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令人绝望的亲情/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王府距离皇宫并不远,所以前去传旨的人回来的很快。但是结果却并不尽如人意,因为…卫君陌和南宫墨都不在府中。

听到这个消息,萧千夜的脸忍不住扭曲了一下。冷笑道:“不在?”

回来复旨的人低下头恨不得将脸贴在地上,“回陛下,大长公主是这么说的。”

萧千夜冷声道:“这个时候卫君陌不在府中能在哪里?分明是……”分明是不愿意帮他,故意避而不见!等着吧…等到他收拾了萧纯……沉默了片刻,萧千夜道:“既然卫君陌不愿意出面,那边算了。”传旨的人暗暗松了口气,连忙退了下去。坐在旁边的元春微微蹙眉,心中暗道只听皇帝陛下这个语气,只怕今晚过后卫世子的日子要不好过了。另一方面,元春也有些不明白皇帝为什么会认为卫君陌能够解决萧纯。诚然卫世子领军的能力不弱,本身能力也算卓绝。但是眼前的情形这些却并没有什么大用。

萧千夜闭了闭眼,沉声道:“鄂国公,一刻钟后,动手吧。”

“陛下?!”元春忍不住惊愕地道。太后和皇后还有后宫嫔妃甚至是先帝的太妃都还在萧纯的手中啊。

萧千夜豁地睁开眼睛,冷眼看着元春道:“不然,鄂国公说怎么办?”

元春心底一寒,一时竟然不敢说话。等到回过神来,萧千夜已经移开了眼睛沉声道:“天亮之前…必须解决掉萧纯。否则…”

元春忍了忍,还是忍不住上前道:“陛下,萧纯挟持后宫与陛下作对可称逆贼,人人得而诛之。何必急于一时,万一逼得萧纯玉石俱焚……”

“今晚的事情若是传了出去,先帝和皇家的名声还要不要了?鄂国公,朕说了,不管用什么办法天亮之前…杀、了、萧纯!”萧千夜厉声道。元春怔了怔,望着殿上神色冷漠如冰的冷漠帝王,终究还是暗自叹了口气,眼神黯然,“臣,领旨。”

其实,萧千夜并不占上方。毕竟控制着大部分禁军的人是萧纯。就算萧千夜能源源不断的调兵马进来,但是另一边还有一个南宫怀,而朝中能够掌握一卫兵马的将领多数都曾经效力与南宫怀元春这些开国将领的麾下。加上萧千夜在军中并无什么威慑力,这些兵马到底听谁的还难说。

另一边后宫深处的一座宫殿里,后宫里所有的后妃都被带到大殿里关押。如今虽然已经是正月低,金陵的夜晚依然是寒冷彻骨,这个时候自然没有人会为这些娇弱尊贵的女子们烧起炭火取暖。只得一个个靠在一起搂着身边地人依偎着低低抽泣。

皇后靠在软榻上脸色苍白,神色却还算镇定。只是打得有些下人的肚子衬得她本就瘦弱的身子显得更加消瘦。太后坐在她身边紧紧地握着她的手,低声道:“别怕。”

皇后勉强勾起唇角笑了笑,朝太后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关系。

同样怀着孕的朱妃坐在角落里沉默不语,身边的宫女小心翼翼地扶着她。另一边,南宫姝独自一人坐在地上,似乎丝毫感觉不到地上的冰冷。秀丽的容颜上少了往日的娇弱和楚楚可怜,更多了几分清冷1和决绝,看上去倒是更多了几分别样的风韵。在她跟前不远出,乔月舞仿佛破布娃娃一般的躺在地上,显然这几天在宫里过得并不太好。

乔月舞怨恨地瞪着南宫姝,南宫姝望向她的目光同样也充满了怨毒。杀子之仇不共戴天,无论怎么折磨乔月舞她的孩子都回不来了。但是心中的痛苦和怨恨却永远也不会停止,所以她只能不停地折磨她让自己好过一些。即使是南宫姝自己,也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如此恶毒的折磨一个人。即使是当初那般讨厌南宫墨,她也从未想过要这样折磨她。但是…她却不想停止。

