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暴躁的康王世子/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燕王府,卫君陌便直接去了长平公主院中。正巧南宫墨等人也都在陪着长平公主说话。看到出门数月的儿子终于回来,长平公主也是万分欣喜,拉着卫君陌上下打量了一番发现只是稍微瘦了一些这才放下心来。同时又心疼起儿子的辛苦,一边吩咐下人赶紧去准备些补品,一定要好好补补。

萧千炽三人也上前来向表哥问好。三人都是生在北地,从小到大也没有回过金陵几次。跟卫君陌最熟悉的大概还要算身为世子的萧千炽了。但是对于这个表哥,三人却都不算陌生,因为他们英明神武的父王一贯喜欢念叨这个外甥,倒是比他们这些亲生的儿子还要看重一般。不过想起这些日子打听到的这位表兄的所作所为,三人也不得不在心中暗暗写个服字。他们若是有表哥这般的能耐,父王也就不会想着整天捶打他们了吧?

不过,三人没想过的却是,若不是有一个这么能耐的表哥,或许燕王殿下就不会对他们要求那么严格了。毕竟,三人在一众王孙中即便不是一等一的,却也都不是什么纨绔无能之辈。随便一个放在哪家亲王府上,也是个有出息的小王子了。可惜在燕王殿下眼中,这三个儿子都还欠修理。

“见过表哥。”即使是身为世子的萧千炽在卫君陌面前也丝毫不敢摆出亲王世子的架子。另一方面,萧千炽跟卫君陌最熟悉,自然也是最了解这个表哥的。何况他本身的性格也不是会对人摆架子的。

“见过表哥。”萧千炜和萧千炯也齐声道。萧千炯一边好奇地打量着卫君陌,在他的印象中就只有这个表哥武功很厉害。只是现在看起来...表哥似乎没有当年他见到的那么有压迫力了,一时间萧千炯倒是有些拿不准这个表哥武功到底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不过鉴于前段时间他刚刚被南宫墨狠狠地修理了一顿,也就没有提出要切磋的主意了。能够娶这么凶悍的老婆的表哥,肯定更加凶残。

如果南宫墨知道他在想什么的话,一定会告诉他一个江湖流传至今的真理:众所周知,混江湖的素来有几种人是轻易招惹不得的。一是老人,二是小孩,三是女人。卫君陌当然不算这其中的任何一种,但是还有另外一个更是绝对不能招惹的,那就是你完全看不出来他到底会不会武功的。返璞归真,不是每一个绝顶高手都能够做到的。至少南宫墨做不到,她也只能骗骗二三流的高手罢了。

卫君陌微微点头,示意他们坐下,这才拉着南宫墨在一边也坐了下来。打量了萧千炯片刻方才开口道:“昨晚......”

“表哥,我错了。”萧千炯只觉得头顶一凉,连忙开口道。

卫君陌挑眉,“哦?你哪儿错了?”

“我...我...”他也不知道他哪儿错了,他不该动手?但是那种情况下也容不得他不动手啊。他不该杀了康王的庶子?这是自然的,但是他从头到尾根本没想杀人啊,谁知道这是怎么撞上来的?苦思冥想了半晌,萧千炯只得耷拉着脑袋道:“反正我错了,表哥你罚我吧。”

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南宫墨的手指轻轻拍了拍卫君陌的手臂示意他适可而止。昨晚萧千炯想必也是一整夜都没睡好,这会儿眼睛还乌青乌青的。卫君陌低头看了她一眼,这才淡淡道:“这段日子好好在府里待着,哪儿也不许去。顺便把书房里的兵书抄一抄吧。”

萧千炯缩着头,小心翼翼地问道:“哪一册?抄几遍?”

“所有的,抄到你离开金陵为止。等到你回去的时候,就带回去给你父王当礼物吧。正好...舅舅的寿辰不是快到了么?”卫君陌道。

“嘎?”萧千炯迟疑地举起自己的爪子凭空地抓了两把,深深地怀疑自己离开金陵的时候右手会不会已经断了?

“你有意见?那么...康王府的事情你去处理?”卫君陌问道。

萧千炽连忙一把捂住弟弟的嘴,笑道:”表哥,那就麻烦你了。我和二弟会看着三弟的。”卫君陌这才点点头,似乎是相信了萧千炽的承诺。

“君儿,真的没事么?”长平公主有些担心地问道。虽然萧千炯是她的侄儿她也很关心疼爱,但是到底自己的儿子才是最重要的,“康王兄的性子有些暴烈,只怕此事没那么容易抹平吧?要不我写封信去给王嫂,请她劝劝?”

