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萧纯之死,棋子/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既然连孟夫人的长子都亲口承认了,何况这十几年来南宫家也确实是没有再出生过任何孩子,连怀孕都没有过。那么…说明南宫怀早已经不能再有后代的事情并非信口胡言。而乔飞嫣据说…一天之前才刚刚小产。

而孩子,居然还是萧纯的?!

众人都忍不住纠结了,难怪这两个人会走到一起去,原来是因为同一个女人么?

南宫怀觉得自己这辈子的脸都在今天丢光了。狠狠地瞪了乔飞嫣和萧纯一眼,脸色铁青。萧纯也没有说话,只是有些意外的望着乔飞嫣。仿佛还嫌不够一般,南宫墨抿唇浅浅一笑悠悠地加了一句,“看来平川郡王是注定了没有子女缘啊,真是可惜了。”

萧纯冷笑一声,盯着南宫墨道:“星城郡主,本王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别忘了……”南宫墨并不惊慌,淡淡地看着萧纯道:“王爷不妨试试看。说不定…陛下会放你一跳生路呢?”

萧纯当然不会试试看,萧千夜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别说他将卫君陌的秘密告诉萧千夜,哪怕他跪在萧千夜面前学狗叫萧千夜也绝对不会放过他。手中的筹码太快打出去,到最后只会让自己没有筹码可用。

“时间差不多了吧?”南宫墨挑了挑眉,问道。

并没有人知道她在问谁,众人都是一愣。只听身后不远处有人笑嘻嘻地答道,“墨姑娘你们终于说完了么?本公子早就等的不耐烦了好么?”众人回头,只见穿着一身蓝色的锦衣,手持折扇斜靠在房顶上,端的是风度翩翩。

萧纯一愣,心中蓦地一跳,厉声道:“杀了她们!”

自然不能让他真的杀了皇后和太后,南宫墨和卫君陌同时出手,之间一青一白两道人影如闪电一般地袭向皇后和太后身后的人。南宫墨一把抓起皇后便朝着萧千夜的方向掠去。

“放箭!”萧纯气急败坏地道。

这一边自然也不甘示弱,不等元春发话,萧千夜厉声道:“放箭!”

“萧千夜!”来不及放下皇后,南宫墨怒斥道。因为位置的原因,也是为了帮她断后卫君陌比她稍微满了一下。萧千夜的话音一落就将卫君陌整个人都放到了箭雨之中。萧千夜并没有计较南宫墨的无礼,只是紧紧地盯着箭雨中的卫君陌,因为皇太后也同样在其中。

卫君陌一手抓着皇太后,俊美的容颜上没有丝毫的意外和惊慌的表情。仿佛面对的不是不分敌我的箭雨,而是月朗风清的闲夜一般。之间他手中软剑挽出一个绚丽的银花,所有射向他们的羽箭都仿佛碰上了什么无形的壁障一般,纷纷滑落到地上。只是片刻之间,卫君陌已经带着皇太后落到了被盾牌隔起来的人群之后。南宫墨连忙迎了上去,“君陌?可有受伤?”

卫君陌放开太后,摇了摇头伸手握住南宫墨的手,安慰地轻声道:“没事。”

站在旁边的南宫绪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模样,脸上露出一丝极淡的笑容。

看到太后平安无事,萧千夜暗暗松了口气。但是看到站在南宫墨身边的卫君陌,心中又忍不住泛起淡淡地失望。

总是忍不住将卫君陌当着敌人这件事,有时候连萧千夜自己都觉得有些奇怪。皇祖父对自己的教诲他并非不明白,卫君陌的身份无论如何也不会威胁到自己,拉拢他远比打压他对自己更加有利。但是只要看到卫君陌,他总是会忍不住打从心底产生敌意。就仿佛…是天生的对头,总有一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也正是这种感觉,让他方才匆忙地叫了放箭,甚至连自己的母亲还置身于危险中也忘了顾及。萧千夜自然也没有忽略在场的人们看向他的诧异目光。

“母后,皇后…你们没事吧?”萧千夜站起身来,走上前去关心地问道。

太后脸色有些冷淡,只是不知道是因为今晚收到的惊喜和疲惫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皇后脸色发白,靠在鄂国公怀里有些艰难的摇了摇头。鄂国公扶着女儿,因为老迈而青筋毕露的手也忍不住微微发抖。看向并肩走过来的南宫墨和卫君陌诚心地道:“郡主,世子,多谢……”

南宫墨含笑摇头道:“老国公言重了,皇后娘娘没事吧?”

