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和离还是休书?/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千炯的案子兜兜转转最后不知道怎么的转到了应天府尹何文栎手中了。按理说发生在宫里的案子是轮不到应天府来管的,但是身为应天府尹的何文栎大人突然凶猛过人的从大理寺,刑部,督察院一众名正言顺的大拿手中抢到了这个案子的审理权。但是在看到何大人接旨的时候哭丧着的脸就知道,他是被逼无奈的。可惜…没人信!

大理寺卿:皇宫里的案子,你个应天府尹插个屁的手啊?手也生的太长了吧。

刑部尚书:抢赢了还摆着一副哭丧脸,真特么想抽他两耳光。

督察院左右都御史:一看就是得罪人的案子,居然还有人捞过界去抢,真是个傻帽。

何大人:劳资真特么是被逼的啊!

不管怎么说,这个案子到了何文栎手里自然是不用担心了。哪怕是为了忏悔自己上次昧着良心帮着萧千夜隐藏了某些事情这一次也会尽心尽力的给出卫君陌想要的结果。虽然他依然被修理的有些想哭。

因为卫君陌回来了,整个燕王府的气氛都变得格外的轻松起来了。即使是南宫墨也觉得放松了许多,之前整个府里的人事全部要她一个人撑着,虽然不算应付不了却也难免有些紧绷着神经。如今真正做主的人回来了,南宫墨自然是每天愉快的睡到自然醒。

睁开眼睛,便看到卫君陌正握着一卷书坐在床边看。听到她醒来,这才抬头看向爱她,“醒了?”

“恩。”懒懒地升了个懒腰,南宫墨直接滚到床边探过头看他手中的书,“兵书?怎么想起来看这个?”

卫君陌抬手轻抚着她的秀发,轻声道:“我们要准备离开金陵了。”

“去幽州?”南宫墨眼睛一亮,金陵这地方她早就呆腻了。整天斗来斗去,还尽是些脑残,呆久了人都会变得小肚鸡肠了。

卫君陌微微点头,“北地不比金陵繁华。”

“谁在乎。”南宫墨不以为然,“至少幽州的人会比金陵的看着舒服。”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免不了争斗。但是南宫墨觉得她真是有些烦腻了金陵的这些人和事了。上不得台面的人跟上不得台面的事儿。整天斗得跟乌眼鸡一样,只怕这些人除了权势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了什么去争斗。

“咱们什么时候走?”南宫墨问,毕竟卫君陌身上还有着从二品的官职呢。若是光明正大的调到幽州,几乎可以算得上是除了燕王之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这样重要的位置,萧千夜怎么也不会便宜给卫君陌的。但是如果是用其他法子离开,也就表示卫君陌必须放弃现在所有的一切了。

“金陵的事情完了就走。”卫君陌道。

南宫墨点点头道:“好吧,我让人准备一下。免得到时候着急。”

紫色的双眸写着淡淡地温柔,若是一般的闺中女子听说要从繁华的金陵跑到荒凉的幽州,甚至有可能要放弃所有的一切,哪怕是不痛哭流涕也要愁肠寸结了。但是他从南宫墨的眼中看到的却只有兴奋和向往。

南宫墨拉下他把玩自己发丝的手,问道:“你真的决定舍下靖江郡王府的一切?”卫君陌挑眉,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南宫墨想了想,还是决定将萧纯所说的关于卫君陌的身世告诉他。之前没说一事因为急着萧千炯的事,而是因为南宫墨也不确定告诉他这件事到底好不好。如果按照萧纯的话推断的话,萧千夜确实是卫鸿飞的儿子。不管怎么说,做确定的人都应该是卫君陌自己。

听完南宫墨的话,卫君陌的神色并没有什么变化,依然平静如常。

南宫墨有些惊讶,“你早就知道了?”

卫君陌摇头,他的生日比发生那件事的时候晚了将近大半个月,就算他想得再多也没有将这两件事怜惜在一起。毕竟,就算是按照他现在的生日他也是早产了不少的。若是再将生日往前推,能不能活下来都还是一回事。而且…萧纯所知道的,只怕也未必就是真相的全部。

“那卫鸿飞……”南宫墨皱眉。

卫君陌道:“他确实不是我的父亲。”

“咦?”南宫墨惊讶,只怕即便是卫鸿飞自己如果没有那一双紫眸也不敢百分百确定卫君陌不是他的儿子。卫君陌又是怎么确定的?卫君陌淡然道:“我十三岁的时候去苗疆找到了融雪草,试了试。”

