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惊变之夜/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家?

乔飞嫣眼神蓦地一缩,看向南宫绪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恐惧。但是很快就被她隐藏了起来,望着南宫绪挤出一个自以为柔美的笑容,“孟家...怎么了?”南宫绪饶有兴致的望着乔飞嫣笑了。南宫绪并不是一个爱笑的人,所以当他笑起来的时候让人感到格外的恐怕,乔飞嫣心中一颤,强忍着慌乱与他对视。

南宫绪道:“乔夫人是想要拖时间么?那么...你大约要失望了。今天别说我只是到你院子里来问话,就算我杀了你父亲也不会再这个时候回来的。你应该明白父亲是什么样的人,你觉得他会为了你不顾一切么?”

当然不会!乔飞嫣心中暗道。真是因为明白所以才更加害怕,也更加愤怒。

“绪儿...我真的不明白你的意思。”乔飞嫣垂眸,低声道。

南宫绪冷笑一声道:“不知道?那么...这个你知不知道?”南宫绪伸手,手中握着一封发黄的信笺,信笺上的字迹却让乔飞嫣心中生寒,忍不住失声道:“这个怎么会在你手里?!”南宫绪淡然道:“这里是楚国公府,曾经...这里的女主人是我母亲。你若是想要隐藏什么东西的话,就不改带进楚国公府里来。”

“我院子里的丫头......”乔飞嫣咬牙道。

南宫绪怜悯地看着她,“你知道,郑氏为什么能在楚国公府作威作福十几年却突然死得无声无息么?”

“是你杀了她。”

南宫绪并不回答,只是道:“郑氏虽然死了,但是却留给了我一件好东西,也终于让我同意了母亲当年说的话。”

“孟...表姐说了什么?

南宫绪道:“母亲说...郑氏看似精明实则愚蠢,楚国公府有这样一个当家主母,对我来说并不是坏事。虽然一直以来我都不太赞同母亲这个观点,但是...最后郑氏总算还是贡献出了她的价值,让我知道...当初没有解决掉她确实是个不错的决定。”

乔飞嫣警惕地望着南宫绪,仿佛生怕他突然扑过来掐死自己一般。南宫绪神色平静地道:“你知道郑氏明明出身低微,为什么能够成为楚国公府的夫人么?”

乔飞嫣摇了摇头,她确实是不知道。当初只当是南宫怀移情别恋,虽然生气但是更多的却是对孟氏的幸灾乐祸。但是回到金陵之后看到南宫怀在郑氏死前死后的表现,她知道南宫怀对郑氏并没有太深厚的感情。南宫绪道:“因为,郑氏无意中得到了半张书信,而书信里的内容却恰好与父亲和你有关。当然...郑氏应该不知道那心中的人就是堂堂华宁郡王妃了。如果你还是记不起来的话,我可以提醒你一下,十九年前的事情,你应该记忆深刻才对吧?毕竟,你不就是那一年嫁给华宁郡王的么?”

“我真的不知道你再说什么!”乔飞嫣忍不住叫道。

南宫绪眼眸微臣,“敬酒不吃吃罚酒。六年前是你让人将墨儿扔进土匪寨里去的吧?既然你对压寨夫人这么感兴趣,不如我送你去试试如何?不过...你这半老徐娘的模样,只怕没有哪个土匪头子愿意娶你做压寨夫人了,那么...那几十上百的土匪不知道乔夫人受不受得住?”

乔飞嫣只觉得遍体生寒,望着南宫绪的目光仿佛见到了鬼一般。即使是之前南宫绪几次对他们母子三人很不客气,甚至是赏赐威胁要杀掉乔千宁她也从来没有觉得南宫绪如此可怕过。

“你...你敢!”

南宫绪淡笑不语,乔飞嫣却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她知道,南宫绪真的敢。现在南宫怀不在家中,整个楚国公府没有人敢不停南宫绪的话,如果他要对自己做什么谁也救不了自己。就算是南宫怀回头追究那也晚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乔飞嫣咬牙道。

南宫绪道:“将当年的事情告诉我,然后...清清楚楚地写下来。”

乔飞嫣直觉的想要拒绝,但是看着南宫绪冷酷无情的双眸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只听南宫绪阴恻恻地道:“你可以拒绝...但是,我猜你不会想要知道拒绝我之后的后果。”

“我不知道。”

“那我只能将你当成意图谋害我妹妹的幕后凶手处置了。”南宫绪毫无压力的道,“现在一时半刻倒是不容易找到土匪窝。不如就找几个下人讲究一下如何?放心,我会找你儿子来旁观的。”

“你这个魔鬼!”乔飞嫣脸色苍白,嘶声叫道。南宫绪眼底闪过一丝杀意,冷声道:“比你们当初做得如何?”

乔飞嫣脸色发白,闭口不言。

南宫绪显然没有耐心等待,转过身往门口吩咐道:“去吧乔千宁带过来!”

