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君陌回京/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纯在这一代的皇孙们眼中是个有些奇怪的存在。毕竟更多的人几乎从记忆中就没有这个皇叔消息,但是突然有一天这个人冒出来一跃成为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这是一种三分好奇,三分疑惑又带着三分不屑和一份羡慕嫉妒的感觉。不过更多人直接将萧纯定位在了阴险狡诈心机深重之上。不阴险狡诈怎么会突然成为摄政王,他们可没看到先皇下旨辅政的遗诏,到更像是皇帝自己被人给当成傀儡了。当然,这个猜测大致上也还是正确的。

至于几乎知道全部真相的南宫墨,她当然不会将这些事情告诉任何人。对萧千炽三兄弟好是一回事,但是信任却又是另外一回事。就算是看上去最冲动也最没有心机的萧千炯,南宫墨也没有打算全然的信任他。

“萧纯?!他想干什么?我跟他无冤无仇的……”萧千炯闻言却是大怒。

南宫墨淡笑道:“他也未必是想要针对你,不过是碰巧罢了…谁让你刚好动手了呢。”当时的情况,无论是那个王爷的公子杀了康王庶子,结果都是一样的。反正还等不到藩王们将目标一致对齐萧纯,他们自己就要先闹起来了。毕竟,即使是庶子,死了一个儿子的藩王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

萧千炯气闷,“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南宫墨翻了个白眼道:“赶紧写信给你父王,看看怎么办吧。你不会真的以为杀了一个藩王庶子什么事都不会有吧?就算是误杀,人家的儿子也死了。”所以,这是到头来还是要燕王亲自解决。自己儿子弄死了自家兄弟的儿子,结果当爹的连句话都没说,走到哪儿也说不过去。

“千炽,明天你跟千炜带着千炯再起拜访一下康王世子吧。我看康王世子是个聪明人,如果他能够主动让步是最好了。这个案子最后大约要由大理寺主审,最好是能够转到刑部去。”南宫墨道。

“为什么?”

南宫墨含笑挑眉道:“三公子,你不会忘了刚才在大殿上阮郁之说了什么吧?哦,对了,忘了跟你说,我跟阮郁之有仇。”

“所以……”

南宫墨道:“所以,撞到他手里他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萧千炽蹙眉道:“如果陛下不肯让刑部接手呢?如今…陛下肯定也知道表嫂跟阮郁之的关系不好吧?”正是因为关系不好才能够杜绝徇私枉法,所以萧千夜说不定会咬死了要大理寺来审。

南宫墨淡淡道:“换不了大理寺,就换掉大理寺少卿。”阮郁之那种人,就算之前受了教训也不会学乖,金陵城里想要对付他的人绝不止她一个。

表嫂威武霸气!萧千炯一脸崇拜的望着南宫墨。

萧千炽点头,“是,明天我跟二弟带着三弟一起去见康王世子。”他们三个一起出来的,他是大哥又是世子,无论如何都得将弟弟们安全带回幽州去。萧千炽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对于往后的事情心中升起了几分忧虑。

回到王府,亲自将长平公主送回院子南宫墨才转身回自己住的院落。

刚刚踏入院中,却不由得停住了脚步。淡淡地月光下,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站在屋檐下,抬头望着走廊边上的宫灯。听到脚步声,才回过头来看向她。虽然神色依然是淡淡的,但是那双紫色的眼眸在月光下却闪动着温柔的光芒。

南宫墨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半晌也说不出话来。原本心中那么多的想要述说想要抱怨的话,竟似乎在片刻间风吹云散了一般。目光定定地望着他清俊无俦的容颜,“你……”

“无瑕,我回来了。”卫君陌望着她,轻声道。

“你怎么现在就……”直到被人牵住了手拉进怀中,南宫墨才终于回过神来有些不解的问。原本她以为,就算再快卫君陌至少也要大半个月后才能回来。卫君陌低头道:“我担心你。抱歉,让你一个人在金陵。”之前他确实是猜测到金陵会出事,但是却也绝对猜测不到会出这么大的事情。太子和皇帝在不到十天的时间里相继去世。就算卫君陌在疯狂也想不出萧纯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南宫墨摇摇头,“我应付得来。”

卫君陌抬手,轻抚着她有些微凉的容颜,“我没想过让你应付这些事。”

进了房间,布置的清雅却不失温馨的房间里空无一人,显然丫头们也知道世子回来了,识趣的给他们留下了单独相处的空间。

“无瑕……”

南宫墨浅浅一笑,放任自己靠在他怀中休息。虽然说应付得来,但是独自一个人背负这这么多事,这么多人的安危的压力即使是曾经的第一杀手,也难免感到有些疲惫的。抬起头来,看了看他清俊的容颜,比起当初在灵州的时候又消瘦了不少,显然这些日子也并不轻松,“伤好了么?”

卫君陌伸手,将她纤细的手指抱进自己掌中,淡笑道:“有弦歌公子在,怎么会不好?”

