也随时可以找你麻烦啊。”

南宫墨道:“现在想要找他麻烦的人更多。”

“总之一句话,你就是不走了?”靳濯有些暴躁地道,他答应了卫君陌要保护南宫墨,万一出了什么事,谁知道卫君陌那个蛇精病会不会迁怒到他身上?而偏偏,他对这些皇权贵族之间的争斗最不擅长了。

南宫墨认真地点头,“我能到哪里去?”她对当通缉犯一点兴趣都没有,真的除了金陵城,萧千夜和萧纯才好派人来追杀她呢,到时候日子肯定是过得精彩刺激。

靳濯深吸了一口气道:“好吧,本寨主就屈尊给你当一段时间的侍卫。希望卫君陌回来之前你不会把自己的命给玩掉了。”

南宫墨展颜一笑,道:“那就多谢寨主了。”有人不用是傻子,更何况还是靳濯这样的高手。

燕王府有刺客闯入不是一件小事,毕竟七八具尸体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处置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然南宫墨也没有打算悄无声息的处置了,萧千夜敢派人刺杀她,她若是就这么无声无息的算了,萧千夜还以为她喜欢忍气吞声呢。

一大早,五城兵马司的指挥使和应天府尹何文栎就进了燕王府。看着摆放在燕王府花园里整整齐齐的一排尸体,几个人的脸顿时都绿了。堂堂金陵皇城天子脚下,而且还是藩王府邸,大长公主暂住之所竟然会有刺客闯入,简直是将他们这些守卫京城治安的人的脸打得啪啪的。

五城兵马司来的指挥使是一个四十上下的中年男子,看了一眼站在旁边一眼不发的南宫墨,以及坐在大厅里喝茶的长平公主苦着脸觑了一眼旁边正蹲在地上检查尸体的何文栎。虽然他是武将,但是大夏朝的文官向来比武将彪悍,此时…他也无比的希望何文栎发扬文官彪悍不怕死的精神在前面挡着。

何文栎拍了拍手站起身来,连声感叹却什么也不说。指挥使无奈,只得轻咳一声道:“何大人,可看出什么来了?”

何文栎手一摊,“夏指挥使此言差矣,本官又不是仵作,能看得出什么?”

那你特么蹲在地上看了半天又感叹连连到底是在干什么啊?!

何文栎道:“本官只是在惊叹,竟然有人在天子脚下还敢如此胆大妄为,夏大人,如今可是国丧期间,你们五城兵马司若是忙不过来可以请京卫营帮忙啊,再不然,本官应天府的衙役也可以多派几个出来帮着巡逻?”自古文官武将就是死对头,遇上了先掐了再说。

“多谢何大人提醒!”夏指挥使咬牙切齿地道。

“不必客气。”何文栎笑眯眯地道。

“两位可看出了什么?”旁边,南宫墨淡淡问道。

何文栎脸上的笑容一收,朝着南宫墨恭敬地一揖,道:“启禀郡主,以下官只见…这些刺客只怕…并非是江湖中人。”南宫墨挑眉,“哦?你怎么看?”何文栎凝眉道:“这些刺客手心的茧几乎都在同一个位置,显然是练同样的兵器所致,甚至可能连练武的量都是一致的。这跟江湖中人的习惯大为不同,倒像是……”江湖中人,即使是训练有素的杀手组织兵器能力也都是截然不同的。这样服装兵器甚至连训练都完全制式的,倒是更像是军中之人,或者是朝中权贵的府兵暗卫之类的。

想到此处,何文栎有些哀怨地望了南宫墨一眼。若真是如此,事情就大了。

旁边的夏指挥使更是郁闷,怒瞪着何文栎险些把眼睛瞪凸出来。你特么不是说没看出来什么么?!

南宫墨面色淡然,心中却是冷笑。她也觉得萧千夜没那么快找到专业的江湖杀手。

何文栎叹了口气,走到南宫墨身边低声问道:“郡主可是有什么线索?”

南宫墨淡淡笑道:“若是有线索,我又何必请两位大人过来?如今世子不在家,家中就剩下我和母亲两个弱女子,母亲昨晚也吓得不轻,还请何大人和夏指挥使一定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啊。母亲正因为先皇驾崩哀痛不已,如今又遇此惊吓,若是出了什么事…本郡主也不知道该如何向世子燕王和齐王殿下交代。”

两人神色皆是肃然,何文栎还没来得及答话,就听夏指挥使道:“郡主请放心,末将一定尽快抓住凶手给公主和郡主一个交代!”

蠢货!何文栎没好气地扫了旁边的大个子一眼,这凶手明显就不是一般人,这蠢货居然还迫不及待地往坑里跳,武将就是愚蠢!

“何大人?”南宫墨笑吟吟地望着何文栎。

何文栎苦着脸,拱手道:“下官一定竭尽全力。”

南宫墨淡淡笑道:“本郡主相信何大人和夏指挥使的能力。如此,本郡主就恭候二位佳音了。”

“是。末将告退。”

看着南宫墨转身走回大厅里,何文栎皱着眉头挥手让人将尸体全部抬走。然后两人也转身往府外走去,虽然文官武将素来互相看不顺眼,偏偏五城兵马司和应天府尹都管着京城的治安,职责方面颇有交叉远比京卫营更多,所以两人也算是十分熟稔。

“何大人,这个案子你有什么看法?”夏指挥使耿直地问道。

何文栎叹气,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我们的麻烦大了。”

“怎么说?”夏指挥使皱眉,“大长公主也并非不讲理的人,断不会迁怒与你我才是。难道…何大人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何文栎摇摇头,心道:“我虽然不知道凶手到底是谁,但是凶手的身份肯定不简单。而且…谁先找我们麻烦,八成就跟凶手有关系了。”

见他如此,夏指挥使也不好细问。他跟何文栎的关系其实一向也不太好。只得道:“这些刺客也太过嚣张了,简直没将王法放在眼里。本官这就回去,和几位同僚商议重新布置京城的防务。”五城兵马司一共有五位指挥使,职责,品级,权力相同。

何文栎不在意的摆摆手示意他随意,两人正要分道扬镳,就见一队人马匆匆的朝着燕王府门口而来。何文栎扬眉,“宫里的人?”这时候宫里的人来燕王府干什么?难道是安抚大长公主和星城郡主的?

“可是夏指挥使和何大人?”

“正是,这位公公是?”

那内侍太监尖声道:“陛下有旨,召两位大人即刻入宫觐见。”

“是,微臣遵旨。”虽然有些诧异,不过两人还是齐声领旨。只是,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何大人原本还算俊朗的容颜已经扭曲起来了。如果一定要形容的话,那扭曲的容颜上大约就只有两个子——卧、槽!

星城郡主,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样坑我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