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逆犯之女/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蔺长风似乎丝毫没有看到自己给众人带来的震撼,兴高采烈的朝着南宫墨和卫君陌挥挥手就消失在了宫墙之后。这也坐实了这些紫霄殿的高手确实是听卫君陌调遣这一传闻。就连鄂国公看向卫君陌的神色也多了几分忌惮。

南宫墨无奈地叹气,卫君陌当初弄给杀手组织实在是有些失策啊,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偏偏被所有人忌惮。甚至很可能弄得人人喊打。不过...以卫君陌这些年的处境,除了杀手组织这种谁也管不着的行当还真没别的什么事情好干。

朝着萧千夜耸耸肩,南宫墨道:“陛下,咱们也先告辞了。”

萧千夜皱眉,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道:“表弟和郡主先回去吧,今晚也辛苦两位了。”

南宫墨面色如常,心中却忍不住嗤笑一声,摇了摇头。萧千夜...确实是不适合做皇帝。卫君陌也不在意,拉起南宫墨就往宫门外走去。南宫绪朝着萧千夜拱了拱手,也跟着转身走了。从头到尾,南宫家的一双嫡子嫡女谁都没有去看南宫怀一眼。

出了皇宫已经是将近五更天了,天色依然一片漆黑,连天边的月色也已经消失不见了。站在宫门口,南宫墨转身看着独自一人漫步而来的南宫绪。南宫绪停下脚步,朝着南宫墨露出了一丝淡淡地笑容,“墨儿,你们今晚...太张扬了。”现在萧千夜一心扑在萧纯的事情上顾不过来,但是等到他闲下来了肯定不会放过卫君陌的。在金陵皇城中有一个掌握着庞大的杀手组织的人,对皇帝来说这是意见多么危险的事情。

南宫墨望着南宫绪的神色有些复杂,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兄长。曾经她以为他抛弃南宫倾是为了楚国公府的爵位,或者不敢反抗南宫怀甚至是比起孟氏这个生母更亲近庶母什么的。后来虽然渐渐地有些明白了南宫绪并不是她最初所认为的那样,却一直都没能真正看清楚南宫绪的所作所为。直到最近才真正明白,原来南宫绪的最终目的竟然是毁灭南宫怀。这样,将南宫倾送到乡下去就反倒不是什么坏事了。只是,当时才十几岁的南宫绪只怕也不可能想到暗地里竟然还有一个乔飞嫣虎视眈眈,伺机对南宫倾动手。毕竟,远离了金陵这个权贵圈子之后,南宫倾对于郑氏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威胁了,就算是为了拉拢南宫绪两兄弟郑氏也不会真的让人伤害南宫倾。

一个才十几岁,甚至没有人教导的少年,谁也不能苛求他做得更好了。但是即使到了现在,南宫绪真的掌握了所有能够毁灭南宫怀的证据,却依然还是将她和南宫晖摘出来了。南宫晖已经分家出去远在边关,看在归化将军的面子上萧千夜也会网开一面。南宫墨身为先帝御封郡主,大长公主的儿媳妇,只要卫君陌没事南宫墨就不会有事。真正会陪着南宫怀一起毁灭的只有南宫绪。

“大哥。”良久,南宫墨轻轻叹了口气叫道。

南宫绪年轻的脸上露出一丝极淡的笑意,道:“回去休息吧,今晚你也辛苦了。”

南宫墨沉声道:“大哥,你还要回楚国公府?”

“自然。”南宫绪道。

“现在楚国公府并不安全。”南宫墨凝眉道。南宫怀是被抓了没错,但是那不代表他就没有别的心腹。如果现在那些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那就是真傻了,南宫绪现在回去只怕不是什么好事情。想了想,南宫墨取出之前截获的信函递了过去。

南宫绪打开看了看,并不感到意外。淡笑道:“我心里有数,放心吧。”

说完,南宫绪摆摆手漫步朝着楚国公府的放心而去。南宫墨望着他的背影秀眉紧蹙。

“来人。”卫君陌沉声道。两个黑衣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两人背后,“公子。”

“派人跟着南宫绪。”

“是,公子。”黑衣人消失,南宫墨回过神来感激地望着眼前的男人,“谢谢你。”

“回去了。”卫君陌道。

这一夜,整个金陵城里都不太平。就连燕王府都好几次被人闯入,幸好卫君陌早就命人收在王府里了,才没有让长平公主等人收到惊吓。听到南宫墨两人回来,所有人都松了口气,萧千炯更是直接飞奔出门迎了上去。

“表哥,表嫂!”