“砰!”大殿的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众人吓得纷纷尖叫起来。

南宫姝和乔月舞同时往门口望去,在见到门口的人时脸上的表情却是截然不同。南宫姝脸上是漠然和冷笑,乔月舞却是带着惊喜和兴奋,“爹!爹……”这一刻乔月舞忘记了她之前是如何的痛恨南宫怀。南宫怀快步走到乔月舞跟前,却并没有如她以为的扶起她细声安慰,而是俯身一把将她抓了起来,厉声问道:“你怎么会在宫里?”

乔月舞这才想起自己之前做了什么,看到南宫怀阴冷的眼神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低声道:“我…我不知道……”

南宫怀冷笑一声,“你从我书房里拿走的东西在哪里?”

乔月舞眼神犹疑,“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爹…快救我,这个疯女人一直在折磨我!”

南宫怀看向南宫姝,南宫姝捂着唇低声笑了起来,“父亲,你想知道他为什么在这里么?”

“说!”南宫怀厉声道。

南宫姝渣渣眼睛,仿佛还是当初那个南宫怀疼爱的女儿,“是大哥让大嫂带给我的礼物啊。嘻嘻…父亲,大哥可比你疼我,你瞧…我说我恨乔月舞,大哥就将她带进宫来给我玩儿了。”

“南、宫、绪!”南宫怀的声音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种难以形容的愤怒涌上了心头。他被耍了…而且还是被自己从来没有重视过的嫡长子给刷了。看到南宫怀的神色,南宫姝更加高兴起来了,“父亲,你以为你们今晚能赢么?哈哈,陛下早就知道你投靠萧纯的事情了。你以为他不会防备么?就算是今晚你们杀了陛下,杀了这里所有的人,明天一早楚国公府还是会荡然无存,你还是会身败名裂。哈哈……”

“啪!”一个耳光狠狠地甩在南宫姝脸上,南宫怀丝毫没有手下留情,南宫姝整个脸都被甩到一边去了,额头撞上了身后的墙壁。

“我是你爹!”南宫怀咬牙切齿。

南宫姝回过头来,定定地望着她,许久才冷笑道:“你还知道你是我爹?我娘死的时候你在哪里?我在越郡王府受委屈的时候你在哪里?我的孩子被这个贱人还是的时候你在哪里?你在搂着乔飞嫣那个贱人卿卿我我!我发过誓…我一定要你和乔飞嫣那个贱人痛不欲生!”

南宫怀冷笑,“就凭你?”

南宫姝吃吃地笑道:“就凭我当然不行,可惜…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个好大哥似乎比我更恨你呢?还有大姐…父亲,你果然只把姓乔的那个贱人生的种当成儿女的吧?现在二哥走了,大哥想要毁了你,大姐更是连理都不想理你。你也算是得偿所愿了。”反正她什么都没有了,都去死吧!如果今晚陛下失败了,就让父亲回去杀了南宫绪也是一样的。反正…他也是利用她不是么?

南宫怀急促地喘着气,回身一把抓起乔月舞问道:“你把东西给南宫绪了?”

乔月舞有些畏惧地点了点头,“蠢货!”南宫怀一把仍开了她,回头看向不停地大笑的南宫姝,冷笑道:“你以为你有多聪明?到现在,你还不知道你娘是怎么死的么?”

南宫姝停下了笑容,警惕地望着南宫怀。南宫怀唇边勾起一丝残酷的笑容,“南宫绪拿走了我的东西,那个东西原本他是不可能知道的。但是…还有一半是在你娘那里。你说…你娘是谁杀的?”