南宫墨莞尔一笑,说得也是。这话若是当着师兄的面儿问,只怕师兄不立刻暴走才怪。

“现在回来不要紧么?是不是该先进宫一趟?”卫君陌毕竟是带着圣命出的金陵,如今回来了自然要入宫复旨,虽然,皇帝已经不是那一个皇帝了。

“不用,现在宫门已经落锁了。明天再去。”卫君陌道,低下头盯着她清丽的容颜,低声道:“无瑕这些日子,可有想念我?”

“啊?”南宫墨一愣,突然觉得眼前的气氛便的有些暧昧旖旎起来。待要起身离开已经来不及了,唇边一暖,已经被人狠狠地稳住了。灵巧的舌头好不犹豫的浸入她口中榨取着芬芳的气息。紧紧搂住她的那双手仿佛要将她嵌入骨子里去了一般。一股夹带着危险的侵略气息顿时笼罩了整个人。

“君…君陌,我还有事要说。”南宫墨有些艰难地道。本就是新婚夫妻,新婚不久又离别许久,倒是比起小别胜新婚更加热烈几分。南宫墨叹了口气,将所有的事情都抛到脑后,伸手紧紧的环住了他的脖子。

两人双双倒向重重纱帘之后的床榻,片刻后,房间里响起了古老而有暧昧的声音。窗外的月儿悄悄地躲进了云中掩去半点羞红的脸儿。

好吧,其实她也很想念这个男人呢。

一梦醒来,因为身边传来的暖意南宫墨抬起头来,入目的便是卫君陌沉睡的俊美容颜。沉睡中的男人比起平日里多了几分温和无害,少了几分冷肃。原本俊美无俦的容颜也仿佛更加温润了几分。眼睑下还带着淡淡地清影,显然这些日子并没有好好休息。想也明白,他能够这么快出现在金陵,只怕是好几天马不停蹄的赶回来的。

抬起手来,想要轻轻戳一戳他的俊脸。有担心将他吵醒了只得讪讪地住了手,“这次就放过你吧。”这个男人是她的啊。

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沉睡中的人慢慢睁开了眼睛,紫色的眼眸里写着淡淡地温情。

“醒了?”南宫墨道:“几天没睡了?”

“两天。”刚刚睡醒的男人声音有些淡淡的沙哑,却意外的令人怦然心动。南宫墨无奈,“这么着急干什么,金陵城里就算有什么,一时半刻也不出不了是。”最让她无语的是,两天没睡觉昨晚还有精神折腾了小半夜,“再睡一会儿吧。”总共也不过才睡了一个半时辰而已。

卫君陌将她拉入怀中,“陪我一起睡。”

南宫墨也没有挣扎,往他怀中靠了靠。虽然不怕冷,但是这大冬天的有个人形暖炉,跟自己一个人独枕果然还是不一样的啊。

说了一会儿话,南宫墨倒是没什么睡意了。看某人显然也没有再睡一觉的想法,南宫墨还是将这些日子金陵的事情跟他简单的说了一遍,面对一会儿进宫的时候出什么事情。

好一会儿,等南宫墨说完了,卫君陌方才问道:“所以,先皇留下来的最后一道旨意…是在你的手里?”

南宫墨点点头,笑眯眯地问道:“是啊,你要看么?”

卫君陌摇摇头,问道:“你看了?”

“我也没看。”南宫墨道。总觉得看了就会出大事,皇帝的诏书总不至于写得是除了萧千夜这种事情吧?其实,南宫墨有一瞬间有些后悔从林贵妃那里拿来这个东西了,这根本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现在连交给谁都不知道。虽然没看,不过南宫墨直觉的认为这份旨意应该是交给萧千夜的。但是…先皇把要交给萧千夜的旨意交给她…是不是太看得起她的人品了?她可是眼睁睁放任他被杀的人啊。

卫君陌淡然道:“那就不看。”先皇已经驾崩了,再重要的旨意也影响不了多少局势。当然也不是完全影响不了,如果这道旨意是再有权有势如萧千夜萧纯或者是各地藩王的手上或许不一样,但是现在却是在他们的手上。既然林贵妃已死,卫君陌也不想让外人再知道南宫墨曾经得到过这么一份可称为遗诏的东西。

“先不说这个,萧千炯的事情要怎么办?”南宫墨问道。

卫君陌垂眸,沉吟了片刻道:“是萧纯的手笔?”

“十之*。”

卫君陌道:“先不要让千炽那么去见康王世子,回头我亲自去。”

南宫墨蹙眉,“这合适么?”无关怎么说,萧千炽萧千炜也是萧千炯的亲哥哥,萧千炽还是燕王世子,怎么说也比卫君陌这个表哥名正言顺的多。卫君陌道:“康王世子是个聪明人,我跟他也有几分交情,不用担心。”

既然他心里有数,南宫墨自然是不担心了。点点头道:“好吧,听你的。既然你回来了,后面的事情就都交给你了。”卫君陌点头,轻抚了一下她脸颊边的发丝,道:“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南宫墨浅浅一笑,并不答话,一切尽在不言中。

早上,等到长平公主等人得到卫君陌回来的消息的时候卫君陌已经出了王府进宫去了。看着前来请安的儿媳妇,长平公主无奈地叹气道:“果真是有了媳妇儿忘了娘啊。”南宫墨也知道长平公主是说笑的,笑道:“昨儿他回来已经很晚了,不是怕打扰母亲休息么?”