“君儿,无瑕,没事吧?”长平公主望着两人,关切地道。

南宫墨展颜一笑,“让母亲担心了,已经没事了。”

“表嫂,宫里怎么样了额?”萧千炯问道。南宫墨道:“萧纯死了,南宫...我父亲被抓了。”

“啊?”萧千炯一呆,这才反应过来她父亲是南宫怀。实在不能怪萧三公子反应慢,实在是他这位表嫂跟楚国公府的关系简直冷淡到一个令人惊叹的程度了。就连萧千炯潜意识里也不由得将南宫墨和楚国公府给分开了。

“那...萧纯怎么死的?”

南宫墨冲他一乐,笑眯眯道:“我杀的。”萧千炯立刻缩了缩脖子,只觉得头顶上凉风嗖嗖。长平公主一怔,望着南宫墨欲言又止,她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南宫墨为什么要杀萧纯。

萧千炯左右看看,小声问道:“那...现在是不是没事了?”

旁边,萧千炽摇摇头道:“只怕是...刚刚开始吧?”几乎是一场宫变,怎么可能只是杀了一个萧纯,抓了一个南宫怀就可以算了的?

萧千炜也有些担心地看着南宫墨问道:“表嫂不会有事吧?”谋反可是诛九族的大罪,虽然是出嫁的女儿但是...其实也是包涵在九族之内的吧?不过...这么算来他们好像也算是九族之内。想到此处,萧千炜不由得一笑。

卫君陌看了他一眼,淡然道:“不会有事,你们...准备回幽州。”

萧千炽犹豫了一下问道:“表哥,现在辞行是不是不太好?”皇帝才刚刚被人谋反他们就急着想走,怎么看都是给人一种心虚的感觉。卫君陌道:“我说的是准备。”

“呃?好吧,准备。”萧千炽摸了摸脑门,有些苦逼地觉得在这个表哥面前自己总是莫名的觉得心虚气短。不过同样的,两个让他头疼的弟弟也可以交给表哥操心了,这也算是一点好处吧?比起两个弟弟,萧千炽觉得他宁愿去面对表哥。

半个时辰后,天色渐亮。提心吊胆了一个晚上的朝中权贵们连忙收拾停当了准备入宫上朝。值得庆幸的是在天色将亮未亮的时候,一切似乎都平静下来了。街上那些手持兵器杀气腾腾的侍卫撤走了,接二连三闯入府中的不知道是贼寇还是什么的人也消失不见了。一切平静地仿佛昨晚的慌乱像是一场梦一般。但是...当有人路过摄政王府和楚国公府以及几个亲近萧纯的大臣府邸的时候就会知道,这并不是梦。这几家的府邸现在已经布满了朝廷的兵马和应天府的衙役。

燕王府众人连休息都来不及,天色刚亮就接二连三有人拜访。送走了诸如康王世子,陵夷公主等等皇室宗亲之后又迎来了谢家,秦家这些金陵名门。就连蔺家都派人上门找蔺长风了,当然被正在后院闭目养神的长风公子让人毫不留情的请了出去。

大厅里,秦梓煦一手捧着茶,一边打量着眼前的一对男女。大约是昨晚一夜没睡,南宫墨的精神有些不太好,有些慵懒的靠着卫君陌的肩头。往日总是给人明艳清丽的女子难得的多了几分淡淡地清倦妩媚。跟坐在旁边,身形笔直的仿佛一把利剑的男子却是让人感到奇异的和谐自然。

秦梓煦不由在心中淡淡一笑,这世上的女子无论是聪慧的愚钝的,无论是大家闺秀还是小家碧玉。在外人面前总是愿意做出一副端庄雍容的模样的,绝少有人会如南宫墨这边的悠然自在。最难得的是她这样的模样竟是丝毫不见风尘之色。只会让人觉得更加的清艳动人。秦梓煦心底微微一动,不由得皱了皱眉。还没来得及想清楚,就感到一道冰冷的寒意笼罩到自己身上,整个人也仿佛被寒风包裹了住了一般。抬起头来,果然看到一双凌厉的紫眸正定定的盯着自己,紫色的眼眸中毫不掩饰的不悦和警告。

秦梓煦无奈地苦笑,抹着鼻子摇了摇头道:“卫公子,昨晚的事情...不知两位怎么看?”秦梓煦并不知道昨晚南宫墨和卫君陌也是当事人,之所以特意走这一趟也只是觉得比起他们,南宫墨和卫君陌或许能知道的更多罢了。

卫君陌看着秦梓煦,沉声道:“萧纯死了,南宫怀被抓了。”

秦梓煦一惊,“卫公子的消息...果真灵通。”虽然猜到了一些,但是他确实还没有得到具体的消息,至少就不知道萧纯已经死了。

卫君陌也不隐瞒,淡然道:“昨晚我跟无瑕也在宫中。”

秦梓煦习惯性地摸了摸鼻子,叹气道:“好吧,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卫公子觉得...陛下在算清了萧纯之后,会不会再将火烧到世家的头上?”毕竟他们这些世家中有几个确实是暗中跟萧纯有些来往。虽然没有秦家什么事,但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今这个时候谁也不能不小心慎重了。

南宫墨睁开眼睛,有些好奇地看向秦梓煦道:“秦公子怎么会来问我们?无论陛下是什么想法,我们可都是插不上话的。”

秦梓煦笑道:“大概是因为...我相信卫公子跟郡主的能力吧?”

