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忘恩负义,绿帽子/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怀有些不确定,南宫绪手中到底有多少所谓的证据。但是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多或者少似乎也没什么差别了,除非他能够将在场的所有人全部杀掉。而这显然,也是个不可能任务。

他南宫怀纵横一世,最近竟然是败在了自己儿子的手里。这算不算是报应?

注视着眼前神色各异的人们,南宫怀脑海里疯狂的旋转着无数个纷乱的想法。唯一能够庆幸的是南宫绪发难的地方时这深夜的禁宫之中,而不是群臣聚集的朝堂之上。南宫怀从一个乡野间最寻常的年轻村夫,走到如今这个足以名列史册的开国功臣的地步,他最自得也是最重视的便是自己这一世的名声。至于其他的例如朝堂上的权势,甚至是金银财宝都或者美人美酒都还是其次的。

而南宫绪显然也很明白他的心思,所以南宫绪想要毁掉的恰恰就是他的一世英名。一旦这个消息暴露出去,南宫怀确实是足以名留史册,但是却是遗臭万年。勾结北元杀害自己的岳丈全家。这会让他过往的功绩一样被人质疑,会让人认为,他那些所为的百战百胜的战史都是跟北元人交易的结果。即便这不是真的,但是...有谁会信?人们总是喜欢相信自己认为是的东西。

南宫绪同样对今天这个地点和时间不太满意,但是他没有更好的机会。无论南宫怀今天死了或者赢了,他手中已经到手的证据都会成为废物。人生并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十全十美的,而南宫绪显然也不是神算子。

萧千夜已经渐渐地从之前的紧绷中放松了下来。看看站在自己下首方的鄂国公等人,在看看站在中间的南宫墨和卫君陌。萧千夜觉得自己今晚的胜算应该更大一些。无论如何,他相信南宫墨和卫君陌是不会帮助萧纯的。

侍卫从身后不远的宫殿中抬着一把椅子出来放在萧千夜身后,萧千夜坐了下来,沉声道:“南宫绪,孟家的事情你尽管道来,如果属实的话,朕自然会昭告天下,让孟氏一族沉冤得雪。”

南宫绪垂眸,恭敬地道:“多谢陛下。臣一吿楚国公南宫怀战场失利贪生怕死投降北元,被孟氏发现之后为了保住自己的名声勾结北元人杀人灭口将孟氏满门灭族。二吿楚国公与前华宁郡王妃勾搭成奸,生下乔千宁乔月舞一对私生子女,秽乱宗室血脉。三吿楚国公杀害发妻放任乔氏加害亲女。求陛下明鉴。”

“南宫贤侄,你可想清楚了?”即使现在与南宫怀已经是敌人,元春还是忍不住问道。这倒不是为了南宫怀,而是为了南宫绪。以子告父,即便南宫怀再怎么大逆不道最后那些酸儒也不会放过南宫绪的。可以说,南宫怀的事情之后,南宫绪的前程也完全毁了。

南宫绪沉声道:“微臣已经呈上了所有的证据,也带来了认证,请陛下明鉴。”

“哦?”还有人证?”萧千夜有些好奇地道,“带上来看看。”同时对南宫绪也有些另眼相看,这会儿金陵城里乱臣什么样子萧千夜还是可以想象的,南宫绪能在这种情况下只靠着一块南宫怀的令牌控制着整个五城兵马司不乱还能带着证人安安稳稳地走到皇宫,确实是有些本事。看来这个一直被南宫怀极力压制着光芒的楚国公府嫡长子并不如外人所以为的那么不起眼。

人很快就被带上来了,南宫墨并不感到意外,正是如今唯一还落在楚国公府的乔飞嫣。今晚这个时候,无论是南宫怀还是萧纯只怕都没有人有心思去管一个女人会怎么样了,自然也就没有人知道乔飞嫣早已经落到了南宫绪的手中,南宫绪对楚国公府的掌控比众人所有人想象的还要多很多。

“南宫大哥......”看到南宫怀,乔飞嫣仿佛看到了主心骨一般,眼泪不停的滑落。无论乔飞嫣是一个多么有心机有多心肠歹毒野心勃勃的女人,她跟南宫墨甚至是朱初喻到底不是同一种人。南宫墨无论做什么都不需要依靠任何人,朱初喻可以利用自己的聪明和手中的筹码让人为她所用。但是她们都不会去用自己的身体来笼络男人,更不会让自己依附于某一个男人。南宫墨是不屑于此也无需如此,朱初喻是自视甚高,并不认为这些被自己当做棋子的男人配得上自己。

而乔飞嫣明显就是那种最典型也最令人不耻的红颜祸水。她知道自己的优势,她的容貌比世上大多数女子都要美丽,她的气质更比世上绝大多数美女都要令人怜惜。但是除了这些她也没有别的了,所以她只能用自己美丽的容颜取得男人的宠爱。一边忧心“美人迟暮”,一边依附于有权有势的男人。