南宫墨恍然大悟。融雪草,又名融血草。是生长在苗疆的一种奇药,相同血缘的人的血滴入这个药液之中后,颜色就会相同。相反的,若是毫无关系的两个人滴入药液中,颜色就会截然不同。南宫墨曾经也因为好奇做个实验,这个药竟然能够分辨出同样血型的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绝对比滴血认亲的结果要可靠得多。

叹了口气,“看来事实到底是如何,只有母亲才知道了。”

卫君陌道:“母亲不想说,我们就不必问。”

南宫墨点点头,想起长平公主的话和当时的神情,更加确定这其中一定还有别人不知道的秘密。以长平公主的为人,如果真的是她对不起卫鸿飞绝不会不承认的,更不会如此的怨恨。

“启禀世子,靖江郡王来了,在门外要见世子。”门外,鸣琴匆匆来禀告道。

卫君陌微微挑眉,南宫墨低声笑道:“靖江郡王看起来似乎又后悔了,之前还想要劝母亲回去呢。现在…说不定又打算让步了。”不用说,卫君陌也明白南宫墨所说的让步是什么,起身道:“你在休息一会儿,我去看看。”

南宫墨点点头,翻过身直接拿被子捂住了脸。横竖她也不想再去听卫鸿飞那些无聊的言语了。

等到卫君陌出去了,鸣琴几个才端着东西进来。拉起窗前的锦帘,知书笑道:“自从世子回来了,小姐就越来越懒了。还好公主慈爱,放到别的人家这时辰小姐早该去侍候婆婆早膳了。”

南宫墨缩了缩脖子,终于从被子里爬了起来任由几个丫头为自己穿衣梳妆。这两天她确实是懒惰了不少,往日里有什么事情都直接去做了,现在卫君陌回来了倒是都推给他了。

坐在梳妆镜前把玩着盒中的首饰,南宫墨一边问道:“靖江郡王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小姐不是不许他进来么?这些日子听看门的说靖江郡王经常来了,想必还是想要接公主回去。如今听说世子回来了,自然立刻就过来了。”南宫墨毕竟是女眷,卫鸿飞跟南宫墨吵架争执占不到什么便宜。但是卫君陌只要一天还是卫鸿飞名义上的儿子,卫鸿飞也就好说话一些,“小姐要不要去看看?”世子爷脾气可真的不怎么好,说不定就直接将靖江郡王给踹出去了呢。虽然说也是靖江郡王自找的,但是如今他们在金陵还是不要树敌太多的好。

南宫墨抬手将一直紫玉簪插进发间,一边淡淡道:“他心里有数,不会出事的。”

事实证明,卫君陌也并不是总也那么靠谱的。没一会儿功夫就见回雪风荷两个丫头气喘吁吁地跑来禀告,“大小姐,不好了!世子把靖江郡王给打了。”

南宫墨秀眉一扬,“怎么回事?”

回雪一边喘着气,一边摇头。小脸上也是一脸的茫然。世子和靖江郡王是进了书房谈话的,谁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只是听到一声巨响,靖江郡王就被卫世子从书房里给扔了出来。看那模样,若不是管事的拦着,只怕就要直接将人给宰了。管事的也知道自己拦不住世子,这才连忙使眼色要她们赶快来找世子妃搬救兵的。

“看来是真出事儿了?去看看吧。”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南宫墨却并不着急。如果卫君陌真想杀卫鸿飞,别说区区一个管事了,就是整个王府的侍卫一起上也不见得拦得住。

跟在身后的几个丫头见世子妃不着急,心中也慢慢安定下来了。

刚刚走进前院,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喧闹声。南宫墨不由得皱眉,一个侍卫模样的男子无声的出现在她跟前,南宫墨一看却是紫霄殿的人,“怎么回事?”

侍卫恭敬地道:“回世子妃,靖江郡王府的人来了,说世子将靖江郡王给打了,然后摄政王也来了。然后就……”

“真伤着人了?”南宫墨问道。

侍卫露出一个嘲弄的笑意,“怎么可能?”世子若是想要伤人,卫鸿飞连骨头都不会剩下还会给他们机会来叫嚣?

南宫墨冷笑,“这世道真是奇了怪了,本郡主还是第一次看到,碰瓷都能碰到家里来了的。”

漫步走进去,果然听到里面卫家的人正在吵吵嚷嚷的声讨着卫君陌。显然有了萧纯撑腰,卫家的人胆子也大了不止一倍。长平公主扶着丫头的手站在卫君陌身前,冷眼看着被卫君博扶着的靖江郡王。萧纯站在一边,扶着胡须笑道:“长平,就算你跟鸿飞关系再怎么冷淡,君陌也不该对长辈动手啊。大夏朝以孝治天下,这传了出去像什么话?”

