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南宫绪出手/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国公府丢了东西的消息南宫墨很快就收到了,毕竟,寄畅园里还住着南宫墨留下的人呢。南宫怀命人搜查真个楚国公府,自然不会漏掉了一直跟自己不太对盘的南宫墨的园子。只是无论是他想要找的东西还是乔月舞,都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乔飞嫣小产的消息自然也是瞒不住的,不管楚国公府如何的风雨晦暗,燕王府里南宫墨对着刚刚收到的消息清丽的容颜上难得的多了几分凝重。

“怎么了?”卫君陌站在她伸手,扶着她的肩头轻声问道。

南宫墨摇摇头,拿着手中紫霄殿刚刚传过来的消息凝眉道:“不知道怎么的,有些担心。”

“担心谁?”卫君陌道:“南宫绪?”

南宫墨一怔,有些无奈地道:“大约是吧。你说…楚国公府里到底丢了什么东西,还有乔月舞…到底去哪儿啦?”总觉得这一切绝对跟南宫绪脱不了关系。但是南宫绪先是将南宫晖分家出去,又将人打发出金陵。就连她这个妹妹平时也极好往来,显然要做不是什么小事。南宫墨一时也有些犹豫,到底该不该去管南宫绪的事情。

卫君陌拍拍她的肩膀,轻声道:“想做就去做,不用担心。”

南宫墨莞尔一笑,伸手握住他的手浅笑道:“我知道,谢谢你。”靠在他怀中,南宫墨沉吟了片刻问道:“你说,乔月舞到底去哪儿了?”一个完全不会武功的弱女子,到底是怎么从一个国公府里无声无息的消失的?

卫君陌道:“或许,乔月舞并没有离开。”

“怎么说?”

“昨天一早,南宫绪的妻子带了东西进宫探望南宫姝。”卫君陌淡然道。南宫墨却听出了其中的关键点,带了东西…想要往皇宫里带东西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那层层关卡的检查就免不了的。但是,如果是有人打点,想要将一个人装在箱子里带进宫里去却不是什么难事儿。只是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并不多,除了萧千夜。整个皇宫,除了萧纯只有萧千夜能够让送进宫里的东西畅通无阻的进出。

南宫墨心中一惊,“你是说,大哥在跟萧千夜合作?”

“或者是,互相利用。”卫君陌淡然道。显然对于南宫怀父子一个站在萧纯那边,一个站在萧千夜的一边并没有什么惊讶的,“南宫绪不是萧千夜的人,大约是…想要跟萧千夜联手……”

南宫绪原本跟金陵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没有任何关系,他既然主动搅了进去并且与萧千夜联手,那么想要对付的人不言而喻…是南宫怀。

“南宫绪利用乔月舞拿到了对南宫怀非常不利的东西。不过…南宫怀现在或许还不知道自己的敌人是谁。”卫君陌平静地道。即使知道南宫绪对自己不满,但是南宫怀绝对想不到自己的嫡长子竟然是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的吧。

“大哥到底拿到了什么?”南宫墨低声道。南宫绪对南宫怀这个父亲并不若南宫墨这般淡漠。相处了二十多年,父子之情不可能都是假的。但是能够让南宫绪宁愿跟萧千夜合作也要打击南宫怀的理由,到底是什么呢?

“想知道,就去看看。”

南宫墨无声地点了点头。

楚国公府里,南宫怀神色阴沉的仿佛能够滴出墨汁了。被他的目光扫到的下人也忍不住在心中打了个寒战,暗自祈祷公爷不要将怒火发泄到自己的身上。

“这么说,你们不仅没有找到府里府外有什么可疑的人和物,就连乔月舞的踪迹依然还是没有半点消息?”南宫怀声音阴冷地问道。一个管事模样的男子战战兢兢地出来,道:“启禀公爷,属下们已经将整个楚国公府都翻了个便,并没有查到什么可疑的人物啊。”重要的是,公爷根本没有说过要找的是什么东西。直说是一个绿檀木的盒子,天知道他们这一天多几乎将所有看起来跟绿檀木有关的东西都给拆碎了。至于乔月舞,那么大一个人突然消失在了楚国公府,既没有人看到她离开金陵也没有人看到她出现在金陵城中。那么只能说明她是被一个势力极大的人藏起来了。金陵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藏下一个人还是容易的,因为有许多的地方根本不是他们想要查就能够查得到的。

“滚!”南宫怀不耐烦地道。

众人暗暗松了口气,连滚带爬地退了出去。

“等等。”

走在最后的总管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脸色不由得一僵,小心翼翼地转过身来。南宫怀盯着他良久方才问道:“绪儿这两天在做什么?”

总管松了口气,连忙道:“回公爷,大公子这些日子除了如往常一般去衙门当值,就是在书房里读书,并没有出过门。”

南宫怀凝眉,有些怀疑地道:“没有出过门?”

