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兵戎相见/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道黑影从后宫深处掠出,避开了重重守卫飞快地朝着皇宫外面的方向而去。就在他即将离开最后一道宫墙的时候,脑后一道劲风袭来。黑衣人机警地往身后一番想要让开,可惜身后不远处同样一道冷风袭来。

糟了。

眼睛最后看到的是两个模糊的身影,然后彻底地坠入了黑暗之中。

南宫墨翩然落地,低头从黑衣人身上搜出一封信挑了挑眉。是南宫怀的笔迹,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往宫外送信,看来不是什么小事。好不心虚的拆开信封,抽出里面薄薄的一张信笺。上面只有聊聊数字——诛杀南宫绪。

南宫墨脸色微变,将信笺递给身后的卫君陌。卫君陌微微凝眉,沉声道:“看来南宫绪确实是拿走了对南宫怀非常重要的东西。”虎毒不食子,如果不是事关生死的重要东西,南宫怀不可能这么决然的下了格杀令。

“南宫怀在宫外还有隐藏势力,只是…不知道这信是送给谁的。”对此,两人倒是并不惊讶,哪个权贵暗地里没有点自己不能见人的人手和力量。南宫墨摇头道:“来不及了,这封信没送出去,无论是谁也不会对大哥动手的。”南宫绪毕竟还是南宫怀的嫡长子,即使是并不受宠的。但是除非南宫怀亲口下令,南宫怀手下的人没有人敢动南宫绪。

卫君陌点点头,将信笺收了起来,“先进宫去看看?”

“先进宫。”

御书房

一片沉寂中,萧千夜猛然站起身来,沉声道:“动手吧!”

底下的元春动了动唇角,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沉默的拱了拱手转身走了出去。今晚跟萧纯已经是注定了不死不休的结局。到了这个地步,想必萧纯也绝不会还天真的认为萧千夜会放他一条生路,那么…皇宫里那些人只怕也没那么容易放回来了。

走出御书房,久经战场的鄂国公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书房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也不知道深夜太冷了还是别的什么愿意。他们的这位新皇…果真不愧是先皇的亲孙子啊。先皇的手段不知道学了多少,但是先皇的狠心…倒是学了个十成十。

南宫墨和卫君陌进入宫中的时候,整个皇宫都已经热闹起来了。双方人马毫不留情的互相厮杀着,浓浓的血腥味弥漫了整个皇宫。

坐在房檐的一个角落,望着地下灯火通明的御花园,南宫墨问道:“你说谁会赢?”

卫君陌坐在她身后,任由她靠在自己身上,淡然道:“短时间内萧纯会赢,时间长了萧千夜赢。”

南宫墨皱了皱眉,沉声道:“没想到萧纯居然会这样不顾一切。”卫君陌倒是不在意,“萧纯本来就是个疯子。”作为一个从贫苦之家的普通百姓到一方郡王,萧纯并没有受过什么苦。他出生的时候先帝已经在当时崭露头角,他长大一些的时候先帝已经称霸一方。或许正是以为前后身份的差矣,和从未有过任何挫折和经历,萧纯并不知道什么叫做满足。反倒是在当初先帝册封他为郡王的时候心生怨怼。这份怨恨压抑了二十多年以至于到了如今这个无法收拾的地步。因为萧纯明白,无论如何他也不可能登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的,那么与其跟自己兄长的子孙做臣子,还不如轰轰烈烈一把。

南宫墨道:“我总觉得…萧纯还有什么后手。”

“那跟咱们没关系。”卫君陌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淡淡道。他们只要保证萧千夜死不了就可以了,至于萧纯还想要做什么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南宫墨偏着头想了想,莞尔一笑,“说的也是。”萧纯闹得越大其实对他们越有好处。前提是…萧千夜活着。

“萧千夜的人撑不住了。”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宫门,南宫墨俏眼微眯,沉声道。

卫君陌站起身来道:“我去看看。”

南宫墨也跟着起身,“我去后宫看看。”

“小心。”

离开花园,南宫墨的身影在夜色中如闪电一般的掠过一处处宫殿。很快便来到了关押后宫女眷的地方,虽然门口有侍卫守着,但是这并不能够阻挡一个身经百战的杀手和善于用毒的人。南宫墨毫不在意的掠上屋顶,直接从上面飘落到了殿中。

“啊?”