皇后摇头,勉强笑了一下。很快脸上就闪现出痛苦之色,“唔…疼……”

南宫墨倒是不太意外,沉声道:“皇后要生了。”经过了今晚这么多事,皇后若是还能安然无恙那才是怪事。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是因为皇后本身出生将门身体不错而且性格极为坚韧了,“宣太医吧。”

萧千夜点了点头,挥手让人将皇后送到前面去。一般后妃生子必然是在后宫,但是如今后宫还在萧纯手里,皇后也只能去前面外廷的宫殿了。

太后平静地看了萧千夜一眼道:“皇帝,哀家去看着皇后。”

萧千夜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只得点点头道:“有劳幕后了。”

太后什么都没说,转身跟着护送皇后的人走了。

大夏皇朝的下一代皇子将要出生了,但是现在在场的人脸上却都没有什么喜悦之色。到了这个时候,双方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蔺长风从房顶上翩然落地,朝着萧纯笑道:“摄政王殿下,不好意思啊好像又坏了你的事了。”

“蔺长风!卫君陌!”萧纯咬牙,嘲讽地看向萧千夜道:“原来皇帝陛下已经无能到要求助于江湖组织了。而且还是…哈哈,本王也很好奇,如果金陵城中的达官权贵知道了长平公主的爱子竟然是江湖上最大的杀手组织的首领,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紫霄殿杀过的朝中官员可不少,就算不是那些官员的家人朋友,也难免有兔死狐悲之感。

蔺长风扬眉,笑眯眯道:“摄政王只怕是误会了,紫霄殿么…好像是本公子的。”

萧纯不屑地冷笑一声,道:“蔺长风,你不过是个替人卖命的小角色,也配跟本王说话?”

蔺长风俊脸忍不住扭曲了一下,有些幽怨地看向南宫墨:这老头死到临头了还这么找抽,真想狠狠地抽他一个耳光。回过头来,长风公子还是很有风度地道:“我这个小人物大概还能风风光光的活上好几十年,但是我看王爷你这个大人物好像…嘿嘿!”

南宫墨默然抚额:长风公子你也没好到哪儿去。

南宫墨心中叹了口气,所以说今晚就是惊喜大揭秘么?不过倒也无所谓,萧千夜原本就知道紫霄殿的事情,萧纯说不说出来关系不大。而且,萧千夜明知道他们手中有紫霄殿的人,这个时候还藏着掖着反倒是会让萧千夜觉得他们心怀叵测。

“王爷说这些,是想要拖时间么?”南宫墨悠然道,“现在这个时候…拖得再久又还有什么意义呢?”

萧纯似笑非笑地看了南宫墨一眼道:“能多活一会儿总是好的。更何况…本王觉得自己今晚还不会死呢。”萧千夜冷笑,“萧纯,你还想要做梦么?朕说过…总有一天,要将所有的一切都还到你身上!”

萧纯望着萧千夜,挑眉道:“说起来,陛下应该感谢本王才对啊。若不是本王,你怎么可能……”

“闭嘴!”萧千夜恼怒地道。

萧纯耸耸肩不在说话。萧纯也不管他,继续对南宫墨笑道:“星城郡主,咱们来谈谈吧。你和卫世子放本王离开,本王保证……”

“抱歉,我不相信敌人的任何保证。”南宫墨道。

萧纯摸摸鼻子道:“既然如此,那么就……”

“不过,我可以给王爷一个机会。”南宫墨继续道,萧纯脸上立刻露出了胜利的笑容。显然早就料到了南宫墨会妥协,含笑看着南宫墨等待她下面的话。南宫墨道:“我可以送王爷离开皇宫,但是…如何离开金陵……”