“公爷也知道,大公子的朋友并不多,除了偶尔应酬大多数时候都是留在府里的。何况如今二公子也已经离京了,大小姐……”大小姐跟家里关系冷淡,就算大公子有心去看妹妹也要看大小姐愿不愿意见这个哥哥啊。

南宫怀漠然,良久才问道:“乔千宁呢?”

“乔公子倒是经常出去,不过去哪儿…属下就不得而知了。”总管道。

南宫怀道:“让他在府里好好待着别到处乱跑。不,如果他出门,找人暗中跟着他。”总管一怔,虽然不太明白南宫怀的用意,不过既然主子吩咐了他执行也就是了,“是,公爷。”

“飞嫣怎么样了?”南宫怀问道。

总管声音更低了几分,低声道:“乔夫人很是难过,一直在院子里伤心呢。老奴派丫头劝着…大夫说…乔夫人曾经多次小产,这孩子只怕原本就是保不住的。如今虽然落了胎对身体的伤害却要比过两个月再小产要低得多。还望公爷节哀。”

南宫怀一愣,很快又想起乔飞嫣曾经做过十几年的郡王妃,有过孩子倒也不奇怪。心中还有许多琐事,也不及多想这个问题,挥挥手让总管出去了。

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南宫怀不停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仿佛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困兽。乔飞嫣小产,乔月舞失踪他可以不起在意,但是…乔月舞从他书房里拿走的东西…到底是谁指使她的?萧千夜?不,萧千夜不可能知道这些。萧纯…萧纯是怕自己临阵倒戈,所以想要拿到铁证好控制自己么?萧、纯!你最好别被我发现真的是你搞的鬼!

再想到那里面的东西,南宫怀更加坐卧不安了。又宁愿真的是萧纯拿去的,至少萧纯想要控制自己还不会立刻将里面的东西公开,但是如果不是…那么到底是谁…。

“启禀公爷,摄政王有请。”门外,侍卫恭声禀告道。

南宫怀轻哼一声,收敛了神色沉声道:“知道了。”

南宫怀换了身衣服便出了书房往府外走去,刚走到前院的时候碰到了迎面而来的南宫绪。南宫绪神色平淡,看到南宫怀便停下了脚步,垂眸恭敬地道:“父亲。”

南宫怀现在看谁都不顺眼,看着这个沉默地让人猜不出心思的长子更是觉得怎么看都居心叵测。轻哼了一声问道:“去哪儿了?”南宫绪淡然道:“回父亲,刚从衙门回来。”南宫怀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才丢下一句,“没事就好好在家里待着”,拂袖而去。

身后,南宫绪回头看着南宫怀远去的背影,眼神幽森晦暗。

“公子。”

南宫绪回头,淡然问道:“晖儿和墨儿那边怎么样了?”

灰衣侍卫沉声道:“二公子和二少夫人现在已经已经随归化将军到了边关了。大小姐和姑爷这些日子一直在府里,似乎再准备着离开金陵的事情,也无意理会金陵城中的这些事情。”

南宫绪点点头道:“很好。”

侍卫又道:“二小姐那里传来了消息,说是…陛下准备今晚动手。”

南宫绪冷笑一声,道:“看来都等不及了。待会儿把那些东西都送出去吧,一半给晖儿,一半给墨儿。”

侍卫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点了点头道:“是,大公子。”

“走吧。去看看乔夫人。”

乔飞嫣如今住的院子自然不是当初刚进楚国公府的时候住的偏僻院落。而是在郑氏之前的院子旁边的一座,原本南宫怀是想要让乔飞嫣住郑氏的青芜院的,但是乔飞嫣嫌弃那院子晦气,就挑了郑氏旁边一座差不多的疏雨轩。如今当家夫人不在,南宫绪身为男子原本是不该来这样的地方的,平常南宫绪也是在自己的励勤院一亩三分地从不乱走。今天突然来了而且还直入疏雨轩倒是让许多下人都下了一条,纷纷上前来行礼。

“退下!”虽然许久不管事,但是南宫绪在楚国公府的下人眼中还是颇有权威的,不少人连忙尊令退来了。也有人见他像是来者不善,暗中退下想要出去报信。自然被南宫绪看在眼里,朝身边的侍卫看了一眼,侍卫微微点头表示自己明白,南宫绪便足不停步的朝着疏雨轩里面走去。

“大公子。”总管挡着了南宫绪前面,恭声道:“大公子,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南宫绪挑眉,“你要挡我?”