“是,大公子。”

乔千宁不用人带自己就过来了。事实上在听说南宫绪闯进乔飞嫣的院子之后乔千宁就急匆匆的往这边赶来了。还没进门就听到乔飞嫣地叫声,乔千宁更加加快了脚步快步冲进了房间,“南宫绪,你想对我娘做什么?”南宫绪回头,脸上露出一丝讥诮地笑容,“一个人尽可夫的老女人,我会对她做什么?”

乔千宁脸色一沉,怒吼一声就要朝着南宫绪扑过来。身后,两个侍卫一左一右挡住了他的去路。乔千宁愤怒地等着他,“南宫绪,听说爹要让我做世子,你怕了是么?对付一个女人,你算什么男人?”

南宫绪并不动怒,回头看向乔飞嫣道:“这声爹叫的真熟练,不知道华宁郡王地下有知是个什么心情?另外,乔夫人,你确定乔千宁是我父亲的种么?”

乔飞嫣咬牙道:“千宁当然是南宫大哥的孩子。”

南宫绪哈得笑了一声,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笑意,“你知道为什么从郑氏进门之后楚国公府就再也没有孩子诞生么?”

乔飞嫣有些莫名其妙的,南宫绪淡淡道:“因为,南宫姝之后我父亲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别的孩子。那么...乔夫人刚刚流掉的孩子是谁的?连身在金陵都敢给父亲戴绿帽子,你觉得父亲还会相信乔千宁和乔月舞是他的种么?特别是在乔月舞刚刚背叛了他的现在?”

“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乔飞嫣咬牙道。

南宫绪转身,淡淡吩咐道:“如果她一直不肯写...没过一刻钟,剁掉乔千宁一根手指。”

“是,公子。”

“你敢!”

“南宫绪,我跟你拼了!”乔千宁怒吼。南宫绪回头,抬手就是一拳重重的打在乔千宁的腹部。虽然南宫绪不能习武,但是一个成年男子的力量还是足够不能动弹的乔千宁受的。顿时就被打得说不出话来。

乔飞嫣含恨道:“南宫绪,你会有报应的。”

南宫绪不以为然,“哦?你们都没有遭报应,老天要多没眼才会找上我?乔千宁和乔月舞今天所受的罪,都是你造成的。”说完,南宫绪不在理会乔飞嫣母子,转身走了出去。

“大公子,大小姐来了。”走出青芜院,侍卫低声禀告道。

南宫绪一怔,垂眸淡然道:“让她回去,我今天没空。”

“是。”

大厅里,南宫墨正坐着喝茶。一个侍卫快步进来,“郡主。”

“怎么?”南宫墨挑眉道。

侍卫道:“大公子说,今天有事在身,无法跟郡主相见,请郡主明日再来。”

“明日?”南宫墨皱眉,“大哥有什么事连跟我说几句话的功夫都没有?”

侍卫道:“属下不知,大公子是这么吩咐的。”

南宫墨凝眉,打量着跟前的人良久才道:“我怎么...看你有些眼生?”那侍卫一愣,很快又笑道:“属下是心来不久的,郡主确实是没有见过属下。”南宫墨点点头道:“既然如此,我就先回去了。明天一早再来拜访大哥。”

“是,属下会转达大公子。郡主慢走。”

南宫墨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出了楚国公府大门,南宫墨回头看了一眼头顶上巨大的匾额微微蹙眉。

“郡主。”一个作侍卫打扮的紫霄殿杀手匆匆而来,南宫墨神色一肃,“怎么了?”

来人低声道:“长风公子刚刚传来消息,摄政王和皇帝那里皆有异动,还有京卫营和禁卫军也在暗中调动。只怕是要出事,请郡主尽快回府。”南宫墨也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神色凝重,“这儿快。”来人点点头,如今这个局势一触即发,确实是谁也想不到到底什么时候这诡异的平衡就会突然被打破。如今看来,无论是新皇还是摄政王只怕都忍不下去了。

南宫墨叹了口气点头道:“先回府去吧。”

“是。”

回到燕王府,萧千炽三兄弟以及长平公主都在,显然卫君陌并不打算将这些事情瞒住他们。看到南宫墨回来,长平公主不由得松了口气道:“听说外面乱的很,无瑕你没事吧?”南宫墨莞尔一笑道:“暗地里是有些紧张,明面上哪儿有什么乱的?母亲不用为我担心。”

长平公主摇摇头道:“不管怎么样,还是小心为上。那些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争斗去吧。”无论是对萧纯还是对萧千夜长平公主都没有什么好感,自然也不愿意自己的儿子媳妇卷入这些权力争斗中去。南宫墨点点头道:“让母亲担心了,我知道了。”

扶着长平公主重新坐下来,南宫墨才看向卫君陌问道:“就是今天么?”