“嘘……”看着惊醒过来想要尖叫的人,南宫墨伸手以食指眼唇,朝着众人眨了眨眼睛。

旁边,乔月舞脸色一边,张口就想要大叫。南宫墨早就防着她了,在她刚刚张开嘴还没来得及发声的时候一根银针毫不留情的甩到了她的哑穴上。同时,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南宫墨转身伸手点了南宫姝身上的穴道。看着南宫姝睁大了眼睛怒瞪着自己,南宫墨好心情地朝她一笑,“抱歉,我觉得…你还是不说话对大家都安全一点。”倒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南宫墨相信就算是被人发现了她自己一个人也可以逃出去。而萧纯和南宫怀现在也绝对不可能分出大量的兵力来对付她一个人。

“星城郡主?”望着南宫墨,脸上的神色有些悲喜莫名。

南宫墨快步走过去,问道:“太后,皇后,两位没事吧?”

太后摇摇头道:“哀家没什么事,只是皇后……”皇后最多还有两个月就要生了,但是现在这情形……太后回头看了一眼靠在软榻上脸色苍白,神情委顿的皇后,眼底闪过一丝担忧。

南宫墨坐到床边执起皇后的手把了把脉微微蹙眉。太后连忙问道:“怎么样了?”

南宫墨低声道:“千万不可再受惊吓,行动间也要小心。否则只怕孩子就要出来了。”太后叹了口气,望了一眼紧闭的殿门,如今他们都是阶下之囚怎么样也轮不到他们自己做主了。太后有些殷切地望着南宫墨道:“郡主…你,能不能将皇后带出去?”听到太后这么说,其他人也忍不住看向南宫墨。

南宫墨摇了摇头道:“外面守卫重重。我一个人出去容易,带一个人就不行了。”更何况是个将要临产的孕妇,她一个人就算被发现了也可以躲开,若是带着皇后被发现了,那就是个箭垛子。

“太后不必太担心,萧纯还想要用后宫嫔妃做筹码,不会轻易对皇后动手的。”南宫墨道。

太后脸上闪过一丝莫名的悲伤,轻轻叹了口气没有再多说什么。

皇后慢慢睁开眼睛,看到南宫墨面上露出一丝极淡的笑容,“郡主。”皇后跟南宫墨并不熟悉,从头到尾也只见过几次,说话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但是出生将门的皇后对南宫墨的印象却很好。网这南宫墨浅笑道:“这满金陵,除了郡主也没有哪个女子还能在这个时候进宫来了。”

南宫墨淡淡微笑,“娘娘保重凤体。”

皇后点点头,道:“看到郡主在这里,我就放心了。有郡主和卫世子在,想必…萧纯也不会得逞的。”

“陛下也并非全然处于劣势,娘娘不比操心。”南宫墨道。

皇后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伸手轻抚着圆鼓鼓的肚子,皇后脸上的神色似哀似怜,却并没有跟南宫墨再说什么。南宫墨突然明白了,皇后和太后只怕是都明白了,今晚的对峙如果萧纯真的拿他们作为威胁,那么他们很有可能都会变成牺牲品。萧千夜…不会为了后宫的女人而对萧纯投降的。甚至,可能不会为了后宫的女人而饶了萧纯的命。那么最后,就只能是鱼死网破了。

南宫墨心中有些发堵,她觉得或许她根本就不应该来这里。

门外,想起一阵脚步声。南宫墨连忙起身,朝着南宫姝和乔月舞凌空一掌,掌风正好将两人震晕在地上,然后一跃而起很快消失在了房顶上。

殿门被推开,萧纯和南宫怀并肩走了进来。南宫怀身披铠甲,身上虽然没有一丝血迹整个人却散发着一股浓浓的肃杀之气。萧纯脸色阴沉,目光在大殿里慢慢扫过,落在众人身上的目光充满了阴毒的恶意。

太后心中一紧,不动声色地挡在了皇后身前。

萧纯哈哈一笑,道:“南宫兄,你说对萧千夜那小子来说亲娘更重要,还是老婆儿子更重要?”

南宫怀冷着脸并不答话。萧纯也不在意,挥挥手吩咐身后的侍卫,“把着两个女人给本王带出去。”

太后冷眼望着萧纯,沉声道:“王爷,皇后有孕在身有什么事尽管冲着哀家来!”

“母后……”皇后挣扎着坐起身来,拉着太后的衣袖摇了摇头。萧纯冷哼一声道:“太后倒真是不愧是个好母亲好婆婆,可惜…你却没能生个好儿子啊。萧千夜那小子若是有丝毫的孝顺之心,现在就不会这样了。”

太后冷声道:“先帝传下的基业,岂会因为几个妇人而落到你这贼人之手?”