卫君陌摇头道:“母亲,不必如此。此事儿子跟康王世子处理就可以了。不至于惊动康王。”只要康王不傻,绝不会为了一个庶子而跟燕王决裂。如今新皇登基,范围那哥们若是闹起了内斗,可没有什么好处。更何况,康王的封地距离幽州十万八千里,真要找麻烦也有点困难。

南宫墨却明白卫君陌的另一层意思。这些藩王都是大婚之后就就藩了的,除了如燕王齐王这样的一母同胞的亲兄妹,别的王妃其实跟公主们根本没什么交情。卫君陌自然不愿意自己的母亲去康王妃面前碰壁。

长平公主叹了口气道:“罢了,有什么母亲能帮忙的事情,尽管开口便是。”

卫君陌点头道:“母亲放心便是。”

燕王府后院,萧千炯满脸不爽地瞪着自家大哥,“大哥,你干什么不让我说话?从现在到离京要一直抄书啊啊!”更重要的是,表哥说抄了要当成礼物送给父王,也就是说绝对不能让人代写,更不能胡乱图画了。想一想,萧三公子就觉得未来的日子暗无天日。

萧千炽叹气,有些同情地望着这个一直让自己头疼的弟弟,“三弟,你知道上一个不听表哥话的人怎么样了么?”

萧千炯撇撇嘴,“怎么样了?表哥总不能打死我吧?”

萧千炽道:“表哥虽然不会打死你,但是却能让你半死不活。你想天天躺在床上动也不动了还是想要抄书。”

“我不信。”萧千炯道,“我是燕王三公子!”

“我是燕王世子。”萧千炽面无表情地道。

以为大哥在用身份压自己,萧千炯刚要动怒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盯着萧千炽道:“大哥,你说的上一个人该不会就是你吧?”

“是我。”萧千炽道。虽然燕王世子现在是个温文稳重的皇孙公子,但是那不代表他小时候没有熊的时候。只不过他当熊孩子的时候比萧千炯要小得多罢了。不过就是那么短短的一段熊孩子生涯,他的这位沉默寡言,据说在外界备受歧视的表哥给他上了很生动的一课。从此燕王世子再也不熊了,从此燕王世子再也不想相信传言了。

萧千炯安分守己的开始他的抄书大业,萧千炽和萧千炜见帮不上卫君陌什么忙便也陪着弟弟一块儿同甘共苦去了。卫君陌带着南宫墨出了门,直接就往康王府而去了。虽然皇子们几乎不会住在金陵,但是金陵1城中却依然还是保留着所有亲王的府邸。

“哟,卫世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万望恕罪啊。”康王世子亲自带着人迎了出来,一见面就扯着有些阴阳怪气的声音调侃道。

卫君陌轻哼一声,看了康王世子一眼淡淡道:“确实许久不见。”

不知为什么,康王世子脸色有些不好看,也跟着哼了哼将目光转向南宫墨陪笑道:“这位就是星城郡主?昨晚小王失礼了还望恕罪。”

南宫墨淡然一笑,“康王世子言重了。”

康王世子挑了挑剑眉,将两人引入内堂宾主落座。康王世子靠着椅背,有些懒洋洋地道:“卫世子登门,是为了你那表弟吧?说吧,想怎么解决?”

卫君陌道:“你家老六到底是怎么死的,我不信你不知道。”

康王世子摊手笑道:“不就是被你家表弟给杀了的么?”

卫君陌不答,只是冷淡地盯着他。康王世子无奈,道:“你看我也没办法,我虽然不待见那些庶弟,但是小六死了我总要给父王一个交代。你可别指望我替萧千炯抗这个黑锅,更不要指望我会帮你去跟萧纯杠上。本世子这次来金陵,就是来看热闹的,看完了就打道回府。”

“你果然知道。”卫君陌沉声道。

康王世子笑眯眯道:“本世子又不傻。”

卫君陌放下茶杯,淡然道:“你既然不傻,就应该知道我既然来了,就不会空着手回去。”

康王世子眼神微微眯起,盯着卫君陌道:“你想怎么样?”

“如果你现在也死了,你说康王怀疑萧纯和萧千夜多,还是还以我和燕王多?”卫君陌漫不经心地抚弄着手中的茶杯,问道。

“卫君陌!”康王世子猛地一拍身边的茶几,怒道:“你特么这是人做的事么?太难看,太没水准了!”

“只要有用就行。”卫君陌平静地道。

要不是打不过,真想一脚踹死着混蛋!康王世子愤愤地想着,“就因为我不肯帮你表弟做伪证,你就要弄死我?我特么也是你表哥好么?姓卫的,你还是人么?”卫君陌淡然道:“你明知道萧千炯是无辜的,还眼睁睁看着他倒霉。他还是你堂弟呢。”我不是人,难道你就是了?