乔飞嫣此时的模样非常狼狈,南宫绪显然并没有善待俘虏的想法。她身上只穿着一件有些单薄并不适合外出的衣衫,显然是直接从房间里被人给拉出来的。

“嫣儿!”南宫怀心中一紧。虽然对乔飞嫣的感情还不足以他放弃一切,但是至少乔飞嫣是他最爱的女子。一个过了二十多年依然还没有放下的女子,就算不是爱也早就成了执念。更何况这个女子还曾经为他生下了一双儿女,就在一天前还小产了。

“南宫大哥...呜呜,救我......”乔飞嫣艰难地挣扎着。

萧千夜好奇地打量着乔飞嫣道:“南宫卿,这个女人就是你说的人证?”乔飞嫣的名声他当然也听说过,能够将南宫怀这样的人迷得神魂颠倒,确实是给美丽柔软惹人怜惜的女子。可惜...他对老女人不感兴趣。

南宫绪点了点头,看着乔飞嫣淡淡道:“乔夫人,请你将之前你告诉我的事情,重新说一遍。”

乔飞嫣是很害怕没错,但是却还没傻。慌乱的摇头,惊恐地望着南宫绪道:“不,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南宫绪微微蹙眉,似乎对乔飞嫣的不配合十分不悦。漫步走到乔飞嫣跟前神色平静的打量着她,乔飞嫣有些畏惧地往后缩了缩。不知道南宫绪对她做了什么,乔飞嫣对于这个比自己小了十多岁的年轻人显然十分畏惧,求助的目光不停地望向南宫怀。

南宫怀的声音也绷得紧紧地,“孽子!你想做什么?”

“啊?!”南宫绪抬手一挥,接着就是乔飞嫣凄厉地惨叫声。众人连忙望过去,却见乔飞嫣一只手痛苦地捂着脸,献血源源不断地从她的指缝间低落。发生了什么事情显而易见。

南宫绪的声音冰冷,“我跟你说过,我并没有什么耐性。”

南宫绪伸出手,隐藏在匕首下的手中握着一柄精巧朴素的匕首。

萧千夜微微皱眉,不仅是因为南宫绪在他面前就动手伤人,更是因为南宫绪居然敢带着兵器入宫见驾。再看了一眼旁边神色淡漠的南宫墨,果然...南宫家的人都是胆大包天。

乔飞嫣也没想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南宫绪竟然说动手就动手,脸上传来的刺痛和血液告诉她,她的脸已经毁了。

眼泪疯狂地从乔飞嫣的眼中划落,原本总是带着楚楚可怜的神情的眼眸竟然也多了几分凌厉。乔飞嫣死死地瞪着南宫绪,咬牙道:“我不知道说什么,大公子,你想要诬陷南宫大哥,我不会帮你的!”

南宫绪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撑不住就别装大义凛然,你以为...现在是在对薄公堂么?”

南宫绪抬手,毫不犹豫地将手中匕首朝着地上扎去。乔飞嫣撑在地上的一只手顿时就被钉穿在了地上,发出一声尖锐的痛叫声。

“啊?!南宫绪...你这个疯子!你这个疯子...”乔飞嫣痛的浑身发抖,她还没明白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南宫怀为什么眼睁睁地看着她受苦还不过来救她,“南宫大哥...救我,好痛......”

“你以为父亲会过来救你么?”南宫绪俯身,抽回了自己的匕首同时也让乔飞嫣又一次惨叫出声。一边低声对乔飞嫣笑道:“这一下,就当是会抱你当年对母亲做的事情。你说...下一次,我会扎在哪里?”

“疯子!”乔飞嫣尖叫道。

“是啊。”南宫绪眼神冰冷,“从你踏入金陵那天起...就该想到今天了。知道你的宝贝女儿现在在哪里么?啊,还有你的宝贝儿子...加上昨天刚刚流掉的那个孽种,你放心,我会送你们一家到底下去团圆的。可惜...我娘即便是去世了也是高高在上的孟家嫡女楚国公夫人,而你...到了地下,你也只是个人尽可夫的贱人,连给我母亲提鞋丢不配!”

乔飞嫣这辈子最恨或者说最嫉妒的就是孟氏。想到自己这幅模样和如今的身份,再想想记忆中孟氏的模样。乔飞嫣突然觉得死亡是一件无比可怕的事情。当然她原本也从来都不是死士如归的人。

“不...不!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南宫大哥,王爷救命啊...救救我,呜呜...我不想死。”

萧千夜觉得有趣,“乔夫人,他们现在谁也救不了你,如果你不想死的话最好还是将事情都说出啦。”乔飞嫣泪眼朦胧地望向座上的萧千夜,可惜她满身是血的模样实在是失了美感。看着乔飞嫣犹豫着,萧千夜眼神微冷,冷笑道:“乔夫人,朕现在还想听你说话,你若是不识抬举朕就只好将你交给南宫卿处置了。你不妨看看,楚国公...能不能救你?”