萧纯冷笑道:“好一个先帝传下来的基业,只是…太后可知道先帝是怎么死的,太子又是怎么死的?你的好儿子在这里面又扮演了什么角色?”太后脸色微变,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哀家的儿子是什么样的人哀家自己知道。他绝不会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萧纯冷笑了两声,也不再废话,挥挥手让人带两人出去。几个侍卫上前,抓起太后和皇后就朝着门外面拖去。萧纯看了一眼剩下的人,道:“除了南宫将军的两位千金,其他人…都杀了吧。”

“王爷……”南宫怀凝眉。萧纯道:“怎么?到了这个地步,南宫兄还想要回头?”南宫怀咬牙,他心中清楚到了这个地步他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前朝和内廷相接的宫门口,双方人马在火光中对峙着。浓浓的血腥味静静地在夜色中弥漫,寒风中带着一股令人欲呕的味道。

“萧千夜,看看这是谁?”萧纯看着对面重兵保护下的萧千夜,高声笑道。

两个狼狈消瘦的女人被推倒了最前面,萧千夜猛地睁大了眼睛,“母后?!皇后?”

萧纯满眼恶意地盯着萧千夜,“你说…本王当着说有人的面杀了她们怎么样?”

萧千夜咬牙,恨恨地盯着萧纯道:“朕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萧纯哈哈大笑起来,“好,不愧是我那皇兄最看重的儿子,本事没有几分,这份狠心倒是跟你皇祖父如出一辙啊。为了自己的皇位,连亲娘亲儿子都不要了么?可惜啊可惜…得位不正,萧千夜,就算本王死了,你又能坐得稳皇位几天?”

“闭嘴!”萧千夜目眦欲裂,咬牙切齿地道:“朕的皇位是皇祖父留下诏书亲传给朕的,有什么得位不正的?”

“装的真像。”萧纯悠然道,看上去就像在逗弄手中的小老鼠一般。浑然没有自己处于劣势随时可能人头落地的自觉,“本王的好皇兄,还有好侄儿,不都是你跟本王合作弄死的么?若不是如此,你怎么可能这么快登上这个皇位?”

“你血口喷人!”萧千夜简直要气疯了,看着眼前的众人,只觉得仿佛每个人看着他的目光都充满了猜疑和鄙视一般。他明白萧纯的想法,他就是想要毁了自己的名声。但是,他却没办法堵住萧纯的嘴。

“给朕杀了这个逆贼!”萧千夜怒吼道。

“陛下……”元春纠结地望着对面被侍卫押着的皇后。之前听从皇帝的命令是一回事,但是女儿就在面前要他不顾女儿的生死又是另外一回事。

南宫怀上前一步,一把刀直接架到了皇后脖子上,沉声道:“鄂国公,还请三思。”

元春恼怒,瞪着南宫怀道:“老夫以为…你不会做出这种愚蠢的事情!”不管他跟南宫怀有多不对盘,但是对于南宫怀的能力却还是欣赏的。只是没想到,如今年近半百,南宫怀居然会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

南宫怀沉默不语,走到这一步并非他所愿,但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却也容不得他退缩了。

萧千夜冷眼看着南宫怀,“好一个楚国公,皇祖父果真是信错了你。你以为…拿皇后威胁朕,今晚你们就能够全身而退么?”南宫怀勾了下唇角,沉声道:“老夫不想跟陛下为难,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也就没什么好说的。陛下…皇后娘娘可是怀着你唯二的皇子,那位朱妃现在或许已经…老臣还是劝你三思。”

萧千夜冷笑,“朕以后自然还会有更多的皇子,用这个威胁朕,你们打错了算盘。”

“老臣倒是觉得…陛下以后应该不会有别的皇子了。”

萧千夜神色微变,“你什么意思?”南宫怀侧首去看萧纯,萧纯笑得满脸得意,显然是对自己的杰作十分满意,“真是个傻小子,楚国宫的一丝自然是你以后都生不出来孩子了。”

“你给我下毒?!”萧千夜叫道。

萧纯轻哼一声,得意非凡,“既然要拿皇后和肚子里的孩子做筹码,本王又怎么会不做完全之策?”

萧千夜心念飞转,有些拿不定到底要不要相信萧纯的话,“你什么时候给朕下的毒?”

萧纯道:“自然是在灵州的时候。”

萧千夜强按住心中的怒气,咬牙道:“你想怎么样?”

萧纯笑道:“放我回平州,当然…南宫怀要跟本王一起走。”

“休想。”萧千夜吐出两个字道。萧纯如此败坏他名声,还想要活着走出金陵城。更何况是带着南宫怀一起,以南宫怀在军中的影响力,若真是放这两个人走了只怕萧纯就真的要自立为王了。

萧纯也没指望萧千夜会立刻答应下来,不在意的耸耸肩道:“那么…就来选吧。先杀太后还是先杀皇后?”

萧千夜沉默不语,他当然不能选,无论选哪一个都是错。

一时间,整个皇宫似乎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被押跪在地上的两个女人身上。太后有些疲惫的闭了闭眼睛,重新再睁开时眼中已经是一片清明,“皇帝,萧纯所说的可是真的?先帝和你父王的死……”

萧千夜连忙道:“母后,你别听这逆贼胡说,孩儿是被他诬陷的!”