南宫墨好奇地看着这两个人你来我往的,不由得有些好笑。不过比起金陵城中这些表面上客客气气内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王孙公子,这个康王世子倒是显得真实多了。只是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时候有这么好的交情的。

看到她脸上一闪而过的笑容,康王世子道:“弟妹,嫁了这么个混蛋,你还笑得出来?”

南宫墨浅笑道:“君陌很好啊,我为什么笑不出来?”

会觉得他很好,只能证明你也是个混蛋。康王世子在心中默默地腹诽着。他入京已经有好几日了,这位星城郡主的丰功伟绩自然也听说了不少。绝不会将她当成普通的闺中女子对待。

康王世子叹了口气道:“好吧,你说想要我怎么做?先说好,超过我能力范围的事想也别想。咱们交情还没到那份上。”

卫君陌不以为然,“只要你对外承认这是个意外,康王府不会追究此事就可以了。”

康王世子翻了个白眼,“真这么说,回去之后还不被我那些庶弟和姨娘的口水给淹死?我要怎么跟父王交代?”卫君陌取出一个信封扔过去,“给康王舅舅,他看了之后自然不会追究了。”

康王世子有些半信半疑,“你不会在里面塞了一张白纸糊弄我吧?”他绝对相信卫君陌能够干得出这种没品的事情。

卫君陌直接丢给他一个白痴的眼神,懒得跟他废话。康王世子耸耸肩道:“好吧,如果只是这点事情当然没问题。不过...你还打算留在金陵?我可听说你跟萧千夜的关系不太好啊。老实说,你这混蛋...无论走到哪儿都不会招人待见的。赶紧回家找个坑把自己埋了吧。”这当然是玩笑话,不过康王世子倒是也没有说错,卫君陌这样的人天生就不像是能够屈居人下的。虽然他低调了十几年,但是一旦出现还是非常容易惹人注目。这样的臣子,对君王的压迫感太强了。一不注意,只怕就要功高震主,哪个做皇帝的也不会放心用这样的臣子。所以说,卫君陌这样的人,要么一辈子郁郁不得志,要么一飞冲天,谁也挡不住。

“多管闲事。”卫君陌淡然道。

“滚!”康王世子终于忍不住翻脸了。

卫君陌也不在意,起身拉起南宫墨直接往外面走了,连告辞都省了。身后,毫不意外的传来了康王世子砸茶杯的声音。

“你跟康王世子的关系不错?”南宫墨有些好奇地问道。卫君陌摇头,“一般。小时候认识,后来在外面不小心救过他一命而已。”只是比一般人好一点儿,如果涉及自身利益,两人妥妥的当对方是路人。

说起来,卫君陌跟各位藩王世子差不多都认识,但是真心不熟。毕竟卫君陌小时候名声在那里,小孩子最是天真也是最残忍的,更何况是皇室中的小孩子。每次这些藩王世子入京,难免欺负一下身世有些不太好又沉默寡言的卫君陌。至于最后到底是谁欺负了谁,大家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了。反正长大了之后差不多所有的藩王世子都不约而同的远离了这位郡王世子。明面上说是不乐意跟这个据说连亲爹是谁都不知道的卫世子接触,私底下到底是什么原因自然不足为外人到了。

这位康王世子自然也是其中之一,原本他也跟别的世子们没什么差别。唯一的不同只有某一次他受了姨娘和庶弟的挤兑,一时年少气盛跑了出去,被人追杀。正好被同样在追杀别人的卫世子给救了。一个在被人追杀,一个正在杀人,这其中的差别就此奠定了康王世子以后在卫君陌面前都要矮一截的地位。特别是在看到那时候才年方十六比自己还小一岁的表弟面无表情的把追杀自己的杀手给砍得七横八竖的时候,康王世子的内心是崩溃的。他实在是很想跑回金陵抓着自家姑姑问问,姑姑你到底怎么养出来这么一个怪物啊。

不过,这一次的经历也重新刷新了一下康王世子的三观。原来,作为一个皇孙除了跟庶弟们和姨娘们玩宅斗,还能做那么多的事情啊?从此,康王世子也开始在偷鸡摸狗的路上一去不回头,正式成长为皇室之中的一朵奇葩。

南宫墨笑道:“这个康王世子,好像挺有意思的。”能让卫君陌说是聪明人的,那绝对不是个庸才。所以,皇室中果然还是藏龙卧虎人才不少的,只可惜...先帝选了一个最不适合的。当然这也不能怪先帝,谁让萧千夜才是最名正言顺的哪一个呢。扫清了一切障碍从未被历练过的人固然难以成为一个真正的王者,但是谁敢保证丛林法则最后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那一个就一定是最合适的那一个?

