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休夫/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休书?!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怔,即使是靖江郡王自己也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自古以来只有男子休妻的还从未听说过有女子休夫的。即便是再怎么得宠的公主,也只有说皇家将驸马入罪,然后下旨断绝夫妻关系。绝没有那个公主敢明堂正道得说要休夫的。

“长平,你…别开玩笑了。”靖江郡王忍着怒气道。

长平公主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拿纸笔和本宫的印鉴来。”

“是,公主。”长平公主身边的人都是跟了她许多年的心腹,唯公主之命是从。听了长平公主的话自然毫不犹豫地转身往书房取纸笔和印信去了。

“长平!”卫鸿飞终于明白,长平公主这次并不是在开玩笑也不是跟他赌气,而是玩真的了。上前一步想要拦住转身而去的侍女,跟在卫鸿飞身边的卫君博等人也有些不知所措。若是卫鸿飞真的被长平公主给休了,不管这休书是不是有效,总之靖江郡王府是要成为整个金陵权贵之间的笑话了。

可惜,卫鸿飞才刚刚动了一下,早就侍立在旁边的侍卫就已经堵到了他跟前。恰好拦住了他的去路,看着面无表情地挡在自己跟前的侍卫,卫鸿飞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丫头快步离去。

转过身,卫鸿飞满脸愤怒地望着瞪着卫君陌,“你这是什么意思?”

卫君陌神色漠然,明显根本就不想开口跟他说话。卫君博有些谨慎地看了看众人一时间也不知道能说什么。只看现在,跟长平公主断绝关系对靖江郡王府并没有什么坏处,甚至对庶子出身的他来说还是一件好事。但是从远一些的地方看,只要燕王和齐王还在一天,卫君陌和长平公主就绝不会得倒。而燕王和齐王如果想要找他们的麻烦,也是一件相当让人头疼的事情。

南宫墨依然是面带微笑,轻声道:“王爷,迁怒于人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果然是孽种!”卫鸿飞终于忍不住,咬牙道。

真是给脸不要脸!

南宫墨脸色一沉,手刚刚抬起来还没来得及动作,就见身边的人影一闪,卫鸿飞惨叫一声摔出了好几丈远。卫君陌站在跟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卫鸿飞,紫色的眼眸里带着毫不在意的漠然。卫鸿飞抬起头来就望进了这样的一双眼眸,心中不由的一寒,一时说不出话来。

除了刚刚出生不久的时候,卫鸿飞从未认真的看过卫君陌的眼睛。那样的一双眼睛不仅仅代表着他的耻辱,在金陵许多人的口中更是有鬼瞳之称。现在,卫鸿飞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称呼,被这样的一双眼睛毫不留情的盯着的时候,那样的压力甚至比面对先帝的雷霆之怒还要让人感到压抑。

他会杀了我?卫鸿飞心中一颤,色厉内荏地叫道:“你敢?!你敢……”

旁边,南宫墨挑了挑眉,递给卫君博一个你爹没病吧的眼神。就算卫君陌再胆大妄为,也不会光天化日之下杀了一个郡王啊。而且还是当过他名义上二十多年爹的郡王。

卫君博显然也觉得自己的父王有些反应过度,摸了摸鼻子上前将卫鸿飞扶起来,低声提醒道:“父王……”

卫鸿飞也知道自己失态了,他居然会在一个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的目光下簌簌发抖,恐惧不已。特别是在这个人是卫君陌的时候,一种难言的屈辱占据了他整个身心。

卫君陌冷冷地瞥了卫鸿飞一眼,他当然不会承认他是故意吓唬卫鸿飞的。别看卫鸿飞是个以功封郡王的人,可惜他的这个功劳跟南宫怀这些人比起来不知道水到哪儿去了。若不是因为他娶了长平公主,就因为这个郡王之位他就能被一众开国功臣给弄死。人家辛辛苦苦在战场上出生入死,最高才封了个国公,他不过是跟在身边捡便宜再娶了个公主就封了郡王。卫君陌虽然上战场的次数不多,但是他杀过的人只怕比起南宫怀等一干名将只多不少。杀人的手法更是比南宫怀这些人精彩百倍。这样的人,只要稍稍放出他杀人的时候五分的杀意,就足够吓得卫鸿飞腿软了。

“以后再缠着母亲,别怪我不客气。”卫君陌淡然道。

卫鸿飞脸色一阵红一阵紫,好半天才指着卫君陌颤抖着手指道:“自古就没有女子休夫的,长平是本王的妻子,你有什么各自说话?”