太后点点头道:“好,你既然如此说,母后自然相信你。到了地底下也不会无颜见你皇祖父和父王了。”说完,太后便毫不犹豫地朝着身后的侍卫手中的刀锋撞了过去。

“母后?!”

“太后?!”

嗖——

一道劲风破空而来,侍卫手中的刀顿时被打飞了出去。太后脖子上虽然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口子,到底还是保住了一条命。萧千夜吓得心脏几乎停跳,看到太后无事才深深地吸了口气,只是心中不知道高兴多一些还是失望多一些。

萧纯目光飞快地扫向四周,低头思索了片刻方才朗声一笑道:“星城郡主,卫世子,既然来了何必躲躲藏藏?”

两道人影从远处的房顶上飞掠而来,犹如暗夜中优美飞舞的一双飞鸟。

“果然是你们,本王就说这样的日子怎么会少得了卫世子和星城郡主。”萧纯戏谑地笑道。

南宫墨站在卫君陌身边,抿唇浅笑,“王爷过奖了,其实我们也不想这么晚还到处跑的。可惜…王爷不给咱们机会好好在家里休息啊。”萧纯道:“郡主这话可言重了,两位若是不愿多管闲事,谁拦得住你们?现在…两位是打算站在哪一边呢?”

“墨儿!”南宫怀沉声道。

南宫墨垂眸,微笑道:“出嫁从夫,自然是夫君站哪边,我就站哪边。”

“郡主真是闺中女子的楷模。”萧纯嘲讽地道。

卫君陌平静地望着眼前剑拔弩张地局面,问道:“不知道陛下和平川郡王打算怎么解决?再过…一个时辰,就该早朝了。”

萧纯冷笑道:“早朝?再过一个时辰如果本王还摆不平萧千夜,或者输了的话,早朝大概没几个人还有命来上了。”

“王爷果然留了后手,对朝中的官员下手么?”

“既然不能为我所用,那就统统去死!”萧纯的笑容扭曲而狰狞。

南宫墨叹了口气,无话可说。

南宫怀望着南宫墨道:“墨儿,我是你父亲。”南宫墨笑容浅淡,“是,但是…父亲,我也不能为了你将自己给赔进去啊。”

“你以为,我出了事萧千夜会放过你么?”南宫怀咬牙道。

萧千夜确实是不会放过她,跟南宫怀出不出事没有关系。但是……“我帮你的话,今晚就要倒霉。”

南宫怀道:“只要你帮我,我们自然可以杀出皇城,谁能挡得住?”

南宫墨认真的打量了南宫怀许久,似在确定他是在说真的还是开玩笑。然后才坚定地摇了摇头,“抱歉,父亲。做不到呢。”

“什么?!”

南宫墨悠悠地从衣袖中取出一封信函,叹息道:“都说虎毒不食子,但是父亲你只怕是连猛虎都不如吧?这样的人,让我怎么能相信你?”看到信封,南宫怀脸色顿变,盯着南宫墨的目光也多了几分冷厉。听着南宫怀父女俩的对话,萧千夜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表弟,星城郡主,帮朕拿下这两个逆贼,朕必然重重有赏。”

相信皇家人的嘴,还不如相信这世上有鬼。

南宫墨在心中冷冷一笑,抬头去看卫君陌。

卫君陌束手而立,暗青色的衣摆在寒风中轻轻飘动。俊美无俦的容颜上带着无动于衷的冷漠,“陛下的意思是,要我和无瑕两个人对付所有的人?”

呃?萧千夜无言,他当然也知道这种情况下单独的两个武功高手并不能占什么便宜。甚至,就算是紫霄殿的人现在来了也未必能对局势有多大的改变。最多只是能够快点清除所有的敌人而已。但是…太后和皇后…萧千夜无论如何也无法再一次不顾两人的性命下令动手。

一时间,局势再一次僵持起来了。

同时宫外隐隐传来了嘈杂的喧闹和厮杀声。南宫怀和萧纯脸上都是一喜,显然是他们事先布置的人马动手了。

“怎么回事?”萧千夜皱眉道。

元春凝眉思索了片刻突地心中一跳,目光如电一般射向南宫怀道:“五城兵马司,是你的人?!”

南宫怀严肃的容颜终于露出一丝得意的声色,笑道:“不错,五城兵马司的指挥使…曾是我麾下的一个小都统。重要的是,我对他有过救命之恩。有五城兵马司指挥使的身份,再加上我南宫怀的令牌以及摄政王的印鉴,要控制整个五城兵马司,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萧千夜等人脸色有些难看,但是很快南宫怀就笑不出来了。一个声音淡漠地从外面传来,“或许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父亲。”

------题外话------

昨天再次断更的某无颜说话,遁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