卫君陌神情淡漠,却依然开口回答了秦梓煦的问道:“那要看秦家打算如何运作。”

秦梓煦神色肃然,沉声道:“恭听指教。”

卫君陌冷冷地看着秦梓煦,并不说话。秦梓煦愣了愣似乎有些不明白卫君陌为何如此。皱了皱眉,心念飞转蓦地恍然大悟,沉声道:“祸水东引。”其实,不用问卫君陌也能想得出来,他们这些书香士族出来的也不都是废物。只不过,秦梓煦还是想要听听局外人的看法罢了,而这其中南宫墨和卫君陌的能力显然是他最欣赏的。

南宫墨看着秦梓煦,淡笑道:“只希望秦公子...不要引火烧身才是。”

秦梓煦苦笑,摇摇头道:“郡主误会了,秦家...经过了之前先帝的事情,家父也觉得世家如今锋芒太甚了。能屈能伸,才是长久之道不是么?”俗话说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一个家族想要长久的传承下去,该舍的时候就一定要能舍。秦家已经是金陵十大名门之首,再进一步又能如何?族中子弟封侯拜相,族中女子封妃立后,甚至未来的皇帝也带着秦家的血脉?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追随先帝的开国功臣还在,刚刚发迹的朝中新贵也要努力上升,各地诸侯手握重兵,这不是一个能够产生权臣的时代。

当然,秦家也不能什么都不做。那样的话秦家只会被那些昔日的盟友一口一口的吞掉。

秦梓煦是铁板钉钉的秦家下一代家主,秦家的未来该如何走很大程度是在他的身上。秦梓煦觉得跟卫君陌和南宫墨交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虽然现在看不出来能有什么具体的好处,但这是他一个未来家主的直觉。他一向相信自己的直觉,就像当初他不喜欢阮郁之一样。

南宫墨道:“秦家家主果然是个聪明人。”南宫墨虽然跟秦家家主只有一面之缘,但是不得不说金陵十大世家甚至是那么多大大小小的权贵王侯中,她印象最好的大概就是这位深藏不露的秦家家主以及刚正不阿的鄂国公了。秦家家主未必是个好人,但是对于一个家主的兴亡来说他绝对是个可靠的家主。

“能得郡主称赞,家父想必也是十分高兴。”秦梓煦笑道。

卫君陌道:“看来,金陵名门已经想到办法。”

秦梓煦叹气,哪儿还能不明白卫君陌的意思。只是......“卫公子,是打算去幽州么?”卫君陌跟萧千夜关系不好金陵城里知道的人不少,如今萧千夜做了皇帝不管怎么说留在金陵都是卫君陌居于劣势。只是...去幽州到底是卫君陌迫不得已才做出的决定还是从头到尾他的目标都没有变过呢?如果是后者......

秦梓煦摇了摇头,既然秦家已经下定决心要渐渐退出,那么无论是哪一个都不是他应该多管的。更何况,萧千夜只怕也不会听他的建议,而他也确实是不想跟眼前这两个人为敌。有些事情,还是糊涂一些的好。

也不等南宫墨和卫君陌作答,秦梓煦举起手中的茶杯对两人笑道:“大约没有时间给两位送行了,先在这里预祝两位一路顺风?”

南宫墨莞尔一笑,秦梓煦果然是难得的聪明过人,“多谢。”

三人又闲聊了一会儿,秦梓煦方才起身告辞。南宫墨靠在卫君陌肩头道:“秦家少主,果然是不简单。不过...这金陵城里这些世家子弟只怕也没有几个是简单的。”只是看各自的立场和表现出来的模样罢了。若是把世人都当成傻子,那个人自己才是最大的傻子。

卫君陌道:“萧千夜身边若有秦梓煦这样的人......”