南宫怀自然是救不了她的。她出现在这里这么久,被南宫绪毁容,被刺穿了手心,南宫怀甚至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我......”畏惧地望了一眼南宫绪手中的匕首,乔飞嫣终于颤抖着道。

“飞嫣!”南宫怀叫道。

乔飞嫣低下头,不敢去看南宫怀。萧千夜举起手中的一封信问道:“那么...这封信上所写的都是真的?”

乔飞嫣点了点头。

南宫墨和卫君陌同样也在盯着乔飞嫣,孟氏灭族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太久的事情。别说是南宫墨了,那个时候卫君陌也才刚出生而已。所以他们知道的并不多,却没想到这其中竟然还隐藏着如此耸人听闻的辛秘。

乔飞嫣身子微微颤抖着,低声道:“当年...孟家、因为我们的事情让南宫大哥在军中大失颜面。又一次...我们、我们私底下见面的时候被北元人遇到了,我们带的人全部战死了。南宫大哥就...就跟北元人达成了协议,只要他们放我们一条生路,以后...以后南宫大哥也会......后来,北元人还是被打败了,退出了中原。南宫大哥负责断后的时候放走了怀着身孕的北元太子妃和小王子。却被...却被孟家的三公子发现了。”

“然后,南宫大哥设计杀了孟三公子。但是他还是觉得不放心,孟三公子出了名的足智多谋,也许他已经提前将这件事告诉了孟家的其他人。所以,他就想一不做二不休,将孟家的人全部杀死,同时也好拜托孟家的压制。但是自己做这种事情的话很容易被人怀疑,所以就联系了当时还没来得及撤走的北元残余人马,趁着孟家老太爷寿辰所有人都在的时候带人闯入孟家,将所有人都杀死了。原本...原本孟氏也该在的,但是孟氏当时陪着先皇后住在丹阳,碰巧又有了身孕没来得及赶上孟老太爷的寿辰,所以才......”

“却不想,这件事...还是被人给发现了。就是...后来的南宫夫人郑氏,她原本只是孟家的一个二等丫头,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三公子留下来的信函。在孟家灭门的时候拿出了半张信函威胁南宫大哥。另一半...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踪迹。南宫大哥没办法...只能放了她一条生路,然后当成外室养在外面,直到后来郑氏有了身孕,孟家的影响也已经消磨了许多,才将她带回了楚国公府......”

整个宫中静悄悄地,乔飞嫣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在场的所有人却都听得清清楚楚。看着对面面无表情的南宫怀都不由觉得不寒而栗。就连站在萧纯和南宫怀这边的人看南宫怀的眼神也多了几分鄙夷。背着妻子与别的女子幽会也就罢了,还因此落入敌手却不敢从容就义反倒是苟延求活。更与敌人勾结放走了北元王子和太子妃,最后还忘恩负义灭了一个传承千年的书香望族。这种人...怎么能配被称之为人?

“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的?”南宫墨突然开口问道。

乔飞嫣看了一眼南宫墨,眼神有些茫然,好一会儿才答道:“后面的事情...都是他告诉我的。原本南宫大哥说等孟氏死了之后就娶我入门。但是...最后孟氏不但没死还多了一个郑氏。”说到此处,乔飞嫣也有些咬牙切齿,显然当年嫁给华宁郡王确实是不得已之举。

“南宫怀!这个女人说的是真的?!”鄂国公忍不住怒吼道。在场的人没有比鄂国公经历的战乱更多的了,想起当年在北元统治下民不聊生的百姓,想起那些年战死沙场的同袍,想想死不瞑目的孟家人。铁骨铮铮正直勇武了一辈子的老将先受不了了。

南宫怀沉默不语,这个时候说再多都没有用了。而且,他也无法再多说什么。南宫绪从他书房里偷走了什么他当然知道。只要有了那一封完整的信函,哪怕没有任何证据也足够让他百口莫辩得了。

“你这个混账!你简直是鬼迷心窍了!”鄂国公大怒,抽出身边的侍卫的长刀就想要朝着南宫怀扑过去,却被身边的侍卫挡住了。

可不是鬼迷心窍么?如果当初知道会为了一个女人复出这样的代价,他还会对乔飞嫣如此恋恋不舍么?可是,既然事情已经发生,那些事情他已经做过了,那么乔飞嫣对他来说反倒是显得更加的贵重了。为了这个女人,他灭了孟氏不是么?于是南宫怀只能强迫自己忘了许多事情,忘了最初被俘的人还有自己,忘了是他自己不像死所以才和北元人做了那样的交易。忘了是他在一次次的交易中被北元人抓住了额把柄所以才被迫放走了敌人被孟家三公子发现。这些全部都忘掉,他只是大夏的开国功臣,楚国公南宫怀。他喜欢那个叫着乔飞嫣的女子却被孟氏拆散了,如此而已......