长平公主早就知道先皇的死跟萧纯脱不了关系,对这个皇叔哪里还有半分敬意,冷声道:“皇叔,这是我们家的私事。”

萧纯眼眸一闪,笑道:“确实是私事不假,不过你既然叫本王一声皇叔,难道本王还说不得两句公道话。”

长平公主冷笑道:“那也要皇叔你说的是公道话才行。”说完,也不管萧纯是什么表情,直接转向卫鸿飞沉声道:“卫鸿飞,你到底想干什么直说便是。难不成你以为父皇驾崩了,本宫和君儿就要任由你搓揉了?”卫鸿飞原本确实是有些这个心思,但是只要燕王和齐王还在一天他也不敢这么承认。面上露出一丝哀容,沉声道:“长平,我只是想接你回去啊。你随本王回去,你还是靖江郡王妃,他还是靖江郡王世子。”虽然这么说,但是卫鸿飞却连卫君陌的名字都不愿意叫,而是以他代称。

长平公主不由得气乐了,对于卫鸿飞这样三天两头的纠缠也很很是烦腻。当初若不是父皇坚持不许,她早就跟他和离了。青梅竹马的夫妻,做到他们这个地步也算是奇葩了。

“卫鸿飞,你就直说吧,本宫和君儿还有什么地方值得你利用的?”长平公主不耐烦地问道。

卫鸿飞神色微变,更加哀戚地道:“长平,你就这么想我的?”

长平公主冷笑不语。

卫君博上前一步,朝着长平公主恭敬地道:“母亲,父王是真心接你和大哥回去了。之前的不愉快,还请母亲看在大家都是一家人的份上既往不咎吧。”

“闭嘴!”长平公主毫不留情地叱道:“本宫不是你的母亲,你的母亲是靖江郡王府的那个女人。若是连自己的亲娘都不认识了,就回家找个大夫好好看看。”卫君博脸上的表情也有些绷不住了,他认识长平公主也不是一年两年了。这位高高在上的嫡母对他们这些庶子素来是不假辞色的,但是却也只是淡淡地从来不想跟他们多说什么。这样的人并不难应付,只要不惹怒她她就不会找你麻烦,但是像现在这样毫不留情的怒斥却是从未有过的。挡着这一院子的人,卫君博只觉得无地自容。

萧纯沉声道:“长平,不管怎么说君陌也是靖江郡王府的嫡长子,这儿子打了父亲…总是不对的。你说是不是?”

长平公主正想说话,卫君陌一把拉住了母亲上前一步,眼神淡漠地看着萧纯问道:“我打了,又如何?”

萧纯脸色微沉,厉声道:“放肆!你年纪也不小了竟然还如此顽劣不受教。连最基本的尊重长辈都不会了么?”

卫君陌嗤笑一声,面不改色地斜睨了萧纯一眼,仿佛在看什么可笑的表演一般。那紫色的仿佛能够看透一切的眼眸,看得萧纯脸上也有几分不自在起来。卫君陌道:“摄政王这么大清早带着这几个废物来燕王府演戏给我和母亲看,到底有什么话就直说罢。现在我或许还有心情听你说,若是再晚一些,可就不一定了。”

萧纯脸色僵硬,平生就没有遇到过像卫君陌这种不按理出牌的人。靖江郡王府众人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只是不知道是为了卫君陌的那声废物还是别的什么。

好一会儿,萧纯方才笑道:“君陌说得什么话?本王也是希望你父王和母亲和和睦睦的罢了。”

卫君陌挑眉,“哦?这么说靖江郡王府投靠你了?原来不仅是废物,还是墙头草?”之前靖江郡王府可是偏向萧千夜的。

卫鸿飞父子脸色僵硬,一会儿青一会儿紫。

“现在骗我母亲回去,是想要让燕王和齐王府站在你这边么?”卫君陌淡然道,看向萧纯的眼眸多了几分怀疑,“摄政王,你脑子没问题吧?”

“你什么意思?”萧纯脸色阴沉。

卫君陌冷笑一声,道:“是什么让你觉得我母亲还会要这种墙头草一般的货色?要用美男计至少也该找个脸还能看的角色吧?”

卫鸿飞气得老脸通红,他们当然不是想要用什么美男计,不过是想打感情牌而已。卫鸿飞绝不相信长平公主会对他没有丝毫的感情,只是这个孽种!这个孽种……

长平公主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个儿子平日里不爱说话,这突然话躲起来却是口无遮拦,也不知道跟谁学的?不过即使如此,长平公主也容不得别人说自己的儿子不好,盯着卫鸿飞淡淡道:“卫鸿飞,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君儿的身世么?”