“大哥?!”南宫姝失声叫道。

“两个蠢货!被人耍了都不知道!”南宫怀一时间不知道该愤怒还是该欣慰,一直以为并不起眼的嫡长子竟然在他不知道地方已经成长的如此厉害了。这一手玩的,竟然将所有人都给算计了进去。

南宫姝脸上的最后一丝血色褪去,她知道南宫绪是想要利用她,但是她不在乎。因为她同样也要利用南宫绪。但是无论如何她也没想到,原来…娘亲竟然是被南宫绪杀死的。好厉害…好狠!南宫绪,南宫墨,同样是姓南宫的,难道就因为他们的娘是孟家大小姐,就相差这么多么?

乔月舞忍不住尖叫,“南宫绪!南宫绪他骗我!?”

南宫怀皱了皱眉,有些难以忍受的一脚踢开了乔月舞,“闭嘴!”

“爹…救救我,是南宫绪骗我的,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乔月舞知道,现在能够救她的人只有南宫怀了,紧紧地抓着南宫怀的衣摆哭泣道:“呜呜…我错了,爹,都是南宫绪……”南宫怀看着她的眼眸里没有丝毫的感情,冷声问道:“里面的东西真的在南宫绪手里?”

乔月舞一怔,道:“那…那是一个空盒子,我给南宫绪了。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南宫怀闭了闭眼,平息了心中的怒气。一脚踢开乔月舞道:“等我找到了他,再回来跟你算账!”

“楚国公。”一直在旁边没有开口的太后看着转身要走的南宫怀,突然开口道。

南宫怀停下脚步,回头,“太子妃?”对于这位前太子妃如今的皇太后,南宫怀还是有几分敬意的。太后秀气的容颜带着一丝冷意,沉声道:“楚国公跟随先帝南征北战功勋无数,哀家没想到你竟然有朝一日也会成为乱臣贼子。”

南宫怀苦笑一声,淡然道:“太后言重了,成王败寇,谁是乱臣贼子还未可知呢。”

太后道:“楚国公觉得,用哀家和这些人就能够威胁陛下么?”

“太后觉得不能?”南宫怀挑眉道。

太后淡然道:“哀家的儿子是什么样的人,哀家心里清楚。更何况…你们若是想要用哀家来威胁皇帝,只怕是找错人了。”

南宫怀朝着太后拱了拱手道:“今天对太后无礼,纯属不得已。若有什么冒犯之处,还请太后见谅。老夫…也是生不由己。”

太后不以为然,漠然道:“这世上,有几个人能够随心所欲的?”

南宫怀沉默不语,好一会儿方才叹了口气转身离去,只是淡淡的留下一句,“太后不在意自己,难道也不在意皇后和朱贵妃肚子里的孩子么?说不定…这是皇帝陛下仅有的血脉了呢。”

出了大殿,一股寒风扑面而来,南宫怀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刚才得到的消息让他感到无比的不安,想了想,快步朝着外面走去。

“南宫兄,这是要去哪儿?”萧纯带着人迎面而来,看着步履匆匆的南宫怀扬眉笑道。

南宫怀凝眉道:“有急事,我要出宫一趟。”

萧纯摇头道:“恐怕是不行了。”见南宫怀想要发怒,萧纯连忙笑着安抚道:“南宫兄,不是本王不肯让你出宫,而是你恐怕出不去了。整个皇宫都被萧千夜那小儿派人围起来了。”南宫怀脸色微变,狠狠地瞪着萧纯道:“拉我下水,对你有什么好处?”

萧纯笑道:“好处?没有。不过事到如今,自然是越多人越热闹。谁让咱们两交情好呢?”

南宫怀面色如墨,冷哼一声不说话。

萧纯道:“有什么急事?要这么急匆匆的出宫?南宫兄不会死想要临阵脱逃吧?这种事情…可一不可再啊。”

南宫怀咬牙道:“我要去处理私事!”

“看起来很严重的样子?需要本王代劳么?”

南宫怀沉默了良久,沉声道:“帮我送封信出去。”

“小事一桩。”萧纯笑道。

南宫怀冷眼看着笑容满脸的萧纯,眼底划过一丝凛冽的杀意。

------题外话------

呼呼,非常抱歉今天去市里采购回来的挺晚。么么哒,住在郊区的坏处…以后一个月进城一次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