长平公主抬手点点她的额头道:“你别替他说好话。”

旁边的萧千炽等人也笑了起来,萧千炜笑道:“姑姑,谁不知道表哥最是孝顺了。您这样说,表哥岂不是伤心?”长平公主道:“我就没见过他伤心的模样。”卫世子在人前一贯面瘫,别说想要他伤心了,就算是让他给你一点好脸色都不容易。

卫君陌的归来,显然是让众人都感到松了口气。即使是不常见面,萧千炽三兄弟似乎也对这位表哥的能力十分信任。只有萧千炯苦着脸问道:“姑姑,表哥会不会揍我?”不过眉宇间却也少了几分郁气。

长平公主挑眉道:“谁让你不听话,这会儿想起来了?”

萧千炯耷拉着脑袋,可怜巴巴地望着南宫墨。南宫墨笑道:“放心吧,你表哥下手很有分寸的。”绝对不会伤筋动骨。

萧三公子不知道的事,卫君陌回来之后并没有揍他。就在他以为自己逃过一劫而暗暗欣喜的几天后,燕王殿下的一封信从北地快马送入金陵。当天萧三公子就挡着两位兄长以及表兄表嫂的面被燕王派来的信使狠狠地打了一顿板子。以至于躺在床上三五天都爬不起来。

“启禀陛下,二品按察使卫大人求见。”御书房里,萧千夜正在批折子,门口的内侍恭敬的禀告道。刚刚下了早朝萧千夜就坐在御书房里批阅折子,他还年轻,即使登基的许多事情非他所愿,但是既然坐在这个位置他还是想要做个勤勉的好皇帝。

听到内侍的禀告,萧千夜先是愣了愣方才问道:“谁?”

“回陛下,卫君陌,卫大人。”虽然卫君陌还有靖江郡王世子的身份,但是既然入朝为官,在正式的场合却需要称呼官职。

“卫君陌?!他回来了?”萧千夜险些打翻了跟前的茶杯,定了定神方才道:“让他进来。”

看着内侍匆匆而去,想起自己刚才的反应萧千夜不由得有些恼怒。其实他根本不需要怕卫君陌,卫君陌再厉害也只是一个臣子,一个郡王世子而已。手中既无实权也没有兵权,能对他构成什么威胁?之前还惧怕灵州的事情被卫君陌给揭发出来,现在他已经登基为帝了,卫君陌还能将他如何?

想到此处,萧千夜心中更多了几分底气,倒是隐隐有些期待起卫君陌的到来。

不一会儿,卫君陌已经出现在了御书房门口。俊美的容颜冷漠如冰,就连那双紫眸也仿佛平静的没有丝毫的感情一般。身形修长挺拔,即使穿着一身紫色的文官服饰,整个人却也依然如一把出窍的剑。

难怪他不喜欢卫君陌。萧千夜在心中暗暗道。卫君陌这样的人实在是太过出色,太过锋芒毕露了。即使只看外貌,就足够让大多数的男人心生嫉妒。还有那仿佛永远都波澜不惊的神色,总是让人忍不住想要撕下他平静的外表,看看他惊慌卑下的时候是什么模样。

可惜,卫君陌仿佛天生就是这样的人。他并不高调,也不张扬甚至也不骄傲。但是即使他跪在地上的时候也依然无法让人感到他谦卑。

“微臣卫君陌,见过陛下。”卫君陌淡然拱手道。

萧千夜面上露出一丝和煦的笑意,道:“君陌,快平身。这一趟辛苦你了。”

卫君陌淡然道:“陛下言重了,奉先皇旨意前往灵州办差,现在回京复旨。”萧千夜挑眉,“哦?这么说,灵州的事情已经处置妥当了?”他原本以为至少还能将卫君陌拖在灵州一段时间。卫君陌微微点头道:“有弦歌公子率领灵州各地的大夫配置除了治疗疫病的药物,又有朝廷和金陵各大世家送往灵州的药材粮食,如今灵州一切安好。只要不出问题,最多两三个月定能恢复秩序。”

望着卫君陌平淡的表情,萧千夜心情一时有些复杂。灵州那边的事情眼看着要被卫君陌处理妥当了,他之前派过去的几个人说是协助卫君陌办事,其实确实是怀着趁机敛政绩,抢功劳的想法的。但是他却没想到,卫君陌居然会如此干净利落的放手。要知道,如果灵州的事情由卫君陌一手负责的话,等到几个月后回京,至少也可以再升一级。难道卫君陌就真的视功名权势如粪土么?他不信。

“君陌辛苦了,这几日就先在府中好好休息吧。等过几日上朝的时候朕再行嘉奖。”

卫君陌也不反对,只是拱手道:“多谢陛下。”萧千夜想什么他当然知道,倒不是他真的视权贵如粪土,而是从头到尾他都没打算给萧千夜卖命而已。在卫君陌看来,萧千夜就算斗得过萧纯,这皇位能不能坐得稳还要两说。

“微臣告退。”

“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