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再见秦惜/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

“郡主,陛下找夏指挥使和何大人入宫了。”燕王府里,总管匆匆走进书房低声禀告道。

南宫墨并不意外,只是微微点头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总管也知道,这位星城郡主是个极有主意的人,如今这燕王府虽然说是长平公主的身份辈分最尊贵,但是事实上确是事事都由星城郡主做主的。应了声是,总管恭敬地退了下去。

靳濯懒洋洋地坐在一边,撑着头望着正低头专注的看着账册的南宫墨道:“郡主看起来一点儿也不担心?”南宫墨冷笑一声,抬起头来看了靳濯一眼淡淡道:“一个蠢货,有什么好担心的?”别人做了这种事恨不得没有人知道,萧千夜倒是迫不及待的将何文栎两人召进宫去,会说什么不用想也知道。能够做到何文栎这个位置的人自然不会是笨蛋,岂会猜不出来这其中的关系?

靳濯淡淡地提醒道:“那个蠢货即将成为皇帝。”

南宫墨叹了口气,随手将手中的账册扔到一边道:“是啊,即将登基为帝。大夏有这么一个皇帝可真是……”不知道先帝在天之灵是不是会后悔?

大夏开国不到三十年,根本还没有稳定下来。这个时候需要的哪怕不是一个如先帝那样强势铁腕的帝王,也需要一个英明睿智的皇帝。而萧千夜,无论从那个角度来看,显然都不合适。

“曾经听人说皇长孙温文尔雅才华横溢,没想到…星城郡主竟然如此看不上眼。”不得不说,萧千夜的外表和身份还是很能糊弄人的,当然靳濯这么说也不排除是因为朱初喻的“移情别恋”刺激所致。

南宫墨道:“宋徽宗,李后主算不算才华横溢?”才华横溢跟适不适合做皇帝完全是两回事。更何况,历朝历代比萧千夜更加才华横溢的亡国之君比比皆是,萧千夜这只能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靳濯耸耸肩没说话,南宫墨挑了挑秀眉含笑看着靳濯道:“靳寨主这么闲?是不是想见见善嘉县主?”

靳濯有些冷淡的瞥了她一眼,对于某人在自己伤口上撒盐的行为很是不爽。南宫墨将手中的笔放到一边,站起身来淡笑道:“闲着没事,不如出去走走?”靳濯道:“星城郡主可真是不怕死。”南宫墨笑道:“别说得好像金陵皇城里随处都是刺客一样,我保证萧千夜不会再派人来行刺了。”靳濯暗暗在心中道:“萧千夜不怕人来,不代表别人不来吧?”

南宫墨起身往外走去,一边叹息道:“也不知道新皇陛下是怎么想的,他就是直接派人来抄了燕王府砍了我也比派人来行刺靠谱吧?”

“砍了你,难道他不需要向朝臣解释?”

南宫墨回身看着她,“有一句话,叫做,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就看他有没有这个胆量。如果先皇在誓,他下令杀了我,你猜有几个人有胆量问先皇要解释?”

很显然,萧千夜没有这个胆魄。

出了燕王府,靳濯脸色有些僵硬的跟在南宫墨身边。之前他并非没有来过金陵皇城,但是每一次都是暗中来暗中去,从来没有真正在金陵城中露过面。曾经他也希望过有一天和朱初喻一起光明正大的行走在金陵皇城中,现在看来是永远没有机会实现了。却没想到如今却跟着南宫墨一起大摇大摆的出现在皇城中。

看到南宫墨去的方向并不是高义伯府,靳濯暗中松了口气,同时又闪现出几分恼怒。

“你耍我?!”

南宫墨笑眯眯地看着他道:“我并没有说我要去高义伯府啊。秦家四小姐请了我喝茶,不过听说最近几日善嘉县主经常出入各家府邸,说不准就能碰上呢。”靳濯冷着脸,决定不再跟这个讨厌的女人说话。

南宫墨挑眉看了看靳濯也不在挑衅他,漫步朝着秦府的方向走去。

秦家出面接待南宫墨的并不是秦惜而是秦家大公子秦梓煦。看到秦梓煦一派温文尔雅的迎出门来,南宫墨扬眉一笑,“秦大公子,别来无恙。”秦梓煦拱手笑道:“有劳郡主惦记,一切安好。郡主从灵州回来还未见过面,一路辛苦了。”

南宫墨打量了秦梓煦一番,看来秦大公子最近的日子确实是很不错,整个人也显得容光焕发。倒是也不难理解,先皇驾崩如果说谁最高兴,除了萧纯估计就是这些世家了。无论哪一个皇子皇孙上位,至少对这些世家来说都是一个喘息之机。而萧千夜上位就更符合他们的利益了,萧千夜的性格想要跟这些盘根错节,同气连枝的世家斗,没有二三十年别想成事,这还必须是萧千夜自己握住了所有的权柄。如果萧千夜一直和萧纯暗中勾心斗角的话,两个人光是自己内斗就够了,别的事情什么也别想做。至少…世家绝对不是他们首当其冲的敌人,现在,萧纯和萧千夜的假想敌应该是藩王和他们彼此。

南宫墨问道:“惜儿最近身体如何?”

