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孟氏灭族的真相/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大巍峨的宫殿阴影下,一个袖长消瘦地身影独自一人漫步朝着众人走了过来。南宫绪从来不是一个引人注目的人。虽然他身为楚国公府的嫡长子甚至还是孟家仅剩在世上的血脉之一。但是生母早逝,南宫怀显然也不是一个会疼宠儿子的人,所以南宫绪也从来没有机会养成金陵城中那些张扬耀眼的纨绔公子的模样。

但是此时,却没有人会觉得南宫绪不起眼。虽然他依然是一身寻常的蓝色衣衫,就连头发仪容都没有丝毫的区别。披着的灰色披风在月色下映衬出一张俊挺苍白的脸。

“你怎么在这里?!”南宫怀猛地睁大了眼睛,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人和事一般。

南宫绪垂眸,平静地走了过来站在了萧千夜不远的地方。看到南宫绪的到来,萧千夜心情倒是十分不错。冷笑道:“楚国公,虽然你一心要做乱臣贼子,但是令郎却是难得的忠心耿耿,不愧是孟家的后人。”

南宫怀额头上的青筋扭曲地抽动着。

萧千夜也不在意,问道:“南宫卿,刚刚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南宫绪伸出手,手中多了一块令牌。在场的人大多数不认识那是什么东西,但是身为皇长孙的萧千夜却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那是南宫怀的私人令符,南宫绪淡淡道:“父亲太不小心了。”

南宫怀震惊的睁大了眼睛,“我的令牌怎么会在你的手里?”南宫怀显然没想到,南宫绪居然有这么大的本事。不仅能指使乔月舞那个蠢货从他书房里偷走东西,甚至还能拿到他的令符。南宫绪平静地道:“因为…楚国公府里、总是有许多还念着旧情的人。而且,身为楚国公府的嫡长子,在府里拿一些东西并不是真的那么困难。”之所以让乔月舞去拿绿檀木盒,不是因为他拿不到,不过是想要利用乔月舞和南宫姝罢了。同时也是为了避免南宫怀怀疑。但是今天,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南宫怀怀疑还是不怀疑还重要么?

“是我小看你了!”南宫怀咬牙道。他真的是小看了这个儿子了,这么多年默不作声让他以为是个听话好掌控的,原来他才是楚国公府里藏得最深的人。没有令牌,五城兵马司的人自然是不会行动的,那么…外面的响动……

“五城兵马司的人自然是接到了父亲的命令。所以他们现在已经配合应天府衙门和京卫营的人去围剿父亲和摄政王在宫外的人马去了。”南宫绪淡定地道。

看着南宫怀和萧纯气结的模样,即使是南宫怀也忍不住想要为南宫绪喊一声干得好!

萧千夜当然更是高兴了,“做得好,此事过后…朕保证楚国公的爵位由你传承。”

南宫绪淡淡一笑,显然并不在意。只是不知道是不在乎楚国公府还是根本不相信萧千夜的话。

萧纯简直要气疯了,他想方设法将南宫怀拉进局里来,没想到最后事情却是坏在了南宫怀身上。这算是偷鸡不着蚀把米么?

“南宫兄,你真是生了一个好儿子!”萧纯不无讽刺地道。

“逆子!”南宫怀咬牙切齿。

南宫绪并不在意南宫怀说什么,只是平静地道:“父亲,收手吧。”

“收手?”南宫怀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冷笑道:“怎么收手?你不如问问看你身边的萧千夜,我若是收手他会不会放过我?”萧千夜沉默不语,有的时候沉默本身就是一种答案。

“你是我儿子,你以为我死了你能有什么好处?”南宫怀瞪着南宫绪道:“晖儿已经分家出去了,南宫墨也已经出嫁了,就算我出了什么事也跟他们没关系。但是你呢,你以为皇帝真的会看在你忠心耿耿的份上就既往不咎?以子告父,就算是大义灭亲,呵呵,你以为朝中那些酸儒会放过你?”

“那又如何?”南宫绪冷声问道。

南宫怀一愣,看着南宫绪的目光第一次多了几分迷茫和不解。显然他以为南宫绪对他怀恨在心是因为爵位和他对乔氏母子的偏爱,但是现在南宫绪的表现却让他有些不确定了。

南宫绪淡淡道:“父亲既然已经知道你的东西在我手中,又何必故意装作不知?”

“住口!”南宫怀脸色大变,厉声道。

南宫绪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看着南宫怀道:“父亲这么激动…是害怕了么?没想到…堂堂开国名将,最害怕的居然不是死,而是…身败名裂么?”