“怎么离开金陵是本王自己的事,不劳郡主费心。”萧纯干脆地道。

“星城郡主!”萧千夜脸色阴沉地盯着南宫墨,显然是对南宫墨的擅自做主十分不悦。南宫墨耸耸肩道:“陛下,若是想要血流成河我没什么意见,不过…你好像没什么时间了。”对峙了这么久,现在离上早朝的时间并不远了。虽然萧千夜可以缀朝,但是萧千夜肯定不想让人知道今晚这里发生了什么。

萧千夜僵硬着脸道:“萧纯绝对不能放走!”

“陛下。”卫君陌突然开口,“这里的事情由我们待陛下解决,我以为…跟陛下已经达成了共识。”

萧千夜盯着卫君陌半晌,方才道:“若是萧纯跑了……”

“我会将他追回来。”卫君陌道。

“很好。”萧千夜冷声道,只是冷冷地盯着南宫墨和萧纯却不再开口反对。南宫墨含笑道:“王爷,请?”萧纯眯眼,有些疑惑地盯着南宫墨。卫君陌的话他当然也听见了,但是现在的形势已经容不得他想太多。争取到一个机会至少还会有一线生机,在这里耗着萧纯很清楚最后死的只会是自己。至于卫君陌说追回来他的事情,即便是紫霄殿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追得到的吧?

“郡主,请你送本王出宫吧。”

“不行。”蔺长风懒洋洋地道:“谁知道你会不会趁机绑架墨姑娘?”

萧纯冷笑道:“现在绑架她有什么用么?”除了让卫君陌和紫霄殿跟他不死不休以外,难道萧千夜会顾及南宫墨的性命?

南宫墨点头,“可以,王爷请。”

“萧纯!”

“王爷!”

一男一女两个声音同时想起,正是被忽略在一边的南宫怀和乔飞嫣。只是南宫怀是满脸的怒色而乔飞嫣却是满脸的希冀和哀求,“王爷…别抛下我。”萧纯回头看了南宫怀一眼,笑道:“不好意思啊,本王的游戏玩完了。看起来…皇兄说得对,作为一个执棋的人本王还不太够资格。所以,要是这次能够逃过一死的话,本王会平平淡淡的过完下半生的。”至于无辜被他拉进来的南宫怀?关他什么事儿?反正南宫怀也是罪有应得,看他那个儿子的模样就算没有今天的事也会毁了南宫怀的。

至于乔飞嫣…觉得有趣玩玩而已,虽然刚刚失去一个孩子有些可惜。但是看起来这个娇滴滴的女人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即便是孩子还在他也不会认的。谁说不是南宫怀的就一定是他的了?

萧纯给了萧千夜一个嘲讽的笑容,带着两个侍卫跟着南宫墨大摇大摆的往宫外走去。

走出宫门口,南宫墨侧首看着萧纯道:“王爷倒是拿得起放得下。”将所有事情搅得一团乱,却仿佛自己是个局外人。或许从一开始,萧纯就是一个局外人罢了。

萧纯看看南宫墨,叹了口气道:“若是没有郡主和卫君陌那小子,或许会完全不同。”

“我们什么都没做。”南宫墨道,这么大的罪名她可背不起。

萧纯哈哈笑道:“这世上有的人,不用做什么。站在那里本身就挡了很多人的路,碍了很多人的眼啊。很不幸的,卫君陌刚好就是那种人。啊,郡主…好像也是这种人,不过郡主到底是个女子。只可惜,郡主嫁给了卫君陌,也就差不多了。”

南宫墨垂眸,“多谢王爷提醒。”

萧纯轻哼,显然还有些愤愤不平,“要不是有你们在,本王还真的打算先杀了萧千夜那小子!”