秦梓煦点头道:“还要多谢郡主,惜儿最近身体好多了。”

南宫墨道:“我给惜儿带了一些药过来,是我师兄配的,可惜先试试看。”秦梓煦面上露出感激的深色,拱手道:“多谢郡主,这位是……”南宫墨含笑看了靳濯一眼道:“这位是我的朋友,靳濯。”

秦梓煦自然看得出来靳濯不像是寻常人,面上却丝毫不动声色,笑道:“靳公子,幸会。”靳濯微微点头,神色有些淡漠地道:“幸会。”

秦梓煦也不在意靳濯的冷淡,笑着引两人进门,“两位里面请。”

进了秦府,靳濯木着脸跟在南宫墨和秦梓煦身边,听着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这种高门大宅让他感到有些不自在,一路走过去路过的侍女仆人纷纷上前问好,很快便到了秦惜住的惜玉轩,秦惜被丫头扶着快步走了出来,“墨儿。”

“惜儿。”南宫墨看看秦惜,原本消瘦苍白的容颜依然消瘦,不过脸色却多了几分红润,不在如往常那般苍白了。南宫墨伸手扣住她的手腕把了把脉,满意地点点头道:“还不错,看来这些日子是有好好保养的。”秦惜嫣然一笑,道:“自然。我也觉得我好多了,不过爹娘和哥哥还是不许我出去。”

秦梓煦无奈地道:“你身体还没好,现在天气越来越冷了,怎么好往外跑?”

秦惜眼巴巴地望着他小声道:“我从来没有往外面跑过。”看看站在旁边的南宫墨,秦惜眨了眨眼睛。墨儿时常可以出门在外,真是好羡慕啊。

“这位?”秦惜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靳濯,往秦梓煦身边靠了靠,好奇地问道。

秦梓煦道:“这是星城郡主的朋友,靳先生。”

秦惜微微一福,浅笑道:“见过金先生。”

靳濯沉着脸微微点头,秦惜显然也不太会应付这样完全不给面子的人,只得拉拉南宫墨的手笑道:“墨儿,咱们进去说。”

南宫墨含笑点头,任由秦惜拉着往惜玉轩里面走去,一边回头对秦梓煦笑道:“大公子,回头再来拜访。”秦梓煦自然明白南宫墨是有事情要找他,点了点头对靳濯笑道:“靳兄不如跟在下四处走走?”

两人进了惜玉轩坐了下来,秦惜欢喜地道:“墨儿,你可算来看我了。”

南宫墨含笑点点她的眉心道:“这么想我?”秦惜叹气道:“除了你,也没有人会来看我了。而且…我觉得跟你说话肯定比跟别人更有趣。”南宫墨也跟着叹气道:“我去灵州了刚回来,现在我倒是羡慕你了。”

秦惜点头,她虽然足不出户,却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有些关切地问道:“听说…你没有受伤吧?”

南宫墨摇摇头,秦惜轻叹了口气望着南宫墨:“如今金陵城里风起云涌,墨儿你千万要小心。”

“惜儿听说了什么事?”

秦惜摇头道:“别的倒是没什么,不过…几天善嘉县主来过秦家好几次。还有…还有阮郁之。”

“阮郁之?”南宫墨一怔,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恍惚了一下才想起来阮郁之这个人,皱眉道:“他来干什么?”朱初喻来还能说是为了萧纯或者萧千夜办事,但是阮郁之来,南宫墨绝不相信他会是单纯为了公式。

秦惜浅笑道:“还不是那些事儿?你不用担心,就算高义伯府再怎么如日中天,我们秦家也不会怕他们的。”朱家只有一个朱初喻,朱初喻再厉害也只是一个女子到底是无法直接参与朝政。据算是再怎么被萧千夜和萧纯看重,朱家暂时也还惹不起秦家这样的庞然大物。秦惜是秦家最得宠的嫡女,阮郁之想要干什么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南宫墨淡淡道:“需要帮忙尽管说一声。”正好看阮郁之不顺眼的人不少,南宫墨也不介意再踩他几脚。反正之前的事情已经跟阮郁之交恶了,再坏一点也没关系。

“嗯,谢谢你。”秦惜浅笑应道。

“谢什么,举手之劳。”南宫墨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