一时间,敌我双方所有的人都忍不住竖起了耳朵。要知道,堂堂楚国公一代名将的私隐可不是那么容易能够听到的。更何况,还是牵扯到据说会身败名裂的私隐。

“我说了住口!”南宫怀怒吼道。

萧千夜心中一喜,沉声道:“南宫卿,你有什么话尽管说来。”

“逆子,我杀了你!”南宫怀怒吼一声,根本不容南宫绪开口,手持长刀毫不犹豫的朝着南宫绪扑了过去。南宫怀虽然武功不算绝顶,却到底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年轻时候也曾经千军万马中从容厮杀过的。等闲的侍卫也未必能够挡得住他。

眼看刀锋就要落到南宫绪的脖子上,只听琤地一声轻响,一把软剑轻描淡写地挑开了南宫怀的道。甚至让南宫怀收势不住险些跌倒在地。看着手持抱剑面色如水的卫君陌,萧千夜暗暗遗憾卫君陌没能趁机拿下南宫怀。

南宫墨低头望着已经被侍卫护住却依然还坐在地上没回过神来的南宫怀,微微叹了口气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要杀了亲生儿子,你疯了。”

南宫怀抬起头来,狠狠地瞪着她,一双眼眸仿佛充血了一般。

南宫绪似乎对南宫怀的所作所为无动于衷,无论是南宫怀骂他还是要杀他似乎都已经无法让他有半分波动。南宫绪从怀中取出一封有些发黄的信函,低声问道:“父亲…这么多年,享受着荣华富贵权势尊荣,深夜梦回,你可有做过噩梦?”

南宫怀脸色阴沉,并不说话。

南宫绪却转身走到了萧千夜跟前跪下,沉声道:“求陛下为孟氏一族雪洗冤屈。”

萧千夜其实也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现在这种情况却是乐于见到南宫怀父子反目的。疑惑地挑了挑眉,示意身边的人接下南宫怀手中的东西。萧千夜接在手中打开里面的东西看了看,不由得也皱起了眉头。脸色见见变得沉重起来,最后看向南宫怀的目光也多了几分不可思议的震惊。

“南宫怀,你好大的胆子!”萧千夜这次是真的震惊了。他没想到这世上居然还有跟萧纯一样疯狂的人,难怪这两个人能走到一起。不过,南宫怀是在二十年前,而那时候萧纯只怕还是个被庇佑在兄长身边的年轻人呢。

南宫怀轻哼一声,看向周围的人的目光却都隐隐多了几分狠绝和杀意。

萧纯并不在意自己现在暂时沦为配角,南宫怀的事情他虽然知道的不多却也还算知道一些,所以倒也没有萧千夜那么震惊。别人都说南宫怀用兵如神,骁勇善战又不贪恋权势,极少卷入朝堂之争。只怕就连他那个皇兄也是这么认为的吧?只可惜,早在很多年前他就已经知道了南宫怀的野心和心计。

“陛下?”鄂国公皱眉,太后和皇后还在敌人手里。但是看皇帝的表情大概也知道是真的有大事发生了,而且,还跟孟家有关。

孟家…曾经与谢家齐名的名门望族,帮助先帝驱逐北元功绩卓著。却在大夏立国之前…被残余的本元人报复,满门被杀。除了当时已经出嫁的梦家大小姐以外,鸡犬不留。

萧千夜皱了皱眉,还是伸手将手中的信函交给了元春。元春一代老将,看着眼前的信函也忍不住睁大了眼睛,失声道:“南宫怀…南宫怀勾结北元人,诛杀孟氏满门?!”

众人一片哗然,看向南宫怀的目光都多了几分古怪。人说无毒无丈夫,但是毒到南宫怀这个地步的人也真的不多了。勾结外族,诛杀自己妻子的娘家满门,刚刚甚至还想要杀了自己的嫡长子。要知道…如果没有孟家,即便是南宫怀真的骁勇善战,也绝不可能那么容易出头的。当年南宫怀也不过是先帝麾下一个比较出色的年轻将领而已。但是这样的人,不说一抓一大把却也绝对不少。只是自从他娶了孟家大小姐之后,先帝因为孟家的原因对他格外看重几分,好几场重要的战事都派他上场。更有孟家在暗地里为他疏通关系,调拨粮草军需,让他全无后顾之忧。这才成就了南宫怀百战百胜的威名。更不用说,孟家还派了族中最优秀的子弟去南宫怀军中任职出谋划策。无论从哪个方面说,孟家对南宫怀这个女婿可算得上是仁至义尽了。但是南宫怀做了什么?

孟家果真是养虎为患么?

似乎感受到众人的目光,南宫怀脸色更加难看起来,冷笑道:“只是一张纸而已,这算是什么证据?南宫绪,你身为人子,诬陷父亲简直是丧心病狂。”

南宫绪垂眸,并不辩解。

萧千夜挑眉,冷冷道:“楚国公,这可不仅仅是一封信而已。不知道皇祖父在天有灵,会不会为他看走眼而难过啊。”

不知一封信?南宫怀眼瞳一缩,狠狠地瞪向南宫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