“可惜,萧千夜身边不会有秦梓煦这样的人。”南宫墨笑道,“萧千夜没有作为一个郡王应有的广阔心胸,所以他绝不会喜欢比自己聪明厉害的人物。而一旦示之以弱,又无法得到萧千夜的重视。更何况,秦梓煦这样的人看似温和实则骄傲,他是不会委屈自己去做萧千夜身边的谋士的,除非萧千夜有足够的能力让他信服。

“启禀公子,郡主,大理寺和都察院的人来了。”门外,管事急匆匆地来禀告道。南宫墨坐起身来,挑眉道:“有什么事?”管事有些为难地犹豫了一年,道:“这...听说楚国公府被抄家了,大理寺和都察院的人说是奉命...来捉拿郡主的。”

“奉命?奉谁的命?”南宫墨有些好奇地问道,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惧怕之色。

卫君陌的神色却立刻沉了下来,原本就面部表情的俊脸上更是冷得如冰雕一般。站起身来对南宫墨道:“你休息一会儿吧。”就举步往外面走去。南宫墨连忙拉住他道:“你去哪儿?”

“休息。”卫君陌伸手拍拍她道。

“不行,我跟你一起去。”南宫墨抓住他的衣服不放,真让他去还不把人给弄死了?

卫君陌冷眸的紫眸闪过一丝无奈道:“我去看看。”他看起来像是那么冲动的人么?

原本不是,但是你现在的表情看上去很像是啊。

无奈之下,卫君陌也只得点头同意两人一起去了。

等到南宫墨换过了衣服出门,院门外已经吵吵嚷嚷的人热闹起来了。原来是那些人等不及直接闯进来了,燕王府的侍卫自然不肯让他们闯入内院于是双方发生了冲突。燕王府的侍卫虽然比不上紫霄殿的人,却也不比一般的兵卒衙役差什么,又有闻讯而来的萧家三兄弟挡着,一时间闹得不可开交。

最活跃的永远是萧千炯了,这些日子得了南宫墨不少好处,萧千炯对南宫墨这儿表嫂还是颇为维护的。一张还有些稚气的小脸怒目圆瞪,杀气腾腾地登着眼前的众人道:“你们胆子肥了,也不看看是什么地方就敢往里闯。欺负我父王不在金陵是不是?”

众人无奈,齐刷刷地看向领头的人大理寺少卿阮郁之。阮郁之这人,能力还是有的,就是名声差的无以复加,人品烂的人尽皆知。不过人家有朱家做靠山,如今萧千夜也忙得很没工夫理这些琐事,倒是让他在大理寺混得还不错。虽然大多数人鄙视他的名声和人品,却还是有更多趋炎附势之辈看在朱家的权势和金钱上跟他相交。阮郁之竟然也认为这都是自己能力过人,洋洋自得起来了。

这种人原本就是个不起眼的小人而已,不足道的让人专门去收拾他都觉得掉价。但是偶尔他突然冒出来恶心你一下却也足够恶心的你两天吃不下饭。

阮郁之轻哼一声,斜眼看着萧千炯道:“我等奉命半差,公子就算是燕王殿下的王子,也不能罔顾国法吧?”

“本公子就罔顾给你看!”萧千炯是什么人?除了燕王等极少数几个人以外谁的面子都不给,就连自己的嫡亲大哥都能时不时呛上几句,岂会对阮郁之客气。直接上前一步,一拳就打在了阮郁之的右眼上。

阮郁之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哪里受得起这个,立刻被打得嗷嗷直叫。还是旁边的同僚看不顺眼,让人将萧千炯拉开了。萧千炯犹嫌没有出够气,直接下脚踢,被两个哥哥一左一右架开才肯罢休。

阮郁之捂着脸从地上爬起来,指着萧千炯道:“真是无法无天了,燕王府要造反了么?”

“阮大人,慎言!”萧千炽脸色一沉,厉声道。

阮郁之也知道自己失言,燕王府他惹不起。现在如此也不过是仗着燕王远在天边鞭长莫及罢了。恨恨地住了口,咬牙道:“萧三公子殴打办案的官员,此事本官一定会上奏陛下的!”

“哼!”萧千炯嗤之以鼻。

旁边的官员叹了口气,朝着萧千炽三人拱手道:“世子,两位公子,下官等人奉命办差求见星城郡主,还望三位万勿为难。”

萧千炽皱眉道:“你们带着这么多人跑到燕王府来,是求见的模样么?别说表嫂是先皇御封的郡主,就算只是长平姑姑的儿媳妇,各位难道不改尊重一些?”

众人怨怼的目光纷纷投向阮郁之,显然这是他的主意。阮郁之却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冷笑一声道:“南宫怀逼供谋反,南宫墨身为逆犯之女,要什么尊重?”

“哦?本郡主倒是也想听听,阮大人打算如何对付我这个逆犯之女?”众人背后,一个清越的声音传来,带着二月初的清寒。

众人回头,一对璧人携手从院子里并肩而出。南宫墨站在卫君陌身边,蓝衣翩然,笑颜如花。一双清眸似笑非笑地望着义正词严的阮郁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