南宫墨挑眉,“王爷不比顾忌我们两个。”

“但是有人告诉我,你们不会任由本王杀了萧千夜的。还不如,到最后为自己留下一条生路。现在看来,他果然说的没错。”萧纯笑道。

“南宫怀的事情,你是故意的。”南宫墨皱眉道。萧纯得意地笑道,“我很想看看,夹在萧千夜和南宫怀之间,郡主会怎么选择。但是现在看来…似乎郡主一点儿也没有觉得为难。”

南宫墨点点头,微笑道:“王爷该走了,告辞。”

“你不想问我了么?”萧纯有些意外。南宫墨摇头,“我觉得…你在骗我。”

萧纯一怔,盯着南宫墨看了许久,突然放声大笑起来,“果然厉害!本王看的一点儿不错,朱初喻那个女人跟你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不过…本王还是提醒你,小心那个女人。这次,绝对没骗你。”

“多谢。告辞。”

“告辞。”萧纯也不想跟南宫墨多聊,毕竟他现在还身处险境,并没有脱身。

走了两步,身后传来南宫墨的声音淡淡道:“王爷。”

萧纯停下脚步,只听南宫墨道:“我认真考虑了一下,还是觉得……”

“什么?”

“还是觉得…你死了比活着好!”南宫墨的声音突然一冷,“活着”两个字还未说完,南宫墨人就已经到了萧纯身后。萧纯身边的两个侍卫一直警惕着,突见此变连忙拔刀相挡。

“嗖!嗖!”两道羽箭破空而至,两个侍卫应声倒地。

“来人!”萧纯厉声叫道,只觉得心口一凉,一把冰冷的匕首从身后直直的刺穿了胸口。而他喊的人,却始终都没有出现。

萧纯低头,怔怔地望着自己胸口露出来的带血的刃尖,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生命这么快就走到了尽头。不可能…他在宫门口埋伏了人…明明只要出了宫,他就可以……

“告诉你那些话的人,肯定没有告诉你。就算你跟我做交易,我也不会放过你的。秘密…只有藏在死人的心中才是秘密。”身后,南宫墨的声音幽幽地传来。

“你…你……”

南宫墨有些无奈地微笑,“他肯定也没跟你说,我…真的不是好人。”所以,我不会让你将卫君陌的身世说出去,也不会让你有机会再用这些秘密兴风作浪,“折腾了这么久,王爷也该心满意足了吧?”

萧纯不甘地睁大了眼睛,狠狠地瞪着南宫墨。然而这并不能减慢他生命流逝的速度。

萧纯脸上神色扭曲着,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挣扎着道:“你…你会后悔的,他…不会放过、你…们…”

“宫驭宸么?”南宫墨叹息道:“原来,你也是他的棋子。”

萧纯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我…不是棋……”

看着睁大了眼睛失去生息的人,南宫墨脸上露出一丝怜悯的神色。不管你是什么,在他的眼中就只是棋子而已。

等到南宫墨再回到宫里的时候,所有的叛军已经束手就擒了。原本他们就是被萧纯控制的人,现在就连萧纯都弃他们而去,这些人自然也就没有了什么斗志。至于南宫怀,再怎么用兵如神,他手里毕竟没有百万雄兵,他面对绝对的力量一个武功平平的武将显然并没有办法扭转局面。甚至都不需要卫君陌出手,蔺长风轻而易举的就拿下了这位军功彪炳的开国名将。

看到南宫墨回来,长风公子露出一个愉快地笑容,“墨姑娘,送人这么快就回来了。”至于萧纯,送出门,呵呵…是送到鬼门关去了吧?

南宫墨挥挥手,一具已经死透了的尸体被丢到了众人跟前。看到萧纯的尸体,萧千夜脸上露出一丝快意的笑容。满意地点头道:“很好,朕果然没有小看星城郡主。将所有叛军全部拿下,今晚大家都辛苦,先回去歇着吧,有什么事天亮了再说。”

蔺长风挥挥手爽快地道:“既然如此,本公子先告辞了。兄弟们,撤!”

蔺长风的话音未落,之间人群中数十个身影越众而出,飞快地消失在宫墙之外。见状,无论是萧千夜,元春还是已经被擒下的南宫怀都变了脸色。这些人,都穿着宫中侍卫或禁军的服饰,混在双方人马之中竟然谁都没有发现。如今卫君陌想要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三人心中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