长平公主冷笑一声,道:“你说反了,就算没有休夫的,也是你是本宫的驸马。既然如此,就给本宫有点做驸马的抬举。你那几个庶子庶女,全部赶出门去。还有那些侧妃侍妾,全部贬为通房。还有你家里那个老太婆,让她记清楚了,每天早晚过来给本宫请安若有一项做不到…咱们就去陛下跟前好好说道说道,对大长公主不敬是个什么罪名!”

真以为做驸马那么容易?真以为皇家公主都是任人欺压的软包子不成?卫鸿飞说是长平公主驸马,但是哪里有一天做个一个驸马该做的事情?只要看看陵夷公主的驸马当初过的是什么日子,就知道长平公主有多么的宽容了。

当年大夏刚刚立国,许多规矩本就还不齐整。而且先皇后也是个几位贤淑和蔼的女子,对女儿们也多教导她们要夫妻和睦不得以身份压人。刚刚成婚的时候长平公主也觉得他们青梅竹马感情极好,为了夫妻之间的和睦也该让着一些,谁知道有些人就是受不得抬举,越是让步她们就越是得寸进尺。若不是为了卫君陌的身份,长平公主也绝不会忍耐这么多年。如今儿子长大了有了自保的能力,父皇也不在了,长平公主也不觉得自己还需要再忍耐下去。

“公主,笔墨来了。”刚刚离去的侍女拿着笔墨纸砚气喘吁吁的奔过来。长平公主也不着急,平静地等待着卫鸿飞的答案。

“不可能!”卫鸿飞咬牙道。

南宫墨挑眉,浅笑道:“看来靖江郡王也不是那么真心的想要留母亲啊。不然…别的驸马都能做得事情,靖江郡王怎么就做不得了?”

卫鸿飞狠狠地瞪了南宫墨一眼,“本王是郡王!”他跟别的驸马一样么?哪个驸马能够受封郡王之位?卫鸿飞忘了,他受封郡王并非是因为他有多么高的功勋,而是因为父荫,因为长平公主。

“呵呵。”南宫墨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了两声,虽然没明白是什么意思却更加让人心生怒火。

长平公主秀眉微蹙,淡然道:“无瑕,不必跟他们多说。”

长平公主接过笔,就着侍女端着的托盘沾了沾已经磨好的墨汁就在纸上刷刷地写下了好几行字。一气呵成显然没有丝毫的犹豫,然后接过另一个丫头手中捧得印信,重重的按在了休书上。

放下笔墨,将休书往卫鸿飞跟前一掷,长平公主冷然道:“带着你的人,滚吧。再让本宫看到你靖江郡王府的人出现在燕王府,别怪本宫手下无情。”

卫鸿飞紧紧地抓着手中的休书,紧紧地盯着长平公主,“长平,你当真如此……。”

长平公主根本不听他还想要说什么,扶着丫头的手转身往内院走去。

“长平!这个小子的父亲到底是谁?让你宁愿跟我决裂也要护着他?”卫鸿飞不甘地怒吼道。

“与你无关。”长平公主留下淡淡地四个字,脚下步履平缓地走进了内院只留下一个淡淡地身影让卫鸿飞望着失神。这一刻,他终于深切地感受到,他已经彻底的失去了长平公主。这个他曾经发誓要好好珍惜,要一辈子白头偕老的妻子。

想到此处,卫鸿飞等着卫君陌的眼神就更多了几分怨毒和愤恨。若不是…若不是因为这个孽种……

南宫墨挑眉,饶有兴致地看着卫鸿飞等待他的下一步举动。同时也有些惊讶经过了刚刚卫鸿飞居然还有勇气跟卫君陌对峙。说起来,这世上总是有那么一种人,该勇敢的时候是怂包,该认怂的时候却又莫名的胆大。而且这种人似乎还不少。是谁给了卫鸿飞自信觉得卫君陌不会对他怎么样?还是真的被愤怒给冲昏了头脑。

“扔出去。”卫君陌拉过南宫墨,转身往自己的院子里走去。连个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给被抛下靖江郡王父子两。走了两步,卫君陌又停了下来,淡淡道:“这个还给你们。”不知从哪儿抽出一块玉牌,头也不会地往后一抛,正好砸向了卫君博。卫君博连忙伸手去接,接在手中才发现那竟然是象征着靖江郡王府世子身份的腰牌。虽然他从小到大不知道多少次幻想过自己终有一天会拥有它。但是他绝对想不到会是在这种情况下,被人向扔废物一样的随手扔给他,这种感觉并不好受。

看着两人渐去渐远的身影,卫君博脸上的神色复杂难辨。

燕王府的侍卫果然没有丝毫留情,不等父子俩说什么,直接抓起人架起来便往府门外扔去。最后两人只得在路人惊讶探究的眼神中灰溜溜的离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