卫君陌微微点头,“显然就是今天,萧千夜忍不住了。”

“表哥,表嫂,咱们该怎么办?”萧千炯有些沉不住气的道。即使是燕王殿下也不会想到来金陵参加一次继位大典竟然还有机会赶上宫变。卫君陌冷然道:“在家里待着。”

“啊?”萧千炯一脸呆滞。

南宫墨忍不住捂嘴笑道:“听你表哥的话,在家里好好待着。母亲和你大哥二哥就交给你保护了。”南宫墨当然知道,像萧千炯这样小小年纪就上过战场的孩子心里在想些什么。不过今天的事情只怕会比战场更加复杂,实在是不适合萧千炯出去。

萧千炯呆了呆,很快又振奋起来,“表哥表嫂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姑姑和大哥二哥的。”

南宫墨点点头,“我相信你。”

看着弟弟如此士气高涨的模样,萧千炽和萧千炜都忍俊不禁。谁能想到在幽州城里堪称一霸的燕王府三公子会对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女子服服帖帖。

长平公主也忍不住笑道:“好,炯儿,姑姑就有劳你保护了。”

虽然南宫墨和卫君陌对肯定了今晚必定会出事,但是却谁也不知道到底会怎么发生又到底是什么时候。于是一直到深夜也没有人入睡,所有人都坐在大厅里静静地等待着。直到将近一更天的时候,柳出现在了大厅外面,“公子,夫人。”

南宫墨问道:“怎么样了?”

柳沉声道:“陛下派人围住了摄政王府。不过同时,摄政王也让人挟持了宫中太后和所有的后妃。”

卫君陌起身,淡然道:“摄政王府只有萧纯一个人,围了摄政王府有什么用?”

柳脸上闪过一丝纠结,显然她也觉得萧千夜这个命令实在是有些失策。不过同时却也不得不有些体谅萧千夜,正是因为萧纯只有一个人,所以他的弱点也少,除了围住派人围杀萧纯以外,还真的没有别的什么办法。

“宫里怎么样了?”卫君陌问道。

柳道:“虽然摄政王控制了大半的禁卫,但是还是有不少忠于皇帝的。如今宫中算是双方对峙着,只是...皇帝控制的是前庭,萧纯控制的却是内廷。”也就是说,后宫所有人都还是在萧纯的手中,“另外,皇城内外已经全部被控制住了。所有人等不能随意出门。”当然这些难不倒神出鬼没的紫霄殿杀手们,所以柳才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如果今晚顺利的话,无论是萧纯弄死了萧千夜还是萧千夜弄死了萧纯,明天一早金陵城中绝大多数人都不会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去看看。”卫君陌道。

“我跟你一起去。”南宫墨道。

卫君陌点点头,两人携手往大厅外走去。门外传来南宫墨地声音,“柳,燕王府交给你了。”

“是,夫人。”

皇宫的夜晚,没有了往日的空荡荡的感觉,抬眼望去只能看到手持兵刃伫立在各处的禁卫军和宫中侍卫。御书房里,萧千夜坐在龙椅上神色沉静地望着下面的众人。只有不停地把玩着手中茶杯的手显示除了他的焦虑。

“南宫怀还没有来?”许久,才听到萧千夜沉声问道。

底下,太监总管小心翼翼地答道:“回陛下,楚国公...还没有来。”

萧千夜轻哼一声,道:“看来他说的没错,南宫怀果然投靠了萧千夜。”

坐在下方的鄂国公元春皱眉道:“以南宫怀的行事作风,根本不应该投靠萧纯才对。这其中是不是有些误会?”虽然跟南宫怀不太对盘,虽然自己的女儿和未出生的外孙还身陷敌手,元春还是忍不住道。南宫怀并不是一个蠢材,不会看不出这场争斗无论输赢最后萧纯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萧千夜冷笑一声道:“大概是被人揪住什么不得不屈服的小辫子了吧?”虽然早就有了准备,但是不得不说南宫怀的背叛还是让萧千夜有些失望。南宫怀和元春一样,在军中的威信朝中一干文臣武将无人能及。

“陛下,咱们现在怎么办?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还有各位娘娘都......”有人有些担忧地问道。萧纯挟持了整个后宫,一旦出了什么事,那可真是大夏开国以来皇室最大的丑闻了。

“水阁的人也没办法么?”萧千夜皱眉道。

“先皇留下的暗卫大半都投靠了萧纯,即使是水阁的杀手也......”要知道,皇帝身边的暗卫能力并不比那些江湖杀手差什么。否则皇帝找八百年就被人给杀了。如今却是保护皇帝暗卫的暗卫倒戈,他们身为皇室正统的一方却要求助于江湖杀手,也算是一种讽刺了。

萧千夜沉默不语。很明显现在的情况是双方都陷入了僵局,但是这个僵局必须被打破,若是拖到天亮了谁的脸上都不好看。而能够打破僵局的必然是局外之人。整个金陵城中能有这个能力的只有一个人——卫君陌。但是萧千夜并不想求助于卫君陌。

这是一种仿佛天生就注定的敌意。从一开始,萧千夜就不喜欢那个沉默寡言,总是面无表情的表哥。仿佛,总有一天他会做出什么危害到自己的事情一般。

萧千夜的神色变化却落在了底下的元春眼中,皱了皱眉元春道:“陛下可是有什么法子?”

萧千夜漠然地望了元春一眼,元春心中一抖有些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倒是这位新皇陛下登基不过一个多月,脾气却是越发的莫测起来。

许久,就在元春试图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听到萧千夜突然开口沉声道:“立刻派人出宫,宣卫君陌立刻进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