“星城郡主,你说...这事该如何处置才好?”萧千夜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南宫墨,问道。如果是平常时候萧千夜早就大发雷霆然后将南宫怀推出去砍了。但是现在的情况,显然却容不得他那么自在。虽然有南宫绪来搅局导致众人一直忽略了皇后和太后的事情,但是...这两个人是萧纯手中的筹码,即便是一时的忽略也不可能绕过去。终究,还是要面对这个问题的。

南宫墨垂眸,淡淡道:“请陛下为孟氏做主。”

萧千夜一噎,他当然想为孟氏做主,问题是现在这个局面要怎么收拾啊?

南宫墨看着萧千夜若有所思,抬头看向卫君陌,卫君陌朝她微微点头。南宫墨这才展颜一笑道:“眼前的...我和君陌可以待代陛下解决,不过,希望倒时候陛下能够答应我一件事。”

萧千夜盯着南宫墨有些为难。南宫墨...最重要的是卫君陌肯出手当然是最好了,但是如果她提出什么非分的要求......

南宫墨淡然一笑道:“陛下放心,我保证不会让陛下为难。”

萧千夜也不磨蹭,爽快地道:“既然如此,朕允了!”孟家的事情在义愤填膺也是别人的事情,只有眼前的...才是他自己的事情。解决萧纯,在天亮之前。

萧纯有些嘲弄地望着南宫墨道:“星城郡主,本王倒是有些好奇,你打算如何解决本王?当然...还有你的父亲。说起来,本王也替楚国公感到有些悲哀啊,膝下也算得上是儿女成群了,可惜两个女儿脑子有问题,长子长女恨不得要他的命,两个小儿子又都不中用啊。”

南宫墨笑容可掬,“王爷有那个功夫还不如可怜可怜你自己,好歹...父亲他总算还有几个儿女是不是?”

萧纯脸上的笑容一僵,阴恻恻地盯着南宫墨。可惜这样的程度并不能让南宫墨感到害怕。萧纯原本也不是没有儿女的,只是不知道是缺德事最多了还是怎么回事,嫡子庶子都死了一个不剩。这几年甚至就干脆没有了,时间久了萧纯也就绝了要儿女的心。

旁边,南宫绪突然开口道:“其实...也不是没有。”

众人一怔,齐刷刷地看向南宫绪,有些不解他话里的意思。

南宫绪指了指乔飞嫣,淡淡道:“昨天之前...乔夫人肚子里的孩子应该是平川郡王的吧?可惜了......”

“南宫绪!”南宫怀觉得自己没有在刚生下来的时候就掐死这个孽子简直就是个天大的错误。对于乔飞嫣肚子里的孩子,他是投入了十分的感情的。将对乔飞嫣的喜爱和对乔月舞乔千宁的愧疚都投注在了这个孩子身上,加上又是老来得子。若不是昨天发生的事情太过震惊,乔飞嫣小产的事情绝不可能那么容易完了。现在南宫绪的话......

南宫绪笑容冷漠,“父亲...你觉得十几年没有庶子庶女出生的楚国公府,会突然有了孩子么?”

“你什么意思?”南宫怀咬牙切齿。

南宫绪垂首道:“当年,郑氏入门之后...母亲认为楚国公府不应该再有庶子出现了。所以...父亲你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孩子了。”孟氏的骄傲不会对南宫怀的女人下手,所以在南宫怀带着郑氏回来的第一天亲手递了一杯茶水给他,从此夫妻陌路。而这杯茶水之后,也就彻底断绝了南宫怀还拥有子嗣的机会。这些,也都是南宫绪在孟氏临终前才知道的。若不是郑氏只有一个女儿,这么多年南宫绪和南宫晖在被南宫怀忽视的情况下也未必能够安稳的活到现在。

别的人或许对孟夫人的手段颇为赞叹,但是他们更关注的其实是这句话里面的另一个重点——所以说,乔飞嫣确实是给南宫怀带了绿帽子了。

------题外话------

么么~亲们么么哒,很抱歉最近…这个说了很多次了羞愧。刚回四川的时候觉得还不错,谁知道时间越久越不对劲。饭菜不习惯,老是感冒头疼。昨晚半夜起来吃药,明明吞下去了还反胃又吐出来了。好多年没吃药吃成这么恶心了。

让大家久等了,昨天断更也没给请假,抱歉。后面我会尽量恢复更新,这一段的剧情也会尽力在几章之类解决。谢谢大家一直陪伴凤轻。么么哒!爱你们的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