卫鸿飞一愣,心中突然一跳,隐隐地想要阻止长平公主接下来的话。

虽然这么多年来他早就认定了卫君陌不是自己的儿子,甚至也从来没有将他当成自己的儿子看过。但是如果这话真的从长平公主口中说出来,无论答案是是还是否他都会难以接受,“长平,你……”长平公主盯着他,淡淡道:“你猜的没错,君儿确实不是你的儿子。”

卫鸿飞脸色一白,身子也不由得晃了晃。如果刚才的伤只有一分是真的话,那么现在看上去到有七分了。

“长平,你……”

长平公主淡淡一笑,仿佛连眉宇间的那一丝忧郁也消散了许多,“现在你知道了,这么多年你猜测的没错,君儿不是你的儿子。现在,你还要本宫回去么?还要君儿继续做你的靖江郡王世子么?”卫鸿飞神色狰狞,眉宇间更多了几分挣扎。

萧纯看看长平公主,挑了挑眉笑道:“长平,这种事情怎么能乱说。就算是闹什么矛盾,你们这么多年也该闹够了啊。”卫鸿飞一怔,脸上显露出一丝希冀。长平公主冷冷一笑,并不答话。萧纯微微眯眼,淡淡道:“长平,君陌的身世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知道。你为了一时赌气这么多年君陌受了不少委屈,难道现在还要闹么?”

长平公主脸色微变,警惕地望着萧纯。她没有忘记南宫墨说过,萧纯知道了卫君陌出生的秘密,虽然他知道的并不是全部,但是恰恰他知道的才是最要命的那一部分。

看到长平公主变色,萧纯挑了挑眉眼底掠过一丝满意的笑意。道:“你们也算是少年夫妻,几十年了有什么过不去的。好好跟鸿飞回去说清楚便是,一家人和和睦睦的有什么不好?本王看,鸿飞的样子可是跟当初一样对你情有独钟啊。”说着,萧纯还自以为有趣的大笑了起来,可惜没人跟他1一样觉得有趣。

卫鸿飞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看长平公主再看看萧纯,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卫君陌身上。难不成,卫君陌真是他的儿子?若是这样…那长平为什么不说?

长平公主咬牙,“不可能!”她虽然不懂政事,却也不是傻子。卫君陌这种身世,若是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知道了萧纯怎么可能会放过他?离开金陵是早晚的事情,在此之前跟靖江郡王府断绝关系也是势在必行的。

萧纯脸上闪过一丝不悦,“长平,既然你执意如此,那么就别怪本王了。隐藏这么多年很辛苦吧?既然你不肯说那本王就替你说了。”

“摄政王想要说什么?怎么不请本郡主一起听听呢?”门外,传来南宫墨笑吟吟的声音。

萧纯回头,就看到南宫墨带着丫头漫步而来。步履从容,笑容盈盈丝毫没有着急担忧的模样。

萧纯挑眉,“星城郡主,你总是来得这么及时。”

南宫墨笑容浅浅,“摄政王也总是这么无所不在。”

南宫墨走到卫君陌身边,挑了挑秀眉看着冷着脸的萧纯。想要用别人的秘密威胁人的时候也先想想自己有没有把柄抓在别人手里吧。

“摄政王刚刚想要说什么?”南宫墨笑吟吟地问道。

萧纯盯着南宫墨良久,方才慢慢道:“本王年纪大了,一时间忘了要说什么了。”

南宫墨惋惜道:“那真是可惜了,本郡主的记性却不错。我们世子的记性更不错。”

萧纯眼角一抽,狠狠地瞪着南宫墨。他并不是没想过除掉南宫墨,可惜南宫墨的身份还有实力都太过不寻常,想要除掉她需要付出的代价不小不说,还很有可能被反噬。如今…更是…萧纯本身就不是一个犹豫不决的人,既然此路不通,也走得没有丝毫的犹豫。大家都有把柄,他不相信南宫墨真的敢将事情说出来。

“王爷?!”看着萧纯往外走,卫鸿飞顿时有些急了,“王爷,你的话还没说完。”

萧纯轻哼一声道:“本王忘了。”一挥手,带着人刹那间撤得干干净净。卫君陌说的没错,果然是废物。连个女人都搞不定还能有什么用?

看着萧纯离去的背影,卫鸿飞神色阴晴不定,犹豫了良久才看向长平公主,“长平,当初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长平公主淡然道:“本宫已经说了,君儿跟你没有任何关系。等着收本宫的和离书吧。”

“不行!我不同意!”卫鸿飞道,他从来没有想过要跟长平公主和离。

长平公主冷笑,“不收和离书,就收休书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