“不敢。”总管连忙道,“只是,乔夫人若是出了什么意外,只怕大公子也脱不了干系。”他不知道大公子为什么突然要向乔飞嫣发难,但是平心而论他还是不希望大公子因为乔飞嫣母子出了什么意外的。虽然所有人都看得明白,公爷如今是越来越不待见大公子了。

“那就让开。”南宫绪冷声道。

“大公子……”

南宫绪盯着他,沉声道:“你若是还念着我母亲的半分情面,就让开。”

总管沉默不语,许久方才重重地叹了口气拱手道:“大公子,保重。”

南宫绪沉默地绕过了总管站立的地方,头也不回地走进了疏雨轩。

总管深深地叹了口气,原本就有些苍老的容颜仿佛更老去了几分,“夫人…你若是在天有灵,千万别让大公子做出什么傻事啊。”

二十多年前,他还只是楚国公府…不,是楚府一个普通的下人。第一次看到公爷和夫人的时候他跟所有人一样几乎忘记了旁边那个令所有男子仰望的年轻将领。站在他身边的女子沉静却让人觉得高贵的气质令若有人都呆住了。那是他们这样的人一辈子都不会见到的高贵女子。曾经在新皇带着嫔妃公主们入城的时候他们在人群中也是见过那些美丽的妃子和公主的,但是他却觉得任何一个嫔妃和公主都不会比夫人更像一个公主。那是理所当然的,贫民出生的皇室又怎么比得上孟家上千年的底蕴培养出来的女子?就如同,如今皇家那些年轻的公主郡主们,也绝不会比谢家的小姐看上去更加的气质出众。新夫人果然是个温柔贤淑的女子,对府中下人也十分宽厚,与草莽出身的南宫怀十分不一样。十多年前,他曾经失手打碎了公爷喜爱的一个瓷器,险些被当场打死。是夫人在旁边替他说情他才能活到今天。他记得当时…年方四岁的大公子就站在夫人的身边。

想起南宫绪刚刚的话,总管心中不由的一颤。如果大公子连四岁的时候这样一件可说是微不足道的小事都记得清清楚楚。那么…这些年还有夫人当初的事情他又会记得多少?

乔飞嫣坐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出神,刚刚失去的孩子让她有些难过,但又不是太难过。毕竟…这并不是她失去的唯一一个孩子。只是,现在这个时候失去了这个孩子着实是有些可惜。

看着不值得精致华贵的房间,乔飞嫣唇边勾起了一丝浅浅的笑意。表姐…终究,还是我赢了啊。

当年,她跪在她面前求她成全,自己那个高高在上的表姐是怎么做得?

想起来了,她问南宫怀是选她还是选她?如果南宫怀选择自己,就当场写下和离书从此恩断义绝。当时那个时候,就连先皇都还要仰仗孟家的名声,南宫怀又怎么可能舍孟家而选自己。那次…是她平生第一次尝到了被抛弃的滋味。同时也知道了自己这个往日里总是温婉动人的表姐到底有多狠绝。从头到尾,她一句话都没有跟她说,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她。却只是淡淡地一句话就让她的所有努力都成了笑话。让她好像是一个任人践踏自作聪明的贱人。从那一刻开始,她就发誓她一定要报复。她一定要将所受的耻辱百倍的还给她!只可惜…那个女人竟然那么短命,只是区区一个郑氏就把她给气死了。呵呵,枉费她想了那么多法子,做了那么多安排想要好好招呼她。在听到她死了的那一刻,她心里还真是有些淡淡的失望。不过,她死了没关系,用在她女儿身上也是一样的。谁知道,那丫头竟然那么大的命!

表姐,现在…你的丈夫是我的了,楚国公府也将是我的。至于你的儿女…呵呵…。

听到外面的脚步声,乔飞嫣不悦地抬起头来便看到南宫绪漫步走了进来。心中不由得一惊,“大公子,你怎么会来这里?”

南宫绪平静地看着她,“来看看乔夫人可还好。”

乔飞嫣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我还好,多谢大公子关心。”

南宫绪点头道:“那就好。”

“大公子…是什么意思?”乔飞嫣并不是笨蛋,自然感觉到南宫绪出现在这里的不对劲。但是半天都没有丫头进来,只得警惕地盯着南宫绪。

南宫绪道:“我担心…乔夫人身体若是不好的话,后面的事情乔夫人只怕受不住。”

“什么意思?你想做什么?”乔飞嫣变色,厉声道:“我是未来的楚国公府,你敢乱来南宫大哥不会放过你的。”

南宫绪嗤笑一声,“父亲会放弃你一次,就会放弃你第二次。特别是…在他知道你肚子里的孽种不是他的的时候。说起来,乔夫人还敢感谢我才对,若不然…父亲知道了真相说不定会亲自动手打掉这个孽种。”

“是你?!”乔飞嫣惊骇,“是你害死了我的孩子?”

南宫绪挑眉,“是我么?难道不是乔月舞么?夫人真是生了个好女儿啊。”

提起乔月舞,乔飞嫣的神色扭曲了一下,“你把她怎么样了?”

南宫绪道:“我以为…像你这样的女人应该什么也不在乎了才对。没想到你竟然还会在乎乔月舞?你不用担心,她现在在这世上最安全的地方——皇宫。”

“你把她交给南宫姝了?!”乔飞嫣想要起身,可惜刚刚小产的身体却有些虚弱,很快又跌回了床上。

南宫绪显然对乔月舞的事情没有兴趣,淡淡道:“乔夫人知道我为什么来么?”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乔飞嫣咬牙道。

南宫绪挑眉,“既然如此,我提醒你…孟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