卫世子轻哼一声,显然是不以为然。

南宫墨抿唇一笑,转到他跟前笑容可掬地望着他冷漠的俊脸,“不高兴了?”

“没有。”卫世子淡淡道。

“真的没有?”

“没有。”

“没有就好,我觉得康王世子比萧千夜看着顺眼多了,你说是不是?”

“......”卫君陌转身,往回走去。南宫墨不解,“你去哪儿?”

“我改变主意了,回去宰了他。”

“......”南宫墨哑然失笑,看着走在前面的男人,不由得捂嘴一笑。然后一跃而起朝着某人的后背扑了过去。若是一般人敢做这么危险的动作,迎接他的绝对是卫世子腰间的紫霄剑。但是这一次卫君陌却没有回头,只是在南宫墨扑倒自己背上的时候伸手托住了她。南宫墨趴在他的背上,搂着他的脖子低声笑道:“卫君陌,直说你吃错了会死么?”

卫君陌回头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继续往前走。

南宫墨连忙伸手捂住他的眼睛,“我开玩笑的,我怎么会觉得他有意思呢,一看就是个心机深重的家伙...喂,你还走?!”

“刚刚走错方向了。”卫世子淡定地道。

“......”盯着某人修长的脖子,星城郡主暗暗的磨牙,真是很想狠狠地咬一口啊。

“卫世子和星城郡主的感情真好啊。停在一边的马车里走出来两个人。朱初喻望着渐渐远去的一双璧人,轻声叹息道。

站在朱初喻旁边的阮郁之轻哼一声,看向朱初喻的目光却充满了款款柔情和倾慕,“县主值得比卫世子更好的人。”朱初喻叹息着摇了摇头,道:“这世上...还能有几个比卫世子更好的男人?”就算是有比卫世子俊美的,有权势的,有地位的,但是...又有谁会如他那般一心一意的对待一个人?世间男儿多薄幸,这是她早就看透了的事情,但是对于拥有了这样自己可望而不可即的幸福的南宫墨还是忍不住心存羡慕和嫉妒。

闻言,阮郁之眼底闪过一丝嫉恨,道:“卫世子现在对星城郡主好不过是因为她的容颜正盛以及南宫怀罢了。等过得两年,还不是一样会纳妾?”说卫君陌会一辈子对南宫墨一心一意,阮郁之是不信的。男人努力向上是为了什么?不就是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么?一辈子守着一个女人,哪怕真是天上的仙女也难免会感到厌倦了。即使是他现在对朱初喻情有独钟,却也没有想过一辈子只要她一个。红袖添香不仅是风雅和情趣,也是男人的面子。若是一辈子守着一个女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惧内呢。

朱初喻眼底闪过一丝厌烦,但是很快就掩盖了过去。淡淡道:“我却觉得...卫世子会一辈子对星城郡主一心一意呢。”

阮郁之嗤笑一声,显然是不以为意。

朱初喻也没有心思跟他争辩这么多,抬眼看了一眼跟前的康王府皱眉道:“既然卫世子和星城郡主已经来过了,看来咱们不需要进去了。”

阮郁之蹙眉,“县主这么确定,康王世子会给卫世子这个面子?”

“这有什么好不确定的?死的又不是他的同胞弟弟,不过是个庶子而已。只怕死了康王世子心里还暗暗高兴着呢。”只要不牵扯到他身上,想必康王世子是不会愿意为了一个庶弟得罪燕王这个手握重病的皇叔的。

阮郁之有些不渝,“难道康王府公子的死就这么算了?”

朱初喻有些不满地扫了他一眼,道:“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既然陛下要你查,你就好好地查。但是你记住了,陛下并不想置燕王三公子于死地,若是真的惹怒了燕王殿下,我们一个小小的高义伯府,可保不住你。”

阮郁之垂在身侧的手悄悄地握紧了又松开,才道:“我明白,县主放心便是了。”

朱初喻点头道:“明白就好,这个案子你随便查查,别让那些藩王世子们借机抓到把柄闹事就行了。既然康王世子不打算闹,想必也翻不出什么花样。”

“是。”

朱初喻回头忘了一眼已经看不见人影的街角,幽幽叹了口气道:“回吧。”

“是,县主。”

------题外话------

萌萌哒~写完了这一章才发现,康王世子居然连个面子都还莫有~泪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